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医学

舍温·努兰:希望之真义

舍温·努兰(Sherwin Nuland)是一位著名的医师,同时也是一位畅销书作家。在2003年的TED大会上,舍温·努兰说到了希望这东西,他说,自己之前也不清楚希望到底指什么。于是在演讲开始之前,他和妻子跑了一趟图书馆,翻出《牛津英语词典》(OED),发现,英文hope一词的印欧共同语的祖先是KEU,念作koy,意思是(方向上的)改变,与弯曲(curve)一词同源。舍温·努兰说,

我发现这是非常有趣并且发人深省的。你们过去几天听到的都是来自于不同方向的声音,所有这些不同的方向都有他们的一套解决问题的独到的办法。我们今天谈希望,就应当跳出自身固有的那一套思路,从其他角度去看待同样的问题。哈维尔就曾经说过,人拥有希望不是因为他看到事物在按照正常合理的逻辑发展,而在于不管事物出现什么变化,他都能从中理出个头绪。

舍温·努兰接下来还谈到了美国的世界角色的问题。他认为,美国至少应当去帮助世界上那些需要救治的病人。而英文单词“病人”本身的印欧共同语词根又恰恰是与“同情心”的词根一致的。要治病救人,就应当有同情心。但仅此一项是不够的,还需要有道德想象(moral imagination),就是说,要具体的去关心与理解每一个独立的个体。不要把他们看作是一片树林,而应当视之为一颗颗的树木。

最后,舍温·努兰引用了希波克拉底的一句话总结了自己的演讲:“哪里有人性之爱,哪里就有救愈。“也许,不管是医学,还是宗教或其他学科领域,人性之爱都是最终推动着事物进步的根本动力。

参考阅读:
本站文章:舍温·努兰: 亲身经历电休克疗法

压题照片:
来自Flickr Photo,原作者[O*] ‘BharaT选用CC协议中的“署名”协议。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内森·沃尔夫: 丛林肉与病毒的传播

内森·沃尔夫(Nathan Wolfe)是美国美国斯坦福大学人体生物学客座教授和全球病毒预测行动协会理事。以下是内森·沃尔夫(Nathan Wolfe)在2009TED演讲的一个简介,编译自伊凡·佐克曼的博客。

沃尔夫说,他研究的是“病毒间的唠叨”,也就是病毒如何从一个物种转移到另一物种,他尤其关心病毒从动物经由丛林肉传到人体,以及艾滋病病毒从猿长类动物传到人类的问题。他说,我们早在20世纪2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刚果布拉柴维尔地区存在艾滋病病毒,但是,该病毒却是在几十年之后才从动物传到人身上。假如我们清楚病毒传播的机理,我们将可以预测到下一个我们将要面临的病毒是什么。

而研究病毒的传播就需要探究丛林肉贸易。沃尔夫研究的不是那些被猎杀后拿到市场上去卖的那种丛林肉(所谓丛林肉,指的是像猴子那样的丛林动物的肉),而是那些被穷人为填饱肚子而吃掉的丛林肉。“把责任归到穷人头上是非常无知的做法”,沃尔夫说,我们需要深入的去研究为何这些不安全的食物能够得以广为传播,那是因为成千上万的人都是被迫去猎杀和食用这些猴子的。

每一次猎杀行动本身都会让猎人染上大量的动物血液,而这样极为容易让病毒传播到人体。沃尔夫与他的老师Don Burke以及一支庞大的研究队在加麦隆进行研究,他研究猎人的行为,并采集他们的血液样本,在血样中发现了那些经由动物传播到人体的病毒。这样的研究需要获得猎人的信任与合作。而说到他们队伍的成功,沃尔夫认为,最关键一点在于他们得到了Paul DeLong Minutu(一位加麦隆广播电视台的记者)的合作。人人都认得Paul的口音,这有利于研究组向猎人提出一些很棘手的问题,比如“我能给你们做个血样吗?”

沃尔夫的研究小组已经发现了多种新型的逆转录病毒,那是跟HIV病毒同一种属(family)的病毒。这是非常重要的,沃尔夫解释说,那些在中非起源的病毒现在已经不仅局限于中非了。病毒随着木材的运输道路传播到更广的地区,并通过航空飞行传遍世界。于是沃尔夫创建了环球病毒预警计划Global Viral Forecasting Initiative),希望能够藉此更好的对新型病毒实行跟踪,在它们传播到人体之前就发现出来。这个在加麦隆的监测中心对数以千计的猎人进行跟踪,但是,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更广的网络,以使得我们可以对像发生在东南亚的SARS那样的经由动物传播的病毒进行监测。

“我们的目标是在疾病爆发之前就将其发现出来,而不是等到它们传播到人类血液、传播到航机以及性活动的时候才去采取行动。这样的监测不仅仅有助于预防下一场AIDS危机的爆发,也可以用来预防像子宫颈癌那样的源自病毒的癌症的爆发。

要是你认为这个想法还不够伟大的话,不妨看看沃尔夫提到的另外两个计划。他说,人类其实目光非常短浅,我们只知道去看地表上的东西,而没有去想地表之下那些东西。“我们应当去火星的内部去寻找生命,而不是在其表面找。”

沃尔夫还让我们做一个实验,你能否根据基因密码的密度来猜测一滴水里头有多少生命?想想看那里头会有多少生物学上的“暗物质”啊!沃尔夫说,这样的思路将引导我们走新的方向去探索地外生物——“假如你要研究地外生物的话,你也许就该研究微生物学与病毒学。”

UPDATE: video of Nathan Wolfe’s talk on hunting the next killer virus is available on TED.com now:

参考阅读:

在下一個愛滋病與禽流感發生之前阻止它?(朱学恆译介自《连线》杂志)

美科学家呼吁建立全球疾病预警系统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