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TED周边

TED讲者海选上海站正式开放报名!

前面我们报道TED讲者海选的消息。从3月9号开始,TED讲者海选上海站的报名正式开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这里进行在线报名(3月9号-29号期间接受报名)。详细的报名方法请浏览这个PDF文档

希望报名参加这次讲者海选的朋友需要上传一个1分钟的短片介绍你自己(最好是用英文,或者中文配英文翻译),并且最好能把自己在其他场合做演讲或表演的视频链接也贴到报名表上,这样可以让评委更好的认识你。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假如获选参加海选,那么你最多只有6分钟的时间来做演讲(TED甚至鼓励你用更短的时间来演讲,称这样可以提升你获得通过的概率)。6分钟可以讲些什么东西?我们不妨看看那些在TED舞台上演讲过的人是怎么利用他们的6分钟的吧:

诗人Rives讲述符号的故事

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重新发明数学教育

在室内种空气!

TED 2012 大会报道

2012年度的TED大会已经于今天凌晨在美国加州的长滩市拉开了帷幕,让我们跟随TED现场摄影师的镜头,近距离感受TED大会吧。

咱们先看看刚刚结束的第一天演讲现场的一些照片吧:

当代著名物理学家、科普作家Brian Greene的开场演讲:

万众瞩目:

TED大会策展人/主持人Chris Anderson:

X 大奖(X Prize)创办人Peter Diamandis的讲为何我们需要乐观的精神(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先看看他之前做过的一个TED演讲):

在主会场透过大屏幕看TEDActive卫星分会场:

还有现场乐队表演:

 

再送上几组来自TEDActive卫星分会场的照片。

这是TEDActive会场一角:

再来一张:

另一个角度:

当然少不了聚精会神的听众:

还有就是在沙漠上举行的TEDx workshop!

现场有来自全球各地的TEDx故事和经验分享,其中包括有来自TEDxNanjing的分享:

此外,现场还有一些公共艺术装置的展示。例如这个由TED Fellow Candy Chang做的装置:

未来几天我们将持续为您带来TED2012年度大会的最新报道,也欢迎关注我们的微博 @TEDtoChina 以及由TED官方发布的来自第一线的会议直播: @TEDNews

(所有图片皆来自于TED官方的Flickr相册。)

TED 讲者全球海选

不知大家是否看过Chris Anderson在2010的TEDGlobal大会上的那个演讲

在这个演讲里,Chris Anderson讲到了基于互联网传播的视频如何促进了更多草根创新的问题。而正是互联网本身的开放和包容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就如TED的媒体总监June Cohen在2011年的SXSW会议上的一个主题演讲里所说,TED成功的秘密就在于TED敢于公开自己的秘密

radical openness
(图片来源:ogilvy notes)

从单纯的科技、娱乐、设计这几个领域,到后来的几乎拓展到所有人文、社会和科学领域;从单纯的美国讲者到更多元化的讲者——TED在开放它的舞台方面已经走得很前了。甚至现在走上TED的舞台去做演讲的大部分是新面孔,也许《The Power of Pull》作者John Seely Brown说的对,创新的确更多的是来自于社会或机构的边缘

为了寻找到更多来自世界边远的角落的创新故事,TED总部决定,2013年的TED大会要面向全球海选讲者!

TED2013

从3月开始,TED官方将在全球六大洲十四个城市举办TED讲者海选活动(TEDAuditions),借此征集全球各地最优秀的讲者。这十四个城市分别是:阿姆斯特丹(荷兰)、班加罗尔(印度)、多哈(卡塔尔)、约翰内斯堡(南非)、伦敦(英国)、内罗毕(肯尼亚)、纽约(美国)、圣保罗(巴西)、首尔(韩国)、上海(中国)、悉尼(澳洲)、东京(日本)、突尼斯市(突尼斯共和国)、温哥华(加拿大)。任何未曾在TED大会上演讲过,并且符合TED所列出的讲者要求的人,都可以报名参加讲者海选。每个地方会有30人入选成为试讲选手,最终将会从全球14场试讲活动里挑选出约30-40位讲者,成为2013年度的TED大会讲者。

什么人会符合TED对讲者的要求呢?

假如你是:

+ 发明家,你有一个非常棒的发明;
+ 教师,你可以用非常棒的方式进行授课;
+ 年幼的天才,你有很好的某种技能,正在爆发;
+ 艺术家,你可以用非常吸引人的方式去展示你的作品,而不仅仅是介绍它!
+ 表演者,音乐、舞蹈、戏剧都可以,甚至是一些我们完全没有看过的东西也行!
+ 智者,你有过不寻常的人生经历,别人可以从你身上学到些东西;
+ 热情洋溢的人,你对你所做的事情充满了十二分的热情,并且还能以此感染其他人;
+ 促变者(changemaker),你正在做一些令世界变得更好的事情;
+ 故事讲述者(storyteller),你可以非常生动的跟别人分享一个故事;
+ 灵感促发者(the spark),你有一个非常震撼的想法,很值得传播;

假如你认为你符合上面任意一点,你都有机会成为这次TEDAudition活动的试讲嘉宾。

咱们中国上海也是TEDAudition系列活动的其中一站。上海站的试讲将于今年5月17号举行,这场试讲的报名活动将于3月9号开始。届时我们会及时发布报名信息,也欢迎大家从现在开始就物识身边的可能成为讲者的草根创新者。欢迎把你认识的潜在讲者通过电邮微博告知我们。

Big Brother, I am here!

哈桑是大学教授,但FBI错误地把他列入监视名单,并扣押他,质问他6个月前的某天具体在干嘛?这哥们打开智能手机,展示当天以及前前后后几天的时刻表, 精确到分钟,并解释每个细节。当时虽然解除怀疑,可他很是不爽,就开始自己独特的报复计划——持续给FBI打电话写邮件——自己在哪、在干嘛——一种无终 结日期的独特的行为艺术,他还不过瘾,后来干脆建了自曝网站把每个时刻都拍下来,宾馆、房间号、床、火车站、菜谱、吃饭、上厕所等等等等,无论大小细节,统统上传网上,几年内已经记录了数万的图片,为了更好 地记录地址,他还将随身的GPS数据导入Google地图,很容易就能看到他在哪里。他认为最好的保护隐私的方法就是公开它,让行为暴漏在阳光下。

下面就是他的演讲中文译文。

 

大家好,我是哈桑,我是个艺术家,通常当我介绍自己说是艺术家的时候,他们看着我说:“你画画吗?” 或者“你在什么媒体行业工作?” 我的大部分工作是关于工作的方法,而非具体的一个学科分支或者具体的技术部门。我真正感兴趣的是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几年前我遇到点小麻烦,下面就给各位讲讲。

2002年6月19日在底特律机场,我刚从一个海外展会回到美国,我回来的时候一个FBI特工把我带进了一个小房间,问了我很多问题—— “你去哪儿了?干了些什么?接触过什么人?为什么去那儿?谁给你的行程付钱?”——都是这样的细节,他突然地问我:“9月12号你去哪儿了?” 我们大部分人被问道“你9月12号去哪儿了”这类的问题或者其他日子都会说“我不记得了,让我查查看。”

我就拿出我的掌上电脑说:“让我查查9月12号的行程” 我查了——10点到10点半,我付了储藏室账单;10点半到12点,见了我一个叫朱迪思的研究生;12点到下午3点,上了入门课;下午3点到6点,上了高级课。“11号你去哪儿了?” “10号呢?” “29号那天你在哪儿?” “30号那天在哪儿?” “10月5号你在哪儿?” 我们一共读了大约6个月的行程,我估计他没料到我有这么详细的行程纪录,还好我这么做了,否则我穿起囚服来可不怎么好看。(笑声)

他问:“那你租的那个储藏室都放什么了?” 那是在弗罗里达的坦帕,我说:“有在佛罗里达用不上的冬衣,放不进屋子的家具,整理的旧货杂物,因为我是个整理狂。” 他很迷惑地看着我说:“没炸药?” (笑声) 我说:“当然没有,我敢保证没有炸药,要是有的话,我肯定会记得的。” 他还是有点迷惑。我觉得任何一个人和我谈上几句,就会发现我不是个恐怖分子。我们坐在那儿,经过了大约一个半小时的反复问讯。他说:“我掌握足够信息了。我会把这个移交给坦帕办公室,是他们搞的麻烦。他们会接手负责。”

后来我回到家,手机响了,一个人跟我介绍说他是坦帕的一个FBI。我在坦帕前前后后间断地待了有6个月。另外你们知道吗,在美国你是不能拍联邦大楼的照片的,但是谷歌做到了,所以得谢谢谷歌的同志们 (掌声) 我有很多时间泡在了这栋楼里,回答这些问题: “你是否曾目击或参与过任何可能危害美国或其他国家的活动?” 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得考虑心里状态,因为你面对的是一个能决定生死的人他们一连问了我九个测谎问题——

一个是… 第一个是“你的名字是哈桑吗?” “是的。” “我们是在弗罗里达吗?” “是的。” “今天是星期二吗?” “是的” 因为得让你回答判断问题,接下来当然就是: “你属于任何可能危害美国的组织吗?” 我在大学教书 (笑声) 我说,“你可能得直接问问我的同事了。” 他们说:“好吧,先不管我们的讨论的 你是否属于任何想要危害美国的组织?” 我说不

在这样的6个月 和9个测谎问题后 他们说“一切都没有问题” 我说“没错,这正是我这么久以来一直告诉你们的, 我知道一切都没有问题。” 他们很奇怪的看着我 我说“我经常旅行” 这是我跟FBI说的 我想“只希望在全国范围都搞清楚这件事 不然又得再来这一套。” 这是我真正担心的 他说:“你要有什么麻烦,给我打个电话-我们会搞定的。”

自那以后,去哪儿我都会打电话告诉FBI 我告诉他们“嗨,我要出发啦,这是我的航班,3月12号西北航空去西雅图之类的。几周以后,我会再打电话告诉他们,并不是我被强制这么做,而是我选择这么做只是想告诉他们 “我可没想搞什么小动作” (笑声)。 “我可不想让你们觉得我准备逃命了,只是想让你们知道,让你们有所准备” 于是我就一直一直这样做。然后电话变成电子邮件,电子邮件变的越来越长… 附插图,还有旅游贴士,接着我建了个这样的网站,TrackingTransience.net 让我们看看这个.

我是在2003年设计了它:能追踪我的特定时刻行程,我给手机程序写了代码。你们不是要监视我吗,没问题,我监视我自己,好了吧,你们不用浪费精力浪费资源,我帮你都干了。于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思考,他们还知道我的什么信息?他们应该知道我的飞行纪录吧,于是我决定把所有的飞行纪录都放上去.你看,Delta1252 从堪萨斯城飞往亚特兰大,这是我在飞机上吃的几餐,这是在Delta 719,从肯尼迪机场飞往旧金山.看吧,他们不让你把这个(刀子)带上飞机,但是他们在飞机上给你这个(笑声).这是些我去过的机场,因为我喜欢机场.这是肯尼迪机场.

这些是我去过购物的一些商店 因为他们需要知道这些。这是我买的鸭酱,这是10月15日,在达利市的牧场路99号,在一家韩国超市买泡菜,因为我喜欢泡菜。在那儿我还买了一些蟹,在埃默里维尔的西夫韦买了点猪肠,还有洗衣剂,在西奥克兰买的洗衣剂,腌海蜇皮,这是在东布伦瑞克的18号路上的香港超市。如果你查看我的银行纪录,会看到这些5月9日,我从巴列霍的西夫韦加了14.79美元的油。

有时候信息量很大。这是我在旧金山的旧公寓。这是1月22日,我能说出同行的人,地点,因为我就得做到这样,我得告诉FBI他们每一个细节。我花很多时间在路上,有多个数据库,还有成千上万的照片。我这个网站上有四万六千张照片,FBI看过全部照片- 至少我相信他们都看过。有时候没什么信息,只是张空床,有时候很多文字信息但没有图片信息;有时候是加利福利亚,也有我最喜欢的三明治点,越南三明治。

每隔一会儿我就纪录下我的生活,每隔一会儿我就拍照片。都是拿iPhone拍的,直接传到我的服务器上,服务器进行后台操作,并分类排放。如果你去我的网站,都是大量的这样的信息 而且这不是个用户友好的界面,可以说用户不友好。原因之一,也是使用不便的之一是 网站的一切,你得费力查看。我把所有的信息放上去,意味着我告诉你了我的一切,但是尽管我把这一切完全公开,我仍然过着非常匿名的隐私的生活,你知道我的很少。因此我得出这样的结论:在这个一切被分类、一切被归档、一切被纪录的时代里,没有必要删除信息,这也是保护隐私的方法

当所有信息都暴露的时候你怎么办?你得控制它,如果我直接给你信息,这跟你尝试获取信息片段是非常不同的方式。还有个有趣的是,特工们运作的产业是基于信息的产品,或者说FBI他们的信息具有价值的原因是因为别人没有办法获取它。当我去掉中间环节,直接将信息提供给你,FBI拥有的信息就毫无用处了,这就使他们贬值了。这从个人层面来说这是纯粹是象征性的,但是如果3亿美国人都这么做的话我们就得完全重新设计情报系统,因为如果每个人都分享信息的话情报系统就瘫痪了。我们实际上在接近这样的状态。

当我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人们看着我说 “你干嘛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在哪儿干什么?” “你干吗要把照片都传上去?” 这还是人们没开始用推特的时候。现在7.5亿人在修改状态,或给别人打招呼,某种程度上说我很高兴我完全过时了。我还在做这个项目,但完全过时了因为你们都在这么做,这是我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情,虽然我们也许没有意识到,我们在创造自己的档案。

我的一些朋友总说 “你太疑心病了,干吗总做这些? 因为没人在看你没人会在乎你的。” 我做的一件事是仔细的通过服务器查看浏览日志,我得看看谁在监视我。我找到了这些部分样本,仅仅是这些片段,你可以看见国土安全部喜欢造访这里,国土安全部、还有国家安全局也来过。我实际上搬到了离他们很近的地方,我和他们住同一条街,中央情报安全局、总统办公室。不明白他们问什么来,不过他们来了 我想他们可能喜欢艺术,很高兴我们有那个领域的赞助人。

那么非常感谢 谢谢你们。(掌声)

知名的《连线》杂志这么点评他:”He figures the day is coming when so many people shove so much personal data online that it will put Big Brother out of business.”twitter, facebook, 4sq已经大行其道了,演讲人所提到的巨量个人状态会越来越多,信息梳理问题会更严重,这同样也是保护隐私的方法。

2012年TED大奖得主:“城市2.0”!


(图片来自 TEDPrize.org)

来自TED官方博客的消息:

2012年度的TED大奖昨天揭晓了,获奖者不是某个人,而是一个idea,而且我们这个星球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这个idea。它就是:

城市2.0

城市2.0 是未来的城市。地球人口在未来将超过100亿,所有这些人都需要找到一种能够在城市里生存下去的可持续之道。

城市2.0 不是一个空洞的乌托邦梦想,而是一个旨在发掘人类之群体智慧从而打造城市升级版的行动。

城市2.0 倡导创新、教育、文化以及经济机遇。

城市2.0 将减少其居民的碳足迹,减少家庭人数,并且可以减低城市生活对农村地区带来的环境压力。

城市2.0 是充满美丽、惊奇、兴奋、包容、多元以及生命的地方。

城市2.0 是正常运转的城市。

每一年的TED大奖都会颁发10万美元的奖金,同时获奖者还可以发表“一个足以改变世界的愿望”。那么这一次的大奖将会如何颁发给“城市2.0”呢?答案是,我们将会颁发给来自全球各地的那些正在倡导和实践“城市2.0”的有远见的人士。

我们正在聆听他们的声音,并且会给予他们一个机会,共同去书写这个愿望。这个愿望将可以引发全球TED社区的人开展一次大规模的协力项目,甚至是包括所有关心我们这个星球之未来的人都能参与其中。(假如你希望为这次的TED大奖贡献你的创意,请致信 tedprize@ted.com)

这个愿望将会在2012年2月29日的TED大会上宣布。在这样一个闰年多出的一天里,我们将有机会一起迈出更大的步伐。

参考阅读:

TED大奖官方网站:tedprize.org

Join the Conversation at TED.com about “City 2.0”

TED Fellows 计划寻找跨界菁英

你是否橫跨許多不同領域?你是領域中的佼佼者嗎?如果以上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
肯定的,你就是 TED Fellows 計劃在尋找的菁英!今年我們會從全球各地邀請二十
位菁英一起參加六月二十五到二十九號,在英國愛丁堡舉行的 TEDGlobal 盛會。

趕快申請! www.ted.com/fellows/apply

請在十二月六號前提交你的申請書。

TED Fellows 計劃是什麼?

TED Fellows 是一個國際性的獎勵計劃,旨在培育那些正在實踐中的優秀想
法和活動,並且幫助這些人把他們的作品帶到全世界。每年TED Fellows計劃
都會篩選出40位具有改變世界潛力的菁英,邀請他們參加TED或TEDGlobal
的大會。並會在年終選出其中10位,參加為期2年的Senior Fellowship 計劃,
該計劃可以讓他們參加連續5次的TED大會。這一項目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幫
助這些菁英把他們的作品更好的傳遞給世界。

TED Fellows計劃涵括全球5大地區的人士,包括亞太地區、非洲、加勒比地
區、拉丁美洲以及中東,同時也會考慮來自其他地區的報名者(所有報名者
都必須具有優秀英語能力)。這個計劃是為了幫助那些出色的思想者和行動
家,他們可能已經在其領域做出了不凡的貢獻,擁有道德勇氣、想像力,能
夠為其領域帶來正面積極的改變。科技、娛樂、設計、電影、藝術、音樂、
創業以及公益領域都是TED Fellows 項目關注的領域。

一旦成為TEDGlobal Fellows, 他們將可以免費參加今年6月25號至29號舉行的
TEDGlobal大會。所有的Fellows也將參加一個為期兩天的預備會議,他們將
有機會展示他們的作品,這些演講將有機會出現在TED.com的網站上,還有
世界級的技能培訓課程以及其他機會。

相关資訊:
官方網站: www.ted.com/fellows
推特訊息: @tedfellow
觀看影片: www.youtube.com/user/TEDFellowsTalks
博客: http://tedfellows.posterous.com

治愈911:寻找宽恕,友谊的母亲们

“9.11”已经过去十年了,在那场浩劫中,数以千计的人们丧失了他们的亲朋好友,陷入了极度的悲痛。菲利丝是一位美国公民,她的儿子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中丧生;而穆斯林人阿仪莎,她的儿子因涉嫌在此次袭击中犯案,被判处无期徒刑。在2010年的TEDWomen讲台上,这两位母亲同台出席,是什么让她们走到一起?并让她们结下了一份不同寻常的友谊?经历了这场浩劫后的她们,又做出了哪些改变?“9.11”十周年,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两位伟大母亲的故事。

【丧子之痛 * 菲莉丝·罗德里格斯 的经历】

当知道自己的孩子在一场完全无法预料的事件中遇难,这让哪位母亲、哪个家庭都会感到难以承受的悲痛。菲莉丝的孩子在这次事件中遇难,她和她的家庭也同样感到巨大的震惊与悲痛。然而她们并无报复之心,可是政府在事件后的几周宣布将密谋这次袭击的恐怖分子判以死刑。  当菲莉丝在媒体上看到阿仪莎,一位儿子被指控为制造这次事件的恐怖分子的母亲,她感到这位母亲是如此勇敢而且坚强。因为当人们听到她的孩子遇难时,她立即得到了同情;而人们看到这位儿子被指控的母亲时,她却没有得到同情。从身为母亲的角度,她们承受着同样的痛苦。因此菲莉丝希望通过人权组织找到这些受害者的家属。

【丧子之痛 * 阿仪莎·瓦非 的经历】

911事发后,阿仪莎也找到了人权组织,她希望能够和那些受害者的父母取得联系。阿仪莎由此认识了菲莉丝。两位母亲从眼神中便体会到彼此遭受到的巨大的悲痛。阿仪莎14岁就结了婚。15岁时失去了第一个孩子,16岁失去了第二个孩子。所以这个孩子对她意味着太多。阿仪莎陷入深深的悲痛中,她说:我的儿子就像被活埋了一样,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不知道他是否被虐待过,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

【女性的光芒】

善良而且勇敢的阿仪莎最终站在这个讲台分享她的经历,她说:

我之所以决定讲述我的故事,是希望我的痛苦能对其他妇女有些正面的帮助。 为了所有的妇女,所有赐予生命的母亲, 你们可以恢复, 你们可以改变。 这取决于我们妇女, 因为我们是女人, 因为我们爱我们的孩子。 我们一定要联手起来 一起做一些事。 这事不是为了反对妇女, 这是为了我们,为了我们妇女, 为了我们的孩子们。 我反对暴力,反对恐怖主义。 我去学校和那些年轻的穆斯林女孩交谈, 帮助他们了解在年少时不要接受违背她们意志的婚姻。 如果我能拯救一个年轻的女孩,从而避免她们过早结婚而像我一样遭受这么多, 起码这就是好的事情。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站在你们面前。

【了解那些和你不同的人,感受宽容与平等】

在她们相见的那次聚会上,她们都很紧张,既担心一些极端的爱国主义者,又迫切盼望了解对方。但当她们还未介绍彼此认识时,就已经哭着相互抱在了一起。阿仪莎讲到:“我不知道我的儿子是有罪还是无辜的, 但是我想告诉你们我有多么抱歉对于那些发生在你们家庭里的事。 我知道这是很痛苦, 同时我以为,如果有人犯罪的话,那人应该被公平的对待和定罪。”这样的沟通方式,让当时在场的人都感同身受,冰释前嫌。

由于不同的文化、环境和经历,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我们不曾了解的人,和我们与众不同的人。菲莉丝说,她在阿仪莎身上学到很多,尤其是宽容。阿仪莎说:我们要尝试着了解其他人、其他事, 你要变得大度, 同时你的心境也必须变得宽容, 你的想法必须变得大度。 你要学会宽恕。 你不得不与暴力作斗争。 我希望有一天我们会和平的生活在一起、平等尊重其他人。

“9·11”事件本身无疑是令人悲痛的, 然而在此次恐怖袭击事件的十周年,我们从中看到的不再只是悲伤与怜悯。此次事件中萌生的坚强与新的生命力,更是值得令人尊敬与推崇的。这种力量不仅包括对亲朋好友的逝去的祭奠与释怀,更包括对缅怀过后的信心与宽容,因为信心与宽容不仅可以消除自己的悲观心态,更能带给朋友,甚至你所无法想象的更多人温暖,支持和力量,让人们在漫长人生的旅途上忘却悲痛,抬头感受生活的美好。

【作者介绍】

唐菲(Fay)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主修国际经济与贸易。目前在一家美国传播咨询公司任职, 为全球财经类企业客户在亚太区提供行之有效和富于创新的公关传播项目,其中主要包括品牌形象建设、企业社会责任,危机处理及政府公关活动等。唐菲从 2010年加入TEDtoChina任自由撰稿人,认同TED的主旨Ideas worth spreading,希望通过自己的文字将全球多元的创新理念分享给中国的社会各界精英,以推进中西创新思想交流与碰撞。唐菲是一个热爱旅游、美食、电影 与绘画的北京人,非典型环保主义者。作者微博

责任编辑:冯超

TED Fellows 2012 申请现已开始

今天TED有一个重要消息发布,就是TED2012年度的Fellows计划开始征集报名了

什么是TED Fellow呢?

大家不妨先看看这段视频(影片下载):

事实上,TED Fellows就是TED在全球各地物识出来的一些正在做有改变意义的事情的青年人。他们当中有建筑师律师设计师生物学家起业家发明家纪录片制片人小提琴师互动设计师公民记者等,来自社会不同的行业及领域,并且都在做某些事情在改变着这个世界。TED Fellows项目把这些人带到TED的社区里,通过TED的平台放大这些人的影响,也由此启发更多人去做一些积极的改变。

TED官方博客从去年开始就每周发布一篇对TED Fellow的专访,大家感兴趣可以点击这里阅读,了解这些人背后的故事。

假如您觉得自己符合TED Fellow的评选要求,可以登录TED官方网站在线填写自荐表。假如您只是对这个项目感兴趣,也不妨看看这份自荐表上的一些问题,想想我自己会怎么回答,说不定往后这些问题可以成为您努力的方向或动力。

我们相信中国也会有一些正在做一些非常有意义的事情的青年人,他们也许就在我们身边,假如您知道这样一些人,欢迎向他们推荐TED Fellows项目,或者把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们,我们也会去了解和跟踪。

(图片来源:TED.com

TED带给我们什么?

想象一下,在星空下,在旷野上,或者是在湖边,在餐桌上,你与其他朋友一起看TED演讲,而后聊天,探讨一些你们认为重要的问题——这个,其实就是非常棒的TED体验。

一些对理想有追求、希望做出某些改变的人走到一起,他们去了解世界其他地方正在发生什么,而后再相互探讨这样的变化对本地社区有何借鉴意义,甚而是请到在本地做出某些改变行动的人到现场去分享他们的故事——这就是TEDx最典型的一个写照。

上周我写过一篇文章,介绍来自埃及、巴勒斯坦、柬埔寨以及肯尼亚等国家的TEDx活动。这些国家和地区平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也许不是因为战争就是饥荒,但是,你有没有想到,在那些地方,同样也有一些执着的追逐梦想的人

TED演讲其实只是一个窗口,但是,通过这个窗口,我们可以找到很多来自全球各地的志同道合者。今年3月的TED大会上有一个关于发明开源乡村基础机械的演讲,上传到TED.com之后,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并且讲者Marcin Jakubowski的这一计划也获得来自全球各地将近300人的支持!这个演讲不仅仅让我们看到了个人的力量,更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无限可能。(Marcin Jakubowski是一位核聚变物理方面的Ph.D, 毕业后因为找不到对口的工作,跑到农村去耕田,并且因为工厂制作的农具坏了而无法使用,就自己摸索着开始制造农具。他的愿望是制造出一套开源的农具,让最底层的人们也能实现自力更生,而无需依赖大型企业和石油。)

假如你有关注互联网,相信一定看过互联网之父Tim Berners-Lee的两个TED演讲,他09年的时候就讲到了开放数据可以带来的好处,之后一年,全球各地的政府和民间人士都非常踊跃的参与到这一开放数据运动当中。到2010年的TED演讲上,Tim就非常高兴的展示了各地程序员利用开放数据所做的各种非常精彩的mashup, 并且说,这个运动才刚开始。

假如你有看过上面两个TED演讲,我相信必然会有所启发。也许你不是工程师或程序员,但起码你看到了新的可能。也许这样的可能不会马上给你的生活带来改变,但假如你愿意走出自己的专业领域,去跟其他领域的人交流看法,说不定在跟搞经济的人谈话的时候,你们会看到开放数据所带来的新的经济机遇,也许跟搞NGO的人聊天时,你们会看到开放数据是加强政府透明度以及提升民众参与的一个很好的办法;也许你们会聊到能源问题,也许会聊到农村问题,这都是可以的,并且越发散越好——当然,假如最后有个行动的落脚点,那就最好了。

而通常在TEDx活动上,你最有可能遇到跟你有共同话题的人。好的TEDx不一定需要牛人参加,大家坐到一起看TED演讲就可以了。看完演讲后大家可以围绕共同关心的话题开展讨论,而这个才是最核心的体验。

TED演讲的前沿性是国内目前极少讲座可以与之相比的——最先进的科技以及思想动态几乎都能在TED的舞台上见到其踪影——它以讲故事的形式,把一些好的idea带给你,并且最多只占用你18分钟,但很多时候那已足以让你窥一斑而知全豹。假如你希望登堂入室更多更深入的去了解,也可以借由Google的帮助,上网或到图书馆去了解更多。

我看过的TED演讲有几百个,其中半数以上的TED演讲都改变了我对某个东西或者是对自己的看法,并且它们让我看到了很重要的一个趋势: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好,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为此做点什么。虽然有非常严重的经济危机,有日益恶化的生态危机,以及效率低下的政府机构,但是,我们的世界还是充满了很多积极的故事暴力正在减少、人们重新发现社区的价值、社会创新、我们都能做出改变,不管是亿万富豪还是草芥平民

重要的是,要找到你的部落。假如没有办法找到,那就创建一个。以十二分热情去追逐你的想法吧,现在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