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互联网@TED

乔那森·奇特林:互信的互联网

打开电视,报纸,一条条负面的消息让我们悲观的觉得社会似乎越来越现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复杂,信任越来越少。《互联网之未来》(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的作者Jonathan Zittrain的演讲将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情绪。他将展现给我们,互联网是如何帮助这个世界变的越来越美好。

本文作者是Joseph Yan。

Joseph Yan
出生长大在北京,09年从多伦多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现在正在创业。他的梦想就是可以头顶理想的天空,并且脚踏现实的大地去达成理想。TED,TEDtoChina 的人群每天都在这梦想的轨迹上走着。希望能尽一分薄力把这个梦想带给更多人。


Jonathan Zittrain: The Web as random acts of kindness

互联网的三个创始人是高中同学。当别的同学都参加了法语社团,或者是辩论社团的时候,他们自己创立了“世界网络”社团。这三个奇怪的小孩和这个奇怪的社团最大的限制就是他们没有任何钱。但是同时,他们最大的自由也就是他们不需要挣钱。互联网并不是建立在任何商业计划上的,它是由一群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人,走到一起打造出来的。这个起源也奠定了互联网开放,自由的基础。

互联网的架构同样充满了独特性。信息的传递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就好像我们篮球赛的赛场,座在横排里面的人叫了瓶啤酒,而坐在这排的观众会把这瓶啤酒从左传到右,直到传到那个人手里。在这过程中,没有人是因为有人付钱给他,这只不过就是一种邻座的责任罢了。互联网也是这样传递数据的。一条信息从地球的一端传递到另外一端,是经过了许多这样互相信任的邻居。

这种起源和建构也同时影响了互联网上的人们。维基百科就是最好的例子中的一个。从几篇文章开始,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以来参与贡献,改动,删除维基百科上的文章,从而得到世界上最全的百科全书。这个设想让人听了不敢相信,甚至会觉得愚蠢。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主意,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们参与。人们投入时间增加信息,自觉的付着维护社区的责任,遵守着社区的准则与决定。不久前有个小孩的视频在网络上走红。他用高尔夫球棍装作星战里的武士,在镜子面前舞动。各大媒体都报道了这个消息,而这些报道使他的生活陷入了很多困境。在维基百科上也有关于这个小孩的信息。可维基百科是少数几个没有报道这个小孩名字的媒体之一。在维基百科的社区可以看见大家激烈的讨论,道德准则帮助他们做了最后决定。当做出了这个决定以后,辩论两方的人都在为维护这个决定做努力。如果有人在维基百科上增加了这个人的名字,社区辩论两方的人都会去删除这个信息。因为他们都相信一些比自己主观意见更重要的事情。而这也就是信任,平等的魅力所在。

这种从互联网起源的信任也渗透到了我们现实生活中来。Craigslist帮助陌生人传递搭车的信息,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共享一段旅途。更有一个叫CouchSurfing.org的网站分享人们的沙发。你可以在这里注册,到地球的另一端,一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人的家里免费住宿。

这张巨大的网把我们每个人联到一起,分享,辩论,合作。Jonathan说互联网不仅仅是一团信息。他认为互联网是一个动词。如果你进入互联网,仔细聆听,你可以听到它在对你说:“让我们一起前进。”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韦德·戴维斯:宗教信仰的互联网

今天发布的是Mon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为大家带来韦德·戴维斯(Wade Davis)在TED2008大会上关于宗教信仰的互联网演讲。

撰稿人介绍
Frances Liu
Frances目前在读大四,专业国际文化交流与日语。大三在英国诺丁汉大学交换学习的一年让她见感受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对事物的看法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单一。除了专业学习之外,她还享受学习各种语言的快乐。

文化源于想象,这种从直立人类开始就潜存于人类意识之中的想象遍布了世界上每个栖息之地。 曾几何时,我们与自己的远方亲戚尼安德特人一样具有一些初级的思维火花,但后来由于脑容量的增加,语言的发展,或是其他的进化因素,人类很快便不再止步于只求生存的阶段。两万七千年前当最后的尼安德特人消失于欧洲大陆时,我们的祖先已经在地球上繁衍了五千年,并带来了上旧石器时代的杰出艺术。

韦德曾经与诗人Clayton Eshleman在法国西南部的洞穴待了2个月研究洞穴壁画。那些壁画既显示了当时复杂的社会结构,但更表达出了一种远远复杂于打猎艺术的强烈渴望。Clayton这样描述道:“在某种程度上,人类是带有动物本性的,但有时也并不如此。”Clayton认为萨满教是一种原始的企图,通过宗教形式来重寻一种已经遗失已久的联系。所以在他看来,壁画艺术并不只是关于打猎的传奇故事,而是一种怀旧的表现。

最让人感到惊奇的是,上旧石器时代的壁画艺术作为一种美学的表达,已经存在了近两万年。这同时也是我们不满的开始,因为如果我们想要从石器时代获得人类生存的经验,恐怕最终只能得到两个词:怎么样和为什么。这两个词汇锻造着人类的文化。如今所有的人类都具有相同的原始冲动:我们都有孩子,都需要面对死亡及周期更迭。我们都曾身着同样的基因外衣,或许我们都是七万年前那些一千个出走非洲的人的后代。

如果我们真的都是一家人,共享着相同的基因,那所有人类都会有同样的天赋以及同样的智商。这样一来,基因的分配就变成了一种简单选择和文化定位,我们就无法找寻到人类进步的轨迹。人类只是一种文化选择而已,是生命本身的不同视角。那韦德所说的生命的不同视角可以造就出完全不同的存在形式又是指什么呢?


Wade Davis on the worldwide web of belief and ritual

韦德首先提到的人类想象力杰作是波利尼西亚,一个面积有一万平方公里,像宝石一样镶嵌在中太平洋的岛群。韦德为了拍一个关于航海家们的影片抵达其中的一个岛屿。他发现即使在今天,岛上的男男女女都可以说出250种夜空繁星的名字,可以凭借海浪的回荡声判断出岛屿周边的珊瑚礁,他们清楚地知道海里的每一个细节,就好像法医解读每一个指纹那样。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历史上那些将人类送上月球或是研究海洋的人,你会发现他们大多都是波利尼西亚人。

随后韦德又提到了藏传佛教的想象力精神。韦德不久前制作了一个名为《佛教的心灵科学》的影片,试图探究佛教如何追求真相,观察心灵本质。韦德和他的朋友马修·李卡德(Matthieu Ricard)一起在尼泊尔旅行了一个月。马修曾在TED大会上提及西方科学有时关注的东西太微不足道。当西方科学费尽心思专注于不老之术时,佛教徒们却正在试图理解事物存在的本质。在韦德和马修的朝圣之旅途中,第十四代达赖喇嘛Trulshik Rinpoche告诉了他们佛教的四大精髓。第一,生命是充满苦难的,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否定生命。第二,无知带来苦难。这里的“无知”是指人们幻想人生是一成不变和可预见的。第三,无知是可以战胜的。第四,也是最重要的是,冥想可以使人类的心灵得到转化。基于已有的两千五百年的经验证明,这种转化是存在的。

于是在这次朝圣之路的终点 – 韦德看到的是一个闭门五十五年的妇女,灵魂比山中泉水还要纯净。西藏的僧侣告诉韦德,有时不同世界的人们互相并不了解,他们不相信人类已经登陆月球,人们也不信他们今生能够开悟,但事实是两方都做到了。如果我们将注意力从精神范畴转移到生理范畴,再转移到秘鲁神秘的地理图案,我们也许会了解得更多。一直以来,韦德对于那些响应自然召唤的土著居民具有浓厚的兴趣,他相信人类具有各自的互惠义务。
Light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

韦德曾在一个叫Chincherro的地方生活了三十年研究当地的文化。那里有一种很奇特的风俗,每年每个村落中跑得最快的男孩会得到变成女性的荣誉,他可以穿一天自己姐姐或妹妹的衣服,做一天的异装癖,称为waylaka。那天他会领着所有体格健壮的男士们在高地与山脚间不间断地反复奔跑。其中的寓意为:最初你以个人的身份进入山中,但通过各种磨难与牺牲,你最终成为了集体的一员。

区域的宗教仪式如今已经遍布了安第斯地区,像Qoyllur Rit’i这样的节日已经成为了安第斯的伍德斯托克。每年六万名印弟安那原著民都要走上朝圣之路。其中的寓意是:每个人将各自群体的十字架背负到了印加古城的圣山Ausangate前,然后通过宗教仪式的舞蹈赋予十字架力量。

这些思想和活动让我们得以重构那些你我曾到过的一些地方,比如秘鲁的马丘比丘遗址。马丘比丘并非是人们称为的“失落之城”,相反,它不仅连接着印加古城的皇家之路,还反映出了安第斯地区神圣的地理位置。

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的五百年,这些古老的对大自然的赞美之歌已经融为了宗教仪式的一部分。韦德曾在他的第一次TED演讲上展示一张理想黄金国(Eldorado) 幸存者后代的照片,照片中的那对兄弟同时也是泰荣纳(Tairona)文明的后继人,宗教的神职人员。韦德告诉我们对这些牧师的训练是超乎我们想象的,他们必须远离家人,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住上十八年。由于从小被灌输的是特有的价值观,对他们来说,世界只是一个抽象的存在。那种价值观让他们相信他们的祈祷本身就可以维系宇宙的平衡。就此而言,衡量一个社会并不只限于它做了什么,而在于它的美好期望。对于泰荣纳文明的后继人来说,每样事物都具有寓意。他们对于生活一个最重要的比喻是:生活就像一个织布机,而自己就在这台机器上编织着五光十色的人生。

韦德又提到了他世交的儿子带他参观Archacos时的场景。他们向着朝圣者的归宿,一个位于世界中心的冰山山顶出发。一路上他们发现当地人们对每个自然景色的诠释都带有强烈的宗教色彩。韦德展示了旅途中一系列的照片,虽然这些神圣的宗教景色遮掩于妓院,酒店,赌场之下,当地的人们仍旧坚持祈祷,这是多么地不可思议。在这个离迈阿密只有两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一个群体每天都在为世界的美好而祈祷。这些朴实的人们不能理解我们所谓的“现代文明人”对大自然的破坏行为。

在地球的另一端,因纽特人则利用自己的想象,将严寒驱逐出生活。对他们而言,冰上的血滴不再意味死亡,而是一种对生命的肯定。可是由于全球温室效应,他们的生活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韦德在演讲中提及的人们都是现存于世的真实人物。韦德说我们的世界并非是平的,而是一张缤纷的地毯。人类种种不同的声音是人类独特想象力的不同表现,也是对于一个基本问题的答案,那个问题就是:“何为人类与生存?”面对这个问题,我们听到了六千种不同的答案,正是这些不同的答案将会帮助我们解决未知的挑战。

韦德说短暂的三百年的工业革命历史并不足以给人类提供解决所有问题的答案。人类解决问题的多样性并非是对人类自我的否定,而是对人类生存最基本问题的独特回答。韦德最后说道,据以往可知,许多多样性都受迫于外力而消失,但积极地来看,这说明如果人类是文化的破坏者,那人来也必定能够能成为文化的守护者。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韦德·戴维斯谈文化生态多样性(全文翻译)

韦德·戴维斯: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刻不容缓

马修·李卡德:心灵修炼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从家电行业看互联网发展

今天发表的是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王韫千的稿件。2003年2月,互联网泡沫爆发的第三年,亚马逊公司CEO Jeff Bezos(杰夫•贝索斯)在TED大会上发表了有关下一代网络创新的演讲。尽管当时互联网经济低迷,亚马逊公司自身也受到了重创,贝索斯却表现出豁达和乐观。时隔六年,我们再回头看这篇演说,不得不赞叹他极具远见。

撰稿人简介: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韫千在观看了亚马逊公司CEO Jeff Bezos(杰夫•贝索斯)的TED演讲后,颇有感触,并在此和大家分享。

贝索斯告诉观众,在互联网发展的鼎盛时期,很多人认为,人们对互联网的狂热和美国1849年的淘金狂潮具有颇多相似之处,并称之为Internet Gold Rush(互联网淘金潮)。贝索斯借助了不少形象的例子向人们解释了这一类比。比如,当年淘金热潮中,东海岸的人们放下一切,前往加州掘金,其中有不少人本来从事律师、医生等地位较高的工作。而同样的热火朝天,也发生在互联网兴起的时代。

然而,当金子被挖掘殆尽时,淘金潮便结束了。在贝索斯看来,互联网的创新发展,却是没有止境的。因此,他向观众提出了一个另类的视角——不妨从家用电器行业的发展角度来看互联网的发展。他认为,这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行业,其实存在着很多相似点,这也让人们对互联网的前景更加乐观。

贝索斯将视线聚焦于家用电器早期发展阶段。在他看来,彼时的互联网,正处于类似的原始发展阶段。贝索斯在这里枚举了不少形象的例子。比如,1908年第一台问世的洗衣机,居然没有设置开关,而插座又尚未在家庭中普及,因此,每当人们需要使用洗衣机时,都要先将家里的灯泡从底座上旋转下来,再将洗衣机的插头旋转到底座上。这使得使用洗衣机成了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很多人由于没有及时旋转下插头,衣服、头发都被卷入到了机器里。同样,互联网在发展的过程中,也不断出现各种问题。但是贝索斯相信,创新这件事情总是问题与机遇并存,只要有信念与坚持,互联网的潜力不可估量。


TED.com: Jeff Bezos on the next web innovation

如今,1994年从一间网络书店起家的亚马逊,已不仅是全球最大的网上书店,而且在领导与改变着全球零售业模式,迫使很多零售巨头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们的商业模式,并最终改变了人们购物的习惯。亚马逊已经成为大家公认的网络购物可靠性、客户服务、在线购物网站惯例(用户评论、一键购物、购物车图标等)等各方面的标准。贝索斯并不是网络购物的发明者,但他几乎仅靠一己之力将亚马逊公司变为一间资产达数十亿的企业。在他的领导下,亚马逊现在年销售额超过80亿美金,其在物流仓储、数据存储、云计算方面的技术更将为下一代商业和媒体发展变迁带来深远的影响。

我们也不妨来回顾一下2003年大洋彼岸的中国在互联网领域的发展局面。当时,阿里巴巴刚刚推出淘宝网,腾讯QQ游戏也刚刚问世,而百度的搜索引擎还在酝酿之中。如今,淘宝俨然已成为年轻一族最热衷的购物方式,QQ游戏为腾讯贡献了很大一部分营收,而百度搜索引擎则拥有全球最大的中文信息库。

贝索斯今年4月在给亚马逊公司员工的一封信中,鼓励员工们立足长远,敢为人先,不怕失败。想必,这也是其本人与许多互联网创始者所信奉的品质。在这个行业中,起步早就意味着有时间允许失败,也意味着有更大的机率获得成功。当然,这个行业的激烈竞争,也使得每一位参与者都要时时完善自我,接受挑战。亚马逊公司的Kindle电子阅读器第二代才刚问世,搜索引擎巨头Google就宣布,明年将实施在线阅读计划,之后还将启动更为雄心勃勃的“网上图书馆”计划。

嘿,五十年后,互联网又将带领我们进入怎样的一种时代呢?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乔纳森·齐特林:互联网是一个动词

今天介绍的是互联网研究专家乔纳森·齐特林(Jonathan Zittrain)的TED演讲,其核心思想是:由于人们的发自内心的互助心理,促成了互联网的良性发展,简而言之,互联网不是简单的信息平台,而是一个动词,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其中的一个参与者。

乔纳森本身搞互联网研究,曾与去年出版了一本叫《互联网之未来——人类如何趋避之》(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 and How to Prevent It)的书,书里头运用大量的事实加理论阐述,讲述了为何今日之互联网将走向封闭,以及我们可以采取怎样的手段去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2009年的TEDGlobal大会上,乔纳森则通过展示互联网带来的乐观一面,暗喻一个共享共容的未来。

演讲视频:

Jonathan Zittrain: The Web as Random Acts of Human Kindness

乔纳森开始讲到了互联网之最初发明人的故事。他说,当互联网的先驱在构思互联网这个项目的时候,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即他们享有最大限度的自由,也就是说,他们不需要通过做互联网来赚钱,甚至他们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是没有一分钱的。但正是这样的自由使得一个开放的互联网成为可能。

另一个例子是:在2007年的时候,有一次巴基斯坦当局封锁了YouTube,巴国的一家ISP就使用IP劫持的方法来封闭该国境内对YouTube的访问,但是这样的劫持也影响到了其他国家。因为那个ISP在网络上假装自己的IP就是YouTube的IP,使得环球范围内有2个小时YouTube无法正常进行。刚好这天有几个北美网络接线员协会(North American Operators Group)的工程师走到一块喝咖啡,他们从邮件上看到这消息,知道是发生大事了。于是几个人就搓搓手就干了起来,写了个程序,解除了巴国的封锁。也不要任何人一分钱,纯粹是为了满足geek的那种挑战一切困难的心理以及从中获得的快乐感。

还有就是维基百科的故事。想必吉米·威尔斯当年在创建维基百科的时候是没有想到wiki这个附属功能竟然会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创作革命。很多人在维基百科上维护着他们关心的条目的公正性,甚至还会因为某个词语的表述而在网上争论得面红耳赤。最终会产生一个结果,有些人也许不同意那个的论点,但是他们也会尊重社区的决定,因为他们意识到那是比他们的个人意见更为重要的东西。

再有就是Couchsurfing这个新玩意。过去,欧美人士非常热衷于hitchhiking,就是搭便车旅行。但是,似乎近年来这个词语出现的频率正在降低。真的是这样吗?从craigslist等网站的相关版面的火热程度可以看出,这一说法并不正确。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年轻人还发明了Couchsurfing这个东西,就是假如你到别的城市去旅游,你可以睡陌生人的床,并且不用花钱。真的有这回事吗?看看Clay Shirky等人最近拍摄的一部纪录片Us Now,你就知道这确有其事。

乔纳森进而总结说,互联网实际上是充满了人的七情六欲的,它不应该是一个名词,而应该是一个动词。当我们去聆听互联网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互联网也在跟我们对话。互联网在跟我们说什么?答曰:让我们一同前进吧!

相关阅读:

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 and How to Prevent It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吉米·威尔斯叙说Wikipedia(维基百科)的诞生

今天发布的是一篇TED演讲的字幕全文翻译,演讲者是的Wikipedia(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斯(Jimmy Wale), 他在TED 2005年会议上讲述了Wikipedia的故事。吉米·威尔斯回忆他怎样组织起“一帮乌合之众的志愿者们”,给他们合作的工具并创建了Wikipedia,一个自发组织,自我修正,从未完成的在线百科全书。这篇演讲译者是Bo Yu

---------

1962年,查尔斯·范·多伦,后来成为不列颠百科全书的一名高级编辑, 说: 理想的百科全书应该是激进的 — 应该不再是安全的。 但是如果你对1962年以后的不列颠百科全书的历史有所了解的话, 它是一切基本的东西: 仍然是一个完全安全,乏味的百科全书。 Wikipedia,另一方面,从一个非常激进的创意开始, 那是我们所有人去想象的一个世界 在这里地球上的每个人 都能自由访问所有人类知识的汇总。

那就是我们正在做的。所以Wikipedia — 你看到的是它的一些示范 — 它是一个免费授权的百科全书。由全世界成千上万的志愿者 用很多很多语言填写的。 它使用Wiki软件填写 — 是他刚才示范过的那种软件 — 任何人可以快速的编辑并保存, 然后它能迅速的在互联网上呈现出来。 Wikipedia的一切实际上都是由志愿者来管理的。 所以当Yochai Benkler在谈论关于组织的新方法, 他实际上是在指Wikipedia。我今天要做的 就是告诉你们一些更多的关于它内部真正是怎样工作的。

Wikipedia由维基媒体基金会拥有,这个基金会是我创立的, 一个非盈利性质的组织。我们的目标,维基媒体基金会的核心目标, 是为地球上的每个人提供一个自由免费的百科全书。 如果你在想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比建立一个很酷的网站更多。 我们真正对所有关于数字鸿沟,全世界贫困等问题感兴趣, 是每个地方的人们能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 来做出正确的决定。 所以我们将不得不做远超过仅仅是互联网的工作。 那也是我们要选择自由授权的使用协议的原因 因为那样允许当地企业家 — 或者任何人想要并且能获得我们的内容 并且做任何他们想对它做的事 — 你可以复制它,重新发布它 你还可以将它商业化或非商业化。

所以从Wikipedia这里可以为世界创造出许多新的机会,我们从公众捐赠得到资助, 关于这个更有趣的事情 是实际上运行Wikipedia只需要多么少的钱。 所以Yochai Benkler刚才给你们看了关于一台印刷机的花费是什么的图。 我会告诉你们Wikipedia的花费是什么, 但首先我会给大家看看他有多大。 我们有超过600,000篇英文文章。 我们有包含很多很多不同语言的总计两百万篇文章。 最大的语言是德语,日语,法语。 所有西欧语言都很大。 但是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我们网站的全部流量 来自英文Wikipedia, 这让很多人吃惊。 很多人在互联网上用一个英文为中心的方式思考, 但对我们来说我们是真正的全球化的。我们有很多很多语言。 我们已经有多流行 — 我们是一个排名前50的网站 我们比纽约时报更流行。 这是Yochai Benkler刚才谈到的地方。

这展示了Wikipedia的成长 — 我们是蓝色的线 — 那儿是纽约时报的。 关于这个有趣的地方是纽约时报网站是由一个巨大的, 拥有我不知道多少,成百上千的职员的企业在经营。 我们只有一名雇员, 那名雇员是我们的软件开发组长。 他也是从2005年1月以来仅有的我们的雇员, 其他所有的一切成长都在那之前。 所以服务器由一群普通的志愿者在管理, 所有的编辑工作也都是由志愿者完成。 我们组织的方式 不是像你们能想象到的任何传统的组织那样。 人们常常会问,”那么,谁负责这个?” 或者”谁做的?”答案是: 任何想要出一分力的人。 这是一件非常不寻常和混乱的事情。 我们现在在三个地方共有超过90台服务器。 这些服务器由一些在线的系统管理员志愿者管理。 我能在白天或者夜晚的任何时间上线 看到8到10个人等着我 问我问题或者关于服务器的任何事情。 你绝不可能在一个公司里面做到这一点。 你绝不可能有一群一天24小时随时待命的人 做我们在Wikipedia做的事情。

我们每个月有大约14亿次页面浏览, 它真的成为一个巨大的东西。 一切都由志愿者管理。 我们每个月总带宽的花费是大约5,000美元。 那是我们实际上的主要花费。 我们实际上可以不用雇人来做。 我们实际上 — 我们雇佣了布莱恩因为他已经兼职和全职 在Wikipedia工作了两年, 所以我们实际上雇佣他,那样他可以过一个更为充实或更有趣的生活,有时还能去看看电影。 所以当你知道这个真正混乱的组织是什么样以后最大的问题是, 为什么它不是全是垃圾?为什么这个网站还是那么好?

首先,它有多好?嗯,它真的非常好。它不是完美的, 但是它远比你想象的好的多, 给我们完全混乱的模型。 所以当你看见他对关于我的页面进行了荒谬的编辑, 你认为,哦,这显然是将要退化为垃圾。 但当我们看见质量测试 — 还没有足够的这样的测试 我非常鼓励人们做的更多, 拿Wikipedia和传统的东西比较 — 我们轻易获胜了。

所以一家德国杂志拿德文Wikipedia, 它比英文维基要小很多很多, 跟Microsoft Encarta和跟Brockhaus Multimedia比较, 我们全面胜利。 他们雇佣了一些专家来看文章并且比较文章的质量, 我们很高兴看到结果。 所以有很多人听说过Wikipedia布什与克里的争议。 这是一个 — 媒体已经有些广泛的报道了这个。 它由在《红鲱鱼》的一片文章开始。 记者们给我打电话然后他们 — 我的意思是,我不得不说 他们拼写对了我的名字,但是他们他们真正想说的是, 布什和克里的选举太有争议了, 它在分裂Wikipedia社区。所以他们引用了我说的话, “他们是Wikipedia历史上最有争议的。” 我实际上说的是,他们一点争议也没有。 所以这是一个细微的误引。文章编辑的太过沉重。 这确实是我们不得不在一些场合锁定这些文章。 时代周刊最近报道说 “极端的手段有时不得不采取, 威尔斯锁定了2004年大多数的关于克里和布什的文章。” 这发生在我告诉记者我们不得不偶尔在这儿和那儿 锁定它一点点。 所以一般的真相是争议的类型 那些你也许认为在我们Wikipedia团队中有的争议 实际上真的一点都不存在。

关于有争议话题的文章被编辑了很多, 但是他们不会在社区内引发太多争议。 之所以会这样的原因是绝大多数人理解中立的需要。 真正的分歧不是左右之争 — 那是很多人以为的 — 而实际上是在一群深思熟虑的人和一群愚蠢的人之间的。 在任意那些品质的一边都没有政治色彩占据垄断地位。 关于布什和克里事件的事实真相 是布什和克里的文章 在2004年不到百分之一的时间被锁定了, 并且它不是因为他们是有争议的; 只是因为有一些平常的破坏 — 有时甚至在线上发生,人们 — 有时甚至记者们也跟我说他们破坏了Wikipedia 并且很惊异它很快就被修复了。 我说 — 你知道,我总是说,请不要那样做,那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们怎样做到这个的? 我们怎样管理质量控制? 怎样使 — 它如何工作的?

有一些要素, 主要是社会政策和软件的一些元素。 所以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们对待政策的中立观点。 这是我从刚开始就制定下来的, 作为一个社区的核心原则是完全不可动摇的。 这是合作的一个社会化概念, 所以我们不过多讨论真相和客观。 这样做的原因是如果我们说我们只会对一些话题报道真相, 那样对我们搞清楚要写什么没有一点好处, 因为我不同意你关于真相是什么的说法。 但我们有这个中立的专业条款, 在社区里有属于它自己的很长的历史, 它的基本原则是,当有争议问题出现的时候, Wikipedia本身不应该对其采取立场。 我们只能报道那些著名的政党说了些什么。 所以这个中立的政策对我们来说真的很重要, 因为它使得一个非常不同的团队 走到一起并真正完成一些工作。

所以我们有很多在政治,宗教, 文化背景上非常不同的贡献者。 有了这个坚定的中立政策, 从刚开始就是不可置疑的, 我们确保了人们能一起工作 文章不会成为简单的一场战争 在左和右之间反反复复。 如果你有那样的行为, 你会被要求离开这个团队。 所以实时同事审查。 网站每一个简单的改变都会在最近改变的页面里面。 所以当他作了修改,该页面就会进入到最近修改的页面中。 那个最近修改的页面同样会进入到IRC频道, 一个互联网聊天频道 那里人们监控着各种各样的软件工具。 人们可以获取RSS源进行订阅 — 他们能收到关于修改的邮件提醒。 然后用户能设定他们自己的个人关注列表。 我的页面在很多志愿者的关注列表中, 因为它时常被破坏。 所以,经常发生的情况是有人能很快发现页面的变化, 然后他们只需要简单的恢复那个页面。

举例来说,有一个新的页面源, 你能访问Wikipedia的某个页面 然后看到每个新创建的页面。 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很多新创建的页面 只是一些垃圾,比如ASDFASDF等,我们必须删除它们。 但这同样也是Wikipedia上的一些最有趣的事情, 一些新文章。 人们会新建一篇关于一些有趣话题的文章, 其他人会觉得有意思 然后加入并帮助把它变得好得多。 所以我们有匿名用户的编辑工作, 这是关于Wikipedia的一个最有争议也是最有趣的事情。 所以克里斯能做出他的修改 — 他不用登陆或者什么的, 他就直接访问网站然后做出修改。 但结果是网站上只有大概18%的所有的编辑工作 是由匿名用户完成的。 另外,需要理解的很重要的一件事, 就是在网站上看到的绝大多数的编辑和修改 是来自于一个大约600到1,000人的非常紧密配合的团队 他们在不断的沟通。 并且我们有超过40个IRC频道,40个邮件列表。 所有的这些人都互相认识。他们沟通交流,我们有线下会议。

这些是完成网站大部分工作的人, 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他们做的事情上是半专业的, 我们为自己设立的标准是与 专业的质量标准持平或者更高。 我们并不总是能达到这些标准, 但那是我们一直在争取达到的。

所以这个紧密团队是真正关心这个网站的人, 这些是我见过的一些最聪明的人。 当然,这么说是我的工作,但是这绝对是事实。 这种为撰写百科全书的乐趣所吸引的人 往往都是相当聪明的人。

工具和软件: 有很多工具可以让我们 — 让我们,我的意思是我们团队 — 去自我监控和监控所有工作。 这是一个关于平面地球的一页历史的例子, 你能看到一些做过的改动。 这个页面的好处在于你可以迅速的看一眼这个 然后发现,哦 OK,我现在理解了。 当有人来看到 — 他们看到有人, 一个匿名的IP,对我的页面作了编辑 — 这听起来很可疑 — 这个人是谁?有人查看页面时, 他们能迅速看到发生了改变的地方用红色突出显示了出来, 然后发现,OK,好吧,这些字被改了,类似于这样的事情。 所有那是我们能用来非常快速的监控每个页面历史的一个工具。

我们团队里面做的另外一件事 就是我们保持所有的一切都是可扩展的。 大多数社会规则和工作方法 在软件里都保持完全可扩展。 所有的那些素材都在Wiki页面上。 软件里没有任何东西是执行了这些规则的。 我在这里举出的例子是关于删除页面的投票。 所以,我之前提到的,人们输入ASDFASDF — 它需要删掉。像那样的情况,管理员直接删除。 对于这样的情况不会存在大的争议。 但是你可以想象在很多其他有问题的地方, 这足够著名值得在百科全书中记录吗? 这信息是证实了的吗?它是个恶作剧吗?它是真的吗?它是怎样怎样?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社会化的方法来验证这个的答案。 所以在社区内就相应出现了一种方法那就是为要删除的页面进行投票。

我们这里拿出来的特例,它是一部电影, “Twisted Issues,” 第一个人说, “现在这应该是一部电影。它在Google测试上惨败。” Google测试是,你在Google上查看看是否它在上面, 因为如果有些东西在Google上都没有的话,它很可能完全不存在。 这不是一条完美的规则,但这是快速搜索的一个很好的起点。 所以有人说,”请删除它。删除它 — 它不值得注意。” 然后有人说,”等等,等等,我找到它了。 我在一本书上找到它了,’电影恐怖视频指南: 你必须看的20部地下电影。” 哦,好吧。所以又有另一个人说,”把它清理掉吧。” 有人说,”我在IMDB上找到它了。保留,保留,保留。”(注: IMDB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影数据资料库网站) 对这种情况有意思的是软件就是 — 这些投票只是 — 他们只是作为文本键入到一个页面。 与其是它是一个真正的投票,不如说它是一个对话。

事实是当一天结束的时候 一名管理员可以来到这个页面看一下然后说, 好吧,18个删除,2个保留,我们会删除它。 但在其他情况下,这个可能是18个删除和2个保留,并且我们可能会保留它, 因为如果那两个认为要保留的人说,”等一下,等一下。 其他人没看到这个,但是我在一本书上找到了它, 并且我找到了一个描述它的链接页面,我明天会清理它, 所以请不要删除它,”那么它会保留下来。 它也跟这些人是谁和谁在投票有关。 就像我说的,这是一个紧密结合的组织。 这儿往下,最底部,”保留,这真的是电影,”里克·凯说。里克·凯是一名很有名的维基人士,他对故意搞破坏和恶作剧的情况做了大量的工作,并且投票删除。 他的话在社区里很有份量,因为他知道他在做什么。

所以这些是怎样管理的呢? 人们真的很想知道,好吧,管理员,类似那样的。 所以Wikipedia的管理模式,社区的管理, 是一个非常令人困惑,但却是一个协商一致的可行的组合体 — 意味着我们尝试不对文章的内容进行投票, 因为主流观点不一定是中立的。 一定程度的民主,所有的管理员 — 这些是能删除页面的人, 那并不代表他们有权力删除页面, 他们仍然需要遵守所有的规则 — 但是他们是被选出来的, 他们由社区推选出来。有时人们 — 那些在互联网上随机转悠的人 — 喜欢通过指责我说我自己指定管理员 来表达对百科全书内容的偏见。 我往往嘲笑它,因为实际上我并不知道他们是怎样选出来的。 有大量的高级知识分子。 所以当我提到的时候你能得到一点提示,比如, 里克·凯的话能比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人更有份量。

我有时跟安吉拉这么讲,她刚重新当选 从社区被推选到董事会 — 到基金会的董事会, 通过超过反对派两倍的票数。 我总是让她尴尬因为我说,好吧,安吉拉,比如说, 可以因为在Wikipedia做任何事而离开, 因为她是那样受仰慕和那样权威。 但讽刺的是,当然,安吉拉能这么做是因为她是一个 你知道绝对不会破坏Wikipedia任何规则的人。 我也喜欢说她是唯一的一个 真正了解Wikipedia的所有规则的人 知道我在社区里充当着一个君王的角色。我曾经在柏林描述过这个然后第二天报纸的头条说,”我是英格兰的女王。” 那并不是我真正说的,但是 — 关键点是我在社区的角色 — 在免费软件世界里有很长的 — 有一个存在时间很长的仁慈的独裁者模型的传统。

所以如果你看看大多数主要的免费软件项目, 他们有一个人来负责这个大家都认同的人就是那个仁慈的独裁者。 嗯,我不喜欢仁慈的独裁者的任期, 而且我认为这不是我在理想世界里的工作或者角色,成为由世界编辑汇总的全部人类知识的未来的独裁者。 它是不合适的。 但是仍然有一个需求需要一定程度的君主制, 一定程度的 — 有时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个决定, 我们不想过多的陷入困境在正式决策过程中。

所以作为为什么会这样的例子 — 或者这怎样能很重要, 我们最近遇到一个情况,一个新纳粹网站发现了Wikipedia, 他们说,”哦好吧,这很可怕,这是犹太人阴谋的一个网站 我们想要那些我们不喜欢的文章删除掉。 我们看见他们发起了一个投票进程,所以我们将发送 — 我们有40,000会员而且我们将把这个投票发给他们 他们将通过一起投票来删除这些页面。” 那么,他们设法让18个人出面。 那是给你的新纳粹数学。 他们总是认为他们有40,000会员但实际上他们只有18个。 但是他们设法让18个人以一个相当荒谬的方式来投票 去删除一个完全有效的文章。 显然,投票以85票对18票结束, 所以对我们的民主处理流程来说没有真正的危险。

另一方面,有人说,”但是我们将要做什么? 我的意思是,这可能会发生并且如果一些真正有组织的群体 参与进来并想要投票怎么办?” 我说,”那么去他的,我们就改变规则。” 那是我在社区的工作: 去声明我们不会允许我们的开放 和自由区降低了内容的质量。 所以只要人们相信我在我的角色发回的作用, 那么就有我的一个位置。 当然,因为免费授权,如果我做的不好, 志愿者会很乐意参与然后离开 —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要做什么。

所以这里最终关键的地方是理解Wikipedia是怎样工作的, 理解我们的Wiki模型是我们工作的方式是很重要的, 但我们不是狂热的网站无政府主义者。事实上,我们的 — 我们关于社会方法论是非常灵活的, 因为社区最终的激情动力就是追求工作的质量, 而不一定是我们用来产生内容的流程。 谢谢大家。 (掌声)

本·桑德斯: 是的,你好,我是本·桑德斯。 吉米,您刚才提到公正是Wikipedia成功的一个关键。 它震撼了我,因为很多 用来教育我们小孩的教科书都存在固有偏见。 您发现有老师在使用Wikipedia吗? 另外,您怎样看待Wikipedia在改变教育?

吉米·威尔斯: 是的,所以很多老师现在开始使用Wikipedia了。另外 — 有一个关于Wikipedia的媒体故事,我认为是错误的。 它建立在博客对阵报纸的故事基础上。 故事是,有这样疯狂的事情,Wikipedia, 但是大学生们讨厌它老师们也讨厌它。那最终被证明不是真的。 我最后一次收到一个记者的Email说, “为什么大学生们讨厌Wikipedia?” 我用我的哈弗大学的电子邮件地址发送给他, 因为我最近在那里任命了一名同事。 我说,”其实,不是所有大学生都讨厌它。” 但是我认为会有很大的冲击。

我们实际上有一个项目,一个我个人真的很兴奋的项目, 就是Wiki书籍项目, 它是一个用所有语言创造教科书的尝试。 那是一个大得多的项目; 它将需要用20年左右的时间去实现。 但是那个项目的一部分是去完成我们的使命 就是给地球上的每个人提供一本百科全书。 我们不是要用美国在线式光盘来给他们发垃圾信息。 我们的意思是我们要给他们一个他们能使用的工具。 并且对于世界上的很多人来说, 如果我给你们一本大学级别的百科全书, 它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没有一整套的很多的扫盲材料 来帮你建立起你真正能使用它的观点。 所以Wiki书籍项目就是那样做的一个尝试。 并且,我认为我们将真正看到一个巨大的 — 它可能甚至不是来自我们, 但不断的有各种各样的创新在进行。 但是免费授权的教科书是教育业里将要发生的下一个大事件。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布鲁斯特·卡尔: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打造人类数字图书馆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讲述的是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尔(Brewster Kahle)的2007年EG Conference上的演讲。TED.com通过“TED伙伴系列”发布一些TED伙伴所组织的会议和活动的精彩演讲视频。

我们常说知识改变命运,而阅读是获取知识的一个重要途径。活到老、学到老,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自己通过书本学习。除了一些硬知识,图书中还有不少前人修身养性的经验之谈,引人思考、促人进步。为了普及知识,从小培养阅读习惯,提高全民素养,人们积极建设乡村图书馆,将图书千里迢迢运送到贫困地区。而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的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尔(Brewster Kahle)则另辟蹊径。他在2007年的EG Conference上演讲中讲述了他的数字图书馆理想。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对网络有一些了解的人应该都听说过或使用过网站流量分析公司Alexa的产品,这间于1999年被亚马逊公司(Amazon)收购的其创始人正是布鲁斯特·卡尔(Brewster Kahle)。除了广为人知的Alexa外,卡尔于1996年创办了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公司,致力于建造一座基于互联网的数字图书馆。他尝试像亚马逊一样,按照文字、音频、视频等分类,将人类有史以来的知识全部有条理地进行归档。在他看来,我们再也无需运输图书到偏远地区,通过一辆带有打印机、装裱机、并可联网的小面包车,即可无国界传播知识。人们仅需花费1美元便能获得一本新鲜出炉的图书,并且不用将这本书归还给图书馆。

这一工程更为重大的意义在于,知识从此变得真正唾手可得,自古至今全人类的智慧将在我们面前全然展现。经过成本核算和方法考证后,卡尔得出结论,我们完全有能力将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归档存储。

卡尔建造数字图书馆的方法并不复杂。他采取扫描的方法来收集图书,采用录制来的方法收集音像,通过截屏来记录互联网发展进程。卡尔想过用100美元笔记本儿童笔记本电脑(OLPC)或亚马逊公司的Kindle作为阅读工具,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用数字的方式存储知识,用纸张的方式学习知识。这种传统的终端虽然不怎么酷,但可以更有效地传播知识。

获得世界银行资助后,卡尔在硅谷招兵买马前往乌干达开始他们的第一次尝试。他们在乌干达国家图书馆建立了第一个互联网连接点,努力了解当地人民的需求,并在乌干达郊区开设制作图书的项目。卡尔向我们介绍了一种使用传送带运作的图书制作工具“浓缩图书机器”,就好象用浓缩咖啡机制作咖啡一样,只需按下按钮,10分钟即可制作出一本图书。

当然,扫描并储存图书的过程是有些枯燥的。经过一番实践后,卡尔发现应当让大家扫描自己的图书,而不是请专人进行全盘扫描,因为只有非常在意自己手中的图书,才会认真扫描,并乐在其中。而如果是新书的话,人们宁可捐赠掉再去买一本。卡尔告诉我们,迄今为止,印度人已经扫描了大约30万册图书,中国人扫描了超过100万册,而埃及人大约扫描了3万册。

一旦形成规模,卡尔的互联网档案公司即可以10美分/页的成本建立数字图书馆。一般的图书平均300页,也就是说,制作一册数字图书的成本是30美元。如果要将美国国会图书馆的2600万本藏书全部归档,需要耗资7.5亿美元。卡尔认为可以先从100万册图书开始做,那就只需3000万美元了。互联网档案公司已经扫描了20万册图书,他们目前每月扫描1.5万册,并在互联网上公开了25万册图书。卡尔建议将稀有或已经过了版权保护期的图书的数字资料,放到网上让大家免费阅读。

音频记录方面,互联网档案公司只需10美金即可归档一张唱片,并将其放到互联网上。在这里,版权自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卡尔开玩笑说,如果向慈善机构或者公众捐赠,可以免税,然而在互联网上,却可能因为提供免费产品而破产。但是知识的传播不应该受到金钱的限制。卡尔表示,互联网档案公司将向任何想要和数字图书馆分享知识的人,永远提供无限量存储和无限量带宽。目前,每天大约有2-3支乐队同互联网档案公司签约,同意他们录制乐队的演唱会。互联网档案公司每天需要录制40-50场演唱会。光是Grateful Dead乐队,互联网档案公司已经录制了四万场演唱会,人们可以自行在网上收看或收听。

视频方面,卡尔还带领他的团队存储了一些政治题材和非专业类电影。他并不是要将自己变为YouTube,而是旨在让人们以后可以重新使用这些影片中的素材制作新的电影。而电视方面,他们则全天录制20个电视频道的节目,包括俄罗斯、中国、日本、伊拉克、半岛电视台、BBC、CNN、ABC、CBS和NBC电视台,目前存储规模已达到千兆兆字节。不过出于成本因素,他们目前只在网上放了911事件发生那一周的电视节目。人们可以看到不同国家对于这次事件的不同观点。归档这些电视视频的成本是每小时15美金,电影存储的成本则为每小时100-150美金。目前,互联网文档公司仅在网上放了约万条视频,主要的障碍还是法律和版权的问题。

除了图书、音频和视频,卡尔最为著名的归档项目仍然是在他的老本家互联网行业。互联网档案公司从1996年开始每隔2个月抓取每一家网站的每一张页面,并发明了一种时光机,让人们可以看到这些网站从前的模样,比如Google的Alpha测试版本、尚在斯坦福大学运行的版本等。

通过存储在图书、音频、视频和互联网四大类别的信息,卡尔和他的团队可以将人类文明囊括其中。其实,这种收藏人类知识的想法,早在图书馆诞生之处便已经有了。著名的古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就是以收藏人类所有知识作为目标,皓首穷经,在2000多年之前就能集50万馆藏之巨。可惜的是,这座图书馆于公元五世纪毁于一场火灾,其珍藏的大量古代智慧也随之永远消逝。

为了防止类似的灾难,互联网档案公司将他们的存储制作了多份拷贝,并将其中一份放在了重建后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中。他们目前正在阿姆斯特丹的洪水区储存第二份拷贝,并计划在旧金山圣安德利亚断层和中东都放置一份拷贝。

卡尔的举措无疑令人感到振奋。借助高科技的手段,人们得以重现亚历山大图书馆昔时的辉煌,记录和传承悠久的人类文明。从这一角度来说,任何法律、版权都不应当是绊脚石。毕竟,法律和版权的限制正是为了鼓励知识创新,而建立公众图书馆的目的也是为了通过传授知识实现创新。剩下的问题恐怕是,如何在信息四通八达,所有知识都伸手可及的情况下,有效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在茫茫书海中寻到适合自己的图书?

相关链接

互联网档案网站:http://www.archive.org
Wikipedia上的布鲁斯特·卡尔词条: http://en.wikipedia.org/wiki/Brewster_Kahle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赛斯•高汀:一呼百应的部落营销

今天发布的是TEDtoChina团队新成员Li Jun的稿件,讲述的是营销大师赛斯•高汀(Seth Godin)2009年TED大会上的演讲。

创业家、营销学家、作家赛斯•高汀(Seth Godin)是TED的常客,TEDtoChina曾在2月14日对他做过简短介绍。早在20多年前,《商业周刊》的玛丽•肯兹(Mary Kuntz)就评价他为“信息时代终极创业者”,说他是一个“以想法作为一技之长的人”。赛斯·高汀是市场营销领域的著名作家,他的著作包括《喷嚏营销》、《许可营销》、《紫牛》、《免费力量大》、《小即是大》等,这些书籍都是畅销书。他最近出版于2008年的新作《部落》(Tribes:We Need You to Lead Us)出版于2008年,讨论的不是营销话题,而是数字时代领导力的变革。该书阐述,部落(Tribes)是由一个领袖和一种理念引导而连结一起的一群人,一个部落能够最为有效地带来一些持久而实质性的变化。

虽然赛斯认为《部落》(Tribes)该书讨论的是领导力的变革,然而,我们认为他所讨论的部落概念,更像是一个新的营销概念。本文也将基于这样的角度来介绍他的2009年TED大会关于部落概念的演讲。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和协调。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在2009年的TED演讲台上,赛斯指出,人们总是希望可以改变生活,改变一切。他回顾了历来人们改变世界的方式:工厂、广告、部落。

在工厂盛行的年代,如果你有一间高效率工厂,就可以实现改变。比如汽车大亨哈利•福特(Harry Ford)就是这么做的。只要你有足够便宜的劳动力和足够快的机器,就可以取得成功。然而,如今我们早已用尽了这两样资源。

第二种方式是广告,尤其是电视广告。电视广告是一种大众营销手段,只需要一般的想法即可,因为广告是要向普通大众传播的。如果你有一位大牌代言人,广告经常出现在电视台里,并且购买了足够的广告时间,就可以取得成功。赛斯认为,和募款、竞选一样,电视广告通过催眠受众来传播想法。而这种催眠手法已经失效了。

赛斯进而提出,我们应当使用新的营销手段传播想法,也就是他所发明的“部落营销”概念。不需要金钱、不需要杠杆广告系统,而是通过领导来实现改变世界。

“部落营销”的关键在于领导,以及联系众人和想法。互联网对物理距离的颠覆性改变,更是催化了这一模式。营销者所需做的,不过是将大家联系起来。而人们,尤其是边缘人士,渴望获得联系,找到同道中人。和过往组织形态不同的是,部落虽然以领袖为中心,却是一种相对民主的架构,并没有任何人强迫他人加入部落,追随者对领袖的热爱是发自内心的。

“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找到值得改变的事情,然后用一种类部落的方式传播该想法,让它壮大起来,成为一次运动。”赛斯举了微软公司和苹果公司的例子,这两间公司的掌门人除了年纪相同,几乎没有一点共同之处。但他们用各自的方法召集起一群员工,形成一个部落,进行各自的科技创新。赛斯还建议Amazon可以对图书阅览器Kindle进行一些改进,使作者、读者能在Kindle上留言并阅读他人留言,将素昧平生的众人联系起来,形成部落,让作者可以在部落里传播自己的想法。我们也许对于自上而下的组织结构和web 2.0下各抒己见的平行结构非常熟悉,“部落营销”的不同之处在于,既有领导又有成员。早期的各类话题BBS、SNS社区托管Ning、豆瓣网以及大量SNS网站,虽然拥有如部落一般强大的用户群,但缺乏部落领袖。若是借鉴“部落营销”,在各自的平台上应该可以做一些广告以外的新尝试。


Seth Godin on the Tribes We Lead

赛斯认为,我们并不需要为所有人创造产品和运动,我们只需要为我们的想法和行动找到1000个真正的粉丝。实际上,赛斯谈到1000名真正的粉丝这个话题,是受到凯文•凯利1,000 True Fans这篇文章的启发。每个创造者,包括但不限于独立艺术家,发明家和小型制造商,社会企业家,创意传播者,只需要找到1000名真正的粉丝,就可以撬动这个市场。如果你每天吸引1名粉丝,你需要的时间是3年。真正的挑战在于,你必须直接和这1000名粉丝联系,保持紧密的沟通,而不是和他们保持距离,试图让他们对你顶礼膜拜。

“只需找到拥护该想法的人,而不是要求人人都成为追随者。”赛斯将人分为意欲领导他人、改变常规的“异端者”和半睡半醒、听从指示的“梦游者”。“异端者”并不需要每一个“梦游者”都加入到他的组织之中,只需要一些认为现状不合常规,希望有所改变,并渴望被联系的人们。

赛斯举了我个人非常欣赏的企业Zappos为例。Zappos是美国一间网上鞋店,但在CEO谢家华(Tony Hsieh)的领导下,销售总额从2000年的160万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10亿多美元,并于今年7月底被Amazon由8.47亿美元的天价收购

Zappos的成功并不在于它卖的鞋子有多好或者多便宜,它开创了建立在成熟商业模式上的全新互联网购物体验,同一些花哨的web 2.0网站相比,卖鞋可能无法获得用户的眼前一亮,但却可以通过优质的客户服务,得到用户口袋里的真金白银。塞斯坦言,“谢家华并不是在经营一家鞋店。Zappos也不是一间鞋店那么简单。Zappos是独一无二的,它将喜欢鞋子的人们聚集起来,让这些人在这里热烈讨论,将重视用户体验的人们联系起来,形成部落,从中赚取一分一厘。这样的策略可以用于如卖鞋这样平凡无奇的事情上,也可以运用于诸如推翻政权这样的复杂事情中。”

值得一提的是,Zappos的员工工资并不高,但他们非常热爱公司,离职率很低,并且具有自发的服务意识和创新精神。我想,谢家华不仅将顾客,也将员工聚拢在了部落之中。Zappos的成功和它拥有一批出色的员工是分不开的。尤其对于服务业来说,个体员工的素质往往是留住客户的重要原因。当下,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将“团队”放在首要位置,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往往并非如此。不仅是营销,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将,“部落营销”也是非常值得借鉴的。

赛斯向TED观众提了三个问题。1. 你让谁感到不安?如果你不能使任何人感到不安,那么你就没有改变现状; 2. 你将谁联系起来?其实很多人正在等待被联系; 3. 你在领导谁?应当关注的并不是你所搭建的机制,而是你所领导的人,这才是改变得以实现的主要因素。

“你并不需要获得他人允许才能领导他们。万一你需要一个理由,那么就是我们都在等你告诉我们何去何从。”赛斯指出了领导者的共同之处:

1.挑战现状
这是首当其冲的特征。

2.建立文化
正如海盗独特的旗帜和眼罩一样,领导者应当创造出鲜明的部落特征。不管是一种秘密语言,还是一次长达7秒的握手,领袖应当建立起一种判别“自己人”的方式。

3.具有好奇心
领袖对于部落成员、部落外的成员都充满好奇。他们喜欢提问。

4.将人们联系起来
你知道人们最渴望什么吗?他们渴望被他人想念。而部落领袖可以做到这一点。

5.并不需要领袖魅力
部落领袖通常都具有与众不同的魅力。但这种魅力并不见得是天生的,而是在领导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

6.投身其中
部落领袖应当全身心投入自己的事业、部落和部落成员之中。

演讲末了,塞斯希望观众用24小时创造一次运动,一种可以改变现状的运动。“开始做吧,现在就做,我们需要它!”

那么,就请你也着手组建自己的部落吧。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劳伦斯·莱斯格:革新法律,释放创造力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斯坦福大学著名的法律教授Larry Lessig的 TED 演讲。关于Lessig教授,似乎无需太多的介绍,他是Creativecommons运动的发起人,很早就意识到现行的版权制度在互联网时代的诸多不适,并且致力于保护网络上出现的创造行为。Larry Lessig写过多本关于此一主题的书,包括《思想的未来》《自由文化》《代码》《代码2.0》等。

以下是Larry Lessig在2004年TED大会上所作演讲的概述,整个演讲的中心话题是:如何保证读写文化在互联网时代得以延续。


演讲视频:Larry Lessig on laws that choke creativity

20世纪的一代人是在唯读(read-only)文化之下长大的,收音机、电视机、电影等的发明使得他们可以获取大量的资讯,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是唯读的,只能消费创造力的成果,不能自己去创作。

互联网所带来的最重要的贡献,就是它有可能使得读写文化重新兴起。在YouTube, Flickr, mySpace等网站的推动下,读写文化促使爱好者文化(amature)的复兴。

Larry Lessig教授现场放映了几个通过混搭手段做出来的短片,从中可见互联网带来的巨大的创意空间。注意,Larry Lessig不是鼓励人们在不经授权的情况下抄袭他人的作品,他所鼓励的是,基于现有作品的再创作(recreativity)。Larry指出,这些技术早已存在,而今天的个人电脑与互联网则使得这些技术走向大众化。这是催生创造力的工具,这是年轻一代的话语方式。但是,这样的行为却不能得到法律的许可。

现行的法律没有按照常识(common sense)对这一类的做法进行保护。版权法保护的是每一个单独的副本(copy),但是,在数字年代,每一次的创造行为都是在创作一个副本,假如按照版权法规定,每一次使用都需要获得授权,否则就会被视为侵权。

为了保护互联网时代的读写文化,Larry教授指出,我们现在可以做两件事:其一、提供一个渠道,让艺术家或创作者将自身的创作自由发布,允许非商业性质的使用;其二,我们需要搭建一个商业的架构,来促成互联网时代读写文化的发展。唯有如此,读写文化才能够在数字时代求得生存。

Creativecommons之诞生,实质上就是为了促成这样的努力,而过去几年间基于CC授权的作品的大量出现,亦表明了这种创作授权模式的活力。还有相当多的商业创新是由CC带来的,比如Magnatune, Jamendo等。CC协议也在教育、科研等等其他领域获得应用,更多此类故事可以关注Creativecommons的网站

参考阅读:

Larry Lessig教授的主页:http://www.lessig.org
Creativecommons: http://Creativecommons.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