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室学校——正在崛起的新兴教育模式

20世纪上半叶,被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称为他“所知道的唯一能完全摈弃自我的”伟大哲学家、宗教教育家克里希那穆提(J.Krishnamurti)在欧洲以英国为中心开办了多个学院,践行着他的教育创新理念,志在释放学生内在无限的潜力,培养灵性健全的“充满爱且觉醒的人”。

今天,21世纪,同样是在英国,一种全新的教育模式、一种大胆的教育创新理念正在以蓬勃的势头慢慢铺开。在此次TED演讲中,来自英国Young FoundationGeoff Mulgan为我们介绍了“工作室学校”(Studio School)相关理念与践行情况。

大到国计民生,小到寻常百姓,教育永远是说不完的话题,同时也有着层出不穷的问题。在演讲中,Mulgan回顾了创办“工作室学校”的理念是源于当时教育出现的两个问题:一是有大量的青少年对学校产生厌倦与抵触,他们看不到所学知识对将来工作的实际作用;二是众多企业抱怨毕业生缺乏正确态度与实战经验,无法适应现实的工作与市场的需求。

基于上述普遍存在的矛盾,经过多方长期的交流与调研,“工作室学校“应运而生。这是一种旨在重点培养学生非认知性技能——即驱动力和适应性技能的学校,以工作室的形式,把工作实践与学习有机地结合起来(work by learning, learn by working),从而达到最佳学习效果。

这使我想起了教育界中的“智能多元论”,即大多数人的智力发展都是不平衡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擅长的智能领域,即“核心竞争力”。有些人逻辑思辨能力强,擅长理论学习;有些人善于分辨色彩、形象,视觉的冲击是激发其学习潜力的妙招;有些人动手能力强,通过各种实验与工作能使其学习效益达到最大化。

然而,我们如今的教育体质与形式却恰恰奉行的是“智能一元论”。主流教育所注重的是认知性技能,更多的强调的是一个人的学术能力。恰好擅长这一智能领域的学生便能很好地适应主流教育,成为受到认可的“优等生”,而其余的学生则很可能在主流教育中屡屡受挫,因为得不到认可而产生厌学与抵触心理,甚至怀疑与否定自己,只有在走进社会之后,经过无数次探索的碰壁与挣扎的阵痛之后,有些人才最终撞出一条能发挥自己智能的道路,实现自我。而另外一些人,早期刻板的教育也许在一定程度上扼杀了他们的智能,在之后的人生中便再也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激情,找到真正的自我。

而“工作室学校”的诞生,也正是为了让那部分无法适应主流教育的学生找到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与平台。在具体阐述新式学校的办学理念时,Mulgan谈道,教学的核心方式是实践、团队与实际工作。相对于主流教育的以课堂为核心的方式,“工作室学校”百分之八十的课程都是通过实践授权给商业机构的实际项目来完成的。每一位学生都会有一位导师和几位老师,从而使他们获得充分的学习与方向性的指导。他们由时间表来指导工作学习日程,使得学生更像是置于商业领域的工作环境中,体现了工作于学习相结合的教学原则。

虽然关于“工作室学校”想法的践行才刚刚起步,却得到了振奋人心的效果。首先,它得到了年轻人的广泛欢迎与支持,他们非常喜欢这种极富主动性与创造性的教学模式。其次,它也获得了政府与社会上相关人士的积极响应。教育部长宣称自己是其的忠实粉丝,商会负责人也成为了学校的主席。最后,最重要的是,在两年后的考试中(包括英国普通中等教育测试),表现最差的学生一跃成为了优等生,证明了这种教育模式在学生身上产生了极佳的教育效果。

教育最强调的精神之一是“创新”。哈佛大学对其学生说“你们来这里的任务不是学习,而是创造”。然而,我们的教育本身确是一项缺乏创新的事业。我们的教育形式、教育体制、教育方法需要注入新鲜的血液,需要进行新的探索与变革。我们需要更多像“工作室学校”这样的新理念,尽管这样的探索会面临着重重障碍,比如资金不足、得不到主流社会的接受、因触动某些人的利益而受到压制等,但是只有这样的探索,才能为教育事业带来希望,才能为更多的家庭与个人带来希望。诚如Mulgan所说,“我们自认为所做的事情并不完美,但是我们坚信这个想法可以改变那些数千、甚至数百万厌倦学校教育的青少年的人生。”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样的创新也是以人道主义思想为支撑的,其背后的精神动力是——永远不放弃自己,也永远不放弃他人。

20世纪下半叶,一位名叫Ruth Wright-Hayre的美国黑人女教育家出版了她的自传Tell Them We Are Rising: A Memoir of Faith in Education (《告诉他们我们正在崛起:有关对教育信仰的传记》)。我想这本书的题目正适用于“工作室学校”的建立与发展。从卢顿、布莱克浦到贯穿整个英格兰,从两所学校到十所再到明年的三十五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愈来愈多的人开始关注并支持“工作室学校”的发展。“Tell them we are rising(告诉他们我们正在崛起)”——这正是Mulgan向我们传递的对于教育的坚定信仰。

【作者介绍】

刘树源(Joy Liu),就读于吉林大学。参加了国内高校校际交流项目,目前正在中山大学做交流生。相信生命中不能没有写作、电影、摇滚乐、茶、诗歌、心灵启示、幽默感,三毛和侦探小说。短期最大的愿望是勇闯美利坚——去美国读研,以邂逅更多次元的精彩。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冯超

《工作室学校——正在崛起的新兴教育模式》有8个想法

  1. 在我的大学里面,因为是工科学校,这里会很多的实验室,很多学生都是被招进来从事学科方面的工作,比如我是计算机的,学院就有很多这样的实验室,有老师带队,接手各种项目,充当项目经理的角色,学生负责开发、设计等等。但这样的实验室毕竟对于整个学院,4个年级的人来说,太少了。而且这样的工作室,本身就是通过一年两次的招聘来弥补人员的流失,很大程度上,这样的实验室做项目的模式,其实很封闭的。就我学院最出名的那个实验室,很多资料都是不外传的,你很少有渠道去了解到他们的模式,相对封闭。

    目前的计算机教育,对于大多数没有进入实验室的人而言,还是停留在做一些玩具项目,为考试备战的这种学习的形式….有心想学东西的人,可能就会从各种培训机构去学习自己需要的知识,或者其他的门路…

    而我的师兄,就自己动手创建了一个团队,把一帮人聚集在一起,共同学习web方面的知识,通过做一些东西出来,通过learn by doing的形式,教授了开发方面的知识。其实就跟上面提到的school studio的形式非常类似了….老师跟我们说过,如果你们进入不了工作室,就自己组个小团队吧,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有点困难,许多原因,比如项目来源,工作地点,团队经验等等,对于一个刚从高考应试教育成长起来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如此的新鲜陌生,以至于大多数人无法动手….

    对于读计算机的人来说,最好的学习方式就是动手实践,这个概念不会陌生,但对于非计算机的领域的知识,我们还是停留在很原始的掌握书本知识,通过考试这样的模式中…

  2. 我正在英国这样的大学上学 有特别深刻体会 确实完全如文中所说 全部是时间表 安排你自己或是和人合作和企业合作完成一个有一个 项目 从一开始作业就是完全独立的项目 完全由你自己完成 确实锻炼全方面的能力
    但是 大部分同学都感到 所交的学费和所学到的东西不成正比
    感到浪费时间 因为 只要你去做 一点也不告诉你如何去做 只要你去图书馆
    基本的技能都教 只看重创新 相对的基础很薄弱 很多专业 需要扎实的技术与创意结合
    国内的教育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全球最强的 如果英国的教育能和我国的教育结合 就堪称完美!

  3. 中国主流是knowledge-centred,而西方是critical thinking和creative thinking。同意Tony说的,两者需要结合。创新也需要在原来的知识框架的基础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