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商业新思维

电脑游戏中激励大脑的七种方式

Tom Chatfield(汤姆•查特菲尔德) ,英国作家,科技文化评论者,游戏写手, 偶尔的思想家,业余钢琴家。在他所著的《Fun Inc.》一书中,他认为,由于玩家在拟真情景中的探寻体验以及精心设计的虚拟奖品给与玩家的满足感,游戏已经成为了解决现实问题的参考。理解了电脑游戏中的激励设置中所包含的心理学理论,不仅能更好地了解玩家,并能进而改善世界。可以说,这本书是为电脑游戏正名之作。英国独立报Pat Kane曾这样评价《Fun Inc.》:“汤姆的《Fun Inc.》是一部关于电脑游戏的社会角色的上乘之作,为研究游戏提供了非常有用的纲要。”

为什么人们愿意将大量时间和金钱投入游戏,在虚拟世界中追求虚拟的宝藏?在TEDGlobal 2010大会上,汤姆给出了他的答案:游戏中的激励机制。这也对如何让人们自发并积极地参与某种活动提供了启示。

撰稿人介绍
刘少鹏

刘少鹏,人称老牛。自2008年9月到现在以来,仍求学河南工业大学,广告专业。爱折腾,能折腾,适合创业。。

聊起网游,很多网友称“你不玩《魔兽世界》就不好意思出门”!由此可见网络游戏在时下年轻人生活中的重要位置。大概我们都有过乐此不疲地在游戏中寻找极品装备的经历,也曾在空闲的时候通过“偷菜”和朋友加深交情。

网络游戏有引发社会问题的元素,比如暴力画面。但那只占游戏的一小部分。从游戏中可以学到很多现实社会中面临的问题,例如如何集中众人的力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完成一件听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星战前夜OnLine》中一艘泰坦级的宇宙飞船,花费了200个游戏玩家56天的时间完成,这还不包括前期上千个小时的准备工作。假如能通过相同的机制激励人们去完成一件有益人类的大事,那该多么令人振奋!

汤姆自己玩《魔兽世界》,也研究《虚拟农场》、《星战前夜Online》等网络游戏中的关卡奖励设置,从这些神经学和心理学在网络游戏中的研究中发现了七种激励方式:

1, 用经验值条来度量进程。网络游戏中你会发现人物级别的经验值进度,人在不断肯定自我的过程中有更大的前进动力;
2, 把任务分割成可计量的短期和长期目标,玩家可以同时进行这些任务,并且和个人的获利挂钩,这是一个保持人们持续参与的常用方式;
3, 奖励成就,不惩罚失败。一个个小的奖励能最大化地满足人们的自尊心;
4, 及时的反馈。在网络游戏中当你完成一个任务、学习到一种新的技能时,你能马上去施展这项技能,这种反馈让人们更加确信奖励;
5, 不确定因素,或者叫惊喜,并有保证惊喜不会贬值的措施。极品装备的魅力就在此;
6, 合作,集体的归属感;
7, 充分的自由度。游戏玩家拥有更多的自由度,便可以爆发更大的力量。

汤姆认为,把这些机制付诸实施到商业、环保、教育等事关人类的大问题上,也许会有惊人的成就。通过观察游戏和玩家体验,我们可以学习到如何提高个人和集体对某项活动或事业的参与度,将这些经验付诸于游戏之外,将会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相关链接:

塞思•普瑞巴什:现实和虚拟世界中的游戏机制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办公室成工作禁区!?

  想像一下一个典型的办公室,在一个银晃晃的大楼里,睡眼惺松地坐电梯上某一层,刷员工卡进到宽敞但被分为很多狭小隔间的办公室,每个隔间都塞满了电脑、文件夹等办公工具,明亮的灯光倒是赶走了不少睡意。可问题是,你在那儿工作效率高吗?
  37signals的创始人之一、《工作大解放(rework)》的作者Jason Fried在TEDxMidwest上的观点就是,办公室很不幸已成为工作禁区,很多人在办公室办公的效率极低!他调查了很多人,问他们何时效率最高。答案各式各样,有特别喜好某一特定地点的,如:自家走廊、地下室、厨房、咖啡店、飞机、出租车、图书馆;也有特别钟爱某个时间段的,如黄昏、清晨、午夜……不过,这些答案中竟然没有“办公室”!?

  为什么?Jason表示,办公室成了消磨时间的凶手,成了琐碎小事的集聚地。想想看,来办公室的路上花上1个小时;到了办公室整理文档、清理桌面、泡茶泡咖啡又可能消磨了半个小时;再吃个中饭,回来再跟同事聊聊八卦,又是一个小时;上司下午又召集大家开了个会,困得要死,不过幸好快下班了;五点了,收拾一下东西,看看今天的新闻。一天就结束了。很多时候办公室的工作只是流于形式,其中的时间折损是惊人的,1人消耗3小时,100人就变成了300个小时。时间就是金钱呀!效率就是生命呀!
  工作其实就像睡眠,它是有阶段顺序的,要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就得经过前面四个过程,并且中间不被打扰。所以工作,特别是那些需要思考与创意的工作,需要有一个持续漫长不被打扰的时间链。陈丹青也讲到,艺术学校不应该有“上课”与“下课”,艺术是一个持续的过程,灵感来了就得全心全意地抓住它,实现从量变到质量的飞越,这时哪还顾得上什么休息?
  办公室是有各种各样的干扰因素,但公司担心员工若不在“办公室”,怎么确保他们是在工作?他们上社交网站,看视频看碟怎么办?Jason说,拜托,社交网站时间就像是以前爹妈时代的咖啡时间了,总得让员工放松一下的嘛。况且这种是员工自身的因素,叫做“自愿干扰”,办公室的干扰属于“强制干扰”,管理层自己因为没有事情做,所以就专门组织开杀伤力特别大但一般又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会议。

  那么究竟如何改变?如何让员工被问到工作效率最高的地方时,首先想起的就是办公室?
  Jason提出了几点建议:第一,安排某一天,比如星期四的下午是安静时间,任何人都不允许说话。这时候可以看到事情解决的进度明显加快;第二,改积极交流成消极交流,比如减少当面交流,更多地使用邮件。很多事情都不是重要紧急的,可以不打扰别人,尽管别,分清轻重缓急特别重要;第三,如果你是管理层,减少无聊会议的频率,如果你是员工,勇敢聪明地敲掉烦闷的会议吧,放心,很多会议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迎接新的工作模式,你,准备好了吗?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团购拼车中的“协作消费”之道

  如果你在网上激烈地团购过;去另外一个城市时租过车;淘过二手书或者二手碟;参加过跳蚤会;跟别人共享居住空间;为即将来的派对租借过晚礼服或手袋,那么您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为“协作消费”(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做出了贡献。
  那么到底什么是“协作消费”呢?
  Rachel Botsman在“TEDx悉尼”上说,集体消费就是在高科技背景下,人们大规模地迅速地向“租用”“交换”“分享”等形式转变的消费方式。可不是么?Rachel写了一本书,叫《我的就是你的》,还是跟人家Roo合写的。看,“集体创作”也来了。

  为什么会出现“协作消费”热呢?在这里,Rachel做了四点分析:
  一、人们重回社区,重归“集体生活”,希望与邻居与朋友更和谐(可能更亲密)地相处。所以,共用或交换某一件东西自然成了传递情感的纽带。
  二、社交网络及即时通讯等技术条件,让空间上及时间上的阻碍荡然无存,集体消费的选择范围越来越大。
  三、紧迫的环境问题。现代工业系统是一个线性的体系——“开采-加工-扔弃”,是不可持续的,要么因为原料消耗过多,要么因为垃圾废物太多,总有一天地球会受不到而崩溃掉的。过度消费就是环境问题的“导火索”,改善环境,从减少自身消费做起。关于这一点,建议看看《the story of stuff》,生动又深刻。
  四、不给力的经济环境。自金融海啸以来,全球的经济还依然在它的阴影之下:西方国家的失业率依旧让人抓狂,中国的物价指数让人心寒,各种不靠谱的经济刺激政策的各种不给力。看来求神没有用,只有靠自己省点才实在。
  于是,“拼”“租”“团购”等等“协作消费”就在这样的背景下遇到了第一春。
  
  Rachel与Roo研究了上千份“协作消费”的案例,发现所有集体消费的形式可以总结为三类:
  一是“二手市场”(redistribution markets)。这很好理解,A有一张铁达尼号的DVD碟,都看了三遍了,连最后杰克对罗丝说的话都能背下来了,但B想看,那好,就转手给B吧;如果B有魔戒,A恰好想看,那么也可以用铁达交换魔戒。在二手市场里,金钱与交换都是行得通的。
  二是“集体生活”(collaborative lifestyles)。“共同租房”与“拼车”是典型的例子。值得一提的是,“分享办公环境”逐渐兴起,像上海的“新单位”,伦敦的“the hub“,旧金山的“Citizen Space”,就是非常有意思的案例。
  三是“产品变服务”(product service systems)。有些东西不会经常用到,放在家里又占地方又碍眼,还净心疼,如婚纱、礼服、太过高贵的包包等等,针对这类产品,经销商很聪明很果断地开发了“租赁市场”,提供给顾客的是产品的内容,而产品的形式却不用顾客担心。另外,像家具、地毯这类大件也逐渐“租赁”化,InterfaceFlor就是一家地毯生产及租赁公司,它一直是全球人民心中的环保好公司。
  
  当然,在这篇TED下面的评论中,很多人也提出了一些异议与疑问。因为不管是交换还是租赁还是购买,它不是一个虚拟的过程,是要见真产品见真银子的。如何确保双方信息的透明公开平等?又如何保证“协作购买”参与者的意愿,不在最后关头改变想法?这些都是需要设置一个好的制度慢慢摸索的。
  “协作消费”固然有很多尚未解决的问题,但世人对这种消费方式的热情让Rachel这些推动者看到了它的前景。是呀,就像新生儿一样,你能说他有什么好或者不好呢,唯一有的便是希望罢了。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