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公共卫生

Mechai Viravaidya:“避孕套”先生让泰国变得更好

Mechai Viravaidya)是泰国前国家公共卫生部部长,他创建了非盈利性质的组织机构“泰国人口与社区发展联合会”(简称PDA),致力于计划生育和安全性行为的全国推广。自1974年起,他在东南亚推行了许多具有创新性的计划生育和扶贫项目,得到了公共卫生领域,教育和社区发展领域的广泛关注。

撰稿人介绍
Frances Liu
Frances目前在读大四,专业国际文化交流与日语。大三在英国诺丁汉大学交换学习的一年让她见感受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对事物的看法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单一。除了专业学习之外,她还享受学习各种语言的快乐。

40年前,泰国还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在消除贫困之前,泰国将重心放在了计划生育上。在1974年的泰国,每个家庭平均有7个孩子,人口增长率为3.3%,这显然大大超出了负荷,计划生育势在必行。因为当时的医疗条件比较落后,婴儿死亡率非常高,所以人们意识到需要生育更多的孩子来保证这其中有强壮的个体能存活下来。于是泰国首先推行了孕妇保健方案来确保婴儿的存活率和健康,接着再实施计划生育。

由于泰国没有足够的医生推广口服避孕药,只能借助护士和助产护士的力量,20%的妇女使用了避孕药。不光是避孕药,Mechai他们还在每一个村庄的杂货店内推广避孕套,甚至在流动商贩的船上人们都可以轻松购买到避孕套。

之后,Mechai与同事们将计划生育与宗教联系在一起,在他展示的图片中,黄色衣着的僧侣正在向人们分发圣水与避孕套。这张图片传遍了泰国全国,于是各地的僧侣也纷纷效仿,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此外,在五年中,超过250,000名教师得到关于避孕,计划生育的培训,为了让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进来,泰国甚至举办了教师吹避孕套竞赛。这就是Mechai所说的寓教于乐,在教授孩子们关于避孕知识的同时,在学校内举办“避孕套大赛”。避孕套被认为是女生最好的朋友。


TED.com:

1975年,一个名为“非妊娠小额信贷计划”出炉,专门向那些没有怀孕且想从事生意的女性提供资金赞助,这个计划也全由当地的女性运作,一直持续到今天。经过近30年的努力,到2000年,泰国的生育率降为每个家庭1.5个孩子,人口增长率降至0.5%。虽然泰国并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也没有足够的医生,但Mechai认为,能取得这样的成功,与每个人都参与进来,改变自己的行为和态度是密切相关的。

之后,艾滋波及至泰国,Mechai需要暂时搁置计划生育项目来帮助民众抗击艾滋,可是政府却极其不配合,Mechai只能向泰国军队求助才得以在所有的电视和广播中宣传如何预防爱滋。1991年,新当选的首相邀请Mechai加入内阁,新首相非常支Mechai,拨了许多预算来防治艾滋。全国上下都被要求参与到这场对抗艾滋的战斗中,包括各种协会,宗教,学校,媒体。每个州都会得到一定的资金来宣传艾滋,学校内也展开了各种教育活动,包括由学生教授学生。甚至小学生们也被要求在当地的村庄散发艾滋病防治宣传单和避孕套。没有家长反对这样的做法,因为孩子们是在试图拯救生命。在泰国,不论哪里都可以发现避孕套,出租车上,还可以从交警那里得到。更具创造性的是由避孕套做成的发饰,圣诞老人,以及避免手机被雨淋的保护套。Mechai将避孕套融入泰国人民的日常生活,使其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显示,从1991年至2003年,泰国新感染艾滋人数降低了90%,共拯救了770万人的性命。Mechai指出,让每个人都参与其中,而不只是个别专家,才是泰国成功抗击艾滋的法宝。

解决了人口问题后,Mechai又将重心放在摆脱贫穷上。同样地,通过人人参与,每个人都机会可以通过种植树木来获得小额贷款。在得到贷款前,申请人需要参加一个培训项目,以便更好的使用这些资金。此外,Mechai在教育方面也进行了相应的改革计划,他认为学校是整个社区的终身学习中心,也是经济与社会进步发展中心。最后,他认为将计划生育加入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也是非常必要的。

相关链接:
Population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 Association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乔治·怀特赛兹: 邮票大小的医学实验室

哈佛大学的乔治·怀特赛兹(George Whitesides)教授为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医疗带来了福音。他和他的同事们最新研制出一种零成本的疾病诊断技术。传统人们降低成本的方法通常都无法解决诊断仪器昂贵的问题,而乔治与同事们则是问自己:“怎样可以在降低诊断系统成本的同时保持其正常良好的运作功能?”最终,他们决定在传统的纸片上大做文章。

乔治向观众展示了一个简单的样本,约一个手指大小的正方形纸片,其四边用聚合物做成的纸片覆盖,在纸片的末端滴上一滴尿液样本,尿液便会通过纸片的渗透性流向顶端,在不同的顶端区域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褐色代表尿液中的葡萄糖成分,蓝色则是尿液中的蛋白质成分。

为何要选择纸头做为原材料呢?乔治解释说,首先,纸的普遍使用性使得生产这种诊断仪器变得可能。其次,小巧的纸片使得人们可以不必花费过多周折地反复进行实验。最后,它可以减少人们对针头的使用,这样一来,人们不必担心因为反复使用针头而染上不必要的疾病,这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尤为重要。

TED.com:George Whitesides: A lab the size of a postage stamp

利用纸片做为检测仪器的想法其实早已有之。乔治谈及了一种测孕仪器便是使用了相同原理。但是测孕仪器只能给出是否怀孕的二元答案,而在对于疾病的测试过程中,我们需要更多定量的信息,比如患有疾病的程度等。而乔治认为最困难的一点是,我们能够检测出疾病,却无法检测出病因是什么,太多的东西需要区分与检测。我们传统的血液测试便是如此,只能告知你是否患有疾病。乔治与同事们发明出的新的定量检测方法是将血样滴在经过加工的纸片上,血样经过流动渗透最后在纸片上树形图案的不同枝杈区域内显示出不同的颜色,人们用手机拍下该图片,然后将其传送给医护人员,医生,或者是,电脑,让它们进行诊断分析。乔治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由电脑进行最后的分析,他为我们介绍了一种被称作蜡打印机(wax printer)的设备,该设备的使用方法与一般打印机无二,不过可以更精确地进行颜色分辨。

人们也许会产生疑问,如何能保证不同的染色试剂相互交汇后不发生反应呢?乔治简单地解释道他,们的方法是将多层纸张用双面胶黏合,每张纸都有其自己的流动路线系统,这样液体样本就能够通过每一层不同的流动线路一层层向下渗透,最后在底层纸片的一个个小孔中显示出不同的颜色。然后再去测试这些不同的颜色与哪些病因有关。从外形看来,这个装置就像一个小芯片,只不过是用纸张和胶带做成的纸芯片。

最后,乔治还给出了两个简便易用的装置构想,一个是用打蛋器做成的简易离心机,一个是简易分光光度计,乔治认为复杂的问题反而应该用最简单方便的方法去解决。如今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医疗卫生领域总是因为其昂贵的成本而无法真正惠及公众,这样化繁为简的思路也许为公共医疗的普及可能性指出了一条希望之路。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及撰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