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报道:TEDxBeijing归来

第二次TEDxBeijing于2010年11月13日举行。我们欣喜地发现了一篇非常有趣的观感,作为观众之一的李宗哲同学在这之后回顾了自己的感受。我们也非常希望能有更多的朋友在参加任何一次TEDx活动或者TED放映会之后都能写下自己的感想,并与更多的人共同分享这些快乐与激情。

本文作者:李宗哲(William),来自南京,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商学院金融专业大四,正在找工作的苦海里挣扎…在北外SIFE做了三年公益类商业项目,通过 aiesec去了印尼为一家艾滋病NGO工作。喜欢了解和尝试不同的东西,希望走遍世界。立志十年后成为自己的老板,最好可以创造一个新的行业。参加 TEDxBeijing时胸牌上写的是”I LIKE CRAZY IDEAS”并且乐于实践。

从繁星戏剧村出来,时间刚好是晚上6点,精准的时间控制,不多也不少。走上略显空荡的宣武门大街时,我开始想,过去的9个小时给我带来了什么,跳出脑海的两个字是:平和。

似乎是说不过去的是么?在看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人、听说各样精彩的事业之后,是不是应该再被猛打一管鸡血一般,激动而忐忑地去畅想未来呢?也许吧。然而就我而言,这样的一天带给我不光是点燃激情,而更多的是浇灭不安。因为我知道,未来是未知,而未知是精彩。若你对此深信不疑的时候,那一定会是一种平和的态度, 去拥抱即将到来的一切不确定性。

这是TEDxBeijing的第二次年会,跟大家原来看到的TED大会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区别主要在于”x”,表示独立组织的TED会议,更偏重举办地的地方性特点。去年的主题是“发现激情”,而今年是“创意无疆”(uncovering innovation)。TEDxBeijing现场只有200多人,我是其中绝对的异类:1.我是中国人;2.我是学生。除了会场志愿者和来自 Satellite event的幸运儿们之外,兼具以上两个身份的人寥寥可数。会场的休息厅里人头攒动,让我想起了当年SIFE World Cup的Cultural Fair。中途遇到两个北外的,欧语大四的志愿者和国商大一的幸运儿。当然,这里还有设计师、程序员、Geek、画家、作家、音乐家、酒店主管、NGO 的、商人、记者、教授甚至是创作sex stories的写手,并且,他们愿意交谈。

想开始对话,一句Hi(或者再加一只伸出的手)就足 够。一个为贵州某慈善学校工作的志愿者(国籍未知)四处发着名片,希望能找到一些愿意去支教的人。我后来碰到一个刚从上外毕业一年的热衷与此的学姐,毫不犹豫地介绍给了他。一个身高快2米的看上去有点愚钝的(这是从后来他们上台表演的尴尬小剧看出来的)技术哥不停地say hi,他和伙伴正在做一个组织,每周把有新奇想法的IT人拉到一起,去讨论可以创业的新点子,希望能孵化出金孔雀。还有一个风格很像Howard的骚骚的志愿者(国籍未知),总是呆在倒咖啡的地方,跟每个他见到的人聊天。少部分咱中国的成年人看上去是最郁闷的一群:不习惯这样的沟通场合,语言可能也有障碍,经常坐在小沙发上或者角落里,以玩手机或者iPad的传统方式打发时间。中间的50分钟大休息的时候,主办方安排了两个workshop,主要目的是激发参会者的想法,我听了一个美国人临时想出的商业机会,他抱着“我的主意貌似很蠢不过我很敢说”的大无畏精神,说是要把北京的行道树换成苹果树种苹果赚钱,居然还能保证质量,减少农民负担……很有意思。

报告厅内氛围很不错,与诸位原来看到的TED现场是没什么两样的。坐在我身边的人也各有特色。右边是一个澳大利亚来的音乐家,在北京学着中文,学完之后希望去上海谋职。他的名片很孩子气,上面还画了一个萨克斯风。左边坐着一个中德混 血的帅哥,比我小一岁,但还没有上大学。他在友成基金会做实习,在中国度过大学前的gap year。再左边是一个从葡萄牙来的网站程序员,他说我是第一个知道Fado的中国人,其他人都是从菲戈和C罗开始对话的。他对北京的房价表达了不解和愤 怒,并执着地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泡沫。他说,在这里他挣着在欧洲四分之一的工资,而房价却是一样的。害得我费了很多口水跟他解释中国和美国房地产的不同。

演讲者有12位:让盲人摄影的艺术家、制造机器鱼的北大博士、艺术扶贫的设计师、开发有偿音乐模式的创业者、熊猫妈妈、来自美国的中国网民文化专家、从工厂 走出的英文记者和作家(南京老乡)、北京现代舞团艺术总监、研究微生物发电的北航研究生、研究公共艺术的画廊主、传说中用计算机编程生成画作的艺术家/程 序员、倡导中西古典音乐融合的音乐评论员。演讲是一如既往地精彩(没猜错的话,Tudou上都可以找得到),当然有些演讲人略显紧张台风需要提高,不过想 法永远是最重要的。未名湖里的鲤鱼成群地跟在机器鱼后面游、一个美国人深刻地分析“囧”的含义、北航哥专业而有范儿地展示生物能发电、古筝和单簧管可以一 同和谐演奏…看到这些,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吝啬他的掌声。

走下宣武门地铁站,那个混血小哥在后面叫了我一声,聊了两句之后,他走向2号线,我走向4号线。会场里的人也像我们一样,各自散去,走向各自天壤之别的生活之中,精彩又无奈,鼓掌也咒骂。

The world is big and our way is long. Embrace all the uncertainties,尽享未知吧~

《群众报道:TEDxBeijing归来》上的5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