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威尔金森:经济不平等如何危害社会

本文是TEDtalks演讲中文译文。

演讲人理查德·威尔金森认为收入差距巨大的社会通常是有问题的。理查德·威尔金森用硬数据制作了一系列关于经济失衡的图表,并列举了当贫富差距过大时,我们社会出现的问题,包括:健康、寿命、甚至基本价值观(比如互信)。

你们都应该知道我要讲的事实。 我认为不平等能够引起社会分裂和腐化,这种情况在法国大革命之前就存在了。 不同的是我们现在可以找出证据, 我们可以通过比较社会的不平等程度,来了解不平等导致的影响。 我将给你们展示一些数据 并解释为什么 那些数据确实存在关联。

但是首先,来看看我们的命有多苦。 (笑声) 我想以一个 矛盾开始我的演讲。 这张图显示了我们的平均寿命相对于国民总收入的关系—— 后者衡量的是国家的平均富裕程度。 你们可以看看右侧的那些国家, 像挪威和美国, 它们的富裕程度是以色列、希腊、葡萄牙这些左侧的国家的两倍。 但这并没有影响它们国民的平均寿命。 没有相互关联的迹象。 但是如果我们去了解社会内部, 就能发现在它们整个社会内部 有很大的健康状况差异。 这张图展示的,依然是平均寿命。

这些都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小镇—— 最穷的在右侧,最富的在左侧。 穷人和其他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异。 甚至是那些刚好在顶端之下的人, 他们的健康状况 都比在顶端的人要差。 所以收入在我们的社会中 意味非常, 但在不同社会间的的比较并没有意义。 那个矛盾的解释 就是,在我们社会中, 我们看的是相对收入 或者说社会地位、身份—— 就是我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大小。 一旦你有了那种想法, 你就应该马上想到: 如果差距扩大会发生什么? 要是缩小差距呢? 扩大或是减小收入差距会怎么样呢?

这就是我马上要告诉你们的。 我没有使用任何假设的数据。 我的数据来自联合国—— 和世界银行的数据一样—— 是关于这些富有、发达市场的 民主国家间的收入差距的。 我们用的方法, 简单易懂,并且你们可以下载, 就是比较每个国家的前 20% 与后 20% 的收入差距。 你们可以看到左侧的国家都比较平等—— 日本、芬兰、挪威、瑞典—— 他们的前 20% 的富裕程度大概是后 20% 的 3.5 到 4 倍。 但是在比较不平等的另外一侧—— 英国、葡萄牙、美国、新加坡—— 收入差距要大一倍。 按这种比较方式,我们国家(英国)的不平等程度是 另外一些同样成功的民主市场的两倍。

接下来我将会展示这对我们社会有什么影响。 我们针对社会内部差异产生的问题收集了数据, 这类问题在社会最底层 更加的普遍。 国际上可供比较的数据包括平均寿命、 儿童的数学和语文成绩、 婴儿死亡率、自杀率、 监狱人口比例、少女早孕率、 互信程度、 肥胖、心理疾病—— 这些病都符合标准的诊断分类 包括毒瘾和酒瘾—— 以及社会流动率。 我们把所有这些都归到一个系数里。 他们都被平均加权。 一个国家的分数就是这些因子平均得到的。 你可以看到,这些分数是 与刚才我展示过的不平等比较相关的, 我将反复展示这些数据。 越是不平等的国家 在各种社会问题上 表现得就越差。 关联性非常强。 但是如果你看同样的 健康和社会问题 与人均国民收入以及 国民总收入的指数的比较, 那你就什么也不会发现, 再没有相关性了。

我们有一点担心 人们可能会想 我们是挑选特定的问题以迎合我们的理论 然后人为的制造证据。 所以我们也在《英国医学期刊》发表了一篇关于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福利指数的论文。 它包含 40 个不同的部分, 来自他人的总结。 它包括儿童是否能与父母交谈, 家中是否有图书, 免疫率有多少,以及学校是否存在欺辱现象。 所有都包括进去了。 这就是该指数与同样的不平等程度的关系。 在越不平等的社会,儿童的表现就越差。 关系及其显著。 但是再一次, 如果你看的是儿童福利 与人均国民收入的关系, 你将一无所获。 没有关联的迹象。

我目前向你们展示的所有数据所揭示的 都是同一样的东西。 我们社会的平均福利 再也不是取决于 国民收入和经济增长。 它们在较穷的国家非常重要, 但是对于富裕的发达国家来说却并非如此。 而我们之间的差异 以及我们相对于他人的位置 如今看来非常重要。 下面我将为大家展示我们指数的一些分部。 这是相互信任指数。 指的是同意大多数人都可信 的人数比例。 这是来自“世界价值观调查”的数据。 可以看到,在较不平等的一侧, 大约有 15% 的人 感觉他们能相信他人。 但是在更加平等的社会, 这一比例上升到了 60% 或 65%。 如果再看社区活动参与度 或者是社会资本的评估, 都有非常相似的关联 与不平等紧密相关。

我要说,我们重复了这项工作两次。 第一次针对的是这些富裕发达国家, 我们之后更换了测试对象, 对美国 50 个州重复了这个测试—— 调查同样的问题: 是否那些越是不平等的州 在所有这些评估上就做得越差? 这是联邦政府在一项一般社会调查中得出的相互信任 与不平等之间的关系。 非常相似的散点分布 在相似的信任程度范围上。 同样的事情还在继续。 基本上我们发现 几乎所有在国际调查中反映出来的与互信有关的因素 也同样反映在我们分别调查的 50 个州里面。 这并非巧合。

这张图是心理疾病。 世界卫生组织通过随机采样 采用相同的诊断采访方式 搜集数据 使得我们能够比较每个社会的 心理疾病率。 这是上一年患有任意一种 心理疾病人口的比率。 它的范围是从 8% 直到 24% 多—— 这表明整个社会 患有心理疾病的比例是其它社会的 3 倍。 同样的,这些都与不平等有着紧密的联系。

这张图是犯罪率。 红点表示美国各州, 蓝三角表示加拿大各省。 但是看看它们的数量差异。 谋杀率从每一百万 15 起 直到 150 起。 这是监狱囚犯的比率。 这是 10 倍的差距, 指数函数会放大这差距。 但监禁人数的变化范围 是从 40 到 400。 犯罪 并非这一关系的主要原因。 在一些地方,犯罪可以解释一部分原因。 但是更多的是严厉的审判, 或者说更苛刻的审判。 社会越是不平等 就越倾向于保留死刑。 这张图是儿童高中辍学状况。 同样,差距很大。 如果我们讨论社会人才的选拔, 就会发现这种差距的危害非常严重。

这张图是社会流动率。 实际上是基于收入的 流动率计算。 基本上,它所追问的是: 是否富爸爸有富孩子穷爸爸有穷孩子, 或者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在较不平等的一侧, 爸爸的收入更加的重要—— 比如说英国、美国。 而在北欧, 爸爸的收入就不那么重要。 那里有更多的社会阶层流动。 正如我们常说的—— 我知道这里有很多美国听众—— 如果美国人想要实现他们的“美国梦”, 他们应该去丹麦。

(笑声)

(掌声)

我已经展示过的在这里用斜体字标记。 我还可以展示一些其它的问题。 那些问题都更普遍存在 于社会梯度的底层。 但是社会梯度存在着无穷的问题, 这些问题在不平等的国家显得更糟—— 不仅仅是一点点糟, 而是什么都要差到 2 倍 10 倍。 想想花费, 人力成本的花费。

我想回到这张先前展示过的图 我们把所有都结合起来 为了说明两点。 第一,通过一张复一张的图表, 我们发现那些表现较差的国家, 无论什么, 都似乎是那些更不平等的国家, 但是那些表现得好的 似乎都是北欧和日本。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 普遍社会紊乱与不平等之间的关系。 不仅仅是一两件事出了问题, 而是几乎所有事。

这张图上我想指出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点 就是,如果你看看底部, 瑞士和日本, 他们在所有方面都显示出他们是非常不同的国家。 妇女的地位, 他们对小家庭的坚守程度, 在富裕发达的国家之中, 是在两个极端。 但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不同就是 他们如何实现较大平等的。 瑞典在收入上有很大的差异, 但它用税收、 国家福利、 慷慨的救济等等来缩小差距。 日本则相当不同。 首先日本税前工资差距比较小。 它的税收较低。 它的福利也比较少。 而对美国各州的研究中, 我们发现了鲜明的对比。 有一些州表现好是通过再分配, 而另外有一些州表现好 是因为税前收入差距小。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 如何实现较大的平等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实现这种平等。

我不是在说完全的平等, 我说的都是确实存在于富裕发达市场民主国家的。 关于这个图,另外一个出乎意料的事情就是 不仅仅是穷人 会受不平等的影响。 约翰·多恩(英国诗人)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通过一系列的研究,我们能够比较 每一个社会阶层的人在 平等程度或多或少的不同国家的行为。 这只是一个例子。 这张图是婴儿死亡率。 根据英国一般社会经济分类记录, 一些瑞典人非常仁慈的归类了很多婴儿死亡。 这是一种不符合时代的 基于父亲职位的分类, 所以单身母亲自成一组数据。 但是我们看所谓的“社会低级阶层”, 那是无需技术的手工工作。 中间是需要技术的手工工作, 再到高级非手工工作, 一直高到专业工作—— 医生、律师、 大公司的经理。

这里可以看出瑞典比英国做得好, 在每一个社会阶层上都做得更好。 最大的差异出现在社会的底层。 但即使是在顶端, 生活在一个较平等的社会 都有一些优势。 我们展示了 5 组不同的数据 包括了美国和国际的教育结果 以及健康状况。 似乎总体而言—— 较为平等的社会在社会底层展示出的差异最明显, 但在社会上层也同样会有一些优势。

我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我认为我是在展示和讨论不平等对社会心理的影响。 更多的是关注优越感和自卑感, 被重视和被看不起, 被尊重和被贬低。 当然,那些由于 身份地位的竞争而产生的感觉 促动了社会消费主义的前进。 但它同样也导致了地位的不确保性。 我们更担心的是别人如何评判和看待我们, 我们是否显得有吸引力、聪明、 或是诸如此类。 社会价值评价增强了 对这些社会价值评价的恐惧。

有趣的是, 社会心理学领域一些类似的工作也在同样进行着: 一些人查阅了 208 项不同的研究; 在研究中,志愿者被邀请到 一个心理试验中心 然后测试他们的压力霍尔蒙以及 他们执行压力任务时的反应。 在这观察中, 科学家感兴趣是 哪一种压力 最能提高体内皮质醇, 最重要的压力霍尔蒙的水平。 结果正是 那些包括社会评价威胁的任务—— 威胁到自尊和社会地位的任务—— 这些任务中他人能负面评价你的表现。 这些压力 在压力生理学上 有非常特别的效果。

目前我们已经接受了批评。 当然,有些人不喜欢这个, 也有人发现这个很出人意料。 然而我还是应该告诉你们 当人们批评我们挑拣数据时, 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我们有一个无条件的规定 如果我们的数据源包含所观测国家的数据, 那么我们就将其纳入分析。 我们的数据源决定 数据是否有效, 而不是我们。 否则就会产生偏差。

其它国家呢? 学术同行审查的期刊中, 有 200 项研究是关于健康与 收入和平等的关系的。 这并没有局限于这里的这些国家, 暗藏着一个很简单的证明。 同样的国家 同样的不平等测量方法, 问题一个接一个。 我们为什么不控制其它的因素呢? 我已经向大家展示了人均国民收入 并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当然,另外有人在文献中应用了更为复杂的方法 在实验中排除了贫困、教育 等因素。

因果关系如何呢? 相关性本身并不能证明因果联系。 我们花了相当的时间。 确实,人们对我们这些结果的因果联系 有很好的了解。 我们对富裕发达国家 长期保持健康的驱动因素的理解中 最大的改变就是 来自社会的长期压力对免疫力 以及心血管系统的影响 有多重要 或者比如说,暴力在较不平等的国家 变得越来越普遍的原因 就是因为人们对自己被瞧不起非常敏感。

我要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应该解决税后以及 税前的一系列问题。 我们应该限制收入, 遏制顶端的奖金收入文化。 我认为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让我们的领导们 对员工负责。 我最后想要总结的 就是我们能够通过减少我们的收入差距来 提高我们的真实的生活质量。 这样的话,我们会发现我们突然就解决了 整个社会的社会心理健康问题, 那真是棒极了。

谢谢。

《理查德·威尔金森:经济不平等如何危害社会》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