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姆·哈里斯:科学与道德

对于任何宗教领袖,萨姆·哈里斯(Sam Harris)都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他与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 丹尼尔·丹尼特(Dan Dennett) 以及克里斯托弗·希钦斯 (Christopher Hitchens)被称为“无神论的四大战车(Four Horsemen of Atheism)”。这个脑神经学博士者从2005年开始,因其多次对宗教的严厉批评,而受到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教徒的死亡恐吓,所以每时每刻其身边必少不了保镖。在其2010年的新书《道德的图景》(The Moral Landscape)中,他公开宣称,科学是道德的源泉。

TED.com: Sam Harris: Science can answer moral questions

科学本身能否回答关于价值观的问题?比如人生存的意义是什么,怎样才能获得幸福等等。关于事实(Fact)和价值观(Value)在很多人看来都不处于同一个维度。但是哈里斯眼中,价值观也是一种事实,是人类如何获得幸福生活的事实。在他看来,所有的道德和价值观都是与人类的感知和体验,以及改变这种感知和体验的可能性相关。对此他认为,如果我们要认识外部世界,我们必须首先认识我们的大脑,因为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感知和体验都来自于我们的大脑。

人们相信宗教,大抵是因为宗教能够给人精神上的启迪和力量,宗教能帮助人们找到幸福的意义。但是哈里斯坚持,通过科学,人类同样能够找到关于幸福的秘诀。医学的发展使人类长寿,技术的发展使生活提高,科学带给人类的意义非常巨大。而同样令我非常感慨的是,哈里斯也是一个非常宽容的多元文化论者,他说他希望“不要让这个世界充满一种道德”,而“道德进步本身应该与多元世界一起找到平衡”。比如当谈及在伊斯兰国家,妇女都必须蒙上面罩并且包裹着身体,而在西方国家,各个报摊可以随处随处看见《花花公子》,是让女性失去自由表达的权利,还是让未成年人免受侵害?他认为道德上的争议没有绝对的答案,而面对事实,我们可以选择的是寻找一个中间点以及最佳的平衡。

另外一个有趣的话题便是关于普世价值。哈里斯认为,普世价值只是宗教人士给自己预先设定的,因为普世价值赐予了他们道德制高点。达赖喇嘛每天都宣传仁爱,美国史上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Ted Bundy犯下屡屡罪行。从道德上给予两者判断非常廉价而且投机的,然而从事实的角度来讲,他们却各有各的正确和错误。

而关于普世价值之争,对于当今的中国,或许也有其它的意义。比如什么是普世价值?我们需要普世价值吗?如果这种价值与特定的制度被一起捆绑销售,我们则应该将这种制度纳入现实做出参考以及评价。绝对的善以及绝对的恶都是不存在的,世界不是由天堂和地狱的两极而划分,正如这个世界本身不能以“邪恶轴心”和“非邪恶轴心”区分。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没有哪一种价值固然地比另一种价值优秀,我们应该依靠我们的理智以及我们对事实本身的实证研究,而让价值的选择摆脱预先的偏见。

Ellen Cheng(程涵)
TEDtoChina北京联络人,今日TED演讲编辑

程涵(Ellen)于2009年毕业于北京某大学。毕业之后,她在印度从事中印双边贸易和向当地女性推广技术教育的 工作。她现在在北京任职于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主管市场和营销。同时,她也是TEDxFactory798的联合主办人。对她来说,TED聚合着全 世界各个领域最杰出的人,他们一直激励和启蒙着这个世界。她也希望能够保持这种优秀,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联络方式:wedn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萨姆·哈里斯:科学与道德》上的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