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乔治·阿耶提

TED周边: 哪吒(iNeZha)在IM工具上推广TED中国粉丝团

这次的TED周边时间,我们来说一下最近开始的广告宣传。1月7日,TED中国粉丝团开始在哪吒(iNeZha)的广告平台上投放广告,哪吒(iNeZha)通过它的提醒服务,在MSN、Skype和Gtalk等即时工具上发布TED中国粉丝团的广告,帮忙宣传TEDtoChina网站。

前不久我们曾在“非洲畅想曲”系列中介绍了《猎豹与河马——剖析后殖民的非洲》。加纳著名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在TED演讲中分析了后殖民时代非洲变得贫穷的根本原因——腐败。非洲大陆并不贫穷,那里很富有——非洲的自然矿藏非常丰富。外国对非洲的经济援助根本没能帮助那里的人民,要实现非洲之复兴,还需从草根做起。“猎豹一代”(”Cheetah Generation”)正在成长,他们是非洲社会未来的栋梁。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河马一代 ”(hippo generation),他们是享有权力者,根本不会去改变业已霉烂的现状。乔治·阿耶提说通过鼓励加纳的草根阶层,让改变由社会的底层开始发生(to instigate change from within)。他相信,在“猎豹一代”的努力之下,我们可以从每一条村庄开始,实现非洲之复兴。

我们编辑团队在编辑了这个演讲之后,觉得“中国猎豹一代”也是我们值得思考的议题。虽然很难准确地说出“中国猎豹一代”的定义,但是,我们隐约觉得我们的身边就活跃一些“中国猎豹一代”,他们果断、创新、勇于探索、脚踏实地、积极行动,虽然现在尚未成长为巨人,但是他们的作为正在引起人们的注意,他们的产品、服务和思想正在影响和改变着人们的工作、生活和思维方式。

哪吒(iNeZha)的创业团队,就是我们发现的“中国猎豹一代”群体中的一分子。自2006年创业以来,他们Anothr英文品牌为起点,一开始就面向国际市场,在Web2.0的全球舞台上展示来自中国大陆的技术创新应用。他们创造性地将RSS读取技术和IM即时通讯工具平台结合在一起,开发出IM feed提醒这一新形态的信息获取工具。最早Anothr的平台只局限在Skype上,其后逐渐扩展到MSN平台和Gtalk平台,并将提醒服务从IM工具进一步发展到邮件等多种方式。

哪吒的创新性服务也得到了 O‘Reilly、ReadWriteWeb、新浪科技、周末画报、程序员杂志等国内外知名媒体的肯定,并于2007年5月获得美国Mashup Awards大奖,获得国内外用户的青睐。

哪吒(iNeZha)官方网站的资料显示,截至2008年9月底,哪吒的提醒源已超过5,000,000个,提醒次数已超过160,000,000次,提醒的文章/记录数已超过500,000,000条。

哪吒(iNeZha)的创业之道显示出即使在克隆成风的中国网络行业,坚持独立自主的创新,也可以从无到有打造出自己的品牌,并赢得市场和用户的认同。个别企业依靠克隆可以取得成功,但是整个产业却不会因为克隆而提升整体的创造力和竞争力。克隆国际市场的技术和模式,看起来和依靠外国的经济援助有相似的地方,就整体产业的发展而言,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如果要加快整体产业的繁荣速度,那么我们就需要更多类似哪吒(iNeZha)的中国猎豹一代。

哪吒(iNeZha)也是一家注重企业社会责任的团队,他们在2008年12月17日发布广告平台的时候,承诺会为各类公益组织免费投放公益广告。这一次,他们协助推广TED中国粉丝团,也完全是免费的友情支持。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非洲畅想曲

本周我们在今日TED演讲栏目下简介了五个关于非洲主题的TED演讲。实际上,目前TED.com上的关于非洲的演讲有35个。今后我们将陆续介绍。今天先简要回顾本周发布的“今日TED演讲”,接着会介绍“非洲新纪元”这个TED演讲主题,同时介绍另外几个非洲主题的演讲者。

12月13日:非洲畅想曲(五):重建卢旺达

比尔·克林顿离开白宫以后,致力于非洲发展事务,在卢旺达开展“医保伙伴”项目。卢旺达在过去十五年里承受的苦难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深重,假如一种成本低廉的医保模式能够在那里推行,那么,这样的模式也能推广到全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克林顿在TED大会演讲时介绍了卢旺达“医保伙伴”项目的进展。他同时指出,在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很困难,虽然腐败问题大量存在。但是,能力缺乏(incapacity)比腐败来得更要命,一个有效运作的系统令项目事办功倍。

12月11日:非洲畅想曲(四):最古老的人类化石

泽雷·阿兰希格是一位考古学家,他率领的考古队伍于2000年12月在他的祖国埃塞俄比亚发现了现存最古老的幼童化石。该发现证明了人类起源于非洲的这个假说。泽雷还向人们展示了史上的一个 TED 的含义:第一件石器(Technology)、第一件笛子(Entertainment),以及念珠(Design)。泽雷呼吁非洲人要用一种积极的态度来看待非洲,要站起来,直面未来,以不愧于人类发源地这一称号。

12月10日:非洲畅想曲(三):行动起来,拯救非洲

奥瑞·奥科罗(Ory Okolloh)来自肯尼亚,她毕业于哈佛大学,现在是肯尼亚著名的博客作者以及社会活跃人士(activist)。奥科罗还讲到了她离开美国,毅然回到非洲,“以行动来拯救非洲”(take action, saving Africa)。她呼吁海外的非洲人也踏上这艘归航的船,用自己的智慧为建设自我的家园发光发热。她在TED大会演讲时展示了她女儿的照片,并表示,她希望女儿能够在非洲找到自己的未来。“现在,你的出身就决定了你的人生。我希望能改变这个现实。作为非洲人,我们有义务去为非洲的未来做点事情。”

12月9日:非洲畅想曲(二)猎豹与河马——剖析后殖民的非洲

加纳著名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在TED演讲中分析了后殖民时代非洲变得贫穷的根本原因——腐败。非洲大陆并不贫穷,那里很富有——非洲的自然矿藏非常丰富。外国对非洲的经济援助根本没能帮助那里的人民,要实现非洲之复兴,还需从草根做起。“猎豹一代”(”Cheetah Generation”)正在成长,他们是非洲社会未来的栋梁。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河马一代 ”(hippo generation),他们是享有权力者,根本不会去改变业已霉烂的现状。

12月8日:非洲畅想曲(一):为什么外国对非洲提供经济援助是错的

西方媒体所呈现的非洲图景是不全面的。他们只知道非洲有内战、饥荒、疾病,却不知道非洲大陆有53个国家,内战仅发生在6个国家。一幅幅非洲大陆的悲凉画面只能博取人们的悲悯和同情心,却不能正确地反映非洲的全貌。人们一旦谈及非洲大陆的挑战,通常只会想到如何解决贫困、疾病、内战等问题,但是,在安德鲁·梅闻达(Andrew Mwenda)看来,这是一个错误的视角。非洲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把握住希望。

2007年的TED非洲大会相册

TED演讲主题:非洲新纪元

2007年6月,第一届TED非洲大会在坦桑尼亚召开,会议主题为“非洲新纪元”。来自非洲大陆以及全球的思想领袖汇聚一堂,共商协作大计。作为全球展开的活跃对话的一部分,TED非洲大会的演讲视频将陆续发表在TED.com上,演讲者包括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Ngozi Okonjo-Iweala)、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尤维恩·奈多(Euvin Naidoo)和威廉·坎库温巴(William Kamkwamba)等人。

早期的TED参与者为本次TED非洲大会奠定了基础,当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极力推广基于投资的全新援助模式时,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Ngozi Okonjo-Iweala)—这位早期的尼日利亚财政部长—更宏观地看待“贸易 v.s.援助”。阿富汗前财政部长阿什拉夫·甘尼(Ashraf Ghani)鼓舞人心的演讲,则指出了失败国家从废墟中复苏的途径。伊可布·奎德(Iqbal Quadir) 在演讲中说新兴技术例如移动通讯技术既是基础设施,也是货币。

还有波诺(Bono),2005年TED大奖的获得者之一,是他的TED愿望演讲,启发了我们在非洲举办2007TED全球大会。

其他非洲主题演讲者介绍

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Ngozi Okonjo-Iweala)

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曾在2003年到2006年间担任尼日利亚的财政部长和外交部长。她是该国担任两个职位的第一位女性。她现任世界银行的董事,以及Makeda基金的负责人。她致力于非洲变革事务。

演讲链接之、之

尤维恩·奈多(Euvin Naidoo)

南非投资银行家,美国南非商会(South Af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America)主席兼CEO。这位从哈佛商学院走出的美籍非裔商界领袖曾在麦肯锡公司工作了四年,现在致力于推动投资非洲的投资银行业务。

演讲链接

威廉·坎库温巴(William Kamkwamba)

威廉·坎库温巴( William Kamkwamba) 是马拉维的一位年仅20岁的农家少年,但是,他却怀有一个美好而远大的理想,就是通过建风车,使得马拉维整个国家的人民都能用上电力。坎库温巴的事迹经由马拉维的一位叫Hartford Mchazime的教师的报导而在网上流传开来。在2007年6月的TED Africa(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大会上,Chris Anderson把他带到了大会会场,为现场2000多与会者讲述他的故事。

演讲链接、相关文章《马拉维少年的风车梦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

她在2001年时从洛克菲勒基金会、思科基金会以及其他私人投资者那里募集资金,创建了聪明人基金(AcumenFund)。现在这个基金会管理超过 2000万美金的资金,用于投资于在非洲致力解决贫困问题的创业企业。她所提倡的这种基于投资回报的援助模式–通常被称为风险慈善(venture philanthropy)模式–与传统经济援助和传统风险投资形成鲜明对比。

演讲链接之、之

阿什拉夫·甘尼(Ashraf Ghani)

2002年6月至2004年12月期间,甘尼任阿富汗财政部长,为阿富汗获得了280亿美元国际援助承诺,并提高了过渡政府至关重要的可信度。离开政府后,他成为喀布尔大学(Kabul University)校长。

“失败国家”指的是一个国家无法控制其领土并为其国民提供安全保障,无法维持法治、推进人权和提供有效的治理,无法提供公共物品如经济增长、教育和保健等,政府在国家统治的众多决定性方面处于崩溃状态。

演讲链接

伊可布·奎德(Iqbal Quadir)

1997年,居住在美国纽约的孟加拉移民伊可布·奎德与小额贷款先锋格莱珉银行(GrameenBank,又译“乡村银行”)联合创办了格莱珉电话公司(GrameenPhone,又译“乡村电话公司”),这是一家无线通讯运营公司。乡村的妇女们利用小额贷款购买价值约 150 美元的定制手机套装,每个套装配备一块大容量电池。然后她们作为所在乡村的电话员开始工作,从接打电话的人那里收取小额佣金。

孟加拉国的前经济学教授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Yunus)因其创建的孟加拉乡村银行(也称格莱珉银行,GrameenBank)创新的小额袋款模式对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孟加拉国的卓越贡献而获得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

演讲链接

波诺(Bono)

著名的U2乐队的主唱,他在2002年创办了著名的公益组织DATA(Debt AIDS Trade Africa,债务、爱滋、贸易、非洲),致力于为非洲贫困事业做努力,他劝说富有国家削减非洲的债务,与贫困做斗争,推动平等贸易,并为艾滋病和疟疾的治疗机构筹集资金等。

2006年DATA与全球基金(The Global Fund)合作推出”PRODUCT RED”品牌筹款计划,说服众多国际著名品牌分别推出了以(RED)为别名的独特产品品类,共同推广印有(RED)标志的产品。每销售一件(RED)相关产品,这些品牌即捐出10美元或产品利润的40%~50%不等给全球基金。截至2007 年9月,(RED)已捐出4500万美元给全球基金。”PRODUCT RED”开创了传统公益筹款的新模式。

波诺(Bono)是2005年TED大奖的三位获奖者之一。

2008年12月12日,波诺(Bono)在法国巴黎被诺贝尔奖授予2008年”和平大使”(ManOfPeace)称号,以表彰他在救助非洲贫困和疾病工作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演讲链接,TED愿望链接

题图照片

来自Flickr,TED 2007非洲大会的现场照片。照片由whiteafrican上传于2007年6月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加纳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

在前几天的“今日TED演讲”栏目中,我们以《非洲畅想曲(二)猎豹与河马——剖析后殖民的非洲》为题介绍了加纳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在TED2007非洲大会上的演讲。今天在“TED人物志”栏目中再次介绍这位演讲者。


图1: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在TED大会上演讲

加纳著名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观察到非洲的未来取决于“河马一代”和“猎豹一代”之间的角逐。河马一代,自满贪婪的官僚,他们于腐化中沉沦。猎豹一代,快速行动,具有创业家精神的领袖和志在重建非洲的公民。


图2:著名的U2乐队的主唱波诺(Bono)和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在TED非洲大会上

加纳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多年来一直在呼吁抵制腐败和自满。他相信比起其他问题而言,腐败是许多非洲国家陷入困境的根源。乔治·阿耶提把非洲的政府称为“吸血鬼政府“(vampire states),因为他们把经济发展的动力从民间吸走。

他的书《锁不住的非洲》(Africa Unchained)非常有影响力,已经在非洲激起一轮乐观而积极行动的新浪潮,尤其是在非洲博客圈,他提出的概念“猎豹 v.s. 河马”已经成为一个流行词。


图3:波诺(Bono)也是著名的DATA公益组织的创始人,他拿着乔治·阿耶提的书《锁不住的非洲》

他说“猎豹一代”是非洲人的新生力量,他们牢牢把自己的未来攥在手中,不再等待政府来救济。与此相比,“河马一代”则懒于理睬关于殖民主义的抱怨,根本不去改变现状。

乔治·阿耶提是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任教的著名经济学家。


图4:波诺(Bono)曾获得2005年TED大奖,他在请乔治·阿耶提在书上签名

延伸阅读:

TED.com上的乔治·阿耶提页面

豆瓣上的豆列:《TED思想库–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专辑

乔治·阿耶提在美国大学的官方个人页面

插图照片

图1:
来自乔治·阿耶提的个人主页

图2-4:
来自Flickr(图2,图3,图4),照片由whiteafrican上传。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非洲畅想曲(二)猎豹与河马——剖析后殖民的非洲

这是加纳著名的经济学家乔治·阿耶提(George Ayittey)在2007年 TED 非洲大会上发表的一个演讲,分析了后殖民时代非洲变得贫穷的根本原因——腐败。外国对非洲的经济援助根本没能帮助那里的人民,要实现非洲之复兴,还需从草根做起。“猎豹一代”(”Cheetah Generation”)正在成长,他们是非洲社会未来的栋梁。

这个会议召开得非常适时,它将会成为二十一世纪初最重要的一次会议。非洲国家的政府不可能举办这样的会议,欧盟也不会这么做。今天,非洲出现了“猎豹一代 ”(cheetah generation),他们不再消极地等待政府来采取行动,而是积极出击。非洲要实现自我救赎,还得依靠这样一代人。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河马一代 ”(hippo generation),他们是享有权力者,根本不会去改变业已霉烂的现状。

非洲大陆并不贫穷,那里很富有——非洲的自然矿藏非常丰富,可是,这样的资源并没有用来帮助非洲人民摆脱贫困。此即非洲人愤怒之所在。此外,我们看到很多组织、个人都想帮助非洲,可是,他们不明白。我说,不要帮非洲,因为那就有如一位盲人给迷路的人引路。非洲创造出来的财富有四成被转移到了国外(这是世行的统计数据)。非洲人手里拿着的要饭的碗都是漏水的,而很多人却在想往这个碗里面丢进更多的金钱。漏洞何在?曰腐败。单单是这一条,每一年就吃掉了 1480亿美元的财富。此外,每年流出非洲的资本总额为800亿美元,非洲每年用于粮食进口的金额为200亿美元。所有这些加起来,远远大于布莱尔所希望争取到的5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1960年代的时候,非洲不但能够实现粮食自给,还把剩余的粮食出口到国外。但是,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大家都知道是有某样东西在阻碍我们前进,不过,今天我们先向前迈进一步,一起看看下一个纪元(the next chapter)。这也是 TED 非洲大会意义之所在。我们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要帮助的到底是谁?是那里的人民,还是那里的政府?有一次,我在一个非洲人的在线论坛上发帖提问:1960年至今,非洲一共产生了204位国家领导人,你能够从中数出20位你认为是好的领导人来吗?我们甚至连20个名字也不能凑齐。这里可以反映出一个事实:大多数非洲国家的领导人都不曾为其国家的人民谋福利。这些领导人不是出自殖民统治时期的走狗,就是出自气焰嚣张的精英,或者是假革命分子。而我们回顾非洲的过去,会发现,传统的非洲社群的领导模式完全不是这样的。

另一个关于非洲的误解是:那里的政府是关心民众疾苦,致力于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的。非洲有的是“吸血鬼状态“(vampire state),因为那样的政府只会把经济发展的动力从民间吸走。这些拥有权力的统治者通过吸食人民的骨髓而获得财富——这不是创造财富,这是“财富再分配 ”。

第三点必须澄明的事实是,假如我们要帮助非洲人,我们就需要知道他们在那里。非洲经济可以划分为三大部分:现代产业,非正式产业,以及传统产业。现代产业由国家精英掌控,而这个产业通常是跛脚的。非洲今日大部分的问题也是发生在这个产业里头。八成以上的发展援助都被丢进这个口袋里。而只有在非正式产业以及传统产业里头,你才能看得到真正的非洲人。假如你帮助非洲人民,你就直接来到非洲人民中间。要发展非洲,没有这两个产业的支撑,有如天方夜谭。

另外,传统的非洲是按族群居住在一起的:族群里要么没有首领,要是有的话,必然会有多重的监督防止滥用职权的发生。就是那些远古时期的非洲帝国,也是能够实现权力去中心化的。而今日的统治者去此亦可谓十万八千里。美国人说“我是”(I am)的时候,重音是落在“我”这个字上的。而在非洲,那里的人说“之所以说我是我,是因为我是我们的一员”(原话是:I am because we are,南非祖鲁语有一个词,叫 ubuntu,也是同样的意思——译者注)。而“我们”则代表了社群,农场归社群所有,社群自行决定该种什么,而根本无须听从首领的吩咐。作物有收成了,他们就拿到市场上卖,所得也归社群。概而言之,传统非洲是有市场经济的,早在殖民主义到来之前,那里已经有了很兴旺的市场。只不过是非洲的资本主义跟西方的资本主义的形式不一样而已。

我们可以通过鼓励加纳的草根阶层,让改变由社会的底层开始发生(to instigate change from within)。我相信,在“猎豹一代”的努力之下,我们可以从每一条村庄开始,实现非洲之复兴。

延伸阅读:

Africa Betrayed, a book by George Ayittey

Africa Unchained, A platform for analysing and contributing to the issues and solutions raised by George Ayittey’s latest book ‘Africa Unchained’

George Ayittey in an interview with TED

阿耶提教授在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上的页面

题图照片:

左:阿耶提照片来自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猎豹照片来自Flickr,由etrusia_uk上传于2008年4月13日,原作者采用”创作共用“CC授权中的“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协议。

你可以使用这个短URL分享本文:http://tr.im/215p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