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创造力

肯•罗宾逊爵士:推动学习的革命

肯•罗宾逊爵士(Sir Ken Robinson)是国际公认的开发创造力、人力资源方面的领导者。他和许多政府及国际组织世界500强公司共同工作,创立新的人才教育模式,开发创造力。今天带来的是他在2010年2月在TED会议上的演讲。这次依然是关于创造力的话题,一场危机,人力资源的危机。罗宾逊在演讲中阐述了现代教育系统存在的弊病,指出我们必须转变观念,把教育从目前的工业化模式转变为农业化模型,为每个人提供个性化教学, 为挖掘他们的潜质创造条件。

今日稿件由自由撰稿人高志伟提供。

撰稿人: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我们并没有利用好我们的天赋,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天赋。为什么?因为我们糟糕的教育。罗宾逊遇见过各种各样不喜欢自己工作的人,他们得不到任何的乐趣,只是忍受着乏味的工作,并期盼着周末快点到来。他也遇见许多热爱自己工作的人,这已经不仅仅是工作,而是一种存在的方式。有许多原因来解释为什么大多数人不喜欢他们的工作,罗宾逊认为,教育是其中较为重要的因素。教育,以某种方式,使我们逐渐偏离了我们与生俱来的天赋。

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被埋的很深。你必须付出努力才能找到他们。教育本应该是建立一个适合每个人的环境,但通常的状况却不是这样。世界上的教育系统都在进行改革,但这已无多大裨益了,在一个已经存在缺陷的模型上进行改革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我们需要的是一场教育革命。

革命最大的困难在于摧毁人们已经达成共识的事物。林肯说过:“过去平静的教条已经不适用于现在的暴风骤雨。机遇处在高出,很难被够到,我们必须和机遇在一个平面上。因为我们碰到了新的情况,所以必须重新思考,重新开始行动,我们必须先释放自己,然后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罗宾逊非常喜欢这句话中的两点:不是上升到和(不断改变的)状况一样高,而是和它一起上升;释放自己。把自己从过去已经熟知的理念中释放出来,而不是紧紧抱着它们不放。

不少事情会被人们认为是理所当然。这里有个例子。25岁以上的人是在数字时代来临之前中成长起来的,通常我们都会戴着手表。而25岁以下的青年生活成长于数字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大多数数字设备上都可以看到时间。我20岁的女儿从来不戴手表,她说那是一个单功能设备。我狡辩说手表还能告诉我们日期,不是单功能的。

教育中通常有些东西迷惑了我们。比如,以线性的方式思考人生。许多TED的演讲者都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告诉我们,生活并不是线性的。我们在生活的环境中探索自己的潜能,而我们的能力又影响着我们生活的环境。按照线性思维,我们认为必须按照一条路,做好每件事情,然后上大学,大学才是教育的顶峰。一个有趣的故事就是曾经有一个孩子,非常想当一名消防员,而他的老师当众取笑他的想法,认为他浪费了自己的天赋,他应该去上大学。但那位老师万万不会料到,后来这个学生成为了一名消防员,还救了那个老师的命。人类社会的发展依赖着多样化的天赋,而不仅仅是一种。

教育的另一个大问题是缺乏多样性。我们的教育是快餐式的。快餐业保证质量的方法有二:一是标准化,二是定制化。这种方式使我们的灵魂变得空虚,就像快餐使我们的身体变得虚弱一样。罗宾逊认为我们必须认识到两点,一是人类的天赋有着巨大的多样性。吉他到了少年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英国著名吉他手)的手里会有巨大作用,而在罗宾逊手里,无论多努力都不会让它发出美妙的声音。

其次,天赋并不是一切,还需要激情。激情能使我们的精神和能量感到兴奋。如果你正在做一件你喜欢的事情,会觉得光阴飞逝。而如果相反,你会觉得五分钟如同一小时,因为这无法满足你的能量或者精神。

我们必须抛弃教育中的工业化模型,那种线性的批处理模式。教育应该借鉴农业。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的繁荣并不是机械的过程,而是一个有机的过程。我们无法预测人才的发展,我们能做的只是相农民那样为人才的发展创造适当的条件。教育并不应该像工业一样标准化一个解决方案,然后不断扩大规模。而应该是建立每个人自己的独特解决方案,当然,这需要个性化的课程的支持。

相关链接:

罗宾逊06年TED演讲:学校教育正在扼杀创造力

《让天赋自由》——罗宾逊写的关于创造力的书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蒂姆‧布朗:创造力和游戏

这个月的周二专栏将围绕创意能力的养成展开,介绍相关TED talks。本周二的”今日TED演讲”(Tuesday@TEDtoChina)专栏发布的是自由撰稿人冯超 (冯超)的一篇TED.com演讲简介。她将为大家介绍IDEO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布朗(Tim Brown)在2008年TED 伙伴Serious Play这一会议上的一个演讲,揭示了游戏与创意之间的关联。

本文作者冯超(Hermione Chao)毕业于上海海洋大学和塔斯马尼亚大学的商学院。现居上海。热爱阅读、旅行、文化研究、社会公益。从关注创新的话题,发现了TED和T2C。继而被TED 上的活动和内容所倾倒,并结识了一大群怀有ideas worth spreading的朋友。回归对世界的好奇心,让我们生活更美好。相信,TED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在看演讲前,你可以先参与一个小实验。请准备一张纸和一支笔,然后出门找个陌生人,请求为他在三十秒内画张画像。

如果你这么做了,回想一下,你开始画像前,是否对被画者说了“对不起”、“不好意思”之类的话?如果你没有这么做,你会不会感觉这样做会感觉有点难为情?或者觉得这样做不合成人的正常生活?再回想一下你去游乐场的经历,是不是会看到那里的孩子们能快速投入其中,兴奋地享受各种游乐设施;而大人们却显得较为拘束,好像如果像孩子们一样无拘无束地游戏会受到异样的眼光和评论?而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游戏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游戏对我们创造力的发展有怎样的作用;设计者怎样利用游戏的方式来催化灵感,解决问题,不断创新?

蒂姆‧布朗(Tim Brown),以“创意与设计”为核心的IDE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通过长期对设计、创造、游戏、儿童行为等领域的观察和研究,在2008 年的Serious Play大会中,和大家一同分享了关于创造力和游戏的密切关系。

之前的实验,已经在不同情况下做过很多次。结果证明,成人往往为在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构想感到难为情,害怕遭到嘲笑或批评。而正是这种害怕让人的思想变得越来越保守。在对儿童行为的研究中,蒂姆‧布朗(Tim Brown)发现,只要让孩子们在一个安心、值得信任的环境中,他们就会越尽兴地去玩。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成人。IDEO的创办者当初正是抱着一种让所有员工都成为他的好朋友,员工们信任他,可以自由大胆地提出各种新奇的冒险的构想。目前,公司已有550多名员工。

想象一下,如果大家在一个车厢型会议室里讨论开会和在一个正式的会议室开会,哪个环境会让你更有和大家交流,发表自己观点的欲望?哪个环境下会帮助你想出更多的好点子?演讲中,提姆介绍了博布·马金测试迷幻药物对创造力影响的实验。这一实验说明,成人如果能暂时忘记那些所谓应有的规则限制,身处完全放松自由玩乐的状态,会解决很多棘手的难题。为了鼓励员工用一种游戏的方式创造新的构想去解决问题、大胆设计,IDEO公司的墙上挂着“延后判断”和“追求数量”的标语。英雄所见略同,比如在Google的办公室中常常充满了各种能激发员工回归儿童游戏状态的设计,像瑞士办公室里的滑梯。这样的设计能帮助员工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能打破常规,创造出新的构想和思路。

对于一些实体产品,怎样利用游戏的思维创造出更好的方式提出解决方案呢?提姆认为实际动手建造模型比用口头的叙述能更好地激发出更具建设性的跨领域交流、更快地提出解决方案。他举例说一位护士利用油土模型,直观具体地描述了一个手持信息系统的用途,技术人员也清晰地理解了她的需求,从而很快便达成了一个双方满意的方案。

对于一些非实体的服务或者体验,则可以利用角色扮演的方法。即设计一个真实的环境空间,让人物在其中互动,深入体会那个环境下或者时间历程上的经验感觉。通过对儿童行为的研究,提姆观察到,孩子们模仿大人们的模式玩过家家这样的游戏,从而能很快了解社会互动的规则,同时也能很快发现不符合这些规则的行为。成人已经有了很多内化的体验,在角色扮演的过程中,可以很快体会到某种互动方式是否可行,甚至直接就能演出解决方案。对于设计师来说,把自己投身于某项经验中深刻体会,也许会得到灵感。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在遇到问题时,也同样可以模拟场景,角色扮演,体验出一个解决方案。

蒂姆‧布朗(Tim Brown)在演讲的最后指出,要像小孩般在游戏中创造。同时,他强调游戏并不是乱无章法的。尤其是团体游戏中,如玩警察抓小偷,大家是依照着彼此同意的规则来游戏的。如果在这个环境里,有人对某些规则会感到不舒适,那他在这个环境中将失去信赖感,不会尽兴,更不会创造了。另外,何时玩也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我们可以选择进入或退出游戏,在设计中也有发散和收敛的模式。严肃和游戏并不对立,两者可以兼而有之。

游戏与创造,不妨现在就模拟个儿童游乐的场景,去体验一下吧~

相关链接

TED 伙伴计划 Serious Play 会议:
菲利普·罗斯德勒: 漫谈“第二人生”
宝拉·雪儿: 好的设计是认真的,但不严肃

其他相关稿件:
大卫·凯利: 卓越设计, 以人为本
[TED书讯] 设计改变世界,还是世界改变设计?
蒂姆‧布朗:设计又变大了吗?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好奇不好奇;生命非生命;多才也多艺

这周我们带来了五个不同类型的创造者的TED演讲,从他们的精彩故事中,我们也可以领悟到有关创造力的一些奥秘:好奇心,跨越边界,毅力。

3月9日:《威尔·莱特:给你无限幻想的孢子世界

3月10日:《》

3月11日:《保拉·安特那利:设计就是新生活

3月12日:《西奥·詹生:创造一种新式生命

3月13日:《内森·梅尔沃德:多面手的创新

成功的网络游戏“孢子”的缔造者威尔·莱特(Will Wright)说,他对于“外星智慧搜寻计划”(英文简称SETI)非常感兴趣,于是一头钻进去,还认认真真的找来天文学的书看。他发现这样的探索之旅充满了乐趣,于是也想做一款与此相仿的游戏。后来,他还学习了天文生物学,认识了德雷克方程式,还有影片 Powers of Ten,于是他想到把这些东西放到一块,就搞出了个“孢子”来了。

对万物充满好奇心,善于从其他领域获得灵感和启迪,是高创造力人士的共同特征之一。跨越边界不仅可以带来触类盘通的灵感,也可以带来领人惊叹的艺术效果,还可以引导出多面向的自我,丰富我们的个人人生。

葛兰·李文(Golan Levin)是一位“新媒体”艺术家,或者是说一名跨界数字艺术家。他兼具软件工程师、作曲家和表演艺术家等多种身份,整合视觉和声音,融合程序设计、影像和音频,创造出崭新风格的数字艺术作品。

微软前任CTO(首席技术师)内森·梅尔沃德(Nathan Myhrvold)则是另外一个多面手。一个人可以同时是技术专家、厨师、探险家、摄影师和企业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说,此人的那种活跃思考的脑子以及善于把各种奇怪的想法patent下来的做法,也许就是我们今天这个世界所最需要的东西。

正因为跨界思维这么重要,所以保拉·安特那利(Paola Antonelli)最近在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搞了个叫“设计与开放的心灵”(Design and the Elastic Mind)的展览。她看到很多人对于新科技新科学根本不感冒,不像一些年轻人那样乐意于接受新的东西。她希望通过设计师的视角来看科学,也希望能够发掘出一些设计与科学共通的或可以相互学习的地方。

当然,不论那项成就都离不开持之以恒的坚持。浅尝辄止是创造力的大敌之一。

西奥·詹生(Theo Jansen)是荷兰的一位艺术家,他过去十几年专注于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创造一种新式的生命,一种能够自我营生的生命形态。他做出的模型是一个由许许多多的管子组成的“动物”,他将自己的这些创作称为”Strandbeests”。他还被邀请到 TED 讲述这些“动物”的故事。这些“动物”靠风力作为前进的动力来源,也就是说,可以无需人力或汽油。它们的腿虽然很庞大而复杂,但是却能够非常好的保持协调一致。

我们在介绍葛兰·李文(Golan Levin)时,发现他在2000年的奥地利林兹电子艺术节,运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研发的数字声音视觉环境组件,创作了混合影音的作品《涂鸦》,引发全场震撼。此后,编辑也发现西奥·詹生(Theo Jansen)也把他的作品带到了奥地利林兹电子艺术节的现场。

这些发现促使我们开设了“尖峰盘点” 这一新栏目,今后将在这个栏目中介绍TED演讲人经常出没的同类活动,也将介绍与TED精神和风格相似的活动和机构。这一次为大家介绍于欧洲美丽古城林兹(Linz)举办的奥地利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同时,也提醒大家,2009年的电子艺术大奖(Prix Ars Electronica)报名截至日期已经延迟至3月18日。有兴趣的朋友请抓紧时间报名。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刚刚制作了一个TED日历,我们将整理有关TED, TEDtoChina等相关项目的一些日历信息,标注在下面这个日历上。供大家参考查阅。请注意里面会有一些国际性活动的参与报名日期哦!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伊丽莎白·吉尔伯特:天才揭秘

伊丽莎白·吉尔伯特(Elizabeth Gilbert)是畅销书 Eat, Pray, Love (国内有个叫《一辈子做女孩》的译本)的作者,她应邀到 2009年的 TED 大会上作了一个演讲。演讲题目是“谈谈天才”:

Genius 这个英文单词源自于拉丁语genius,更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语δαίμων。在远古的时候,它是用来指称一种人们无法看得到的神明,人们不会说,某某人是个天才——在当时,要是那样说出来就会让人们以为某人要把太阳吞下肚子似的。假如某人得到了成功,人们会说,那是借得了神明助推一臂之力。而要是自己得不到成功,你也可以说,那是因为神明没有关照我。直到文艺复兴时期,genius 这个词才出现了我们今天所讲的“天才”的含义。

但是,天才的现代含义却往往为那些富于创造力的人带来烦恼。人们以为他们就是无所不能的圣者,并对其寄予极大的期望。可是,伊丽莎白·吉尔伯特告诉我们说,由于这样的高期望值而给艺术家带来的压力,正是过去500年间扼杀天才的毒剂。


伊丽莎白·吉尔伯特演讲视频:Youtube.com观看地址;下载高清晰视频请往TED.com

伊丽莎白认为真正的艺术创作并不是可以用理性分析来解释的,有时甚至是伴有几分癫狂特征的。伊丽莎白讲述了美国当代诗人 露丝·斯通(Ruth Stone)的故事。斯通说,她年轻的时候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会忽然感到有一首诗朝着她走过来,就如在地里出现了一阵闪电,甚至于脚下的土地也在震动。这时,斯通的唯一反应就是跑,要赶紧跑回到家里把那诗写下来。她飞快的跑,还感觉到似乎那首诗就在她的背后追着她。一回到家里,马上拿出纸笔,把诗抄下来。有时候,斯通跑得不够快,她发现那诗就要离她而去了,就一手拿铅笔,另一只手伸出去把诗的尾巴拉回来。这时,斯通就把诗从最后一个字写到第一个字,也能把整一首诗写下来,只是顺序会倒了过来。

伊丽莎白说,我的创意时刻也是这样子的。

音乐家Tom Waits 有一次驾车去郊野,忽然,灵感袭来。这下子Tom Waits慌了。他手头上没有任何的纸笔。他开始担忧起来,担心灵感将此流失。可是,过了一会 Tom 转念一想,就对着车窗嚷道:“你难道看不到我现在在开车,没办法写东西吗?要不你就改个时间来吧!或者你去打扰另外一个灵魂,别跟我玩了!”打那件事以后,Tom 的工作过程彻底变了,因为他把那个原先呆在自己体内的精灵(genie)抛了出去,自己不再有沉重的精神上的负担,不再需要去与那个精灵进行奇怪的对话。

伊丽莎白说,她当时写 Eat, Pray, Love 的时候,也曾经遇到了类似的情况,那时她甚至感觉自己在写一本史上最糟糕的书。这时,伊丽莎白想到了 Tom 对着空气大喊的故事,受到 Tom 的启发,伊丽莎白就对着房间的墙壁说,“嘿,你看,假如到时候人们说这书写得不好,那并非完全是我的过错。因为你可以看得到,我是用尽全力了。要是你想让这书写得更好,你就该做点事情啊!好,即使你不跟我合作,我还是会继续写的,因为那是我的工作。我要让你知道我今天已经很认真的对待我的工作了。”

伊丽莎白最后总结说,也许你们可以这么想,你的最优秀的特质也许并非属于你自己,而是某种伟大的力量借给你的。假如那个伟大的力量降临你身上,那非常好。假如不,继续认真干下去,总有一天,灵感会敲响你的大门的。

参考阅读:

在线词源词典(Online Etymology Dictionary)上关于 genius 一词的词源解释

格拉德韦尔的成功学研究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