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jingjing发布的文章

亚瑟·本杰明:不可思议的数学魔术

上周我们为大家介绍过亚瑟·本杰明(Arthur Benjamin)一个简短的关于数学教育观的演讲,他那极富表演色彩的演讲的确颠覆人们对数学教育的改观。而这次本杰明以“数学魔术师”身份站在TED舞台上的演讲——与其说是演讲,不如称之为表演——没有人们印象中对数学家严谨刻板的感觉,舞台上的他更像是一名张扬的表演艺术家,他带给观众的是一场奇妙的数字探险之旅。

开始之前我们不妨想象一下,如何把数学和魔术结合起来,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喔,它当然不会把我们钱夹里的钞票从1变成100,可是只要我们与本杰明一起开动一下大脑,说不定魔力随之而来。

好吧我们从一些智力热身赛开始。

Arthur Benjamin does “Mathemagic”该视频已有简体中文翻译

人脑VS计算器

本杰明首先邀请4明携带计算器的观众上台,由台下观众出题,演讲人与台上观众分别通过心算和机算来解答。从两位数字的平方到四位数字的平方,本杰明出色的心算能力使他的运算结果与机算结果并无二异。准确的说,他的结果出来得比操作计算器的更快些。

人脑VS万年历

如果那么一长串的数字令人生畏和不耐烦的话,接下来本杰明和观众的猜星期、和主持人chris的双簧竞猜表演也同样精彩:由观众报出各自出生日期,由本杰明猜算那天是星期几。“是不是星期一?”“是的”。“是不是星期三?”“是的”。台上这位魔术师的魔力开始生效,人们似乎并不怀疑他的准确性,就像是面对的是一名伟大的预言家,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则预言都应验无误,观众只需要静心期待他变换出叹为观止的花样。

脑力VS魔力

此时所有的观众都急于弄明白本杰明那颗不亚于电子芯片计算能力的大脑是如何运作的,让我们再次回归到数学上来吧,演讲的最后,本杰明以挑战计算五位数字的平方做为收场。为了收场的完美,他把整个心算过程大声地念了出来,在没有计算器的帮助下。如果说这最后的挑战是一场穿越数学的克里特迷宫,本杰明凭借他那不亚于计算器处理速度更快的运算能力,成功地走出迷宫,并最终征服所有观众。

“术业有专攻”的赞许献给本杰明超群的运算和精彩的表演能力,对于所有人来说,我们无法保证我们每一场挑战都获得成功,就像本杰明最后也无法预测他的运算结果是否百分百正确一样,但是没有人能估量自己的蕴藏的能力究竟有多大,所以我们通过大量的不断挑战和不断锻炼,逐渐淘汰导致我们失败的因素,一步步缩小与成功之间的距离。谁敢说下一次魔术师的角色不会轮到自己扮演呢?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buy essays cheap com

相关链接:

亚瑟·本杰明:数学教育的改观
亚瑟·本杰明个人主页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亚瑟·本杰明: 数学教育的改观

假设我们随便向一名在校大学生提问:微积分和统计,哪样学习起来困难一些?十有八九的人会皱着眉头苦哈哈地回答是微积分。诚然,微积分本属于高等数学的一部分,其计算过程涉及到一大堆复杂的公式和纷繁的推算,对脑力和耐性的考验自然不言而喻。更重要的是,这样是一门令人苦不堪言的学科,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却不常用到。那么,学习这玩意儿究竟有什么用呢?

实际上,数学魔术家亚瑟·本杰明(Arthur Benjamin)也提出了一个与以往教育迥然不同的观点:如果把数学课程比喻成是一座金字塔,那么它的顶端应该是统计学而绝非微积分。也许有人会质疑,金字塔的顶点怎么会是无聊的统计呢?拿概率来说吧,一件事情,如果它发生那么概率就是1,如果未发生则概率为0。但它是1还是0,得取决于随机性。就像投掷一枚硬币,不是正面就是反面嘛,难道还会有第三种情况发生?不,当然不会。


TED.com:Arthur Benjamin’s formula for changing math education该视频已有简体中文翻译

面对上面的质疑,亚瑟·本杰明提出两点有力的证据:
第一,从学以致用的角度出发,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大量运用到的,一定是概率和统计而绝非微积分,对吧?
第二,时代在变,知识的内容和形式也在发生变化。而概率和统计与时俱进的变化,才是适应潮流,不会被人们唾弃的吧!概率和统计是对数据的挖掘和研究,有了这些研究才方便我们分析趋势,预测未来。亚瑟·本杰明如是说。

无论是微积分还是统计,它们都不过是数学世界里延伸出的不同分支罢了,而数学又是其他学科的基础。所以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无论是微积分还是统计,学好它们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如果还是觉得学习很枯燥无趣,不妨一起来参考吉尔伯特·海厄特(Gilbert Highet)在《学习的乐趣(The Pleasure of Learning)》中提到的

学习是一种天生的乐趣,它与生俱来、属于人的本能,是人最基本的快乐之一。那么多人之所以麻木迟钝、对任何东西都不抱好奇心是因为,他们接受了糟糕的教育、处在孤陋寡闻的状态、向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妥协了,也许还为劳役和贫穷所困,或在金钱的毒害下耽于声色,因此变得既麻木又迟钝。然而,只要有适当的机会、坚定的决心和明确的方向,作为人之本性的学习的乐趣完全可以保持下来,而不管生活富足与否。

试想一下当伟大的阿基米德从观察自己身体在浴缸中排水的现象中悟出比重原理后,他兴奋地跳出浴缸,高喊“我发现了,我发现了!”那种发自本能的欣喜若狂的情形吧!

再谈到概率与生活的结合的例子:既然概率起源于赌场,那我们就不能不提到上世纪90年代横扫美国各赌场的华裔“赌圣”马恺文(Jeffrey Ma)。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马凯文凭着一颗如“英特尔芯片”一般神准的算牌能力在赌场疯狂获利,随后好莱坞还根据此事拍摄了影片《21》。赌圣也好,《21》也好,无不依靠数学理论在背后支撑。或许我们根本觉察不到数学在生活中的“显性”作用,但是这门学科的知识与实际生活却是如此紧密联系:从超市小票里的数据挖掘;企事业单位成本、开支预算;收益模拟;某种病例普查;一项市场投资…甚至是你家楼下购买的体育福利彩票。

可见数学并不是一门与生活分割的孤独学习,实际上,好学者永远有主题可攻,学习的乐趣名副其实(No learner has ever run short of subjects to explore,the pleasures of learning are indeed pleasures)。人有能力达到功成圆满,当然,这还得取决于自身努力。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亚瑟·本杰明表演“数学魔术”
亚瑟·本杰明个人主页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保罗·本内特: 细节中的魅力设计

本周的周四专栏为大家带来的是保罗·本内特(Paul Bennett)2005年在TED上关于设计的演讲。

撰稿人姜文钰 (Karen Jiang)简介
香港中文大学 Integrated Business的学生,在深圳完成中学学业,在新加坡有过短暂的留学经历,后来又以AP荣誉学者(AP Scholar by College Board, US)的优异成绩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她长期以来对改善他人生活的行动抱以热情,在高中时,她曾经与同学们前往江西边远山区调查当地居民生活情况。在新加坡期间,因个人兴趣做了有关China Town传统华人的课题,为他们提供能够改善生活状况的建议。

提到“设计”二字,很多人想到的是宏伟的建筑设计,精致的室内设计,抑或是华美的服装设计,然而著名设计公司IDEO的创意总监保罗.本内特先生却把注意力放在了常被人们忽视细节上。“通常,能够产生影响的并不是所谓大手笔制作,而是那些细微的、个人的、与人们生活紧密联系的小想法。”保罗先生如是说。而正是运用这样的设计哲学,IDEO成功吸引了世界上最“大”的客户,如百事可乐、宝洁、三星等。2005年,保罗.本内特作为演讲者参加了TED在英国举办的年度大会。在其演讲中,他对于自己及公司“整合零碎小点子从而构造完整创想”的设计理念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站在需求者的角度看问题”

曾有一家医疗中心请IDEO公司为他们描述住院病人的感受。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一份包含各种复杂的组织图表和系统结构的报告才是专业的答复,然而,IDEO另辟蹊径,让一名员工模拟病人并手握摄像机躺在病床上以体验病人真正的世界。录像的结果简单却又引人深思--画面从头到尾除了光秃秃的天花板外空无一物。因此,医院放弃了做宏观的、系统性改变的想法,而是从一些细节着手改善病人的生活环境。例如,医疗中心在推床上安装了脚踏车后视镜,使得患者能够在移动过程中与医护人员进行有目光接触的交流。另外,医院美化了墙体、地板,当然,还有天花板,使这一切看起来更有趣也更个性化,病人的生活从此丰富了很多。

保罗·本内特总结道,许多能够产生伟大发明、设计的想法并不新颖,但需要人们跳脱生活中的常规性思维,站到需求者的角度看问题。琼·冈茨·库妮就是发现女儿一边复习考试一边看电视而制作了家喻户晓的幼儿教育节目《芝麻街》, 马尔克姆·马克林也是在发现搬运工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才能将运输箱搬上轮船后发明了船运货柜。可见,问题本身也就是解决的方法。只要我们能够换一个视角去看问题,这些生活中看似平凡的细节或许能够给人带来很多新的发现。


TED.com: Paul Bennett finds design in the details 该视频已有繁体中文翻译

“一个手势带来的人性化设计”

细节有时也可以体现在一个小小的手势上。曾有一家设备生产商请IDEO为护士设计一个可以在进行骨髓穿刺时输入诊断数据的仪器。而在观察了护士的工作后,IDEO发现,为了安抚病人在穿刺时忍受的巨大疼痛,护士往往需要握住病人的手,这样一来,常见的双手数据输入器变得非常不实用。因此,IDEO最后设计出的产品上安装了拇指轮,使得护士能够进行单手操作。

显然,对细节的关注不仅能给我们带来改变人们生活的想法,还能让产品变得更加人性化。假想如果当时IDEO公司忽略了这个细节,双手输入器不仅给护士带来很大麻烦,甚至可能加重患者的病痛。

“用新鲜的眼光看世界”

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于各种各样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现象,却从未想过要去打破陈规。比如,为什么牛奶盒子是方形的?事实上它并不一定要如此,只是有人这么做,我们也就跟着做。而一个好的设计师,却需要用一种新鲜的眼光去看世界。

保罗·本内特有一个朋友,是宜家(IKEA)的设计师。他的老板希望他按照宜家最畅销的比利柜为儿童也设计一个相应的产品。然而,通过观察,这名设计师发现其实孩子们与大人收纳东西的习惯完全不同--桌子下、物品上都是他们的空间。因此,站在儿童的角度,他最终设计出一个通过桌下悬垂夹来收玩具的新玩意。
事实上,生活中存在形式的并非是唯一的。通过让我们的大脑回到初始状态,用孩童的目光看世界,或者设身处地地从对方角度出发,我们必能创造很多打破陈规的东西。

保罗·本内特的演讲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启发。虽然生活中,并不是人人都是职业设计师,但只要我们关注细节、敢于创新,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生活的设计者。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Voices-IDEO http://www.ideo.com/thinking/voice/paul-bennett
蒂姆‧布朗:创造力和游戏
大卫·凯利: 卓越设计, 以人为本
[TED书讯] 设计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设计?
蒂姆‧布朗:设计又变大了吗?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罗布•霍普金斯:过渡到一个没有石油的世界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介绍的是环保团体“过渡运动” (Transition movement) 创办人罗布•霍普金斯(Rob Hopkins)在TEDGlobal 2009大会上的演讲。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目前由韦晶晶担任组稿和策划。

撰稿人介绍

苏菲:
一个八十后的香港女子, 曾任职多个传媒机构,做过电视台的编导和撰稿员。最近创立了一间小规模的公关及传讯公司, 并为自由身工作者, 并正在修读中国法律硕士学位。对所有创意工业、电视和广播的信息都有兴趣了解。喜欢上网、打羽毛球、看电影。参加Tedtochina是因为想和更多朋友分享TED的智慧, 一起交流, 一起进步。
博客 : http://chinasophie.wordpress.com/

罗布•霍普金斯(Rob Hopkins)是环保团体“过渡运动” (Transition movement) 创办人。他希望建立一个不用依赖石油和社区为本的社会。

他建议社区应生产和提供服务,减少交通需要的能源消耗,准备过渡至”后石油时代” (post-oil future)。 他的“过渡理论”与绿化及可持续发展有关, 但更注重社区的自给自足和环境的复原力(resilience)。

这次演讲题目的是“过渡到一个没有石油的世界”,有以下几个重点:

1. 依赖石油作为主要生产能源的危机 – 石油消耗的速度远比发现快, 如果我们袖手旁观, 石油将被耗尽, 世界将变得不可控制。

2. 复原能力 (Resilience) 这个来自生态学的概念, 比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 的概念更有弹性。

3. 科技不是万能, 科技未必可以解决能源短缺的问题。 现实世界不像虚拟世界, 土地和大海不能在一夜之间诞生。

4. 在过渡过程, 社会及环境不停转变, 我们需要创意、想象力和适应能力

解决问题 – 例如: 在英国东萨塞克斯郡的刘易斯(Lewes Sussex), 有团体发行只能在本土流通的Lewes Pound货币, 促进本土经济。

5. 要推动国际层面的立法以及令国家和本地政府回应环境议题, 社区的推广工作是基础, 社区的团体可作为推动创新意念的先驱者, 令现在看来难以落实的政策, 在未来五年到十年之内, 为大众所接受。

6. 过渡过程带来的不单是环境的复原,还有更亲密的人际关系。


TED.com: Rob Hopkins: Transition to a world without oil

他指出,“转变运动”的特征是:开源的、自组织的、重视解决方案的、注重地区与规模差别的,他们会从自身的错误中汲取教训,并且会是一个愉快的过程。“转变运动”注重的是“恢复”,而不仅仅是“可持续”,比如“可持续”的概念会要求超市降低能耗,而“恢复”的理念则从根本上质疑依赖于超市的这种消费习惯本身。

“转变运动”通常是这样开始的:一班人因为被某个点子感染走到一起,而后就在当地开展一次意识唤醒的活动。随着活动的开展,越来越多人参与,他们组成更多小组,开始落实具体的项目。目前有2000个”转变”的项目在全世界各地开展,还有几千个正处于酝酿的状态。这些包括:社区农业发展计划、社区能源计划、小组循环利用计划、花圃共用计划,甚至是替换性货币计划。

Rob指出,“转变运动”给予他极大的启示,他说,告别石油,我们可以开始一个新的纪元,建设一个更具活力的社区,使得我们每个人都能过得更健康、更能发挥自身潜力、更多人际关怀。

罗布•霍普金斯提出的论点, 不应该只限于已发展国家关注, 他的见解对发展中国家也有实用的参考价值。

过份依赖单一能源的后果, 香港在七十年代亦曾经历过。 1973年石油危机发生的时候, 香港还只是一个以制作业为主的城市。 当年由于石油输出口国组织对石油产量实施限制,令油价上升超过三倍, 当时各国对石油的依赖程度很高,油价飙升令全球的经济活动一度陷于瘫痪。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并没什么天然资源, 石油的供应只能靠外地输入。当时全球及区内的需求均严重萎缩,导致香港的出口受到波及, 香港的本地生产总值 (GDP) 的实质增长由1973年的12.3%大幅放缓至1974年的2.3%。今天经济急速发展的中国大陆, 或许可以把香港三十年前吸收的痛苦教训引以为鉴。

罗布•霍普金斯发展本土经济的主张, 是否与全球化的趋势背道而驰呢? 参考Lewes Pound网页有这样的论述:发展本土及社区经济, 不代表与外界断绝贸易, 只是避免地方的经济被大财团操控, 令经济系统比较均衡, 既有本土亦有国际的原素。

所以我认为罗布•霍普金斯的主张, 亦可能有助于解决贫富悬殊及缓解经济系统受外来影响冲击的危机。 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并非相互独立而存在, 环境保护甚至能带来更加稳健的经济系统和更和谐的社区, 我想也是这个演讲带来的启示。

韦晶晶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本站文章TEDGlobal 2009 第七场简记
罗布•霍普金斯的博客:http://transitionculture.org/
Lewes Pound 网页:http://www.thelewespound.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2010第七场:创异惊奇 (演讲人简介)

TED2010大会在2月11日进入正式议程的第二天,美国西部时间傍晚时分举行了第七环节“创异惊奇” (Session 7: Breakthrough)。本环节除了精彩的演讲,也展示了一些令人惊讶的创新科技产品。本环节的演讲者包括:音乐家Andrew Bird、科学家/发明家斯蒂芬·沃尔夫勒姆(Stephen Wolfram)、微软的天才程序员Gary Flake博士、疫苗研究者/流行病学家Seth Berkley、生物化学家/细胞生物学家Mark Roth、TED Senior Fellow Rachel Armstrong,以及Google的Erick Tseng。


Andrew Bird says what the world needs now is more reckless curiosity.

Andrew Bird:音乐家

刚刚结束2010年亚洲巡演北京、上海和香港站的民谣唱作人Andrew Bird,擅长演奏小提琴、吉他、、曼陀林(一种琵琶乐器)、钟琴以及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俏皮口哨等多种乐器。对于Andrew来说,每一场的现场演出是独一无二的。有评论称:“他谦虚,他真诚的说话,他倾其所有的演出,好像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

Andrew Bird在TED2010上说:“世界现在需要的是更多带着莽勇之气的好奇心”。

Stephen Wolfram: Could it be that somewhere out there in the computational universe that we could find our physical universe?

斯蒂芬·沃尔夫勒姆(Stephen Wolfram): 科学家/发明家

斯蒂芬·沃尔夫勒姆是物理学家、数学家、电脑工程师和商人;作为程序开发员,他是数学软件Mathematica的发明者之一;作为商人,他是Wolfram Research公司的创立者和首席执行官。其中Mathematica同时还获得了技术与商业上的巨大成功,成为支撑Wolfram Research公司的旗舰产品。在学术上,他以粒子物理学、元胞自动机、宇宙学、复杂性理论、计算代数上的研究成果闻名于世。

Stephen Wolfram问到:“有这样的可能吗: 在计算空间的某个地方,我们能找到我们的物理空间”?

Gary Flake 微软的天才程序员,博士

他在TED2010上演示了Pivot软件。Pivot 是一项实验性技术项目,允许人们将数据可视化,然后对数据进行动态地分类、组织。相对于传统的行列数据组织形式,Pivot 使得数据的相关性、相异性、趋势等更加明显。

Seth Berkley: 疫苗研究者/流行病学家

Seth Berkley是疫苗研究者,流行病学家,国际艾滋病疫苗创始组织(IAVI)会长,他在布朗大学获理科学士后前往哈佛大学学习内科。参与撰写过超过85本传染性疾病方面出版物的他同时也是医疗技术发展,艾滋病和全球健康问题的媒体评论员。2009年时代杂志评他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100人”。

TED 高级fellow Rachel Armstrong 演讲关于创建零碳排放建筑。TED Fellows是TED自TED2009开始推动的一个项目,旨在发掘世界各地有想法、有行动的青年,并且把他们带到TED的会场,感受TED的魅力,同时也让帮助这些青年扩大其行动/项目的影响力。TED Fellows来自不同的背景,包括技术、娱乐、设计、科学、人文、艺术、NGO、商业以及其他领域。详情请参考我们之前早先的介绍

Mark Roth: 生物化学家/细胞生物学家

Mark Roth生物化学家,细胞生物学家,他专注于研究新兴生物科技——让鲜活器官进入假死状态。他所研究的领域越来越引起人们关注:人类能否通过可逆的假死状态,让生命暂时休眠,从而极大地延长生命的过程,或者挽救某些危重病人呢?

Mark Roth说: “医生有种说法是: 直到你死了且仍有体温之前,你都没有死”。


Erick Tseng: Google Android高级产品经理

来自Google Android的高级产品经理Erick Tseng在TED2010大会上演示了Google的最新产品之一Nexus One。

照片来源于TED官方blog,由James Duncan Davidson拍摄。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2010第六场:推陈出新 (演讲人简介)

TED2010大会在2月11日进入正式议程的第二天,美国西部时间下午举行了第六环节“推陈出新” (Session 6: Invention)。本环节的演讲人和表演者包括LXD舞蹈团队、游戏设计师Jane McGonigal、音乐家/艺术家David Byrne、软件开发师布雷斯·A·雅克斯、TED Fellows成员,和内森·麦沃尔德(Nathan Myhrvold)。

LXD: 舞蹈团队

2010年蓄势待发的舞蹈团队LXD(The Legion of Extraordinary Dancers )曾在第六季《舞林争霸》(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上作为神秘嘉宾演出。LXD团队舞蹈融合街舞,嘻哈,机械舞等多种舞蹈元素,创意十足。一经出场,技惊四座。今年LXD将上演首部集音乐、舞蹈、故事线、运动、互动传媒于一身的艺术形式舞蹈网络剧。

Jane McGonigal:游戏设计师

JaneMcGonigal拥有一个她有一个非常酷的职业——游戏设计师,曾具体说来,她是随境游戏和候补现实游戏(alternate reality games.也叫另类实境游戏)专家。2004年至2006年,Jane McGonigal和一家候补现实游戏的机构42娱乐(42 Entertainment)合作研发了一系列游戏,其中包括我爱蜜蜂(2004年)、最后一轮叫牌(2005年)。此外,她还为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和洛杉矶现代艺术博物馆设计游戏。

David Byrne: 音乐家/艺术家

David Byrne大卫拜恩 来自苏格兰的乐坛老将David Byrne 曾是朋克乐队Talking Heads的灵魂人物,1991年乐队解散后他投身于于电影、摄影和戏剧工作并捧得来自格莱美、金球奖奥斯卡多项大奖。他为《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p)合创的音乐曾获得1988年第60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

布雷斯·A·雅克斯(Blaise Aguera y Arcas):软件开发师

布雷斯·A·雅克斯(Blaise Aguera y Arcas)是一名软件开发人员,他在2007年的TED大会上发表了关于Photosynth的TED演讲。请参考以前的全文汉译《布雷斯·A·雅克斯的 Photosynth 展示》。

TED Fellows成员

这个环节出场的还有TED Fellows成员。

内森·麦沃尔德(Nathan Myhrvold)

集技术专家、厨师、探险家、摄影师和企业家于一身的内森·麦沃尔德14岁进大学,先后获加州大学地球物理和空间物理硕士、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经济学硕士,23岁时获得数学物理学博士。此前他曾任微软首席技术官,并创立了美国知识风险公司(Intellectual Ventures),他通过低价收购其他小公司或者研究机构、个人的有价值的专利权,然后通过专业人员的运作,行使专利权,获得利润。因此人们又称他为专利魔头(Patent Troll)。TEDtoChina曾介绍过他的演讲

照片来源于TED官方blog,由James Duncan Davidson拍摄。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编辑絮语] 平凡的感动,心灵的震撼

今天与我一同观看克瑞斯·阿巴尼(Chris Abani) 《人性的冥思》演讲的是来自加拿大的尼古拉斯先生。古语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与朋友一起观看演讲,不仅在友谊的基础上增添一份分享的乐趣,更能让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我们从不同角度进行思考,获得不同启发,彼此间相益得彰。

克瑞斯·阿巴尼叙述的故事内容很简单,正如他所说只是普通人纪事而已:来自母亲的善良坚忍的故事;自身在成长过程中体验到心灵蜕变的故事;还有年轻的狱友悲惨死去的故事。从他们所经历的种种我们了解到一个我们从未得知的世界,那里有黑暗,荫蔽着暴力,屠杀,罪恶和战争。可是,那样的土地上同样生长着勇敢,坚强,善良的人们,正是他们用内心的光辉坦荡去驱散黑暗。就像克瑞斯·阿巴尼说的:我也从来不会忘记我们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光。 因为我相信我们人生中的黑暗永远比人生中的光明更加动人。因为在黑暗中我们才真正知道我们的内心世界。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韦晶晶在太原

记得德国哲学家康德有句名言 ——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人的心灵,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律,还有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人们坚持内心的信念,遵从心灵的指导,这正是人性中美丽的转变,一种向善的转变。古往今来,人性的光辉所迸发出不屈和美丽远比生命、比时间更加悠长,也最让我们得以感动。

16分的演讲时间里克瑞斯·阿巴尼幽默的言语数次引发观众开怀大笑。我想,真正打动人心的不是曲折动人的故事,不是高超的演讲水准,而是演讲人发自内心的朴实话语,是平凡的故事背后蕴含的不平凡寓意。你甚至可以感觉到在倾听故事过程中观众里窒息的寂静,其实是每个人心底酝酿着的风暴。


TED.com: 克瑞斯•阿巴尼——人性的冥思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当克瑞斯·阿巴尼讲到母亲一无所有逃亡到里斯本机场的时候,一个素未相识的女人倾其所有去帮助这位窘迫潦倒的母亲时,尼古拉斯先生对我说了一句:

中国人不会毫无保留地去帮助一个陌生人,中国人普遍太自私,对不起,可是事实如此。

我羞愧难当却无言反驳尼古拉斯先生真诚的道歉,这样的事情确实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不否认当今国人出现因利益驱使内心逐渐麻木甚至良知丧失的现象,缺少良知的约束恐怕将会导致人们难以像康德那样“仰望星空”而是向庸俗低头,甚至导致灵魂的丢失。另一方面,即时我们身上存在这样那样的陋习,我知道也正如同克瑞斯·阿巴尼所说:

没有别人,我们也就没法成为人。

因此在这篇演讲之后,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以人为镜,继而看到发生在每个中国人身上的向善的转变,最终成为我们自身美丽的转变。

最后再分享一些来自尼古拉斯先生的建议:

1、思考一下为什么要花时间观看这个视频,你收获了什么。
2、(这对一见英语就头疼的我来说是一项鼓励)带着自信去观赏演讲。学习英语的中国人总把“my English is poor”挂在嘴边。别担心这不是考查听力,不必每个字都得听得一清二楚,“读书千遍,其意自见”只要多看几遍就行了,其他都是小问题。
3、《人性的冥思》这篇演讲很棒,应该每天都看它,无论你已经看过多少次。

是的,每一场TED演讲都是一场奇妙之旅,希望更多年轻的朋友们积极探索它,收获更多启发,也希望粉丝们积极参与进来,一起分享属于你的心情感悟。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马丁·里斯: 浩瀚苍穹,科学双刃剑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介绍的是剑桥大学宇宙学专家里斯教授(Rees)在2005年TED大会的演讲。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目前由韦晶晶担任组稿和策划。

本文作者为来自香港的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马金馨(Yolanda Ma)。她生于江南、旅居香港,目前是香港大学政治学/心理学学士,新闻硕士。她曾在香港、北京、上海、贵州工作过,专注于新媒体、网络营销、社会企业、非政府组织、中国公民社会发展。她喜欢诗歌、摄影、建筑、纪录片,热衷于结交世界各地有创见有热情有实干精神的朋友。联络方式:Profiles online,Twitter: @majinxin,Email: yolandahku at gmail dot com; MSN: jinxin.ma@live.cn

韦晶晶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地球还能存在多久?这似乎是一个没有人认真去想过的问题——除了在电影院看《2012》的观众们。但确实有科学家认真的询问道:二十一世纪,这会是人类的最后一个世纪吗?剑桥大学的宇宙学专家马丁·里斯教授(Martin Rees)在2005年的TED大会上借此问提醒着听众那个关于科学与道德的恒久的问题。


人类登月照片,来源于NASA Images

里斯是现任英国皇家天文学家,同时拥有美国国家科学院、俄罗斯科学院等许多国家研究机构的院士头衔。他将自己定位为:一半是作为异类的天文学家,一半是常常焦虑的人类一份子。在他仰望星空的同时,全球大部分正常人正在关心地球表面上的一点一滴。而他以一个科学家的远瞻,回望地球,看到了诸多的危机,以及随之而来迫近的地球末日。他甚至还为此专门写了一本书叫做《Our Final Our》,书中讲到“天文学家所拥有的独特视角使他们可以把人类自己看成是一个刚刚开始而不是已经到达其终点的过程的一部分。这或许是促使我们对本世纪内地球上会发生什么情况感到关切的又一个理由”。


TED.com: Martin Rees asks: Is this our final century?

而作为天文学家,贯穿演讲的幻灯片,是一幅幅星河的画面。他将听众带出银河系,看到那些遥远的星宿的诞生与死亡。前半部分作为“天文学家”的演讲用浅显的语言横扫了他的大部分研究领域:黑洞、星系形成、天体与微观世界的结合,等等;而后半部分——作为“焦虑的人类”的演讲,才更发人深省。他说,这是一个特殊的世纪;人类的物种将有所变化,而人类所在的地球亦将由于全球变暖、物种减少而有无法预测的未来。他的焦虑,与他自负的责任并存。


爱因斯坦照片,来源于Flickr上的Smithsonian馆藏档案

演讲中,里斯多次向爱因斯坦致敬,不仅仅为了他在科学界无以伦比的贡献,更为着爱因斯坦作为人类的良心:一战期间爱因斯坦身处德国却活跃于反战联盟,晚年又投入建立原子武器的国际控制工作。里斯说,“爱因斯坦是科学家的道德指南针”。里斯认为,科学家要有关怀;他也更广泛的认为,“学人与创业者负有特殊的义务,因为相比那些公务员或者公司雇员,他们有更多的自由”。这对于众多埋头于象牙塔、实验室中的科学工作者们,是一个多么及时而重要的提醒。

里斯说,科学是一把双刃剑,它在造福人类的同时,也有可能带来毁灭。正因此,他呼吁科学家们学习晚年爱因斯坦的品德:人道、无国界、远视。不管他的新书书名是不是危言耸听,“这个独一无二、无比关键的世纪中所发生的一切,都会在遥远的未来产生共鸣”。

参考资料:

时终

世界末日的忧伤

愛因斯坦反戰活動談起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