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图书馆

建筑大师雷默斯:重新认识图书馆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讲述的是建筑大师雷默斯2006年在TED大会上的演讲。现年40岁的美国建筑师约书亚·普林斯-雷默斯(Joshua Prince-Ramus)是业界公认的明星设计师。他最为知名的作品是在担任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纽约分部负责人期间参与设计的西雅图中央图书馆。

这座位于市区的著名结构主义建筑,于2004年正式对外开放。已故著名建筑评论家赫伯特·马斯卡姆(Herbert Muschamp)曾在《纽约时报》上写道,“西雅图最新的中央图书馆犹如一支眩目的水晶吊灯,让你的梦想在这里荡漾。在我从事建筑评论30余年间,这是我所评论的楼宇中最激动人心的一栋。”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2006年,雷默斯离开了荷兰建筑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创办的OMA,和同事埃雷兹·艾勒(Erez Ella)一起开创了自己的事务所Ramus Ella,即广为人知的REX。目前的作品包括即将于下月12日对外开放的迪和查尔斯·威利剧院(Dee and Charles Wyly Theatre,以下简称威利剧院),将于2012年竣工的路易斯维尔市展馆广场(Museum Plaza),以及挪威奥斯陆市威斯特巴嫩地区重建项目。此外,雷默斯也为土耳其奢侈品品牌Vakko设计伊斯坦布尔总部,并是纽约总督岛重建项目比稿中五位决赛者之一。

尽管头顶着不少光环,年轻能干的雷默斯却在多个场合拒绝被认为是“明星”,表现出难得的谦逊和低调。2006年雷默斯为TED观众带去了一场精彩的演讲,介绍了他的三个项目,贯穿其中的是他的一直坚持的建筑理念,以及对社会的思考。这不仅可以让我们领略建筑大师的风采,也对自我身心修炼大有裨益。


TED.com: Joshua Prince-Ramus on Seattle’s library

雷默斯首先也是重点介绍的,是他最负盛名的作品——西雅图中央图书馆(这里浏览REX网站对该项目的图文介绍)。在设计开始前,团队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重新认识图书馆。他们考察了全美各地图书馆,并和学者专家进行研讨,此后设计师团队和图书馆方面一起确立了两点设计立场。

设计师用图表向图书馆展现了过去900年来书籍和其他技术的进化。设计师的立场是,书籍即技术,他们和其他技术或媒体形式一样平等。言外之意即图书馆不仅藏书,也应当传播其他技术。

设计团队的另一个立场则是,美国的图书馆从成立之初,就兼具社会职责。这一观点起先令图书馆方面很难接受,图书馆认为自己“只是充当一种媒体,尤其是图书的媒体。”然而,通过调查研究,设计师统计出了图书馆各种功能的利用率:1/3用于媒体和书籍,2/3则是社会方面的功能,也就是那些图书馆认为并不重要的功能。


西雅图中央图书馆外景

通过让图书馆接受这两点设计立场后,设计师绘出了空间分析图,写下了图书馆所需要的功能空间,然后通过排列组合、缩放挪移、画线连接等方法确立设计方案,最后是将建筑本身按照空间分析图,成比例完全设计出来。将一纸空间分析图几乎原封不动地变成现实存在的建筑,这正是西雅图中央图书馆设计上令人惊叹的地方。

简单来说,设计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的成功之处,是以安排不同功能的空间区块为出发点,并利用区块与区块之间的空间来创造建筑效果。各个区块都能够将自己的应用目的最大化,而不影响其他区块,区块内部的设计也有很高的灵活性,以供为未来科技发展出的新媒体提供可能的空间。

图书馆很注重友好利用空间。就拿图书馆如何进行藏书为例吧,传统的图书馆往往将书籍分散在不同楼层或空间,造成藏书的连续性被迫切断,也没有考虑到书籍成长后的空间调配。而缺乏弹性的藏书空间,使馆员往往不得不大量挪动书籍,重新调整位置。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的设计团队借鉴了立体停车场的设计,用旋绕的空间来藏书。他们设计出一个相当于四层楼高的“螺旋书库”,书柜全部排成直线,沿着矩形螺旋状的空间连续陈列,仿佛螺旋一般被卷了起来。藏书再也不用被楼层的转换硬生生切断,方便了图书馆员对书籍的管理,读者也可以随着递升或递降的缓坡来找书,省去进出电梯或楼梯间上下楼的麻烦,着实是对传统藏书空间的一大革命。


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的藏书架

此外,我想承认图书馆的社会职能,也是具有非常重大意义的。设计师在馆内设计了礼堂、阅读室、混合室、起居室、工作人员办公室、儿童游戏区及聚会场所等,分别由自动扶梯和电梯平台相连,使图书馆脱离了借阅图书的单一性,满足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人的需求。城市图书馆作为公共场所,对于处于任何社会阶层的人都平等开放,使任何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机会,这和美国社会长期倡导的平等精神是一致的。

雷默斯在此次TED演讲中还介绍了他和老搭档雷姆·库哈斯一起设计的威利剧院(Charles Wyly Theater),以及路易斯维尔市展馆广场(Museum Plaza)的设计。虽然是三个不同的建筑项目,但它们背后都蕴含了雷默斯非比寻常的设计理念。

首先,雷默斯的设计都是一个超理性(Hyper Rational)的过程,即超越平时设计时对于理性的要求,将实际上的理性提高到一个新层面,形成一种出人意外的理性方案。这一点从他对图书馆的规划中即可见一斑。

其次,雷默斯力求降低作品中建筑师个人主义。“建筑师往往都沉迷于个人创作这一想法中。然而,建筑是需要其他人进行改进,并且需要团队的。我们早已不再处于那种传统建筑大师画出草图,交由其他人执行即可的时代了。”我想这正是雷默斯拒绝被称作“明星建筑师”的原因吧。

最后,雷默斯认为自己应当挑战高度现代派关于建筑灵活性的观点。“高度现代派认为,我们应当创建通用的单独空间。它们可能被用于各种功能。我认为这是勉为其难的灵活性,就像鸟枪一样。把你的头转向一侧,开枪,你势必会射死什么东西。而这正是高度现代派的承诺:用一个单独空间就可以让任何行为产生。而我们看到的是,设计上的营运成本使投资成本相形见拙。到后来就变成,建筑揭幕那天的功用,或者摆在眼前的功能远比其他可能的功能来得重要。”基于此,雷默斯提出了“区分性灵活”的概念,即在连续的系统里,识别出一系列的点,并针对这些点进行设计。它们可以略偏离中心,但最终你会获得和你预期一样的功能范围。

相关链接

REX事务所网站:http://www.rex-ny.com

REX事务所网站上的雷默斯设计作品档案:西雅图中央图书馆(Seattle Central Library),威利剧院(Charles Wyly Theater),以及路易斯维尔市展馆广场(Museum Plaza

Flickr.com上的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相片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布鲁斯特·卡尔: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打造人类数字图书馆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讲述的是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尔(Brewster Kahle)的2007年EG Conference上的演讲。TED.com通过“TED伙伴系列”发布一些TED伙伴所组织的会议和活动的精彩演讲视频。

我们常说知识改变命运,而阅读是获取知识的一个重要途径。活到老、学到老,很大程度上都是依靠自己通过书本学习。除了一些硬知识,图书中还有不少前人修身养性的经验之谈,引人思考、促人进步。为了普及知识,从小培养阅读习惯,提高全民素养,人们积极建设乡村图书馆,将图书千里迢迢运送到贫困地区。而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的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尔(Brewster Kahle)则另辟蹊径。他在2007年的EG Conference上演讲中讲述了他的数字图书馆理想。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对网络有一些了解的人应该都听说过或使用过网站流量分析公司Alexa的产品,这间于1999年被亚马逊公司(Amazon)收购的其创始人正是布鲁斯特·卡尔(Brewster Kahle)。除了广为人知的Alexa外,卡尔于1996年创办了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公司,致力于建造一座基于互联网的数字图书馆。他尝试像亚马逊一样,按照文字、音频、视频等分类,将人类有史以来的知识全部有条理地进行归档。在他看来,我们再也无需运输图书到偏远地区,通过一辆带有打印机、装裱机、并可联网的小面包车,即可无国界传播知识。人们仅需花费1美元便能获得一本新鲜出炉的图书,并且不用将这本书归还给图书馆。

这一工程更为重大的意义在于,知识从此变得真正唾手可得,自古至今全人类的智慧将在我们面前全然展现。经过成本核算和方法考证后,卡尔得出结论,我们完全有能力将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归档存储。

卡尔建造数字图书馆的方法并不复杂。他采取扫描的方法来收集图书,采用录制来的方法收集音像,通过截屏来记录互联网发展进程。卡尔想过用100美元笔记本儿童笔记本电脑(OLPC)或亚马逊公司的Kindle作为阅读工具,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用数字的方式存储知识,用纸张的方式学习知识。这种传统的终端虽然不怎么酷,但可以更有效地传播知识。

获得世界银行资助后,卡尔在硅谷招兵买马前往乌干达开始他们的第一次尝试。他们在乌干达国家图书馆建立了第一个互联网连接点,努力了解当地人民的需求,并在乌干达郊区开设制作图书的项目。卡尔向我们介绍了一种使用传送带运作的图书制作工具“浓缩图书机器”,就好象用浓缩咖啡机制作咖啡一样,只需按下按钮,10分钟即可制作出一本图书。

当然,扫描并储存图书的过程是有些枯燥的。经过一番实践后,卡尔发现应当让大家扫描自己的图书,而不是请专人进行全盘扫描,因为只有非常在意自己手中的图书,才会认真扫描,并乐在其中。而如果是新书的话,人们宁可捐赠掉再去买一本。卡尔告诉我们,迄今为止,印度人已经扫描了大约30万册图书,中国人扫描了超过100万册,而埃及人大约扫描了3万册。

一旦形成规模,卡尔的互联网档案公司即可以10美分/页的成本建立数字图书馆。一般的图书平均300页,也就是说,制作一册数字图书的成本是30美元。如果要将美国国会图书馆的2600万本藏书全部归档,需要耗资7.5亿美元。卡尔认为可以先从100万册图书开始做,那就只需3000万美元了。互联网档案公司已经扫描了20万册图书,他们目前每月扫描1.5万册,并在互联网上公开了25万册图书。卡尔建议将稀有或已经过了版权保护期的图书的数字资料,放到网上让大家免费阅读。

音频记录方面,互联网档案公司只需10美金即可归档一张唱片,并将其放到互联网上。在这里,版权自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卡尔开玩笑说,如果向慈善机构或者公众捐赠,可以免税,然而在互联网上,却可能因为提供免费产品而破产。但是知识的传播不应该受到金钱的限制。卡尔表示,互联网档案公司将向任何想要和数字图书馆分享知识的人,永远提供无限量存储和无限量带宽。目前,每天大约有2-3支乐队同互联网档案公司签约,同意他们录制乐队的演唱会。互联网档案公司每天需要录制40-50场演唱会。光是Grateful Dead乐队,互联网档案公司已经录制了四万场演唱会,人们可以自行在网上收看或收听。

视频方面,卡尔还带领他的团队存储了一些政治题材和非专业类电影。他并不是要将自己变为YouTube,而是旨在让人们以后可以重新使用这些影片中的素材制作新的电影。而电视方面,他们则全天录制20个电视频道的节目,包括俄罗斯、中国、日本、伊拉克、半岛电视台、BBC、CNN、ABC、CBS和NBC电视台,目前存储规模已达到千兆兆字节。不过出于成本因素,他们目前只在网上放了911事件发生那一周的电视节目。人们可以看到不同国家对于这次事件的不同观点。归档这些电视视频的成本是每小时15美金,电影存储的成本则为每小时100-150美金。目前,互联网文档公司仅在网上放了约万条视频,主要的障碍还是法律和版权的问题。

除了图书、音频和视频,卡尔最为著名的归档项目仍然是在他的老本家互联网行业。互联网档案公司从1996年开始每隔2个月抓取每一家网站的每一张页面,并发明了一种时光机,让人们可以看到这些网站从前的模样,比如Google的Alpha测试版本、尚在斯坦福大学运行的版本等。

通过存储在图书、音频、视频和互联网四大类别的信息,卡尔和他的团队可以将人类文明囊括其中。其实,这种收藏人类知识的想法,早在图书馆诞生之处便已经有了。著名的古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就是以收藏人类所有知识作为目标,皓首穷经,在2000多年之前就能集50万馆藏之巨。可惜的是,这座图书馆于公元五世纪毁于一场火灾,其珍藏的大量古代智慧也随之永远消逝。

为了防止类似的灾难,互联网档案公司将他们的存储制作了多份拷贝,并将其中一份放在了重建后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中。他们目前正在阿姆斯特丹的洪水区储存第二份拷贝,并计划在旧金山圣安德利亚断层和中东都放置一份拷贝。

卡尔的举措无疑令人感到振奋。借助高科技的手段,人们得以重现亚历山大图书馆昔时的辉煌,记录和传承悠久的人类文明。从这一角度来说,任何法律、版权都不应当是绊脚石。毕竟,法律和版权的限制正是为了鼓励知识创新,而建立公众图书馆的目的也是为了通过传授知识实现创新。剩下的问题恐怕是,如何在信息四通八达,所有知识都伸手可及的情况下,有效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在茫茫书海中寻到适合自己的图书?

相关链接

互联网档案网站:http://www.archive.org
Wikipedia上的布鲁斯特·卡尔词条: http://en.wikipedia.org/wiki/Brewster_Kahle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杰·沃克的私人图书馆

今天为大家介绍 Jay Walker(杰·沃克)发表于2008年的TED演讲。

沃克曾两次被《时代》杂志誉为是“数字时代最有影响力的50位商业领袖”之一,沃克本人还拥有200多项发明专利,此外,沃克还拥有一个面积达330平方米的私人图书馆,该图书馆的收藏真可谓包罗万象,从人造卫星、动物模型、天文望远镜,到最古老的纸本《圣经》以及各种珍奇的玩意。

在七分钟左右的演讲中,沃克在现场介绍了一些他的收藏品,展示了他的私人图书馆,也谈到了他对TED的看法。今天我们也做了一些截图,将演讲中的精彩画面献给大家。


沃克的私人图书馆


沃克的私人图书馆


沃克的私人图书馆

大家可能听说过古登堡发明印刷术的故事,但是,大家也许不知道,在印刷术发明的初期,人们大量刊印的不是别的什么书籍,而是一些叫赎罪祈祷文(forgiveness)的东西,那时,教会为了赚得金钱维持生存,就对信众说,只要你买了这些赎罪祈祷文,就能免于经历炼狱之苦。于是,这些文书行销于世,为基督教会带来了大笔的财富,也促进了印刷术的发展与传播。


沃克在介绍他收藏的圣经


沃克收藏的圣经

沃克2008TED演讲视频

沃克还讲述了他个人关于TED的看法,他说,TED关注的就是模式(patterns),用一个不一样的眼光和视角来看待和思考那些常见的东西,这也正是发现与想象的内涵。沃克举了两个例子,其一是DNA模型与纳粹政权使用的密码机器,这两样东西看上去没有什么联系。


纳粹政权使用的密码机器


沃克在介绍纳粹政权使用的密码机器(左)与DNA模型(右)

沃克说,它们一个是组成生命的元素,另一个则是毁灭生命的工具,但这两者是相关的,因为我们拥有一个大脑,而一旦我们在大脑里构建了新的模式,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也将发生改变。


沃克拎出一袋煤

比方说,我们每天上网,都在上传下载各种东西。但是,很少人会想到其背后的能源消耗。沃克拿出一小块煤,告诉观众说,这就是我们传输一兆(1MB)文件所需的能量。而假如要传输200MB的文件,就需要一大袋的煤了——下载不是你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一件事!

相关阅读:

刊于《连线》杂志的介绍沃克私人图书馆的文章

题图照片:

今天的图片全部来自TED演讲视频截图。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传播TED资讯,实践TED精神,推动TED中文社区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