大卫.麦克德里斯:数据可视化之美

David McCandless(大卫. 麦克坎德雷斯)曾为《英国卫报》、《连线》、《独立报》等刊物撰稿,擅长以简洁精美的图像展现复杂、抽象或分散的资讯,并将不同的数据组合,展现其中的联系和模式。大卫认为,数据可视化不仅是在信息丛林中找到方向的最好方法,还能帮助人们并发现全新的视角。他的新作《信息是美丽的》(Information is beautiful)以其擅长的可视化数据描绘了当今世界的各个方面,从左派右派世界比对、雨林面积递减、世界经费花费比例等世界议题,到各国文化与色彩的关联、英美三年网络热门关键字的转变、电脑病毒演化史等民生新闻无所不包。在2010年TEDGlobal大会上,大卫阐述了数据可视化的价值与意义,并分享了他的一些经验和方法。

今日稿件由自由撰稿人高志伟提供。

撰稿人: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与TED和TED2China结缘,深受启发。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够不断发展前进,就在于思想的兼容并蓄。他感到,将理念与大家分享,并在浮躁的社会中通过踏实的行动领导变革,实为不易,愿出一份力量将它分享到更多的角落。

这是一个信息过剩和数据泛滥的时代,然而我们却无从在数据丛林中看清真相。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就是,多使用一下我们的眼睛。不过还有另一个方法,就是大卫与我们分享的信息可视化的方法。通过简单的图表,让我们看到各种信息中内在因素的模式和关联,使信息更有意义。它不是仅仅追求看起来更酷而已,而是要用数据讲述一个故事,或者将我们引导到信息中重要的部分。

大卫举了一个例子,一张显示各国支出的图表。在没有上下文的情况下,数据显得毫无意义。这有5000亿,那儿200亿。理解这些数据的唯一方法是通过数据可视化和对比。David用颜色来区分动机、用面积来表现支出的多寡。这样的图表让你对各种支出及其间的关系一目了然。比如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每年有7800亿的收益每年,但每年用于改善气候变化的费用却只有可怜的30亿,仅仅在图中占据了一个很小的角落。美国人一年的慈善捐款达到了惊人的3000亿,而17大工业国的对外援助加起来也只有1200亿。让我们来猜猜金融危机花了多少,119000亿。通过图表表现这些信息后,我们看见了整个图象。当你迷失在信息里的时候,图表就十分有用。不仅是财政数据,各种数据都可以进行可视化处理,发现他们的关联。比如对猪流感、杀人蜂的恐慌程度在媒体中的表现;媒体对暴力电视游戏的报道高峰与特定时间社会背景的联系。

有人说:数据是新的石油。我们无时不刻被数据资源包围,可以容易地对其进行挖掘,发掘新视角,催生创新。数据也是一块肥沃且富有创造力的新土壤,通过网络连接各种数据就相当于灌溉的过程,最终我们可以收获到隐藏在数据背后的模式和数据之间的联系。

当然,数据还能告诉我们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恋人分手的高峰期是什么时候。大卫根据用户在Facebook上的状态,制作了一张分手高峰时间表,想知道的话就去TED看看他的演讲吧。

所以信息和数据是美丽的。大卫最早的工作是程序员,之后用了20年的时间为媒体撰稿,然后又进入了广告业,最近开始进行设计。他从来没有去过设计学校,从没有学习过艺术之类的学科,他在实践中学习,希望能让自己喜欢的东西变得美丽。

为什么信息的可视化有如此的威力呢?视觉是我们所有感官中最快的,比触觉、嗅觉都要快很多,每天都有很多的信息从各种渠道被眼睛感知。而且,眼睛对颜色、形状和样式的变化极为敏感,这是属于眼睛的语言。将其与大脑的语言,即文字、数字和概念相结合,两者能同时工作并互相促进,让我们快速理解信息。

将眼睛的语言和大脑的语言相结合,还可以改变我们的视角和看法。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国的军费开支是6090亿,相当庞大的数字,位居世界第一。但是从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这个角度,美国就一下落到了第八位。从军队人数看,中国当之无愧要数第一,可是如果和人口基数相比,中国只能排到124位了。因此,我们需要将数据连接起来进行对比,才能看到整个图景,改变我们的视角,继而改变我们的行为。

可视化信息其实是对知识的一种压缩,通过透彻的理解来更简洁地表达海量的信息。大卫提到他自己的一个例子,说他一个月的工作量,对1000个研究项目进行分析,仅仅做了两页图。大卫还制作了一个在线交互式的应用程序,这样就能更方便地看到你想要的相关数据。而且通过从Google doc中解析数据,结合程序强大的运算能力,可视化数据图活了起来,可以轻松地生成不同的数据集,不断地,新证据涌现在你的眼前。

可视化并不局限于数字。概念也同样适用,比如政治倾向图谱。大卫试图将各种政治倾向融入到图表中,并展示其如何从政府渗透到社会、文化中,对家庭和个人产生影响,继而又反过来影响政治。

大卫认为,可视化信息设计能够解决许多我们面临的问题,比如信息的泛滥,对信息的质疑,信息的不透明以及信息的枯燥性。这是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案,并能让我们得到更清晰的答案。比如冰岛火山喷发释放的二氧化碳和飞机释放的二氧化碳相比,哪个更多?

相关链接:

David McCandless个人主页
Information is beautiful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大卫.麦克德里斯:数据可视化之美》有5个想法

  1. 看完Dave的这个演讲后,我在想,如何让其他领域的人与设计师(or 数据设计师)之间进行对话,使得双方都能获得启发?

  2. 呵呵,信息设计正成为平面设计师们注意到的另一个领域。信息设计需要大量的对比和理解它们之间的逻辑关系,通过视觉化来呈现,目前已经有很多设计师着手在研究这个了。

  3. 对于信息泛滥的今天,这种对信息具有高度概括能力的技术就显得颇为重要了。

  4. 对于信息泛滥的今天,这种对信息具有高度概括能力的技术就显得颇为重要了。

  5. 数据可视化,我想是否可以针对某些特殊的行业建立模型,因为一旦涉及复杂的数据分析,再可视化,也会让脑袋爆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