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从前有一所学校

[TED大奖] 从前有所学校:参天大树从种子开始

阿拉伯有句谚语:“参天大树从种子开始。”
2008年,826瓦伦西亚的创办者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在TED大奖舞台上表达了建立一个服务于公立学校的平台,今天,“从前有所学校”已经鼓励,激发了270多个学校服务项目,遍及世界各地。本周TED大奖为大家精选了其中三个发生在我们周围的故事,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领略种子发芽破土而出的力量吧。

(一)遇见自我

还记得悉尼奥运会上的美轮美奂的土著表演吗,还记得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带领我们探索土著部落的画面吗,和其他许多地方一样,澳洲同样存在着文化交融的问题。对于年轻的孩子来说,除了对于传统的印第安文化认识不足,他们往往也不能客观地看待自己,了解自己。

http://www.ausidentities.com.au/images/stories/ausid-screen-02.jpg

于是,一位叫麦克•怀特想到了需要制作一种课程,帮助学生们在积累知识的过程中,看清自己,热爱自己。他围绕着柏拉图最早提出的四种气质理论(包含胆汁质,多血质,粘液质,抑郁质),运用澳洲的传统艺术方式绘制四种澳洲特有的动物分别来代表这四种性格特征,并和本地最大的一家公立学校联系试运行这套课程。

出人意外的是,这个项目一经推出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麦克被邀请在区域校长峰会上向更多的学校介绍,展示这套课程,于是,一传十,十传百,目前已经有40多所公立学校引入这套课程,并不断有新的学校加入进来。

麦克说,“从一开始,我们只是希望学生们能更好地了解自己,欣赏自己,然而事实上,不仅仅是学生们好奇自己是哪一种动物类型,连老师也兴致满满地加入到这场探索的旅程中。有些学校告诉我们,他们的学生在学业及其他活动中表现都更好了,老师也更开心了,而这都有赖于学生们从课程中寻找到了自己,土著孩子从传统文化中寻找到了骄傲与自信。”

(二)梦想之家

每次想到尼泊尔都让我想起苍茫的雪山,传统丝布和颜料点缀的街道,然而,你是否也和我一样,从未思考过这里的孩子究竟是如何成长的,他们谱写着怎样的人生呢?

在尼泊尔,很多的孩子面临两大重要挑战,课堂里,老师们都采用填鸭式的教学模式,对于一部分的学生来说,他们无法适应这样的学习方法,无法有效地掌握知识。其次,尼泊尔的孩子们许多都是生长于大家庭中,全家人吃,住,生活在一起,因而对于孩子来说,找一个安静的角落,不受打扰地完成功课往往是有困难的。因此,亚当有了个想法,建立“梦想之家”来帮助孩子们掌握学习的能力的同时,也寻找未来人生的方向。

通过和本地的非政府组织合作,“梦想之家”通过不同,有趣的体验,让孩子在轻松愉快中学习写作,阅读,组织,分析和创作能力,帮助他们寻找到自己的特长,并由此制定扬长避短的方案,为他们将来的人生打下扎实的基础。为了使“梦想之家”能长久发展下去,组织人还携手许多企业,通过CSR项目让员工亲身参与为尼泊尔的孩子们建立图书馆,活动中心等。到目前为止,“梦想之家”的两年活动经费已经落实完毕,每一组会有20位孩子作为首批学员。尽管“梦想之家”不能一次性面对所有的孩子,解决所有的问题,但这已经是踏踏实实的开始,秉着星火相传的精神,相信越来越多的孩子们会在生活中遇见他们的梦想。

(三)我要社会创新行动

51SIM是另一个来自中国的梦。“51”取谐音,代表“我要”;“SIM”则是社会创新行动的英文首字母缩写(Social Innovation Movement)。

51SIM最早和北京新邮通信合作,组织各种活动,提升学生对于可持续发展的认识和积极参与的意识,尤其关注城市人口增长,贫困,教育和环境保护方面的问题。

在过去的2年多发展过程中,51SIM和多家机构合作,成功举办了针对气候变化的“来自中国的创新-我要可持续创新行动”,“可持续创新运动和绿色汽车展”,让学生们在课堂之外了解最新最真实的生活原貌,并动手动脑提出自己的见解和方案。今年的9月,51SIM联手还将十多家合作伙伴和赞助商再次举办年度的 “年度可持续发展创新运动”。

从前有所学校,里面没有古板的教科书,没有严肃的老先生拿着卡尺教训调皮的学生,没有冰冷的教学楼准时发出上下课铃;从前有所学校,他们有五湖四海,千奇百怪的故事可以听,他们有妙趣横生,引入入胜的活动可以玩,他们有突破传统,理解包容的心可以传递。

你,去过这所学校吗?

你,有什么故事可以带给这所学校吗?

它,就在你家门口街角边,就在你儿时嬉戏玩耍的操场旁,就在秀美的丽江小镇上。欢迎你重回校园!

Ye Wang (王烨)
TED Prize (TED大奖) 专项事务组负责人

王烨(Yvette),大学里学的是商科,目前在一家创业成长期的市场研究类公司做研究和战略方面的工作。她在偶然间发现TED网站,此后在每天繁忙工作之余看一两个精彩的TED演讲,成为最快乐的事情。她发现身边有些在公益机构工作的朋友,于是开始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社会公益领域,一直到豆瓣上发现TEDtoChina,觉得这是最能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万年青项目。她目前居住于上海。

联络方式: Prize at TEDtoChina dot com

延伸阅读:
TED周边:我们也有一所学校
一对一的社区课余辅导助益孩子成长
更多“从前有所学校”的故事
遇见自我项目的网站
51SIM的网站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什么是社区,什么是未来?

刚刚过去的一周我们介绍了五个TED大奖的获得者,简述了他们的TED愿望,以及在TED社区的帮助下,这些愿望的进展。这五个愿望或多或少都和教育有一些联系,和如何关注我们的未来有关。

剑桥大学教授尼尔·图洛克在南非建立了非洲第一家数学/科学研究院AIMS,致力于培养非洲本土的研究型的数学/科学人才。他的TED愿望是“把AIMS推广到整个非洲,让下一位爱因斯坦出现在非洲”,这和非洲的高等教育有关;作家大卫·艾格斯在盛情描绘了社区课余辅导机构 “826 瓦伦西亚”的故事之后,他的TED愿望是希望收到人们以富于创意的方式投入当地社区教育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1000个故事,这和孩子们的未来有关,和教育的创新有关;生物学家E·O·威尔逊(E.O. Wilson)致力于将科学理论推向大众的科学家,他的TED愿望是群策群力,创造一个在线百科全书,实现生物多样性的目标,这和科普与物种保护有关;摄影师爱德华·布廷斯基的作品表现了人类如何破坏大自然的原始生态,他的TED愿望是希望孩子们加入到关于环境的讨论中,还有更多人的人通过他的照片加入可持续发展的讨论,这和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有关,和我们的未来有关;建筑设计师卡梅龙·辛克莱是“人本建筑”项目发起人,他的TED愿望是建立一个社区,热切地拥抱创意设计与可持续设计的理念,并且在这样的设计的帮助下,改善所有人的生活,这也和可持续发展有关。

为帮助上面的获奖者达成心愿,TED社区帮助建立了如下几个网站:

“下一个爱因斯坦(NextEinstein)” 网站(nexteinstein.org) (尼尔·图洛克的愿望)

“相约绿色(meet the greens)” 网站(meetthegreens.org/)(爱德华·布廷斯基的愿望)

TED社区也帮助获奖者改善及推广他们已经建立的网站,让他们的项目更具影响力:

“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 网站OnceUponaSchool.org) (大卫·艾格斯的愿望)

“生命百科(Encyclopedia of Life)” 网站 (www.eol.org) (E·O·威尔逊的愿望)

“人本建筑(Architecture for Humanity)” 网站ArchitectureforHumanity.org) (卡梅龙·辛克莱的愿望)

– “世界在改变(World Changing)” 网站(Worldchanging.com) (爱德华·布廷斯基和卡梅龙·辛克莱两人的TED愿望都和这个网站有关)

什么是社区?看起来这是一个值得深入讨论的话题。幻灯片分享网站Slideshare.net曾在几个月前搞过一次Presentation Design Tennis的活动,每个人提交一个幻灯片,最后组合成一个14个幻灯片的幻灯片作品。这是一个社区协作活动,有趣的是,这个协作活动的作品本身的主题就是“什么是社区?” (What is Community?)。

这个幻灯片协作活动本身也回答了它自己提出的问题:

• 社区意味着会话——基于了解建立信任
• 社区意味着参与——参与越多收获越多
• 社区意味着规则——共同契约达成秩序
• 社区意味着协作——每个个体彼此信任
• 社区意味着创造——群体智慧解决问题

TED大奖获得者们对于社区的理解应该更宏大,他们不仅仅关注身边社区的孩子们的未来,也关注整个大陆的技术。他们不仅仅关注人类居住空间的可持续性,也关注地球物种的多样性,关注环境生态可持续。

TED社区本身的行动也在回答着“什么是社区”这个问题。每个TED愿望都打动了喜欢TED的人们,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许多美好的愿望不再停留在纸上谈兵的异想天开,而是很快在社区的努力下变成现实。

看起来这像一个童话世界吗?!群策群力之下,心想事成不再像从前那么难了。

下周,我们将继续介绍几个TED大奖的获得者,以及他们的TED愿望。

题图照片:

题图为Flickr上的TED大会守护人克里斯·安德森在LeWeb 2008会议演讲的照片。照片由 Robert Scoble上传于2008年12月11日。原作者所选用的CC协议为 “署名” 。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周边:我们也有一所学校……

“TED周边”是我们网站里的一个新栏目,主要是收集中文网络世界中关于TED话题的一些反响,同时,我们也会把读者的反馈发布在这里。(2009年6月28日更新,为配合网站结构调整,现在“TED周边”栏目的稿件转到“编辑絮语”栏目下。)

12月17日我们回顾了作家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获得2008年TED大奖后表达的愿望实现的情况。他呼吁人们参与到所在社区的教育服务中,并希望征集1000个投入人们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故事。这个TED愿望促成了“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这个网站的诞生,自2008年3月以来,人们投递了160多个此类故事,展现了全美各地富有创意的社区教育构想和人们的行动力。我们也简要介绍其中的三个故事:“奥斯汀蝙蝠洞(Austin Bat Cave)”、“数字制片人俱乐部(XO Connection)”和“商业学堂(BizAcademy)”。

教育并不仅仅是学校系统和教师们的责任,如何更好地培养下一代,是全社会的责任。实际上,成年人思考如何更好地培养下一代,本身也是自我学习的一种方式。虽然整个教育系统的改革步履缓慢,但是,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的身边做起,思考并且实践一些富于创意的教育实践活动,在社区和孩子们一起共同提升自我。

让我们来看看大陆的年轻一代,就类似的议题,他们在想些什么,他们在做些什么。

2008年11月3日

Rita在日常生活的奇妙旅行那里写到:

Once Upon a School是我本周遇见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项目。她鼓励已走出校园的成年人为当地学校里的学生开设培训小项目。比如一个舞蹈演员可以为她家附近学校的学生们开设一个小小的课程,教孩子们理解舞蹈和学习基本的舞步;一个资深blogger可以教孩子们如何有效地应用web 2.0工具来拓展自己的视野;一个环保人士可以教孩子们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做到能源节约;一个英语培训师可以教孩子们懂得如何才是学习(享受)一门外语;一个有过特别人生经历因而对人生有所感悟的人可以和孩子们分享自己的感悟。

我们每个成年人或多或少都有一技之长,有时这是我们的专业工作,有时这是我们的爱好。我们可以把这些无偿地与孩子们分享,假如我们可以帮助到一个孩子,哪怕只有一个,我觉得我们的分享就很有意义了。

我总觉得,教育不仅是学校的事,它是,也应该是,我们每个人的事。虽然我们这些长大成人的人已经离开了校园,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与校园的联系就此终结。我们的孩子会进入学校,他们正是在那里接受到改变他们一生的教育,在他们的整个少年时期,他们在学校里度过的时间最多。

所以我总觉得,作为成年人,我们有把校园建设得更适合于孩子成长的责任。

很多人会觉得像Once Upon a School这样的项目很美好,“可是”,他们又会说,“那是在西方国家,在中国要做这样的事可真是太难了。”

我也不知道难不难,因为现在我还没有去试,在还没有试之前我不轻易下论断说那很难。事情的难与不难,要看人内心信念的强弱和做事的方式。

如果我们现在要在中国马上开始一个像Once Upon a School这样的项目,那或许还真有点难,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吧。

但如果我们一下子要求改变的不那么多,我们只是要在心里种下“与孩子分享知识、技能、经历、感悟”的意识,并在日后的环境中留意那些能让这种分享变为可能的机会,那还难吗?观念的转变是一切变化的基石,而观念的转变又只是一刹那的事。

在观念转变之后,我们又要做什么呢?每天晚上散步时,我都会经过我的中学校园,有一天晚上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我想为这里的学生组织一个读书俱乐部,和他们分享我的阅读体验。因为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阅读帮助我走上了一条通向丰富心灵的道路,所以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孩子在少年时期就能与阅读成为好伙伴。

我要如何实现这个想法?也许某天我会拜访我的校园,去看看以前的老师们,或者通过我的blog认识我的学弟学妹(事实上他们中已经有人阅读我的blog并且给我写邮件),我还可以联络亲戚、朋友家的孩子们,和他们聊聊,听听他们的想法。

总之一句话,可以做的事很多,只要肯去做。特莉萨嬷嬷(又译德兰修女,Mother Teresa)说过,“If you can’t feed a hundred people,then just feed one.--如果你还没有能力去帮助很多人,那么你就只帮助眼前的这一个。” 秉持着简单的想法,理想就能变成现实。

在Once Upon a School的网站上已经记录了好多有意思的project和故事,阅读它们让我觉得生活十分有活力。我需要这种有活力的感觉。

Rita提到她想为她的母校的学生组织一个读书俱乐部,和他们分享她的阅读体验。实际上,已经有类似的读书会和学习沙龙了。

· OOPS开放式学习沙龙

OOPS是Opensource Opencourseware Prototype System的简称,中文名称叫做开放式课程计划。OOPS是台湾奇幻文学基金会执行的一个计划。它号召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志愿者,通过网络协作,将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开放式课程翻译成中文,并且在2004 年底与麻省理工学院签订了正式的合作协议书,成为全世界第三个与他们建立合作关系的合作伙伴。2004年全年,由奇幻基金会所推动的开放式课程简体与繁体中文网站累计使用者达五十万人次。2005年起OOPS也引进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犹他大学等美国名校以及日本的著名大学的开放式课程。

OOPS开放式学习沙龙是OOPS大陆推广小组所举办的自主学习活动。它以OOPS的开放知识为基础,鼓励人们自发组织学习活动。开放式学习沙龙能够做到的是通过一次认真的讨论,使得参与者对一个问题有比自学更加深入的理解。并且现场的互动可以给参与者多个认识问题的角度。

想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吗?看看OOPS的创始人朱学恒翻译的下面这个短片《教育的未来》(Did you know?)

这个短片是OOPS开放学习沙龙活动的开场影片。

· 鸢尾花:从阅读走向实践

鸢尾花是吴向东老师创建的基于“从阅读走向实践”理念综合实践活动项目。他们认为:“信息时代是阅读的时代,是从充斥的信息中阅读出有价值的思想去改变我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的时代!从小学会阅读,从小学会把阅读与社会生活实践统一起来,不做书呆子,做有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的人,就让我们一起从阅读走向实践吧。”

目前他们已经建立了鸢尾花——“从阅读走向实践”的项目网站(iiris.cn),为老师和学生们提供了展示、交流和指导的的blog服务。同时,他们也在开展七彩虹读书会系列活动,帮助学生拓宽阅读领域,促进综合实践与语文学科的深度融合。

下面这个是吴向东老师在广州昌乐小学所做报告的演讲幻灯片。你可以从这个幻灯片里了解他的经历,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他要做鸢尾花这个项目。

活出意义来
View SlideShare presentation or Upload your own. (tags: 人生)

·多背一公斤的灾区图书室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多背一公斤的灾区图书室计划。多背一公斤是民间发起的公益活动,致力于通过发动志愿者的参与,为乡村教育提供持续、系统的服务。他们目前正在探索社会创业企业的道路。

5.12汶川大地震后,多背一公斤迅速参与了救援工作,并在五月下旬发布了灾后学校重建计划。其中,图书室是整个计划的重点。

地震过后,1000所板房小学和500所板房中学将在灾区建立起来,学生们将在活动板房中学习达1年到3年不等。这些全新的板房,只能满足基本的硬件设施,学校软件资源缺乏,学生们没有良好的课外活动形式。针对这种情况,多背一公斤推出灾区图书室项目,计划为活动板房学校配套建设至少50个图书室,陪伴孩子们度过板房学校阶段,搬入新校舍,直至完全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图书室作为一个开放的阅读空间,为灾区学生提供优秀的课外图书、阅读交流和其他文体活动,促进灾区学生的身心的健康成长。

截止12月17日,多背一公斤已经为灾区学校配送了32个板房图书室,并计划在本月底发送并建成全部50个图书室。同时,他们也在开展“快乐阅读分享计划”,号召志愿者们通过阅读分享的这种方式,让图书室发挥最大的作用,协助孩子们获取知识,快速成长。志愿者们可以通过多背一公斤的网站来分享课件,也可以选择去灾区图书室的现场,开展阅读沙龙,与孩子们快乐地分享。

·我们也有一所学校……

看完这些故事,你也发现你身边的那所学校了吗?请推荐你身边富有创意的社区教育项目给我们。你可以直接在此留言,或者写在你自己的blog上,而后trackback过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从愿望到行动”之二:从前有一所学校

昨天的“今日TED 演讲”讲的是高等教育的事。今天,我们为您带来几个中小学教育方面的创意项目。我们之所以能找到这些项目,是因为作家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在2008年的 TED 大会上发表了一个演讲,详细讲到了他所在的出版机构 McSweeney 为社区的孩子提供免费而又优质的课外辅导的故事。最后,他在“TED 愿望”中提到希望更多人能从中受到启发,参与到社区教育当中。

艾格斯的 TED 演讲已经有全文汉译了,大家可以在咱们 TED 中国粉丝团或者在译言网上阅读该文章。今天我们主要讲讲大卫·艾格斯的“TED愿望”以及其实现的情况。

2008年的 TED 演讲上,艾格斯在盛情描绘了社区课余辅导机构 “826 瓦伦西亚”的故事之后,如是表达了自己的“TED愿望”:

我希望你们诸位——包括你们每一位和你们认识的富于创意的个人和组织——能够找到一种方式直接为你居住的地区的公立学校服务,完了你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参与其中的,我希望一年过后,我能收到一千个这样的故事——一千个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故事。


大卫·艾格斯的 TED 演讲视频

后来就有了“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这个网站,该网站收集了来自全美各地的社区发起的教育创意活动,自今年3月份上线以来,迄今共收录了160个此类的故事。很多都是来源于人们的大胆创想与行动,以下摘录其中的几个有意思的例子:

奥斯汀蝙蝠洞(Austin Bat Cave)

项目简介:通过一对一的辅导,帮助学生提供写作能力,它是一个非牟利性的机构,旨在帮助孩子在课堂外培养创意思维以及书面表达能力,业已成为了奥斯汀地区连接年轻人与志愿者的一道桥梁。考虑到奥斯汀地区有大量的人才资源,于是住在当地的人决定创立一个以培养年轻人写作能力为宗旨的NPO(非牟利组织),一来可以帮助孩子,二来也能增进社区间沟通感情。这个想法得到了当地人的赞赏与支持,于是“奥斯汀蝙蝠洞“(Austin Bat Cave)很快就成立了。2007年秋,该组织开始组织每月一次的工作坊(workshop),传授书籍制作、剧本创作、诗歌创作等知识。未来的日子里,他们还将把项目扩展到中小学校里头去,以帮助更多的孩子。

数字制片人俱乐部(XO Connection)

项目简介:我的女儿所在的学校给学生每人发一台笔记本电脑,教会孩子使用基本的办公套件,但是,对于其他的用途则加以限制。我决定要充分利用新技术带来的创意空间,于是直接找到老师,商量成立一个“数字制片人俱乐部”。恰好那时有一个叫“乔治亚电影奖”的比赛,我们就决定让孩子去尝试一番。我们帮助孩子挑选电影主题,组织制片人的团队,教会他们数字制片的技术。孩子们非常积极,仅仅用了几个星期就学会了制片技巧,也学会了团队合作的精神。更值得一提的是,孩子们的电影还获奖了呢。

商业学堂(BizAcademy)

项目简介:“商业学堂”(BizAcademy)为那些条件较差的城市学校的学生带来难得的机会:在一个为期五天的工作坊,学生在 salesforce.com 员工以及业界领袖们的带领下学习如何经营一家自己的公司,他们直接来到 salesforce.com 的办公室,实地体验商业操作的全过程:由筹款、财会、产品生产、服务到营销,皆由学生亲身体验。此外,还有夏令营和导师制(mentorship),对于那些特别优秀的学生,还颁发奖学金。参与这个项目的学生不但学到了商业知识,还学到了许多与人相处的本领,许多本身比较内向的学生在参加完这个活动后都变得更加外向了。现在,类似的活动还在伦敦、东京、多伦多、新加坡、都柏林等地铺开。

看过这些有意义的创意教育实践活动,您是否也心动了?何不行动起来,运用您的创意和实干,为您所在的社区的孩子送上一份创意教育的新年礼物?别忘了,您还可以将您的故事发表在“从前有一所学校”的网站上呢!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的Dave Eggers在其他场合演讲的照片。由826 Chicago上传于2007年2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上的“”的照片由 上传于2008年6月1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对一的社区课余辅导助益孩子成长

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在2008年的TED 大会上发表了一个演讲,盛情描绘了社区课余辅导机构 “826 瓦伦西亚”的故事之后,如是表达了自己的TED愿望:”我希望你们诸位——包括你们每一位和你们认识的富于创意的个人和组织——能够找到一种方式直接为你居住的地区的公立学校服务,完了你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参与其中的,我希望一年过后,我能收到一千个这样的故事——一千个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故事。” 后来就有了“从前有一所学校”这个网站。

本文是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的演讲的完整汉译。

TED演讲汉译系列:《一对一的社区课余辅导助益孩子成长》

演讲人英文简介
演讲视频链接
演讲汉译译言链接

非常感谢大家,感谢参加TED大会的各位来宾,特别感谢Chris Anderson和Amy,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会来到这里。我有几个星期没有好好睡过了。刚才我还在台下跟Neil Turok 比谁为了这次的演讲而睡得更少呢。我从来没有试过这么紧张,而我一旦紧张的时候我就会把我的两只手搓来搓去。好了,接下来我跟大家谈谈我们的组织——826瓦伦西亚(826 Valencia )做的一些事情,以及在座的诸位可以以怎样的方式和我们一道,做一些同样有意义的事情。

2000 年的时候,我住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当时我正在写我的第一本书,每一天我从夜里12点开始写,一直写到凌晨5点。于是到了白天,我就会在大街上像一个幽魂一样走来走去。我在白天总是会感到头晕脑涨,因为晚上工作得太累了,但是我还是有一个灵活的工作时间表。我住在公园坡(Park Slope)附近,那里也住着很多作家,其集中程度比别的地方都要高。

此外,我还是在一个教师氛围浓厚的家庭里成长的。我母亲是一位教师,我姐姐也成为了教师,而我的许多朋友到大学毕业以后同样走上了教师的岗位。于是我总能听到他们谈论他们的工作,我感到他们是最能给人带来灵感的人,同时他们也工作得最刻苦。他们面对的诸多困难和挑战我也了然于心。

那些在市立学校教书的朋友经常抱怨的一件事情是,他们有很多的学生的成绩不能跟得上,特别是在阅读和写作两方面。因为很多的孩子在家里没有人说英语,他们每一位都有不同的学习上的困难,有的学生还会受到“学习障碍症”的困扰。还有的孩子所在的学校还经常会出现财政困难。于是我的教师朋友们经常跟我说,“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老师,更多的一对一的辅导,花更多的时间给每一位孩子做辅导。我们需要更多的懂英语的人来一对一的帮助这些孩子。”

听到他们这么讲,我说,那你们为何不给他们一对一的辅导呢?

他们说,“我们每个人都在五个班任教,每个班的学生人数为30到40,这样加起来就有近200名的学生。你想想看,我们甚至连给予每位学生一周一个小时的指导都做不到呢!要想真的这么做,你就得延长工作时间或增加教师的数量。”

我于是和他们仔细地商量这样的事情,此时我想起了我认识的生活在这里的作家、编辑、记者、研究生、助理教授等人士,他们大都有一个灵活的工作时间,并且对于英语语言本身具有浓厚的兴趣。他们都知道一种良好的语言表达对于民主的培育、智慧人生塑造的重要意义。他们有的是时间和对于语言的兴趣,可是当时在我的社区里却没有一种良好的方式能够让他们和那些亟需指导的学生之间搭起桥梁。

于是我搬回旧金山,租下了这幢建筑。我的想法是把麦思维尼(McSweeney,一种文学期刊,每年出版两到三期 )的出版物放到那里,我们的出版机构将第一次搬进我们的办公室,而在那以前我们就在我位于布鲁克林家里的厨房办公。并且我们还打算在办公室隔壁劈出一块空间,用来作社区课外辅导。因为我们当时想,这里有的是各类搞文字工作的人,反正他们每天都得来办公室工作,为何我们不开放我们的办公室,让附近的孩子放学以后可以到这里接受辅导?这样我们就能在学生和文字工作者之间搭起桥梁来了。我们做文字工作的就只管做我们的事,等到下午两点半孩子放学了,他们来到这里,我们就放下手头的工作——或者是晚一点再做我们的工作——给孩子们做辅导。

于是我们租下了这间屋子,那房东倒是非常支持我们的计划。这里有一副克里斯·瓦尔(Chris Ware)创作的壁画,壁画本身即反映出整个印刷文字的历史,不过要看懂这画要花一番心思,你还得走到街道上远远的看才看得出来。房东跟我们说,“我们这一带是划定好了做商业区的,你也得拿点什么来卖才是。单单是搞成一个辅导中心是不行的。”可是我们哪里有什么可以卖的?不过我们还是仔细的调查,发现那里原本是一间健身房,地板是橡胶做的,天花板是用吸音材料做的,此外还有许多荧光灯。我们把这些东西全都取下来,发现原来地板是木头做的,还有刷白的横梁,于是就在我们翻新屋子的时候,有人说,“这里还真像一艘船的船壳哩!“还有人提议,”我们干脆就在这里卖海盗用品吧。“

于是我们真的这么干起来了。大家开怀大笑说,“这点子还不错哟!就这么定,咱们就在这里卖海盗用品。” 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一家海盗用品店。我在餐巾上画出草图,然后请工匠帮忙搭起一切,着手建立我们的店。你们看,这里有按英尺出售的厚木板,有抗坏血病的装备、有海盗用的假腿,在头顶上还能看到各种海盗常备的眼罩。有白天戴的,有晚上才戴的,还有专门在仪式或特别的场合上戴的。

我们对外开放了这块空间。看,我们把各种奇妙的玩意放到了这个大桶里面,孩子们来了,跑到那里去寻宝。还有这个海盗假眼,是用来应付不虞之需的。还有墙上的各种标志。我们还会来一点海盗风情的恶搞:比方说你在看墙上的标志,墙后面有人拉一下线,就会有八个拖把头落到你头上。这都是我的鬼主义。还有这里是游鱼戏院,事实上就是一个咸水鱼缸加上三张板凳而已。鱼缸后面就是我们的辅导中心。辅导中心背后则是麦思维尼的办公室,我们一班作家和编辑就在那里做杂志、编辑书刊等等。

孩子们就会来到这里——至少当时我们以为他们会来的。我们花了好几个月的功夫进行翻新,买来了桌子、椅子、电脑,一应俱全。我还在Palo Alto市一家假日酒店举行的拍卖会(那时正值网络经济泡沫时期,很多网络公司纷纷倒台)上拍下了十一台G4的苹果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一开始的时候只是我和我认识的十二位作家朋友,他们都住在附近。我们在那里办公,一到下午两点半,我们就在屋子外面的人行道上摆放一个告示牌,上面赫然写着:“免费语言培训;免费写作指导。” 我们起初想,孩子们看到那告示牌后一定会蜂拥而进的。可是我们错了,因为我们在那苦等了好几周都没有一个孩子踏入我们的辅导中心一步。

我们在那里等啊等,等了好多周了,还是没有孩子进来。

这时,有人跟我们提醒说,也许是一个信任的问题,因为我们的辅导机构是在一家海盗用品店的幌子下开张的。我们真没想到这个信任的问题呢。

那时我跟一位名叫 Nineveh Caligari的女老师谈话,她在旧金山当了很长时间的教师,后来去了墨西哥城教书。我劝她搬回旧金山,因为她认识许多当地的教育界人士,对那一带也比 较熟悉,同时对教育也又深有体会,我决定让她担任辅导中心的执行主管。在她给家长和老师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在她的帮助下,辅导中心迎来了第一批孩子。以 后,几乎每天辅导中心都挤满了前来补习的孩子。

我们每天给孩子提供一对一的辅导。我们的目标是要给那里的每一位孩子一对一的针对辅导,因为研究表明,假如每一年你能给予孩子三十五到四十个小时的一对一辅导,孩子的学习成绩可以跃升到一个新的台阶。来到辅导中心的孩子在家里基本上不讲英语,有时候他们的家长也会来到这里,他们坐在椅子上(又是我从伯克莱的一个拍卖会上拍得的),看他们的孩子接受辅导。每天,这里都让孩子挤得水泄不通。

假如你就住在瓦伦西亚路附近,每到下午两点半的时候,你还会撞上一两个夺路飞奔的孩子——他们的目的地就是我们的辅导中心。这看起来似乎很奇怪,因为我们的辅导中心可以说是另一种形式的学校,可你通常不会看到孩子抱着那么大热情跑去上学的。

可是,这里和学校还是会有所不同,至少孩子们心里会这么想。他们不是被罚到这里来的,这里不是“差生补习班 ”。

这里仅仅是826瓦伦西亚路。

首先,这里是一家专门卖海盗用品的商店,虽然这比较离奇。其次,我们在辅导中心背后还有个出版机构,我们的实习生也是在那里工作,他们和孩子们之间没有间隔,都是电脑挨着电脑。于是那里不仅仅是一个辅导中心,还是一个出版中心和写作中心。有时候孩子们还会遇上一些正在进行小说创作的高中生——有些孩子是天赋过人的。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孩子们不会感到半点的羞耻。他们和大人相处得很好,大家都融入于一种创意的氛围当中。孩子们可以向那里的大人学习取经,遇到不懂的问题,可以扭过头去问大人,大人则会耐心的予以解答。这对双方皆有好处。我们说这是“交错传粉”。

我们遇到的唯一一个难题是,辅导中心的厕所只有一个。这恐怕是许多参与义教的大人们意想不到的。我们每天会接待约六十位孩子,这确实是一个大难题。不过,孩子们来到这里,就可以在白天完成功课,在大人的精心指导下把当天学到的东西搞懂,然后轻轻松松的背着书包回家去。而不需拖拖拉拉,或者晚上边看电视边做作业。下午五点半回到家里,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相处,去发掘自己的爱好,或者是玩。

你看,这不就是一个和谐家庭的开始吗?社区里这样的家庭多起来了,整个社区也显得更为和气。许多这样的社区加在一起就组成了我们的和谐都市,以及和谐世界。而这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帮助孩子完成作业!这就是一对一辅导的精髓之所在。

我们一开始有十二位志愿者,后来增加到五十、几百。在现在已有一千四百人愿意参与其中。我们为志愿者提供了最灵活的参与方式:只要你一个月里可以抽出几个小时的空余时间,你就在那个时候来,和孩子坐在一块,一心一意的给孩子做辅导,给孩子带来思想上的启发。这样的辅导保管能给孩子以巨大的震撼,因为他们很多以前人还从未曾有过这样的经历。要是你说“我非常忙,可能每半年才能在某个周日抽出那么两个小时的空闲时间。”这也不要紧,因为只要你愿意来,那就是好事——这也是我们的志愿者队伍不断扩大的原因。

后来我们觉得辅导中心的空间在早上也不要空着。于是我们白天也开课。所以现在每天都有孩子来到这里,一起制作一本书。在辅导中心的每一刻,要是你举起相机,总是能见得到这样的情景——来到那里的孩子都会对写作产生无尽的兴趣。看,这是他们自己做的一本书。书名是《泰坦尼克——从未被借走的一本书》,书的第一句话是“从前,有一本叫《辛迪》的书,讲的是关于泰坦尼克的事情。”要知道,我们会有大人在后面把孩子讲的故事打出来,一切都是那么认真,会让你为之感叹。

我们的志愿者队伍非常庞大。我问那些和我们合作的老师,志愿者们都可以做些什么。因为我们只是一个搭桥者的角色,一切的决定我们都得咨询跟我们合作的老师和家长。老师们于是提议我们可以邀请我们的志愿者去到学校里,因为有些家长可能积极性不大,不会让孩子来辅导中心,或者有些孩子住得比较远,也没办法到这里来。

既然我们有一千多的志愿者,我们一接到老师的请求——比如接下来的五周要写大学申请信,需要志愿者的协助——我们就给志愿者打电话。谁那天有空的,就报名参与。志愿者通常会在上课前半小时来到学校,任课的老师就会向他们介绍课程概况、课程进展,并告诉他们该做些什么。到正式上课的时候,他们就按老师讲的去做。他们和学生坐在同一间教室里,大家其乐融融。这是我们的项目的特别之处,志愿者从自己家或者自己工作的地方,直接来到学校,走进课堂,面对面解决学生的难题。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为更多的孩子提供辅导。这时,又有学校跟我们联系说,我们给你们一间教室,你们能不能一整天都到我们的课室来上课?于是就有了这个位于Everett高中的写作辅导班。我们还是以海盗船的模样对其进行翻新。它就在图书馆的隔壁。通过这间教室,我们可以为529名学生提供辅导。

这是学生自己做的报纸,叫《有话直说》( the Straight-Up News),市长Gavin Newsom还以英语西班牙语双语在上面发表专栏文章。有一天我接到了Isabel Allende (著名作家,关注女权主义,也是TED演讲人之一)的一个电话,她说,”你们怎么不试着让孩子们自己写一本书?我最近正好在关心“如何在一个充满暴力的世界争取和平”的问题。

“于是我们就来到Thurgood Marshall高中——我们先前曾跟那所学校有过合作——为学生布置了写书的作业。我们跟孩子们说,Isabel Allende到时候会一一阅读你们写的故事,还会选一些写得好的刊发到她的书里。她会对那书的出版给予支持,并且你们的书会放到旧金山一带的书店,或者直接通过亚马逊图书网在全球任何一个角落买得到。

受到了这样的鼓励,孩子们都干得异常的卖劲,因为她们知道他们写的故事会有别人看得到,Isabel Allende也会帮助他们出版这本书。我估计有一百七十名志愿者为参与这本书的编写的孩子提供了辅导,使得那书得以顺利完成。我们最后还开了一个庆功会。现在你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这书了。后来,谭恩美(Amy Tan)表示希望可以为我们下一本书《我将到达某地》的出版提供支持。我们这个出版的项目就这样打响了,未来还将会有更多的书出版。

孩子们对此简直是上了瘾,因为他们一旦知道自己的文字最终会以铅字的形式保留下来,放在书架上,就会干得非常积极。书的出版是对于他们付出的思考与汗水的一种肯定,他们毕竟是花了一百多个小时,在我们的志愿者指导下六易其稿才得以完成的。而一旦他们通过这样的创作达到了某个水平,这样的能力就会一直伴随他们,而不会消减。对于孩子而言,这绝对是具有洗心革面意义的。他们的书就放在我们的店里卖,就摆在厚木板边上。

这就是发生在我们的海盗店里的一桩怪事—— 本来纯属调侃的一个玩笑,现在居然成为一个真正卖得到钱的店了。我们的店开张的时候,海盗系列电影还没出来。这是否是旧金山特有的人文风情所致?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们零售得来的钱足够我们交租。很多人会光顾我们的店,这给我们带来了大量的收入——也不是很多,不过已经够我们交租和给全职员工发小红包了。

我们的店成为了社区的一道风景线,人们从街上走进来会说,这是什么鬼玩意?进来后他们才搞清楚发生在这里的一切,回过头来还看到了那些正在接受辅导的孩子。他们就在附近买猪油或者买黍米来喂自家的鹦鹉。我们摆在架上的这些玩意都很好卖。我们的店做得很成功,许多老师、捐赠者、志愿者和其他各色人物慕名来到我们的店。我们的店不像一些NPO(非盈利机构)那样隐藏在闹市区某幢高楼的三十层里头。不,我们的店对整个社区都是完全开放的。真可谓“无心插柳柳成荫 ”。

这时候,那些以前跟我住在布鲁克林的那班朋友得知了我的这一奇妙的经历,他们很多都曾从事教育工作,或即将走进这一行业。他们聚在一起商量共建一个826瓦伦西亚的布鲁克林版 。他们参考了我们的想法,并和当地的设计师、作家进行合作。他们知道在纽约地区卖海盗用品是不会有市场的,又想到在纽约搞反暴力的主题店会更有市场,于是就搞了家“布鲁克林超级英雄装备店”。他们采用了Sam Potts的设计,力求营造出一种工匠装备店的风格。所有卖的东西都是基本用品,并且都是人工通过对其他物件的改造而制成的。而总设计师Sam Potts就负责把这一切熔成一个整体。

这个店里有“困兽笼子“,孩子们倒是只想到把自己的父母丢到那里面。看,这里是销售窗口,你把东西丢到里面,它就会如遇电击一样弹起来。掌柜坐在柜台后面,要是你决定要买某件东西,就必须背诵英雄主义的誓言。这样的举措大大的降低了他们的出货量,我个人认为那是一个问题,因为你要买东西就必须把手放在心口正式发誓。这些都是手工制作的物品。这个是用于制作秘密身份的套件,借助它,你可以把自己扮演成Sharon Boone(一位生活在新泽西州的女性市场执行主管)的样子。

看,只要你披上了这件披肩,并踩到这个钢制的升降机上,让旁人帮你打开电源,你就能切身感受到当该披肩的魅力。不过那可不是好玩的。最后就是这个神秘门。你一进商店的时候还看不到这门,可是当你慢慢的走近的时候,就会发现门是开的,它就藏在一大堆的钩子的旁边。门后面就是辅导中心。

这里要强调的一点是,适才提到的这一切都是由本地人士出资、由本地人士参与设计和修建,自始到终都是他们群策群力建起来的。你看,墙上有五个挂钟,分别显示纽约市的五个区的时间。这是他们的辅导中心。你看到墙上的那适逢辅导时间,来的人也特别多。他们遵循的是同样的原则:一对一辅导,辅导的时候全副精力关心学生的课业,无比乐观,充分挖掘出各种创意和其他可能。那种感觉非常奇妙,仿佛孩子们一走到辅导中心,他们心里的某个开关就马上打开了。你可以说这是一所学校,但我们认为它不是学校,虽然学生们都坐在桌子旁边,肘碰肘的一起学习。

我们有一位学生,他叫Khaled Hamdan,他自己说,他在家里老是迷恋于电子游戏和电视,无法集中精神,来到这里之后,马上学会了集中精神。他很快就学会了写作,又能早早的完成作业,还做作业做上了瘾。而我们则看着他每天都能按时完成功课,心里感到一种快感。他不但开始认真做功课,还迷上了其他事情。他现在已经出了五本书,还与他人合作编写了一出滑稽纪录片的剧本,讲的是那些一位走向没落的英雄的故事,名字是《昔日英雄传记》。还写过系列文章,介绍Balboa企鹅,一种懂得拳击术的企鹅。几周前,他还在826纽约旁边的交响空间上为五百人作了一次演讲。他每天都来辅导中心,还积极的向人们介绍辅导中心,把他的几个姐弟也带到这里。所以,我们天天都能在辅导中心看到一家四口的身影。

接下来简要的介绍一下我们的其他几个分枝机构。这是位于洛杉矶的“时间旅行走廊”,那刻在门楣上的题字是“不管你何时抵达,我们都已做好准备。“可谓专为时间旅行者所设的一个全日制杂货店。还有一台吐字不清的机器,上面写着:“机械故障。请明天再来。”还有麻省的”字街“(Word St.),位于辛辛那提的“墨点”(Ink Spot)、位于加州旧金山的青年之声(Youth Speaks)、位于圣路易斯的“圣路易斯工作室”(Studio St. Louis)、位于奥斯丁的“蝙蝠穴”(Bat Cave)、位于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戏字”(Fighting Words)……

最后,我说说我的TED愿望:

我希望你们诸位——包括你们每一位和你们认识的富于创意的个人和组织——能够找到一种方式直接为你居住的地区的公立学校服务,完了你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参与其中的,我希望一年过后,我能收到一千个这样的故事——一千个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故事。

也许你们当中的有些人现在就已经在做这样的事情了。坐在这个房间里的很多人都做过许多有意义的事情。请你们把你们的故事在我们的网站上演绎出来吧,这样你可以让更多的人获得启发。——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网站。

注意,我已经把“我”改成了“我们”。

我们希望参与本次大会的诸位能够为公立学校的教育注入新的活力。我们希望你能让社区的教师知道你 的锐意创新的精神和过人的能力,让他们告诉你怎样把这样杰出的能力应用到课堂上。我真诚希望大家都能走出这第一步,热忱的与社区老师沟通,帮助他们解决燃 眉之急。你可以有无数种提供帮助的方式。教师们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

我们的网站是“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 ),它由旧金山地区的“热工作室”设计。上面已经有一些故事,还有许多有趣的点子。这一网站将记录所有的因受到本次大会启发而兴起的教育项目。要是你也开始与当地的学校合作,为他们提供教学上的支持,你就可以登陆我们的网站,把你的故事也贴到上面。

回去后大家务必访问这个网站,假如你有什么疑问,就直接找我们全美项目的总监(Joel Arquillos),他会在电话上给你回复,或者以电邮的形式回答你的问题。他会给你带来启发,助你走出第一步的。别忘了,这样的好事还真可以是一桩有趣的经历呢。这也是我的整个演讲一直都在强调的重点。这不应当是枯燥无味的,不会因学校方面的官僚主义作风而不能长久的。

只要你把自己的一技之长拿出来就是。要知道那些学校需要你,老师需要你。学生和家长也需要你。需要你切切实实的存在。他们希望你能坐在他们身旁,为他们开启心智,引导他们成长。他们希望你们能聆听他们的声音,解答他们的疑问。有很多孩子本身是非常出色的,只不过他们自己不知道。你要把你感受到的告诉他们。

你可以通过这种一对一的方式为他们成为他们人生远航之路上的灯塔。我们希望你们能加入我们的行列。谢谢大家。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的Dave Eggers在其他场合演讲的照片。由826 Chicago上传于2007年2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上的“”的照片由 上传于2008年6月1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