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医疗

肯·卡姆勒: 圣母峰上的医学奇迹

做为一名医生,肯·卡姆勒(Ken Kamler)去到地球上许多恶劣的环境实施医疗救助:比如安第斯山脉,南极原冰层,还有亚马逊丛林。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跟随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一起,帮助团队进行地理考察,同时他也是美国航空航天局研究团队的首席高海拔诊断医师,帮助检测人体对高海拔的反应。 除了这些职务以外,肯更多的时候则是纽约的一名显微外科手术师,为人们提供手部整形服务。今天他为我们讲述的是人类的大脑意志如何在求生的状态下发挥能量。

故事发生在高达29,035英尺的圣母峰上,那年百武彗星划过天际,当地的夏尔巴人认为这是不好的。那征兆是肯·卡姆勒第四次登圣母峰,那年在圣母峰上发生了有史以来最糟的一次灾难,他是亲历灾难惟一的一名医生。圣母峰的天气总是那样地极端,山顶的氧气密度一般只有海平面的1/3,温度却可以达到零下40度左右。肯有一次在接近山顶的时候从羽绒服中取出随身携带的水壶,却发现里面的水已经冻结成冰。肯向观众展示了登峰的路线图。登山者通常是从17,500英尺的大本营出发,经过四个营地,到达最高的顶峰。随行的耗牛只能到达大本营,在这里大家就需要卸下行囊,整装待发。登山的人们通常会选择在夜晚进行攀爬,因为如果在白天进行,他们可能会因为脚下清晰可见的深邃裂缝望而退却。

如果稍加留心的话,你会发现圣母峰的顶峰是呈黑色的。因为它是如此之高,又位于急流层,狂风不断席卷山顶表面,雪便无法堆积起来。一旦到达了四号营,可以有近一天的时间取考虑你是否想要继续登顶。通常人们会等待风力减弱,这样更适宜攀爬。肯·卡姆勒回忆起他们停留在四号营等待的那天,天气无风静好,似乎是个好兆头。登山者们开始陆续出发,从夜间开始出发,以便为随后的攀登积攒日间攀登时间。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当登山者们爬上东南山脊的时候,暴风突袭,夹杂着暴雪向山顶席卷。在从东南山脊通往顶峰的1,500英尺的路上,所有的登山者都没有系绳索,因为这段路途的两边都极其陡峭,你一失足很有可能就会将与你随行的登山者一起拖下深渊。所以,每个人都是单独攀爬。而这段攀爬的道路并非笔直平坦,事实上它十分艰难,坠入两边的危险随时存在。

当肯·卡姆勒的登山队行进到三号营等待停留时,他们通过无线电与正在向顶峰攀爬的人们进行联系。他们只能零星地了解到一些信息,一些人体力尚存,一些人因无法抵挡暴风雪的袭击已经遇难,而另一些人却下落不明。事实上,他们根本无法得知在2000英尺的上方发生着什么,许多消息相互冲突,让人费解。与肯在一起的最强壮的两个登山者准备去实施救援,他们将那些有能力自行下山的人们送到了三号营,将那些体力已十分虚弱的人们安置在了四号营。


TED.com:

所有下山的人都来到肯·卡姆勒那里,由他来评估他们的身体状况是否能够继续下山。正在此时,他们收到了来自山顶罗布·霍尔(Rob Hall)的消息,罗布·霍尔是新西兰登山队的领队,之前他一直都在陪伴身边一位身体虚弱的队友而没有下山,现在他只身一人,但他自知已无力下山。此时他要求与等候在新西兰的妻子通话,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即将诞生,他们在电话中为孩子起了名字,那是他与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

在21,000英尺的海拔高度上,肯·卡姆勒为幸存者们实行着医疗救助。大多数人都因为过于寒冷而冻伤或生了冻疮,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快让这些人们暖和起来。然而,就在此时,料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贝克·维瑟斯 (Beck Weathers),这个之前被大家认为已经没有希望救助的人,竟然站在了帐篷门前,清醒地问肯·卡姆勒:“我应该坐在哪里?”还打趣问肯是否接受他的医疗保险。随后贝克向肯讲述了之前在山顶发生的故事。他瘫倒在了雪地上,他可以清晰地意识到周遭发生的一切,但却无法动弹,甚至连眨一眨眼告诉人们他还活着也无能为力。他正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在雪地里躺了两天一夜,不断地对自己默念,我不想死,我的家人还在等我。他想到他的家庭,他的孩子们和妻子,这给了他无限的能量和动力,最后他挺了过来。当贝克平静地叙述完这一切时,肯感到十分震惊,他认为贝克主动地逆转了自己的低体温,创造了医学的奇迹。

肯·卡姆勒试图再现贝克彼时的大脑活动状态,他将贝克的大脑与一台大脑扫描仪相连,截取一段大脑的横切片来测量大脑中的能量流动。与正常的大脑横切片图想比,肯·卡姆勒的大脑额叶(用来集中注意力的大脑部分)呈现出极度兴奋的状态(红色的部分),说明在当时受困的状态下,肯·卡姆勒一心只想脱离险境。他也许并没有在想着他的家人或是其他人,他只是全力在与自己抗争。然而由于极度寒冷的天气,他的抗衡能量逐渐减弱,红色的部分逐渐减弱消失,他的大脑变得安静。然而,下一张切片图显示贝克大脑的中间部分又变得兴奋起来,他开始想到他的家人,脑中浮现出了家人的各种场景,他的家人给了他能量。这部分的大脑被称作带状前回,被专家们解读为集中了人们意志力的部分。这个部分影响着人们的决定与行动。这就是为何在两天一夜后,贝克终于站了起来,他大脑额叶的能量又逐渐回复,他开始思考如何拯救自己,思念家人的能量已经转化成为了激励自己的能量。尽管这一切只是肯·卡姆勒对贝克大脑活动的一种猜想,但是发生在1996年圣母峰上的真实故事,还是让我们相信人类精神意志的自救能力可以是多么地神秘而强大。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及撰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乔治·怀特赛兹: 邮票大小的医学实验室

哈佛大学的乔治·怀特赛兹(George Whitesides)教授为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医疗带来了福音。他和他的同事们最新研制出一种零成本的疾病诊断技术。传统人们降低成本的方法通常都无法解决诊断仪器昂贵的问题,而乔治与同事们则是问自己:“怎样可以在降低诊断系统成本的同时保持其正常良好的运作功能?”最终,他们决定在传统的纸片上大做文章。

乔治向观众展示了一个简单的样本,约一个手指大小的正方形纸片,其四边用聚合物做成的纸片覆盖,在纸片的末端滴上一滴尿液样本,尿液便会通过纸片的渗透性流向顶端,在不同的顶端区域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褐色代表尿液中的葡萄糖成分,蓝色则是尿液中的蛋白质成分。

为何要选择纸头做为原材料呢?乔治解释说,首先,纸的普遍使用性使得生产这种诊断仪器变得可能。其次,小巧的纸片使得人们可以不必花费过多周折地反复进行实验。最后,它可以减少人们对针头的使用,这样一来,人们不必担心因为反复使用针头而染上不必要的疾病,这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尤为重要。

TED.com:George Whitesides: A lab the size of a postage stamp

利用纸片做为检测仪器的想法其实早已有之。乔治谈及了一种测孕仪器便是使用了相同原理。但是测孕仪器只能给出是否怀孕的二元答案,而在对于疾病的测试过程中,我们需要更多定量的信息,比如患有疾病的程度等。而乔治认为最困难的一点是,我们能够检测出疾病,却无法检测出病因是什么,太多的东西需要区分与检测。我们传统的血液测试便是如此,只能告知你是否患有疾病。乔治与同事们发明出的新的定量检测方法是将血样滴在经过加工的纸片上,血样经过流动渗透最后在纸片上树形图案的不同枝杈区域内显示出不同的颜色,人们用手机拍下该图片,然后将其传送给医护人员,医生,或者是,电脑,让它们进行诊断分析。乔治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由电脑进行最后的分析,他为我们介绍了一种被称作蜡打印机(wax printer)的设备,该设备的使用方法与一般打印机无二,不过可以更精确地进行颜色分辨。

人们也许会产生疑问,如何能保证不同的染色试剂相互交汇后不发生反应呢?乔治简单地解释道他,们的方法是将多层纸张用双面胶黏合,每张纸都有其自己的流动路线系统,这样液体样本就能够通过每一层不同的流动线路一层层向下渗透,最后在底层纸片的一个个小孔中显示出不同的颜色。然后再去测试这些不同的颜色与哪些病因有关。从外形看来,这个装置就像一个小芯片,只不过是用纸张和胶带做成的纸芯片。

最后,乔治还给出了两个简便易用的装置构想,一个是用打蛋器做成的简易离心机,一个是简易分光光度计,乔治认为复杂的问题反而应该用最简单方便的方法去解决。如今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医疗卫生领域总是因为其昂贵的成本而无法真正惠及公众,这样化繁为简的思路也许为公共医疗的普及可能性指出了一条希望之路。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及撰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杰米•海伍德:我兄弟激发出的好点子

拥有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学位的Jamie Heywood(杰米•海伍德)在得知其兄弟被诊断为晚期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LS)患者时,便决定全力以赴帮助他兄弟和其他与他一样的病人。1999年,杰米建立了ALS疗法开发机构,这是全球首家非赢利生物科技公司,聘请科学家在学术界之外、为非赢利性机构进行研发工作。2005年,杰米与他最小的弟弟和一位密友创建了PatientsLikeMe.com网站,令病人们能在网上分享其健康信息,并与相同病症的患者进行比较,网站则通过聚合健康信息测试某项疗法的效果。这是美国财经媒体CNN Money评选出的将改变世界的15家公司之一。2009年10月TEDMED大会上,杰米讲述了他建立这一网站的灵感来源,以及如何利用数据聚合为病友们搭建信息平台、并带来心理宽慰。

撰稿人介绍:
冯超

本文作者冯超(Hermione Chao)毕业于上海海洋大学和塔斯马尼亚大学的商学院。现居上海。热爱阅读、旅行、文化研究、社会公益。从关注创新的话题,发现了TED和T2C。继而被TED 上的活动和内容所倾倒,并结识了一大群怀有ideas worth spreading的朋友。回归对世界的好奇心,让我们生活更美好。相信,TED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1998年12月,杰米•海伍德(Jamie Heywood)接到了一个噩耗般的消息 – 他兄弟史蒂芬被确诊为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寿命仅剩三年,而在这仅有的时间里,史蒂芬的身体会逐步瘫痪,直到无法呼吸,无法移动,也无法说话。每个人可以设想一下,假如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你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今后的生活?在2009TEDMED的大会上,杰米和大家一起分享了他的选择和随之产生的令人振奋的一段旅程。

虽然没有人会喜欢接受这样的事实,但当初杰米选择了勇敢地面对这个事实,审视这个事实;而后决定要用一种惊人的积极态度来对待它。当他回顾了这段经历时发现,这段经历甚至不能用“不幸”来形容;相反,这是个无比珍贵的礼物,因着它,他们开始重新认识生命。在这段历程中,作为一个大家庭,每个人都全心投入其中,开放、分享、同舟共济,每个人的心被联系得更紧密。伴随着未来要怎样做这一伟大的探索旅程,杰米 海伍德和他的团队为医疗保健开创了一条新路。

在演讲中,杰米 海伍德分享了他的这段历程。首先从确定他弟弟斯蒂夫的状态开始,展开一个身患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病人的生活故事。通过对故事中有效信息的提取,它们被转化为病人在一定生活环境下的数据。比如某个点代表他还是一个健康的建筑工人,某个点代表他已经基本无法走路处于受损状态等等。他们希望将故事转化为数据,并将这些数据放入一套可以分享的结构中,为史蒂夫,也为所有病人提供一个讲述自己的故事和生存状态的空间。

杰米和他的的团队创建的网络社区实现了这一愿望,并将其推广到其他疾病。这种方式的惊喜之处在于虽然每个病人是从个体的故事出发,但因人们之间的彼此相爱关怀,更多人参与到故事的分享和互动中,让彼此更紧密相连,每个个体不再感到孤单。而分享出来的信息通过数据聚合,产生了震撼了结果,改变了现实中不尽如人意的医疗方式。

该社区网站(PatientsLikeMe.com),已经有超过45,000人注册。这些注册用户都是真正的病人,他们通过数据的形式分享他们的故事。他们记录下他们病症、服用的药物、每天的状态、心中的想法等等,这些信息都是开放的,可以随时查看,这也仿佛展开了一场由数万名志愿者参与的社会实验。最终令人兴奋的结果出现了。通过对这些真实数据的排列和统计,人们可以观察出诸如某些药物是否真的具有有效的治疗效果,各种药物治疗手段之间的相互影响等等结果。

除了查看数据,杰米和他的团队希望利用这些数据发明更好的应用,使用户能以其希望的方式去理解与他有关的数据,并让他们自己参与到这个医疗系统中来。同时,通过对可持续利用的信息的挖掘,并将其应用到医疗系统中,使大家都能够理解。

从苹果电脑推出的保存历史记录的功能,杰米获得灵感,要为病人们建立一个朝前走的时间机器,希望通过既有数据预知出病人身上将发生什么, 并且是否可能去改变这个结果。于是他们找到相同病症的病人,将他们的病史放在一起,取出并组织那些有意义的相关数据,看会有什么结果。事实证明,那些数据的结果用最低的成本却在最短时间内得到了最真实的结论!比如某些药物对治疗根本无效却还在不停地被医生推荐使用,这不得不引起人们对药物及治疗方法的有效性产生疑问。而某些病人数据反映出的异常情况,也许恰能为治疗某种疾病寻找到新的出路。

如今,杰米 海伍德感谢从他弟弟身上激发出的好点子让众多病人能够携手积极地面对未来,推动医疗事业的进步。听完这场演讲后,我深深地被杰米积极的心态所感动,也为这条新路激动不已。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Larry Brilliant:抗击传染病的故事

Tim Berners-lee: The Year of the Open Web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埃里克·托波尔:未来医疗的无线化

你想象过iPhone有一天会成为你的私家医生吗?今天介绍的这个来自TEDMED会议的演讲正好可以给你一个答案。Eric Topol 是一位著名的心脏病专家,他也是一位善于将最新的网络科技应用到医疗中的医生。在这个演讲里,他为我们讲述了当前无线技术为医疗服务带来的极大便利和改进。


演讲视频链接:
中文翻译:Zhenyu Vong
校对:Tony Yet

有人知道听诊器是什么时候发明的吗?大家试着猜一猜,有人说是1816年。而我认为是在2016。那个时候医生就不需要拿着听诊器跑来跑去了,更好的医疗技术已经呈现在我们面前,这将是未来医疗革命的一部分。而那些无线设备已经改变了我们人类社会,我们的未来更是数字化的医用无线设备,不是吗?

因此,让我来通过一些例子,将这些设备描述的更加具体些,这是第一个,它是一组心电图。作为一名心脏病专家,无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都能用智能手机及时诊断病人,这是不可思议的,然而今天,这种不可思议已经成为现实。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今天你可以坐在这里查收邮件,不久的将来你就可以坐在这里查询你的生命体征,你所有的生命体征,像心率、血压、体内的含氧量以及体温等等。其实这些今天都已经实现了,那就是飞机跑道技术。现在它是有线的,但我可以将医院、重症监护室里面的这些数据信息进行汇总,输入到我的智能手机里,再通过无线发送给医生。

假如你是一位准爸爸或者准妈妈,如果你可以随时持续的获知胎儿的心率、爱人的宫缩确保临产时各项指标都正常,并及时送往医院生产,你觉得怎么样?

进一步讲,我们今天有葡萄糖传感器,就在我们皮肤下。但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将无需再移植。当然,我们试图通过葡萄糖传感器每隔5分钟查一下我们的葡萄糖是否保持在75-200之间。大家可以看到现实生活中它是怎样影响糖尿病人的。

那么我们的睡眠是否也可以如上所述呢?在这里,我们花一点时间稍作解释。我们的一生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睡眠。假如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你的手机可以显示你睡觉的每一分钟的状态,你会有什么感想?大家请看,当你醒着的时候,这里的显示为黄色;当你处于快速眼动睡眠(REM=rapid eye movement sleep睡眠中眼睛迅速转动)状态时,显示为绿色;当你处于轻度睡眠、浅睡状态时,显示为灰色;当你处于深度睡眠(恢复体力的睡眠)状态时呈现的是深绿色。

那么,如何计算你消耗和吸收的卡路里呢?这里可以通过这个类似创可贴的东西来同时计算出你卡路里的摄入和支出。

好,我刚才给大家讲述的是生理上的度量标准体系。但我想给大家介绍的是另一项前沿科技。为什么说听诊器快落伍了呢?因为我们可以通过GE引进的手持超声装置来探测超越我们一般所能听到的元音、呼吸的声音。为什么这项技术比较重要?因为它更灵敏。

这里有三个范例,一个是关于腹部超声的;第二个可以通过无线传输心脏超声;第三个可以用你的智能手机进行胎儿监控。

在这里,我们所讨论的不仅仅是生理指标,或者是那么重要的生命体征的测量值以及生理学的其他指标,而且所有这些数据的成像都可以通过您的智能手机看到。

现在,我给大家展示另一项即将过时的技术——霍尔行氏心电动态监控仪。它可以24小时监控,这里大家可以看到有好多线连着。这是一个类似补丁的小贴片,你可以将这个放在身上长达2 个星期,并且可以通过邮件传输。那么这是如何实现的呢?这些类似创可贴的小贴片,测试者可以把它戴在手腕上或者放在鞋子里面,这个装置就可以发送信号,从而建立通往网关的一个人体局域网。网关可以是你的智能手机或者是专用网关。我们现在使用的网关大多是专用网关,因为他们还没有很好的兼容。信号被传到网络,经过云计算,这样信号就可以被处理和传输到任何地方,比如说给护士、医生或者病人自己等等。

这是这项技术如何运行的基本介绍。现在我的身上有一个类似的设备,我不想把衬衫脱掉给各位看,但是可以告诉大家我的确戴着它。这个装置远不仅能够测量你的心律,你可以看到上面的信息,它能做的事情非常多。这就是我的一些相关数据,这是我的心电图,这下面是我的心率和心脏跳动的趋势,右边是我的一些生理行为。这是动态的。这对于患有心力衰竭的病人非常重要。再下面是体温、呼吸强度以及我体内的含氧量。这是我的位置活动。

这些的确是振奋人心的,因为这项设备能够监控心力衰竭患者7大项重要的生命体征。

为什么说很重要呢?大家看这是世界上最贵的一种床——病床。假如我们能减少人们对医院病床的需求,这将会产生什么影响?遗憾的是,我们不能。首先,因为在美国,入院的病人中心力衰竭患者所占的比例是最大的。心力衰竭患者每年的花费将近370个亿,其中80%属于住院治疗的费用。经过住院治疗30天后,65岁以上患者中会有27%的人30天内再次入院,否则,6个月后将会有56%的患者再次入院。因此,我们能否改善一下这种情况呢?很简单,那就是戴上一个我身上佩戴的这种装置。

我们准备把这个装置戴在600名心力衰竭患者身上,当然这600位患者是随机抽取的,同时,我们对比另外600名没有佩戴这种装置的心力衰竭患者,以便查证对比一下,这个装置是否可以降低患者再次入院的比例。结果将会是令人惊叹的。我们即将开始这个试验。大家将会听到更多关于我们如何进行这项试验的消息。这项无线设备试验在未来几年将改变医疗现状。

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这会变成现实、成为未来医疗界令人振奋的方向?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现在所经历的是一场积极变革,它引起了以消费者为导向的医疗革命。而这就是一切的根源。如果你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让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来解释为什么这是一项重大举动。120万美国人都有一双耐克鞋,通过人体局域网链接了他们的Iphone、Ipod以及鞋子。这本有线杂志封面上的文章讲述了很多,它提到了耐克鞋如何迅速监控人们的生理运动和能量消耗。这些是需要我们牢记于心的指导原则:用数字技术说话的卫生医疗将会让我们生活地更好、更快、更强。看一下这个,这的确很有说服力。这是7月的封面文章:个人的监控远不止日常饮食和运动,它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睡眠到情绪到苦痛 24/7/365。

因此我尝试了这项设备。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使用飞利浦的Direct Life。我没有那个东西,不过我有个Fitbit,就是这个。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线加速表或步程计。在这里,我只想给大家展示这个东西监控的结果,因为我想知道消费者的运动情况。我希望Phillips Direct Life会更好用一些,希望如此。但这个还监控饮食,运动和体重。然而,你需要输入大部分信息到这个设备中,它能够独立监控的只有运动。即便是这样,它其实是不完整的。

当你运动的时候,这个装置就会记录你运动的情况。你输入你的身高和体重,它就会计算出你的体质指数,当然,它还会告诉你在运动过程中你消耗了多少卡路里,吃东西吸收了多少热量,不过,前提是你必须先输入有关食物的信息。使用这个装置,你必须要输入所有有关你运动的信息。我一直使用这个。我很高兴Fitbit监控了我 42分钟的运动,我所做的42分钟椭圆运动。但是它还需要更多的信息,因此,它显示:“请录入性爱活动”,“你和你的爱人做爱多长时间?”它又显示:“做爱的力度是怎样的?”然后它又显示:“开始的时间是?”但是,它什么也不显示了…它停止工作了。我的意思是说,这样是不行的。

好的,让我们转向下一个,睡眠。顺便问一下,谁想过你在自己家里的闹钟上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心电图?这是和闹钟配套的头带,当你睡觉的时候,它能够监控你的脑电波。为了TEDMed,我拿自己做试验,检测了我7天以来的睡眠状况。睡眠是我们生命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用于睡觉。请问在座的各位有哪些睡眠存在问题?一般能占到90%,这比我想象得好的多。好的,请看,这是我一个星期的睡眠情况。在这里我们用Z.Q. 分数衡量睡眠质量,而不是I.Q.。当你起床的时候,就会有一个Z.Q.得分,Z.Q.得分会随着年龄不断调整。你需要尽你所能得到很高的分数,它会记录你分分秒秒的睡眠情况。看一下,我的Z.Q.得分是80多。醒着的时候这里会显示橙色。我发现有个问题,这不仅帮助你评估自己的睡眠质量,这也同时告诉其他人你是醒着的。我的妻子一进房门就可以看出其实我是醒着的,“艾瑞克,我想聊天,我想聊天!”我只好装睡。这件事情让我印象非常非常深刻。好的,这是第一个晚上,这天晚上我得了67分。不是很好的分数。这个还告诉你,你分别处于快速眼动睡眠、深度睡眠或其他睡眠状态的时间,这的确很有趣。因为可以给你睡眠的各个阶段进行记录和评估,而且,Z.Q.也可以帮助你评估在这个年龄阶段,与其他人睡眠状况的不同,这好像是一个睡眠竞争比赛,这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大家请看这个:“我认为你睡眠不是很好,但是你与其他50~60岁的人相比很不错。”重要的是,我竟然不知道,我曾经是一个很好的梦想家(睡觉的时候经常做梦)。

好的,让我们再从睡眠转向疾病。80%的美国人都患有慢性疾病。80%以上高于65岁的美国人患有两种或多种慢性疾病。1.4亿美国人有一种或多种慢性疾病,他们开销1.5万亿中的80%与慢性疾病有关。糖尿病就是慢性疾病中最严重的一种。在美国,几乎2400万人都患有糖尿疾病。这是纽约时报本星期内出版的关于糖尿病分布的最新地图,看起来情况不是很好。美国29%的男性患有II型糖尿病,女性较男性人数虽少一些,但是也是非常的多。当然今天我们有一种带有传感器的装置可以持续测量人的血糖。这很重要,因为通过检测可以确定我们自己不知道的高血糖症或低血糖症。这是我截选的这个特殊病人的病历,病历上的两个红点就是手指棒测试的结果。但是由于持续的监控,我们可以获得所有的病症信息。重要的是,现如今我们已经可以把这种监控做得像创可贴一样简单,而且这个场景即将得以实现。

让我来给大家展示,即将实现的无线医疗的十大目标,所有这些都是能够实现的,有些已经非常接近了,或者是据你所闻已经存在了,或者是以某种形式或方式在今天已经实现了。

老年痴呆症:我们有500万人患有老年痴呆症,大家可以检查生命体征、活动以及身体各项均衡来进行监测;

哮喘,患者众多,你也可以通过检测花粉、空气质量、呼吸率来有效控制;

乳腺癌,稍后我将给诸位展示一个例子;

慢性阻塞性肺病;

忧郁症,我们现在有了监控情绪是否异常的最好方法;

糖尿病、心力衰竭我刚才已提到;

然后就是高血压,7400万的人可以通过持续监控来来很好的控制和预防高血压;

肥胖症也可以如此;

亦包括睡眠异常,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非常有效的。

智能手机和移动手机现在已经遍地都是。这是摘自经济学家关于发展中国家健康卫生的机遇的一篇文章“手机比其他先前的技术更大的改变了人类的生活!”而这正是在我们步入全球性医疗健康卫生项目的基础。

老龄化:问题非常严重。每年都有 300000老人髋部骨折。

然而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非常多的,并且每一个办法又包含了很多内容。我想提到的一点就是:iShoe就是一个传感器很好的例子。它通过一个传感器来提高老年人的本体感受从而降低老年人摔倒的机率。现在很多技术都是通过无线传感器实现的。因此我们通过持续的护理,可以监测包括这种年龄上的假设、从还未出生的婴儿到高年级的大孩子以及医药舞台上的变化、到关乎疾病的各个方面。

我希望大家能意识到一件事,就是医疗改革国际化的信念。

能推动这个进程的有两件事,其中一件,我们很幸运,就是建立一个专门的机构。而高通公司的Scripps已经开始了这个项目,我非常幸运的遇见了Gary和MaryWest。他们正在着手建立一个无线化的健康机构,圣地亚哥是搞研究非比寻常的地方,那里有650个无线公司,其中100多个主攻无线医疗。这是来自商业界的数字,比较有趣的是,这竟然和500多个科学研究公司的数据完美吻合。该无线研究所,西方无线卫生研究所,是两位杰出的人所创立的,他们今天也来到了会议现场,Gary和MaryWest。让我们将掌声送给台下这两位。他们的慈善投资让这个项目成为可能,这个研究所完全是非盈利性教育中心,而这个研究院也即将开放。它看起来是这个样子的。整栋的建筑都是经过专门设计的。我们努力要做的就是推动这个时代向前发展,以满足现在的医疗需求,进行不断创新。我们不久前刚刚任命了首席工程师,他就是Mehran Mehregany,在本周一我们已经宣布了这些,我们需要不断与时俱进,发展临床试验,改善医疗实践。当然这也是最具挑战性的一件事情。这需要关注医疗赔偿费、医疗卫生政策以及医疗经济学。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除了有这个研究所作为推动发展做指导,我们还需要将一切都建立在药物数字化基础之上。如果我们通过生理表现型,从基金组学、生命组学以及无线来理解生物学,这将是很震撼的事情。因为我们要做的就是与先前我们没有过的、没做过的找到完美的契合点。80%的主要疾病在基因组层次上就被破解了,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在过去的两年半里,在疾病的理论基础方面人们的认识急剧增加,比人类历史中任何时候都多。当你把这些新旧见解、新知识放在一起,比如说,我们就可以用iPhone上的一个关于你基因类型的应用程序作为你的药物治疗指南。因此,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可以告诉人们谁有可能得Ⅱ型糖尿病,并排除其他常见的变种,而且将来我们还可以发现更多的低频率变种症状。我们可以通过多种遗传基因知道谁会患上乳腺癌,我们也能够知道谁会患心房纤维性颤动,此外,另一个实例就是心源性猝死。在这些的背后就是传感器。我们可以给每个人一个葡萄糖传感器来预防糖尿病,可以给患者一个超声设备从而我们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并预防乳腺癌,心房纤维性颤动则可以用iRhythm来监测,也可以通过监控生命体征来预防心脏性猝死,光美国每年都会有700000人丧命于心脏性猝死。

今天,我希望自己所说的内容,能让大家达成共识,因为这对医院临床资源有着深远意义,而且对各种疾病的诊断的影响也是极其深远的,我们将把个性化医疗推向一个新高度,这将是一项创新性极强的事情,我想这将成为医学界的一朵奇葩!

译者感言:

借助最新的无线网络技术,我们可以通过佩戴一些智能传感器,来实时监测我们的生命体征。这样我们就可以依据这些数据来做预防,保持自己身体的康健。我们的身边时时充斥着各色无线信号,里面包含了巨量的信息。未来科技的革新,就是在如何发掘这个宝藏,让我们的生活更简单、更高效、更健康!我相信,伴随着不停的努力、创新,这一切都即将成为现实!

相关TED演讲:

Robin Chase on Zipcar

Larry Brilliant on stopping pandemics

译者简介

王振宇
毕业于电子商务专业,喜欢接受新的理念,热衷于创新,往往在变化中寻求感悟、发掘价值、享受快乐。热爱网络技术,坚信网络的发展会给人们带来全新的生活模式。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凯瑟琳·摩尔:机器人技术如何带来外科手术的创新?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讲述凯瑟琳·摩尔在TED 2009年大会上的演讲,她谈到了自动化外科手术的最新突破,以及外科手术的意义。

十月是防治乳腺癌粉红丝带活动月,我们希望籍此机会,呼吁大家,关爱身体,珍惜健康,认真对待生命和生活。正如美国直觉外科公司(Intuitive Surgical, Inc.)医药研究总监凯瑟琳·摩尔女士(Catherine Mohr)今年2月在TED大会上所说的,人们往往在生死关头才会重新评估重要的事情,重新排列自己的人生目标。医疗的目的是让你获得健康,从而可以走出病房拯救世界,做你决定要做的事情。那么,何不在健康的时候,就和自己的心灵来一次真诚的对话,抛开外界的干扰,将每一天当作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尽力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呢?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凯瑟琳·摩尔女士早先是一名工程师。2001年至2006年就读于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期间,她发明了一种叫做LapCap的仪器,使腹腔镜微创手术更为安全,这也成为她事业上的一大突破。目前,她在美国直觉外科公司领导下一代外科手术机器人和自动化外科手术流程的研发工作。这间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医疗设备公司,成立于1995年,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摩尔女士同时还在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授课,并在GlobalSolver基金会担任高级科学顾问。

摩尔女士首先带领观众们回顾了外科手术近一万年的发展历史。一万多年前,医生们并不知道疾病的成因,但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在颅骨上钻孔,这大概也是介入式手术的鼻祖。但由于当时并没有麻醉剂,治疗往往令病人非常痛苦。一直到文艺复兴时期,医生们都普遍面临声誉问题。1847年美国波士顿麻省总医院的威廉·莫顿医生(William Morton),首次将乙醚成功用于临床麻醉,引发了外科手术的一次革命。麻醉术使外科医生得以减轻病人的痛苦,可以自由操作和实验手术。然而,很多人却从此死于手术感染。手术让人不再感到疼痛,却更轻易地导致死亡。在无菌手术问世前,手术感染一直是外科手术病人的一大死因。

演讲视频:

Catherine Mohr: Surgery’s past, present and robotic future

无菌手术使医生们几乎可以在人体体内进行任何操作了,但人类同时也进入了一个“大手术,大切口”的时代。人们不禁自问:是否有办法减少切口?尽管类似腹腔镜的长型手术工具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问世,但直到上世纪80年代的摄影技术革命,这样的工具才被用于真实手术之中。然而,学习腹腔镜的难度远远超过人们的预期。医生们没有3D立体手术实景感知,无法在手术中使用灵活的手腕完成某些部位的操作,还要放弃使用手术工具时的直觉。摩尔女士向观众们展示了一段视频,一位已有3000小时腹腔镜手术经验的外科医师在做远距手术时,依然显得颇为为难。

而在1999年问世的达芬奇机器人(da Vinci robot)已经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了。机器人由控制台和操作手臂两部分组成。主刀医师只需坐在控制台前,即可透过机器人方便地控制监视器,设定器械动作的幅度、张开角度的大小、器械闭合后锁定与否等等,再通过操作手臂进行手术操作。和腹腔镜不同的是,体内的管状工具可以灵活转动,在比人类手腕更大角度地移动。而在视觉上,3D影像显示则可以扩增医生手术时的视野。

那么为何如此眩目的技术还没有被运用到所有手术中呢?摩尔女士表示高昂的成本是一大问题。此外,如果医生要在一个以上的部位进行切口,就需要重新设置机器人,并需要安装其他零件。整个过程变得很耗时。


凯瑟琳·莫尔在2009TED大会上演讲照片由Suzie Katz拍摄

摩尔女士没有令大家失望而归,她为大家展示了一种兼具成像和操作功能的管状工具,工具有多个触头,可以一次性完成牵引、反牵引、解剖、缝针等所有任务。而病人也可以看到发生的一切。除了使用新的方式替代了医生的双手,这种机器人还能通过放射,让医生用新的方式观察体内情况。摩尔女士向观众展示了一位肿瘤病人的体内。机器人可以照亮病人肾脏上的肿瘤部分,让医生得以清晰辨别肿瘤和可以保留的肾脏部分。

无疑,有了以上这些技术的结合后,手术可以到达任何部位,医生们可以看到任何变化。人类可以治愈疾病,并让病人的身体机能正常工作。“在座许多人也许以后将会,或已经患过癌症、心脏病或其它器官失灵的疾病,”摩尔女士在结束演讲前语重心长地说,“这些疾病毫不在意你写过多少本书,你开过多少间公司,也不在乎你是否想要获得诺贝尔奖,打算花多少时间陪伴你的孩子。疾病只是向我们汹涌扑来。今天,我向大家展示了一种更为简单的手术方式,但这能让诊断本身变得令人好过一些吗?何况,我并不确信我甚至想要达到那样的目的。因为,只有在生死关头,人们才会重新考量生命中重要的事情,重新排列自己的人生目标,而我不想剥夺人们顿悟的机会。我希望可以让病人重获健康,机能正常,从而可以走出病房拯救世界,做他们决定要做的事情。”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