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历史

80+1(八十一天环游地球)活动专题系列报道(一)

关于什么是80+1(八十一天环游地球, 80plus1.org),大家可以看看我们之前发布的一篇背景介绍性质的文章。我们将从本周起,每周发布一篇关于80+1活动的专题报道,以主题报道的方式,为大家呈现出全球各地对于不同的时代议题的态度与应对的措施。我们也会结合TED演讲的相关情况进行介绍,希望您能喜欢。

80+1活动主要探讨20个主题,它们分别是:

老龄化
生物多样性
公民社会
气候变化
共存与发展
文化多样性
教育
能源
探索
粮食
增长
幸福
遗产
认同
市场
移民
进步
循环利用
交通

活动期间的每一天,主办方会选择一个城市,去关注那个城市的某个侧面,并且将其置于国际的视野之下,重新发现和衡量其价值。对此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订阅主办方的邮件列表,及时获取最新的活动信息。

来自厦大的热心粉丝小饭同学给我们来稿,贡献了几篇质量颇高的80+1活动介绍,我们在此按时间顺序贴出来,希望能藉此为大家打开一扇认识不同社会不同文化的窗户:

7.8

在电子商务发展得如火如荼的今天,关注实体交易市场的现状也成为必需。80+1这个活动专门设立了一个主题“Market”,来探索全球化经济环境下,欠发达地区的实体市场的发展状况,并且看看它们在全球经济危机下遭遇了什么样的冲击。在这些市场上所进行的交易都是小数目的,作为最早出现的商品交换平台经历了千百年的演变,不少还有着自己独特的历史。

组委会将研究的地点选择在了孟加拉的首都达卡。达卡有各种各样的市场,黄金市场、贫困区的批发市场等等。在这个“连贫穷都是鲜艳多彩的”国家里,人民有着共同的生存困境,却也有各异的求生之道。所有这些都在那些最古老的市场里得以体现,在达卡,市场不仅仅是物物交换的场所,它更是一幅多彩、富有蓬勃生机的人类生存图景的展示者。它那么,电子商务真的能完全取代实体市场吗?在我看来,这个命题似乎比“互联网能取代报纸吗?”简单许多。要金钱还是文化?生活小康的人们也许会倾向于保留文化,但选择的同时,他们是否已经在享受电子商务带来的便捷,从而少去市场了呢?对于生活刚到温饱水平甚至以下的人们,金钱绝对更吸引人。那么就更简单了:不同的生活条件下选择不同的交易方式,所以随着经济的发展,市场应该会慢慢被取代。就在几天前,支付宝刚成为全球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城市里的老市场也在城建的压力下一个个被拆除。我们现在能做的大概就是多记录下那些尚存老市场的美丽模样。

7.9

今天继续向大家介绍一个市场:Banga Bazaar,它于1976年建于被称作是达卡的“贸易中心”的富尔巴瑞路,在90年的时候被迁到了孟加拉国消防局的前面。市场的名字“Banga”来源于古孟加拉语。这座市场总共被四个组织(Somitee)联合控制:Bangabazaar Hawkers Somitee, Gulistan Hawkers Somitee, Mahanagoor Hawkers Somitee and Adarsha Hawkers Somitee.它们一起组成了经营该市场的股份有限公司。

如果你想有个很大的市场供你随心所欲地挑选,并且还不用担心荷包问题的话,去Banga Bazaar一定是个好选择。Banga Bazaar在孟加拉国(甚至其他国家),都因它提供了款式极多又便宜的衣服而美名远扬。那里共有2400家零售或批发的商店,旅行包、上衣、裤子、三件套等不一而足。但是前不久一家名为“Annexco Tower”的多仓储购物中心在Banga Bazaar旁边开张了,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Banga Bazaar还能继续保持它的辉煌吗?

除了外界的压力,Banga Bazaar自己的发展历程也多坎坷。早在1996的时候,它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一场大火将所有的商店毁于一旦。商人们损失惨重,总计大概有上百万塔卡(孟加拉国货币计量单位)。但是在一段时间的修整后,这群坚强的人们在政府的帮助下重建市场,直至让它达到如此辉煌的今天。

未来究竟还会发生什么呢?谁也不知道,包括那群商人。在全球金融危机和电子商务双重刺激下,这些传统的市场到底去向何方?

7.10

火箭专家沃纳·冯·布劳恩(Wernher von Braun)说过这样一句话: “只要人类能想到的,就一定能做到。” 这种论断对一位严谨的科学家来说似乎过于激进了些。但正是他,在担任NASA主任期间,将人类首次送上了月球,实现了凡尔纳在《从地球到月球》里描绘的美丽梦想。

梦想家们总是有这样“革命性”的梦想,不可能的梦想。但是如果这些是不可能的,什么样的梦才是可能的呢?是谁来决定这一切的?很多凡尔纳笔下的事物,在当时好像都是“不可能”的,但是在现在看来,它们都很早就成为了事实,无论是潜艇、传真或者登月火箭。

当你畅想未来的时候,是不是会感到心中有股冲动想要梦境马上实现呢?其实,只要人们每天都为此努力一点,再不可能的事也可能发生。(别忘了,我们有很多很多的同胞呢。)更何况,我们早已经习惯并享受了许多“不可能”带给生活的巨大便利。

当你终于下决心走上这条漫长的道路,日复一日按部就班地完成一部分的工作,你会发现追逐的过程其实是无聊又令人厌倦的。它消耗了你大量的精力,摔倒,爬起,一次又一次。它是那么的艰辛,当脚底疼痛一阵阵袭来,刺骨的风迎风刮来,你还得继续往前。不能停下来。不要停下来。

如果你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那就更好了。就像今年,梦想者和先行者们齐聚林兹,一起探索未来的多种可能性。不可能与可能的边界在他们的大本营、在林兹被一次次重新划定。

如果你也想加入到实现“不可能”的队伍中来,我的建议是:每天为那些不可能做到的事(至少不存在)做一点努力,“不积畦步,无以致千里。”这只是开始,当你准备好了之后,也许明天,你的梦想就会实现。

7.11

相信有很多朋友喜欢集邮,小小的邮票就是一扇窗口,纪念一段历史、记录一个传奇。但你是否想过,有一天邮票不仅可以用来欣赏,而且还有味道?

正如我们前几篇文章所说:一切都是可能的!就在上个月,法国邮政就推出了一款限量版“巧克力邮票”。邮票闻起来有巧克力的香味,上面的图案都是与巧克力有关的浮雕。价钱与普通邮票一样,每张0,56欧元,你也可以买一套共十张,5.60欧元。

让我们大胆地想象吧:要是有一天邮票有各种各样的香味,那就更好了!大家都不会反对的吧?

简单方法立马改变世界

也许改变世界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难,只有大家一起同心协力,每天完成一个部分的工作,活动就有可能成功,比如说”We are what we do“。这个活动接下来要在纽约成立分部,准备向全球发展。在网站上和书上,Pendo 出版社用简单的词语介绍了能让你有所作为的做法。比如,第一步是停止使用塑料袋;第七步是“种一棵树”;第八步,与你所爱一起沐浴;第九步,也就是最后一步,给一位激励过你的人写信。在这些很有创意的书籍里还很详尽地写了人们要这样做的原因。想要简单又迅速地改变世界吗?还等什么,马上行动吧!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多元的文化遗产:寻找隐匿的大多数

(演讲人:徐坚)
(文字提供:徐坚)

对于从大学开始就接受考古学和艺术史的科班训练的人来说,文化遗产不是个陌生的概念。我们常常面对历史上穷尽一国之力营造的巨大的城市和陵墓、知名 的,不知名的才情纵横的艺术家的作品,我们以为自己熟知什么是文化遗产。不错,这些都是文化遗产,但是它们不是全部,甚至只是极少数被选择放在聚光灯下的内容。这样展示出来的文化遗产背后的预置理论是我在很长时间之后才慢慢理清的。我的众多前辈也走了同样的道路,他们发现,北美土著人的艺术不应该陈列在自 然博物馆中,而应该在大都会美术馆和西方艺术平分空间;他们发现了殖民地时代,北美大陆的普通人的普通建筑也值得关注;他们发现,在颂扬推动了历史进步的 同时,也应该考虑一下作为历史进步的牺牲品的活生生的人。因此,我对文化遗产的兴趣,在于发现被隐匿的多元的文化遗产。我们不能仅仅沾沾自喜地满足于重新 定义自己所从事的学科,甚至创造新的学科或者研究取向,更重要的是,作为社会的一个成员,我们有责任揭示在这个词汇背后的沉默的大多数,表达对非我族类的 宽容,和对多元文化的尊重。

我们为什么关注文化遗产?如果需要简要的定义的话,文化遗产就是人类记忆的表现形式。首先,毫无疑问,文化遗产具有美学、科学和历史价值中之一,或 者兼有多项。其次,文化遗产常常是用来构建乡土、地域甚至国家认同的媒介。文化遗产的价值成为旅游市场的号召力,文化遗产要么成为炙手可热的大众旅游地 点,或者成为旅游中的卖点。最终,当我们考虑到为什么单单某些特定的东西成为遗产时,就明白文化遗产就是政治和经济角力的表现。在这么多需要文化遗产的原 因中,有些是不介意宣扬的,如宣扬其美学、科学或者历史价值,并暗示这些价值是客观而永恒的。或者借某些文化遗产,激发受众对乡土或者国家的感情,这也是 被认可,甚至被纵容的。但是,最关键的机制——作为政治和经济角力的工具——却是隐匿的。


如果说,文化遗产成为社会话题是在提醒我们那些因为现代化和全球化进程而面临灭绝之灾的制作传统、信仰和观念的存在的话,那么这个概念内涵就是对文化多元的 认同,对弱势文化的关怀。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单调的话语系统:一个自上而下,逐层分级,按照统一的格式和类别进行评估的文化遗产体系,这至少是和对 文化遗产的关怀背道而驰的。

在一个单调的文化遗产体系中,底层和域外的遗产是受害者。与被遗弃在外相比,被恣意修改是更大的危害。异质文 化或者通过和主流文化之间似是而非的关系纳入进来,一个原本在云南一带流行,作为道德维系力量的洞经会需要被阐释成为中原宫廷音乐的孑遗,甚至在丽江号称 纳西古乐,而真正的纳西古乐(白沙细乐,或者称为别石析理)却无人提及。或者采用“异域风情化”处理方式, “异域化”处理手法常常成为促进当地旅游业的噱头,我们突然发现,中国出现了多少个东方情人节、风情节。或者可能出于种种考虑被肢解。这常常发生在少数族 裔的宗教信仰上,出自意识形态的顾虑,用民间音乐、民间舞蹈等名义肢解了原本是统一的土著宗教形式。

这些不是我们追求的文化遗产。我们需要发现一个多元的文化遗产,每个遗产都应该在其自身传统中得以认识,而不是通过一元观念的透镜。自2004年起,在温纳格兰基金会、兰欣基金会、大英图书 馆和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支持下,我们开始了以多元观念对中国华南和西南地区,以及东南亚大陆地区的文化遗产调查和保护。我们在已有的知识基础之上,设计了 对当地的调查。这个过程改变了我们的预设,甚至让我们重新思考定义和分类的合理性。出于考察西南中国的信仰底层的目的,我们最先注意到当地的文献。根据 Michael Krauss的估算,现在全世界大约有不到7000种语言,其中的60%的语言已经不再列入到儿童学习的语言之中。全世界的语言以大约每年30种变成死语 言。到2100年,人类所持有的语言将只有现在的一半。而在濒危的语言中,有文字的语言又很少。我们先后调查、征集和复制了包括汉文、各种方言的彝文、水 书、汉字白读、汉字仲(布依)读、傣文等多种文字的文本。在某些文字类别上,我们不仅征集到国内见到的,也征集到流落在海外的,但是,随着若干个世界上现 存最大的土著文献库的建立,我们意识到,这个文献库也预置性地存在不足。现代分类的“档案”这个词汇也许都无法准确描述,因为,这些“典籍”既不应该按照 自丁文江先生和罗文笔先生以来诸家定义的包含天文、历法、地理、历史、文学、医药等“科学分类”予以理解,也不能按照完整的“经”来表述:其中很多段落的 终止处实际上预留了毕摩自由发挥的空间。尤其是考虑到在西南土著民族中,识字率是非常低的。即使在作为“民间知识分子”的土著祭司毕摩中,识字也仍然是个 问题。于是,我们需要到一些毕摩,希望他们能够诵读经书,通过录音补充文本的不足。然而问题接踵而至,因为这是西南地区的原始宗教,毕摩常常在法事上诵读 经书,缺失了法事环境,毕摩的诵读也无法进行。由此可见,文本仅仅在土主信仰活动中占据一个极其微弱的位置。他们的原始信仰活动需要通过文本、声音和图像 综合表达的;其中的任何一项独立出来之后,其价值都将大打折扣。而我们旧有的,对西南文化遗产的分类体系,可能是一个武断的强加的系统。


2008 年的初秋,我们访问了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内溪乡的一位梯玛,全程拍摄了他的一场长达50多个小时的玩菩萨活动。这是至今仍然见于湘西龙山和永 靖一带的土家族的民间信仰活动,由被认为具有人神沟通法力的土著祭司梯玛主持。历史上,梯玛是每个村寨必有的,或者相邻的几个村寨共有的,但是现在却只剩 下大约二十余人。主持梯玛活动的法师,彭继龙,被确认为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但是他的传承项目是梯玛神歌,他之所以成为当地的文化遗产传承人是因 为他是为数不多的梯玛中容貌端庄,舞步最优美,汉语最流畅的。彭继龙现在的法事活动已经基本以汉语表达,他的大部分法器都是从附近的镇上乃至州府购买的。 他是个剪纸高手——因为梯玛需要制作玩菩萨活动中的“神图”。我们曾经在开玩笑,也许彭继龙在某一天也会成为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剪纸的传承人!这也许会真的发生。


我 们认可众多文化遗产的独特价值,但这不代表我们放弃对附着在文化遗产上的众多夸大之辞的审视。轰动一时的明代军屯遗迹分布在今天的贵州中部。在大众媒体 上,屯堡按照孤军东向的罗马军队的方式予以描述。二十世纪初期即已经抵达这里的鸟居龙藏和伊东忠太已经注意到天龙屯堡的特别的建筑——以石板为建筑材料, 和当地人的特殊装束——被人称为“凤头鸡”。不过,他们不是深入不毛之地,倔强地保留了自身文化传统的军屯遗民,明代军屯居民在明末孙可望入黔时就已经“ 百不余一”了。现在的屯堡居民可以上溯到清代中期的移民活动。屯堡人确实不与外界通婚,但不是因为他们固守传统,而是因为他们的地位尴尬:既被周围的汉民 歧视,又和汉民一起歧视苗民。我丝毫不认为撇清了“六百年军屯”的浮华泡沫后,屯堡就不值得关注和尊重了。


我对文化遗产的兴趣并不仅仅集中在被歪曲,被肢解的异质文化上,因为,我注意到,即使在我们自身的文化传统中,这个社会中的弱势文化,升斗小民的遗产也没有 得到恰当地表达。这也是我为什么认为今天珠江三角洲一带的城中村在未来值得有选择地作为文化遗产保护下来。我同时也在反思,曾经生活在珠江水面上的疍家, 对他们的上岸的社会改造曾经是五十年代的社会改造运动的亮点,但是现在大部分的疍民家庭成为居住在沿江地带的低收入群体,疍民文化已经当然无存,与城市贫 民无异。这为我们思考住民生计和文化保护之间的平衡关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文化遗产的保护的最好的方式是生态博物馆观念的推广。正如在加拿大所发生的,将广袤的土地重新赋予在那里生活了数十代人的土著居民,让其在自由地在当地表现 他们的生存和发展的智慧一样。设立生态博物馆所倡导的生态观念,不仅适用于人与自然,更适用于人与社会。所有的生态都是以住民自决为最高原则。我们曾经观 察过越南北部迈州的般乐村。这里是众多越南北部旅游手册上介绍的一条最好的徒步或者自行车线路上的一个地点。在我们到达之前,这里有传统的管理者——村委 会,有被国际组织确认为代表的土著居民,还有来自河内的开发商。我相信,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不足以代表“全体住民”。

我所介绍的只是一个还 在进行和完善的过程中的调查和研究。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个提出来,是因为,文化遗产与其说是追述思古之幽情的客观存在的话,不如说是寻找我们自身在历史上的 投影。这也正是文化遗产中的角力所在。我想,一个生长在唯物史观和大众史观的历史学家,有义务表达对默默无闻地生活在历史上的普罗大众的关怀。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xSYSU演讲人介绍:徐坚/新文化观:重新审视文化遗产

TEDxSYSU(TEDx中山大学论坛)将于2009年6月14日(星期日)下午在广州市中山大学南校区小礼堂举行。活动主题为“新创想生涯”。本次活动将介绍TED的精彩演讲,并将邀请来自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六位杰出嘉宾分享他们的思考和见解,与大家共同讨论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议题。论坛主要形式为15分钟的嘉宾演讲,以及互动交流等内容。

活动网站:www.TEDxSYSU.com
活动豆瓣链接:http://www.douban.com/event/10707355

本周我们将发布一组专题报道,介绍TEDxSYSU的情况,这次介绍演讲嘉宾徐坚,他是中山大学历史系副教授。他的演讲主题是“重新审视文化遗产”。

徐坚是中山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历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华南和西南地区考古学、艺术史和物质文化。近五年来主持多项西南地区传统文化宝华和研究的国际合作项目。

徐坚今天的演讲将围绕保护文化遗产这一话题展开论述。

徐坚的博客:http://www.jianxu.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