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社区

TEDtoChina社区

如何真正”听”音乐?

2012年伦敦奥运开幕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开幕式歌曲《耶路撒冷》很受赞许,有一幕是女打击乐手为主角的独奏,那是演奏艺术家Evelyn Glennie,她曾在TED大会上展示“听的艺术”,让大家听雨的声音,感受雪的声音。她是西方社會20世紀裡第一位全職的打擊樂獨奏家。

TED Quotes:“Music really is our daily medicine.”

Evelyn Glennie1965年生于苏格兰,她12岁失聪,但这没动摇她成为一名职业鼓手的决心。按理说,Evelyn真是一个固执的孩子了。可是她的老师却更加固执。从她的老师那里,Evelyn学会了通过感觉声波振动的方法来学习演奏,并在老师的鼓励下很快掌握了几乎所有的打击乐器。或许是因为这种不可动摇的信心与支持,Evelyn更表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音乐才能和充沛的创作热情。

打击乐器不只是架子鼓那样的节奏乐器,还包括众多能够表现丰富旋律的不同类型的乐器组成。如果不能听见声音,只能通过振动去触摸与感觉声音,那么要表现出旋律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Evelyn Glennie却证明了这种难以置信的事绝非不可能。通常,说贝多芬是天才的人都分为两种,一种是理解了他的音乐的人;另一种人则是只听过贝9(d小调第九交响曲),而且还只是听了一个大概就自称爱上了音乐。如果说贝多芬是在变聋以后才写出了贝9,那么这种“天才”的称号至少也包含了偏见与歧视。为什么一个聋人就不能写出天才的乐章?当然,从表面上看,如果一个音乐家是聋人,就如同一个演说家是哑巴一样。耳朵不好,对于一个想以音乐为生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1999年的《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我听到的第一张Evelyn Glennie的个人作品,从这里我对她那种近乎完美的表现和无限的想象力兴奋不已,同时,我也认为她的音乐完全能让那些听力正常的人感到震惊。

《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是一张具有实验与探索精神的唱片,但是,这还只是一场更为奇幻的冒险之旅的帷幕。接下来,在开头提到的那个纪录电影里,她和Fred Frith更是将即兴发挥到了化境。在《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的制作过程中,Evelyn使用了大量的东西方打击乐器和许多希奇古怪的自制乐器,其中甚至还有音乐盒、儿童玩具和中国的木鱼(经我统计至少有60件乐器)。有意思的是,唱片的制作完全是出于一个“临时”的想法,Evelyn希望做一张不同于以往的唱片,于是她带着她收藏的(几乎全世界的)乐器走进录音棚,在没有任何编排的情况下,一个人用五天时间就即兴完成了所有的音轨,然后由制作人Michael Brauer对母带进行加工,加入了合成器、采样、人声、键盘和鼓机等音效之后最终完成。对于一个乐手来说,我们不难看出,Evelyn Glennie所有的完美主义者的认真和艺术家的想象力,但是,这些还不足以说明她的投入与勤奋。

如果你认为打击乐手只是一个乐队的背景,或一个乐曲的节奏支架,那么在Evelyn Glennie的敲敲打打中,你会彻底怀疑或推翻这种说法,并轻而易举地就被她的音乐穿透。我要说的是,这种音乐不仅能进入你的身体,而且能在你的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其中有27分35秒的“Land of Venden”是令人惊讶的奇思妙想,呈现出一种戏剧化的景像,而且节奏和旋律的运用就如同印象派绘画一样异彩纷呈。“Battle Cry”经过重新混音之后有了Ambient Techno和big beat的感觉,不过这或许只是牛刀小试。不同于她的其他室内乐作品,如果说前作还过于谨慎与精确,那么《Shadow Behind the Iron Sun》就是对一种体系的反动(或者说是一场想象力的暴动)。

不可否认,媒体和大众在谈到Evelyn Glennie的时候更关心她的听力,对于她的音乐,人们多半是出于好奇。或许是因为她太希望人们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音乐上,所以尽其所能地专注于音乐。在一个寂静的世界里,她正在经历内心不断涌出的奇妙乐思,同时也因为外部世界的喧嚣而充满了矛盾。Evelyn只能借助感觉声音的振动来“听”音乐,因为高音与低音是由不同频率的振幅产生,为了区分这种微弱的振动,她就不得不以身体的不同部位来感受不同的声音频率——Evelyn用脸、脖劲和胸部来接收高音,低音则由腿脚来体会。身体即耳朵的延伸。可以说,她是以全身心来感受音乐的,而她的一切都与音乐息息相关。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不是因为爱,一切又怎么可能?

Evelyn Glennie曾多次指出,人们总是关心她的耳朵而忽视了她的音乐,她反感人们总是谈论音乐以外的事。这让我想起我曾经认识的一个拉胡琴的孩子,他从小就双眼失明,虽说耳朵没什么问题,但是三番五次去报考音乐学院都被挡在门外。他的父亲急坏了,决定厚着脸皮去找那个学院的某某教授求求情,说是让孩子能有条出路,不然就只能像阿炳一样沦为“盲流”艺术家。结果,教授听了孩子的演奏,非常满意,但是考虑到孩子的“形象不佳”等问题,最终还是“爱莫能助”。在孩子和父亲极为迷茫之际,有一两位大叔大婶出来劝过他们,但是,这孩子非但没有放弃,反而被“逼”出了一颗坚决的死心。我知道,这孩子只是想让人们去听听他的音乐,但是人们却只在乎他的“形象”。在某种程度上,Evelyn和那个拉胡琴的孩子是相通的,只有他们才能相互理解与欣赏。但是,Evelyn最终让这个世界不再寂静,而那个孩子却被黑暗打垮了。

听音乐不仅仅是简单的声波振动耳膜的过程,应该不是听音乐,而是听心灵。

注:TEDtoChina很早就开始利用新媒体平台推广传播TED,比如社交媒体的翘楚Twitter,Facebook,国内先行者饭否、做啥、豆瓣, 甚至也尝试过台湾一度很火的Plurk等,事实上国内外叫的上名字的社交媒体平台我们都使用过,其中的 Follow5, Google Buzz,MySpace,饭否,FF等曾经红极一时的平台现在都已经没了声音,我们的社会化媒体痕迹记录过去5年海内外社交媒体发展的历史,所以我们微 信我们也不落后,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账户:TEDtoChina

TEDtoChina

文明地对暴力说不

还记得过去发生过的打砸抢事件吗?这种事情会不会再发生在我们身边?为什么会发生?我们曾经分享过一篇魔鬼的诞生:津巴多的路西法效应 今天分享一篇关于非暴力的演讲,同时请自问:当我们这个国家四处弥漫着暴戾气氛时,身为这个社会中一员,我们应扮演什么角色?

TEDxSanMigueldeAllende(墨西哥小城圣米盖尔的TEDx活动)演讲人艾米拉诺游学海外,通晓法语、英语、西班牙语,是哈佛经济学博士,为一家天使投资公司工作。因其父曾任墨西哥总统,他在演讲前强调自己是关心时事的公民,和”前总统之子”没有关系。演讲中他号召人民不要逃避,不要害怕,要勇敢地团结起来——以和平的方式面对现状,沉默不能带来任何改变,文明地对暴力说不。这是TED官方首次选发的非英语语言TEDx演讲,对我们有教育意义。因为演讲本身比较有说服力,直接列出演讲,就不再联想演绎了。

———————————————————————————————————————————-

他在演讲中说:总有一些事实是人们不想听到的,事实总会使许多人胆战心惊,同样事实也令犯罪组织成员感到紧张。

墨西哥正面临大问题——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没有人会反驳。有分歧的地方是,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是泽塔斯集团贩毒组织、还是政府?是 腐败,贫困,还是其他方面?这些都不是根本问题。

我们的问题首先在于,大多数墨西哥人认为我们自己是社会现状的受害者。我们确实是一个满是受害者的国家:在历史上我们一直是受害者,受到某些事或某 些人的残害,我们曾受西班牙人的侵略,受法国人侵略,曾是Don Porfirio的受害者,曾是革命制度党(PRI)的受害者,现在是泽塔贩毒集团、犯罪团体和绑架者的受害者… …停下来!等一下!要是这些都不是问题的所在呢?那些使自己沦为受害者的事情都不是问题所在,问题在于我们总在扮演受害者!我们必须睁开眼睛,只有当我们 不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只有当我们不再扮演受害者,我们的国家就能得到彻头彻尾的改变!
这个社会,我们必须从各种现象的受害者转变成一个富有责任感、民 众参与度高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才能够实实在在地把握国家的未来。

人民对暴力的反应程度由弱到强会有四个层次。

人民对暴力程度最弱的第一层反应视若罔闻、无动于衷。

当今墨西哥社会大多数人都在回避现实。我们国家像一个人得了重病,却假装自己得的是感冒,以为过一会就好了。事实上墨西哥患的是癌症。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医治,国家便会病入膏肓。我们必须将墨西哥社会对现状的无动于衷,转变为让国民认清现状。

民众对现状反应的第二个层次恐惧。认清事实会产生恐惧,看到目前问题的严重性。然而恐惧总比无动于衷好——恐惧才会让我们不得不采取行动。现在墨西哥有很多人都感到恐惧,我们都非常害怕。

想象一下墨西哥的街道因为暴力而变得不安全,于是人们就躲在家里,这样能让街道变得更安全还是更危险?当然更危险!这样街道就会变得更荒凉,更危 险。结果我们就更不愿意出门,使街道进一步变得更加荒凉,更加危险,于是我们就更不敢出门了。全体国民都陷入了这个恶性循环,不敢出门,贪生怕死,在家里 比在大街上还要担惊受怕。

想战胜恐惧,我们必须把墨西哥全体社会成员推向第三个层面——采取实际行动。

我们必须战胜自己的恐惧,收回失去的街道、城市与街区。对于许多人而言,行动中总伴随着愤怒。我们的恐惧容易变成愤怒。他们说:“我忍无可忍了,我们要马上采取行动。”

最近有组敏感数据:2010年以来墨西哥发生了35起当众使用私刑的案件,而以前类似案件每年仅有一两起。现在几乎每周都会发生一起。这说明这个社 会已经陷入绝望,人们自己成为了执法者。尽管采取行动胜过无动于衷,但是以暴制暴的行为,只不过是让暴力看上去更冠冕堂皇而已。如果我对你施暴,你以暴力 回击,你也成为了施暴的一份子。你不过是让我的暴力看起来更合理了。

民众采取行动固然重要,但我们仍然必须让所有处于恐惧与愤怒的民众走向第四层面—非暴力行动。

这样的行动是和平的,相互合作的。但决不是被动的,它是坚决的,有效的,非暴力的。

在墨西哥出现过这样的例子:两年前在加莱阿纳市的一位居民被绑架了,他叫艾里克(Eric),他的兄弟本杰名和朱利安,集结了当地所有居民,共同商 讨最佳解决措施。交赎金?抄家伙找绑匪算帐?还是找政府帮忙?最后,本杰名和朱利安决定,采取最好的办法就是组织社区中的所有人共同行动。他们动员了当地 社区所有人,让这些人集体去市中央公园组织了一场大规模静坐。他们给绑匪发了一条信息:“如果你们要赎金,就来拿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们一直等在那 里,七天之后,艾里克被释放回家。这个例子证明了一个有组织的社会所拥有的力量。当然犯罪分子也会做出回应。2009年7月,本杰名被谋杀了。但朱利安 (Julian Le Baron)没有放弃,一整年,他都在动员各社区进行各种运动。这一整年有人悬赏要他的项上人头,而他的斗争没有停息,继续组织运动,继续做动员。

这个国家不乏英雄事迹,如果千千万万的朱利安团结到一起,墨西哥今天会是个完全不同的国家。而这些英雄就在那里,他们只需要把手举起来。

生于 斯,长于斯。在成长过程中,我学会了热爱这个国家。我相信任何一个踏足这片土地的人——不仅是墨西哥人——都会情不自禁的爱上这个国家。我去过很多地方, 而那些地方的人都没有墨西哥人的热情。我们在支持国家足球队时的热情、我们在支援受灾人民时表现出的热情,比如1985年的大地震和今年发生的大洪水。从 儿时起我们唱国歌时就饱含热情,我们用一个儿童的心唱着“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战士“。

我认为,侮辱一个墨西哥人最恶劣的方式就是侮辱他的母亲,母亲在 人一生中处在最神圣地位。墨西哥就是我们的母亲,而现在她在召唤她的子民。我们正面临着近期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时刻。我们的母亲墨西哥就在我们眼前遭人凌 辱。我们该怎么办?大敌当前,每个公民心中的战士在哪里?

历史上最伟大的人民权力运动英雄圣雄甘地说(Mohandas Gandhi):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欲变世界,先变其身。 我们呼唤甘地们,我们需要甘地们,我们需要热爱墨西哥的英雄儿女们,我们放声召唤每一位真正的墨西哥人加入这场斗争。只有这样我们所热爱的墨西哥的一切, 各种节目、市场、餐馆、饭店、龙舌兰酒、流浪艺人、小夜曲、旅馆、死日者、圣米格尔护城、喜悦、热情、斗争、以及让我们成为墨西哥人的一切事物,才不会从 世界上消失。我们面临的是极其强大的敌人,但我们的力量更加强大。他们可以杀死一个人,谁都可以杀我,杀你,或者你们。但是,谁也杀不死墨西哥人真正的精 神。我们的斗争是必胜的,但我们必须进行战斗。

两千年前古罗马诗人尤维纳利斯说过:舍义取生实为大恶,莫为苟活而放弃生命存在的意义!(*)
——————————————————————————————————————–——
演讲最后一句引用诗人尤维纳利斯原文是:Considera que el mayor de los pecados es preferir la mera existencia a una existencia con honor. Y cuidado, de por preservar la vida a perder las razones mismas de vivir.-Juvenal/网友@歪歪应 提供了一个参考版本:保命大概是最大的过错,为生命而丧失整个生命的根基。

TED官网中文译法不是很准确,译者应该是翻译自英文”Count it the greatest sin to prefer life to honor, and for the sake of living to lose what makes life worth living”版本。事实上这句话英文版本比较像英文版的《孟子·告子上》中一句: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身而取义者也。两句 英文句型句意类似。

————————————————————————————————-

作者按:演讲人艾米拉诺生于1976年,其父曾于1988-1994年任墨西哥总统,属于我们定义的官二代,但其父后来被迫流亡海外,颠沛流离,而他一位叔叔锒铛入狱,另一位叔叔在2004年被暴力谋杀。这一系列事件对于其个人成长影响自然非同一般,这段TEDx演讲在墨西哥引发轰动。我在2011年曾经在微博上分享过,大家反响也很强,其中网友@田AlexAndrA田 有一句点睛的评论: The best TEDTalk I have watched. Makes so much sense. Change all “Mexican” to “Chinese” and you will know why I got chills all over….

Meg Jay: 二十岁是不是可以挥霍的光阴

5天内,超过60万次浏览量的最新TED演讲“二十岁一去不再来”激起了世界各地的热烈讨论。Meg Jay身为临床心理治疗师,专门为20多岁的青年人提供各种咨询服务,她说:“当我还在念Ph.D.的时候遇到了第一位病人,一个26岁的女生向我倾诉她 的爱情困惑。对于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女来说,这也是再常见不过的了,所以我很自然地就陷入了附和的状态,随着她说,’三十岁会是新的二十岁’。事实也确实如 此,事业发展,家庭建立, 甚至死亡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二十多岁花不完的就是时间,为爱情困惑下显得没什么大不了。” 然而Meg的导师可不这么认为,他告诫Meg,“如果二十多岁的女孩难以走出错误的恋爱关系,那么很有可能日后她将进入错误的婚姻。”

二十岁,常常被挂在嘴边的青春,常常被称为“再不疯狂就老了”的甜蜜光阴,在临床心理学来说又是人成长定性的重要时段,这十年将为日后几十年的职业 和家庭树立了方向。许多人活到三十岁,四十岁感慨希望更早得到的人生智慧在Meg看来完全可以告知刚刚起步的青年人,因为那些所谓功成名就的人通常都在 35岁左右迈入人生最关键的阶段,而二十多岁正是打基础的重要时间,人的大脑或者身体成熟度都在这段时间达到最高值。如果说孩童5岁前是智力开发的重要时 刻,那么20多岁则是成人后发展的重要基石。

Meg说,“要想获得成功,首先要有个计划,其次你要活得足够长看到计划实现。而那些以为二十多岁就是用来虚掷光阴的人正在消耗他们有所建树的时间 成本,为了不投契的恋人苦恼,为了小事纠结,直到站在三十岁的门槛,猛然醒悟自己的未来还一片迷茫,身边人都安定下来,为了和大家保持一致,于是赶紧抓住 身边的一个人结婚就好像大家在玩抢板凳的游戏。”

二十多岁的人,常常困惑自己没有“身份定位”,好像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又没有足够的资历去担当任何事。

二十多岁的人,常常抱怨或者感叹:家庭出身无法选择。

二十多岁的人,看别人的生活都很精彩,看自己的生活乏然无味。

Meg说:“第一,我常告诉二十多岁的男孩女孩,不要为你究竟是谁而烦恼,开始思考你可以是谁,并且去赚那些说明你是谁的资本。现在就是最好的尝试 时机,不管是海外实习,还是创业,或者做公益。第二,年轻人经常聚在一起,感情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可是社会中许多机会是从弱关系开始的,不要把自己封锁 在小圈子里,走出去你才会对自己的经历有更多的认识。第三,记住你可以选择自己的家庭。你的婚姻就是未来几十年的家庭,就算你要到三十岁结婚,现在选择和 什么样的人交往也是至关重要的。简而言之,二十岁是不能轻易挥霍的美好时光。”

这段关于20岁青年人如何看待人生的演讲引起了许多TED粉丝的讨论,来自TEDx组织团队的David Webber就说:Meg指出最重要的一点便是青年人需要及早意识到积累经验和眼界,无论是20岁还是30岁,都是有利自己发展的重要事。”

还有人说:“小时候在一家杂货店打工的时候遇到的同事可以分成两类人:一类是想赚点小钱的学生,另一类是不满生活际遇的成年人。那些成年人虽然觉得 自己有很高远的梦想,却发现被现实绑住了手脚。而那些成年人之所以难以抽身就是因为他们20岁选择了这一行,他们以为这只是暂时的,可是却没能离开过。”

作为一位就要迈入30的20多岁青年人,小编也深刻感受到所谓成长,所谓积累,因人而异,却不因时代而不同。纵使每个人生长的环境不同,可利用的资源不一,只要尝试,仍然有不少的道路积累自己的“身份资本(Identity Capital)”,今天的你,做了什么吗?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TEDxTheGardenBridge

—————————————————————————————————————

注:TEDtoChina很早就开始利用新媒体平台推广传播TED,比如社交媒体的翘楚Twitter,Facebook,国内先行者饭否、做啥、豆瓣,甚至也尝试过台湾一度很火的Plurk等,事实上国内外叫的上名字的社交媒体平台我们都使用过,其中的 Follow5, Google Buzz,MySpace,饭否,FF等曾经红极一时的平台现在都已经没了声音,我们的社会化媒体痕迹记录过去5年海内外社交媒体发展的历史,所以我们微信我们也不落后,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账户:TEDtoChina TEDtoChina8CM不定期有福利:)

 

 

 

一个摄影师的大数据项目

TED舞台上的演讲人背后有很多故事,比如Rick Smolan,从知名摄影师到利用众包的方式制作图画册,再到科技公司才谈论的大数据项目,他的个人经历诠释了这个道理:能跨界才是高手。

Rick Smolan是著名的摄影师和出版人,曾担任《国家地理》杂志、《时代》杂志、《生活》杂志 Newsweek(新闻周刊)》和《U.S. News & World Report(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以及《财富》杂志摄影师,也曾经多次出现在TED和TEDx舞台上,这是他在2007年TED讲述一个难忘的故事:一个韩国美军遗留的混血小女孩儿,一张宿命般的照片和一段跌宕的领养传奇。

他录制有【Creative Inspirations】(创意启示)课程,被大量拥趸奉为经典创意教程。他的团队Against All Odds Productions聚集了一批有创意的摄影师,专门设计与执行大规模的全球集体创作计划,运用先进科技来汇集众多引人入胜的故事,比如全球水资源危 机、网络对文明的影响、以及人类如何学习自我疗愈等等,制作了多本畅销图册。如《America 24/7》,《24 Hours in Cyberspace(24小时网络生存空间)》,以及《Blue Planet Run(蓝色星球长跑)》《大数据的人类面孔》等。因其良好的创意和这些成功的众包项目,【财富】杂志曾经描述Against All Odds Productions为「全美最酷的企业之一」(one of the coolest companies in America)。

Smolan经常采用的众包模式充分体现了网络时代合作项目的特点,把图册的编写变成了一项全球参与的实验性项目。

“生命中的一天”(A Day in the Life)系列联合了多个国家的百位摄影师,在日本、中国、俄罗斯、夏威夷、西班牙的协作者在同一24小时内拍出地方的影像。这个想法最初提出来的时候, 没人看好,被很多出版商拒绝了,但结果这个项目成了世界上最畅销的摄影作品,销售总数已经超过了5亿册。

在他的诸多项目中,他和太多跨领域专家都有深层交流,所以当他跨领域研究大数据项目时,并不令人吃惊。对于大数据他有这样的一个类比:“你想象一下:假如你出生以后就一直用一只眼睛看世界,现在科学家帮助你能够睁开第二只眼睛来看世界,你看到的东西不仅仅 是两 只眼睛所看到的信息,而且是两只眼睛的图像会叠加,为你产生了立体感。 其实这样的描述直接让人想起一个大数据应用的新产品——刚刚面世的Google眼镜,大数据的威力不仅仅是信息量的增加,而是由于这些信息的叠加,可以为你提供新的角度。

人类现在手上所有信息中的90%实际上是在过去两年间才产生出来的,由此我们就可以想象数据产生的速度以及它的加速度是多么的快。今天提供信息、产 生信息并不仅仅是由人类产生,很多情况下是由各种各样的设备产生,而且这些设备之间相互可以进行交流,大量新旧、重叠、关联的数据能帮助我们以新的方式理 解这个世界,以及发掘我们自身。测量和收集信息的成本大幅下降,甚至可以是免费的。

他的大数据项目的最初想法源于 Rick和谷歌、苹果、EBAY, Facebook等互联网界的交流。因为这些家伙们总谈论“大数据”。他就问他们什么是大数据,他得到不同的答案。有人说就是现在数据的量非常大,以至于 你个人的电脑都放不下这么多数据了。也有人说,大数据不仅仅是数据流量或者数据量的大小,而更多的是不同数据组重叠进行交互,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它们之 间一些潜在的规律。Yahoo的CEO梅丽莎给他打了一个比方:大数据实际上就像我们这个星球正在发育一种它自己的神经系统,每一个人都可以为这个神经系 统贡献各种各样的数据和信息,而大数据的发展也就意味着我们的星球正在逐步的醒来。Rick为帮助更多人理解这个概念,就组织了这个特别的项目:“The Human Face of Big Data”,以此激发大家对大数据的讨论。

这个项目以8天的“测量我们的世界”活动开始,项目邀请全球各地人们通过一个手机APP实时 地分享和对比他们的生活。APP中设计的问题涵盖广泛,包括梦想、兴趣以及对家庭、睡眠、信任、爱情和运气等方面的看法,比如:如你有机会改变自己孩子的 DNA,你希望下面几种改变中?是改变他的寿命还是改变他的免疫系统,改变他的外表还是改变他的智力;这个国家的男性平均都会选择哪一项,女性会选择哪一 项,20岁到30岁的在家里是老大的男性会选择哪一类,养宠物的人会选择哪一类,等等,在数据对比中通过过滤标准来挖掘一些引人深思的问题。最终统计学家 和分析人员会来分析,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来看一看这一周世界发生了什么情况,以此启发就实时收集、分析和视觉化大数据的思考。

这项目还包括在纽约、新加坡和伦敦同时举行“指挥控制中心”大型活动,对参与者所搜集到的资料进行分析、视觉化、以及解读;也和TEDYouth团队协作共 同推出面向各地学生的“数据侦探”计划,通过来搜集数据分析学生们的观点、想法、忧虑、喜好和信念,进行比较后,参与者能够找到他们自己的数字化生活的映象。


最终,这个项目内容形成这本新书《大数据的人类面孔》,它包括图片、文章和设计师资讯的数字图片影册,并快递给一万名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士,包括来自30多国家领袖、财富500强企业CEO、以及诺贝尔奖得主、体育界娱乐界明星等。

人们的生活中的每一时刻,从出生到死亡,都在被数字化记录并永久保留在海量的数据库中。作为一种全新的资产类别,大数据无论对商业企业、学术还是政府部门都 有重大的价值,但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并不在于这些统计数字是如何精确,而在于使人们认识到大数据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认知世界的方式,透过分析所收集的数 据,人类就可感知、测量、理解和影响人类生存方式, 巨量信息带来了非同寻常的知识革命,延展我们的神经系统,并希望各个阶层能进一步思考大数据时代对商业和个体意味什么。

本文部分内容和图片由Amplify Fest和Rick Smolan本人的访谈提供。Amplify Festival 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创新科技思想论坛,每2年举办一次,2013年6月Rick会作为演讲人分享他对于大数据带给企业和人类社会的启迪。

作者:Lawrence治钧

北京TEDxFactory798 – The Zeitgeist 时代精神

2013年5月12日10:00 到17:30,TEDxFactory798 2013大会 —「时代精神」The Zeitgeist 将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

Zeitgeist原为德文,意为「时代精神」,由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最早提出和使用,指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群体在一定时代环境中的文化、道德、氛围和趋势。

Originally a German word, Zeitgeist means Spirit of the Time. Often attributed to philosopher Georg Hegel, it means intellectual fashion or dominant school of thought that typifies and influences the culture of a particular period in time.

Session 1. Inside Out 倾倒众生

TED 大奖得主,街头艺术家JR曾在TED 2011的舞台上许愿,希望全世界的人们参与一项名为Inside Out的公共艺术行动,通过支持自己所关心的问题,来一起反转世界。Inside Out代表着「自我表达」和「拥抱开放」,用最独特的集体叙事方式解读着全球语境下的个体渴望。受JR启发,我们以「倾倒众生」重新诠释Inside Out—-通过最真诚的自我表达,发现被时代淹没的个体,重新定义自我与时代的关系。

TED Prize winner, street artist JR once made a wish in TED 2011, that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stand up for what they care about by participating in a global art project, and together turn the world INSIDE OUT. Inside Out represents “Self-expression” and “Radical Openness”, and configures individual eagerness under global context with a unique collective narrative.Inspired by JR, we reinterpret Inside Out, to “fascinate the world”. Through the most authentic self-expression, we rediscover the blurred individuals, and redefine our relations with our times.

Session 2. Data and Story 数据和故事

数 据和故事构成了当下世界的核心命题。数据意为事实和理性,故事则指情感和意识形态。数据让我们发现我们的感官和直觉无法察觉且与之有悖的真实,而故事让我 们在复杂混沌的数据中重新找到秩序和发现意义。数据是褪去诗意的故事,而故事是带着灵魂的数据。我们是依赖事实和理性,还是更多皈依直觉和信仰?当技术遇 上艺术,当科学冲击人文,我们是否能真正拥抱和融合彼此?

Data and Story dominate the world we inhabit. Data stands up for fact and reasons, Story represents emotion and ideology. Data leads us to regain unobservable truth despite violation of sense and intuition, while Story constructs orders and meanings against complex and chaotic data. Data is story stripping poetry, while Story is data with soul. Are we relying on facts and reasons, or converting to intuition and belief? When technology meets art, when science clashes humanity, are we truly able to embrace the oppositeness?

Session 3. Dance to Fear 渐入佳境

时代充斥着巨变,未来何去何从。我们能否重塑日益破碎和对立的价值观?我们能否解决环境困境?科技想要什么?我们能否在经济与道德困境中重生?由于不明确定 性,我们心生恐惧。我们如堂吉诃德般紧握手中的剑,来迎接战争的洗礼。恐惧的另一面也意味着多样的可能性——选择的可能,改变的可能和创建的可能。让我们 随想象翩然起舞,从迷雾到晨曦,渐入佳境……

In the age of great transformation, future goes nowhere. Can we rebuild fractal value system? Can we solve environmental dilemma? What does technology want? Are we able to survive again from economic and moral crisis? Out of uncertainty, fears grow. Like Don Quixote, we hang swords and turn away from the battle. Yet the other side of fear is the iridescent possibility,  allowing us to choose, change and create.Let’s dance with our beautiful imagination, through the fog of fear, and embrace the dawn of a brave new world……

【演讲人简介】

小老虎 J-Fever, 中国顶尖的说唱歌手和跨界艺术家

小老虎是中国最好的Freestyle说唱歌手之一,曾获得中国最权威的MCBattle大赛「龙虎斗」两届总冠军。他于2007年发表华语乐坛第一张爵 士说唱专辑《有机》,之后与动画师和音乐工程师跨界合作组成多媒体音乐组合,而他自编自演的音乐剧《鲸鱼》成为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口碑最好的作品。他曾以 中国说唱艺术家的身份登上BBC和《泰晤士报》等国际媒体。小老虎也是中国街球文化的积极推广者。
J-Fever is one of the best Freestyle Rap singer in China, and wonchampionship of top MC Battle in China twice.  In 2007 he releasedalbum Organic, which is the first Jazz-Rap album in Chinese music. Heformed multi-media band with an animator and a tuner. Whale, themusical he served as both screen playwright and starring actor, wonthe best reputation in Beijing International Youth Drama Festival.With the identity of a rap artist, he was profiled in internationalmedia like BBC and Times. J-Fever is also devoted to spreading streetball culture across China.

董芬 Dong Fen, 致力于用戏剧做公益的「花旦」总经理

董芬是花旦的总经理。由于经济原因她未能继续求学,从云南只身来到北京,曾做过服务员和美容师。2007年,董 芬邂逅花旦——中国第一家致力于研究和应用参与式教育戏剧的非营利组织,如今她已从一位参与者成长为管理层的一员。她相信「爱能改变整个世界」,她正和同 伴一起帮助流动女性和儿童在戏剧等艺术形式中挖掘和激发个体潜能,能够正直、勇敢、创新和自信地领导自己和社区生活。2011年她荣获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 处和南都公益基金会的社会企业自我突破奖项。
Dong Fen is the general manager of Hua Dan. She came to Beijing from Yunnan due to economic dilemma, and worked as a waitress and a beautician until she ran into Hua Dan—China’s first non-profit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the interactive and inspiring theatre training. Stepping up from the very first migrant woman participant to General Manager, she has been convicting in the positive power of love. She has been working with her team to help other migrant females and children to unearth their latent talents through theatre, to become an honest, innovative and confident leader in their communities. In 2011, she was awarded the Breakthrough Prize in Social Enterprise from British Council and Narada Foundation.

鹿童 Lu Tong,「 1+1中国孩子成人礼计划 」发起人, 摄影师, 自由撰稿人

鹿童是「 1+1中国孩子成人礼计划」的发起人兼首席摄影师。2012年,她开始用快门记录一个城市孩子加一个山区孩子的成长,决心持续18年为记录他们成长的不同 阶段,直至他们成年。作为摄影师、自由撰稿人,她用她的镜头与文字拥抱对美和生活孜孜不倦地追求。同时,她还担任Poco《interphoto印象》、 《iLook》、饶雪漫的《17》等多本杂志和电子杂志的美术总监、摄影师和攥稿人。

Lu Tong is the initiator and Chief Photographer of “1 Plus 1-Grow Up Together”. In 2012, she started to keep track of the growth of an urban child and its rural counterpart with her snapshot, and has been dedicated to do it for 18 years continuously until all turn to adults. As a photographer and a freelance writer, she embraces beauty and elegance diligently with camera lens and words. Meanwhile, she is the art director, photographer and writer of various magazines and E-journals such as interphoto impression, iLook, 17, etc.

舒韡 Shu Wei, 多次创业者,前投资人和资深创意设计师

舒韡是一个多次创业者,前投资人和资深创意设计师。她在20岁时创立创意领域的第一个公司,以CEO及创意总监管理7年左右。2007年至2009 年,她进入斯坦福商学院学习,之后她加入人人公司任职战略发展部总监,并同时在人人内部创立职业社交网络经纬网。2011年底,她创立Civo——基于移 动端的全球生活分享平台——她相信「最大化生活的体验是人生的目的之一」,而Civo就将是这个工具,是为所有用户设计的通向另一种生活的大门。工作之外,她是背包客,越野爱好者,摄影师和作者。

Shu Wei is a serial entrepreneur, investor and veteran creative designer. She started her first company in creative industry at the age of 20 and managed it for 7 years as Creative Director and CEO. From 2007 to 2009, she went to Stanford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and after that, she joined Renren Inc as Director of Corporate Development and also started Jingwei, a professional SNS in parallel. In the end of 2011, she started Civo the global life-sharing platform on Mobile. She is a strong believer of “maximization of people’s life experiences” and Civo is the gateway for every user to another life.Wei is also a backpacker, photographer, off road traveler and writer.

张浩 Zhang Hao, 国内创客代表人物,机器人玩家

国内创客代表人物,机器人玩家 Maker and Robot DIYer 张浩是国内创客代表人物,机器人玩家。他从2008年开始研究机器人,曾因「瀑布永动机」获得全球DIY大赛MakerBot Challenge一等奖。2011年参与建立北京创客空间;作为极少数来自中国大陆的创客参与过CCCamp,HOPE等国际骇客集会。2012年他在 旧金山创客空间Noisebridge启动了Dorabot开源机器人项目,并作为首席硬件架构师加入Puzzlebox,开发出脑波控制飞行器 Puzzlebox Orbit,该产品在Kickstarter上募资成功并开始全球销售,更在今年CES大会上赢得广泛关注。张浩现常驻深圳柴火创客空间,进行BCI(脑 机接口)应用以及机器人的研发。

Zhang Hao is well-known as a Maker and Robot DIYer in China. He started to study robot in 2008, and won the 1st prize in Global DIY competition MakerBot Challenge with “GPower”. In 2011, he co-founded Beijing Maker Space and attended international hacker fairs like CCCamp and HOPE as one of few Chinese participants. In 2012, Zhang Hao launched open-source robotics project Dorabot at Noisebridge, the Maker Space in San Francisco, and he joined Puzzlebox as Chief Architect, developing Puzzlebox Orbit, a brainwave-controlled flying machine which was successfully funded at Kickstarter and sold worldwide attracting huge attentions in CES this year. Zhang Hao is now dedicated to research in BCI(Brain Computer Interface) application and robot in Chai Huo Maker Space at Shenzhen.MakerBot Challenge with “GPower”

余崇正 Terry Yu, 乐活城有机健康生活馆的创始人兼总经理

余崇正是乐活城有机健康生活馆的创始人兼总经理。04年成家之后,他决定给他的妻子和孩子一个安定舒适的家,于是便来到北京替老板打理私人农庄。受过自然的熏陶之后,他萌发了做有机农业的念头,并于06年和朋友一起创办了「乐活城」有机健康生活馆。作为一个
40岁、不抽烟不喝酒、有着幸福四口之家的台湾商人,余崇正希望给更多的人带去健康的饮食和生活方式。

 

Terry Yu is the founder and General Manager of LohaoCity Organic Health Store. When married in 2004, he decided to give his family a comfortable home, and then moved to Beijing and helped his boss to take care of his private farm. After being nurtured in nature for a while, he decided to establish an organic food company and founded LohaoCity Organic Health Store with friends in 2006. As a 40-year-old, non-smoking, non-drinking Taiwanese businessman who has a happy family
of four, Terry hopes to influence more people with healthy lifestyle.

小勇 Xiao Yong, 「桑巴唐」巴西打击乐团艺术总监

「桑巴唐」是中国唯一的一支巴西桑巴打击乐和舞蹈的表演和教学团体。他曾经是「美好药店」乐队鼓手,也是妄 想僧侣人生的佛教徒。他希望力于用桑巴带给人们激情和快乐,用独特的教授方式打开人们本有的音乐能力,产生对身心局限的突破和认知,使人们用节奏带来的美 好,愉悦自己并分享他人。

 

Xiao Yong is art director of Templo Do Samba, the only performance and teaching team of Brazilian Samba percussion music in China. He was the former drummer of “Good Drugstore”, and a devoted Buddhist craving for monastic life. Dedicated to bring others passion and happiness through Samba, he arouses people’s inner music genius with unique teaching mode, thus breaking mental and physical limits and gaining enlightenment. Not only happiness from rhythm can be enjoyed by oneself, but also share with others.

朱青生 Zhu Qingsheng, 当代艺术家、策展人, 艺术系教授

当代艺术家、策展人,中国当代艺术与批评领域重要人物,同时他也担任北京大学艺术系教授、汉画研究所所长、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主任和汉画研 究主编等多个职务。游走于东方和西方,前卫和古典之间,他坚持以「中国眼光,现代立场」来创作和解读艺术。他执教号称「北大第一课」的艺术史,参与纪录片 《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创办中国首个汉画研究专门机构,实施漆山计划等实验艺术。他另有《中国汉画研究》《十九札》《中国当代艺术年鉴》等代表著作。

Zhu Qingsheng is the most significant figure in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and critic, as both an artist and curator. He is also professor in School of Art at Peking University, the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Han Arts and Center for Visual Studies in Peking University, and the chief editor of journal Art of Han Dynasty. Wandering at the edges of avant-garde and classics, west and east, he advocates creating and understanding art with “Chinese perspective and Modern standpoint”. He teaches the most popular course “Art History” in Peking University, created jointly documentary When the Louvre Meets the Forbidden City, founded the first research institution of Han Painting, and conducted Red Hill Paintings to revolutionize experimental art. His other major works include Nineteen Letters to Students, Annual of Contemporary Art of China and Research of Chinese Han Art.etc.

周依 Zhou Yi, 旅居巴黎和上海的多媒体艺术家

周依是居住于巴黎和上海的多媒体艺术家。她的创作将电影、数码动画、摄影、雕塑、绘画、素描和现代音乐合成融为一体的大型多媒体装置艺术作品,其作 品在世界各地的重大艺术盛会上展出,并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举办了个展,连续多次提名角逐威尼斯电影节及圣丹斯电影节等国际电影节的奖项。她曾被《Vogue 中国》描述为当代中国版希区柯克、小野洋子及辛蒂·雪曼的混合体。她曾在伦敦和巴黎求学并获得政治学和经济学学位。

Zhou Yi is a multi-media artist residing in both Paris and Shanghai. She creates large multimedia installation artworks that blend film, digital animation, photography, sculpture, painting, drawing, and contemporary music composition, and held many exhibitions and biennales in the world and many of her video works have also been consecutively selected by the Venice Film Festival and Sundance Film Festival. She was once profiled by Vogue China as a modern-day Chinese Hitchcock, Yoko Ono and Cindy Sherman. She studied between London and Paris and has earned degrees in Political Science and Economics.

赵家煦 Roy Zhao, 明恩传媒创始人兼CEO, 用视觉拨开信息迷雾的「85后」创业者

赵家煦是明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CEO,他是北京现代音乐学院毕业的85后创业者,从3个人的团队起步,将CPI、税收这些最熟悉的陌生词 变成数据详实、语言诙谐的微视频,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开创了风靡网络的“明恩风格”,代表作品包括《纳税人的钱哪去了?》《谁动了我们的CPI》《精英移民 地图》《法律那些事儿》《为爱正名》等。他们一边犀利地调侃社会,一边宣传着「稀缺」的常识,在变化的时代里坚持传播着真相和真话的千钧之力。

Zhao Jiaxu is the founder and CEO of Main Media, a company aiming to produce short videos to interpret familiar but obscure terms with visualized data and humorous words. After graduating from Beijing Contemporary Music Academy, Zhao started his business with two friends, and the team produced “Where is Taxpayers’ Money”, “Who Moves Our CPI” independently and revealed joint works including “Immigration Map for Elite”, “About Laws”, “Justify Love”. These short clips became a massive hit across Internet immediately. They made sharp and sarcastic remarks of the society, and promote the “scarce” common sense at the mean time, spreading truth with its unbearable weight in the time of great transformation.

骆轶航 Thomas Luo, 跨越美国硅谷和中国的科技媒体创业者

骆轶航是媒体和科技领域的创业者,跨越美国硅谷和中国。他创立了PingWest和PingEast,报道最尖端的科技公司和中美两国的创业公司, 致力于打造具有全球视野的科技媒体。在此之前,骆轶航任职于《第一财经周刊》驻硅谷记者,多年的一手报道经验以及敏锐的洞察力让他在收集多重复杂信息的同 时,总能发现事实背后的本真。作为一名天生的讲故事的人,他用充满力量的叙事方式和远见连接着中美两地的创业者、投资人和观察者们。骆轶航毕业于清华大学 人文学院。

Thomas Luo is an entrepreneur in media and technology, crossing over Silicon Valley and China. He founded PingWest and PingEast, covering the most cutting-edge tech companies and startups both in US and China, and constructing a Chinese tech media in a global mindset. Before this, he is Chief Correspondent in Silicon Valley for CBN Weekly. As a born storyteller, Thomas bridges among entrepreneurs, investors and observers between Silicon Valley and China with powerful narrative and bold visions. Thomas graduated from School of Humanities, Tsinghua University.

龙宇 Annabelle Long, 贝塔斯曼集团全球管理委员成员、贝塔斯曼中国掌门人

龙宇是贝塔斯曼集团全球管理委员成员、贝塔斯曼中国总部首席执行官、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本科学电子工程的她偶然进入媒体行业,成为优 秀的电视主持人和制作人。斯坦福大学商学院MBA毕业后加入贝塔斯曼。带领贝塔斯曼重新布局中国市场,其风险投资业务在中国关注初创至成长期的企业,投资 项目包括豆瓣、蘑菇街、创新工场等。2011年,她被任命为贝塔斯曼集团全球管理委员会成员,参与规划集团全球业务战略和发展以及企业文化建设,改写了欧 洲最大传媒集团近180年由白人男性全盘主导的历史,同年,她被推选为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被《第一财经周刊》评为2012中国合伙人50强。

Annabelle Long is a member of Bertelsmann Group Management Committee (GMC) , CEO of Bertelsmann China Corporate Center, who also leads Bertelsmann Asia Investments (BAI) as Managing Director. She holds a bachelor degree of Electronic Engineering but later became an excellent TV presenter and producer. After finishing her Stanford MBA program, she joined Bertelsmann and realigned its strategy in China. Under her steering, BAI currently invests in start-ups and fast
growing businesses in China with a portfolio including Douban, Mogujie and Innovation works, etc. In 2011, Annabelle had become a member of GMC, rewriting the Group’s history of being dominant by white males in past 180 years. Soon, Annabelle was named as Young Global Leader by World Economic Forum. She was elected by CBN Weekly as one of the 50 best investors in China in 2012.

 

Esri中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首席技术官

王昊是个地图控。曾在北京大学主修地理信息系统,毕业后一直从事地理信息化相关工作。2003年加入国际地理资讯巨头Esri, 在处理大量的空间信息需求过程中,形成了敏锐的技术视角和地图人文情怀——他用地图纪录足迹,观察世界,讲述故事。目前王昊在Esri中国担任副总裁、首 席技术官职务,负责技术策略的制定,参了天地图与数字城市解决方案,在线地图服务,地理商业智能平台等项目。

As a map obsessor, Wang Hao has been working in in geographic information field after graduating from Peking University with a GIS-related degree. In 2003, he joined Esri, the international geographic information giant. Immersed in massive space-related information accordingly, he gradually embraces a sharp technological perspective as well as a humanitarian mind with the map, which helps him record the footprint, observe the world and tell the story. Currently Wang serves as Vice President and CTO of Esri China,leading technology strategy and execution, and has been actively involved in Map world and digital city solution, online map service and geographic business intelligence platform, etc

史晶歆 Shi Jingxin, 舞者,歆舞界艺术总监

史晶歆是歆舞界-艺术实验室的艺术总监。她曾任第29届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导演组最年轻的导演,之后创建歆舞界-艺术实验室,揭开中国当代舞蹈与多媒 介融合尝试的序幕,并受邀参加世界各国的艺术节,主要作品包括《NOTHING IS REAL》、《圆明园》、《空城》、《记忆-时间-碎片》等。她曾师从法国编舞家苏珊•伯居和美国前卫剧场大师、纽约大学教授理查•谢克纳。史晶歆在北京 舞蹈学院编导系完成本科与研究生的学习,并留校任教至今。

Shi Jingxin is artistic director of XIN-ART-LAB. She was the youngest director of Beijing Olympic Games opening ceremony director group, and created XIN-ART-LAB afterward, opening a prelude to contemporary dance and multimedia convergence and being invited to numerous Art Festivals around the world, with major works including NOTHING IS REAL, Yuan Ming Yuan, Empty City, Memory-Time-Debris, etc. She was successively under tutelage of French choreographs Susan Buirge, as well as master of American Pioneer Drama, NYU tenured professor Richard Schechter. Shi received her bachelor master degree of Choreography from Beijing Dance Academy, and then stayed on to teach today.

困困 Kun Kun, 作家,纽约时报中文网文化版主编

纽约时报中文网文化版主编和作家。她的作品集中于文化领域,主要从事非虚构写作。困困的出版作品包括《上流女孩当如是》、《玩物尚志》和《不 上流,不下流》。她曾任《三联生活周刊》记者、《GQ智族》主笔,并在《时尚先生》、《周末画报》等报刊开有专栏。困困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和英国谢菲尔德 大学。

Kun Kun is a Writer and currently works at New York Times China, leading the newspaper’s Culture deck. Her writing focus on the field of culture, mainly engaged in non-fiction writing. Kun Kun’s published works include Upper-class girls went like this, Wan Wu Shang Zhi, Not the Upper-class, not the Lower-class. She was once journalist of Life Week, chief writer for GQ China, and had a column in Esquire China, Modern Weekly and other publications. She graduated from China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as well as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at UK.

Matt Hope, 改造自行车以对抗北京污染的英国艺术家

Matt Hope是现居北京的英国艺术家,曾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获得美术硕士。他在动态艺术和声音艺术上颇有造诣,他的作品曾在上海双年展、成都双年展等艺术盛 会展出。近年来,他多用大件的工业制品创作机电雕塑。他利用垃圾桶、头盔、呼吸面具等发明了一辆「会呼吸」的自行车,再度引发公众对北京空气污染的关注。

Matt Hope is a British artist residing in Beijing currently, earned his MFA a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He is known for elaborate kinetic art and sound art, and has works exhibited in Shanghai Biennial and Chengdu Biennial. He spent recent years combining industrial objects into electromechanical sculpture. He built a bike “Breath” combining various found objects, as an artistic and theoretical response to Beijing’s pollution problem.

 

 

张炜 Zhang Wei, 应用经济学系副教授,临床医学和卫生政策双博士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系副教授,院长助理;中欧医疗管理研究中心创办者。北京协和医学院临床医学和哈佛大学卫生政策双博士出身的他致力于 将医学和管理结合。他有丰富的医疗管理者的培训教育经验,曾执教哈佛商学院、INSEAD等多家国际商学院的高管培训课程。他也见证了中国医院管理者的高 速成长,他倾听院长们积极讨论创新和领导力,鼓励医生们接受管理教育掌控命运。在教学研究和价值再造中倾注对未来的情感,以真诚地面对医疗健康产业的巨大 变革和挑战。

Zhang Wei is associate professor of applied economics and the assistant of Dean in Guanghua School of Management, Peking University. He also founded the CEIBS Center of Health Care Policy and Management. Holding double Ph.D degrees from both Clinical Medicine in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and Health Policy in Harvard, he has devoted himself in integrating disciplines of both health care and business management. He has lectured in top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s including HBS and INSEAD. He has also witnessed the growth of Chinese hospital administrators, and encouraged doctors to steer their own destinies with management training. With authenticity and confidence towards the future challenges on health care industry, he is a pioneer in research and value recreation.

张帆 Zhang Fan, 单向街图书馆合伙创始人兼总经理

张帆是著名独立书店单向街图书馆合伙创始人兼总经理,7年来,他负责单向街的运营管理,和团队一起将单向街打造成这座浮躁城市里一处思想交流的自由 领地, 一个清新而独立的公共空间。同时他也是一名资深媒体人,曾先后供职于搜狐网,担任搜狐网新闻副总编;出任《经济观察报》要闻部、评论部副主编。现担任现代 传播集团数字媒体部门副出版人职务,并出任《彭博商业周刊》数字版副总编辑。

Zhang fan is the co-founder and CEO of One Way Street Library, the well-known independent bookstore in Beijing. In the past 7 years, He has been in charge of operation management and worked hard with his team to make One way street a free realm for brilliant minds as well as a fresh and independent public space in this fast-pacing city. He is also an media guru and worked as associate chief editor at Sohu.com and Economic Observer. Now he is the associate publisher of Modern Media Digital Department and the associate chief editor at Bloomberg Businessweek Digital section.

韩松 Han Song, 中国当代著名科幻作家,新华社记者

中国当代著名科幻作家,新华社记者。曾任《瞭望东方周刊》杂志执行总编等职。他曾获得全球华人科幻小说首次征文大奖,和多次中国科幻银河奖,中国科 幻文艺奖等。他的作品以诡异隐喻的文风见长,多写反乌托邦科幻,在科幻界和读者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美国《新闻周刊》描述说他「白天作为一名记者为新华社 工作,晚上写作黑色而寓意深长的小说」。他视科幻为明天的新闻,以超现实的方式为他观察到的当代中国披上了一层科幻和荒诞的外衣。代表作有《红星照耀美 国》《宇宙墓碑》《红色海洋》《地铁》等。

Han Song is a journalist of Xinhua News Agency and previously worked as executive editor of Oriental Outlook. He is also a part-time sci-fi writer and a six-time winner of Chinese Sci-fi Galaxy Award. Depicted by Newsweek as “working daytime as a journalist for the state-run Xinhua News Agency and spending night crafting dark, allegorical vignettes”. Han Song is distinguished by his unique view of sci-fi and uncanny style of writing. His works include Red Star Over America, Gravestone of the Universe, Red Ocean, and Subway, etc.

西藏盲人乐手和其他多民族非盲人组成的新型乐队
A music band comprised of Tibetan blind and multi-ethnic sighted to experiment blended music.

初地乐队由西藏盲人乐手和其他多民族非盲人乐手共同创作演出,整合包括藏族音乐在内的各种传统民族音乐和现代音乐的多种元素,旨在以娱乐的心态发现 和体验音乐的各种美。 乐队成员包括:鼓手沈根明,曾经是跨国企业的中国首席代表,先后在欧美澳研修法哲学多年,私人图书馆容亦斋馆主。来自拉萨的藏族盲人女歌手玉贞,来自日喀 则的扎木年乐手乌珠和他的三名盲人学生,来自北京玛吉阿米藏餐厅的青海藏族歌手根贡,以及荣获多项国际大奖的专业音乐家张欣,周萌萌和赵金阳。

PURELAND band is comprised of Tibetan blind and multi-ethnic sighted to “SEE” the beauty of music, distinguished by blending experimentally traditional folk genre and modern elements. Members include: Shen Genming, owner of the private library Scent of Book and a jurisprudent drifting across 4 continents, previous Chief Representative of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 Yu Zhen, a blind singer from Lhasa; Wu Zhu, a blind Tibetan six-string guitar player from Shigatse and his three blind students; Gen Gong, Tibetan resident singer at Makye-ame restaurant from Qinghai Province; as well as Zhang Xin, Zhou Mengmeng and Zhao Jinyang, professional musicians with numerous international award records.

 ———————————————————————-

【观众报名】
TEDxFactory798 2013年度大会「时代精神」现已开放报名,请访问官方观众报名网站:
请登陆http://www.sojump.com/m/2362631.aspx进行报名。
本次活动免费。由于座位有限,我们可能无法接受所有报名的观众,请以您收到的活动邀请函作为参加本次活动的唯一凭证。您填写的报名表是我们筛选观众的重要依据,请您认真对待.

【特别说明】

因为保障现场秩序和防止报名不来占用名额现象出现,本次活动将采取申请订票制,有意参与者需进入报名网址,填写相关报名表,经登记审核后,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本次活动费用免费,资料填写越详细,越有机会获得活动名额。
本次活动不提供同声传译,拒绝空降。

报名截止日期: 2013年5月8日24点
邀请函发出时间:2013年5月10日24点前

主页:http://tedxfactory798.com/
微博:http://weibo.com/tedxfactory798

志愿者访谈之:TEDxTheGardenBridge策展人王烨

她,很白很瘦,看起来很柔弱。但,她,王烨,绝不是一个弱女子。

了解过她正在运营的TEDxTheGardenbridge 以及她正在做的采访计划,我曾一度以为这会是一个很强势的“女强人”。然而三小时的聊天,在我心中,她确实是一个女“强”人,但她的强不是来自气场上的强势,而是来自其内心的一种对自我很清晰的判断和自信。

她让我想起英国当代诗人Siegfried Sassoon的一句诗: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世人对此句有诸多的理解,而在此,我愿意理解为对女性力量的形象比喻。

如诗所描述,王烨既有女性温柔的一面,更有不差于男性的刚强一面。刚柔并济,当时女性独特的力量。

The path to the Gardenbridge

她是女权主义么?No,至少从一开始她就没有这么给自己定义过。只是冥冥之中似有安排,让王烨成为一个较为独立的女性。

2000年,追随自己文学偶像张爱玲,王烨在中考时,带着对张爱玲的崇拜以及对女校的好奇,选择报考张爱玲的母校——圣玛利亚女子中学,现为第三女子中学。王烨从未想到,这个选择,竟对自己日后的独立精神有如此大的影响。

圣玛利亚女子中学对女性的培养与综合性学校并不一样。一方面,客观上来说,在这个学校里,因为没有男性同辈的存在,大家对自我的判断极少出现诸如:“我是女生,所以不如男生”的想法。另一方面,学校以“IACE(Independent, Ability, Care, Elegance)”为校训,有意识地培养女性的独立精神,鼓励女性自己去克服生活学习上的困难。正如王烨所说,在体育课上,综合性中学的女生往往会躲在树阴下休息,或是站在篮球场外为男生加油,而这种现象在她们女中是几乎不存在的。

大概是圣玛利亚女子中学的这段经历,让王烨不曾怀疑过自己,她相信女性并不比男性差,女性也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也应该去追求事业。

敢于追求的她高中毕业后,凭借优异的成绩进入香港中文大学修读工商管理专业。香港推崇西方教育,而西方教育鼓励学生的主动性,让一直沉浸在中国填鸭式被动教育的她深有感触,她深刻地意识到,读书不再是围绕着教材去努力,读书当从自我需求出发,发现自己所喜欢的,选择自己所喜欢的,争取自己所喜欢的,这才是读书。而这种在学习上的自主选择意识,亦启蒙了她日后在生活工作中的选择。

毕业,回到上海,她选择了咨询管理工作,而也正是进入了社会,她才开始真正地意识到社会对女性的弱化作用。纵使现在,工作已经近5年,换了3份工作,但无论在哪里,她发现,整个社会,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在低估女性,弱化女性的力量。

在第一份工作中她遇到,因为自己皮肤天生白皙,看起来没有什么血色,为此招致经理的“怀疑”:“你脸色看起来好苍白,这样的工作强度吃得消吗?”;在大型外资企业里她也看到许多高层聚会都极少邀请女性参加;这些都让她切实体会到社会上对女性故意或无意的排挤怀疑是多么普遍存在。

事实上,正如Facebook 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在TED演讲《为什么女性领导那么少》中所提到:“我们虽然没有生活在像父辈这一代生活的时代中,女性在职业选择上更加自由,但在全球,女性还没有达到任何职业的高层位置。”

当然,女性没有达到任何职业的高层位置,除了社会对女性正面的排挤外,更有社会对女性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女性总是被赋予:弱势、需要被照顾、不应该太有事业心等诸如此类的标签,自小就被教导“女子无才便是德”。而这种“弱势教育”,让女性对自己不自信,进而导致其对未来的焦虑和不安。正如王烨所说,她发现,身边很多女性都处在极度焦虑中,各个年龄有各自的忧虑:有的想结婚,愁着没有对象;有的有男友,但却羡慕着别人男友更优秀;有的已经结婚,但生活却没有想象中那样安稳——房子,车子,孩子,家务,婆媳关系等等,依旧有太多悬而未决的事情等待被解决。这些忧虑和烦恼,足以占据一个普通女性的绝大部分精力和注意力,使得她们极少考虑自己在事业上的发展。况且,父母不都是这么教育女儿的么:“女孩子要那么厉害做什么?太厉害了没人要!”

8223327205_d97574f5db_z

 

TEDx TheGardenBridge

“人生的价值在于什么?我是谁?我的价值应该由谁如何判断?”——生活工作中的种种对女性不公平现象和经历,让王烨开始反思,作为一个女性,她的价值该如何去评判?——依赖于他们的评价?亦或是遵从自我的感觉?

内心的迷茫与迷惑,引导王烨开始大量阅读书籍。

09年,王烨加入TEDtoChina社区,并成为一名专栏作者。TEDtoChina的志愿者工作,给了王烨行动的信心。在TEDtoChina的志愿者工作里,王烨除了写稿件,还积极参与线下沙龙的筹备工作。小至十几人,大至四百多人的沙龙,她都组织筹办过。最锻炼人的一次是组织一场400人次的人机交互沙龙。利用下班后的两周准备时间,凭借个人对于活动的理解,迅速了解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寻找演讲者···沙龙的顺利开展,给予王烨极大地鼓舞——原来自己可以做的比想象得都多。

在TEDtoChina的志愿者工作中,她有幸了解到诸如阴道独白等关注女性的项目,这些项目启蒙她第一次如此真实地肯定自我——包括身体和心理,也让她明白,人的价值,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其价值大小不在于别人赋予的评价和头衔,而在于自己对自我的判断。同时,借助TEDtoChina这个平台,她更深入地了解到现代女性在社会中遇到的困境,及现代女性呈现的通病。她发现,女性,太缺少鼓励去促使她们追求自己的梦想,太缺少榜样去激励她们踏出实践的那一步,太缺少一个平台去展示自己。

“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到我们女性自己么?”一个声音在王烨心中不断萦绕。

“以女性话题举办TED活动,邀请女性作为演讲嘉宾,给女性创造一个舞台!”另一个声音回答道。

想到做到,行动派的王烨想到就做,以TEDxTheGardenBridge的名义开始了她的女性启蒙事业。一场“妳的幸福由谁定义”接着一场 “百花齐放”,她希望透过TEDx的舞台,让每一个女性都自信地寻找和绽放自己,无论是什么颜色或姿态,让世界成为百花齐放的花园。

8226063891_8bdbc64d92_z

 

Over the GardenBridge

TEDx TheGardenbridge 不是王烨的女性启蒙事业的终点,而是一个起点。她发现,但是以演讲的方式去传播女性故事和女性自主意识是远远不够的,许多女性参加时很有感触,但离开会场或者再过一段时间,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该怎么办呢?

王烨想起了自己擅长的东西——写作。是的,那就写书吧——采访50位女性 ,把她们的故事写下来,传播出去——让更多的姐妹看到,其实作为女性,我们的选择还有很多,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我们应该多走出去,去尝试,去体会。

未来两年,王烨将坚持这个采访计划。期待这一本采访录的到来!

眼中的自己

为自己的眼中,王烨认为可以用下面三个词来描述自己:

好奇心:她愿意一直以开放的心态去了解不同的文化,了解不同的女性,了解她们正在做的各种事情;

分享:她愿意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思考,以过来人的身份为处于迷茫期的女性提供帮助;

勇于实践:想到就做,不拖延。

Rethink

自加入TEDtoChina开始,王烨便开始了她的社会创新公益之旅。从TEDtoChina到TEDxGardenbridge,再到现在的女性采访计划,王烨几乎将自己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在这一事业上。

和很多的Change maker遇到的问题一样,父母对她做的事情并不太了解,但王烨并没有急于去解释,而是希望通过实践,做出一些成果,让父母看到进而放心。不必去勉强他们接受自己做的事情,也不必勉强他们全然理解自己做的事情,但求父母不必为自己的选择担忧。

有人说,投身社会创新公益很累。的确如此,但选择做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做,更不是所谓的“富二代不愁吃不愁穿,所以没事找事做”。做社会创新公益的人,大多是普通人,需要工作,也有生活的压力。这几年,王烨一边工作,一边忙碌自己的社会创新公益。虽然她投入了很多精力,效果并不太明显,但王烨也意识到,很多事情不能以量化来衡量回报,有时候他人的些许回应就是对自己所做之事的最大的反馈。

王烨说,虽然年龄不小,但她没有所谓的焦虑感。相反,她有足够的安全感去信赖自己,相信自己可以创不同,相信自己可以达到目标。因为自己是真正地、一步一步在实践,她感受到自己在实践中的成长,更感受到自己与日俱增的正能量。

转载自 CAPEChina 采访者:小昱

恐怖组织招募新手的5步骤

巴基斯坦裔纪录片工作者夏明·欧白德·奇诺是奥斯卡奖获得者,她在2010年以纪录片“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孩子们”(Pakistan: Children of the Taliban)赢得艾美奖,这是她在TED演讲的一个话题:恐怖分子如何说服孩子成为一名人体炸弹。

chinoy

 

恐怖袭击试图摧垮人们的信念,而使用儿童作为人体炸弹则是这个噩梦最令人发指的时刻。

这个演讲短小,但震憾心灵,她说恐怖分子培养新人的手段有以下几个步骤:

1.获得贫苦阶层支持,将孩子纳入到自己的教育体系;
2.思想灌输:禁止孩子读报、听广播和接触其他资讯;
3.学习憎恨:从小培养憎恨式教育;
4.鼓励奉献:殉教和牺牲者是光荣的英雄;
5.使之愤怒:妖魔化的宣传


视频中提及这套模式的五个步骤,无一不是针对人性而设计的,失去自由、自主的人性是虚弱的,而当你看到这个愚民、洗脑的过程是否会不寒而栗??

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是最卑鄙的懦夫行径,这个时候往往也能彰显人性的光辉。我们看到无论是波士顿还是伊拉克,当恐怖袭击发生后,在现场救助的不仅仅是警察,更有路人和平民。尤其此次波士顿有很多现场媒体,我们能看到志愿者、运动员、路人纷纷出手互相援助,尤其网络的声音,在Facebook, twitter, instagram上很多善良的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比如,短短几小时数千户附近居民就在网络上自发填表,形成一份愿意提供住处的列表。

当你看到恐怖袭击、看到有组织的迫害,当你看暴力、愚顽、偏狭、或者性别地域歧视、厌恶、仇恨、无知……,直视它们,在心中有个信念:善良的人们比你们多得多。

作者 @Lawrence治钧   Executive Director @TEDtoChina

清明再思:I want__ before I die

Candy Chang居住在新奥尔良市。她把她社区里的一栋废弃房屋改造成一块巨大的黑板。她在这块黑板上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在死之前,我 想……”邻居们则填上了各种或是惊奇、或是辛酸、亦或是风趣的答案。这块巨型黑板则成为他们社区里的一块明镜。下面是其演讲的部分内容,希望能在清明节提醒大家思考。

Candy-Chang

我住在新奥尔良,2009年,我失去了一个我挚爱的人,她的名字叫琼,她就像我的母亲一样,她死得很突然,没有人预料到,然后我思考了很多关于死亡的事,这件事让我对自己拥有的时光怀着深切敬意,并且促使我思考生命——有真正意义的东西。但我却很难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这种心态,我觉得人们太容易被日复一日的琐碎困住,而忘记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

我在一些朋友帮助下把一个房子一面墙做成了一个巨型黑板,我在上面写满了同一道填空题 “在死之前,我想??” 所以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可以捡起一根粉笔,在公共场合里留下一些他们人生的痕迹,来分享他们内心深处的愿望。我并不知道该从这个实验里期待些什么,但是第二天,整个墙壁都被填满了,而且不断有人添加新的答案,比如:“在死之前,我想为我的海盗行为接受审判”, “在死之前,我想跨过国际日期变更线” “在死之前,我想在上百万的观众面前唱歌” “在死之前,我想种一棵树” “在死之前,我想过隐居的生活” “在死之前,我想再抱她一次” “在死之前,我想成为某个人的骑士” “在死之前,我想要做完全真实的自己”。

before-i-die-3-copy

我们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两样东西,一个是时间,还有一个是与他人的联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努力坚持自我,铭记人生的短暂与生命的脆弱变得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重要。 我们总是没有勇气谈论死亡,甚至没有勇气去思考死亡,但是我意识到,为死亡做心理准备是我们能够做到的最有力的事情之一——思考死亡能够让你对自己的人生有更清醒的认识。

公共空间可以更好的体现到底什么对我们是真正重要的,无论是对个人来说或者对于整个社区来说,有了更多的方式来分享我们的希望、恐惧和经历,我们身边的人不仅能够帮助我们创造更美好的地方 更帮助我们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这个TED演讲我在TEDtoChina上发布了若干次,每次都能引起大家的热议,但然后呐?然后就是又回到日复一日的琐碎事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也列出一些微博网友的评论:

剪刀手庄庄不知道不知道,我竟然回答不出来

Cherished0以前就有说过我要是得了绝症了会怎么办吧。哈哈,那时候就说果断跟家人朋友道别,借些钱就走起,先去你去过的地方,感受你当时的感觉。然后一起去新的地方。

@ConquerUrself:Before I die I want to,更全面更真实地感受这个世界,并为它做一件小事

minimichele:To be with my family

Kay大树微博达人:死亡是每个时代的人都在探讨的课题,看完这段演讲,让我想到可以换一个单词,然后我们这么问问目前的(工作中)自己。

画下天籁微博达人:生命中最想做的是什么呢?年纪不同追求不一,我看到评论里有人说,小时候放学会路过一家香气四溢的面包店,于是那时的他就在想:“Before I die, I want to 吃很多面包。”哈哈!小梦想也有大意义呀!在生命终结前,完满自己想做的那些部分吧!

QTLeung微博达人:I want to realize the dream deep inside my heart since I was just a little kid.

Glory加多寶died after my parent/

我是未来的riziBefore I die, I want to be completely myself/

一起去旅行Joybefore i die. i want to travel all around the world

@此女人是小女人: 刚开始看到这题目的时候还真没想出来。 Before I die,I want to cherish the time..

PengulineBefore I die, I want to see everyone living with dignity.

请叫我每日C是个非常爱命的人,但是又不害怕死亡。那里有我想念的人。活着,是不愿爱我的人伤心绝望。死去,大概才真是种解脱

SshanFind my lover

… … ….

我翻遍差不过1000条转发和评论,有不同答案,但没有人说我要成为千万富豪之类的,那为什么等大家一开始生活就停止了思考?

您想好您的答案了吗?请分享给其他人。

作者微博:Lawrence治钧 Twitter:Lawrenceyeah

打破自杀生还者的沉默

JD Schramm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沟通专家和企业家,在史丹佛商学院担任管理课程讲师,教导有效沟通方面的理论和实践课程。在史丹佛大学,他领导开发并推出掌握沟通机制的课程,帮助商学研究所学生增进谈话和写作方面的掌握能力。

他说,“我藉着建立人与人之间的桥梁、启发伟大的志向、激励心灵的成长及对生命的热情,勉励自己与他人构筑梦想。”

JD Schramm

即便如此睿智的一位职业人士,仍然会有想不开的时候,他在TED Active的活动上分享了一个特别的故事:

从外表看来,约翰各方面都很顺利。他刚刚签了一个合约,以6位数价格卖掉了他在纽约仅仅买了五年的公寓;他硕士毕业的母校才刚提供他一份教职,这份教职不仅意味着一份薪水,也代表多年来头一次福利。然而,即使所有事情看起来都很顺利,约翰仍然在挣扎中,与他的成瘾和无法挣脱的忧郁斗争。

2003年6月11日夜晚,他爬上了曼哈顿大桥栏杆的边缘,纵身一跃,跳入了变化莫测的河水中。奇怪的是,不,奇迹般的是,他生还了。这一跳摔碎了他的右臂,使他所有肋骨都断了,还刺穿了他的肺。他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地漂流着,沿着东河向下漂流,穿过布鲁克林大桥,进入了Staten岛渡轮的水道。渡轮上的乘客听见他痛苦的叫喊,通知了船长,船长通知了海岸警卫队,警卫队把约翰打捞上来,送到Bellevue医院。

事实上,这正是故事的开始。因为当约翰决心重新开始他的生活之后,先是身体上,然后是情感上,接着是精神上,他发现很难找到能帮助像他这样尝试过自杀的人的资源。

研究显示,在试图自杀的20个人中,19个会失败;但这些失败的人,第二次尝试的时候,成功的可能性是前次的37倍。这些人毫无疑问是处于风险中的人群,能帮助他们的资源极少。这么一来,当这些人试图重新开始人生的时候,因为对于自杀的忌讳,我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大多时候我们对这件事只字不提,这使得像约翰这样的人更加陷入一种孤立无援的情况。

我对约翰的故事非常了解,因为我就是这个约翰,今天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起我曾经历的这段经历。在2006年失去一位亲爱的老师,及去年失去一位好友,都是因为自杀的缘故之后,还有去年参加TEDActive会议的鼓励,使我意识到,我必须从沉默中走出来,突破我自己的忌讳,来谈论这个值得传播的观点。那就是这些做出艰难决定,开始重新生活的人们,需要更多的支持资源以及我们的帮助。

就像Trevor计划(致力于同性恋、双性恋、变性者等自杀防治的照护计划)所说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好,一切都会越变越好。今天我选择站起来分享,就是为了鼓励你们,敦促你们。如果你曾经考虑过,或尝试过自杀,或你认识尝试这么做的人,不妨谈谈这个问题,寻求帮助。这是一个值得进行的对话,一个值得散播的观点。

结语:维基百科的自杀率,显示中国的自杀率排名在近年来攀升相当高。

这是一群高危人士,但往往得不到足够帮助,如果有谁正试图自杀,请说出来,说给家人、同学、朋友、甚至不妨说给陌生人,或者“主页钧”,从心理和精神上寻求帮助,在他/她周围的人不要沉默,这会孤立他们,在关键时刻,唯有周边的帮助,才能让他们重获新生。

作者微博:@Lawrence治钧

Dan Pallotta:我们对慈善的理解大错特错

关于Dan Pallotta

Dan Pallotta今年才42岁,可是似乎已经经历过几个人生了——歌手、作家、创业家、人道主义活动家。如果你还不熟悉他,这么说吧,这个人神奇地集“离经叛道“的行为和深切的人性关怀为一身,不按常理出牌,不被很多人认可,可是他交出的成绩单,又不得不让很多人佩服。

20年前,还在哈佛大学上学时,他就组织了35个学生,骑自行车横穿美国大陆,为乐施会筹款8万美元;后来他首创了以”挑战自我,为善因筹款“为核心的系列活动,如为支持乳腺癌研究,60英里3日暴走(近100公里),为支持艾滋病治疗的骑行活动等,参与者们一边挑战自己的体力极限,一边为他们所支持的善因筹款。在短短9年之间,他的公司通过这些活动,为非营利机构筹集了近6亿美元的非限定性捐款。通过事件活动营销,进行慈善募款并不新鲜,但Dan Pallotta借助高超的营销和运营,以及对参与者心态的精准把握,把参与者的数量、体验和募款的战绩,都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的公司,Pallotta Teamworks是个专门为非营利机构筹款的营利性公司;2002年,他们正处于巅峰时,被爆公司的运营成本高达40%,而他们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募集款项,而他个人也因为领取约35万美元的薪酬,成为众矢之的。赞助商、客户扛不住压力,急流撤出。他的公司,一夜倒闭,声名俱裂。他并没有一蹶不振,2004年成立了新公司Advertising for Humanity,东山再起。他的这些经历被收入哈佛商学院案例,而他本人也是哈佛商业评论网撰写博客专栏。

2013年TED年会上的演讲

Pallotta很早就开始用商业方式去达成非营利机构的目标。时隔多年,慈善资本主义这样的词听起来似乎已经没那么刺耳了。可是,在刚结束的2013年TED大会上,Dan Pallotta的18分钟,依然有语惊四座之效:我们一直被灌输、一直很推崇的那些慈善观念,其实是大错特错!这些观念,对于慈善事业的发展,百害无益!

庞大的社会问题与弱小的非营利部门

Dan先抛出一个问题,商业领域创造的财富和实现的创新大举推进了人类进步,现在还有不少人鼓吹商业和政府部门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有社会企业来接手了。2013.03.20-Percentage-of-GDP

那么,非营利部门究竟有没有意义? 答案是肯定的,理由有二: 无论经济怎么发展,无论出于怎样的原因,总有10%甚至更多的人,是被排挤在社会财富之外,没法保证基本的生活;同时,即使是社会企业,它仍然是需要市场的。而事实是,很多生活的品质和生命的期望,根本没法完全用金钱量化或者通过商品来实现的。他用残疾人的需求来举例,除了基本生活,他们还期望得到欢乐,得到同情,得到关爱。这些正是慈善存在的意义,也是非营利部门不可或缺的原因。

那既然如此,非营利部门的现状又如何呢?捐款规模小得可怜,只占到GDP的2%,而更要命的是,这个2%的“市场份额”,40年没变过;再看很多投入多年、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社会问题,譬如乳腺癌的研究、消除贫困,究竟改善了多少呢? 一边是势不可挡的社会问题,一边是弱不禁风的非营利部门,实在很可悲。

观念桎梏5宗罪

 为什么商业领域轰轰烈烈蓬蓬勃勃,而非营利部门作为一个独立部门存在这么久,却一直”停滞不前“呢? Dan一针见血的指出,目前的现状,是我们陈旧(甚至可以说虚伪的)观念一手造成的,我们习惯用双重标准来看待商业部门和非营利部门。这些双重标准体现在5个方面:

一、薪酬:

商业部门的信条是,你创造的价值越大,那你就挣得越多,而这一段,在非营利部门却是不可行的。你向青少年售卖暴力游戏挣个5000万美元,没人会拦你,而且你还会荣登”连线“杂志的封面;而在非营利部门,如果你的机构在帮助疟疾患儿,你想要挣个50万,想得美,等着被骂成”寄生虫“吧。

2013.03.20-Compensation-Gap

这种观点,表面看来充满道义;事实上危害非常严重。商业部门和非营利部门收入的差别不是一点点大。商业周刊曾经做过一个调查,斯坦福商学院MBA,毕业10年后,平均年龄38岁,平均年薪(含奖金)40万美元,相比之下,一个医疗健康领域非营利组织的CEO ,只能挣到23万,而一个致力于减少饥饿的非营利组织的CEO,挣得更少,只有8万。很多人愿意为自己热衷的公益事业做贡献,可是有多少人能够或者愿意年复一年地承担如此巨大的经济牺牲呢?而颇具嘲讽意义的是,这些高薪的企业高管,每年即使拿出10万捐赠给非营利组织,享受5万税收优惠后,他们每年还能比非营利机构的CEO多挣25万,而且还能落个”慈善家“的美名,堂堂皇皇的进入非营利组织的理事会,大摇大摆的指挥那些苦命的CEO。有了如此名利双收的好事,那些聪明无比、原本可以为改变这个世界做出极大贡献的人,当然会蜂拥至商业部门,你还指望非营利部门能壮大?

二、广告和营销:

在商业部门,广告促销是天经地义,市场推广费用,没有最多,只有更多;而在非营利部门,捐款怎么可以用来做广告呢? 没门!(除非有公司愿意免费做广告!)那么是不是非营利部门做营销本来就没必要呢?绝非如此!Dan以自己筹划的AIDS为例,5年里,18万余人参与,共募集了近6亿美元。他们能够触及这么多人群,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强大的广告攻势,他们在纽约时报、波士顿环球报登整版,在电台、电视台黄金时段大肆做广告。Dan问,试想一下,如果你就只是在洗衣房散个小传单发个小广告,能召集到多少人呢?连“市场”都不让做,怎么能指望非营利机构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呢?

三、为创收的新创想承担风险

如果迪斯尼砸下2亿美金拍个电影,打了水漂,没人会上告到司法部;可是,如果你的社区贫民百万募款活动,在12个月内没有产生75%的”收益“,你连人品都会被质疑。与其做得越多,错得越狠,大家都墨守成规,没人愿意尝试募款新方式。你扼杀创新时,也扼杀了新的募款渠道,也遏制了机构乃至整个部门的成长。

四、时间:

亚马逊(Amazon)成立后,6年没有盈利,可是投资者们也舍得着眼长远,等他们一步步构建基础设施,打好基础;在非营利部门,想要花6年时间去创建一个大梦想?等着上十字架吧。

五、盈利:

资本有追逐利润的天性,而非营利部门的盈利,不能用于分红,直接影响就是没有资本愿意来投入,没法实现资本流转增值的滚雪球效应。商业领域能轻松锁定万亿资本,扩张发展,而非营利部门却是渴求资本而不可得。

总而言之,由于这些观念上的桎梏,非营利部门吸引不了优秀人才,无法利用市场手段进行推广宣传,吸引新”客户“,不敢进行新尝试,没有时间去打基础去犯错误,也没有交易市场来扩大资本规模,就这样的状况,你还指望非营利部门能有怎样的发展? 数据说话吧。1970-2009之间的30年里,年收入翻越5000万美元的企业有46,136家;非营利机构?区区可数的144家。

2013.03.20-50-million-revenue-barrier

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创新?

商业领域革新不断,这些保守而矛盾的思想从何而来呢? Dan把它归咎于新教徒的传统。400年前,当新教徒远涉大西洋,来到这片新大陆,一方面他们想要实现其宗教理想,另一方面,他们又迫切希望在这块新大陆上创造积累新财富。于是这构成了一组矛盾,钱赚的越多,罪孽就越深重,于是行善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一种忏悔的方式。既然是因为”赚钱“而生的忏悔,那怎么还能让慈善继续”赚钱“呢?

在这种思想的引导下,他们关注善款里究竟有多少比例是“直接做了善事”,也因此对运营费用产生了很大的误解,甚至对非营利机构的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很多人把”支持善业“和运营支出二分对立,如果运营支出多了,那么支持善业的资金就少了,因此运营支出是负面的。由此,很多机构不得不尽量压低运营费用,而这是以机构发展为代价的。事实上,我们应该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待运营支出。如果运营支出,能够帮助非营利机构把饼做得更大,吸引更多的资金,那不是更好吗?募款费用是绝好的例子,因为募款支出有极大潜力实现直接增收。以他自己的经历为例,他们以5万美元作为风险资本,启动”为艾滋骑行“的募款活动,9年里,在扣除一切募款支出后,他们一共募集了1亿零8百万美元,让启动资本翻了1982倍;而在为乳腺癌研究进行的募款活动中,短短5年里,他们让35万美元的筹款费用翻了554倍,募集了近2亿美元。Dan随之问了一个非常有力度的问题:如果你是一个真心关注乳腺癌问题的慈善家,你是会找来全世界最好的研究专家,给她35万美元做研究,还是给她的筹款部门35万美元,让他们把它变为1亿9千4百万美元,让这个专家全心做研究?

大家习惯性认为筹款费用不能超过预算的5%,一旦破了5%的界,好像这个机构问题就大了。Dan曾经处在这个问题的暴风眼中,有过切身之痛。2002年,他的公司正在巅峰,一年就募集了7100万美元;而同时,他们也被盯上,被指责运营费用高达40%,追求扩张,过于费力去取悦客户,片面追求活动的新奇刺激感。他的客户顶不住压力,终止了合同,他的公司一夜倒闭。随后,他的客户延续类似的活动,而募款规模却直线下降了84%。

2013.03.20-Overhead-low Dan认为,这种做法是用道德绑架了俭省。大家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整个的饼有多大? 一个是运营支出只有5%,收入只有71元的烘焙义卖活动,一个是运营支出占40%, 营收却高达7100万的企业,你觉得哪个的贡献大?

反思过往,Dan倡议,现在是重新检省先人遗产和过失的时候了,是该考虑我们应该为后人留下什么遗产的时候了。他很形象的说,当我们这一代退去的时候,我们的墓志铭不该是”我们为慈善机构省了很多运营支出!“ ,而应该是,”我们改变了这个世界!“

Dan最后总结道,如果我们能有勇气和胸怀改变这些观念,发展出一个壮大的非营利部门,发挥它的真正作用,这才是真正的社会创新。

后记

Dan Pallotta的观点,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作者在商学院就读时,他曾作为嘉宾,来到我们的课堂上。即使在波士顿这样一个以开放闻名的城市,即使是一群年轻而激进的MBA学生,在课后,仍然有不少同学摇头。我们曾有过一番小范围的热烈争论。最后,起初站反方的同学开始承认他的观点在本质上其实并非不能接受,可是他的行为太极端,触痛了很多人的心理底线。

Dan Pallotta的这些观点,在他2010年出版的Uncharitable一书里,有很详细的阐述,其中专门有一章讲述运营成本。国内受”零成本“怪圈困扰的同志们,也许能在他的辩驳中,找到些启发。2012年底,Dan Pallotta出了一本新书,Charity Case,也可学习。

原文转自:善天下 http://www.gpcommon.org/ch/?p=124 编者引用时有若干字符改动。微博:善天下-G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