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儿童

11岁小孩激情讲述食品问题

民以食为天,“吃”始终是一个大议题。在TED精英为我们描绘的绿色未来中,我们看到了各种各样对“吃”展望:有提倡吃昆虫的、有构建环保餐厅的、有教小孩子认蔬菜的、有推进本土有机食物运动的、甚至连11岁的小孩儿也加入了这场轰轰烈烈讨论中来。

这个小孩儿名叫伯克·比尔(Birke Baehr),11岁,家教,没进过正规学校。不过,您可别小看了他,TED上的讲稿是小孩自己独立完成的,而且短短5分钟内,伯克分享了激励人心的尖峰创想。

小伯克指出现代农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1)转基因食品。鱼的基因嵌到西红柿上让小伯克觉得很恶心,也很疑惑——这到底是西红柿鱼呢,还是鱼西红柿呢?另外,转基因食物还被怀疑是致癌的主,这就更是一个问题了。

2)农业化肥。化肥之所以叫“化学肥料”是因为它的原材料是石油化工品,石油的各种长短就不赘述了。不过,用化肥的原因很简单——在同一片土地上反复地高强度耕种,耗尽了土壤所有的肥料,只有借助化肥。

3)化学杀虫剂。这些使昆虫致使的“剧毒”喷撒到农田里,然后随着雨水流入地下水……接下来的事情就靠想像力了。

4)食物美容。一个橙子从“东施”变到“西施”,其过程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不做恶心的事实陈述。

当他说到这里,迎面而来现实的骨感,顿时自己都觉得无力。如何改变?路又在何方?

这个小小的孩子站在下一代TEDx的讲坛上,说他要:

首先,自己变成一个有机农场主,观众们都为小孩子的雄心壮志鼓起掌来。是呀,一个人的雄心壮志并不是由金钱与地位做标杆的,而是他在多大程度上“摇动”了这个世界,有梦想有脚踏实地行动的岁月是人生最美好的岁月。

小伯克还要推动本地的农贸市场的发展,提倡消费者在商场里选购有机本地食品,用最平常最民主的方式为绿色未来投上一票。可不是么?小孩说了,钱迟早是要花的,看你是花在医院里,还是花在健康的食品上咯!

最后要提升消费者,特别是青少年消费者的意识。不用急,我们一次说服一个小孩子,慢慢地改变。
  
于我们这些大人们的启示:

要求真求证,有批判性思维,了解自己的选择所产生的效应。
开放自己的眼界与思维,让自己投身于一个冒险的新世界中,不带任何成见地去体验新事物。
小孩子的眼光是很有意思的,因为天真,他们看得更纯粹。

Hey,你吃了吗?(^_^)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邹奇奇:大人能向孩子学习什么?

不知你是否知道,曾经登临TED之讲台的不仅仅有像比尔·盖茨这样的大人物,也有一些平时可能不为人知的小人物。但小人物也往往有其独特的故事,比如有人讲述了他做风车发电的故事,有人讲述了他作为少年军的故事,还有人讲述他给孩子做“安全教育”的故事。今天介绍的,是来自TED2010的一个演讲,演讲人邹奇奇(Adora Svitak)今年才12岁,但她已经是多本故事集的作者。她的演讲相当有震撼力,也颇为值得大孩子们反思。


Adora Svitak: What adults can learn from kids

邹奇奇演讲一开始就似乎要对平时被人看低而愤愤不平。她特别不喜欢小孩子气这个词,想想看,当别人说你小孩子气的时候,那是一种很好的感觉吗?但在邹奇奇看来,恰恰是那些最瞧不起小孩的大人更需要向孩子学习。那么孩子身上有什么值得大人学的呢?

有些孩子曾通过他们的实际行动向世人表明,那些做出改变世界的举动的也可以是小孩。比如安妮·弗兰克就是最好的例子。

大人往往会说小孩子思想单纯,甚至是常常责怪小孩子,认为他们不能理性的思考。但邹奇奇指出,也许恰恰是一定程度的非理性思维,才是我们现今这个社会最需要的(音乐家Bob Geldof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很多人有非常不错的想法,但往往因为一些环境或其他因素的局限,而不能迈出实际的行动。但小孩子则往往毫无畏惧,他们可以天马行空的想象一个他们渴望的未来,并且为了追逐那个梦想,想做就做,这也许确实值得大孩子学习学习。

邹奇奇还举了一个小孩子做玻璃模型的例子,来说明孩子的无限创造力。华盛顿有一家博物馆专门为小孩子搞了一个创造力大赛,孩子只需把他们心中想象到的形象通过画笔或其他工具画出来,而后玻璃师傅就会帮助他们把那种形状的玻璃吹出来。你看看那些精彩的作品,就能明白孩子的想象力是多么丰富(不知你是否还记得肯·罗宾逊爵士的TED演讲里提到的那个画上帝的女孩?)。

邹奇奇还提到说,大人应当不仅仅成为孩子的老师,也应当成为孩子的学生(所谓教学相长?)。因为孩子也有很多东西大人可以学,并且双向的学习所带来的效果往往是最佳的。

最后,提到未来,邹奇奇说,大人们需要为孩子创造优良的成长环境——使得新成长的一代可以超越老一代——唯有如此,社会才能取得进步。也许作为小孩子,他们得到倾听的机会确实太少了,邹奇奇最后提出呼吁,希望所有的大人都能聆听小孩子的心声,因为孩子才是明日世界之主人。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Kiran Sethi: 孩子也能带来改变,让“我能”感染更多人

今天介绍的是去年TEDIndia会上的一个演讲,讲述的是一个女校长为印度一所小学的孩子带来改变的故事。它不但为孩子带来了更多乐趣,让孩子学会更多有益的东西,也让城里人对孩子的看法在发生改变。

本文作者:Joseph Yan

Joseph Yan
出生长大在北京,09年从多伦多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现在正在创业。他的梦想就是可以头顶理想的天空,并且脚踏现实的大地去达成理想。TED,TEDtoChina 的人群每天都在这梦想的轨迹上走着。希望能尽一分薄力把这个梦想带给更多人。


Kiran Bir Sethi teaches kids to take charge

转染是一个神奇的词。笑会传染,热情会传染, 灵感也会传染。印度河畔小学的校长Kiran Sethi说,甚至成功也能传染。她认为,成功的人们是被一种叫做“我能行”的病毒传染了。如何有计划的,有意识的,让我们从小就被这种“我能行”病毒传染,就是今天Kiran谈话的主题。

Kiran在17岁的时候被传染上了“我能行”病毒。她在还是一个设计院校的学生时,遇到了认同她想法的大人们。他们经常和她喝茶聊天,和她辩论。她深深被这种奇妙的感觉震撼了,她觉得她能行。她希望自己在7岁的时候就能被这种“我能行“病毒传染。所以当她有机会来到河沿小学的时候,她就开始设计一种新的教学体系。希望让河沿小学的小学生们早早的染上这种”我能行“病毒。

她发现,传染“我能行“病毒的关键,就在于模糊课堂和生活的分界线,把学习带到现实中来。使孩子们自己经历一个对事物认知,思考,行动,改变的过程,从而受到鼓舞,提升幸福感,竞争力。

在一个学习儿童权益的课程中,Kiran把她的课堂带到了当地的寺庙。她要求孩子们像童工一样在庙里工作8个小时,来制作香。从开始的兴奋,到几个小时以后酸疼的腰背,孩子们实实在在的经历让他们完整的体会到了童工的感受。Kiran把他们带到城市里,让孩子们去用自己的经历说服人们,童工必须被禁止。当孩子们发现,大人们被他们的经历,故事说服,他们知道自己改变了别人的想法。这就是“我能行“病毒的传染。这个从“老师教我”,到“我正在做,并且改变别人”的过程,是在教室里看不到的。

数据说明,这种“我能行”病毒,不仅仅使孩子们思考如何改变,造福世界,它还使孩子们的数学,科学,英语这些成绩大大的提高了。当孩子们被信任,赋予权利去做事,他们的全面竞争力提高了。

在这个模式成功了以后,Kiran和她的孩子们努力把它推广出去。在2007年8月15号国庆节那天,他们走出了校园,走进市政厅,警察局,出版社,走进各个公司,市场,他们问大人们,“你们什么时候才会觉醒,意识到每个孩子幼小的身体里都用巨大的潜力?”而城市也做出了回应。每两个月,城市里最繁忙的一条街道会被临时改造成孩子们的嬉戏乐园。街道被孩子们接管了,他们溜冰,玩游戏,做活动。全城的孩子们都来免费参与。这就是这座城市告诉她的孩子们的:“你们能行!”这个从阿默达巴德(Ahmedabad)传出来的模式,已经遍及整个印度。

在Kiran和她的河畔小学的影响下,四面八方的孩子们在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模式改变着这个国家10亿人的生活。他们有的帮助人消除孤独,有的修补坑洼的路面,有的帮助人不在酗酒,有的帮助人取消娃娃亲,有的在乡村教他们的父母认字。

Kiran 说道,70年前,一个人,用“我能行”的力量传染着整个印度。他就是圣雄甘地。今天谁来把10万儿童的热情传染个印度2000万的儿童?除了我们还能有谁?不趁现在,更大何时?

我想这模式也同样适用于我们中国的孩子,这些问题也同样适用于我们,不是么?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让你的孩子玩“危险”的游戏!

吉佛·图利(Gever Tulley)在TED U 2007上说,你该让你的孩子去接触五样东西:


Gever Tulley on 5 Dangerous Things for Kids

一、玩火(play with fire)。

人们只有通过玩火才能认识火的特性,我们不妨让孩子在玩的过程中去探索火的秘密,这是任何的玩具都不能代替的。

二、给孩子一把小刀(Own a pocket knife)

每个孩子第一次得到一把小刀的时候,都会感到似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万能工具——当刮铲、当螺丝刀用或者用来开罐头。因纽特人会在孩子一出生之后就给他们小刀玩。孩子们在把玩这样的工具的同时,也慢慢的培养出一种自我的意识。我们只要告诉孩子诸如不要把刀口向自己等基本的东西,孩子就能自己玩了。即便他们割到自己了,也不比过分担心,毕竟是孩子吗,伤口很快就会好了。

三、玩扔长矛的游戏(throw a spear)

研究表明,扔长矛有助于人培养视觉感知能力、三维感知能力以及学会机构性的分析和解决问题。而我们的大脑天生就是“懂得”如何去扔长矛的,可是像我们的身体一样,不去锻炼,那样的能力也会慢慢的退化的。所以说,扔长矛是一种对身体和大脑的很好的锻炼。

五、拆解家电(deconstruct appliances)

让孩子去拆解旧家电,可以使他们学会很多东西,他们可以从某个小小的零件开始摸索,最后还很可能自己弄懂机器的机理。这样我们生活中所使用的那些家电(对孩子来说)就不再是“黑盒子”了。

五、(这里是分节号)打破千年数字版权法(Break the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

最后一点,让孩子驾车(drive a car)!

看过图利的演讲,相信大家都明白,其实他讲的是如何充分发掘孩子的创意、培养自信以及自控能力的故事。图利还开办了一所学校,专门教孩子去玩这些“危险”的游戏,图利说,正是在这样的玩的过程中,孩子才真正学到有益于他们成长的东西,而假如时时处处对孩子的各种行为加以限制,反而只会阻碍孩子的成长。

设计出更优的人机互动界面

TEDtoChina上周曾报道了著名计算机科学家Alan Kay的一个关于计算机与儿童教育的演讲,今天我们为大家送上该演讲的中文全文翻译。

英文视频链接:http://www.ted.com/index.php/talks/alan_kay_shares_a_powerful_idea_about_ideas.html
中文简介:http://www.tedtochina.com/2009/05/19/alan_kay_shares_powerful_ideas_about_ideas/
中文翻译:Tony Yet(www.afterbabel.org)

以我个人的简单视角来看,做这么一个演讲最好的开题方式,就是看看活跃在TED会场上的头脑。你们现在都能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里。知道现在有什么事情在发生,并且作出这样的判断都是不需费劲的。而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工智能则会认为这是非常复杂、茫然无绪。而我家的小狗则会认为这是简单且容易理解的,可是它却根本上歪曲了原意。假如你能像汉斯·罗斯林那样讲得有趣生动,它也许会感到很开心。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样的复杂性很难理解,但是罗斯林却有一套秘密(来帮助你理解)。我说的是,他竟然施起口吞宝剑的绝技来了。这让我想到,我今天也可以玩一下吞东西的杂技。但我最终还是放弃了。但是罗斯林做了。我认为那是很了不起一件事情。所以,帕克说我们是傻子时不单单是带有嘲笑的口吻。我们确实很容易被愚弄。莎士比亚就曾经说过,“我们上剧院就是为了被戏弄。”我们内心是有这样一种欲望的,我们去看魔术表演也是同样道理。这就让很多事情变得有趣,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就很难看出世界以及自身的生存状况。

我们的朋友贝蒂·艾伍兹,她告诉我们要用右脑来画画,并且给她的学生展示了两张桌子,然后说,画画的一大难题,不是你自己不会运笔,而是在于你的大脑观察图像的方式是有错的,就是把图像看成是实物,而不是单纯的只看到图像本身。她说,下面这两个桌面的形状和大小都是一样的:

我现在就给大家演示一下,她是用纸板做演示的,我这里有一台价格不菲的电脑,我就用电脑做吧。看,我把这个桌面转过来:虽然我已经几百次重复这样的演示,因为我做的每一次演讲都会用到这个演示,可我还是不能相信他们具有同样的形状和大小。我想你也不一定肯定的这么说。那么艺术家们会怎么做?他们会去测量。他们会测量得非常非常仔细。要是你非常认真的拿着一把直尺、绷紧双臂去量的话,你会发现,那两个形状是完全一样大小的。

《塔木德》很早就有这样的记载,我们看到的事物,并不是它们本身的形态,而是他们反映在我们的头脑和思维中的形态。我很想知道,当初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假如他能够将这种想法付诸实践的话,最终将得到什么启示。

假如说世界并非如我们所观察到的那个样子,而是我们自身按照自己的理解来看待这个世界,那么我们所言的现实,就是一种幻觉。它就发生在大脑里,我们都沉醉于梦国。而要意识到这样一种生存状况,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知识论局限。那就意味着:所谓的“简单、可理解”,可能事实上既不简单,又不容易理解。而那些我们认为是复杂的事物则是由简单、可理解的事物组成的,我们需要理解自我,才能走出我们自身的一些缺陷。我们可以把自己当成是一种噪声信道。我认为,除非我们承认自己是盲的,否则我们不能学会看东西。一旦你从这样谦卑的位置开始做,你就可以掌握看事情的办法。特别是在过去的400年里,人类发明了“脑挂”(brainlet),就是各种对大脑的辅助装置,这些装置帮助我们,去以一种不一样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它们通常是作为人体感官之辅助出现,比如望远镜、显微镜,以及各种思维上的辅助工具。以及更重要的,就是以全新的视角去看待同样的问题。我今天要谈的就是这个问题。恰恰是这种视野上的改变,以及我们看待事物的态度的改变,使得我们得以在过去的400年里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这是人类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可是,这样的理念却没有在任何一间幼儿园到中学的课堂上得以呈现。

我们做事情做得越来越多的时候,事情就会从简单变为复杂。人喜欢更多的东西,假如我们是以一种傻乎乎的方式去做事,那么简单的事情也会变得复杂。事实上,我们可以长期做这样的事情。默里·盖尔曼昨天就提到了一个叫“涌现”的特征,其另一名字就是“建筑”。就是把同样的古老的材料,通过不寻常的、不是简单的方式来加以组合。事实上,盖尔曼昨天提到的自然的分形之美。就是指可以在不同的层次存在结构类似的解释。而所有的一切皆可归结到基本粒子的解释。这些粒子既是固定的,同时又处于不断的变化状态。在此三者之上,即可诞生出这个世界上的千姿百态的复杂。

但是何为简单?几年前我看到罗斯林的Gapminder演示的时候,我认为那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演示。它很好的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了。可是转念一想,那似乎也做得太简单了,于是我决定去验证一下图上显示出来的数据走势是否与实际相吻合。事实表明,图上的数据确实是与实际一致的,并且关联度非常大。所以说,罗斯林能够在保证数据不被破坏的情况下,做出形象化的展示。而在我们昨天看到的那部电影里,那是关于监狱内部的一个模拟。我曾经是一位分子生物学家,但是我不喜欢电影对此的描述。不是说它不美,而是说它没能把大多数学生关于分子生物学感觉难以理解的东西说清楚。那就是,为何两个不同的复杂形状,能够知道对方就是自己需要的伙伴。并且能够相互结合,产生化学作用?我们昨天看得到的就是,每一次反应都是相当随机的。他们在空中飞舞,而后奇迹就发生了。但事实上,这些分子是以每秒100万次的速度在旋转,每隔一分钟,他们就会改变自身的大小。它们都是笼聚在一起的,像是塞车的车龙,相互摩擦。假如你不能理解这样的一个模型,简而言之,发生在细胞内部的一切事情是充满神秘感与随意的。但这恰恰是一个错误的看法。




假如你是教科学的话,我们做的另一件事情,就是利用一些具体的例证,来破除避免年轻人走进成人思维之局限。一个14岁的孩子,在学校里学会了这样一套关于勾股定理的方法。这是一个非常微妙而有趣的证明。但这并非学习数学的一个很好的门路。更为直观的,反而是毕达哥拉斯本人提出的这个证明方法,这一方法更容易让人找到数学的感觉。这里有一个三角形,假如我们在三角形周围放几个正方形。大家注意 我可以这样子移动这几个三角形,就在画面中留下两处空白区。看上去似乎有点奇怪。好,我们就这么做可以了。这样的证明就是你在学习数学的时候,应该学习的证明的方式,就是首先弄这东西是什么含义,而不是首先去看前人得出的那1500多个(勾股定理的)证明思路。

好,我们现在谈谈青年。这是一位相当特殊的老师:她既是幼儿园和小学一年级的老师,同时也是一位天生的数学家。她就像一些爵士乐音乐家一样,他们从未真正了解音乐的背景知识。但这是很糟糕的一种做法。她自身对于数学有一种感情,她面对的是6岁的学生,她让孩子玩拼图游戏,他们选了自己喜欢的一个形状,比如钻石型,比如方形,比如三角形,或平行四边形,让孩子在此基础上搭建出一个更大的形状。对于孩子而言,平行四边形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这位老师所做的,就是让孩子感知到那是一个创意艺术的项目,而后才是科学知识的学习。他们制作了这些仿制品,老师叫学生看着他们的创作,并且让他们观察很久。我想了很久,不懂。直到她跟我说,她这么做,目的在于让孩子停下来去思考。他们从卡纸上把小纸片剪下来,然后贴在这里。而这一切的目的在于,让他们填好这个表。你注意到了什么?6岁的罗伦注意到 第一格需要一个纸片,第二格则需要额外的3个。总计需要4个。第三个则需要额外的5个,加起来是9个。以此类推。她马上就发现 所需的额外纸片数量总是以2为基准增加,到了边缘的时候就肯定是以2为基数增加。她对此非常自信,她发现一直去到数字6 都会出现平方数。她还不知道6剩以6等于多少,也不知7剩以7等于多少。但她马上又变得自信起来了,这就是罗伦的故事。

她的老师 Gillian Ishijima要求孩子把所有的作业拿到课室前面,扔在地板上。大家都乐了,原来大家得到的是同样的结果。不管大家拿的是什么形状的纸片 最终得出的增长规律是一致的,在座的数学家和科学家应该知道,这两种演变之名称分别为“一阶微分方程”和“二阶微分方程”,而这居然被6岁的孩子发现了。实在是妙不可言。这可不是我们惯常的教6岁小孩的方法。接下来让我们看看电脑如何帮助我们实现同样的目的。

首先我想给大家看看孩子通常会怎么玩。我用的是OLPC笔记本电脑上的软件,我先画一辆小小的车,我画得很快 还要加上大大的轮胎。好了,现在我有一个东西在这里了 我还能看出其内部之组成。我把它成为汽车,我还定义了一个行为,那就是汽车前进。我点击它,它就会动,要是我要通过脚本来反复实现这样的功能的话,只需要把这些东西拖出来就行了。我还能让汽车转弯,看到它稍微转了个弯吗?要是我把这一数值降到零呢?汽车就会一直往前走,这对于9岁的孩子而言就是莫大的启示。还可以让汽车走其他的方向。但是,单单会开一辆汽车跟,给你的妹妹一个亲吻没有两样,孩子想要自己的一个方向盘。于是他们自己画一个。我们将其命名为方向盘。看到方向盘的走势吗?要是我拨弄一下这方向盘,你会看到那个数字在上下波动。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孩子学会这些数字。他们只需要把数字拉到这里就行了。现在我就能通过方向盘控制整个汽车了,真的很好玩。孩子们对于变量这个概念很难把握,而假如他们是在类似的情景下去学习,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所做的实验,不会忘记何为变量,也不会忘记变量的使用方法。我们可以回想一下 Gillian Ishijima 的那个说法。假如你看看这一脚本,上面写着速度总是保持30英里不变。我们将按照那个规则来驱动车子前进,每走一段我都会让车子留下点印迹,每两段之间的距离是均等的,都是30。一个6岁的孩子就会问,要是我每次增加2英里,又会出现什么?路程上又会增加多少呢?于是我们就得出了“加速”这个概念,这是9岁的孩子想得到的概念。我们会问,孩子怎么会懂得这样的科学?很明显,亚里斯多德从没有问过一个孩子这个问题,因为他自身并不觉得这个问题很有趣。托马斯·亚奎那也没有问,直到加利略做出这个实验,年长一辈才学会了像孩子那样去想问题。那是400年以后的事情了。每一个30人的教室里就有一位孩子懂得这样问问题,有这样的睿智挖掘到事物之根蒂。要是我们想看得更深入一层呢?我们可以拍一个短片,但即使我们每秒拍一次,也很难看出实际发生了什么。不过我们可以把拍下来的帧片逐一晒出来,或者是垒在一起。孩子们看到这个,他们就会说,这不就是加速吗?因为他们记得四个月前做过汽车的实验。并且动手去测量,看到底加速是如何演进的。我现在就从一个照片的底部,丈量到下一张照片的底部,这是五分之一秒的间距。并且会变得越来越快。要是我们把它们堆起来,就可以发现,速度上的增长量是不变的,他们就会惊呼:哦,不就是恒定变速吗?我们已经做过这样的实验了。那么我们如何验证这一假设呢?单单是扔一个球是很难看出效果的?假如我们在抛出球的同时播放短片,我们就能发现,我们得出了一个非常准确的物理模型。而加利略则非常巧妙的,让球沿着他的鲁特琴逆向滚动。

我拿出这些苹果,是想告诉大家。这是一个牛顿的苹果的故事。但这个故事很伟大,我今天只做一件事,就是用OLPC向大家演示一下,证明这东西是可行的。有了重力,于是速度会按照一定的规律增加,使得船的速度增加,要是我演示一下孩子玩过的这个游戏,可以看到苹果会撞毁飞机。假如是反重力呢?噢……(笑声)再来一个。就这样子,不是吗?

我最后想引用两个人的话来结束这个演讲,麦克卢恩(Marshall McLuhan)曾言,“孩子是我们交给未来的信息”。但事实上,只要你认真想想,孩子就是我们交给未来的希望。不要管什么信息了,孩子就是未来。生活在第一、第二世界的孩子,还有生活在第三世界的孩子,都需要导师,后者对此需求更大。这个夏季,我们将生产500万台这样的儿童笔记本。下一年也许会增加到5000万。但是我们不可能仅仅通过一个暑假培训出1000名教师。换而言之,现在工具有了,但是,相匹配的老师不够。iChat这样的聊天工具,要发展出更深刻的应用,这样的应用暂时还没有开发出来。我相信,通过新一代的交互界面,这样的愿望可以实现。这样的交互界面,用一亿美金就可以开发出来了。看似很多钱,但事实上,美军在伊拉克每18分钟就花去一亿美金。我们在伊拉克每个月花去80亿美金,每18分钟花去一亿。所以说这笔钱不算多。爱因斯坦曾说,事物应当使之趋近简单,但要简单得适度(Things should be as simple as possible, but not simpler.)。谢谢大家。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愿望◎音乐良友:帮我把音乐带给中国乡村的孩子们

本周我们发布了2篇TED愿望演讲全文。来自委内瑞拉的音乐家荷塞·安东尼奥·阿布吕尔(José Antonio Abreu)的TED愿望是《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原文很感人,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阿布吕尔的精彩发言:

---------------

1.

“自孩时起,我便渴望成为一名音乐家。感谢上帝,我做到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得到了许多支持,包括我的老师,家人和社区。我一直希望,所有委内瑞拉的孩子们可以和我有一样的机会。就是因为这样的愿望,我内心产生了要让古典音乐扎根在我的国家,让所有人都能接触到古典音乐。”

2.

“孩子:在这里,没有阶层的区别,没有白人和黑人的差别,也没有贫穷和富裕的差别。这里很简单,只要你有天赋,只要有才能,只要你有愿望,那就一起参加,和我们一起,共同创造音乐。”

3.

“我们在乐团成员间建立团结,互爱的氛围,通过各种方式,培养他们的自尊,铸造他们的价值观,审美观,而所有的这些,都和音乐有关。”

4.

“当孩子一旦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家来说是那么重要,他会开始寻找一种新的方式来提高自己,他会对自己,以及自己的社区有了更美好的希望;同时,他也会对这个社会,对经济发展有了期望。所有的这一切,都会成为整个社会,积极的因素和活力。”

5.

“我们希望不再把艺术作为一种奢侈品,艺术也不再是社会精英的专属品;艺术是为这个社会服务的,是为所有穷苦的人服务的,是为孩子们,为病痛的人,为脆弱的人们,为了那些追求正义和清白的人服务的!”

6.

“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草拟一个年轻音乐家的培养计划,我们要挑选50位年轻的音乐苗子接受这样的训练,他们应当对艺术和社会正义抱有满腔热情。我希望他们能够把委内瑞拉少儿乐团的模式带到美国以及其他国家。”

-------------

每年的TED愿望公布之后,TED大会的组织者除了颁发10万美金奖金给TED大奖获得者履行愿望,也动员各界力量,来协助大奖获得者实现愿望。我们也在思考,我们能以何种方式来参与TED愿望的达成。

换句话说,我们能为这件事情——将委内瑞拉少儿乐团的模式带来中国——做些什么?我们的县级城市,以及乡村儿童他们现在的音乐乃至艺术教育现状如何?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艺术不是一种奢侈品,艺术也不再是社会精英的专属品;艺术是为这个社会服务的,是为所有穷苦的人服务的。” 没有错,艺术不应该只是大城市儿童的专利,中小城市和乡村的儿童也有这样的权利。

我们团队在内部讨论之后,希望开展一个以“音乐良友”为主题的宣传传播活动,鼓励和号召更多的人来关注中小城市及乡村的音乐教育。具体的形式和做法,我们还没有明确的计划。我们目前对这个现状知之甚少,我们想许多人对这个现状同样知之甚少。我们希望通过一段时间之后,能有更多的人更了解这个现状。这些了解,会为将来改善现状奠定良好的基础。

我们邀请大家一起来参与这个“音乐良友”传播计划的设计,构思和推行。大家可以出谋划策,可以访问你身边熟悉中国基层音乐教育的朋友,可以帮助收集基层音乐教育现状的资料,可以构思具体的帮助措施,可以毛遂自荐,贡献你的专业技能。

大家有具体的建议,请回复邮件到tedtochina at gmail dot com这个邮件地址。欢迎转载和宣传这篇稿件。

题图照片:
来自多背一公斤图片档案库。

参考阅读:

帮我把音乐带给全世界的孩子们

艺术治疗:你所不了解的职业培训

TED周边:我们也有一所学校……

“从愿望到行动”之二:从前有一所学校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