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公益创新

查尔斯·里德比特:贫民窟中的教育创新

查尔斯•里德比特(Charles Leadbeater)曾经是金融时报的记者和编辑,现为英国伦敦智囊机构Demos担任创新顾问。他之前在TED大会上为我们带来过关于业余创新的演讲,今天他与我们分享的是教育领域的创新实践。

查尔斯认为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决定着我们最终看到了什么,我们问的问题决定着我们最终得到的答案。

在过去二十年中,如果你问,在哪里可以找到教育的未来?通常我们的答案都是在芬兰。芬兰有着世界上最好的教育体系,所以我们纷纷对其趋之若鹜。然而我们发现真正值得借鉴的东西并不多。不可否认,变革性的创新有时确实发生在人们认为最佳典范的身上,但它更普遍地发生在那些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的地方。由于资源稀缺,这些地方无法实践我们传统的解决办法,比如它们无法提供学校与医院所需要的大量的专业人才。

所以查尔斯试图通过不同的地方找寻答案。他去到了里约热内卢的一个贫民窟,这里的人口增长速度堪称世界之首。在那里他碰见了这样一个男孩,14岁,因厌恶学习而辍学,从事毒品买卖。两年后,这个男孩的毒品买卖活动扩展到了10个贫民窟,手下有了200号雇员。正当他在歧途之上愈陷愈深时,他遇到了罗德里戈·巴乔(Rodrigo Baggio)。罗德里戈将笔记本电脑引入了巴西,并将那些由公司捐赠的电脑安放在了巴西贫民窟的社区中心。这样的中心改变了许多如同那个14岁男孩的孩子们的命运。他们喜欢到这些社区中心来学习,他们被电脑科技所吸引,并且不再厌恶学习。查尔斯又去到了非洲东部最大的贫民窟,这里都是一些私人学校,提供的教育质量让人担忧。更糟糕的是,这里许多孩子的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都死于艾滋病,所以对于这些孩子而言,他们需要了解的不是肯尼亚的国王王后是谁,他们首先需要存活下来,知道如何避免成为艾滋病患者。查尔斯认为手机的使用对于这个贫民窟的人们是极其重要的,它能够联系起更多的人力物力,从而有效地为这些孩子提供服务。最后,查尔斯还提到了在新德里附近的一个发展得不错的贫民窟。查尔斯遇到了一些女孩儿们,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些女孩竟然都未结婚,而且都想要继续学习,并且拥有自己的事业。在十年前这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这些女孩们想要继续学习的原因就是因为摆在他们贫民窟入口处的计算机。印度一位改革性的社会企业家,苏伽特•米特拉(Sugata Mitra)经过实验认为孩子们在正确的环境下,可以通过计算机帮助自主学习,所以他将计算机带进了这个贫民窟。

TED.com:Charles Leadbeater: Education Innovation in the Slums

查尔斯让我们再重新回顾一下以上的事例,以及那些社会企业家所采取的应对教育问题的解决方法。我们会发现与科技相结合的教育能给人带去希望。他认为当今我们教育体制运作的方式是不断地施压,我们被要求去上学,然后那些知识阿,考试阿,课程表阿通通向我们压倒过来。这样的方式对于那个14岁的巴西男孩而言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因此,我们的教育体制应该转换模式,去吸引(pull)学生而不是压制(push)学生。

有没有课程大纲其实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要让孩子们相信通过教育他们目前的生活状态能向更好的方向迈进。他们需要有学习的动力。学习动力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外在的动力。我们相信教育终会有回报,但是这个回报的过程是漫长的,对于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也许太长了。那些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与他们生活息息相关,让他们得以谋生的教育,并且教育的手段还应该有趣。

一些改变已经在悄然发生着。在巴西的贝洛奥里藏特,孩子们一天的学习是通过游戏开始的,他们围坐成一个圈,开始向老师发问。在委内瑞拉,小提琴被用来吸引学生们的学习兴趣。还有些地方,学生们可以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相互进行学习(peer-to-peer learning)。当你充分地调动人力资源,并且因地制宜地进行教育时,你会发现那些人与地都将有所不同。

查尔斯还提到了马达夫·查万(Madhav Chavan),教育领域著名的社会企业家。他创立了一个叫做“Pratham”的教育机构,为印度的学龄前孩子提供学前俱乐部,并且为工薪阶层家庭的孩子们入学提供支持。马达夫希望通过“中国餐馆”的运营模式来经营着他的非盈利机构,散播他的教育理念。我们知道世界各地都有中餐馆,它们虽然不是连锁机构,名字与外观也不尽相同,但人们却很容易辨识出它们。

当今我们亟需的就是如“中国餐馆”式的全球范围性质的教育创新。查尔斯认为创新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建立在已有的教育模式上的持续性创新,另一种是颠覆性的创新。创新可以发生在正式的场所,如学校,医院等也可以发生于社区,家庭,人际关系网这种非正式场合。我们以往大多数所进行的都是在正式场所的持续性创新,而现在我们需要更多种类的创新。查尔斯最后提到了三个种类的创新,一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再创造。我们需要更多非常规意义的学校,这些学校通常使用高科技手段,提供个性化教学。二是社区与家庭的配套教育需要跟上,毕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去学校上学。三是我们需要颠覆性地思考一套能跟上这个时代步伐的全新的教育体系。虽然这并非易事,但我们必须期待并为之努力。

相关链接:
查尔斯•里德比特:新工作观之“专业余者”(Pro- Ams)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及撰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尊严比财富更重要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是TED策办人克里斯·安德森的妻子,她多次在TED大会上发表演讲,主要是谈及扶贫这一议题。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曾长时间在非洲工作,并且还是聪明人基金会(Acumen Fund)之创始人。她在2007年的TED非洲大会上重点论及了她对非洲的热爱以及对于人们简单化的讨论非洲问题的憎恨。

Jacqueline Novogratz: Tackling Poverty with Patient Capital

她一开始的时候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年轻的时候,她是一位理想主义者,抱着一堆诗集以及一部吉他,她来到了非洲。在科特迪瓦,她决定自己要通过拯救非洲来拯救世界。但是她很快发现,非洲人并不需要别人去提供救援,尤其不愿看到像她那样的人。

后来她去了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她也学会了更多的东西。她去到一家由“妓女”开的面包店做事,去到那里跟面包店的人相处久了以后,她才发现,那些“妓女”其实更准确的说,是“没有结婚的母亲”,而我们称呼别人的方式本身,就能改变彼此之间的距离。更重要的是,她发现面包店是一个慈善机构。她帮助那里的妇女学会迎合市场需求,制造出人们更愿意购买的产品。后来,那些妇女赚得的钱达到全国平均工资的四倍。

而这一过程本身也是一个营销的过程。贾桂琳讲述了她自己拿着普通塑料篮子站在街头卖甜甜圈的故事。跟她一起出来的女人会对她说,“有谁会从一个高大的白人女子那里买甜甜圈?”这时候,贾桂琳就教她身边的妇女去聆听市场需求,制造出新式的产品。她同时也学会了,“当一个人依靠救济生活的时候,他是很难说清楚自己需要点什么的。聆听不仅仅是等待,学会以更优的方式去问问题,这一点同样很重要。”

提到自身的一些感悟,贾桂琳作出了以下几点总结:

*尊严比财富更重要
*对于一个发展中的非洲而言,单单依靠经济援助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单靠市场本身也不能解决问题。

贾桂琳创建的聪明人基金会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则:它是一个非盈利的投资性基金,筹集资本用于搞社会企业。聪明人基金会已经创造出了20个商业领域的两万个就业岗位,并且为数百万人提供服务。贾桂琳讲述了聪明人基金会的两个投资故事:

其中一个是肯尼亚高级生物提取公司,该公司主要是生产一种能够从中提取青蒿素的植物,用青蒿素可以有效的治疗疟疾。而非洲每一年因为疟疾就要蒙受1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因此做这一件事是很有意义的。而种植这一植物的农民,则可以获得比种麦子高出四五倍的收益。这家生物提取公司是成功的,但是他们也遇到了财政上的危机,这时候,聪明人基金会就为他们提供紧急援助,帮助该公司度过难关。

聪明人基金会的另一个投资项目是A to Z Manufacturing,它是Sumitomo公司的一个子公司,他们专门生产蚊帐。这些蚊帐最初仅仅在东亚地区生产,该公司在非洲开展尝试,生产迎合非洲本地需要的蚊帐。现在(2007年的时候),每一年生产800亿套蚊帐,拥有5000名员工,并且90%的员工是女性。

但是这样一个商业模式还不是可持续的,因为它所有的产品都是卖给联合国的机构。假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其他机构不再继续购买蚊帐的话,他们的产品就不能卖出去了。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尝试直接把产品售给消费者。这些蚊帐的生产成本是6美金,运输成本是6美金,而市场调查则显示,人们只肯花1美金来买蚊帐。那么你是直接按1美金的价格买出去,这样就得付出高昂的补贴成本,还是直接将蚊帐派发出去?这些都是聪明人基金会正在寻思的问题,他们正在尝试把市场跟慈善结合起来,使之达到最佳的社会效果。

本文主要内容来自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的文章,文中的超链接为编者所加。

压题图片来自Flickr photo
http://www.flickr.com/photos/hulagway/149537885/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粉丝行动:以我的名义,来终结贫困

编者按:

这一次的”粉丝行动”由客座嘉宾Junny撰稿,她为我们带来了“以我的名义,来终结贫困”(In My Name)这一国际性草根传播活动。 Junny现在正在澳门读书,她在豆瓣社区里发起了传播这个活动的小组。我们的编辑通过邮件采访她时,收到了如下的这样一段回复:

我最早是在Youtube上看到那个宣传video 然后才去inmyname的主页了解了情况。我觉得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这个促进人类社会发展的国际性活动应该要有全世界人民的参加。中国是正在高速发展人口众多的国家。如此全球性的活动不能少了我国人民啊。但我发觉这个活动主页只有英文和西班牙文两个版本。于是就萌生了自己翻译的念头。没有经其官方允许就擅自翻译可能有点不好。但宣传此活动号召更多人参加还是很迫切的。所以我就在豆瓣上建了个小组用尚不成熟的翻译技巧传达了思想。
  
之后我打算尝试运用豆瓣之外的网络工具来推广inmyname,希望能号召到更多的人。

如果你也在做和Junny类似的事情,也欢迎大家给”粉丝行动”栏目投稿,分享你发现的国际草根传播活动。下面是Junny的稿件。

=======================================

活动名称:以我的名义 (in my name)
官方网站:www.inmyname.com (英文)
Youtube频道:http://www.youtube.com/inmyname
Flickr频道:http://www.flickr.com/people/inmyname/
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inmyname/

=======================================

“以我的名义(in my name)”是一个叫“呼吁全球行动起来消除贫困”(GCAP)的组织发起的一个项目活动。同时为此一起奋斗的其他组织还有Comic Relief, Oxfam international, 和Save the Children。视频网站YouTube 是其合作伙伴(http://www.youtube.com/user/inmyname)。这个全球性的在线行动让全世界的人们有机会告诉并督促他们的政府必须遵守他们在“千年发展目标”(MGDs,请看本文末尾的附注)里的诺言。


in my name活动的主要宣传片

看完这个宣传片,让我们更具体地了解一下这个活动的来龙去脉。

承诺与现实的差距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是联合国全体191个成员国一致通过的一项旨在将全球贫困水平在2015年之前降低一半(以1990年的水平为标准)的行动计划,2000年9月联合国首脑会议上由189个国家和23个国际性组织共同签署《联合国千年宣言》,正式做出此项承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共有8个方面,包括消灭极端贫穷饥饿;普及初等教育;促进两性平等,降低儿童死亡;改善产妇保健;与疾病作斗争;环境可持续力;和全球伙伴关系。

就目前形势看来,许多国家将不能达成他们在关键事件上的诺言!基于人民的压力,自2000年来他们做出了一些进展。上百万居住在行动被实施的地方的人民都生活在希望中。更多的孩子进入了学校受教育,更多的人接受艾滋病的治疗。数不清的蚊帐被发放到人民手中,痢疾发病率明显减少。但是我们还远不能满足于这点成就。许多政府做不到他们承诺的事情。问题之严峻使我们不能松懈并希望他们能做更多的事情。我们需要继续给他们施加压力。

那我们能做什么呢?

有些人认为贫困根本不能被终结,这并不另人惊讶。我们可以做到!而且你有这个能力来让它发生!并不是在遥远的未来,贫困就可以终结在我们这一代!所以,让我们每个人,以每一个独立个体的名义,告诉我们的政府我们要求他们遵守诺言;告诉他们我们在乎且关注他们所做出的努力,并且我们更想知道之后的每一步行动。所有人都是见证者。政府的举措和行动应该受到大众的监督。事实上,除了见证者,我们甚至可以成为历史的创造者!来加入你的名字吧!以你的名义!说出你的祈愿!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

具体的行动

这项传播活动获得了许多机构的支持,也赢得了许多人的热烈回应。来自黑眼豆豆(Black Eyed Peas)乐队的首脑Will.i.am(威廉)也加入到了这场全球性的结束贫困的号召,他写了一首非常有力的新歌“以我的名义”来支持这个活动,为担任这个活动的形象代言人。


Will.i.am为in my name活动写的歌,也是这个传播活动最重要的道具。

YouTube.com也在今年举行的Live活动上特别推荐了in my name,这是当时的in my name片断

in my name的Flickr频道也发布了许多人的响应。

以你的名义来祈愿

活动方设计了许多互动环节,鼓励大家投稿参与这个活动。

1. 在活动官方网站签名,以你的名义来祈祷。
具体细节可以参考in my name豆瓣小组上的详细说明。

2. 录制你自己的视频短片,投稿到in my name的Youtube.com频道

3. 发挥你的想象力,传播你的祈祷
你也可以发挥你自己的想像力,为这个活动添砖加瓦,例如像我在豆瓣上创建小组一样,你也可以在其他的社交网络上创建小组,也可以在自己的Blog上分享这个活动,让更多的朋友了解它。

=======================================

附注资料:

什么是“千年发展目标” (MGDs)?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是联合国全体191个成员国一致通过的一项旨在将全球贫困水平在2015年之前降低一半(以1990年的水平为标准)的行动计划,2000年9月联合国首脑会议上由189个国家和23个国际性组织共同签署《联合国千年宣言》,正式做出此项承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共有8个方面,包括消灭极端贫穷饥饿;普及初等教育;促进两性平等,降低儿童死亡;改善产妇保健;与疾病作斗争;环境可持续力;和全球伙伴关系。

在第一项千年目标消灭极端贫穷饥饿中,他们做出了3个具体目标:
A 每日收入低于1美元的人口比例减半(以1990年的水平为基准)
B 使所有人包括妇女和青年人都享有充分的生产就业和体面工作
C 挨饿的人口比例减半(以1990年的水平为基准)
(参考信息:http://www.un.org/chinese/millenniumgoals/poverty.shtml

这些目标的重要性?

目前世界上超过8.5亿的人民生活在饥饿中,超过10亿的人民每日靠不到1美元过活。这个千年发展目标是第一个世界上全部政府都致力尝试分析并解决的,针对生活在极端贫困状态下的人民。

全部这8个目标都是相关联的,全部都针对贫困的解决。如果你不能喝到干净的水,那就会生病。如果你又没有足够的钱来购买药物,那你就不能好起来。如果你没有受过教育,那就很难找到工作,或者没有改变事物的影响力。

=======================================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BQ和TEDxTaipei

这次我们来看看海峡对岸的TED粉丝在做些什么。

– 在台北,TED粉丝在问人们大问题

在台北,一群TED粉丝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The Big Question Conference。这个机构在2008年由朝邦文教基金會(C P Yen Foundation)出资成立,简称为BQ。他们的官方网页这样介绍说:

* BQ 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用社會企業的角度,創造跨領域的交流,涵蓋範圍包括人文,社會企業,環境,設計,教育,科學,生態等的軟力量(soft power),我們相信結合大家的力量和智慧可以一起找到解決之道,並透過社群建立提升改變的力量.

* 年度BQ對話日提供實體平台創造對話,讓好的ideas分享出去(ideas worth spreading) .

* BQ沙龍是定期在台灣各地舉行的小型BQ對話,藉由members自行發起的討論,進行行動方案分享,關懷當地社群.

* BQ是ㄧ種生活態度–藉由同理心(empathy),良知生活(conscious living),長遠思考(long-term thinking)達到可持續的改變.

* BQ受到TED的啟發而誕生.

下面这个视频是一位TED粉丝朱平先生在BQ对话日上的演讲视频:


Chu Ping talks about making a life rather than making a living from BQConference on Vimeo.

朱平(Chu Ping)是肯园、肯邦、肯梦(AVEDA)台湾負責人、肯心等公司创办人,消费经验改造者。他是临床药学硕士、美国哈佛大学企管研究所OPM毕业。朱平相信微型创业是觉知商业模式(Conscious business model)最好的例证。他提出“21世纪最有才能的人才将会选择在营利型社会企业(for-profit social enterprise)开创第二生涯。”

现在的朱平致力于创造这样一个商业模式:希望吸引更多有能力、想贡献的年轻人,来共同创造生活,而不只是求生存 (make a life, not just make a living)。朱平的个人blog在这里(http://pingchu.com/)。

– TEDxTaipei:官方许可的TED独立运动

BQ团队也在同时推动TEDxTaipei,在BQ对话日的基础上,他们计划在09年推出TEDxTaipei。大家可以在TEDxTaipei.com上看到这个项目的最新进展。

BQ在2月26日举行了BQ项目发布仪式,并在现场播放了TED 2009获奖者视频。活动现场照片可以看如下的相册:


普通相册浏览模式,幻灯片浏览模式。

TEDx是由TED官方推动,但是完全由TED粉丝志愿组织的活动,TED不仅以CC方式释出TED演讲的视频,现在也以TEDx的方式释放出TED的品牌精神。

大家也可以看到TEDxTOKYO,那么,大陆的TEDxBeijing, TEDxShanghai, TEDxGuangzhou 会什么时候诞生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链接

TEDxTaipei: http://tedxtaipei.com
BQ: http://thebigq.org
TEDxTOKYO: http://www.tedxtokyo.com/
朱平个人网站:http://pingchu.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公益创新:上善若水(charity:water)国际推特节(Twestival)

从今天起,“TED行动”栏目更名为“粉丝行动”,今后在这个栏目下面,除了继续报道TED所推动的各项活动外,也会报道其他的国际性草根公益活动。如果你关注一些国际性草根公益活动,欢迎给我们投稿,将你的体验和看法分享给更多的朋友。

这次为大家带来2月12日举行的“上善若水(charity:water)国际推特节(Twestival)”。这是公益机构“上善若水”(charity:water,另一译名为“大爱之水”)在Twitter上的粉丝自发组织的一个全球性的公益聚会,这个活动在全球超过175个城市同步举行。

上周我们报道了Twitter创始人在TED2009大会上的演讲,2月12日当天,我们的编辑@OliverDing去参加NYC Twestival国际推特节纽约场活动,从现场返回后,他通过我们的twitter帐号@TEDtoChina为大家及时报道了现场见闻。现在,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个活动,看看社会化媒体工具如何推动公益创新。

· 从“九月战役”(September campaign)到国际推特节(Twestival)

这次Twestival推特节的创意是从2008年9月的“九月战役”(September campaign)中得到启发。Scott Harrison,创立了Charity:Water公益活动,旨在为埃塞俄比亚的缺水问题募集善款。他的生日在9月份,偶然之间的灵感,令他想起用9月生日的名义来发起一轮募资活动。他建立了September campaign网站,许多九月份生日的朋友参与该项活动,在该网站上建立个人页面,以生日的名义,号召自己的亲朋好友,参与Charity:Water公益捐赠。

有些参与活动的热心粉丝通过Twitter来传播September campaign的信息,他们将自己在September campaign网站建立的个人生日页面分享给Twitter朋友,号召他们捐钱。在9月18日,关注Web2.0趋势的blog媒体网站Mashable.com(@mashable)在Twitter上的粉丝followers捐赠了3536美金,Paul Young(@paulyoung)个人通过他的Twitter和Facebook帐号筹集了637美金,Sarah Townsend个人则筹集了400美金。

9月19日,Paul Young在他的blog里分享了这次体验,他在贴子里对比Twitter和Facebook上的筹款效果。Mashable.com也报道了这个活动


charity: water机构创始人Scott Harrison谈Twestival (Youtube视频)

这些早期的活动,为Twestival取得成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2008年9月,英国伦敦的一些Twitter用户准备组织一次线下聚会,他们的想法也迅速在全球Twitter用户中引起强烈反响。接着,Twestival就应运而生。

无独有偶,在感恩节期间,另外一个公益机构Epic Change开展tweetgiving(网站http://www.tweetgiving.org, twitter帐号@tweetgiving)活动,这个活动致力于在48小时内筹集1万美金,在坦桑尼亚建立一个教室。在48小时内,有372人捐赠,总共筹集了11,131美金公益款项。

· 纽约场的Twestival

这次Twestival推特节100%由参与活动城市当地的Twitter用户自发组织,他们联系场地、募集活动事务用品、邀请商业机构参与捐赠性服务、邀请志愿者,通过出售纪念品、活动门票以及捐赠等方式来筹集公益款项,筹集到的款项100%交付给charity:water机构。

由于各地活动由当地志愿者自发组织,当天各地活动的形态、规模也各不相同。charity:water 机构的总部位于纽约,因此纽约场的活动也特别吸引人。charity:water机构创始人Scott Harrison也在纽约活动现场发表了演讲。

纽约场的国际推特节Twestival活动在一个酒吧里举行,这次活动的门票是40美金,当天价格为60美金,如果捐款100美金为VIP资格,在会场可享受特殊待遇。活动会场布置很有特色,具有专业水准。进门后,先在右侧买票,而后左侧有工作人员穿着charity water的服装,引导大家入场。从一楼上到二楼后,先路过一个小型的展示空间,这里四周墙壁上布置好charity:water的宣传图片,charity:water的工作人员也在这里摆摊销售各类纪念品。这个展示空间的右侧有楼梯下到一楼的会场,人场通道大概10米,右侧透过幕布的缝隙,可以看到charity:water的背景广告板,那里是个新闻发布间。酒吧里面场面很壮观,左侧大部分区域是一个中央区域,灯光聚集于此,活动在7:30开始时Scott Harrison就是在这个区域演讲。中央区域的外围是沙发包厢,而右侧是吧台,持普通票进场者只能在吧台附近周边活动。中央区域顶部悬挂着三个大屏幕,中间一块悬挂在DJ上方,播放在着#NYCtwestival的滚动信息,左右两块大屏幕则不断播放charity:water的宣传视频,大家可以在官方网页看到这些视频。


charity:water @ Twestival: NYC from Oliver Ding on Vimeo.

上面的视频是在纽约现场拍摄,大家可以感受一下现场的气氛。下面是由Geo Geller(Flickr帐号:vizualpoetry)拍摄的现场活动照片。


上善若水国际推特节纽约场现场活动照片(普通相册浏览模式,幻灯片浏览模式)

纽约场的活动现场布置和设计非常专业,这些公关事务由本次活动的赞助商麦肯国际广告公司纽约分公司(@mccann_ny)提供服务赞助。

· 善用社交网络工具,打造公益传播的部落

2009TED大会第3个环节的演讲人赛斯·高汀在TED大会期间,接受《连线》杂志(Wired)采访时说,改变世界的宏伟想法有三种,第三种想法是如今大多数没有大量资源的人真得可以做到的。那就是寻找并连接志同道合的人,带领他们到想去的地方。互联网意味着地理不那么重要了,因此,如果你能够找到1000名、5000名或50000名想要进行某种改变的人,可以把他们连接起来,给他们指一条路,他们就会跟随你。你可以用那个部落、那群人来进行有意义的改变。

上周我们介绍了Twitter创始人之一的伊凡·威廉斯在TED 2009大会上的演讲,他在演讲末尾时说,twitter之所以如此有用,是因为用户在相互帮助。

2005年的TED大奖获得者波诺(Bono)在进行DATA(Debt AIDS Trade Africa,债务、爱滋、贸易、非洲)公益项目时,和其他机构联合发起一项创新的公益营销活动“Product RED”。他说服众多国际著名品牌分别推出了以(RED)为别名的独特产品品类,共同推广印有(RED)标志的产品。每销售一件(RED)相关产品,这些品牌即捐出 10美元或产品利润的40%~50%不等给全球基金。截至2007 年9月,(RED)已捐出4500万美元给全球基金。”PRODUCT RED”开创了传统公益筹款的新模式。

Twestival的举办,印证了赛斯·高汀和伊凡·威廉斯的言论。它也让我们看到了另外一种公益创新模式,在社交网络工具日益繁荣的Web2.0时代,公益机构可以善用网络,推广自己的公益理念,和粉丝紧密结合,快速建立自己的部落,将微小的影响联结在一起,进而带来宏大的冲击。

相关链接:

上善若水(charity:water)国际推特节(Twestival)纽约场blog:http://newyork.twestival.com

上善若水(charity:water)国际推特节(Twestival)全球网站:http://www.twestival.com/

Twestival Taipei,国际推特节台北场简记:http://ping.fm/USx2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如何为理想主义者买单:TED式公益孵化模式揭秘

本周我们继续介绍三位TED大奖获得者以及他们的TED愿望给大家,我们也为大家送上了(TED)主题墙纸作为圣诞新年礼物,同时,我们也带来了TED.com的新栏目TED雷达情报站关于OLPC儿童笔记本电脑项目的最新消息。

12月27日:《带OLPC笔记本电脑去哥伦比亚

12月26日:《盘古日(Pangea Day)环球同步影展:影像改变世界

12月25日:《TED周边:(TED)新年主题墙纸和Product RED

12月24日:《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早期监测系统,抗击流行病

12月23日:《摇滚歌手说:“为了非洲的明天,一百万人行动起来”

本周另外值得TED粉丝庆祝的一件事情是《三联生活周刊》《TED演讲录》为题报道了TED大会。其实,他们在2008年10月20日出版的总第500期《三联生活周刊》也发表了1篇关于TED的文章《一位摄影师与50张瘟疫的面孔》

一年前,詹姆斯·纳希微(James Nachtwey)得到TED基金大会的10万美元奖金——这个基金会机构每年为3个人提供10万美元,帮助他们实现一个“改变世界的心愿”——他的心愿是,利用他的摄影机,提高全世界对耐药性结核病(XDR-TB)的认识(这种病曾被“无国界医生组织”评为2007年最被遗忘的十大人道危机之一),并展示数字时代新闻摄影的力量。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的拍摄是秘密进行的。

10月3日,纳希微的50多张照片,以重磅炸弹的姿态向全球发布。世界各地50多个城市街头的大屏幕,包括纽约林肯中心、伦敦国家剧院,连续播放; 同日出版的《时代》周刊用8个页码刊登这组照片;同时,TED网站也以幻灯片视频的形式发布这组故事,以病毒传播的势头传遍整个网络。这种夸张的宣传方式与纳希微一贯低调的处世风格很不相符,但无疑达到了很好的效果。一个摄影师凭借50张照片掀起一个震惊世人的全球性议题,是互联网时代才有的故事。

这篇贴子的题图图片正是关于XDR-TB活动在伦敦宣传发布的照片。实际上,这只是TED大会所促成的类似病毒式公益传播活动/公益项目之一。在TED大奖的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十个与TED愿望所有关的网站。

上图这些网站的链接从左到右为:
http://www.charterforcompassion.org/
http://www.xdrtb.org/
http://onceuponaschool.org/
http://www.nexteinstein.org/
http://www.meetthegreens.org/
http://www.pangeaday.org/
http://www.eol.org/
http://instedd.org/
http://www.openarchitecturenetwork.org/
http://www.one.org/

TED 大奖是TED大会最激动人心的一部分,它于2005年开始设立,每一年有三个获奖人的名额。每一位TED大奖的获得者除了得到十万美金的奖励以外,还有机会在 TED会议上公开阐述其TED愿望,而TED的组织者将竭尽全力帮助他们实现这样的愿望。历年的获奖名单可以看这里,上周我们也曾经介绍过其中的一些故事

十万美金,一个改变世界的愿望。为支持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天真愿望,TED大会动员全体TED社区的力量和资源,打造一个又一个令世界瞩目的公益传播活动/公益项目。这种模式我们总结为“TED式公益孵化模式”。这一次,我们尝试着揭开这一模式的秘密。

– 创想孵化

TED 大会邀请来演讲的都是社会各界的精英。有些人曾批评TED大会只是一些精英们坐而论道,只兜售希望,而不实际行动。实际上,TED更讲究“理念+实干”的精神。从2005年起,TED大奖已经支持了十二个获奖者的愿望,并参与/建立了与TED愿望有关的十个活动网站。

TED大会设立了专门的TED大奖网站,所有人均可以申请参与竞争每年度三个名额的TED大奖。2010年TED大奖现在已经进入申请流程,申请截止期到2009年7月15日,而在2009年8月,五个评委会选出2010年度TED大奖的获奖者,并在2009年秋季对外公布。

TED大奖的颁奖仪式则在宣布获奖者后数月举行的TED大会上进行,这其中相隔的几个月时间,正好用来做一些准备工作,以便TED大奖获得者在TED大会上宣布各自的TED愿望之后,就能很快地启动每个TED愿望的传播活动。

– 跨界协作

TED大会现在的组织者以克里斯·安德森为首,他曾是商业出版界的活跃人士。同时,TED大会的演讲者和参与者都是社会各界的精英。因此,TED大会的组织者、赞助商、演讲者、参与者、TED.com读者以及TED粉丝组织的TED社区实际上联结了社会各界的力量和资源。

TED会议的经营非常成功,他们赢得了众多商业公司的青睐,这些商业公司不仅为TED大会提供了赞助,也为TED大奖获得者实现愿望继续贡献。


TED大奖的一些赞助商。

诺基亚(Nokia)是盘古日(Pangea Day)活动的赞助者,同时,诺基亚(Nokia)旗下的手机视频分享网站ovi也是该活动的赞助商。下一个爱因斯坦项目则获得了太阳微系统公司(Sun)、诺基亚(Nokia)、巴克莱银行(Barclays)以及谷歌基金会(Google.org)等机构的赞助。

TED成功地搭建起商业界、传播界与学术界、慈善界的桥梁,正是这样跨界力量的协作,激活了TED社区的力量,使得创想变成现实有了坚实基础。

– 互联互助

TED大会所资助的公益活动,互相也形成了紧密的联系,他们不是各自为阵地开展活动,而是互联互助。因为有TED社区在做整个支持,这些TED愿望所孵化出来的公益活动也组成了一个小的社区。

2008年的盘古日(PangeaDay)活动结束了,但是我们可以在盘古日(PangeaDay)活动网站的blog里看到关于上面提到的XDR-TB活动的消息。

而且,在2008年的盘古日活动中,获得2008年TED大奖的Karen Armstrong也被邀请为活动当日的演讲者之一,你可以在这里看到她的演讲视频

– 梯级创造

从一个简单的愿望开始,TED社区将一个愿望变成了现实。在更多人的支持下,这些愿望也继续演化、成长,并继续启迪人们创建更多祈愿,实现更多的公益活动。

2006年的 TED 大奖获得者之一,“人本建筑”的创始人卡梅龙·辛克莱(Cameron Sinclair)在2007年的TED大会上和AMD公司联合宣布“2007开放建筑大奖(Open Architecture Prize)活动”。奖金金额高达 25 万美元的开放建筑奖旨在吸引全球设计团队参与竞争,主办方将从低成本、可持续的设计项目中选择一项获奖设计,并选定一个社区进行建设。

类似的创意和活动在整个TED社区里非常活跃,正是这样的“理念+实干”的精神吸引了越来越来多的人成为TED粉丝,投身于言行一致的TED社区。

TED周边:(TED)新年主题墙纸和Product RED

前天我们介绍了波诺(Bono)的心路历程,以及他的三个TED愿望。今天我们送给读者一份新年礼物:(TED)新年主题墙纸,这个礼物也和波诺有一些关系。

这个墙纸的设计使用了Product RED的创意,算是对波诺(Bono)的致敬,当然也表达我们粉丝对TED的热爱之情:)

想要把你的墙纸“红”一下,请在下面地址下载:

1024*768分辨率:下载;800*600分辨率:下载

Product RED是波诺(Bono)创办的DATA和其他机构联合发起的一项创新的公益营销活动。

2006年DATA与全球基金(The Global Fund)合作推出”PRODUCT RED”品牌筹款计划,说服众多国际著名品牌分别推出了以(RED)为别名的独特产品品类,共同推广印有(RED)标志的产品。每销售一件(RED)相关产品,这些品牌即捐出10美元或产品利润的40%~50%不等给全球基金。截至2007 年9月,(RED)已捐出4500万美元给全球基金。”PRODUCT RED”开创了传统公益筹款的新模式。

2008年第1期的《销售与市场》刊载徐翔的文章《谁说慈善不时尚——(RED)的慈善营销创新解读》,这篇文章也可以在这里看到。我们摘录部分文字在此:

“PRODUCT RED”最初是在2006年1月份由U2乐队主唱Bono和慈善团体DATA主席Bobby Shriver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共同提出的,当时全球基金迫切需要经费,正如其负责人费钦(Richard Feachem)所言,政府永远不会给足他们所承诺的金额,私人的赞助永远都不够。假如要让企业贡献出充足的经费,就必须要让他们能够从计划中看到利益。

怎样让企业在计划中看到利益,并持续支持?

在国际上,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倡导公平贸易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如何解决品牌社会责任和投资者利益的矛盾,是各个大企业大品牌共同关心的话题。而消费者在选择产品时,也会根据自身对社会的认知来评价产品和品牌特定的价值。Bono和Bobby Shriver由此诞生了一个伟大的想法:创立一个全新的品牌——(RED),此品牌不属于任何一个企业所有,参与RED计划的企业只能根据授权,进行贴牌生产、销售红色产品(PRODUCT RED),同时,捐出一部分营业收入给“与艾滋病、肺结核及疟疾斗争的全球基金”,以资助非洲的患病妇女和儿童购买抵抗艾滋病的药物。贴上“红色”品牌,意味着多一种选择来解决原有品牌社会责任和投资者利益之间的矛盾。

因为这一想法与普通的慈善作法大相径庭,为此Bono和Shriver前后共花了三年时间才成功游说盖普、阿玛尼、匡威和美国运通四大品牌(iPod是在后期才加入的)参与“红色”品牌,并于2006年年初在英国市场首次推出“红色产品”。虽然(PRODUCT RED)利润的40%将会捐给全球基金,Bono还是一再强调“红色”并非慈善活动。

全文请看这里

正如徐翔在文章中指出的,慈善活动需要对营销传播方式进行创新,在构思足够好的框架下,消费者、商业机构、非营利机构三者可以形成互惠互利的三角,形成Win-Win-Win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商业机构和消费者不总是敌对的,非营利机构和商业机构也不总是泾渭分明。


Product RED在Flickr上的相册之一

Product RED(www.joinred.com)在社会化媒体网站上也非常活跃。他们的Flickr在这里,和这里。Twitter帐号在这里,官方Blog在这里,MySpace帐号在这里,Facebook帐号在这里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个Product RED的品牌视觉识别设计由总部位于伦敦的Wolff Olins公司设计,该公司是一家名闻遐迩的品牌视觉识别设计公司。该设计创意使用简单的括号。下面的设计稿也展示出他们将包含在英文单词中的RED用括号特别显示出来,显现出这个设计灵活的适应性。

最后祝愿各位TED粉丝圣诞愉快、新年胜意!

相关链接:

Wolff Olins公司网站的RED设计案例文档(英文PDF下载

维基百科上的Product(RED)词条(中文英文

本站文章:《摇滚歌手说:“为了非洲的明天,一百万人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