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太空探索

彼得·戴尔曼迪斯:X大奖之愿景

REVOLUTION THROUGH COMPETITION.

Peter Diamandis 是一位企业家,更是一位颇具先见能力的企业家。他创立了X大奖(X-Prize),通过巨额大奖作为激励手段,促成科技、医疗、脱贫、教育等方面的创新。


Creating radical breakthroughs for the benefit of humanity: Peter Diamandis on our next giant leap

Peter Diamandis 的个人格言是: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去创造未来。“他所做的一切,正是这句格言的现实印证。

小孩子的时候,彼得既已梦想能够把人带上太空,他说,这是他一生的使命。他把太空比作是一个超级市场,而地球则不过是其中的一块面包。太空带给人们的资源以及各种希望是无限的,因而我们有一种道德上的义务去探索太空——哪怕这仅仅是为了在地球之外找到另外一个适合生命的地方。

人类探索太空是出于三个方面的原因:其一、好奇心。美国太空署为何那么积极的要搞火星研究?彼得说,就是因为人们看到了1997年从火星表面发回来的几张照片,激起人们的好奇,所以才不断的有人去支持这样的项目,去发掘照片背后的秘密。

另外一个原因是恐惧。彼得说,美国之所以在上个世纪60年代搞登月计划,也是因为与苏联军备竞赛的时候有一种恐惧的心理。还有对陨石的探索,也是出于恐惧——毕竟与陨石撞地球而引致世界末日的悲剧相比,探索陨石的所花费的金钱还是非常值得的。

最后一个原因是对财富的追求。要知道,外太空所蕴藏的矿物财富实在是太丰富了,这也成为不少人投身太空探索的理由。

彼得追忆说,阿波罗登月计划是有史以来最为伟大的探险项目。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人懂得太空技术,但肯尼迪说,让我们把人送上月球吧!于是说干就干,参与阿波罗项目的很多是年轻人,他们的平均年龄仅仅是26岁。凭着一股大无畏的精神,他们用了八年的时间成功的把人送上了月球。

但是,依靠政府是不可能实现载人太空飞行的,因为每一次的发射所花费的金钱高达10亿美元。于是,私人太空探索就走进前台。

彼得经营的太空探险公司(Space Adventures)曾两次以高价(二千万美金)将旅客送上太空。这个时代,钱对于很多企业家而言已经不是大问题。另外,太空飞行的技术也成熟到了可以安全搭载个人太空旅行的地步。但是,有没有可能将太空旅行的机票再降低一点呢?经过简单的物理推算(详见下图),可以知道,在一个理想的状态之下,将人发射到太空所需的费用仅为100美元!

也就是说,从物理的角度来讲,实现低成本的太空飞行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必须得有一个市场去驱动这样的研究。依靠政府或传统的航空公司不行,因为他们搞研发的钱不会放在这一块。在这一背景之下,彼得创造了Ansari X PRIZE——通过竞赛来促成技术创新。

Ansari X PRIZE的要求是这样的:飞船需要能够把三位乘客带到100公里的太空,实现往返,回到地面两周后再次升天。来自七个国家的26支队伍参加了这次的比赛,最终的赢家是SpaceShipOne,他们成功的实现了两次来回飞行,赢得了Ansari X 大奖。该飞行器还被放到了航空与太空博物馆(Air and Space Museum),就放在圣路易斯号以及莱特兄弟的飞行器旁边。

彼得称,到了08年的时候,低轨道太空飞行的机票价格将可以降到两万五千美元。这必将燃起太空旅行以及太空探索的新热潮。

最后,彼得谈到了X Prize。他说,当你把一美元捐给NGO,其产出可能只有50美分,将这一美元捐给某个对口的项目,其产出可能是两到三美元,而假如将其用于某个比赛,其回报有可能是50美元。这绝对是相当有价值的投资。彼得创立的X Prize机构,就是希望通过竞赛,激发人们的创造热情,鼓励人们去探索新的技术、新的技能与方法,并解决一些紧要的社会问题。而赞助这一项目的企业,从长期来看,则可获得相应的公众认同,也间接创造了社会价值。

X Prize的意义在于,它给人们带来一个很明确的信号,即某个X Prize所奖励的项目必然是好项目——毕竟其奖金有一千万美元啊——于是那些锐于创新、敢于开拓的勇士就会冲着这个目标去努力,也不管前途多么艰难。

到现在为止,X Prize已经在多个领域全面开花结果,包括载人太空飞行、基因组研究、能源、教育以及全球发展等多个领域。而让X Prize取得成功的至关重要的元素,在彼得看来,还是人类在危机面前那样勇于探索的精神。

参考阅读:

Why X Prize Works: http://www.xprize.org/about/x-prizes

书写人类探险史的新篇章

演讲人英文简介
演讲视频链接
演讲汉译译言链接



首先,我将给大家展示一下你们心中认为的最深的海底的世界(我们的探索计划还在进行当中,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去到海底的更深处。)自儒尔·凡尔纳一百年前在科 幻小说里第一次描述海底世界以来,我们对于这一神秘的世界的认识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科技的进步使得我们如今可以抵达这些一直不为人知、或以往仅仅存在人们 头脑想象里的世界。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沉到海面几千米之下,探寻美丽的洞穴,那里有其大无比的岩洞,置身其间,你可以放眼探视,几百米以内皆无任何障碍物干 扰你的视线。我们的探险队通常会在这样的地方呆上两三个月,一个队伍人数最少是二三十,最多为一百五十。我们挑选探险队员的要求尽管不如NASA 那样严格,但我们同样需要自信、律己、耐力以及有力的队员。但是我们同样重视队员的人际交往能力,特别是在如此偏远的地方工作,这样的要求显得更为要紧。

我 们的探险队经历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最艰巨的考验,屏幕上看到的不是你平时去的那种旅游景区的洞穴,我们把它称作2号洞穴,不是J-2。那时我们刚好来到洞口 两天。那种感觉就跟攀珠峰一般,不过是倒过来攀而已。不过我们还是得准备一些娱乐的节目,不然的话,在那样又冷又湿又暗的环境里,你会感到绝望。我要说明 一点,屏幕上看到的所有照片都经过处理使之产生光亮,它们原本都是完全黑暗的。去到离海底越近的地方,你越是要应对更加湍急的水流。那里也更为危险,可是 照片还不能显示其危险的程度,我们不妨先看一个短片,这个片子拍摄于1990年代末期:

[video @03:05]

这 里要补充一点。片中的探险者所用的装备已经过时,现在人们不再那么干了,除非是在拍电影的时候。虽说去年好莱坞推出了讲述海底世界的大片,可是我们的探险 队至今还未曾在海底见到过什么水怪之类的动物——至少没见过吃人的水底怪物。但是,置身远离尘世的海底的那种寂寞感很快就会把你笼罩起来。明年我将带领一 支国际探险队去到深达2600米的海底,那里和我们的出发地之间相隔3万米。我们计划在那里呆30天——还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这么做过。

要是落到那样的海底,正常情况下你会看到这样的洞穴:

这样的洞穴通常被称作“Terminal Siphon”,我记得这名字一来是因为我最喜爱的摇滚乐队也是这个名字,同时也因为在遇到这等极端的地方,我们不得不迫使自己发明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我 于是发明了很多用于海底探索的工具,比如这套用来海底供养装置,用它可以去到海面以下200米、水平方圆几千米的范围内进行探险。


这样的探险有点像太空人进行太空行走,但是你离你的探险船离得更远,且风险更大。这就使得你想方设法设计出一种更有效的海底保护系统。

这是《国家地理杂志》1998年做的一个短片:

[video @05:05]

这里我要指出,片中看到的所有的器械在1998年之前是不存在的,它们都是我们的工程师用两年的时间研发出来的,马上就用于实际的探索当中。



现在你看到的是一台名为“数字制图机”的仪器(digital wall mapper),它当时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海底绘制出了第一张三维的海谷地图。并且正是那台机器帮助我们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先前闻所未闻的世界。


看,这是木卫二的照片,科学家认为在木卫二的海洋底下最有可能探测到地球以外的生命存在的迹象。前几年有一部叫《深海异形》(Aliens of the Sea)的电影:

[video @06:15]

制片人有所不知的是在该片推出前的5个月,我所带领的一支探险队已经获得NASA的资助,开始建造一台自主水下載具(AUV)。

我们开发出来的AUV具有96个传感器,36台电脑附着其上,由10万行控制该机器自动作业的代码构成,还有10千克的 TNT 炸药和其他电子元件。(其名字是Team DepthX)


这是我们的目的地(墨西哥北部的Cenote Zacaton),那里是全世界最深的热液温泉,前人曾下探到水面以下292米的地方,那就是前人最好的成绩了。比那更深的地方还没有人去过。

我 们使用机器人DepthX进行机器人作业要解决两个问题:如何在水下进行机器人自动化作业?一台机器能像一位微生物学家那样做调查吗?我们那时是沿着墙游 走,一路上布下一些硫化物、HALAI等用于检验环境特征的化学物质。然后驱动机器人使之靠近墙沿,(因为那里最有可能有生物存在)观察墙体上是否发生有 趣的变化,要是看到了,就将其带到显微镜底下观察,如果过了显微镜这一关,我们就收集样品,可以是液体样品,也可以直接直接从墙上摘下固态样品。所有这一 切均由机器人自动完成,不需人手参与。

Team DepthX上真正让我们感到自豪的是我们自己研发的三维的导航系统,名为3D SLAM (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有了这样的装置,我们的探险船就能真正实现眼观八方,在获取周边地理信息的同时也能进行科学实验。

接下来我要展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进行的水下机器人全自动化探险计划。

[video  09:56]

今年五月,Team DepthX将首度下潜到Zacaton水面1000米以下的深海,假如我们运气还不错的话,我们将有望第一次直接由机器人发现海底细菌。



下一步,我们计划到南极洲进行探测。在那之后,假如NASA有意于继续资助我们的项目的话,我们可以在2016年发射去往木卫二的飞船,到了2019年,人类就有望首次看到地球以外的生物。

那么人类登月计划又如何呢?最近美国政府宣布要在2024年重新登月。那个计划要是成功的话,未来我们将有机会不定期的派遣科学家到月球去进行科学实验。到那时,我们人类将有可能实现建立月球基地的梦想。

可是,假如我们想在有生之年能有更多机会探访外太空的话,一些传统的观念必须得加以修正。接下来我要说到的几点可能会冒犯诸位,但是我还是请大家原谅,因为它们并非无稽之谈。

要想实现私人性质的经常性外太空探索,要解决三大难题:

一、往返地球与太空的飞船。Richard Brandson已经开发出了这样的机器。我在此呼吁,让你们的机器飞起来吧!

二、太空轨道装置,如太空酒店、太空实验室等

三、太空加油站,这是最为至关重要的。要是我们能够建成这样的太空加油站,它将对未来的太空船设计及太空探索计划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为了使大家明白我刚才讲的那番话的意思,我要跟大家介绍一下一些最基础的太空知识。

第一,在外太空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要以千克为单位计算。比方说,一瓶普通的纯净水在外太空要花上你一万美金。

第二,90%以上的太空船能源消耗来自于动力消耗,所以说,在外太空,你每按下一次“加速”的按钮,你都将为此烧掉大笔大笔的银子。

那 假如我们可以以10%的成本获得太空船的能源呢?我们已经知道在月球上有这样的地方,从那里获取能源可以将成本降低到原来的十四分之一。13年前,美国五 角大楼进行了一次鲜为外界所知的月球探测行动,并且在月球南端发现了强烈的氢的信号,该信号来源于Shackleton环形山。那个信号强度之大无比惊 人,唯一的解释是在那里的地底之下蕴藏有超过10万亿吨的水,它们以沉积物的形式存在,是上百万年来无数彗星撞击的结果。

要是我们真的想获取这一丰富的能量宝藏,并以此建成太空燃料仓的话,按照我们现阶段的科技水平还需应用空气动力学,可是这在月球上是根本不可能的。我们得想办法超越这一局限,比如使用可充气装置。

还有,当你月球上返回的时候,你会受到轨道动力学的制约。此时你有两种选择,或者是乘坐燃料火箭;又或者,你可以直接潜入大气平流层,并且准确的计算好角度,使得你可以直接回到太空船。历史上还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它确实十分危险,却远比迪斯尼的游戏好玩多了。

传 统的探月理论是,出发前要携带充足的能源,以防不测。假如按照这样的逻辑的进行月球探索的话,单单是燃料的费用就将高达10亿美金。可是,假如你只携带单 程所需的燃料去月球的话……(有观众笑)这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不过,要是你真的有这个勇气,这样一支先遣部队完全有可能在月球上进行能源开采作 业,并建立月球能量基地。那时,你就可以自豪的向世人宣告“我们在外太空做了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人们错误的认为,没有20年的时间、没有一万亿的资金,在外太空不能有什么作为。这是错的。7年后,我们将可以在Shackleton建立太空探测基地进行能源开采,那时你会明白人们过去的理解是错误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十分令人振奋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人们有的是幻想,也有的是金钱。一旦我们在太空建立起燃料仓,我们人类的太空探索将为此而掀开新的一页。

这需要我们以一种与以往不同的心态来研究问题。我们要商界的参与,真正去实践一次太空“刘易斯&克拉克“探险计划,去到Shackleton进行勘探,并由此建立起月球经济。

每当人们讨论太空探索,都只会纠缠于模棱两可的措辞、目的、时间。今天,我想在TED大会上宣布:我希望能够领导这样一次探险。(鼓掌)

只要有适合的资金支持,这样的计划可以在7年内实现。有勇气与我一道的,将有可能青史留名,和历史上无数勇敢的探索者一道,为后人所铭记。

历史上,我们曾勇于探索,开创出人类美丽的新篇章。而我们现代人似乎久已忘记那样的历史。我们今天又到了一个历史的岔道上,唯有勇士才能继续书写人类新的诗篇。

100年前,Ernest Shackleton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寻人

旅途艰险
无金钱之鼓励
极度寒冷
长达数月的漆黑一片
危险无处不在
莫测归途
设若成功
花环和荣誉“


今日,我在此宣布,我决意去月球进行一次商业性的探险,到那里寻找到能源,建立太空燃料仓,完成前人未竟的使命,以此书写人类太空探险的新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