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全球之声

[TED开放翻译计划] SXSW畅谈社会化翻译:百种语言,同种讯息

颇负盛名的“SXSW(西南偏南)”会议在上周刚刚落下帷幕。许多我们介绍的演讲人包括克莱•舍基(Clay Shirky), 丹•艾瑞里(Dan Ariely), 吉尔·塔特(Jill Tarter)也在这次会议上发表演讲。关于这次会议的背景,请参考本周文章《SXSW, 聚首在西南偏南的奥斯汀》。

2010年的SXSW的科技互动会议设立了Panelpicker, 通过投票来选择会议讨论环节的议题以及演讲环节的演讲人。TED开放翻译计划的负责人June Cohen则主持了一场关于“社会化翻译:百种语言,同种讯息(Offering Your Content in 100 Languages)”的讨论环节。TED的官方博客随后对这次活动也是做了详尽的报道。译者服务组的协调人赵林(Zachary Lin Zhao)借此机会,对相关的博文进行了翻译,方便大家对TED以及网络上其他的志愿者翻译计划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点此查看英文原稿“Offering Your Content in 100 Languages”

赵林(Zachary Lin Zhao)
TED开放翻译计划专栏(OTP@TEDtoChina.com)主持人,TED译者。

赵林(Zachary Lin Zhao)是美国科尔盖特大学(Colgate University)的学生,主修经济学和心理学。童年在中国,少年在新加坡,成年在美国。对王菲痴狂,对TED着迷。最大的梦想是踏访每一个国家。短期的生活目标包括学好网球、搞好学业、办好TCTC – TED Chinese Translators’ Coalition.
联络方式:OTP at TEDtoChina dot com

本周末,TED的June Cohen在“西南偏南”会议上主持了一场关于社会化翻译的座谈活动。当下互联网最负盛名的三大社区(志愿者)翻译计划的负责人齐聚此次座谈,展开了一场激烈、睿智的对话。这其中就包括火狐浏览器(Firefox)本地化计划的负责人Seth Bingdernagel,以及L全球之声多语言翻译计划的负责人Leonard Chien (Leonard本人就是一名翻译者,此次特地从台湾飞来奥斯汀参与此次座谈)。

当今像TED开放翻译计划这样、允许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共同翻译网站和软件的网络计划为数并不多。不过这些计划的初期成果却都是相当可喜的,非常值得进一步推广。而此次的座谈活动则是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抛砖引玉的机会,方便大家对现有经验进行分享、归纳、总结,以便在更大范围内进行传播。

当然了,这些翻译计划的规模各不相同(一个公民新闻博客与一个网络浏览器相比,自然对成功有着不同的定义)。全球之声现已经被翻译成20种语言,每个月都有120名志愿者参与到600篇文章的翻译工作中。三分之一的读者都是在阅读这些翻译过的版本。


左:Seth Bindernagel (Mozilla), 中:Leonard Chien (Global Voices Online), 右:June Cohen (TED Conferences)

火狐浏览器的志愿者翻译计划则是和浏览器本身同时诞生的,现已有75个语言版本(以及25个额外的语言包)。这意味着,每个版本的火狐在发布的时候就已经包括了对75种语言的支持。火狐浏览器的母公司Mozilla在世界范围内拥有3.5亿用户,而在很多使用非英语版本浏览器的国家,火狐的市场份额高达50%。

TED则是在九个月前推出了开放翻译计划。至今为止,已经有350名志愿者进行着80种语言的翻译工作。8000篇演讲翻译已被认领,其中5000篇翻译视频已被发布。自从这一计划推出以来,TED的全球观众已经增长了300%。

如果你未能亲临这次“西南偏南”的座谈活动,也无需感到惋惜。我们将在下个星期发布一篇更加全面的报导。不过在那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这次座谈所传达的几点关键讯息:

(1)这些计划从来没有经历过志愿者胡乱翻译、刻意搞破坏的问题;
(2)所有的座谈者都认为志愿翻译者往往比专业的翻译人士更加出色,倒不是因为志愿翻译者技高一筹,而是因为他们对翻译工作充满热情(Leonard本身就是一名专业的翻译人士,他对这一观点也表示了赞同);
(3)若想帮助志愿者取得成功,并保证最终产品的质量,就必须创建一个有效的工作流程,方便质量检测和校对;
(4)激励和感谢志愿者的途径有很多:公开认可他们的工作;鼓励语言小组和社区的创立;定期、真诚地致谢他们;
(5)“开放”的策略能够带来巨大的回报──不仅仅可以节约费用(这一点显而易见),更可以增强用户关系:这些计划为读者、用户们提供了一个加入到你的使命中来的机会,成为你虚拟团队中的一分子。这种利益是无价的;
(6)如果你正考虑创办属于你自己的志愿者翻译计划,就必须做好与志愿者维持长期关系的准备。不能以你所爱,为所欲为。而另一方面,你也不需要把所有的工作都一气呵成。即使你的网站或者产品暂是还没有被国际化,你也可是以拥有自己的翻译计划的。

相关链接

关于全球之声在线(Global Voices Online)的背景,请参考早先的文章《全球之声,五年纪事》。

关于社会化翻译的早期报道《TED 周边:Ethan Zuckerman谈TED与社会化翻译》。

[编辑絮语]有一道天堑,就会有一座桥》中谈到了大陆的社会化翻译社区译言网。根据译言在09年参与阿姆斯特丹的 OTT09 workshop (OTT – Open Translation Tools) 发布的信息,截至2009年6月30号,译言已有9万多名注册用户,约5千名社区译者发表了近3万篇译文。在全球的社会化翻译运动中,译言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图片来源

题图照片,Beth Kanter在SXSW2010互动科技会议上的众包创新社会变革(Crowdsourcing Innovative Social Change)讨论环节发言。照片来自jdlasica的Flickr相册

插图照片,来自mirka23的flickr相册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尖峰盘点] 全球之声,五年纪事

上周我们曾经在《[粉丝行动] 海地大地震,参与援助的45种方式!»中转载了来自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 Online)的一篇稿件。本周Monday@TEDtoChina专栏也介绍了《沙沙维基尼:投资独立媒体》中关于独立媒体的稿件。这次在尖峰盘点栏目中为大家介绍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 Online)这个非赢利的全球性公民新闻网站。

这个项目由丽贝卡٠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和Ethan Zuckerman(请见我们的早期报道《TED周边:Ethan Zuckerman谈TED与社会化翻译》)联合创办,他们在2004年12月参加哈佛大学伯克曼网络与社会中心举办的一场研讨会时萌发了这个想法,此后陆续由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并注册成了非赢利实体机构,举办了数场志愿者工作会议。现在该网站拥有全职的工作团队,包括项目总监和编辑团队,此外,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组成了庞大的撰稿队伍,在多语言志愿者的努力下,这个网站也由原来的英语发展为多种语言版本。志愿者不仅用英语来报道公民新闻,也用母语来翻译其它语言的公民新闻。

这个网站也是TED.com的blog上链接的必看网站之一。今天我们全文转载丽贝卡٠麦康瑞写的《全球之声,五年纪事》一文。该网站使用“署名”的CC协议。

《全球之声,五年纪事》

作者:丽贝卡٠麦康瑞
中文简体译者:Leonard
原文地址:英文,中文译文

全球之声发声计划负责人David Sasaki撰文回顾全球之声五年发展历程,五年前的12月,David横越美国,从加州前往波士顿哈佛大学,参与有关全球博客的一日工作坊,这场活动就是一段脑力激荡过程,而活动名称即为「全球之声」。各位今日所见的网站,源于我和Ethan Zuckerman筹办工作坊的博客,我们的目标若简而言之,即讨论「如何使用博客工具,才能帮助不同国家人民产生更直接、更有意义的对话」。这场工作坊亦附属于网络与社会研讨会之中,由哈佛大学柏克曼网络与社会中心主办,开放社会研究所则慷慨地提供经费,让我们能邀请世界各地博客前来,我们将活动讯息张贴在网络上,David和其他人也主动前来参加,真是感谢老天!

我在会议后不久写下这篇文章,Ethan也在活动隔天撰文记录,我们当时并未拟定全球架构的具体计划,甚至还没有想出一个明确方案,与会者同意建立维基页面以分享资讯、网络聊天室以举办线上会议、收集与会者及所谓「桥梁博客」的博客轮播内容,我们并不确定未来会如何发展。

不过有件事显而易见,全球逐渐出现大量价值观相仿的博客,如与会者Jeff Ooi所言,我们应该「串连各点」,为这个社群建立平台。会议后几个礼拜内,不少与会者运用维基页面,希望写下这个社群的共有价值观,最后完成了全球之声宣言,以下是宣言全文,且今日全球之声各项工作与活动,仍源于这些基本价值:

我们相信言论自由:这包括自由表达、书写与自由聆听、阅读的权利。我们希望普及并促进表达与沟通工具的使用。

最终,我们希望任何有愿望表达的人都能够自由表达和书写。任何人都能够聆听他人的声音,阅读他人的文字。

感谢这些新工具的出现,发表言论的权利已不再被那些拥有出版设施的人所专有,政府也不再能限制想法与阻碍交流。如今,任何人皆拥有表达思想与自由的能力,任何人都可以向全世界述说他个人的故事。

我们希望将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国家的人联合起来。我们希望加深彼此的理解,促进共同协作。

我们相信直接与他人沟通的力量。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之间的联系是个人。这种联系是强力的。与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直接交流是重要的。这种交流是一个自由公义的社会所必须的,它亦是一个社群繁荣与稳定的基石。它对于我们人类的文明是通用的。

这里皆是一个个独立个人的声音。但是我们亦可以发现我们的共同目标。我们希望一同协作以达成这些目标。我们发誓尊重并维护彼此。我们发誓教导彼此互相学习、互相聆听。

我们是全球之声。

我们今日拥有很棒的跨国团队,主持与经营全球之声不同计划,但全球之声的核心仍是无数志工,愿意在繁忙的工作、研究及家庭生活中拨出时间,协助建立更开放、更多人参与的全球公共论述。

包括本站的关于全球之声常见问题等许多页面,各位都能找到详细说明,以瞭解全球之声如何运作,以及如何发展出发声计划倡议计划多语言翻译计划等项目,我们也整理全球之声获媒体报导的记录;自2004年创立以来,我们陆续于伦敦(2005)德里2006)及布达佩斯2008)召开实体会议,预计于2010年再次集会(时间与地点即将公布)。

我和Ethan在2006年为《Nieman Reports》杂志撰文,希望说明全球之声与新闻业之间的关系,David也有一篇很精彩的文章,解释为何发声、倡议与翻译皆为必要工作,才能让人民克服发言、倾听与对话的障碍。

世界各地都有许多人不满,认为全球英语主流媒体时常忽略他们的国家,或只报忧不报喜,或只强化刻板印象,他们很重视全球之声这个平台,希望藉此将故事和观点传达给更多全球读者;也有许多人不满国内媒体忽视世界多数地区消息,或是刻意偏颇以符合本国政府的世界观,故他们相信若将全球之声的报导翻译为本地语言,即可帮助国内民众瞭解世界;也有些人努力帮助他人,将故事或消息运用新科技传达给世人;还有些人关注世界言论审查及迫害问题,因为依据联合国人权宣言第19条,这些民众只是行使言论自由的普世权利。

许多人总在争议博客算不算是记者,抑或网络对新闻业有何意义,全球之声社群并不受这些纷扰左右,也不与人争辩论网络是否能成为全球民主化力量,我们只想卷起袖子,认真面对一项更实质的课题:如何填补全球公共论述缺口,以及尽力改善全球媒体不平衡、不平等、不公义等现象,无论各位如何定义这项工作,我们深信这种作为有其价值,亦能带来改变。

我们感谢诸多组织认同这些成果,愿意赞助这些工作,我们与许多新闻组织建立联系,他们也时常寻求全球之声协助报导,无论各位如何看待全球之声的内容,这个网站确实提供宝贵资讯与创新观点,因此路透社愿意在全球之声创立初始的前三年,提供重要支持,许多新闻组织亦持续与全球之声编辑合作,亦不时联络志工进行访问。我们不能断言全球之声彻底改变全球媒体,但我们相信藉由这些努力,让全球媒体看到许多原本受人忽视的故事,也在许多重大国际新闻事件中提供不同观点,这项成就本身便已有其价值。

更令人惊喜之处,在于全球之声改变了编辑、志工与社群成员的生活,一群具有天份、温暖与表达能力的人在此找到成就感、全球认同与社群之声,透过这个链接,各位可以了解发声计划如何将更多元声音加入国内外对话之中,以及这个过程对个人及社群有何意义,若想认识这些卓越的志愿者,请浏览并阅读这些博客档案

全球之声与世界许多博客社群并无正式往来,至多只是不时连结或翻译部分内容,但也促进诸多社群发展,例如Ethan最近与年轻的吉尔吉斯博客Bektour Iskender聊天,结果令他非常惊讶,原来我们的工作对中亚地区已产生影响。

当全球媒体环境变得更民主、更开放、更多人参与一些,我们并不确定会带来什么改变,在2004年的全球之声会议中,伊朗博客 Hossein Derakhshan希望藉由网络公共媒体蔓延,能让社会更加民主,也让政府更没有理由发动战争,这位在网络上又名Hoder的博客至今遭伊朗政府囚禁超过一年,我们也不确定伊朗与西方民众增加联系之后,能否影响美国要不要出兵伊朗。Evgeny Morozov等作家指出,人们早期认为网络能带动民主化,但现在独裁政权亦开始瞭解,如何使用网络以巩固政权、镇压异议,在许多国家内,网络圈皆笼罩在受人操弄的言论、谎言及仇恨;Clay ShirkyPatrick Meier等人则仍保持乐观;也有些人认为世界多数民众都面临更迫切的生存问题,故全球之声或其他努力实际上与这些人无关。

Ory Okolloh创办了相当成功的公民报导平台Ushahidi(链接1,链接2),她在五年前曾有段言论,至今仍值得再度深思,我当时的记录是:

肯亚博客Ory Okolloh并不期待非洲短期内因博客而转变,在非洲众多问题中,缩短数字鸿沟恐怕不在优先事项中,不过她相信对少数在写博客的非洲人而言,博客确实很重要,她表示:「非洲年轻人没有机会发声,我们在政坛或其他场域,都没有表达自己的空间,我认为博客能让年轻人建立自己的空间,我不觉得博客能改变政治或左右选举结果,但确实能培养出过往无法发展的社群。」

无论在本地或国内外,网络公民媒体都在培养新型社群,在肯亚与世界各地价值观相似的博客社群之间,全球之声已形成一道松散的联系。

全球之声一方面试图影响传统新闻报导模式,另一方面也希望建立全球论述平台与相关公民社群,使用网络不是为了排除人性,而是强化人性,我们相信个人抉择或行动能带来改变,网络最终究竟会产生正反效果,取决于我们是否对未来负责并有所行动,依据核心人性价值,建立跨文化、跨语言社群的特定计画,只是朝此方向迈进的一小步。

相关链接

沙沙维基尼:投资独立媒体

Ethan Zuckerman《TED周边:Ethan Zuckerman谈TED与社会化翻译》)

《乔纳森·齐特林:互联网是一个动词

TED演讲主题:合作新时代

照片说明

本文所选用的4张照片,来自2008年的全球之声工作会议。第1张照片作者为Joi Ito,他是“创作共用”(Creative Commons)的CEO。第2-4张照片选自georgiap拍摄的全球之声2008会议相册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