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博∙凯斯:我们都是赛博人

Cyborg(赛博人)一词来源于Cybernetic Organism,也就是半机械人,人工技术和生物的结合体。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Amber Case(安博∙凯斯)就显露了对信息技术的兴趣,她会用录音机给未来的自己传递信息,还会梦想要创造时间机器。目前,安博∙凯斯已成为赛博人类学家,研究人机互动和信息技术与人类的共生关系。2010,她被《快公司》杂志评为科技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她所创建的Geoloqi被认为是继Foursquare之后新一代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网络的代表。其最大特点在于可定制的体验,即用户选择在日特定时间和人群发送自己的地理位置,而不是向所有人广播。今天要介绍的是其在2010年12月TEDWomen大会上有关我们都是电子人的演讲。

撰稿人介绍

刘娜(Yvaine)曾经有过6年记者编辑的工作经历,现在在悉尼读书,希望开拓新的职业方向和领域。虽然做过记者,但平时很宅,少言,喜欢独处,时不时有人为什么活着的困惑产生。因此希望接触更多类似TED和科学松鼠会这样的组织,多结交geek类的科学青年。。

如安博∙凯斯所言,实际上我们现在都是货真价实的电子人,当然并非想象中的那种机器人,既不是机械战警也不是终结者。我们正在逐渐成为一种新的族群——试想一下对着电脑或者使用手机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同样的状态,一直在不断点击并且盯着屏幕。哈哈,就好象你现在这样。

谈到对人际机互动而不是传统人类学更加感兴趣的原因,安博∙凯斯的解释也可以当作电子人生活的解读。首先,像所有工具一样,电子工具帮助我们超越自身,其特别之处在于这种超越是心智层面的超越。现代科技让我们好像拥有了魔法。比如我们可以随时往电脑里添加任何想要的内容,看起来似乎你每天带了成千上万的资料,实际上它并没有增加任何重量。如果你遗失了某些信息,你会记得你丢了什么,但是你却看不到它,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第二,每个人都有了第二个自己。无论你喜欢与否,你开始在虚拟空间里出现,人们和第二个你发生交流。突然之间,你必须开始维护另一个自己了,你必须以同样的方式在你的数字生活中呈现自己。这对很多人尤其是青少年而言是个大问题,因为他们除了要经历现实生活中的青春期,还必须经历另一个网络生活的青春期。后者有时更尴尬,因为那都是他们自己在网络里创造的历史。

安博∙凯斯在演讲里还提到了她的担忧,人们变得没有时间去独处、思考或者做计划。以手机为例,我们其实并不需要经常联系每一个人,但任何时候我们都可以通过手机联系到我们想找的人。所以很多人在社交时,会下意识不停的看手机,不停的处理随时出现的事务,没有办法放慢节奏或者停下来。年轻人很容易形成这样的“即时点击文化”,一旦有新事物出现,他们立刻就变得很兴奋,而且很容易被吸引。

尽管如此,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互联网这种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联系彼此的科技产物已经逐渐成形,如安博∙凯斯所言,最成功的科技在于帮我们生活,最终都是更加人性化而不是更加科技化。

相关链接:

雷•库兹韦尔:科技将如何改变我们

Geoloqi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安博∙凯斯:我们都是赛博人》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