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奥地利电子艺术节

[TED大奖] 2010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混沌世界的那点事

1951年,MIT数学家John Nash首次提出了Hack这个词,代表第三方在未经系统拥有者,设计者或者管理者的允许下,对程序进行重新设计或修改。从此,这个备受争议的词走向了世界各个角落。
60年后,2010年的奥地利电子艺术大奖最佳数字社区的金奖也授予世界最著名的骇客社区之一–混沌计算机俱乐部(Chaos Computer Club)。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这个混沌世界的三两件事。

混世降生

1981年,32岁的程序员沃·荷兰(Wau Holland)在柏林成立了混沌计算机俱乐部(Chaos Computer Club),成为了年轻人朝圣的场所。纵横交错的电缆将一部部电脑、电话与调制解调器连接在一起,年轻人整夜在计算机上鼓捣,累了就倒地而睡。沃还在门口布置了警卫和金属探测器,以防当局的骚扰。很多人把俱乐部视作一个无害的持不同政见者团体。

在当时东德西德尚未合并,美国苏联对峙气氛下,骇客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许多略为年长的德国人认为,这是青年人利用新的技术反对社会的粗鄙行径,然而,当时备受尊敬的沃为CCC制定了组织宣言:“不计年龄,性别,种族或者社会价值取向差异,(CCC)成为所有渴望实现信息自由流通的人类的大家庭”。简而言之,CCC秉持的骇客准则便是让政府信息透明化,信息自由流动,实现人们沟通表达的基本权利。
时至今日,CCC已经在德语通用的多个国家拥有超过4000名的成员,成为世界性最大规模的骇客组织之一。

惊世于混乱

CCC渐渐为世人所熟知是在80~90年代多起惊动德国国内和世界的举动。
二战后的西德,政府机构邮政局,金融行业等都在推行各种新技术,这些强大的数据库包含了详细的个人信息,然而,信息管理者对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却缺乏足够的防范意识。于是,沃与其他的CCC成员便想要通过侵入汉堡银行系统打破这种狂妄自欺的态度。
他的招数很简单:俱乐部设法偷到了银行在该系统中的识别码和口令,然后使用一台自动拨号机不停地从银行往俱乐部中拨打电话请求信息服务,把费用记在银行账单上。一夜下来,CCC成功地将近10万美元从银行账户转到自己的名下。
第二天,沃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公布了他们的恶作剧,并将这笔钱完璧归赵。这使刚刚起步的俱乐部立刻声名大振。西德人开始相信,他们的银行账户并非所称的那样坚不可摧。

1989年,全世界第一起互联网间谍案又一次将CCC推上了聚光灯之下。
这次并非创办人沃的主意,而是一群和CCC有着较疏离关系的骇客们,梦想成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骇客,并将闯入美国军事机构的网络当作是项功成名就的绝佳机会。由于当时苏联的网络技术远没有美国或德国发达,这群骇客们于是想到了将美国军事系统的源代码卖给苏联人,达到强强制衡的效果。他们称之为“平衡计划”。
然而,苏联人对于普通的公共信息代码没有兴趣,他们希望骇客们侵入系统,取得重要的科研资料,例如外星人,火箭,导弹等等。当时美国的一位科学家发现了互联网的异常活动,并通知了警方,于是,在一场引蛇出洞的行动中,几位骇客们被捕了。

尽管沃对于这次涉及政治的侵入行动非常恼火,CCC这样一群天赋异禀的少年却无疑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在此后的多年里,CCC不断对公共信息的安全性提出一次又一次的公然挑战。1996年,CCC的成员破解微软的ActiveX技术,将个人信息存入另一数据库中。1998年4月,CCC的成员又成功地克隆了GSM芯片卡,破解了当时许多GSM芯片使用的加码编程。
这些行动不断提醒人们科技并非完美,人的创造力才是无穷无尽的,而如何善用这种力量却还像迷雾清晨,有点模糊,有点迷乱。

混沌中向前

2001年,为了庆祝CCC成立20周年,成员们成员们完成了一个代号为Blinkenlights的照明装置项目,将位于柏林的Haus des Lehrers改装成为一个巨大的显示屏。随后,另一个代号为Arcade的计划将巴黎的一栋建筑改装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显示屏。
明年,CCC又将迈入第30个年头,虽然已经是三十而立的年纪,CCC仍然不脱少年勇往直前的闯劲。
2008年3月,CCC买下并公开发布了德国内阁部长Wolfgang Schäuble的指纹,同时,他们还教导大众如何利用错误的指纹信息来误导指纹识别器,以此抗议在德国日渐普遍的电子生物识别设备,例如电子护照等。
同年8月,为了让在北京采访奥运的各国记者可以在网络世界畅行无阻,CCC设计出了软件,希望透过计算机间的连结,让GFW无从封锁。这种模糊策略并非首创,而是美国海军发展出来的一项技术。
CCC在接受英国卫报的访问中称,这项计划的主要目的在唤起民众认知,为每个人争取自由使用互联网信息的权利。

作为一个完全依靠民间力量而生存,壮大的组织,CCC不仅缔造了一个骇客欢乐盛会的乐土,更身先士卒在混沌中努力寻找秩序和准则。每年,CCC都会在欧洲大陆举办最大规模的骇客代表大会(Chaos Communication Congress),约有近4500人出席参加。每4年,CCC还会举办混沌信息沟通户外营(Chaos Communication Camp),让世界各地的骇客们能在自然怀抱中畅所欲言。
除此之外,CCC拥有自主的季度刊物“数据弹射”(Data catapult),以及一个月度的广播节目,名为“混沌电台”,该节目在2个小时内点评不同的科技和政治热点,在德国本地电台和其他部分国家,地区可以收听。
混沌并非总是无序,在混沌中也可以突破传统,开启新视野,祝愿CCC在未来许多个30年凝聚更多力量,开创崭新的混序。

另:在本次2010年奥地利电子艺术节大赛中,TEDtoChina也从332个项目中脱颖而出,和另外11个项目获得了数字社区单元的荣誉奖,在此向广大关心我们,支持我们的朋友表示再次感谢,愿在大家的爱护下,TEDtoChina也能成长为参天大树。

Ye Wang (王烨)
TED Prize (TED大奖) 专项事务组负责人

王烨(Yvette),大学里学的是商科,目前在一家创业成长期的市场研究类公司做研究和战略方面的工作。她在偶然间发现TED网站,此后在每天繁忙工作之余看一两个精彩的TED演讲,成为最快乐的事情。她发现身边有些在公益机构工作的朋友,于是开始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社会公益领域,一直到豆瓣上发现TEDtoChina,觉得这是最能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万年青项目。她目前居住于上海。

联络方式: Prize at TEDtoChina dot com

延伸阅读:

奥地利电子艺术大奖介绍
混沌沟通代表大会(Chaos Communication Congress)介绍
混沌沟通户外营(Chaos Communication Camp)过往活动介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尖峰盘点] Dorkbot:当用电做离奇事儿的人们聚集在一起

Tony发布在《奇客探险记——TEDtoChina周年记事》中谈到了Geek聚会的话题:

世界各地的geek都会自发的组织各种各样有趣的活动,比如FooCamp, BarCamp, Maker Faire, Dorkbot, Burning Man等,不一而足。很多非常棒的创意也就是在玩的过程中诞生出来的。著名的MIT媒体实验室就是让学生在玩的过程中学习的(也难怪MIT出身的Nicolas Negroponte会设计出一款专门供孩子玩的电脑)。不过,西方国家的人们懂得玩的“度”,并且善于挖掘“玩”字背后的意义,这一点咱们还有待认真学习哩。

今天我们在尖峰盘点栏目中,介绍一下Dorkbot,在周日13日的下午,第一次的上海Dorkbot活动将在新单位举行,请有兴趣的朋友参加。

Dorkbot是什么?

Dorkbot(http://dorkbot.org)是全球性非盈利性质的电子艺术相关人士的聚会活动。这个活动的口号“用电做离奇事儿的人”(people doing strange things with electricity)鲜明地揭示了这个活动的宗旨。

Dorkbot由哥伦比亚大学电脑音乐中心的Douglas Repetto于2000年在纽约发起,随后按照志愿者组织的模式推广到全球80个多个城市。参与各地Dorkbot的人群包括艺术家(声音、影像、电影、动画等等),设计师,工程师,学生,科学家以及其他用电创新的人们。根据当地社区成员的兴趣和需求,每个dorkbot活动展现不同的形态。全部的活动都由当地社区的志愿者组织,并由当地的相关机构提供赞助。请参考Wikipedia中的条目http://en.wikipedia.org/wiki/Dorkbot

Douglas Repetto在2008年接受Pixelache 2008活动组织者的访谈时谈到了Dorkbot的一些特色:

1.活动频率:某些城市每月都举行当地的Dorkbot,而有些城市则好几年则组织一次。每次组织活动都有大量的幕后工作要做,对于小型城市来说,要找到足够的演讲人也比较困难。

2.地点: 对于中小城镇的Dorkbot活动组织者来说,或许可以考虑和邻近城市的同好一起组织Dorkbot活动,而且Dorkbot活动可以在不同的城市旅行,由多个城市的志愿者组成一个团队,这个月在这个城市举办,下个月在另外一个城市举办。

3.场所:Dorkbot的目标是为当地社区带来一个轻松愉快的交流环境。大学,画廊,剧院,博物馆,联合办公空间等等都可以举办Dorkbot活动。当然,最理想的是每次都在一个固定地点举行Dorkbot活动。

4. 设备:为了更好的交流,当地场所的设备包括投影仪,麦克风,互联网接入。当然最好有笔记本电脑,以便于演示。

5. 费用:Dorkbot是非盈利导向的活动,它向参与者免费开放。有些Dorkbot活动在现场销售啤酒或其他食物,以此冲抵一些活动组织成本。dorkbot.org为各地的dorkbot组织者提供免费的网络空间,电子邮件列表等等,减少当地的dorkbot组织者管理活动的成本。

6. 活动形式:Dorkbot活动形式相当随意和轻松,通常每次活动包括2-3个时间长度为20-30分钟的演示或演讲,有时也包括参与者时间较短的即兴快速演讲。当地的组织者可以决定采取何种特别的形式,可以经过几次的尝试来发现什么样的形式比较有趣,又适合当地的受众。最重要的是,Dorkbot是非正式的活动,如果把它搞成太正式化了,可能就失去它的原意。

一般而言dorkbot的主要目的是营造一个轻松友好的环境,让参与者们能够介绍并讨论自 己的作品;将来自不同领域,但却有相同兴趣的人们聚到一起;给大家思想碰撞的机会,给每个人看到奇思妙想的机会,看看我们身边的人们又用电做了什么新鲜事 情。dorkbot绝不是正式的艺术家访谈或讲座,而是一场新鲜想法的轻松聚会。

Dorkbot在北京

DorkbotBJ(http://dorkbot.org/dorkbotbj)已经在北京举行了2次。第2次的DorkbotBJ于2009年8月7日在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路1号人济山庄C座1003室举行。

在第2次的北京Dorkbot活动中,来自四川音乐学院的白小墨和李琨将聊一下maxmsp和 vvvv 的应用,同时还有首都师范大学新媒体的老师 温京博谈他的创作。出生在中国沈阳,14岁移民美国洛杉矶的视觉艺术家James Cui(又名VJ飛德) 正在制作一种叫FaderTouch的可以在背投触摸屏上进行视觉艺术创作的 合成软件,在第2次Dorkbot 北京的活动中,James向大家演示他的声控视觉合成器以及他的AVdrum。

北京Dorkbot活动组织者联络方式如下:

活动网站:http://dorkbot.org/dorkbotbj/
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dorkbotbj/
Flickr相册:http://www.flickr.com/photos/41644289@N04/

Dorkbot在上海

上海首次dorkbot活动将于2009年12月13日举行。上海首次dorkbot活动将会有三位主讲人。

Isaac Leung是一个身在香港和美国的艺术家,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的博士生以及Videotage(一个香港媒体艺术团体)的董事会成员。Isaac将会谈论他硕士毕业论文的研究结果“酷异的性玩具:非标准化性征和无性别躯体的重新组合”

殷歌丽(奥地利)是一位翻译家和编辑。同时也是一个中国项目的管理人,她和很多人一起在维也纳为Ars Electronica电子艺术大奖工作。殷歌丽将会介绍有关电子艺术大奖(一个涉及艺术,科技和社会的年度重要奖项)。TEDtoChina以前也在《尖峰盘点》栏目里做过奥地利电子艺术节(ARS Electronica)和“八十一天环游地球” (80+1)。

Thomas Charvériat是巴塞罗那Montcada5和上海island6 Arts Center(两个致力于支持新锐艺术家的项目)的负责人和创始人。Thomas同时也管理island6Lab 六岛;它是包括青年的人才,工程师,志愿者在内,一个致力于发展艺术家群体未来福利的技术平台。

这次的活动免费向公众开放,请感兴趣的朋友关注如下信息。

你可以在以下网站获取相关机构的信息
http://www.cityu.edu.hk/scm/ ,
http://www.videotage.org.hk/ ,
http://www.aec.at/
http://www.island6.org/
关于全球Dorkbot: http://dorkbot.org/

时间:12月13号,星期天,下午2点
地址:“新单位”联合办公空间,中国上海市长宁区定西路727号映巷创意工场4号楼4楼C座(靠近延安西路)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