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TED演讲推介(摘要)

每次以1000字左右的篇幅介绍一个TED演讲。

众口难调:重新定义酱料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是畅销书 Blink(《瞬间抉择》(又译:《决断2秒间》)和The Tipping Point(《引爆流行》,又译《引爆点》)的作者,他的很多文章也发表在《纽约客》杂志上。格拉德威尔关于天才的研究的新书 Outliers 于08年11月上市,也获得了好评

格拉德威尔是2004年TED大会的演讲者之一,他的演讲题目是《我们能从意大利面酱料中学到什么》(What we can learn from spaghetti sauce)。这个演讲讲述了心理物理学家霍华德和意大利面酱料的故事,揭示了日常生活中的快乐之道。以下是这个TED演讲的简述。

这个演讲的中心人物是一位心理物理学家(psychophysicist),他叫霍华德。格拉德威尔认为,霍华德的贡献是非常值得称道的,因为他彻底改变了人们对酱料(这里是指伴着意大利面吃的那种酱)的认识,为所有生活在二十世纪的人带来了快乐。

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百事可乐公司要推出一款健康可乐(diet pepsi),他们先调配好一组甜度不同的可乐,其甜度介乎8-12,然后请来了包括 霍华德 在内的专家参与品尝。但是,结果发现,在8-12这个区间里头几乎每一个点上都有人喜欢,实验宣告失败。霍华德 为此感到闷闷不乐。后来,有一天他在吃午饭的时候,忽然来了灵感,他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搞口味试验,要的不是一款口味,而是一组口味啊!

于是他四处去宣传自己的这个想法,可是没有人理会他。后来,他亲自跑到美国各大城市去做关于酱料的口味试验,他按照不同的口味做出了45种配方,请来了很多市民参与实验。回去后他整理数据,他不是去寻求某一个最佳的口味,而是尝试去把不同的口味分组。结果发现,美国人喜爱的口味主要包括:淡、辣、杂。但是,当时的市场上只有前面两种,第三种基本没有,但是,它却代表了三分之一人口的口味。这时,一家酱料公司找上门来,霍华德 告诉对方这个秘密。酱料公司看到了潜在的巨大市场,马上行动,结果不出霍华德所料,那家酱料公司推出的杂酱迅速占领市场。霍华德的判断是正确的。

格拉德威尔 TED 演讲视频

格拉德威尔最后总结出这个故事的寓意:

一、心里想到的,嘴上就是说不出。(The mind doesn’t know what the tongue wants.)

二、口味无优劣之分,不同的口味可以迎合不同的需求。

三、二十世纪是追求多元化的世纪,在科技领域是如此,在食品领域也是如此,而霍华德正是这场多元化革命的倡导者。

延伸阅读:

《三联生活周刊》:格拉德威尔的成功学研究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Pop!Tech上传于2008年10月2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mrjoro上传于2005年11月22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标杆人生:重新定义名利

里克·沃伦(Rick Warren)是一位基督教的牧师,他是畅销书《标杆人生》的作者。该书名列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在四个月内售出一百四十万本,总销量已突破2200万本。

《标杆人生》一书的成功为沃伦带来了巨大的名声与财富。沃伦在2006应邀到TED 大会发表了一个演讲,为观众叙说了自己的心声。

首先沃伦回答了他为何会当牧师这个问题。他说,每个人都会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到某种事物之上(Everybody is betting their life on something),25年前,他刚好信奉了耶稣基督,于是就当上了一名牧师。沃伦说,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三种层次的人生:生存(survival)层次、成就(success)层次以及精神(spiritual)层次。

有一次沃伦被问及为何要参与保护地球环境的行动,他回答说,难道我们不应当尽我们之所能,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环境,让我们的后代过上更好的日子吗?提问的人说我们没有这个义务,并称这和鸭子也没有这样的义务一个道理。沃伦就反问道,但你不是一只鸭子啊?这不是一个关乎宗教信仰的问题,这是一个关乎一个人如何判断自己的生存状况的问题,也就是与一个人的世界观相关的问题。



里克·沃伦 TED 演讲视频


在《标杆人生》变成畅销书之后,沃伦决定做五件事情
:一、卖书所得的版税不留给自己;二、不再从教会领工资;三、将先前领到的工资悉数返还;四、创立一个基金会,支持慈善事业;五、以逐年递增的方式把自己的收入捐出去。沃伦多次提到,优质的人生不在于物质的占有,亦不在于外表的美或感官的美,而在于存在之真与多做善事。

生命之重要性不在于地位,不在于金钱,而在于奉献自我,服务社会。一个人的名望越大,他/她就更应当为弱者说话,帮助弱者发出自己的声音。此即沃伦所讲的操持(stewardship),对自己手里的财富与名声的操持。

最后,沃伦向在场的观众提出这么一个挑战:“你们都是有地位、有名望的人,你们能否运用这些资源来使我们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All About You God上传于2006年2月2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darkpatato上传于2007年2月19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消费行为:选择之困境

巴里·施瓦茨(Barry Schwartz)是社会心理学和社会行为学教授,他是多部著作的作者,他写的《选择之困境:为何多即是少》(The Paradox of Choice:Why More Is Less 又译《无从选择(为何多即是少)》)曾被《商业周刊》评选为2004 年十大畅销书之一。

他在2005年 TED Global 大会上发表了一个演讲,专门谈到了这个工业化社会的困境。

在工业化社会,人们通常会存在一种教条主义式的偏见,以为人们的选择越多,人们的自由度也越大,人们的福祉也会随之而增大。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过去,人们到商店买东西(比如说买牛仔裤),只有一两个品种供选择,即使自己不甚喜欢,但是买回去以后,久而久之,人们慢慢的也会爱上自己当初购买的那样商品(牛仔裤穿久了,由最初的不合身变成合身了)。可是,要是我们面临的选择不是一两个,而是几十个,乃至上百个呢?我们也许在经过一番耐心的挑选后会拿下某个款式,可是,回到家里之后我们就后悔了,因为我们发现自己所选的并非是最好的那一款。我们只好埋怨自己眼光不到位。这正是我们感到苦闷的症结所在。

巴里·施瓦茨 TED 演讲视频

甚至于去医院看病也是如此。过去,医生给病人看完病以后会看出一个明确的处方,可是,今天的医生只会告诉你说,“您可以选择 A处方,也可以选 B处方。A处方有这些好处,也有这些弊端;B处方有这些好处,也有这些弊端。请问您要选哪一个?“病人对医生说:“医生,假如您是我,您会选哪个?”但是医生会说,“可我不是你啊。”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病人自主选择。这东西看起来是对病人有好处,可是,它却暗中把相关的医疗责任和风险全部转嫁到病人身上了。要知道,病人通常是不懂医术的,而医生是懂个中门道的。另外,病人通常由于身体不适也不宜自己作出选择。

现在的爸爸去看自己的孩子踢足球,身上也是带着手机、Blackberry、笔记本电脑等等通讯工具,即使是把这些电子设备都关上,我们在心底里还是会想:我有新的邮件,要不要看?如此一来,我们看球的兴致也要大打折扣。

选择之增多给人们带来了两个后果:

一是人们选择的广度变大了,可是人们的自由度并没有变大。

施瓦茨讲到了一个例子:他有个朋友在 Vanguard 公司工作,到期退休了,公司开出一个长长的退休保险计划的清单。可是,他们发现,公司每增加多十个可选的方案,员工的参与率反而下降2%,就是说,假如公司提出五十个可选方案,那么员工的参与率反而下降10%,因为员工不知道这五十个方案里面哪个更好,就干脆采取拖延策略。可是,到了最后要拍板的那一天,他们还是未能决定到底选哪个方案。如此一来,到了他们退休以后,每一年拿到的钱都会比他们应得的少5000块,这也是选择之增多带来的不幸。

二是即使我们作出了正确的选择,但是我们最终却不一定更加满足。

比方说,我们去买色拉酱。我们好不容易从几十个款式里面选出了自己喜欢的一款,可是,回到家里以后,我们会怀疑是不是还有更佳的选择,进而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而恰恰是这种后悔的心理使得我们不再享有百分百的满足感,即使我们作出的选择是好的选择。

此外就是机遇成本。我们对一样东西的价值进行衡量是通过比较获得的。而当你想到那些被你舍弃的其他款式的某些优异的特性时,你对自己已经作出的那个选择就不再打一百分了。

还有就是期望值上升,这一点可以参考文章开头的买牛仔裤的例子,在数十种款式里面肯定会有适合自己的,但是,真正去挑选的时候,我们看到这款不错,但似乎未达到自己心中的期望值,于是就丢掉,转而去寻找另一款。结果是我们的期望值越堆越高,但是我们最终选到的东西却不能完全令我们感到满意。所以说,快乐之秘诀在于,降低自己的期望值。

最后一点,当人们买东西回来以后觉得自己选的不合心意,于是他们就产生了一种自责的心理,因为选择有的是,但是自己就没能选到最合适的。施瓦茨相信,过去几十年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忧郁症,其中肯定有一部分与这样的心理有关。

以上所言都是发达的工业化社会所存在的问题,选择之多不但没能增加人们的幸福感,反而造成了相反的效果。而假如这些选择能够转移到发展中社会,那样一来不但可以改善落后地区的生活质量,也能改善发达国家自身的生活质量。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一个鱼缸寓言:

上面这幅漫画里的金鱼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鱼缸里,这样的环境能提供的选择不多,但是却可以活得精彩。但是,假如我们把鱼缸打破了,金鱼的选择骤然多了很多,可是,它却未必会活得更好,因为打破鱼缸只是增加了选择的广度,却没有带来更大的满足感。当然,这里的鱼缸只是一个比喻,但假如我们没有这个鱼缸,我们的生活也许会变得更悲惨,甚至会带来灾难。

题图照片:

题图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geishaboy500上传于2007年12月14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心灵修炼:通向幸福之路

本周起一连两周,我们将为大家介绍与快乐和幸福的主题相关的 TED 演讲,欢迎大家关注。

今天首先介绍马修·李卡德的演讲:

马修·李卡德(Matthieu Ricard)是一位法国人,年轻的时候还拿了个分子遗传学的学位,后来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佛教,于是决定在博士毕业之后到东方潜心修行。他还把自己几十年的修行心得写成一本书,书名是《快乐学》,该书的中文版(繁体字)已经由台湾天下杂志出版社出版,中文译者为赖声川。李卡德还积极投身于慈善活动,创立了一个叫 Karuna-Shechen 的组织,支持喜马拉雅山一带地区的儿童教育事业。

李卡德在演讲中这么说:

每天,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到,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短期还是长期,我们所做的,所梦想的,所期待的,都或多或少的与发自于我们内心深处的对幸福的追求有关。

那么幸福是否等同于快感?

李卡德的回答是:

快感与具体的事物、具体的时间、具体的地点相关,并且会因为事物的性质之改变而改变。但幸福不止是快感,它是发自人们内心深处的宁静与成就感,一切其他的情感皆因幸福之驱动而发生,所有的快乐与悲哀都发自于对幸福的渴望。

我们平时是如何感知幸福的?我们希望获得更多的东西,以求更大的幸福。可是,正是这个向外求索的过程,就已经把幸福本身给消弥掉了。假如只有当我们拥有一切的时候才感到幸福,那么在我们得不到这一切的时候,幸福岂不自我瓦解了?还有,当事情变得很糟糕的时候,我们试图去查漏补缺,可是,我们对于外部世界的控制不过是有限的、短暂的、虚幻的。

但是,我们的心灵才是把外部感知转化为幸福的场所。自然,能够活得长寿、活得健康,随时获取到各种资讯,活得有自由感,有机会到各地去旅游,这些都非常诱人。可是,这些都是不够的,它们不过是一些外在的支撑,而真正将幸福的感觉“翻译”出来的是自己的内心。

那么我们如何培育出这样的心境?

愤怒、仇恨、嫉妒、骄傲、无节制的欲望、强烈的占有欲,所有这些都不会让我们好过。这一类的情感在我们心中积聚得越多,我们就越容易感到痛苦、悲伤。从另一方面来说,每个人都知道,慷慨大度却可以为我们带来真正的快乐。

我们是否有可能培育出一个充满幸福感的心灵?能否把那些不好的东西从我们的心灵中清楚掉?要知道,我们的知觉只是像镜子一般,它只会把外界的事物的真实面目展现给我们看,而不会因为外界的形象而发生弯曲、变形。假如说,像愤怒与嫉妒等情绪一如染料把人的整个心灵都占据了,那么这样的人在任何时候都会表现出愤慨或嫉妒的情绪,但现实告诉我们那是不符合事实的。正是由于知觉的这种认知属性,才使得我们有可能把外在的事物与我们对这些事物的反应区分开来。所以我们才有可能去通过心灵的修炼来达至心境的上升。

两种截然相背的情绪是不能同时存在于人内心里的。一个人可以由爱到恨,但是对于同样的一件物品,在同一个时间,是不可能存在截然相背的两种情绪的。就如你不能在跟别人握手的时候,用手来打对方一样。而对于那些有损于我们心灵的情绪,我们可以选择欢喜,而不去嫉妒;选择内心的自由,而不是外在的占有;选择仁慈,而不是仇恨。

人们看到海啸也许会感到很害怕,但是,假如你坐在浪尖顶上,你会觉得那不过是几抹白泡而已。同样道理,对于愤怒,假如你能够站在更高的地方去看,它不也会像朝露遇到太阳一样,化作虚无吗?假如你每次都这么做,那么你感到愤怒的趋势会逐渐降低,到后来,即使愤怒再次降临,那也不过是如鸟过长空,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马修·李卡德 TED 演讲视频

当然,要达到这样的境界需要时间,因为我们心中的不良的情绪也是慢慢的积聚起来的,自然也需要时间去消融掉这些不良的情绪。但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心灵修炼不是一种奢侈,不是一种心灵维他命,但是却会决定我们生命中每一刻的质量。大家想想,我们愿意花五十年时间来接受教育,愿意去跑步健身,通过各种方式来保持外在的美。可是,我们花在心灵修炼方面的时间却是少得可怜,不去关心我们的心灵的生存状态,但恰恰是后者真正决定着我们生活的质量。

(演讲全文汉译我们将于今年二月发布)

延伸阅读:

快樂學 by 馬修.李卡德

马修·李卡德中文简介[1][2][3]

李卡德在演讲中还谈到了最近的一些科学研究表明潜心静思(meditation)是有科学根据的,对这方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纽约时报上的相关报道

题图照片:

题图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sciondriver上传于2008年3月14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根与芽:播种希望

当年轻人开始身体力行,参与到创建美好未来的行动中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看到明天的希望了。
——珍·古道尔

09年给大家带来的第一个TED演讲是关于行动与希望的,演讲者是多年来一直从事黑猩猩研究的珍·古道尔博士(Jane Goodall)。演讲中提到的“根与芽”组织在中国大陆也有工作项目,各位TED粉丝可以登陆豆瓣“根与芽”小组查看更多信息。


珍·古道尔博士TED演讲视频

多年来,我走访了很多国家,见到了很多年轻人,但是他们似乎已经对未来失去了希望。我们似乎已经失去智慧,那些来自于大地的智慧(the wisdom from the indigenous people)。我不禁要问:为何我们会落到这个境地?你们是否认为我们这个无比聪明的大脑——这点可以从在TED大会上展现的各种科技上看出来——与我们的心灵之间,在谈及一些非科技的事物,谈及爱和同情心的时候,会存在着某种断裂?我与很多年轻人交谈,他们不是感到失望、漠然就是满腔愤怒,他们嘴边只是说:“我们这么想是因为你们已经吞噬了我们的未来,我们做什么也没有用了。“

我们确实已经吞噬了他们的未来:我有三个孙女,每当我看着她们的时候,就会想起这几十年以来,我们的所作所为确实是为今天的环境危机埋下了伏笔。

我决定要发起一个社区项目,名字叫“根与芽”,最初就是在坦桑尼亚成立的,现在已经发展到97个国家了。取这个名字是有象征意义的:根意味着一个稳固而扎实的基础,而芽虽然细小,但是为了争取到更多的阳光,它们力求冲破墙的界限——我们不妨把这样的一堵墙比作是所有我们留给后代的问题,包括环境问题和由此而带来的社会问题。

“根与芽”向世人传递着一种希望的信息,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年轻人是可以冲破这堵墙,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的。“根与芽”传递的最重要的一个信息是:每个人每一天都可以身体力行,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我们在座的所可以选择以不同的方式来改变我们的生活,但是,穷人们却不能作出这样的选择。因此,我们必须作出正确的抉择,以使穷人也能有更好的选择。

每一个“根与芽”的地方组织都会选择三个项目,根据地区分布的差异,各个地方项目组开展的活动会有所不同。现在,我们的志愿者来自不同的年龄阶层,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有,还有越来越多的成人在创建他们当地的“根与芽”项目。他们都意识到:我们人类所面临的诸多问题都是相互关联的,一环紧扣一环。

这三个项目分别是:

  • 帮助他们所在的社区——假如他们能力允许,还可以通过募集资金的形式帮助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人们;
  • 帮助动物——不单单是指野生动物,还包括家养的宠物;
  • 帮助改善我们共有的环境。

贯穿于整个“根与芽”项目的就是一个信念:即我们要学会去追求一种与自我、家人、社区、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以及自然和谐统一的生活。我们必须要在这个地球上生活,再也没有第二个地球。

题图照片:

题图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珍·古道尔在上海图书馆演讲的照片,由kafka4prez上传于2006年10月20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透过照片,障显人性

在零八年即将结束之际,我们为大家带来最后一期的“从愿望到行动”系列报道。摄影师詹姆斯·纳特威(James Nachtwey)是2007年的TED大奖获得者之一,他的TED愿望,利用他的摄影机,提高全世界对耐药性结核病(XDR-TB)的认识(这种病曾被“无国界医生组织”评为2007年最被遗忘的十大人道危机之一),并展示数字时代新闻摄影的力量。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的拍摄是秘密进行的。

这个愿望发展成为XDR-TB传播活动,在TED社区的帮助下,2008年10月3日,纳特威的50多张照片,以重磅炸弹的姿态向全球发布。世界各地50多个城市街头的大屏幕,包括纽约林肯中心、伦敦国家剧院,连续播放;同日出版的《时代》周刊用8个页码刊登这组照片。该活动的详情可以参考2008年10月20日出版的总第500期《三联生活周刊》文章《一位摄影师与50张瘟疫的面孔》。

本文将回顾主人公纳特威(James Nachtwey)的个人经历,从其经历中可进一步感受为何他提出这样的TED愿望。

相信不少人看过以纳特威为主角的记录片《战地摄影师》(你还没看过?马上去弄个来看看!不过建议不要去看那个中文字幕,因为翻译得比较失败),也多少对于其人有点认识吧。在此,我们不妨再来看看他自己以及其他人是怎么评价战地摄影师这个角色的:


纳特威在07年TED演讲

纳特威在演讲中提到:

从那个时代(纳特威是在越战的时代成长的——译注)走过来,我深深的意识到,信息的自由流通对于一个自由、有活力的社会的形成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媒体也是一种商业行为,因此它要延续下去的话,就得将自身建设成为一种成功的商业。但是,在市场与记者的职业责任感之间必须有一个平衡点。社会问题唯有通过媒体的曝光才有可能获得解决。更进一步讲,媒体行业提供的是一种服务,而这样的服务同时也是一种察觉(awareness)。并不是每一个新闻故事都是为了卖出去的,我们也有给予的时刻。这正是我想追随的记者的道路。当我亲眼目睹战场上发生的一切,我意识到战地摄影也有可能帮助我们寻找正确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决定要以摄影师作为我的职业,唯有这样,我才有可能成为一名战地摄影师。而我本能的意识到,发自战地的照片本身,就是一种反战的宣言。

2003年,纳特威拍摄的照片在德国展出,法兰克福汇报曾就此发表过一篇评论,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这么写的:

苏珊·桑塔格在她的一本新书里面写道,同情心是一种变幻不居的情感,不见诸于实际行动,就会转瞬即逝。但是,人们在纳特威身上从未看到过同情心消失的半点痕迹。纳特威的照片传递着一种比单纯的纪实报道更深刻的力量,这些照片通过唤起人们的自我认知来呼唤同情心的觉醒。“那就是你!”谁敢说哪一天自己的孩子、亲戚和朋友不会成为照片里面的人?一切都有可能。人们看过这个展览后会觉得自己脚下的土地都变得不再那么坚固了。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因为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几天前,纳特威在伊拉克的一个警察哨所外受伤了,由于伤得很厉害,他住进了美军的军事医院。这次展览我们看不到纳特威的身影,但是照片本身就足以障显一切。

当我们在观看《战地摄影师》这部记录片时,也许还有更多东西值得我们去思考,让我们在新一年到来之际,抽出一点时间,反思一下自己的人生,也抽出一点时间,去关心身边以及远方的人。

愿2009世界和平!

相关链接

TED演讲汉译:《战地摄影师心语

詹姆斯·纳特威个人网站:http://www.jamesnachtwey.com

XDR-TB传播活动专题网站www.xdrtb.org

题图照片:

题图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詹姆斯·纳特威(James Nachtwey)个人网站上的一幅摄影作品。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带OLPC儿童笔记本电脑去哥伦比亚

TED.com近期开辟了一个新栏目TED in the field(我们暂时翻译为“TED雷达情报站”),主要是以视频的形式对TED过往的演讲者进行追踪式采访,同时也会介绍新人、新项目、新构想。我们也将在“今日TED演讲”中介绍来自“TED in the field”的视频。

今天介绍的TED视频是来自TED演讲者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的回访《带OLPC笔记本电脑去哥伦比亚》。尼葛洛庞帝是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兼执行总监,也是TED大会的常客,曾在1984年、2006年和2008年分别到TED大会上介绍他对科技趋势的展望以及OLPC项目的情况。

以下是OLPC(“One Laptop per Child,每个儿童一台笔记本电脑”)项目的创建者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于今年去哥伦比亚发放儿童笔记本时谈到的一些关于OLPC项目的感想

(为了叙述的方便,下文中凡出现儿童笔记本电脑之处皆指 OLPC 项目所定制的笔记本电脑。)


TED视频《带OLPC笔记本电脑去哥伦比亚》原文链接

假如你有机会跟一个国家的元首相会,你问对方,贵国最为重要的资源是什么。对方肯定不会说是他们国家的年轻一代。而当你把这个意思说出来,他马上也会表示认同。

我们今天与哥伦比亚的国防部长、军队首领以及警察总长一同参与投放笔记本的活动。我们打算发放650台笔记本。这里的孩子家里还未曾有电视、电话,他们所在的地区过去40年一直与世隔绝。我们向这一地区的孩子发放笔记本之目的在于把孩子们与外界连接起来。过去40年里,由于哥伦比亚游击运动先后在政治和贩毒领域的猖獗,孩子都没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

现在世界上有10亿儿童,可是多达五成的孩子未能使用上水和电,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都是如此。在一些国家,比如阿富汗,那里有75%以上的女孩都不能够上学——不是她们选择了辍学,而是她们根本没有条件上学啊。三年前,我在 TED 大会上讲到了“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电脑”(OLPC)这个项目,还展现了儿童笔记本的模型。现在,我们的项目已经从想法走到现实了:有50万儿童已经拿到了儿童笔记本电脑,有25万儿童马上就要获得这样的笔记本,此外还有25万的订单正在陆续兑现。所以,加起来就有约100万台儿童笔记本电脑,尽管这个数字比我先前估计的1000万要少,但也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我们在哥伦比亚的项目发放了3000台儿童笔记本电脑,而与我们进行合作的是哥伦比亚的国防部,而不是教育部,因为他们将此看作是一个战略防御的项目。为何这么说?他们是想通过这个项目让那些封闭的地区接触到外界的资讯,过去的四十年里,许多爆炸袭击、绑架、暗杀都发生在这一类地区。而现在,孩子们忽然间有了联网的笔记本电脑了!他们实现了“蛙跳式的发展”了。这种改变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不但意味着封闭地区的孩子可以实现与外界交流,并且还能与整个世界进行对话了。不错,哥伦比亚政府现在也开始建路、铺设电话网,居民也将会有电视机,而这些孩子们则不一样,他们可以用笔记本电脑来上网,既看西班牙语的网站,也看本地语言的网站,孩子可以获取到外界的资讯,而在此之前,他们是完全与世隔绝的。

有趣的是,在别的国家,他们会把 OLPC 项目看成是促进经济增长的一个引擎,是他们的财政部长找到我们谈话了。但是,我想指出,这样的经济促进作用是要在二十年以后才会显现出来的,并且这样的改变将会是一种深层次的改变,将会给社会以及经济带来巨大的改观,而这一切都会首先发生在儿童身上,并由儿童开始推广到社会的其他角落。


OPLC在Flickr网站上的相册里的Colombia标签(幻灯片浏览模式,普通浏览模式)

现在,一共有31个国家的政府与我们进行合作。而在乌拉圭,已经有半数的儿童拥有他们自己的儿童笔记本了,到了明年中的时候,将会是所有的乌拉圭儿童都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儿童笔记本。

那么,这个项目带来了什么效果呢?你去走访一下那些(参与此项目的)国家,那里的老师都会说他们对于教学从来没有如此投入过。儿童的阅读能力迅速提升,要知道这是第三方评估机构的数字啊!最喜人的是,孩子们还在教自己的父母。那天我在学校里,看到三个孩子,他们从乡间走路走了一整天来到波哥大,其中一个孩子还带来了自己的妈妈。而那孩子之所以把自己妈妈带过来,是因为他(今年六岁)正在教他妈妈读书认字,他妈妈从来就没有上过小学。这正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足以证明孩子作为转变之触摸的意义。

也许很多人不解,为什么要给他们发笔记本电脑,要知道那是奢侈品啊,那不是跟给他们 iPod 一样吗?不是的,我们做的不是笔记本项目,我们做的是一个教育项目。我们希望孩子能藉此学会学习。比方说,在一个村子里有100台儿童笔记本,每一台笔记本里头都装有100种不同的教科书,如此一来,整个村子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万本教科书——你我念小学的时候都没能拥有一万本课本啊!很多地方的教师也仅仅是小学五年级的水平,所以我们不能单单靠建更多学校以及培养更多的老师来解决这样的问题(当然,这样的事情还是要做),而是应该走互助学习的路子。


OLPC电脑照片(幻灯片浏览模式,普通相册浏览模式)

最后提一下“G1G1”(Give One, Get One:买一台儿童笔记本,同时为孩子捐赠一台笔记本)活动。去年的“G1G1”活动一共为我们带来了10万台捐赠笔记本。正是有了这些捐助,我们可以把这些笔记本免费发放到那些根本无法支付的国家,如海地、卢旺达、阿富汗、埃塞俄比亚、蒙古:这些都是没有市场的地区。而后,我们按照“高密度、高互联、低年龄”的原则来发放这些儿童笔记本,而后,我们就可以更大规模的推广这个项目了。

我们不妨这么看:这是给孩子打预防针——针对无知(ignorance)的预防针。而儿童笔记本则是一种疫苗,每次注射你不是只针对一个孩子,而是针对一整个村子的孩子。

相关链接

OLPC儿童笔记本电脑项目中文网站

OLPC XO 来到香港! G1G1 香港计划

豆瓣上的OLPC China小组

题图照片

题图照片来自OLPC在Flickr上的相册。该照片为哥伦比亚Quibdo的小孩在使用OLPC电脑的情况,由原作者上传于2008年11月29日,采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盘古日(Pangea Day)环球同步影展:影像改变世界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我们最近介绍了多个涉及影像改变世界的TED演讲。今天,我们继续介绍“从愿望到行动”系列中的TED大奖获得者的愿望。

耶菡·妮珍儿(Jehane Noujaim)是一位纪录片制片人,她是2006年TED大奖的获得者之一。她的TED愿望是世界和平,她认为要让世界和平的方式,就是“让全球人们在同一天,共同感受电影和影像的力量。” 这个愿望后来促成“盘古日” (PangeaDay)项目的诞生。

2008年5月12日,在 TED 社区的协助之下,妮珍儿关于“盘古日”的TED愿望得到了实现:当天,全球五大洲的观众在同一时刻,通过电视、手机、互联网以及亲临现场等方式观看了持续四个小时的纪录片展,可谓盛况空前。你可以阅读我们先前有关“盘古日”的报道。下面是来自Flickr上标签为PandeaDay的相片(幻灯片浏览模式,普通浏览模式),这些883张照片反应了各地人们观看PandeaDay的情景。

今天,让我们回顾一下耶菡·妮珍儿的故事,以及她的TED演讲,在圣诞节日气氛中,重温盘古日的动人故事。

耶菡·妮珍儿出生于埃及首都开罗,母亲是美国人,父亲是埃及-黎巴嫩-叙利亚人。妮珍儿自小就从长辈那里学到了文化交融的意义。妮珍儿制作的纪录片包括:《控制室》(Control Room),《创业记》(Startup.com)和《相遇》(Encounter Point)等。

2008年12月14日台湾记录片职业工会《纪工报》第七期上刊登了林木材的文章《【影像推广VS.纪录片】影片的力量─PangeaDay前世姻緣》,该文也介绍了耶菡·妮珍儿的故事。

耶菡·妮珍儿的这个TED愿望其来已久。就在2004年美国准备出兵伊拉克的同时,耶菡·妮珍儿深知真正的战争未开始之前,媒体必会掀起波澜。她义无反顾,带着贫乏的资源前往中东,幸运地获准进入半岛电视台拍摄,并且采访着在西方媒体认知下观点相异的半岛电视台导播与美军新闻官。惊人的是,这两个受访人物完完全全地颠覆了传媒所塑造的刻板印象,反而大谈着他们对战争的感受,以及对和平的渴求,人们心中原本存在的偏见和认知差异瞬间瓦解了。耶菡·妮珍儿以《控制室》(Control Room)为名,完成了一部探讨新闻、探讨媒体、探讨人们的偏见如何形塑以及传播的纪录片,并在世界各地播放,获得非常棒的回响。

原来,深植于人心中的偏见会因为无知而加强效力,巨大的歧见让人们无法尊重彼此,无法试着去沟通与了解对方,误会、争吵、仇恨、战争于焉诞生。然而,电影能改变这些吗?没有人有答案,但耶菡·妮珍儿相信着,影像具有强大的力量能够触动内在心灵,成绩人们如何思考改变世界。

耶菡·妮珍儿在2006年获得TED大奖的演讲中说:


耶菡·妮珍儿 TED 演讲视频

“我意识到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小,我们也更有必要去跨越国界,了解、认识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体会别人的梦想,体会别人的酸甜苦辣。但是,我们不能够要求每个人都去做一回交换学生,我在此是想谈谈另一种无需借助任何交通工具的旅行方式——放电影。”

林木材在上述提及的文章中评论到:

自詡為一個影像推广者的我,耶菡·妮珍儿的愿望和我非常接近,在我的生命经验里,也能深深地体会她所说的影片的力量,故此觉得PangeaDay的活动很值得被报道。特别是在台湾无论是上游还是下游,始终都只重视着“影像制作”,却忽略了影片的推广往往是才是让意义积极发酵的重要层面。光是这一点,PangeaDay的思想就有值得积极推广的必要。

对于纪录片,我自己也正如耶菡·妮珍儿导演一样这么相信着,它确实可以触动人的内在心灵,让人跨越隔阂,消弭偏见。重要的是,透过影像,得以横跨时间与空间,遇见更多美丽风景和可爱人们;并且,也从中重新发现自己,认识自己。

盘古日(PangeaDay)让人们想起法国人让·玛丽·布尔西科创办的“广告饕餮之夜”(The Night Of The Adeaters)活动。1980年,布尔西科以布尔西科资料中心的名义在巴黎一家影院举办了一次名为“甜食”的广告播放活动,连续放映了几百部广告片,引起轰动。自1984年起,布尔西科开始每年精选出500部上好广告片制成专辑,在巴黎首映,并在全世界巡游。

“广告饕餮之夜”之所以吸引人们在于它的娱乐效应,而盘古日(PangeaDay)吸引人们则在于它的意义。积极心理学大师赛林格曼在TED演讲中提到,快乐的生活、参与的生活和有意义的生活分别给人们带来不同层次的幸福感。希望盘古日(PangeaDay)也能给中国大陆的朋友带来更多的幸福感。

延伸阅读:

【影像推廣VS. 紀錄片】推廣方式─PangeaDay的未來(文/林木材)

【影像推廣VS. 紀錄片】影片的力量─PangeaDay前世姻緣(文/林木材)

Blogger and Xenophile, a tale of two bloggers, by Ethan Zuckermann

本站文章:《盘古日(Pangea Day)全球同步电影展播日活动

题图照片:

左图为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为Flickr上的英国伦敦2008盘古日某个活动现场的照片。照片由tursiops33上传于2008年5月12日。原作者所选用的CC协议为 “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 。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摇滚歌手说:“为了非洲的明天,一百万人行动起来”

我们曾经在12月15日的《一周回顾:非洲畅想曲》中回顾了那周的几个关于非洲的“今日TED演讲”,同时,还介绍了几位对于促成TED非洲大会颇有贡献的TED演讲者之一。那时我们也介绍了波诺(Bono)。

是的,就是那位爱尔兰摇滚巨星波诺(Bono)。今天我们来介绍他的TED愿望。

就在12月12日诺贝尔奖授予他2008年“和平大使”(ManOfPeace)称号,以表彰他在救助非洲贫困和疾病工作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和平大使"(ManOfPeace)是一项由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创建的奖项,由诺贝尔奖得主评选,旨在鼓励为维护社会公正和和平作出贡献的人士。创建以来获奖者主要是演艺界人士。

波诺(Bono)是著名的U2乐队的主唱,他的名字想必大家不会感到陌生,事实上,他也是一位活跃的慈善事业活动家。他在2002年创办了著名的公益组织DATA(Debt AIDS Trade Africa,债务、爱滋、贸易、非洲),致力于为非洲贫困事业做努力,他劝说富有国家削减非洲的债务,与贫困做斗争,推动平等贸易,并为艾滋病和疟疾的治疗机构筹集资金等。他也是ONE CampaignProduct Red这两个慈善项目的联合创始人,这些项目是DATA和其他慈善机构合作的产物。

波诺(Bono)是2005年的TED大奖获得者。在2005年的 TED 大会上,波诺(Bono)通过远程录像,与现场的观众分享了他由一位摇滚歌手走向慈善事业的心路历程,同时,也许下了他的三个TED 愿望。


波诺 TED 演讲视频

波诺说,1985年的时候,他去了埃塞俄比亚,到一家孤儿院做了一个月的义工。那时,埃塞俄比亚国内发生饥荒。就在波诺即将离开孤儿院的那天,他遇到了一位穷人,请求波诺把自己的婴孩子带到爱尔兰,因为孩子要是能够去到爱尔兰,就必然有救,而留在埃塞俄比亚,就等于等死。可是波诺一口拒绝。后来,波诺为此心里感到非常难过,认为那是自己所做的最丢脸的一件事。从此,波诺开始了他20多年的慈善生涯。

波诺在演讲中指出,西方国家大多数人只对于发生在身边的,而对于每天都发生在非洲的可以夺取生命的疾病、贫困等问题不闻不问。“我们只关心身边的灾难,却不会去关心远方的灾难”(Catastrophes that we can avert, are not as interesting as those that we could avert.)西方国家低估了发生在非洲的疾苦,以为靠一桶水就能救火,而事实上却需要整整一个消防队出动。而西方国家在行动上的落后则遭到了非洲的嘲笑。

此外,波诺还指出,贫困是孳生恐怖主义的温床,与其等待新一代恐怖主义在非洲兴起,不如给予非洲发展援助,以此遏制恐怖主义的发生。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诸多挑战,对于发达国家而言是一个机遇,发达国家不仅仅可以帮助改善发展中国家人民的生活,还可以借此改善发达国家自身的形象。

我们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对于那些我们有能力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加以解决。正因为我们可以做得到,所以我们必须去做。这就是最浅白的道理。

波诺的三个TED愿望都和非洲有关:

1、让一百万美国人行动起来,关注和帮助非洲;
2、让 ONE 的声音能够在世界上回响十亿次以上,让参加2005年G8非洲峰会的领导人听得到这样的声音;
3、让埃塞俄比亚全国所有的医院、诊所以及学校通过网络连接起来,使资讯科技充分展现其力量。

这些愿望也成为TED在2007年举办TED非洲大会的起因之一。

延伸阅读:

中文维基百科上的波诺(Bono)

U2乐队

DATA

The ONE Campaign

Product Red (中文)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的波诺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的照片。照片由hds上传于20087年6月9日。原作者所选用的CC协议为 "署名" 。

右图为Flickr上的U2乐队2005年4月1日演唱会的照片。照片由 kurisu上传于2005年4月2日。原作者所选用的CC协议为 "署名" 。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周边:我们也有一所学校……

“TED周边”是我们网站里的一个新栏目,主要是收集中文网络世界中关于TED话题的一些反响,同时,我们也会把读者的反馈发布在这里。(2009年6月28日更新,为配合网站结构调整,现在“TED周边”栏目的稿件转到“编辑絮语”栏目下。)

12月17日我们回顾了作家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获得2008年TED大奖后表达的愿望实现的情况。他呼吁人们参与到所在社区的教育服务中,并希望征集1000个投入人们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故事。这个TED愿望促成了“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这个网站的诞生,自2008年3月以来,人们投递了160多个此类故事,展现了全美各地富有创意的社区教育构想和人们的行动力。我们也简要介绍其中的三个故事:“奥斯汀蝙蝠洞(Austin Bat Cave)”、“数字制片人俱乐部(XO Connection)”和“商业学堂(BizAcademy)”。

教育并不仅仅是学校系统和教师们的责任,如何更好地培养下一代,是全社会的责任。实际上,成年人思考如何更好地培养下一代,本身也是自我学习的一种方式。虽然整个教育系统的改革步履缓慢,但是,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的身边做起,思考并且实践一些富于创意的教育实践活动,在社区和孩子们一起共同提升自我。

让我们来看看大陆的年轻一代,就类似的议题,他们在想些什么,他们在做些什么。

2008年11月3日

Rita在日常生活的奇妙旅行那里写到:

Once Upon a School是我本周遇见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项目。她鼓励已走出校园的成年人为当地学校里的学生开设培训小项目。比如一个舞蹈演员可以为她家附近学校的学生们开设一个小小的课程,教孩子们理解舞蹈和学习基本的舞步;一个资深blogger可以教孩子们如何有效地应用web 2.0工具来拓展自己的视野;一个环保人士可以教孩子们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做到能源节约;一个英语培训师可以教孩子们懂得如何才是学习(享受)一门外语;一个有过特别人生经历因而对人生有所感悟的人可以和孩子们分享自己的感悟。

我们每个成年人或多或少都有一技之长,有时这是我们的专业工作,有时这是我们的爱好。我们可以把这些无偿地与孩子们分享,假如我们可以帮助到一个孩子,哪怕只有一个,我觉得我们的分享就很有意义了。

我总觉得,教育不仅是学校的事,它是,也应该是,我们每个人的事。虽然我们这些长大成人的人已经离开了校园,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与校园的联系就此终结。我们的孩子会进入学校,他们正是在那里接受到改变他们一生的教育,在他们的整个少年时期,他们在学校里度过的时间最多。

所以我总觉得,作为成年人,我们有把校园建设得更适合于孩子成长的责任。

很多人会觉得像Once Upon a School这样的项目很美好,“可是”,他们又会说,“那是在西方国家,在中国要做这样的事可真是太难了。”

我也不知道难不难,因为现在我还没有去试,在还没有试之前我不轻易下论断说那很难。事情的难与不难,要看人内心信念的强弱和做事的方式。

如果我们现在要在中国马上开始一个像Once Upon a School这样的项目,那或许还真有点难,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吧。

但如果我们一下子要求改变的不那么多,我们只是要在心里种下“与孩子分享知识、技能、经历、感悟”的意识,并在日后的环境中留意那些能让这种分享变为可能的机会,那还难吗?观念的转变是一切变化的基石,而观念的转变又只是一刹那的事。

在观念转变之后,我们又要做什么呢?每天晚上散步时,我都会经过我的中学校园,有一天晚上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我想为这里的学生组织一个读书俱乐部,和他们分享我的阅读体验。因为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阅读帮助我走上了一条通向丰富心灵的道路,所以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孩子在少年时期就能与阅读成为好伙伴。

我要如何实现这个想法?也许某天我会拜访我的校园,去看看以前的老师们,或者通过我的blog认识我的学弟学妹(事实上他们中已经有人阅读我的blog并且给我写邮件),我还可以联络亲戚、朋友家的孩子们,和他们聊聊,听听他们的想法。

总之一句话,可以做的事很多,只要肯去做。特莉萨嬷嬷(又译德兰修女,Mother Teresa)说过,“If you can’t feed a hundred people,then just feed one.--如果你还没有能力去帮助很多人,那么你就只帮助眼前的这一个。” 秉持着简单的想法,理想就能变成现实。

在Once Upon a School的网站上已经记录了好多有意思的project和故事,阅读它们让我觉得生活十分有活力。我需要这种有活力的感觉。

Rita提到她想为她的母校的学生组织一个读书俱乐部,和他们分享她的阅读体验。实际上,已经有类似的读书会和学习沙龙了。

· OOPS开放式学习沙龙

OOPS是Opensource Opencourseware Prototype System的简称,中文名称叫做开放式课程计划。OOPS是台湾奇幻文学基金会执行的一个计划。它号召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志愿者,通过网络协作,将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开放式课程翻译成中文,并且在2004 年底与麻省理工学院签订了正式的合作协议书,成为全世界第三个与他们建立合作关系的合作伙伴。2004年全年,由奇幻基金会所推动的开放式课程简体与繁体中文网站累计使用者达五十万人次。2005年起OOPS也引进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犹他大学等美国名校以及日本的著名大学的开放式课程。

OOPS开放式学习沙龙是OOPS大陆推广小组所举办的自主学习活动。它以OOPS的开放知识为基础,鼓励人们自发组织学习活动。开放式学习沙龙能够做到的是通过一次认真的讨论,使得参与者对一个问题有比自学更加深入的理解。并且现场的互动可以给参与者多个认识问题的角度。

想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吗?看看OOPS的创始人朱学恒翻译的下面这个短片《教育的未来》(Did you know?)

这个短片是OOPS开放学习沙龙活动的开场影片。

· 鸢尾花:从阅读走向实践

鸢尾花是吴向东老师创建的基于“从阅读走向实践”理念综合实践活动项目。他们认为:“信息时代是阅读的时代,是从充斥的信息中阅读出有价值的思想去改变我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的时代!从小学会阅读,从小学会把阅读与社会生活实践统一起来,不做书呆子,做有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的人,就让我们一起从阅读走向实践吧。”

目前他们已经建立了鸢尾花——“从阅读走向实践”的项目网站(iiris.cn),为老师和学生们提供了展示、交流和指导的的blog服务。同时,他们也在开展七彩虹读书会系列活动,帮助学生拓宽阅读领域,促进综合实践与语文学科的深度融合。

下面这个是吴向东老师在广州昌乐小学所做报告的演讲幻灯片。你可以从这个幻灯片里了解他的经历,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他要做鸢尾花这个项目。

活出意义来

View SlideShare presentation or Upload your own. (tags: 人生)

·多背一公斤的灾区图书室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多背一公斤的灾区图书室计划。多背一公斤是民间发起的公益活动,致力于通过发动志愿者的参与,为乡村教育提供持续、系统的服务。他们目前正在探索社会创业企业的道路。

5.12汶川大地震后,多背一公斤迅速参与了救援工作,并在五月下旬发布了灾后学校重建计划。其中,图书室是整个计划的重点。

地震过后,1000所板房小学和500所板房中学将在灾区建立起来,学生们将在活动板房中学习达1年到3年不等。这些全新的板房,只能满足基本的硬件设施,学校软件资源缺乏,学生们没有良好的课外活动形式。针对这种情况,多背一公斤推出灾区图书室项目,计划为活动板房学校配套建设至少50个图书室,陪伴孩子们度过板房学校阶段,搬入新校舍,直至完全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图书室作为一个开放的阅读空间,为灾区学生提供优秀的课外图书、阅读交流和其他文体活动,促进灾区学生的身心的健康成长。

截止12月17日,多背一公斤已经为灾区学校配送了32个板房图书室,并计划在本月底发送并建成全部50个图书室。同时,他们也在开展“快乐阅读分享计划”,号召志愿者们通过阅读分享的这种方式,让图书室发挥最大的作用,协助孩子们获取知识,快速成长。志愿者们可以通过多背一公斤的网站来分享课件,也可以选择去灾区图书室的现场,开展阅读沙龙,与孩子们快乐地分享。

·我们也有一所学校……

看完这些故事,你也发现你身边的那所学校了吗?请推荐你身边富有创意的社区教育项目给我们。你可以直接在此留言,或者写在你自己的blog上,而后trackback过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