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瑞特·范·希尔登:呼唤全球劳工公平

奥瑞特·范·希尔登(Auret van Heerden)是全球劳工协会(Fair Labor Association)主席。他领导着全球劳工协会致力于为全球劳工的公平奔走呐喊。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全球的产业链已经形成,可是全球化在带给世界繁荣以及进步的同时,也因为政府之间的治理差异,各地的劳工权益却缺乏保护。各种血汗工厂、童工交易以及现代奴隶制度仍然存在。

在奥瑞特·范·希尔登看来,很多问题源自于欠发达国家不完善的法治,国家之间不同的生产准则以及缺乏一套超越政府与国家界限的规则。全球劳工协会的诞生就是源自于这种努力。可是,他的这种叙述方式真的表明了全部问题吗?


TED.com: Auret van Heerden: Making global labor fair

当苹果的市值第一次超过微软的时候,史蒂夫乔布斯还没来得及庆祝就赶到深圳。富士康的惨案已经又一次把中国劳工权利问题推向风口浪尖。

记得以前在大学学习英国史的时候,当时老师讲到工业革命,特别列举了一个史实。一个家庭,父亲残疾,母亲去世,5岁的男孩被迫去工厂打工,这个男孩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这个家庭的命运惨不忍睹。“我并不觉得工厂时代就比工场时代好。而在工场时代以前,贫民受领主庇护。”

工业革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事业,但是它的背后却包涵着另一种牺牲。而如果因为我们的无能,而不能以最小的牺牲去献祭它,那它会索取更多,甚至会席卷这个时代。《资本论》里开题说,资本主义来到这个世界上,全身沾满了血腥。而如今,全球资本主义的时代只不过才刚刚开始,中国以及世界上其他的血汗工厂以及童工工厂正在用廉价的劳动力供养着美国庞大的中产阶级而已。

然而,讽刺的是,就在富士康的新闻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之后的几个月内,许多人排队等候在三里屯的苹果店等待着iPad和iPhone 4。耶稣也对法利赛人说过,“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当然,我无意为血汗工厂庇护。我希望这片土地的所有人都能真正有尊严地生活。我希望我们能真正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然后,我也不希望过于泛滥的同情和廉价的义愤占据着道德制高点。我赞同奥瑞特·范·希尔登的努力,希望更多人的关注,并渴望所有的人都能站在平等和互相宽容的舞台上实现共同进步。

Ellen Cheng(程涵)
TEDtoChina北京联络人,今日TED演讲编辑

程涵(Ellen)于2009年毕业于北京某大学。毕业之后,她在印度从事中印双边贸易和向当地女性推广技术教育的 工作。她现在在北京任职于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主管市场和营销。同时,她也是TEDxFactory798的联合主办人。对她来说,TED聚合着全 世界各个领域最杰出的人,他们一直激励和启蒙着这个世界。她也希望能够保持这种优秀,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联络方式:wedn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奥瑞特·范·希尔登:呼唤全球劳工公平》上的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