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视频:失败是成功之母

这个TED演讲原文是Trial, error and the God complex,前面两个词的基本意思是:试验,失误或失败,最后一个词比较难翻译,字面上是上帝复杂性,但是根据万维百科,这是一个特定的术语。根据讲演的意思我理解God是说全能的化身或神或上帝,上帝的能力理所当然比一般人都高一筹,比普通人都有能力和聪明,上帝的正确性是凡人望尘莫及的。根据全文的意思,我想中文的成语:失败是成功之母,勉强对其思路,即一切所谓成功都是在试探和失败之后才摸索出来的,但是我还是不满意这个翻译,只能是勉强。

这个TED讲演的题目分析非常深刻,有独特的见解,我被其所阐述的逻辑思维和哲理所深深打动。这一视频的要点是一方面不要回避失败,不要因为失败而认为没有能力,那些侥幸所谓的成功可能并不是值得炫耀的;另一方面,不要担心失败或害怕失败,更不要误以为失败是一种耻辱,也许我们所经历的失败将是成功的曙光,正是我们经历的失败才会给我们启迪,给我们走向成功指明更为清晰的方向。

我个人认为翻译之中有许多不正之处。也许正如该讲演所说,将一个翻译完完全全地正确翻译出来是并不是一个权威性的答案,但是我们通过试验和努力,我们可以向正 确方向靠近。下面是我整理的视频字幕:

试验,失败和权威的固执

这是二战期间,一个德国集中营,这个人,阿奇·卡克伦,是战俘也是一名医生,他面临到一个问题,他所看护的人们正在承受病痛和衰弱的煎熬。阿奇不明白是怎 么回事。这种症状是皮肤下面出现一种可怕水肿。他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一种感染,还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他不知道怎样提供治疗。 他工作环境是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人们常常在战争期间做非常可怕的事情。德国集中营的守卫在无聊的时候。他们会对着集中营随意扫射来寻求开心。特别是有一 次,一个守卫朝犯人的厕所里扔了枚手榴弹,里面满是犯人。守卫辩解说他当时听到了可疑的笑声。阿奇·卡克伦,作为集中营的医生,是第一个进去处理惨状的 人。注意,阿奇自己当时也受着这种疾病的困扰。

当时的情况非常危急。但是阿奇·卡克伦是一个足智多谋的人。他已经将维生素C带到了集中营,现在他又想办法从黑市上弄到了 一些马麦。你们中的一些人也许会问马麦是什么,马麦是英国人喜欢吃的早餐面包酱,它看上去象天然油,味道很怪很浓,但重要的是,它含有丰富的维他命B12。于是阿奇就把他的病人平分成两组人。他给其中的一半维他命C。 他给另一半维他命B12。 他非常小心谨慎把他的结果记录在一个练习簿上。 几天以后结果显然表明,不管是什么病因,马麦都能帮助治愈这种疾病。

所以阿奇·卡克伦跑去跟管理集中营的德国人说。你想象一下那一刻,不要以为他是这张照片的样子,你想象一下当时的这个家伙,淡黄色大胡子,一头刺眼的红 发。他好久没有修面,有点象比利·康诺利那个样子。卡克伦开始数落那些德国人,带着苏格兰口音,其实他讲着一口流利的德语,只是带点苏格兰口音,他对他们 说:他无法理解能够为世界带来席勒和歌德的德国文化怎么可以容忍如此的野蛮。 他发了一通牢骚然后就回到了他的住处,倒头哭泣。因为他认为这个状况无可救药。 但是另一个年轻的德国医生,拿起了阿奇·卡克伦的练习簿 对他的同僚说 “这个证据是不用质疑的 “如果我们不给犯人提供维生素,这是战争犯罪”。 第二天早上,含维他命B12的物资被送到了集中营,犯人开始恢复。

我现在跟你们讲这个故事,不是因为我认为阿奇·卡克伦无能,阿奇·卡克伦事实上本来就是无法解决问题。我跟你说这个故事也不是因为我认为我们在制定社会制度方面应该更小心地随机抽样试验,当然这样做,我个人认为,结果可能会是更好。 我告诉你这个故事,是因为阿奇·卡克伦的一生,都在与一种苦恼做斗争。 而且他认识到这是一种折磨个人和残蚀社会的东西。 他为它取了个名字,他把它称为:权威的固执。现在我可以很容易来描述权威固执的症状,它的症状是:无论问题多么复杂 你还是认为你的答案一个完全正确的不可挑剔的解决答案。

阿奇·卡克伦是个医生,他周围有许多医生,他们都为权威的固执所苦恼。我是一名经济学家,不是一名医生。但是我和我的同行也为权威的固执之感到苦恼。在我 看来,我们所选举的政治家,面临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他们自以为自己知道这个世界是如何运作的,实际上也遇到这个问题。我们这个世界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我们 想像能力。

让我来给你们一个例子,你们想象一下,现在如果站在你们面前的不是我,而是汉斯·罗斯林在展示他的图表,你们知道汉斯:TED的米克·贾格尔(笑声),他 给你们展示了这些神奇的数据,神奇的动画,这些都很出色,很棒的研究结果。但是对于汉斯的研究:想一下,不是那些已经展示的,而是想一下那些没有被展示的 东西。的确,汉斯的研究结果包括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口,寿命,就这些。每个国家三个数据,就这么三个数据,我认为三个数据可以说什么都不是。

请看一下这张图(屏幕显示一图形)。这张图是物理学家塞萨尔·伊达尔戈制作的。他在麻省理工工作,你对这个图也许一个字也不懂,它的解释原理是这样的:塞 萨尔用数据库跟踪搜索5000个不同产品的数据,他用网络分析的技术,提取数据进行分析,并用图表来表示不同产品间的关系,那是非常非常好的工作,展示了 所有这些互相的关系和链接,我想这些对理解经济是怎样增长,也许是极其有用的,是一杰作。塞萨尔和我试着想要给纽约时代杂志写一篇稿子描述这个工作,我们 发现,塞萨尔的研究成果太精彩了,仅仅纽约时代杂志的文章是难以描述得清楚的。

五千个产品,这实际上是太微小了。想象我们来数一下塞萨尔·伊达尔戈数据库中的产品目录,这里只有五千种产品。你可以想象如果每一秒钟听到一个产品种类的 名字,大约用这段讲演的时间,你可以数完5000个产品。现在如果你再想象去数在沃尔玛销售的各种产品,那有10万多种, 那大概需要一天才能数完。如果你想象去数在主要经济体中销售的每种不同的特殊产品和服务,比如,东京, 伦敦,或者纽约,在爱丁堡就更难了,因为你得数所有的威士忌和格子呢绒。如果你要数在纽约提供的产品和服务,那就有100亿种 你得数上317年。这就是我们创造的复杂的经济体。而我这只是在这里数数烤面包机而已。我没想去解决中东问题。所以问题的复杂性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我再举 一个例子,我们大脑发展的过程中,就涉及了300多种产品和服务 你需要五分钟才能数完这些产品。

所以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环境的复杂性,这也许也是为什么我们发现权威得固执是多么地具有挑战性。我们只能退一步说:“我们可以来画一个图, 我们可以贴一些图表, 我们知道这是怎么运作的。” 实际上我们不知道,也远远不知道答案。 我不是要在这里传递一个虚无主义的信息 我不是说我们不能在复杂的世界里解决问题。我们显然是可以做一些事的,但是我们需要用一种谦卑的态度来解决问题。要抛弃“权威的固执”的态度,而是用一个实际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手法。 我们找到一个实际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手法。如果你给我举一个典型的复杂系统例子,我就能证明这个系统是如何在试验和失败中不断演进的。

这里有一个例子,这个婴儿就是通过一系列试验和失败而产生的结果。我知道这个说法很模糊,也许我应该这么说,这个婴儿是一个人的身体:他是演变的结果。 什么是演变? 经历了几百万年的变种和选择,变种和选择,试验和失败,试验和失败,这不只是生物系统,而是在试验和失败中缔造的神奇。你可以在产业中看到同样的例子。

比如你要生产清洁剂,你是联合利华 你要在利物浦旁边的一家工厂生产清洁剂。你怎么做呢?你有这么一大池子的液体清洁剂,你用高压将它压过一个喷嘴。你制造了清洁剂喷雾。喷雾干燥后就成了粉 末,掉在地板上,你将它铲起,放入一个纸板盒子里,你到超市去卖,你可以赚好多钱。你怎么设计喷嘴呢?这是一个重要的环节。如果你视为这是一个权威的固 执,你就成了小上帝 你会发现自己是个数学家,物理学家,是一个懂得液体动态的专家,需要计算管口的最佳设计方案。联合利华这么做了,但是失败了,因为这个太复杂了,即使是这 样的问题,也许有一个复杂的权威答案。

但是遗传学家史蒂文琼斯教授讲述了联合利华其实是怎样解决了这个问题:试验和失败,改变和选择。你拿一个管口,你随机地做出10个不同的管口,你测试这 10个管口,你把最好的那个保留下来;你再拿这个做为基础再做10种不同的管口,你再测试这10种,然后你把最好的保留下来;你再这个基础上测试10种, 如此下去,你知道这是怎么做出来的了吧?经过45轮测试后,你们就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喷嘴管口。这个看上去有点象国际象棋棋子,工作起来绝对高效。我们不知 道为什么它那么高效,根本不知道,当你不再认为这是权威的固执,而是通过一系列的尝试,采用一个系统的办法来决定什么方式行,什么方式不行,结果问题就解 决了。

这个过程就是试验和失败的过程。事实上这是成功研究的一个很大的共性。我们听过很多经济运作的理论,美国的经济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经济体,它是怎么变成世 界上最好的经济体的呢?我可以给你很多事实和数字。关于美国的经济,但是我想最突出的是这样一个特点:每年10%的美国企业会消失,这是很高的失败率,这 个商业的失败率比美国人的死亡率还要高。因此美国商业的演化发展能力必定比10%要高得多。美国商业演变发展到了完美的顶端,结果把我们都变成他们的试验 宠物 (笑声)。当然他们还没有这么做,但是这种试验和失败的过程,解释了这巨大的差异,证明了西方经济的出色的表现。这种事情的发生并不是因为你让一些特别聪 明的人掌管了一切,这是是从试验和失败中得来的。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 我反复在讨论这个问题。有人有时跟我说:“提姆,这不是很显然么,很显然试验和失败很重要,很显然尝试很重要,你为什么到处讲这个显然的事情呢?”

Tim Harford
我说,好啊,你认为这个很显然是吗?只有当学校开始告诉孩子们,有时有些问题不总是有正确答案的时候,我才承认这是明显的。不要再给学生们一大堆问题,每 个问题都只有一个答案,在老师的桌子背后的角落里总是站着 一个知道所有答案的权威。如果你找不到答案,你不是懒惰就是愚蠢。当学校全都停止这么做时,我愿意承认试验和失败显然是好的答案。当政客们站出来竞选公职 时,他们说:“我想改变我们的健康系统,我想治理我们的教育体系,我还不知道怎么做,但是我有许多想法,我们会试验这些想法。我们可能失败,如果失败我们 会再尝试其它的想法,直到我们发现有效的办法,然后在那个基础上继续建设,抛弃那些无效的做法。” 当政治家是这样进行竞选活动,更重要的是,象你我这样的选举人,都愿意投票给这样的政治家,那么我就承认,测试和失败得方式是显然有效的解决问题方法,到 那时, 我会对你们说:谢谢。

(掌声)

直到那个时候,我会继续讨论测试和失败这个话题 和为什么我们需要抛弃“权威的固执”。因为我们很难承认我们自己错误,这不是件舒服的事。阿奇·卡克伦和其他人一样理解这一点。他做了一个试验 那是在二战多年之后,他想要试验心脏病人应该在哪里得到最好的康复,是应该在医院里的特殊护理室里呢,还是在家里。所有心脏科医生都想要把他拒之门外,他们肯定这已经是一个权威的答案,他们认为医院才是病人康复的地方,他们觉得做任何试验都是 不合乎情理的。

尽管如此,阿奇得到了试验的许可,他进行了他的试验。试验进行了一段之后,他召集了一个同行会议,在圆桌讨论会上, 他说:“先生们, 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 这些数据在统计学上并不十分充足,但是我们有了一些数据。结果表明你们是正确的,我是错的。让心脏病人在家康复是危险的,他们应该留在医院里。” 这引起了一片吵嚷,医生们开始拍桌子说:“我们一直说,阿奇,你这样做是不合乎情理的,你用你的临床试验在杀人,你应该现在就停止。 马上停止。” 阿奇等这一阵大声的吵嚷安静下来后,他说:“先生们,真是很有意思,因为当我给你们看结果的时候,我互换了这两行资料。其实结果证明你们的医院在杀人,病人应该在家恢复。你们还想让我停止试验呢,还是希望等我们得到更确切的结果呢?” 会议室如风滚草卷过一般,开始安静下来。

阿奇十分清楚如果他站在会议室里这么说他会感觉更好:“ 在我的领域小小世界里,我是主宰的上帝,我精通所有这一切,我不希望有人挑战我的观点。我不需要有人来测试我的结论。” 但是他却选择了他所做的试验。简单地定下法则结论,自然感到更自在些。 阿奇十分清楚不确定性,失败,被挑战的感觉不是很爽的。现在我在这里说这些并不是说这是件容易的事情,这非常困难,这是个痛苦的过程。

自从我开始讨论和研究这个话题,在我脑海里一直环绕着这么一个故事。战争结束不久,一个日本数学家,谷山丰,他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推测:谷山-志村猜想。结 果几十年后,这一猜测为证明费马最后定理奠定了基础,它和费马最后定理是同等的。你证明了一个,就证明了另一个,但是它当时只是一个猜想。谷山丰试了一遍 又一遍,但是他不能证明它是正确的。1958年他刚刚过了30岁后,谷山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朋友志村五郎,曾和他一起进行研究数学。几十年后回顾谷 山丰的生平时说 “他不是一个很仔细的人。作为一个数学家,他犯了很多错误,但是他所犯的错误都是在正确方向进一步接近答案。我想效仿他,但是我发现,能朝好的方向犯错, 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谢谢.

本文转自@茶树油客  的博客 ,略有编辑。

《TED视频:失败是成功之母》有9个想法

  1. 我的理解是:“God Complex”指一种极度的复杂,这种复杂程度远超人类所能理解和用分析法解决问题的限度(此所谓God)。然而,当人们面对这种极度复杂的情况,通常会用一种过于简单化的方式去处理,并且坚信这样是对的。演讲者认为,我们可以效法自然用Trail and Error的方法解决God Complex。可是很多人会觉得用试错法等于承认自己的无知,因而不愿意放弃我们通常的处理方法。事实上,我们何妨承认自己的无知和人类的限度。懂得这些能让我们以平常心看待成功与失败。

    另外,试错法是宇宙运行的基本方法。假设我们的宇宙有一个存在的意义,比如说制造出高等智慧生物。那么祂造了多少星系才有一个地球,地球又经历了多少亿年形成了适合哺乳动物的生存环境,然后又用了多少万年才进化出人类。人类诸多伟大的成就也是试错的结果。灯泡的发明,飞行器的诞生,都经历了成千上万次的尝试与失败。

    演讲者最后的一段话是他整个演讲的总结与升华。含义深刻,可以从许多角度去理解。比如,从试错的角度来看,伟大的成功可能来自许多幸运的巧合,而这是难以复制的。换句话说,成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理解这一点,也许谷山丰就不会想不开了。

  2. 更正一个翻译错误:

    原文中“我再举一个例子,我们大脑发展的过程中,就涉及了300多种产品和服务 你需要五分钟才能数完这些产品。”不正确。

    可以译作:
    “再提供一条背景信息,在我们大脑发展起来的那个社会(采集-捕猎社会),大概有300种产品和服务,你五分钟就能数完。”(言下之意,这才是我们的大脑能够处理的复杂程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