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Lawrence治钧发布的文章

王治钧(Lawrence):TEDtoChina项目首任Executive Director,曾担任TEDtoChina项目社会化媒体营销组负责人。2003年英国伯明翰大学经济学硕士,热衷参与NGO和社会公益活动。他专注新媒体和商务市场信息领域。他相信:在公民社会里,个体能在网络协作模式下,利用信息传播和分享加速世界平坦化。暂住上海。 个人博客:http://Lawrence.im 推特:http://Twitter.com/LawrenceYeah 微博: http://weibo.com/lawrenceyeah 电邮: Lawrence at TEDtoChina dot com

理查德·威尔金森:经济不平等如何危害社会

本文是TEDtalks演讲中文译文。

演讲人理查德·威尔金森认为收入差距巨大的社会通常是有问题的。理查德·威尔金森用硬数据制作了一系列关于经济失衡的图表,并列举了当贫富差距过大时,我们社会出现的问题,包括:健康、寿命、甚至基本价值观(比如互信)。

你们都应该知道我要讲的事实。 我认为不平等能够引起社会分裂和腐化,这种情况在法国大革命之前就存在了。 不同的是我们现在可以找出证据, 我们可以通过比较社会的不平等程度,来了解不平等导致的影响。 我将给你们展示一些数据 并解释为什么 那些数据确实存在关联。

但是首先,来看看我们的命有多苦。 (笑声) 我想以一个 矛盾开始我的演讲。 这张图显示了我们的平均寿命相对于国民总收入的关系—— 后者衡量的是国家的平均富裕程度。 你们可以看看右侧的那些国家, 像挪威和美国, 它们的富裕程度是以色列、希腊、葡萄牙这些左侧的国家的两倍。 但这并没有影响它们国民的平均寿命。 没有相互关联的迹象。 但是如果我们去了解社会内部, 就能发现在它们整个社会内部 有很大的健康状况差异。 这张图展示的,依然是平均寿命。

这些都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小镇—— 最穷的在右侧,最富的在左侧。 穷人和其他人之间有很大的差异。 甚至是那些刚好在顶端之下的人, 他们的健康状况 都比在顶端的人要差。 所以收入在我们的社会中 意味非常, 但在不同社会间的的比较并没有意义。 那个矛盾的解释 就是,在我们社会中, 我们看的是相对收入 或者说社会地位、身份—— 就是我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大小。 一旦你有了那种想法, 你就应该马上想到: 如果差距扩大会发生什么? 要是缩小差距呢? 扩大或是减小收入差距会怎么样呢?

这就是我马上要告诉你们的。 我没有使用任何假设的数据。 我的数据来自联合国—— 和世界银行的数据一样—— 是关于这些富有、发达市场的 民主国家间的收入差距的。 我们用的方法, 简单易懂,并且你们可以下载, 就是比较每个国家的前 20% 与后 20% 的收入差距。 你们可以看到左侧的国家都比较平等—— 日本、芬兰、挪威、瑞典—— 他们的前 20% 的富裕程度大概是后 20% 的 3.5 到 4 倍。 但是在比较不平等的另外一侧—— 英国、葡萄牙、美国、新加坡—— 收入差距要大一倍。 按这种比较方式,我们国家(英国)的不平等程度是 另外一些同样成功的民主市场的两倍。

接下来我将会展示这对我们社会有什么影响。 我们针对社会内部差异产生的问题收集了数据, 这类问题在社会最底层 更加的普遍。 国际上可供比较的数据包括平均寿命、 儿童的数学和语文成绩、 婴儿死亡率、自杀率、 监狱人口比例、少女早孕率、 互信程度、 肥胖、心理疾病—— 这些病都符合标准的诊断分类 包括毒瘾和酒瘾—— 以及社会流动率。 我们把所有这些都归到一个系数里。 他们都被平均加权。 一个国家的分数就是这些因子平均得到的。 你可以看到,这些分数是 与刚才我展示过的不平等比较相关的, 我将反复展示这些数据。 越是不平等的国家 在各种社会问题上 表现得就越差。 关联性非常强。 但是如果你看同样的 健康和社会问题 与人均国民收入以及 国民总收入的指数的比较, 那你就什么也不会发现, 再没有相关性了。

我们有一点担心 人们可能会想 我们是挑选特定的问题以迎合我们的理论 然后人为的制造证据。 所以我们也在《英国医学期刊》发表了一篇关于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福利指数的论文。 它包含 40 个不同的部分, 来自他人的总结。 它包括儿童是否能与父母交谈, 家中是否有图书, 免疫率有多少,以及学校是否存在欺辱现象。 所有都包括进去了。 这就是该指数与同样的不平等程度的关系。 在越不平等的社会,儿童的表现就越差。 关系及其显著。 但是再一次, 如果你看的是儿童福利 与人均国民收入的关系, 你将一无所获。 没有关联的迹象。

我目前向你们展示的所有数据所揭示的 都是同一样的东西。 我们社会的平均福利 再也不是取决于 国民收入和经济增长。 它们在较穷的国家非常重要, 但是对于富裕的发达国家来说却并非如此。 而我们之间的差异 以及我们相对于他人的位置 如今看来非常重要。 下面我将为大家展示我们指数的一些分部。 这是相互信任指数。 指的是同意大多数人都可信 的人数比例。 这是来自“世界价值观调查”的数据。 可以看到,在较不平等的一侧, 大约有 15% 的人 感觉他们能相信他人。 但是在更加平等的社会, 这一比例上升到了 60% 或 65%。 如果再看社区活动参与度 或者是社会资本的评估, 都有非常相似的关联 与不平等紧密相关。

我要说,我们重复了这项工作两次。 第一次针对的是这些富裕发达国家, 我们之后更换了测试对象, 对美国 50 个州重复了这个测试—— 调查同样的问题: 是否那些越是不平等的州 在所有这些评估上就做得越差? 这是联邦政府在一项一般社会调查中得出的相互信任 与不平等之间的关系。 非常相似的散点分布 在相似的信任程度范围上。 同样的事情还在继续。 基本上我们发现 几乎所有在国际调查中反映出来的与互信有关的因素 也同样反映在我们分别调查的 50 个州里面。 这并非巧合。

这张图是心理疾病。 世界卫生组织通过随机采样 采用相同的诊断采访方式 搜集数据 使得我们能够比较每个社会的 心理疾病率。 这是上一年患有任意一种 心理疾病人口的比率。 它的范围是从 8% 直到 24% 多—— 这表明整个社会 患有心理疾病的比例是其它社会的 3 倍。 同样的,这些都与不平等有着紧密的联系。

这张图是犯罪率。 红点表示美国各州, 蓝三角表示加拿大各省。 但是看看它们的数量差异。 谋杀率从每一百万 15 起 直到 150 起。 这是监狱囚犯的比率。 这是 10 倍的差距, 指数函数会放大这差距。 但监禁人数的变化范围 是从 40 到 400。 犯罪 并非这一关系的主要原因。 在一些地方,犯罪可以解释一部分原因。 但是更多的是严厉的审判, 或者说更苛刻的审判。 社会越是不平等 就越倾向于保留死刑。 这张图是儿童高中辍学状况。 同样,差距很大。 如果我们讨论社会人才的选拔, 就会发现这种差距的危害非常严重。

这张图是社会流动率。 实际上是基于收入的 流动率计算。 基本上,它所追问的是: 是否富爸爸有富孩子穷爸爸有穷孩子, 或者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在较不平等的一侧, 爸爸的收入更加的重要—— 比如说英国、美国。 而在北欧, 爸爸的收入就不那么重要。 那里有更多的社会阶层流动。 正如我们常说的—— 我知道这里有很多美国听众—— 如果美国人想要实现他们的“美国梦”, 他们应该去丹麦。

(笑声)

(掌声)

我已经展示过的在这里用斜体字标记。 我还可以展示一些其它的问题。 那些问题都更普遍存在 于社会梯度的底层。 但是社会梯度存在着无穷的问题, 这些问题在不平等的国家显得更糟—— 不仅仅是一点点糟, 而是什么都要差到 2 倍 10 倍。 想想花费, 人力成本的花费。

我想回到这张先前展示过的图 我们把所有都结合起来 为了说明两点。 第一,通过一张复一张的图表, 我们发现那些表现较差的国家, 无论什么, 都似乎是那些更不平等的国家, 但是那些表现得好的 似乎都是北欧和日本。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 普遍社会紊乱与不平等之间的关系。 不仅仅是一两件事出了问题, 而是几乎所有事。

这张图上我想指出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点 就是,如果你看看底部, 瑞士和日本, 他们在所有方面都显示出他们是非常不同的国家。 妇女的地位, 他们对小家庭的坚守程度, 在富裕发达的国家之中, 是在两个极端。 但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不同就是 他们如何实现较大平等的。 瑞典在收入上有很大的差异, 但它用税收、 国家福利、 慷慨的救济等等来缩小差距。 日本则相当不同。 首先日本税前工资差距比较小。 它的税收较低。 它的福利也比较少。 而对美国各州的研究中, 我们发现了鲜明的对比。 有一些州表现好是通过再分配, 而另外有一些州表现好 是因为税前收入差距小。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 如何实现较大的平等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实现这种平等。

我不是在说完全的平等, 我说的都是确实存在于富裕发达市场民主国家的。 关于这个图,另外一个出乎意料的事情就是 不仅仅是穷人 会受不平等的影响。 约翰·多恩(英国诗人)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通过一系列的研究,我们能够比较 每一个社会阶层的人在 平等程度或多或少的不同国家的行为。 这只是一个例子。 这张图是婴儿死亡率。 根据英国一般社会经济分类记录, 一些瑞典人非常仁慈的归类了很多婴儿死亡。 这是一种不符合时代的 基于父亲职位的分类, 所以单身母亲自成一组数据。 但是我们看所谓的“社会低级阶层”, 那是无需技术的手工工作。 中间是需要技术的手工工作, 再到高级非手工工作, 一直高到专业工作—— 医生、律师、 大公司的经理。

这里可以看出瑞典比英国做得好, 在每一个社会阶层上都做得更好。 最大的差异出现在社会的底层。 但即使是在顶端, 生活在一个较平等的社会 都有一些优势。 我们展示了 5 组不同的数据 包括了美国和国际的教育结果 以及健康状况。 似乎总体而言—— 较为平等的社会在社会底层展示出的差异最明显, 但在社会上层也同样会有一些优势。

我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我认为我是在展示和讨论不平等对社会心理的影响。 更多的是关注优越感和自卑感, 被重视和被看不起, 被尊重和被贬低。 当然,那些由于 身份地位的竞争而产生的感觉 促动了社会消费主义的前进。 但它同样也导致了地位的不确保性。 我们更担心的是别人如何评判和看待我们, 我们是否显得有吸引力、聪明、 或是诸如此类。 社会价值评价增强了 对这些社会价值评价的恐惧。

有趣的是, 社会心理学领域一些类似的工作也在同样进行着: 一些人查阅了 208 项不同的研究; 在研究中,志愿者被邀请到 一个心理试验中心 然后测试他们的压力霍尔蒙以及 他们执行压力任务时的反应。 在这观察中, 科学家感兴趣是 哪一种压力 最能提高体内皮质醇, 最重要的压力霍尔蒙的水平。 结果正是 那些包括社会评价威胁的任务—— 威胁到自尊和社会地位的任务—— 这些任务中他人能负面评价你的表现。 这些压力 在压力生理学上 有非常特别的效果。

目前我们已经接受了批评。 当然,有些人不喜欢这个, 也有人发现这个很出人意料。 然而我还是应该告诉你们 当人们批评我们挑拣数据时, 我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我们有一个无条件的规定 如果我们的数据源包含所观测国家的数据, 那么我们就将其纳入分析。 我们的数据源决定 数据是否有效, 而不是我们。 否则就会产生偏差。

其它国家呢? 学术同行审查的期刊中, 有 200 项研究是关于健康与 收入和平等的关系的。 这并没有局限于这里的这些国家, 暗藏着一个很简单的证明。 同样的国家 同样的不平等测量方法, 问题一个接一个。 我们为什么不控制其它的因素呢? 我已经向大家展示了人均国民收入 并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当然,另外有人在文献中应用了更为复杂的方法 在实验中排除了贫困、教育 等因素。

因果关系如何呢? 相关性本身并不能证明因果联系。 我们花了相当的时间。 确实,人们对我们这些结果的因果联系 有很好的了解。 我们对富裕发达国家 长期保持健康的驱动因素的理解中 最大的改变就是 来自社会的长期压力对免疫力 以及心血管系统的影响 有多重要 或者比如说,暴力在较不平等的国家 变得越来越普遍的原因 就是因为人们对自己被瞧不起非常敏感。

我要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应该解决税后以及 税前的一系列问题。 我们应该限制收入, 遏制顶端的奖金收入文化。 我认为我们必须竭尽所能让我们的领导们 对员工负责。 我最后想要总结的 就是我们能够通过减少我们的收入差距来 提高我们的真实的生活质量。 这样的话,我们会发现我们突然就解决了 整个社会的社会心理健康问题, 那真是棒极了。

谢谢。

回顾+展望:三周年庆祝留言板

2011年10月25号是TEDtoChina诞生三周年的纪念日。在将近三年的时间里,我们在这个BLOG网站里发布了800篇帖子。这是第801篇帖子,这篇未完成的帖子,它的主角是各位陪我们走过3个365个日子的朋友。感谢你们的关心,鼓励和支持。请在此留下评论,写下你的祝福、愿望、建议、批评、创想以及任何你想要说的话。

用不同方式看世界的天才

2011年3月举行的TED大会上,有一位特别知名的演讲人,他一周就能掌握一门语言,他是2本畅销书作者,可以背诵圆周率小数点后2万多数字,被称为“人类自豪的天才特例”,在2007年《英国每日电讯报》“100位在世天才”评选中位列第15名——他就是丹尼尔·谭米特,一位自闭症学者。

自闭症?我们以前经常是从一些影片听说这个词的,比如时间较久远的奥斯卡获奖影片《雨人》,《美丽心灵》和《海上钢琴师》,或者近年澳大利亚电影《玛丽与马克思》,荷兰电影《本X》,以及去年的自传体电影《自闭人生》(主人公Temple Grandin是TED2010演讲人)。这些电影感人至深,极其精彩,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这些电影的共同点就是:主角都有自闭症。

丹尼尔就是这样一个有“天赋异秉”的自闭症者。1979年他出生于东伦敦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就是个“难以伺候的怪人”,一出生就总是爱哭,他可以从早哭到晚,一刻不停。丹尼尔从小害怕人群,童年也没有小伙伴朋友,大伙儿叫他“那个只跟树说话的家伙”,然而他从小就展现出特别好的记忆和心算能力。在4岁时,他能在10秒内脱口说出哥哥的数学题82×82×82×82的答案;他还是个万年历——你说出你的生日,他能告诉你那是星期几!他交通规则一考就过关,但他不能驾车上路,因为假如有人闯了红灯过马路,他的大脑给出的命令不是刹车而是继续。

丹尼尔有一种特别的“联觉”能力——两种或几种感知的混合交织能力。他可以将数字和色彩等多元素搭配联想起来,在他的头脑里数字和日期都有色彩、形状。比如,星期三那天,他认为是蓝色的;6这个数字,在他脑子里是灰色的;8和9在一起时是天上的雪在飘……。他这么描述数字在他脑中的视觉形象:“它们的轮廓不是静态的,它们充满了颜色,充满了质地。从某种意义上讲,它们充满了生命力。”

丹尼尔参加过一些记忆挑战大赛,获得过不错的名次,但他真正声名大噪则是在2004年。这年他25岁,在牛津大学科学历史博物馆礼堂里,面对观众,他在5个小时里背出圆周率小数点后22,514个数字,这是目前的欧洲记录,世界排名第六。

2007年热播的CBS电视杂志节目《60分钟》想挑战下他的语言学习能力,结果他在一周内学会冰岛语——欧洲古老保守的岛国语言,并在节目上展示了他的这种天赋。他的冰岛语教师直呼他“非人类”、绝对“天才”。现在丹尼尔精通英语,西班牙语,法语,德语,芬兰语,立陶宛语,罗马尼亚语,冰岛语,威尔士语和世界语十种语言!到这里,我倒突然很想知道,如果他学习汉语——世界上最难语言之一——的话,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和很多自闭症者相比,丹尼尔无疑是幸运的。在他的第一部畅销自传《星期三是蓝色的》(Born on a Blue Day)里,他将他的成就首先归因于不轻言放弃的父母。他也一直生活在一个宽容的世界里。17岁时,丹尼尔的法文老师帮他在法国找了一个寄宿家庭,这个友善的法国家庭愿意在他暑假时招待他十天。那是他第一次搭飞机到法国,这个家庭带他去海边沙滩晒太阳,吃海鲜,午餐经常用足两个小时,两个小时里一句一句纠正他的法文。回到英国后丹尼尔在日记里写道“我开始知道怎样和人相处,从此我好像换了一个人!”。

自闭症者需要的正是这种无私的帮助,需要的是用爱心和知识为其引路的老师,其实这也是每个孩子所能梦想拥有的最珍贵的财富。套用一句老台词:不抛弃,不放弃,一个更加宽容的世界才能让自闭者在崎岖的人生路上始终明白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但并不比别人差。

丹尼尔的第二部书《拥抱广阔天空:天才们的脑瓜》,以20种语言出版,是2009年法国最佳畅销书之一。这本书涉猎范围很广——从科技到文艺,从东方到西方,从莫扎特到莎士比亚,姓氏从 A到Z,把他知道的“人类天才”几百个逐个分析比较一番,饶有趣味。在推销法文版时丹尼尔认识了他的的法国新伙伴,摄影师杰洛米·塔比特——是的,丹尼尔是个同性恋。丹尼尔说他找到了幸福,并因此定居于法国阿维侬市,经常自己做饭,伴侣驾车,把生活安排得很满实,除了写书,丹尼尔还开设了网站“Optimnem”提供在线语言教学服务,教人外语。

丹尼尔·谭米特还积极配合神经科学工作者的实验项目。他具有罕有的自我认知和语言能力,能把他脑中信息处理的过程表达出来,这让他受到了许多神经科学工作者的关注,希望能从丹尼尔身上找到解开人类大脑信息编码的奥秘。

和大量令人震撼的TED演讲相比,丹尼尔的演讲也许并不出彩,可能比较平淡无味不给力,现场观众反应也不热烈,因为很少人能读懂他的世界。但丹尼尔的话和成长经历都值得我们思考。

他在演讲中说:“世界比你感知的更精彩,更丰富,我们应该从不同角度来看世界。”我们的大脑无法像他这样看世界、思考问题。但我们不妨从其他视角来重新了解你熟知的世界:国内外媒体是你的眼睛,朋友敌人也是你的眼睛,也许某个说着不同语言的陌生人也是你的眼睛,接纳他人,接纳不同的观点,每个人的世界都是多姿多彩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精神壁垒,不要做躲在自己世界的人,勇敢地去拥抱他人,拥抱更多元的世界。

让你的星期三是蓝色的,让你的世界是包容的。

作者按:最近两年来国内TED粉丝越来越多,TED的翻译平台也很难再抢到翻译任务。这个是我在“TED开放翻译系统”偶然捡到的翻译任务。当我开始翻译时觉得演讲着实不给力,和大量很绚很酷的TED视频相比,并不吸引人。可仔细研究后,发现这个演讲背后的诸多故事。

自闭症儿童教育问题在国际上受到关注比较早,从大量的自闭症者题材影片也可见一斑,而近年来国内刚刚开始重视自闭儿童的教育问题。在一些国内明星的公益广告里有这样的数据:每150名新生儿中,就会有一名这样自闭症的儿童,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有6700万人过着我们大多数人都不能理解的人生,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艾滋病、癌症、糖尿病这3种世界疾病人数的总和。自闭症儿童康复教育是刻不容缓的。

目前世界上尚无特效药能治愈自闭症,唯有通过特殊教育,采用特殊的训练方法,对自闭症儿童进行生活自理、认知、语言交往等能力的训练,他们才有可能渐渐地融入社会生活。从丹尼尔的例子里可以看出,这样的教育可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需要政府和全社会共同来关心、支持。

让我们一起来关注这些自闭症者,让大家着力创造一个公正、仁爱的社会,给予他们包容与关怀,维护我们共同的尊严和权利。

作者 微博  Twitter

延伸阅读:

坦普·葛兰汀:世界需要各种的思维模式

科学松鼠会:你有阿斯伯格综合征吗?() 你有阿斯伯格综合征吗?(
Optimnem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