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粉丝感悟/编辑絮语

志愿者访谈之:TEDxTheGardenBridge策展人王烨

她,很白很瘦,看起来很柔弱。但,她,王烨,绝不是一个弱女子。

了解过她正在运营的TEDxTheGardenbridge 以及她正在做的采访计划,我曾一度以为这会是一个很强势的“女强人”。然而三小时的聊天,在我心中,她确实是一个女“强”人,但她的强不是来自气场上的强势,而是来自其内心的一种对自我很清晰的判断和自信。

她让我想起英国当代诗人Siegfried Sassoon的一句诗: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世人对此句有诸多的理解,而在此,我愿意理解为对女性力量的形象比喻。

如诗所描述,王烨既有女性温柔的一面,更有不差于男性的刚强一面。刚柔并济,当时女性独特的力量。

The path to the Gardenbridge

她是女权主义么?No,至少从一开始她就没有这么给自己定义过。只是冥冥之中似有安排,让王烨成为一个较为独立的女性。

2000年,追随自己文学偶像张爱玲,王烨在中考时,带着对张爱玲的崇拜以及对女校的好奇,选择报考张爱玲的母校——圣玛利亚女子中学,现为第三女子中学。王烨从未想到,这个选择,竟对自己日后的独立精神有如此大的影响。

圣玛利亚女子中学对女性的培养与综合性学校并不一样。一方面,客观上来说,在这个学校里,因为没有男性同辈的存在,大家对自我的判断极少出现诸如:“我是女生,所以不如男生”的想法。另一方面,学校以“IACE(Independent, Ability, Care, Elegance)”为校训,有意识地培养女性的独立精神,鼓励女性自己去克服生活学习上的困难。正如王烨所说,在体育课上,综合性中学的女生往往会躲在树阴下休息,或是站在篮球场外为男生加油,而这种现象在她们女中是几乎不存在的。

大概是圣玛利亚女子中学的这段经历,让王烨不曾怀疑过自己,她相信女性并不比男性差,女性也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也应该去追求事业。

敢于追求的她高中毕业后,凭借优异的成绩进入香港中文大学修读工商管理专业。香港推崇西方教育,而西方教育鼓励学生的主动性,让一直沉浸在中国填鸭式被动教育的她深有感触,她深刻地意识到,读书不再是围绕着教材去努力,读书当从自我需求出发,发现自己所喜欢的,选择自己所喜欢的,争取自己所喜欢的,这才是读书。而这种在学习上的自主选择意识,亦启蒙了她日后在生活工作中的选择。

毕业,回到上海,她选择了咨询管理工作,而也正是进入了社会,她才开始真正地意识到社会对女性的弱化作用。纵使现在,工作已经近5年,换了3份工作,但无论在哪里,她发现,整个社会,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在低估女性,弱化女性的力量。

在第一份工作中她遇到,因为自己皮肤天生白皙,看起来没有什么血色,为此招致经理的“怀疑”:“你脸色看起来好苍白,这样的工作强度吃得消吗?”;在大型外资企业里她也看到许多高层聚会都极少邀请女性参加;这些都让她切实体会到社会上对女性故意或无意的排挤怀疑是多么普遍存在。

事实上,正如Facebook 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在TED演讲《为什么女性领导那么少》中所提到:“我们虽然没有生活在像父辈这一代生活的时代中,女性在职业选择上更加自由,但在全球,女性还没有达到任何职业的高层位置。”

当然,女性没有达到任何职业的高层位置,除了社会对女性正面的排挤外,更有社会对女性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女性总是被赋予:弱势、需要被照顾、不应该太有事业心等诸如此类的标签,自小就被教导“女子无才便是德”。而这种“弱势教育”,让女性对自己不自信,进而导致其对未来的焦虑和不安。正如王烨所说,她发现,身边很多女性都处在极度焦虑中,各个年龄有各自的忧虑:有的想结婚,愁着没有对象;有的有男友,但却羡慕着别人男友更优秀;有的已经结婚,但生活却没有想象中那样安稳——房子,车子,孩子,家务,婆媳关系等等,依旧有太多悬而未决的事情等待被解决。这些忧虑和烦恼,足以占据一个普通女性的绝大部分精力和注意力,使得她们极少考虑自己在事业上的发展。况且,父母不都是这么教育女儿的么:“女孩子要那么厉害做什么?太厉害了没人要!”

8223327205_d97574f5db_z

 

TEDx TheGardenBridge

“人生的价值在于什么?我是谁?我的价值应该由谁如何判断?”——生活工作中的种种对女性不公平现象和经历,让王烨开始反思,作为一个女性,她的价值该如何去评判?——依赖于他们的评价?亦或是遵从自我的感觉?

内心的迷茫与迷惑,引导王烨开始大量阅读书籍。

09年,王烨加入TEDtoChina社区,并成为一名专栏作者。TEDtoChina的志愿者工作,给了王烨行动的信心。在TEDtoChina的志愿者工作里,王烨除了写稿件,还积极参与线下沙龙的筹备工作。小至十几人,大至四百多人的沙龙,她都组织筹办过。最锻炼人的一次是组织一场400人次的人机交互沙龙。利用下班后的两周准备时间,凭借个人对于活动的理解,迅速了解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寻找演讲者···沙龙的顺利开展,给予王烨极大地鼓舞——原来自己可以做的比想象得都多。

在TEDtoChina的志愿者工作中,她有幸了解到诸如阴道独白等关注女性的项目,这些项目启蒙她第一次如此真实地肯定自我——包括身体和心理,也让她明白,人的价值,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其价值大小不在于别人赋予的评价和头衔,而在于自己对自我的判断。同时,借助TEDtoChina这个平台,她更深入地了解到现代女性在社会中遇到的困境,及现代女性呈现的通病。她发现,女性,太缺少鼓励去促使她们追求自己的梦想,太缺少榜样去激励她们踏出实践的那一步,太缺少一个平台去展示自己。

“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到我们女性自己么?”一个声音在王烨心中不断萦绕。

“以女性话题举办TED活动,邀请女性作为演讲嘉宾,给女性创造一个舞台!”另一个声音回答道。

想到做到,行动派的王烨想到就做,以TEDxTheGardenBridge的名义开始了她的女性启蒙事业。一场“妳的幸福由谁定义”接着一场 “百花齐放”,她希望透过TEDx的舞台,让每一个女性都自信地寻找和绽放自己,无论是什么颜色或姿态,让世界成为百花齐放的花园。

8226063891_8bdbc64d92_z

 

Over the GardenBridge

TEDx TheGardenbridge 不是王烨的女性启蒙事业的终点,而是一个起点。她发现,但是以演讲的方式去传播女性故事和女性自主意识是远远不够的,许多女性参加时很有感触,但离开会场或者再过一段时间,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该怎么办呢?

王烨想起了自己擅长的东西——写作。是的,那就写书吧——采访50位女性 ,把她们的故事写下来,传播出去——让更多的姐妹看到,其实作为女性,我们的选择还有很多,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我们应该多走出去,去尝试,去体会。

未来两年,王烨将坚持这个采访计划。期待这一本采访录的到来!

眼中的自己

为自己的眼中,王烨认为可以用下面三个词来描述自己:

好奇心:她愿意一直以开放的心态去了解不同的文化,了解不同的女性,了解她们正在做的各种事情;

分享:她愿意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思考,以过来人的身份为处于迷茫期的女性提供帮助;

勇于实践:想到就做,不拖延。

Rethink

自加入TEDtoChina开始,王烨便开始了她的社会创新公益之旅。从TEDtoChina到TEDxGardenbridge,再到现在的女性采访计划,王烨几乎将自己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在这一事业上。

和很多的Change maker遇到的问题一样,父母对她做的事情并不太了解,但王烨并没有急于去解释,而是希望通过实践,做出一些成果,让父母看到进而放心。不必去勉强他们接受自己做的事情,也不必勉强他们全然理解自己做的事情,但求父母不必为自己的选择担忧。

有人说,投身社会创新公益很累。的确如此,但选择做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做,更不是所谓的“富二代不愁吃不愁穿,所以没事找事做”。做社会创新公益的人,大多是普通人,需要工作,也有生活的压力。这几年,王烨一边工作,一边忙碌自己的社会创新公益。虽然她投入了很多精力,效果并不太明显,但王烨也意识到,很多事情不能以量化来衡量回报,有时候他人的些许回应就是对自己所做之事的最大的反馈。

王烨说,虽然年龄不小,但她没有所谓的焦虑感。相反,她有足够的安全感去信赖自己,相信自己可以创不同,相信自己可以达到目标。因为自己是真正地、一步一步在实践,她感受到自己在实践中的成长,更感受到自己与日俱增的正能量。

转载自 CAPEChina 采访者:小昱

回顾+展望:三周年庆祝留言板

2011年10月25号是TEDtoChina诞生三周年的纪念日。在将近三年的时间里,我们在这个BLOG网站里发布了800篇帖子。这是第801篇帖子,这篇未完成的帖子,它的主角是各位陪我们走过3个365个日子的朋友。感谢你们的关心,鼓励和支持。请在此留下评论,写下你的祝福、愿望、建议、批评、创想以及任何你想要说的话。

How I Fell in Love with TED

{编者按:本文是TED粉丝马金馨参加完上个礼拜六的TEDxPearlRiver之后的一些感想,也讲述了她的TED经历,情节非常有趣,大家可以细细围观。

另外,TEDtoChina会不定期的刊载一些有趣的TED粉丝故事,假如你也有一些有趣的TED经历,欢迎写下来给我们投稿:editor@TEDtoChina.com }

十月的倒数第二天,香港难得的天朗气清,阳光灿烂。这样的一个日子里,我和其他的几百人一起,坐在一个(由香港本地设计品牌G.O.D.)布置的很 现代的大堂里,从早晨九点到晚上八点,听了几十个来自世界各地的演讲者讲他们的故事——这是我第一次亲临TEDx,不得不说这是绝妙的体验。

TEDxPearlRiver是一场精彩的宴席。讲者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三位:Mike Horn,环游世界、带领少年们挑战北极的探险家;John Hardy,巴厘岛Green School的创始人;Rob Stewart,纪录片Sharkwater的 年轻导演。当然,其他的二十几位演讲者都带来了各自的Ideas worth spreading,那一个接一个的展示令人无比强烈的感觉到人生是可以存在那么多的可能性,而这个世界又是那样的可以因为每一个个体的力量而变得更美好 ——于是最直接的呼唤便成为:你还犹豫什么?你还蹉跎什么?有那么多值得为之努力终生的方向在等待,而你却还甘于碌碌无为、虚度岁月?

当这些Change-maker真的在你面前演讲,而非仅仅在网站上或者livestream上出现的时候,那种冲击的感觉强烈数倍。而现场的听众也是一群有意思的人。这次的TEDx是几乎完全凭邀请机制的。我从去年在BlogFest.Asia认识的莫乃光(香港互联网协会会长)有幸要到了邀请码,到现场一看,居然许多认识的人——我之前实习的Clean Air Network的老板Joanne Ooi是讲者之一,之前差点加盟的奥美360团队的老大Thomas Crampton也在,纽约时报国际版IHT的主编Phillip也在,Man & Shark的摄影师Alex Hofford也来了——他会是下一年的讲者,还有很多平时在推特上沟通的朋友都出现了,见到那么多平时难以聚集的熟悉的面孔,实在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在这个一切都电子化的年代,实在还是有许多的东西不是见面能取代的。

而以上说的那些只是我爱上TED的一半的原因——惊心动魄的故事、激动人心的壮举、令人拍案的创意、引领潮流的设计、关爱社会的项目、等等,而另一半,要从我最初与TED的邂逅说起——其实也并不久,迄今也不到一年。

我第一次真正接触TED是去年(2009)十二月在线观看TEDxGuangzhou。当时结束后在博客上写下了”非常inspiring,领域间的碰撞非常有吸引力”。之后,我随即决定以志愿者身份加入TEDtoChina——这是一个完全由大家志愿出钱出力引介TED演讲到中国的网络组织。当我逐渐接触到这个团队里的人们之后,我逐渐的被那种相互之间传染着的对自由创新的热爱、对分享文化的热情、对社会责任的执着所吸引。这个团队集结着一群有意思而乐于奉献的人们。重要的发起者Oliver Ding(大家都叫他小容)的博客在那之前我已经看了很久——他对自由文化的推崇,对创新想法的追求,都令人佩服,而他也是T2C真正的核心人物,说他是这个团队的精神领袖并不过分。Issac Mao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人都知道的人物,我也是从他那里第一次知道sharism的概念,并乐于追随这个想法。多背一公斤的安猪,以及长居广州的Tony Yet, 我今年夏天在北京都见到了真人,都是有想法并且踏踏实实做事的人。还有其他许多分散在世界各地但同样在T2C活跃的TEDsters,大家平时在 google group里讨论各样的事情,从他们身上我都感受到源源不断的活力,这使得这个团队和平台让人能够逗留并真正成长。

加入TEDtoChina后我在星期四专栏编译了三篇稿件,分别是一月的《米尔顿·格拉塞:如何设计出新想法》,二月的《马丁·里斯: 浩瀚苍穹,科学双刃剑》和六月的《凯文·贝尔斯:现代奴隶终结之战》,三篇的主题迥异,自己在编译过程中逐渐了解更多T2C的运作以及TED的精髓。一月下旬的时候我以T2C记者的身份参加了在香港举办的类似TED风格的MaD大会,并采访了Grameen Foundation的CEO,稿件后来发在了启动不久的T2C英文站上《Alex Counts on Technology, Social Media, and Microfinance in China》(此文后来被专注于非营利领域互联网应用的E惠社翻译成了中文版《科技、社会媒体与小额信贷发展_之三》)。二月下旬也开始更多的参与建设T2C英文站的建设,更是惊喜的发现几年不联系的当年南大心理系的同学(现在在美国学习)也在团队里面,更让我意识到一个好的平台的吸引力可以有多么的强大。

而工作之后才发现,原来有些演讲值得一看再看,有些想法值得反复琢磨。我研究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与公民参与、信息设计、网络平台、公民新闻等等有 关,而TED上有非常多的相关演讲可以给我启发甚至指导——于是我现在的习惯是下载许多的TED演讲在自己的ipod里,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看一个演讲, 它往往能让我从工作的疲惫中抽身出来,重新恢复活力和思考,这实在是一种奇妙的魅力。

上半年原本希望趁自己还在学校组织一次TEDxHKU,后来由于个人精力的原因而放弃了。没有想到2010年的香港TED社区会如此热闹——九月有TEDxHongKong,十月有TEDxPearlRiver,十一月还会有TEDxYouthDay,让人眼花缭乱。而我亦开始期待今年年底的TEDxGuangzhou,如没有意外,我希望自己成行,去多见一些乐观、积极、有行动力的TEDsters,并以此纪念我的TED之旅一周年。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对教育的一些思考

编辑的话:

这是自由撰稿人高志伟在介绍完肯·罗宾逊的TED演讲之后写的一份感想,讲述了他对于演讲里提到的一些教育理念的思考。我们也欢迎其他朋友向我们投稿,就您特别感喜欢的TED演讲写写您的感想,而后发给我们,我们会择优选登。——Tony

对教育的一些思考
–肯•罗宾逊爵士:推动学习的革命TED演讲有感

一、隐喻

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的繁荣并不是机械的过程,而是一个有机的过程。我们无法预测人才的发展,我们能做的只是像农民那样为人才的发展创造适当的条件。
— 肯•罗宾逊爵士

隐喻是帮助我们理解事物的方法。它将一种新的我们不熟悉的事物和一种我们已经熟知的东西进行类比来告诉我们如何认识新的事物。在软件领域著名的《代码大全》中,阐述了自软件诞生以来的各种对于软件开发的隐喻。写作,作物种植,建筑一直到工具箱的隐喻,帮助着人们不断深入地认识软件开发这一新生的领域。其中作物种植的隐喻与肯•罗宾逊爵士所提出的农业模式颇为相似。爵士将现在的教育模式隐喻为工厂模式,流水线式的快餐培养使我们离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越来越远。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不喜欢自己的工作的原因。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理解教育呢?爵士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隐喻,农业模式。我们应该像种庄稼一样培养人才,提供阳光和雨露,然后等待着收获的那一天。

这的确让我眼前一亮。哇,农业模式的人才培养方式,赋予孩子最大的自由,让他们充分享受阳光,最后茁壮成长。

二、需要打农药吗?

这也许是一个好的方式,是一个能培养创新的方式。可是庄稼除了需要阳光之外,是否还需要施肥、除草、打农药?对一个孩子来说,施什么样的肥合适呢?多少肥料合适呢?要不要在来点农药抵御病虫害?这其实是一个如何操作的问题。也许在短短的十八分钟里爵士没有时间告诉我们具体的操作方法。那如果你是一名教师呢,如何给予孩子阳光雨露,他们发生叛逆行为的时候是不是需要点农药呢?

三、成本

假设我们的教师足够优秀,理解了农业模式的精髓,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农药来预防,知道多少剂量的肥料是合适的。那么我们有足够的成本来支持这样庞大的工程吗?一名优秀的教师,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和不断进步,才能知道每个学生的秉性,才能知道如何因材施教。那么一名优秀的教师可以承担多少个孩子的培养任务,才能有足够的精力去松土和施肥。简单的一个隐喻,并不能帮助我们走的很远。当然,隐喻是根本。

四、辨证施治

在中医中,核心的理念是辨证施治,千人千方。医生必须了解病人的身体状态,是自身一气独盛,还是荣卫之气与外界感应,才能开出相应的药方来调理病人的金木水火土,使之重归平衡,循环一体。西医则需要用各种量化指标来判定病人是出于健康或是病态,还是所谓的亚健康。

教育的状况也差不多。你不能用或者很难用量化的指标去评判一个人,所以你可以借鉴中医,爱因斯坦说过“大学的目的是培养一个平衡的人。”
很可惜的是,可以这样说,中医无理论,它是建立在无数的临床经验基础上的个人经验与悟性。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也有这样的说法“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所以其实中国古代有大量的良医,不过很多方子,很多医术都失传了。这是题外话。但即使这样,合格的中医还是太少,再加上没有理论指导,大量的错方流传,也不足以保证我国古代的医疗卫生需求。

五、教育的目的

爵士说过,教育的目的绝不是爬上大学这个塔尖。那是什么呢?这让我想起我们自己,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好像也没有人能回答我。那么教育呢?大多数人不知道我们的人生的目的和意义,至少我不知道。那么如何肯定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什么是教育的终极目标?培养医生?培养企业家?培养教授?爵士的回答很清楚,培养我们成为我们自己。可是,我们自己是谁?这又是另一个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

六、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说了这么多,归根结底我认为这不是教育本身的问题。所谓教育产业化,或者提出一个农业模式的隐喻,都不足以解决我们教育中存在的问题。这应该是一个全社会的责任。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们每个人也都是老师。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意识,用一个自由、宽松的环境,帮助每个人成长,发现自我。而不是用一套量化指标来解决问题。这需要全社会的宽容性,需要引导人们明白什么是平衡,什么是教育中的辨证施治、千人千方。假如人人都有这样的意识,也许能解决成本问题,解决教育中面临的许多问题。不应该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教育系统,归咎于教师。当整个社会都能像农民一样,我们才能迎来爵士所说的,人才的大丰收。

本文作者: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编辑絮语] 平凡的感动,心灵的震撼

今天与我一同观看克瑞斯·阿巴尼(Chris Abani) 《人性的冥思》演讲的是来自加拿大的尼古拉斯先生。古语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与朋友一起观看演讲,不仅在友谊的基础上增添一份分享的乐趣,更能让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我们从不同角度进行思考,获得不同启发,彼此间相益得彰。

克瑞斯·阿巴尼叙述的故事内容很简单,正如他所说只是普通人纪事而已:来自母亲的善良坚忍的故事;自身在成长过程中体验到心灵蜕变的故事;还有年轻的狱友悲惨死去的故事。从他们所经历的种种我们了解到一个我们从未得知的世界,那里有黑暗,荫蔽着暴力,屠杀,罪恶和战争。可是,那样的土地上同样生长着勇敢,坚强,善良的人们,正是他们用内心的光辉坦荡去驱散黑暗。就像克瑞斯·阿巴尼说的:我也从来不会忘记我们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光。 因为我相信我们人生中的黑暗永远比人生中的光明更加动人。因为在黑暗中我们才真正知道我们的内心世界。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韦晶晶在太原

记得德国哲学家康德有句名言 ——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人的心灵,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律,还有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人们坚持内心的信念,遵从心灵的指导,这正是人性中美丽的转变,一种向善的转变。古往今来,人性的光辉所迸发出不屈和美丽远比生命、比时间更加悠长,也最让我们得以感动。

16分的演讲时间里克瑞斯·阿巴尼幽默的言语数次引发观众开怀大笑。我想,真正打动人心的不是曲折动人的故事,不是高超的演讲水准,而是演讲人发自内心的朴实话语,是平凡的故事背后蕴含的不平凡寓意。你甚至可以感觉到在倾听故事过程中观众里窒息的寂静,其实是每个人心底酝酿着的风暴。


TED.com: 克瑞斯•阿巴尼——人性的冥思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当克瑞斯·阿巴尼讲到母亲一无所有逃亡到里斯本机场的时候,一个素未相识的女人倾其所有去帮助这位窘迫潦倒的母亲时,尼古拉斯先生对我说了一句:

中国人不会毫无保留地去帮助一个陌生人,中国人普遍太自私,对不起,可是事实如此。

我羞愧难当却无言反驳尼古拉斯先生真诚的道歉,这样的事情确实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不否认当今国人出现因利益驱使内心逐渐麻木甚至良知丧失的现象,缺少良知的约束恐怕将会导致人们难以像康德那样“仰望星空”而是向庸俗低头,甚至导致灵魂的丢失。另一方面,即时我们身上存在这样那样的陋习,我知道也正如同克瑞斯·阿巴尼所说:

没有别人,我们也就没法成为人。

因此在这篇演讲之后,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以人为镜,继而看到发生在每个中国人身上的向善的转变,最终成为我们自身美丽的转变。

最后再分享一些来自尼古拉斯先生的建议:

1、思考一下为什么要花时间观看这个视频,你收获了什么。
2、(这对一见英语就头疼的我来说是一项鼓励)带着自信去观赏演讲。学习英语的中国人总把“my English is poor”挂在嘴边。别担心这不是考查听力,不必每个字都得听得一清二楚,“读书千遍,其意自见”只要多看几遍就行了,其他都是小问题。
3、《人性的冥思》这篇演讲很棒,应该每天都看它,无论你已经看过多少次。

是的,每一场TED演讲都是一场奇妙之旅,希望更多年轻的朋友们积极探索它,收获更多启发,也希望粉丝们积极参与进来,一起分享属于你的心情感悟。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粉丝感悟] TEDtoChina的第501个帖子,一起来辞旧迎新!

这是TEDtoChina.com的第501个帖子,上次我们在一周年庆祝的时候,曾经发布一篇《祝福+愿望:一周年庆祝留言板》,征集大家的愿望和创想。

今天,我们也将这个里程碑式的帖子留給大家,这篇帖子的主角是各位热心的读者。感谢你们的关心,鼓励和支持。请在此留下评论,写下你的祝福、愿望、建议、批评、创想以及任何你想要说的话。在农历新年来临之际,让我们一起辞旧迎新!

[粉丝感悟] 谢弋凡:畅想新科技如何动摇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模式

今天我们在粉丝感悟栏目发表在英国的TED粉丝谢弋凡的感悟,他在填写《TEDtoChina撰稿人招募应征表格》时写下了这些文字,经过征得他的同意,我们把全文发表在此。

谢弋凡(Yifan Xie)居住于英国Bristol,毕业于英国巴斯大学, 目前在空中客车(Airbus)的英国分部从事知识管理类的研究工作,其研究方向主要是普适计算(Pervasive Computing)在航天工业里的应用。 业余兴趣包括新科技,阅读,音乐和体育活动。

TEDtoChina的朋友们好, 很高兴能在网上找到这样一个组织来传播值得传播的概念(Ideas worth spreading)。很遗憾,像TED这样一个让全球各界的精英和先驱们“华山论剑”的大会至今没有在中国留下脚印。而且TED成立以来好像还没有来自中国的声音。 很敬佩也很感谢TEDtoChina各位至少在网络上民间里弥补的“TED无中国”的尴尬。所以说, 我在此间写的这一段文字既算是application form也算是感谢信吧。

说一说我的故事吧,2009是我在英国生活学习的第十个年头。在过去的一个时代里, 我在巴斯大学(university of Bath)先后完成了计算机科学(computer science)的学士和多媒体科技(Multimedia Technology)的硕士, 并在毕业后从了数年事软件测试的工作。 从2007年开始, 我开始作为研究人员在空中客车(Airbus)工作,顺带攻读工程博士的学位。 我目前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人性化的信息传递, 及如何在航天工业应前沿的信息科技。

一直以来,我都对新科技尤其是信息科技抱有浓厚的兴趣。 过去的十年里,科技的发展在我们的生活里留下了多么深刻的脚印。 我还记得刚到英国的时候,留学生们都必须依赖相对昂贵的电话卡跟家人保持偶尔的联络,而如今,我们都可以免费的利用skype等软件视屏上网。当我看着两岁半的女儿玩弄着手机看Youtube上的唐老鸭, 往往情不自禁的想起小时候一条街的人挤在小卖部门前看黑白电视的情景 – 这是何等的差别!

可是,新的进步也带来了新的挑战。 日新月异的科技无疑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可是也从根本上动摇了我们世代以来工作,学习和交流的方式。

我们实现了数字化的管理,可是从业者却必须花大量的时间奔走在不同的数据库之间来搜索对工作有用的信息。我们用互联网取代了信封和信纸, 可是却发现大部分的信件只是来源可疑的垃圾信息。 当莎士比亚和李白们写下他们的传世之作时, 他们至少不用担心世代之后的我们无法读取他们的文字。而如今的我们却无法估量五十年后的人们怎样吸收我们今天写下的经验和知识。

随着我个人在信息科技这一领域里经验的增长,尤其是从事研究工作以后,我越来越体验到的一点是: 新科技带来的挑战不能够仅仅从技术层面或者任何其他单独的角度去解决。 举个例子, 一个大公司里林林种种的信息系统可以达到上百以上,而且系统之间的往往没有方便的沟通方式,这为从业者在储存和提取信息的时候平添了很多繁琐的步骤。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无疑技术上的因素很重要, 但是也要考虑到各种潜在的利害关系,现有的作业方式怎样去适应新的变化,用户对信息系统的认同与否。 从Change Management的角度来说,科技,人和作业方式三者构成了互动反馈的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有效地掌握三者之间任何一方产生的变动,系统而全面的思维和管理措施都是必需的。

也许正因如此,在新时代里最被谈及的一些科技往往没有带来如期人们所期许的应用率。 譬如说, 在企业界里似乎还没有很好的应用和facebook类似的通信方式。同样的原因,我们还必须努力地探讨人们所熟知的生产作业方式在新时代里将接受怎样的冲击。

篇幅有限,能力有限,就止笔于此吧。请大家看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人类最强大的武器就是我们的思想,TED这样一个集思广益指点江山的论坛,可以说是我们磨枪利剑以策未来最佳场所。能在我们中国提供这样一个场所,如果能够发扬光大,其意义将是深远的。无论我这次能不能参加TEDtoChina这个团体, 都希望它能够茁壮成长吧!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编辑絮语] 叙事的魅力

很多人一听到故事这个词,会以为那是小孩子的玩意。但事实上,有趣并且能够吸引人的故事在今天这个时代变得比很多事情都更为重要。要将某个道理讲述得清楚,最好的办法也是讲故事。

爱因斯坦就非常擅长于讲故事。当别人让他解释相对论的时候,他说,“一個男人與美女對坐一小時,會覺得似乎只過了一分鐘;但如果讓他坐在熱火爐上一分鐘,會覺得似乎過了不只一小時,這就是相對論。”离开白宫后专攻气候变化的戈尔十分懂得讲故事,并且还处处拿他的幻灯片去“忽悠”人。虽然有人说戈尔的故事有些时候没有切实的科学依据,但无可否认,他所做的事情确实有助于推动公众在气候变化这一议题上的参与。

平凡人也有很多种办法去讲述他们的故事。还有专门为草根设立的新闻网站,为草根发声提供支持的奖励基金。但并非所有的草根故事都能得到别人的关注。因为,讲故事也是一种艺术

这里我想谈谈非洲。非洲,一提到这个名词,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贫穷?饥饿?艾滋病?战争?落后?也许这些都曾经是这块大陆所面临的问题,但是,有没有可能从新的视角去看待这片神秘的土地?

你有没有想到非洲也可以是科技创新的来源地?TED就会告诉你,在连篇累牍的关于非洲的负面报道之外,我们还可以发现一个更积极更具魅力的非洲。

你能想象到非洲很早就懂得将分形(fractal)的原理应用于建筑吗?你是否知道这里有十来岁的小伙子,他通过自学,在自己家建了个风车发电机,还给整个村子带来了电力?
你是否知道,这片土地上还培育出了全球第三大电影制造基地?你是否知道,非洲是人类的发源地

假如上述的几个例子对你而言比较陌生,那么我们欢迎你来到非洲新叙事的时代,让我们一起学习非洲人重塑自我的努力。


上面这个是记者Andrew Mwenda眼里的非洲。事实上,非洲还有很多草根的故事,每天都在演绎着点点滴滴的真情与创新:

Ushahidi的创始人之一,Erik Hersman最近在他的博客里就提到了一个叫 AfricaKnows 的项目。该项目就是非常典型的草根叙事的努力,并且结合了互联网的多元参与的特点。它旨在展示一个主流媒体(特别是西方媒体)以外的非洲,一个更为草根,不失自然的非洲。并且邀请网友参与,让数码摄影与网络传播得到有机结合,为人们呈现了另一个非洲。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的往往只是视角的改变,以及参与者身份的转换。而这种转换本身,已经是非常有意义的创新叙事模式了。

相关链接:

非洲实验室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粉丝感悟] 张朝杰:有些idea不需要很伟大

今天我们在粉丝感悟栏目发表在美国的TED粉丝张朝杰的感悟,他在填写《TEDtoChina撰稿人招募应征表格》时写下了这些文字,进过征得他的同意,我们全文发表在此。

张朝杰,出生和长大在河南平顶山,2006年于清华生物系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念研究生。喜欢生命科学,计算机技术和世界各地人文历史,尤其是中国各地的方言文化。相信多学科交叉的未来和力量,努力在自己的研究中利用另外一些其他学科中的方法或者想法,而我相信TED会是一个很好的得到新想法的途径。

我自己从大学到现在都是学生物科学的,比较熟悉生命科学方面的进展。同时,我也很喜欢自学计算机科学,来帮助现在和将来的研究。而要说起热情,我对人文地理,文学和历史非常有兴趣。

有些idea不需要很伟大,也许听过之后那令人会心的一笑就已经足够。我记得过去一年听过地一个好玩的TED演讲,是关于Fortune Cookie Chronicle的。到过美国中餐馆的人应该都见过Fortune Cookie,但是它背后的历史和文化却少有人知,除了有趣之外,这种”见微知著“的做法对于作研究来说也非常重要。


TED.com: Jennifer 8. Lee hunts for General Tso

我从小在河南农村长大,大学在北京读的,现在人在美国,当然三个环境很不相同,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其实人之间没有那么多的差异,只要你用心去理解不同之处。

我上大学的时候,第一次听到厦门的同学说闽南话,一句也不懂,看香港的粤语片,没有字幕怎么也弄不明白。但是很偶然的机会,我听了闽南语的《爱拼才会赢》,发现其实和普通话之间的差异很有规律性,后来发现粤语,上海话都是这样的。

通过比较这些方言和普通话和河南话的不同,我渐渐就懂了这些话,然后就能听懂香港的粤语长片,台湾的闽南语乡土剧和闽南歌以及上海滑稽戏了,还很惊喜的发现河南话跟各个南方方言之间的一些联系,在欣赏完这些地方的东西之后,我还是愿意扯着我的破锣嗓子唱俺的河南梆子——豫剧。对一个东西了解的越多,就有更多的要学,语言或者方言也是一样,我还想学更多的方言,以后到潮汕地区看潮剧,到客家寨听客家山歌。

我从小就喜欢读各种书和杂志,《小说月报》从小读到大。心中总有个文学梦的我很清楚定期有个好杂志读的喜悦,我之所以想成为TEDtoChina的一员,也是因为我觉得在这个时代,除了一份定期的好杂志,还应该有一份定期的好video来看。我觉得很多Ted的speaker都挺不错,而我所能带给读者的就是尽量做一个好的介绍,让更多的人有兴趣去聆听和欣赏这些演讲。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编辑絮语] TED是一种生活方式

在10月25日的TEDtoChina一周年上海聚会之后,上海的志愿者自我组织了一个工作团队,现在他们开始建立定期聚会交流各项志愿者工作进展。我们也将陆续在TEDtoChina/Shanghai这个地方分站中发布更多来自上海团队的消息。如果你想联络上海团队,请发邮件至shanghai at TEDtoChina dot com

下面是12月5日的上海志愿者工作团队第一次聚会的纪实,12月13日的TEDtoChina上海读书会活动记录,请移步到这里

《TEDtoChina上海成员第一次聚会侧记》

上周六(12月5日),TEDtoChina Shanghai Chapter的九位成员在Paul举行了第一次brunch聚会。坐在弥漫温馨法式气息的面包房里,大家捧着手中暖暖的咖啡杯,就如何通过TEDtoChina将TED精神带入上海畅所欲言。

这些成员分别来自媒体、金融、公关、营销等不同领域,年龄也有10岁左右的跨度。没有任何宏大宣言或组织要求,我们自发从城市各个角落出发,坐在了一起,并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此前,远在美国的Oliver将他的思路精心制作成了PPT文档发给大家,使得这次讨论更为高效。很快,大家就定下了近期上海的工作内容:

1. 举办TEDtoChina双周读书会
2. 筹备TEDtoChina上海城市沙龙

高谈阔论之间,我们惊喜地发现,原来大家都是阅读爱好者。我们轮番介绍了各自正在阅读的书籍,从社会、经济到文学、人生哲理,范围极广。每一位朋友在介绍时,眼中都不约而同闪耀出阅读带来的喜悦光芒,简单的语句后面,是阅读带来的愉快感,让其他人为之深深感染。也正因为各自都有不同的阅读兴趣,我想本周即将到来的读书会一定会精彩纷呈,让大家有机会去探索从未到达的阅读领域。

虽然我并不喜欢标签化,但恐怕TEDster难以免俗地会成为一种标签,哪怕非常小众。TEDTalks犹如一条纽带将我们聚集在一起,而我们并不仅仅只是喜欢TEDTalks,还存在诸多共同之处,热爱阅读即为一例。TED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学习知识、分享知识,并充分享受其中的乐趣。

聚会场所Paul外景

TEDster类似通才(Generalist),尤其热衷于跨界学习。我们相信,不同的学科并不冲突,因此努力寻求其间的纹路。这也让我想到富兰克林曾经说过,“应该学习几乎所有古往今来的有用知识”。学习不是负担,而是上天赋予你的财富;你若读了宇宙历史,“你就会更加理解人类。” 而巴菲特的搭档查理·芒格先生大力推崇投资的思维格栅理论也是这个道理。在芒格看来,将不同学科的思考模式联系起来,建立起融会贯通的格栅,是取得最佳投资回报最有效的方法。当用其他学科的思维模式能够得到同样的结论时,这样的投资决策会更正确。

而我们各自不同的背景,既能使TEDtoChina Shanghai Chapter在不同领域获得知晓度,并加速成长,也让我们在为TEDtoChina工作的同时,互相学习彼此专长。

感谢TEDTalks成为一个绝妙的筛选工具,将我们身边的TEDster一一挖掘出来,也感谢TEDtoChina,为TEDster创建了一个绝佳的沟通平台,期待更多上海的TEDster加入到TEDtoChina Shanghai Chapter。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