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互联网

[TED讲者动态] Kevin Kelly 12月到访北京

{编者按:这是我们“TED讲者动态”系列专栏文章的第二篇,本次介绍的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TED演讲者凯文·凯利,并且他即将于下个月到访北京,希望大家会喜欢 :) }

凯文·凯利是著名杂志《连线》(Wired)的创始主编。他同时还为《纽约时报》、《经济学人》、《时代》、《科学》等重量级媒体和杂志撰稿。

体验生命的“最后”六个月

凯文·凯利一直是个我行我素之人,在当主编之前,他曾经是一名自由的摄影师。曾经有个夏天,他背上行李,骑车骑过5000英里的路,横穿美国。并且在1980年代,长时间在亚洲旅行,并且将自己的图片刊登在国家刊物在,还在New Age Journal拥有自己的专栏。

在自己一个人的旅行过程中,凯文·凯利曾经做过一件十分奇妙的事情。又一次,他在传说中基督被十字架钉死的地方睡觉,醒来后,他脑海里闪过一种念头,那就是如果生命只剩下6个月,自己应该怎么活下去?

于是,他便开始了自己人生中“最后六个月的旅途”。他回到家,与家人一起生活。并且匿名的捐出了他的存款,拜访了他的朋友,然后回到家里在万圣节的一天晚上“死去”。凯利表示:“这是段难忘的经历,他让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

网络文化的代言人

在《连线》之前,他就加入了斯图尔特·布兰特(Stewart Brand)创办的《全球概览》杂志(The Whole Earth Catalog);这是乔布斯最喜欢的杂志,那句著名“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就是出自这本杂志。早在1984年时,他就发起了第一届黑客大会(Hackers Conference),那时“黑客”一词尚不像现在这样蕴含着贬义。

凯文·凯利也常被看作是“网络文化”(Cyberculture)的发言人和观察者,他犹如硅谷当中的一位“游侠”,当世界的目光过多地聚焦于某种具体应用、聚焦于路演和IPO、聚焦于科技公司市值的时候,他却一如既往地将目光投向了广袤的未来--这位睿智的未来学家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就预见了Web2.0时代的到来、预见了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发展趋势。

影响了一代黑客

他出版了许多书籍,最为出名的便是1994年的《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Out of Control: The New Biology of Machines, Social Systems, and the Economic World)。一书中,凯文·凯利提到了大众智慧、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敏捷开发、协作、双赢、共生、共同进化、网络社区、网络经济等等概念;而这些在十多年前所提出的概念如今或者已经变成了现实,或者正在兴起甚至大热。

凯文·凯利的确影响了一代黑客,更是通过连线杂志把黑客伦理发挥到了极致,而两位犹太兄弟在好几年的时间中和凯文·凯利一直交流,而这一思想碰撞的结果就直接导致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经典电影《黑客帝国》。这个1999年的电影《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凯文·凯利对网络文化的观察和预言的一种隐喻。《失控》也是该片导演要求主要演员必读的三本书之一。 2006年,《长尾》作者克里斯·安德森在亚马逊网站上这样评价《失控》:“这可能是90年代最重要的一本书”,“可能是过去十年来最聪明的一本书”。

访问北京

去年,在众多译者的合作下,凯文·凯利的巨著《失控》得以翻译成中文。今年12月,凯文·凯利被邀请到中国,来分享他的新书以及他关于未来的思考。北京地区的朋友可以留意豆瓣上的几个凯文·凯利的公开活动:

凯文·凯利北大演讲:互联网的演化以及生物的演化

李开复、张向东与凯文·凯利对话互联网的未来

Future Thinking Salon:与凯文·凯利对话未来

相关链接:

凯文·凯利个人主页:kk.org

凯文·凯利著名的两个TED演讲:
科技进化史的生物启示
互联网未来的5000天

东西网凯文·凯利专题

本文作者是TED讲者动态专栏撰稿人危凯:
危凯是一名简单的人,期待着平凡的人生。现在在武汉某个报社担任万能人士,经常翻译国外的新闻,偶尔做做记者、编辑以及报社的翻译。由于从事着新闻行业,看到了许多社会的黑暗。但是,他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也尽己所能的改变能改变的事物。他喜欢TED的演讲,因为他觉得TED能够带给他一个真实的世界,从而来带真实的自我。他希望能通过传播TED,还给大家一个更加清晰的视野。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Lawrence Lessig: 重新审视混合文化

美国著名法律教授 Lawrence Lessig (劳伦斯•莱斯格)是网络知识产权问题最负盛名的专家之一。《商业周刊》称他为“互联网时代的守护神”、“网络法律界最具原创思想的教授”、“对互联网最具影响的25人之一”。还被《纽约客》称为“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知识产权思想家”。他是Creative Commons运动的发起人,很早就意识到现行的版权制度在互联网时代的诸多不适,并且致力于保护网络上出现的创造行为,致力于在创作自由和市场竞争中找到平衡。

撰稿人介绍:
马凯泽
毕业于广东外国语大学,了解宗教,尤其是佛教、基督教,也关注世界政治、经济、社会问题。他喜欢音乐、电影,武术、瑜珈、舞蹈等肢体艺术。2009年12月5日他参加TEDxGuangzhou时,深受演讲人朱平提到“志者筑之,应者趋之”的口号所感染,继而作为自由撰稿人加入了TEDtoChina。

理论上,TED.com的内容是采用“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以下简称CC)授权的,TEDtoChina.com使用TED的内容并不需要经过正式的授权。这正是CC的价值所在。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我们不仅是TED的粉丝,也是Creative Commons的粉丝。鉴于劳伦斯•莱斯格是Creative Commons的推动者和最著名的倡导者,我们在一定意义上也是他本人的粉丝。

那么,他是何许人也?

他任教於哈佛大学,是国际知名的网络法律教授,他认为政府制定或修改著作权法规時,应该以消费者的权益为优先考量,而非一昧从拥有版权的厂商角度着眼,他以直言不讳闻名於世,也以人类文明创新的斗士自居。2003年1月他推出“创作共用”授权运动,期望通过作者放弃部分的权利,以及选择相对应著作权声明的模式,來促进网络上资源的流通与共享。他在这次演讲里讲述了他对演绎文化和版权观念的看法以及可以从美国保守人士(共和党)那里学到什么东西。

保守人士有他们的信仰,有到教堂礼拜的习惯;关注人们的日常饮食健康,关注穷人的温饱。他们是华尔街的领衔者,却坚信市场机制的缺陷性,因而在很多方面抵制市场机制的侵蚀。他们认为这个世界有些方面需要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而另一些方面(例如人际关系)则不应该有。

另外保守人士还是生态观念的首倡者。罗斯福是最早提倡环境生态观念的总统。发展到以后,文化生态、社会生态观念从环境生态观念里面衍生出来。文化生态的关键词是“自由”。对于重新演绎文化作品的人来说,一个好的、宽松的文化生态观念无疑更能促使他创作出更加有创意、有内涵的作品。

旧有的著作权法规的作用在于尝试激励固定的创作群体创作出更多作品,同时限制其他群体的可演绎的范围。前者可以带来诸如好莱坞般的商业成功,后者则阻碍了其他别致的甚至更有意义的作品的诞生。

要有自由、要让商业作品和另类演绎百家争鸣,我们就要倡导“合理使用”的概念。但是民主党人士并不持这种观点。迪士尼公司及其周围事物的变迁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共和党时期,迪士尼公司最成功的作品都是基于过往的。它把已经取得公众认可的作品用漫画的形式重新演绎而取得巨大成功。而当民主党取得国家政权时,他们通过了《索尼•博诺著作权期延长法案》(Sonny Bono Copyright Term Extension Act),把著作权的期限延长到二十年。这样,在二十年内,重新演绎他人的作品并取得收益成了违法的事情。

莱斯格还举了《星球大战》的例子来说明民主党当政时通过这一法案是不理智的:第一创作者卢卡斯鼓励人们对《星球大战》进行演绎,但是所有这些演绎的利益最终是卢卡斯的。演绎者(二次创作者)只能扮演佃农“为他人做嫁衣裳”的角色。而这一角色的始作俑者就是民主党。相比之下,共和党人则拥护演绎者的所有权。莱斯格认为,这是民主党人要学习的地方。

共和党的可贵之处在于其开放的态度。这种对于不同观点的容忍和接纳、对于自由的强烈拥戴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相关链接:

劳伦斯•莱斯格:革新法律,释放创造力

劳伦斯•莱斯格个人博客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Stefana Broadbent:互联网拉近人们之间的距离

得益于网络化的时代,今天人们习惯利用网络全面武装自己成为一个社交达人——实名社交网站、各大主流IM工具、层出不穷的微博世界、服务厂商提供的邮箱服务、商用/私用两台手机…并且积极地在不同的账号之间切换自己的社会角色。Stefana Broadbent是瑞士最大的电信公司瑞士电信公司的一名科学家。她发现人们非常擅长根据具体场合选择最合适的联系方术。“使用即时通讯是要告诉你我想念你;用电子邮件是来安排晚餐;用语音邮件要说的则是,我迟到了;而短消息则是用来使我们的交谈继续下去。”如果你也认为自己会有同样的行为举动,那么接下来是该重新思考一下我们对关系认知的时候了。

TED.com: Stefana Broadbent: How the Internet enables intimacy

今天,由于不同分工需要,我们在一天时间里需要待在不同的地方,比如在学校,办公室,公寓、工地等等。从表面上看,这些独立的物理建筑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交往拜访之类的活动也随之变得复杂多变起来。但是由于网络的存在,大大造化了人们的沟通交流。

Stefana Broadbent女士多年来观察人们的沟通行为,发现无论以何种方式、哪怕对象再多,人们都只是固定地与小范围朋友密切交流而已(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逐渐疏远吗,不然交往范围为何如此窄小!)。以社交网站Facebook为例,尽管用户的朋友一大群,可是真正深入交往的朋友仅占友人总数很小一部分而已;而IM工具、手机通讯还有聊天利器Skype等的情况也是一样。

这可是个令社会学家,甚至连Broadbent本人都感到失望的结果。理论上说,每个人结识的人数是可以像等比数列那样成倍递增的,随着交往广度的扩大,人际网的层面相应加深,往来活动也应该变得频繁而非孤落。既然事实反映出来的情况截然相反,这就引发Broadbent对人们实际利用网络工具进行交往的思考,既然网络工具扮演的角色都是既定的,那么一定存在别的关键因素促使这一局面形成。通过观察人们展开交往行为所在的不同场所, Broadbent发现了其中不可思议的社会转变。

工厂、移民、办公室是Broadbent锁定的三个主要情景场所(可以发现第一个和第三个都是公共场所),像人们会想办法从工作岗位上开溜打私人电话;移民者利用视频工具创造与祖国家人见面的机会;同事会在办公电脑上网聊。试想15年前这样的情况有发生的几率有多大?在公共场所里没有隐蔽的联络工具和场所,你只能把心思放到工作上,交往也仅限于身边的同事。人人都置身于他人的视野中,在这种无形“监管”下人的一举一动都变得公开化。而专心工作——正好也是管理者期盼的。

如果再往前推150年,工业革命的出现打破了人们以往孤立的生产方式,迫使人们把起居地点和工作地点分离开来,社会阶级化使得底层人民在大生产的工作环境下鲜有私人空间,加上生产生活需要,促使他们的交往范围相对宽广。虽然今天我们在工作时也需要不停与人交流联系,可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还是会创造机会,进行私人交流活动。

哪怕机构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的物理空间距离,但由于网络的的覆盖,使得人们有得以克服时间和空间的障碍,进行交流的可能(这样,人们可以把家庭和事业弥合起来)。但是管理者基于不同管理目的还是出台规定规范人们网络社交行为,如学校里禁止儿童使用手机,解雇工作期间使用手机的公车司等等,这些规定的确起隔离人们过密交往的作用,但它是否是正确(它是否侵犯了人权)的也恰好成为社会争议的焦点。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Stefana Broadbent博客

Stefana Broadbent资料

Jan Chipchase on our mobile phones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乔那森·奇特林:互信的互联网

打开电视,报纸,一条条负面的消息让我们悲观的觉得社会似乎越来越现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复杂,信任越来越少。《互联网之未来》(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的作者Jonathan Zittrain的演讲将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情绪。他将展现给我们,互联网是如何帮助这个世界变的越来越美好。

本文作者是Joseph Yan。

Joseph Yan
出生长大在北京,09年从多伦多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现在正在创业。他的梦想就是可以头顶理想的天空,并且脚踏现实的大地去达成理想。TED,TEDtoChina 的人群每天都在这梦想的轨迹上走着。希望能尽一分薄力把这个梦想带给更多人。


Jonathan Zittrain: The Web as random acts of kindness

互联网的三个创始人是高中同学。当别的同学都参加了法语社团,或者是辩论社团的时候,他们自己创立了“世界网络”社团。这三个奇怪的小孩和这个奇怪的社团最大的限制就是他们没有任何钱。但是同时,他们最大的自由也就是他们不需要挣钱。互联网并不是建立在任何商业计划上的,它是由一群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人,走到一起打造出来的。这个起源也奠定了互联网开放,自由的基础。

互联网的架构同样充满了独特性。信息的传递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就好像我们篮球赛的赛场,座在横排里面的人叫了瓶啤酒,而坐在这排的观众会把这瓶啤酒从左传到右,直到传到那个人手里。在这过程中,没有人是因为有人付钱给他,这只不过就是一种邻座的责任罢了。互联网也是这样传递数据的。一条信息从地球的一端传递到另外一端,是经过了许多这样互相信任的邻居。

这种起源和建构也同时影响了互联网上的人们。维基百科就是最好的例子中的一个。从几篇文章开始,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以来参与贡献,改动,删除维基百科上的文章,从而得到世界上最全的百科全书。这个设想让人听了不敢相信,甚至会觉得愚蠢。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主意,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们参与。人们投入时间增加信息,自觉的付着维护社区的责任,遵守着社区的准则与决定。不久前有个小孩的视频在网络上走红。他用高尔夫球棍装作星战里的武士,在镜子面前舞动。各大媒体都报道了这个消息,而这些报道使他的生活陷入了很多困境。在维基百科上也有关于这个小孩的信息。可维基百科是少数几个没有报道这个小孩名字的媒体之一。在维基百科的社区可以看见大家激烈的讨论,道德准则帮助他们做了最后决定。当做出了这个决定以后,辩论两方的人都在为维护这个决定做努力。如果有人在维基百科上增加了这个人的名字,社区辩论两方的人都会去删除这个信息。因为他们都相信一些比自己主观意见更重要的事情。而这也就是信任,平等的魅力所在。

这种从互联网起源的信任也渗透到了我们现实生活中来。Craigslist帮助陌生人传递搭车的信息,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共享一段旅途。更有一个叫CouchSurfing.org的网站分享人们的沙发。你可以在这里注册,到地球的另一端,一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人的家里免费住宿。

这张巨大的网把我们每个人联到一起,分享,辩论,合作。Jonathan说互联网不仅仅是一团信息。他认为互联网是一个动词。如果你进入互联网,仔细聆听,你可以听到它在对你说:“让我们一起前进。”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xXiamen演讲人:毛高山谈管理2.0

TEDxXiamen在11月7日举办,我们上次发布了一篇演讲简述《TEDxXiamen演讲人:郑晓云谈社会性计算(socialcomputing)》,今天我们发布一位演讲嘉宾毛高山先生当天的演讲简述。

演讲嘉宾毛高山简介:

毛高山是资深的心理教练,管理咨询师,国内最早提出“使能”概念者,致力于该理念的实践与传播十几年,有着深刻的体会。本次TEDx活动他分享的是关于“管理2.0”的思考与实践。
http://twitter.com/maogaoshan

演讲简介:

演讲视频:

演讲幻灯片:

毛高山从事过互联网工作,本次演讲他从web2.0开始谈起。关注网络的人很多人了解web2.0,但是web2.0的模式对管理产生的变革却不为多数人所知。
毛高山的想法讲不仅仅是web2.0和管理,还有佛学和中医的想法都融合到他的管理2.0理念里面。

关于组织:
毛高山谈道,由于人类对于“组织”这个工具的的使用,使得人类更加精于自我驾驭和控制,甚至在现在,就已经由此产生出了人工智能超越人类智能的情况。组织驾驭于个人之上。
传统管理理念里面倡导组织大于个人,个人是实现组织目标的一个工具,甚至还把这个想法写进管理学的教科书。这也是现在大多数组织基于这种想法在进行管理,这导致了现在组织里的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矛盾顿越来越严重。

2.0时代带来的组织变化:
在 2.0的时代个体开始觉醒,每个人开始积极的对外表达自己的想法,没有人乐意被当作工具来使用。顺应着汇总2.0的趋势进行的管理称之为管理2.0,在管 理2.0里面,人的潜能被开发的更充分,组织的目标也更容易达成。1.0和2.0的管理最直接的差别就是个人和组织的关系:在管理1.0里面管理是通过人 来实现组织目标;而在管理2.0里面,管理是透过组织目标来实现人,成就人。
Maogaoshan on TEDxXiamen

成就人:何谓成就?
不断地有人对这个这个问题进行不断的探索,每个人的答案也各不相同,但是如果问我们的长辈时,他们的答案中会有共同的一个元素就是“我希望我的孩子幸福快乐”。成就是让人更幸福。
何 谓幸福呢?中医和佛家都认为人是能量的聚合体,幸福乃是人的身心健康。中医有云“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即体内的能量能够自由流动的时候,人就身体健康。 同样的道理,人的心灵健康也是人的心灵自如流动的一种状态。幸福是人对能量自如流动的一种状态的感觉。积极心理学有一个词“flow state”(是酣畅淋漓,天人合一的信息),此状态乃是中国古人说的:水。老子的道德经里面说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 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像水一样生存,能量能够自由的流动,故而无怨无悔,幸福成就。

使能
在 管理2.0里面有个说法叫做“使能”:使人实现能量自如的状态。佛学称,在释迦摩尼成佛之时说了一句话“奇哉奇哉,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 执著,而不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则得现前。”人的修为一直在做一件事情:“放下”(每个人内心的执着和干扰)。按照使能的说法,表 现=潜能-干扰,尊重一个人的潜能,排除加载每个人身上的干扰。就可以发挥出每个人最好的表现。

最后,毛高山说道,如果20世纪商学院的世纪(商业)的话,那么21世纪将会是心学院的世纪(解放每个人的心灵)!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xXiamen演讲人:郑晓云谈社会性计算(socialcomputing)

TEDxXiamen在11月7日举办,我们上次发布了一篇参与者的感悟《TEDxXiamen感受:平民化演说运动来到厦门》,今天我们发布一位演讲嘉宾郑晓云先生当天的演讲简述。

演讲嘉宾简介:郑晓云

曾从教11年,后离开学校进入互联网行业,从业商务型社会化网络公司,现在数字出版领域内创业,希望自己的网络出版发行平台,能够带来出版行业的变革。

工作之余长期追踪、实践、思考互联网技术、文化和社会的各个层面,早年主要关注个人网站和论坛社区,02年开始合伙创始CNBlog.org,实践推广Blog,后发展成为群智基金(SocialBrain),专注社会性技术、平台对社会文化层面的影响与实践。群智基金是中文网志年会的发起人和主要赞助商。

08年后,则专注数字出版。


照片来自Wenxin的Flickr相册,原作者选用CC协议。

演讲简述:社会性计算(socialcomputing)

关于社会性计算(socialcomputing)的概述,将从理解什么是计算和什么是社会性开始。

什么是计算呢?在日常语言的使用中,我们对计算的理解有这样几个方便,比如数学上的计算;比如基于规则的在时间演化上的“预测”的计算;还有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算计”,这也是计算的一种。

除了数学上的、日常生活中的计算之外,也有学者将计算推广到更大的范畴,我们称为广义的计算,即计算是一种过程、结构、机制、系统,能够实现对“输入”的处理,并以“输出”的方式得到结果。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无处不在的“计算”的世界,比如细胞,比如河流地貌,比如工厂、比如股票市场等等,甚至从更大范围来说,整个地球就是一个庞大的不同层级的计算系统组成的巨大计算系统。

从这些广义的“计算”来说,从PC到互联网以来,一种新的“计算”形态在浮现。先看PC的出现和普及,让个人也拥有了计算能力,实现了计算能力上的“平等”,并且随着计算机的演化,这种计算能力越来越强;随之是局域网的出现和铺开,在计算能力之外,实现了信息的沟通和交流;然后是互联网的迅速扩张,这种基于个人计算的网络无远弗届,实现了信息的海量和信息发布与存取的随时随地;这个时候,计算能力还主要在个人计算机,网络只是承担通联、交换的作用。

PPT下载地址:http://www.slideshare.net/liangya.sg/ss-2457030

分布式计算在互联网的兴盛中浮现,著名的项目如寻找外星人计划SETI@HOME,通过分布式计算系统,分布在世界不同地方的联网的计算机结成了更为强大的计算系统,此时,网络变成了更大层面上的CPU计算单元中的数据交换载体。

接着以blog发端的各种web2.0服务的兴起,社会化网络成为网络应用的主体,这时候网络的性质发生了改变。网络不再仅仅是连接交换作用,它借助不同层级的社会化网络的交织,把人的智力融入进来,实现了网络的协作、信息的过滤、知识的创造等等。

信息时代,计算在两个层面上有了“社会性”,一个是从分布式计算来说,一个是从社会型网络服务的结果来说。现在,这两种社会性在融合,作为类比,我们可以把每个联网的人单作大脑神经系统中的神经元,不同社会型网络中的节点是神经元之间的突触,这个由世界上上亿台计算机、上亿个人链接成的系统,成了未来“社会性计算”的雏形。

智力终于跃出个人的大脑,存在于社会之中,存在于可以感知、访问、使用的社会性网络中。整个社会性网络构成的社会性计算系统,几乎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

社会性计算会朝着什么方向继续演化,对社会、文化发展有什么影响,如何继续构建社会性计算的体系,发展出更多利于社会性计算的应用,这仅仅是个开始。

相关链接

吉尔·塔特:让我们一起寻找外星智慧

天文学家吉尔·塔特(Jill Tartar)是著名的“地外文明搜寻计划”(SETI)的负责人。SETI(地外文明搜寻计划)于50年前启动,其后还衍生出一个叫 SETI@Home 的项目,该项目让全世界各地的太空爱好者都能贡献出自己的计算能力,以一种开源的方式来进行外星生命探索。

胡泳:《未来是湿的》译者序

互联网@TED系列专题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乔纳森·齐特林:互联网是一个动词

今天介绍的是互联网研究专家乔纳森·齐特林(Jonathan Zittrain)的TED演讲,其核心思想是:由于人们的发自内心的互助心理,促成了互联网的良性发展,简而言之,互联网不是简单的信息平台,而是一个动词,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成为其中的一个参与者。

乔纳森本身搞互联网研究,曾与去年出版了一本叫《互联网之未来——人类如何趋避之》(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 and How to Prevent It)的书,书里头运用大量的事实加理论阐述,讲述了为何今日之互联网将走向封闭,以及我们可以采取怎样的手段去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2009年的TEDGlobal大会上,乔纳森则通过展示互联网带来的乐观一面,暗喻一个共享共容的未来。

演讲视频:

Jonathan Zittrain: The Web as Random Acts of Human Kindness

乔纳森开始讲到了互联网之最初发明人的故事。他说,当互联网的先驱在构思互联网这个项目的时候,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即他们享有最大限度的自由,也就是说,他们不需要通过做互联网来赚钱,甚至他们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是没有一分钱的。但正是这样的自由使得一个开放的互联网成为可能。

另一个例子是:在2007年的时候,有一次巴基斯坦当局封锁了YouTube,巴国的一家ISP就使用IP劫持的方法来封闭该国境内对YouTube的访问,但是这样的劫持也影响到了其他国家。因为那个ISP在网络上假装自己的IP就是YouTube的IP,使得环球范围内有2个小时YouTube无法正常进行。刚好这天有几个北美网络接线员协会(North American Operators Group)的工程师走到一块喝咖啡,他们从邮件上看到这消息,知道是发生大事了。于是几个人就搓搓手就干了起来,写了个程序,解除了巴国的封锁。也不要任何人一分钱,纯粹是为了满足geek的那种挑战一切困难的心理以及从中获得的快乐感。

还有就是维基百科的故事。想必吉米·威尔斯当年在创建维基百科的时候是没有想到wiki这个附属功能竟然会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创作革命。很多人在维基百科上维护着他们关心的条目的公正性,甚至还会因为某个词语的表述而在网上争论得面红耳赤。最终会产生一个结果,有些人也许不同意那个的论点,但是他们也会尊重社区的决定,因为他们意识到那是比他们的个人意见更为重要的东西。

再有就是Couchsurfing这个新玩意。过去,欧美人士非常热衷于hitchhiking,就是搭便车旅行。但是,似乎近年来这个词语出现的频率正在降低。真的是这样吗?从craigslist等网站的相关版面的火热程度可以看出,这一说法并不正确。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年轻人还发明了Couchsurfing这个东西,就是假如你到别的城市去旅游,你可以睡陌生人的床,并且不用花钱。真的有这回事吗?看看Clay Shirky等人最近拍摄的一部纪录片Us Now,你就知道这确有其事。

乔纳森进而总结说,互联网实际上是充满了人的七情六欲的,它不应该是一个名词,而应该是一个动词。当我们去聆听互联网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互联网也在跟我们对话。互联网在跟我们说什么?答曰:让我们一同前进吧!

相关阅读:

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 and How to Prevent It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布鲁斯特·卡尔: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打造人类数字图书馆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讲述的是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尔(Brewster Kahle)的2007年EG Conference上的演讲。TED.com通过“TED伙伴系列”发布一些TED伙伴所组织的会议和活动的精彩演讲视频。

我们常说知识改变命运,而阅读是获取知识的一个重要途径。活到老、学到老,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自己通过书本学习。除了一些硬知识,图书中还有不少前人修身养性的经验之谈,引人思考、促人进步。为了普及知识,从小培养阅读习惯,提高全民素养,人们积极建设乡村图书馆,将图书千里迢迢运送到贫困地区。而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的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尔(Brewster Kahle)则另辟蹊径。他在2007年的EG Conference上演讲中讲述了他的数字图书馆理想。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对网络有一些了解的人应该都听说过或使用过网站流量分析公司Alexa的产品,这间于1999年被亚马逊公司(Amazon)收购的其创始人正是布鲁斯特·卡尔(Brewster Kahle)。除了广为人知的Alexa外,卡尔于1996年创办了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公司,致力于建造一座基于互联网的数字图书馆。他尝试像亚马逊一样,按照文字、音频、视频等分类,将人类有史以来的知识全部有条理地进行归档。在他看来,我们再也无需运输图书到偏远地区,通过一辆带有打印机、装裱机、并可联网的小面包车,即可无国界传播知识。人们仅需花费1美元便能获得一本新鲜出炉的图书,并且不用将这本书归还给图书馆。

这一工程更为重大的意义在于,知识从此变得真正唾手可得,自古至今全人类的智慧将在我们面前全然展现。经过成本核算和方法考证后,卡尔得出结论,我们完全有能力将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归档存储。

卡尔建造数字图书馆的方法并不复杂。他采取扫描的方法来收集图书,采用录制来的方法收集音像,通过截屏来记录互联网发展进程。卡尔想过用100美元笔记本儿童笔记本电脑(OLPC)或亚马逊公司的Kindle作为阅读工具,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用数字的方式存储知识,用纸张的方式学习知识。这种传统的终端虽然不怎么酷,但可以更有效地传播知识。

获得世界银行资助后,卡尔在硅谷招兵买马前往乌干达开始他们的第一次尝试。他们在乌干达国家图书馆建立了第一个互联网连接点,努力了解当地人民的需求,并在乌干达郊区开设制作图书的项目。卡尔向我们介绍了一种使用传送带运作的图书制作工具“浓缩图书机器”,就好象用浓缩咖啡机制作咖啡一样,只需按下按钮,10分钟即可制作出一本图书。

当然,扫描并储存图书的过程是有些枯燥的。经过一番实践后,卡尔发现应当让大家扫描自己的图书,而不是请专人进行全盘扫描,因为只有非常在意自己手中的图书,才会认真扫描,并乐在其中。而如果是新书的话,人们宁可捐赠掉再去买一本。卡尔告诉我们,迄今为止,印度人已经扫描了大约30万册图书,中国人扫描了超过100万册,而埃及人大约扫描了3万册。

一旦形成规模,卡尔的互联网档案公司即可以10美分/页的成本建立数字图书馆。一般的图书平均300页,也就是说,制作一册数字图书的成本是30美元。如果要将美国国会图书馆的2600万本藏书全部归档,需要耗资7.5亿美元。卡尔认为可以先从100万册图书开始做,那就只需3000万美元了。互联网档案公司已经扫描了20万册图书,他们目前每月扫描1.5万册,并在互联网上公开了25万册图书。卡尔建议将稀有或已经过了版权保护期的图书的数字资料,放到网上让大家免费阅读。

音频记录方面,互联网档案公司只需10美金即可归档一张唱片,并将其放到互联网上。在这里,版权自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卡尔开玩笑说,如果向慈善机构或者公众捐赠,可以免税,然而在互联网上,却可能因为提供免费产品而破产。但是知识的传播不应该受到金钱的限制。卡尔表示,互联网档案公司将向任何想要和数字图书馆分享知识的人,永远提供无限量存储和无限量带宽。目前,每天大约有2-3支乐队同互联网档案公司签约,同意他们录制乐队的演唱会。互联网档案公司每天需要录制40-50场演唱会。光是Grateful Dead乐队,互联网档案公司已经录制了四万场演唱会,人们可以自行在网上收看或收听。

视频方面,卡尔还带领他的团队存储了一些政治题材和非专业类电影。他并不是要将自己变为YouTube,而是旨在让人们以后可以重新使用这些影片中的素材制作新的电影。而电视方面,他们则全天录制20个电视频道的节目,包括俄罗斯、中国、日本、伊拉克、半岛电视台、BBC、CNN、ABC、CBS和NBC电视台,目前存储规模已达到千兆兆字节。不过出于成本因素,他们目前只在网上放了911事件发生那一周的电视节目。人们可以看到不同国家对于这次事件的不同观点。归档这些电视视频的成本是每小时15美金,电影存储的成本则为每小时100-150美金。目前,互联网文档公司仅在网上放了约万条视频,主要的障碍还是法律和版权的问题。

除了图书、音频和视频,卡尔最为著名的归档项目仍然是在他的老本家互联网行业。互联网档案公司从1996年开始每隔2个月抓取每一家网站的每一张页面,并发明了一种时光机,让人们可以看到这些网站从前的模样,比如Google的Alpha测试版本、尚在斯坦福大学运行的版本等。

通过存储在图书、音频、视频和互联网四大类别的信息,卡尔和他的团队可以将人类文明囊括其中。其实,这种收藏人类知识的想法,早在图书馆诞生之处便已经有了。著名的古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就是以收藏人类所有知识作为目标,皓首穷经,在2000多年之前就能集50万馆藏之巨。可惜的是,这座图书馆于公元五世纪毁于一场火灾,其珍藏的大量古代智慧也随之永远消逝。

为了防止类似的灾难,互联网档案公司将他们的存储制作了多份拷贝,并将其中一份放在了重建后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中。他们目前正在阿姆斯特丹的洪水区储存第二份拷贝,并计划在旧金山圣安德利亚断层和中东都放置一份拷贝。

卡尔的举措无疑令人感到振奋。借助高科技的手段,人们得以重现亚历山大图书馆昔时的辉煌,记录和传承悠久的人类文明。从这一角度来说,任何法律、版权都不应当是绊脚石。毕竟,法律和版权的限制正是为了鼓励知识创新,而建立公众图书馆的目的也是为了通过传授知识实现创新。剩下的问题恐怕是,如何在信息四通八达,所有知识都伸手可及的情况下,有效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在茫茫书海中寻到适合自己的图书?

相关链接

互联网档案网站:http://www.archive.org
Wikipedia上的布鲁斯特·卡尔词条: http://en.wikipedia.org/wiki/Brewster_Kahle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伊凡·威廉斯: Twitter(推特)倾听用户的声音

我们2月初报道TED 2009大会时曾介绍《红遍半边天的twitter如今现身TED大会》,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关于Twitter的这篇TED演讲的全文翻译。这个演讲的中文简体字幕由Chang Xin翻译,由Tangos Chan校对。

伊凡·威廉斯: Twitter(推特)倾听用户的声音
(Evan Williams on listening to Twitter users)

TED.com配中文字幕视频地址:http://bit.ly/rFNch
演讲人:伊凡·威廉斯(Evan Williams), Twitter联合创始人。
全文字幕翻译: Chang Xin
校对:Tangos Chan

四年前, 我在TED上,介绍了当时工作的公司 Odeo。 由于那次演讲, 纽约时报为我们写了一大篇文章, 然后它又带来了更多媒体的报道,吸引了更多关注。 之后我决定要当这家公司的CEO—— 那之前我只是个顾问—— 并成功获得风险投资 同时招聘更多人才。

我招了一名叫Jack Dorsey的工程师, 当一年后我们商量Odeo的发展方向时, Jack提出了一个他捉摸了好几年的点子基本上就是个能向朋友们发送简单消息的想法。 Odeo当时也在探索短信服务, 所以我们差不多是想将他们两结合在一起。 2006年初,作为Odeo的一个业余项目,Twitter项目开始进行。

现在很难说搞业余项目是不是个好主意,因为对于初创型企业,专注是至关重要的。 但事实上,我在前一家公司推出的Blogger服务, 也是一个业余项目。我当时想这只不过是个随便搞一下的小玩意。 结果它不但占据了整个公司 也占据了我之后五、六年的生活。 从中我学会了跟随直觉,尽管你不知道它是否正确, 也不知道它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这种情况又一次发生在了Twitter身上。

那么,对于那些不熟悉 Twitter的人, 它基于一个非常简单,甚至微不足道的概念。 你用不超过140个字说自己在做什么, 对你感兴趣的人就会收到这些消息。如果真的十分感兴趣, 他们甚至可以通过短信在手机上获得这些信息。 例如,我现在就可以用Twitter发一条消息说 我正在TED上作演讲。这是件很平常的事。 对于我来说,当我选择发送后, 几秒内,将有超过6万人会收到这条信息。 Twitter的基本理念就是让人们随时分享他们生活中的 任意时刻。 不管是意义非凡的场合, 还是日常世俗的时候。 通过分享这些正在发生的时刻人们感觉彼此间的距离更近,联系更加紧密, 尽管他们不在一起。 我们开始时觉得这就是Twitter的主要用途,然而真正让我们感到兴奋的是,我们没有料到这个简单的系统 竟然衍生出了许多其它的用途。 我们发现,在突发事件中,Twitter可以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2007年10月 圣地亚哥发生了严重的火灾, 人们依靠Twitter报告火灾近况并通过周围邻居在Twitter上发布的消息 来了解自己周围的情况。

不仅是一般人,实际上,洛杉矶时报也依靠Twitter发布信息, 并在网站首页上放了一个Twitter订阅地址 同时,洛杉矶消防部门以及红十字会也通过Twitter发布各种最新的消息。 这场灾难中,许多人在使用Twitter发布消息Twitter上也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关注着事件进展因为大家都想知道亲临现场是什么感觉, 也想知道最新的情况。

Twitter上还有很多有趣的事,其中不少和商业或营销活动有关,也有很多通讯报道或是事件预报。 比如,一辆很火爆的韩式煎玉米饼快餐车在洛杉矶转来转去, 在Twitter上公布自己下一站停靠点, 结果食客们都在那里排队等待。

政客们最近也开始使用Twitter了。 实际上,47位国会成员 拥有Twitter账户。 有的时候, 他们会在和总统开会发出Twitter。看来,这家伙并不喜欢自己所听到的事情。 总统本人就是最受欢迎的Twitter用户, 尽管近来他不怎么在上面发言了,不过麦凯恩参议员的Twitter使用频率却开始增加。 这个人也是。

Twitter最初只不过被设计成一个广播媒介。你发送的信息能被其他人收到, 同时,你也能收到自己感兴趣的信息。 但用户们还自己发明了很多Twitter的新用法, 例如,回复消息给特定的人,或者回复某条特定的消息。 比方说,大鲨鱼奥尼尔在这使用“@用户名” 来回复他的某个粉丝, 这种用法就完全是用户们自己发明的。 Twitter本来并不支持这种用法,直到大家都开始这么用的时候, 我们才增加了这个功能,方便用户。上面说到的只是用户帮助改进Twitter的众多方式之一。

还有一种方法是借助于API(应用编程接口)。我们提供了一些API, 这样程序员可以编写其他程序来和Twitter交互。 目前大约有2000种程序 可以发送Twitter信息,他们可以运行在Mac,Windows,iPhone或黑莓上… 同时, 还有的设备可以在胎儿踢腿时发出Twitter信息,或者当植物需要浇水时发出Twitter信息。

这其中最重要的第三方程序或许要算来自佛吉尼亚州的小公司Summize公司的产品了。 他们做了一个Twitter搜索引擎。 他们利用了这样一个事实: 如果全世界有数百万人在谈论着他们正在做的或是他们身边发生的事情, 那你有机会从这些海量的信息中了解到 任何事情的进展。 这真的改变了我们对Twitter的理解。例如,这里显示的是人们对TED的评论。 我们的想法进一步地改变 Twitter并不仅是我们当初想象的那样。我们非常喜欢它,以至于我们买下了这家公司, 现在它成了我们一个主要产品。 这不仅使你从不同的角度看待Twitter,同时也带来了新的使用方法。 我最欣赏的一件事情发生在几个月前, 当时亚特兰大汽油短缺, 一些用户想到用Twitter记下 他们在哪发现的汽油,价格是多少, 然后加上关键字“#altgas” 这样其他人就可以搜索这个关键字并知道哪有汽油了。

人们这种通过现代交流网络互相帮助的趋势 远远超越了当初Twitter仅仅为了让人们方便地和家人、朋友交流的设想。 这样的事情最近越来越多,有关于为无家可归的人筹钱的, 有关于去非洲挖井的, 还有关于帮助处于危机中的家庭的。 有时人们在几天内就通过Twitter 募集了数万元,这样看来,人们如果有了更容易的分享信息渠道,更多有益的事情就会发生。

我不知道今后Twitter将会如何, 但我学会了跟随直觉, 并且从不假设结局。 谢谢。

(掌声)

Chris Anderson:我们还没结束呢。 让我们来看看这屏幕能不能用… 这是一场演讲后, 每个演讲者最害怕做的事情了。 真得很可怕。

那么,这是Twitter的搜索页面。 让我们随便在上面敲几个字吧。 比如说:“Evan Williams” “…给人更多的信息同时跟随你的直觉@#TED。” “…正在听Evan Williams演讲。” 哦! “…Evan Williams快死在TED的台上了。 这是我听过最糟的演讲!”

Evan Williams:不错,谢谢。

Chris Anderson:开个玩笑。

但是,在他演讲的8分钟内, Twitter上已经有大约50条关于他演讲的消息。 所以他将会知道关于他演讲的各种反应: 他说到的奥巴马是最受关注的Twitter用户, 说到的Twitter最初源于TED… 我觉得不会有其他什么办法能这么快得到反馈了。

你做了个了不起的东西, 而且看来它以后会变得更不得了。 非常感谢,Evan。 你的演讲非常有趣。

相关阅读:

红遍半边天的twitter如今现身TED大会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 a href="http://twitter.com/tedtochina">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克莱·舍基谈机构与合作

今天发布的是来自台湾网友李士杰的译文。他翻译的是Clay Shirky的TED演讲,演讲的题目是“机构与合作”。Clay Shirky是互联网分析师,他着有Here Comes Everybody,大陆最近出了简体中文译本《未来是湿的》,任何对互联网发展之社会意义感兴趣的朋友都应当去阅读这本书,书里头将很多与此相关的道理都深入浅出的加以剖析了。


Clay Shirky on institutions vs. collaboration

一群人究竟如何搞定事情?你如何组织一群人,让这个团体的产出带来某种一致性与延续性的价值?而并非只是一团混乱?把这个难题用经济学的架构/术语来解释,我们称之为「协调成本」。协调成本基本上是安排群体产出成果时,所面临到的财务与机构/组织问题。对于协调成本有一个古典的答案来响应就是:如果你想要协调一群人顺利产出成果,那就发起一个组织吧。没错吧?你募集一些资源,找到某些东西。这个组织可以是私人的或公共的,它可以是营利或非营利组织;大机构或小型组织。但是当你把这些资源凑在一起,你创立了一个机构,你运用这个机构来协调一群人的活动。而随着近年来,形成团体彼此相互沟通的成本下跌到让人惊愕的程度,沟通成本比重上占大部分。于是协调成本的第二个答案浮现了出来,那就是将彼此的合作建置在基础架构中,设计出除了基本运作之外,同时能够协调一群人与产出成果的系统,让一群人能够顺利地产出成果,而不用诉诸于机构的模式。所以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谈的内容。

我将会举一些相当具体的范例来作阐述,但是总会指向较广的主题。我将会从试着回答一个问题来作为开始。我知道各位在某个时刻也曾问过自己,并且因特网就是被用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这个问题是:我要从哪找到一张美人鱼溜直排轮的照片?在纽约市,每年夏天的第一个星期六,我们居住的康尼岛,迷人的、破败的游乐园区会举办美人鱼游行。这是一个业余的游行活动。人们从纽约的四面八方涌来,盛装打扮,也有些人打扮得比较清凉。年轻人跟熟男熟女,在街道上跳舞。所有人物都是色彩缤纷,大家都很享受这个时刻。我想要让各位注意的不是美人鱼游行本身,虽然它很迷人,我想要专注在这些照片上。这些照片不是我拍的。我怎么找到这些照片的?答案是:我从 Flickr 上面找到了这些照片。Flickr 是一个照片分享的服务:让人们拍照、上传照片、在网络上彼此分享这些照片。最近 Flickr 增加了一个新功能:标签(tagging),标签首先由Del.icio.us/Joshua Schachter所推出的。Del.icio.us 是一个社会书签服务。标签是一种回答分类问题的答案:合作基础架构。如果我去年就做这场演讲的话,我将无法展示那些刚刚展示的照片。因为我找不到这些照片。如果真的要作的话,我们需要雇一组专业的图书馆馆员,来组织这些上传的许多照片:”美人鱼游行“。共有 118 位摄影者,拍摄了 3100 张照片。所有这些照片都被整理起来,放在简洁有力的名称底下,以相反的时间顺序来显示。于是我可以搜寻、找到这些照片,来作一场小小的照片展示。我们现在正在解决的,是什么样的问题?从最概略的可能观点来检视,这是一个协调的问题。在因特网上有非常多的人,其中一小群的人拥有美人鱼游行的照片。我们要如何让那些人一起贡献这个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