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四川

看不见的力量–TEDx1KG乡村演讲会

{编者按:这是TEDx1KG活动参加者、主持人周菁在活动过后写的一篇回顾,希望大家喜欢。
Photo credit: 周菁}

有的人批判制度不好,但自己也无能为力。有的人感叹贪污腐败横行当下,垄断不公笼罩现在,身为小小公民的我们望尘莫及。但我只知道,即使周遭都是坏的,这个并不重要,总有一天,你终将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并且起而力行。

有这样的一组统计数据: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六个人死于艾滋病、四个人死于结核病、两个儿童死于疟疾,每一年有一千四百万人死于极易治疗的传染病。我们也知道只要每年一百三十亿美元,就能让全世界的孩子得到基本健康以及营养照顾,每年就能挽救近千万名因病死亡的儿童。联合国维和部队每花一美元,就有国家花二千美元来制造战争,而具有否决权的联合国常务理事国刚好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

我想,这些苦痛你我都是置身于其中的。很多朋友问我,我们能够做什么?其实我看到的,是许多平凡的人在一点一滴地与数不清的冲突、痛苦和灾难对抗。而恰好也正是这些看不见的力量,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别人,或多或少。

讲者斫子姐曾经穿梭于泰国、老挝、越南、柬埔寨各城市村镇,拍摄了大量东南亚民族生活照片,尤其是一些难民生活状态。回国至今,多次在北京举办摄影,旅行讲座,而今年十二月份也将在北京举办个人影展。

TED演讲过程中,她低下身子,问小朋友们有没有最想要做的事情。有的站起来说最想学跳印度舞,有的是最想学外语,有的是最想学计算机。接着,斫子姐便掏出自己在泰国留存的厚厚一叠火车票,分发给小朋友们,让他们猜一猜她每天都是几点出发的。

“五点四十!”“六点五十!”“四点半!”座下的小朋友惊奇地叫了起来。

“是的,为了拍到最美丽的风景,我每天都坚持大清早爬起来,搭上早班车去泰国的大城拍照。我一直都想通过旅行,去寻找最美丽的事情,这一路上地平线就会出现在前方。”斫子姐微笑地说着。

一场演讲后,一个小女孩努力地从围观的同学中挤到斫子姐面前,递上了心爱的胸针,夹着一张小纸片。然后便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斫子姐和我打开一看:这个胸针象征高兴,你喜欢旅游。祝每次旅游高兴开心,但也不要太劳累。

等我跟斫子姐回过神的时候,小女孩已经消失在了众多孩子中。我们知道,对于一个乡村小女孩,这样的一枚胸针无比的贵重,而她能够将自己心爱的东西转送他人,那必定是这人对她产生了影响。

这是看不见的力量,虽然不可预知,但是它的确在影响一个人。

讲者竹子哥大学时曾经休学两年,背上行囊自食其力走遍了中国,再接着念完了大学拿到了学位。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有时候书念多了未必是好事,需要换一个方式思考问题,只要你敢于放下。

“当你发现很多人,甚至很多伟大的人都在和你同时承受着苦难的时候,你就不会无动于衷了。”竹子哥挥着手说道。当他分享完羌秀义工项目后,一个孩子凑上前,悄悄塞给了他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一针一线,情意相连。

自由软件原教旨主义者周琦大哥致力于软件过程改进的工作以及中国自由软件社区发展,他捧着自己与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朋友合著的书来到乡村,与那帮孩子分享写书的快乐,我主持时也即兴地给他发明了一个快乐*分享=创造的公式。

他说:每天抽出十五分钟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琢磨写书,每星期感染一个周围的人支持使用自由软件,那么这笔账算起来,我仅仅只是用了非常闲暇的时间,就能够用我的信念去影响他人了。

来自南京的芳姐,尽管年过五十,但精力依旧充沛。当我主持时告诉台下的小朋友芳姐捐赠他们体育用具时,芳姐不好意思地在后面冲我直摇手,示意我不要叫她上台。后来晚上闲聊之际,了解到芳姐96年时,当大家的工资都还是每月800元时,她就拿出了一百元寄送给乡村的小孩,98年,当隔壁的奶奶病危时,她毫不犹豫地塞给了人家2000元,只因为那位小时候她经常去那位奶奶家里玩。

有的人会说,等我赚够了钱再来做慈善。我们还是大学生,无产阶级,慈善还轮不到我们。

其实不然,我们可以捐10元可以捐衣服捐图书可以支教可以探访孤儿院敬老院。只是这些看不见的力量背后所发挥的海星式的作用,是难以估计的。

每一次演讲后,都会有小朋友问我们要QQ联系方式。文静姐和我都认为可以给的就一定要给。因为2007 年,我在重庆的孤儿院结识了一个跟我同龄的朋友,我仅仅只是和她聊了3个小时,她问我要过QQ以后,每逢过节的时候都会向我问候,从告诉我她找到工作到嫁了人,再到前两个月她告诉我已经身怀六甲。

有一次,她说,你知道吗,那一次聊天改变了她很多,她很感激。

当然,我并不知道。

文静姐说,你还记得不,我们小时候也常常把自己日记本的第一页写点很重要的东西或者拿给敬佩的人写点留言什么。他们今天如此,我们更应该写点鼓舞他们的话。

来自成都多背一公斤的七月,和我一样也是在校大学生。她说,很多人都面临着如何帮和怎样帮的问题。有一次她旅游的时候遇到一所乡村学校,设备及其简陋,她就有心的将信息公布到了网络上。没想到当年的六一儿童节,就有一家公司将崭新的文具、体育用品等送到了学校。

这就是信息不对称,其实社会上很多的人有着富裕的资源,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帮助那些需要的人罢了。

这个中间,需要桥梁。而每一个人,就是这个连接的桥梁。

因为人性都是渴望去修补、矫正、改革、重建、帮助和恢复的,需要我们从思想上去重新想象和重新考虑。英文单词CONSIDER从字源上来看,是拉丁文的 “一起”(con)和“星星”(sidere),意为“和星星在一起”,也就是重新加入天时与生命的运作和循环。而“重新考虑”则要强调的是人思想的革新。用一种新的思维以及一双新的眼睛去关注社会,关注弱势群体,关注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社会的革新,也正是靠着这些看不见的力量去进行着,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四川省元峰小学的孩子自发地手挽着手,大声地唱着一首歌:《感恩的心》。

小姑娘的眼睛空灵澄澈,微笑清新甜美,歌声也拴住了现场所有志愿者的心。

我努力地用相机咔嚓咔嚓遮住眼睛,鼻子顿时一酸。回头望去,竹子哥已是热泪盈眶,眼睛红了一圈。

传媒里,如果看不到,就无法报道。但是看不见的力量,总有一天,会走上前台,发挥本该属于它的力量。

相关链接:
TEDx1KG讲者简介
TEDx1KG视频

本文作者是周菁
周菁
在校大四学生,南方周末实习生,爱阅读爱旅游,总之就是热爱一切美好的东西,讨厌自由受限的地方。人生苦短,走自己的路,做爱做的事,过想过的生活。小小心愿: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结识很多朋友,帮助更多的人。此时正在路上,来年初秋,东南亚各国义工间隔一年。
新浪博客,记录生活:http://blog.sina.com.cn/jing0429anita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