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妇女

伍洁芳(Sheryl WuDunn):我们当下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伍洁芳(Sheryl WuDunn)和Nicholas D. Kristof 是《半边天》一书的联合作者。她们在书中提到一个观点:在当下,21世纪的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道德问题便是性别歧视以及以此为基础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女性是解决问题的方案,而非问题本身。如果我们有效发挥女性的作用,让她们受教育,找工作,发展中国家的状况将会有不可思议的转变。

以下介绍的TED演讲是伍洁芳在2010年TEDGlobal的倡导,她从自身角色出发——新闻工作者、女性——带领我们检验这个世界上我们目力未及之处所面临的严重问题。

本文作者:唐菲(Phyllis Tang)

Phyllis现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专业三年级。今年年初接触 TED,深深被TED资源共享和鼓励创新的理念打动,并从许多TED演讲中受益良 多。在生活的闲暇里喜 欢读书、旅游和一切美的东西,对于新事物抱有永恒的好奇心,相信通过个人微小的力量也可以使我们生活的世界变得更好。


TED.com:Sheryl WuDunn: Our century’s greatest injustice

伍洁芳首先带我们来到现实中的中国,来到广大的中国郊区,用一个中国郊区女孩的故事引起对女性问题的关注。伍洁芳发现大多数中国贫困地区的女孩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回到美国通过《纽约时报》为中国农村筹款,解决了一部分女孩的教育问题。不可思议地是,接受教育后的女孩不仅改变了个人命运,她们通过自己的力量改变了家庭的经济状况,甚至对所在的整个社区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纵使女孩拥有此般惊人力量,世界各种仍然遍布着各式各样的性别歧视。伍洁芳说,正如19世纪的奴隶制和20世纪的极权主义一样,这个世纪我们面临的主要道德挑战是便是性别不平等。

夸张么?一点也不!伍洁芳说,不如我们现场进行一个调查,世界上是男人多还是女人多呢?——大多数人认为女人多——然而大多数人错了。事实上,在医疗条件比较好的发达地区,当女人和男人拥有几乎同等的资源获取能力时,女人在人数上往往超过男人。但根据人口统计学家的数据显示,世界上存在至少6亿到10亿的“消失了的女性”。这一情况的产生主要有两种原因。其一,在20世纪后期,由于性别歧视而死亡的女性人数超过了20世纪所有战死人数的总和。其二,有些女孩在未出生前便被堕胎,连生的机会都未获得。

伍洁芳与丈夫在《半边天》一书中说到,最有效抗击贫困和恐怖主义的方法便是给女孩提供良好的教育并保护他们正常就业的权利。世界上大多数地区的贫困主要源于人口膨胀和不合理消费,根据调查显示,教育女孩可以从减少生育和理性消费两方面产生比教育男孩更大的作用,毕竟,女孩是生育的主体。而现实却是,现代社会的女孩非法交易情况比历史上奴隶贩卖更为严重,在某些国家产妇死亡率也居高不下,这不仅仅是因为医疗技术不足,更因为她们是“女性”,生的权利便被社会轻视了。

在演讲中,伍洁芳用了无数的事例说明,发展中国家最高的投资回报便来源于女孩的教育。这样的改变需要我们大家的行动!伍洁芳说,我们其中大多数人就像中了生活的大奖,无衣食之忧,可自由行为,这样的幸运赋予我们更重大的责任,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TEDWomen 2010,点亮女性智慧光芒

曾经有位领袖说过,“女性能顶半边天”。今年的TEDGlobal就有一位讲者Sheryl WuDunn写了一本书,书名就是 Half the Sky(翻译成中文就是《半边天》)。她的TED演讲也是讲述了女性在社会建设中发挥的积极而且重要的角色

如今的女性,不再止步于家庭,厨房,市集,她们在医疗中心救死扶伤,在政治领域长袖善舞,在商业竞争中拔得头筹,在科技艺术中表达自我。她们的光芒,点亮了半边天,也将点亮又一场绚烂的TED大会。


(TEDtoChina曾介绍过多个在TED舞台上的女性讲者,感兴趣的朋友不妨看看这里这里这里这里。)

今年12月7-8日,在华盛顿DC将召开首届TEDWomen大会,不同领域,不同年纪的精英女性将和我们一起分享她们的思想,反思,以及如何凝聚他人力量,改变世界。其中不仅有人类学家,艺术家,科学家,军人,银行家,建筑师,农民,还有未来主义者。

部分演讲主题包括:
– 经济学家如何在金融危机中重塑国家的金融体系;
– 科技发明家如何“以人为本”地重建人与计算机的沟通模式;
– 政治领导者如何打破战乱,重建和平;年轻的导演通过电影改变人们看到社区的视角……

和往常不同的是,在本次的大会中,除了经典的18分钟演讲,还有各种开放的主题小组讨论(open source panels),各种艺术,科技的展示,以及和世界各地的TEDx活动的连线交流。

倘若你不能亲身前往本次大会,你还可以组织本地的TEDx活动,你可以召集一群TED粉丝们共同观看本次大会的直播,或者设计本地的女性智慧分享,和TEDWomen大会遥相呼应。你可以提前一天举办本地的分享会,在大会直播间隙举办本地的聚餐,讨论会,在晚上举办别开生面的各种活动……甚至你还可以推荐本地的演讲嘉宾,通过卫星连线,与全世界的女性对话交流。只要和TEDx负责人申请本次活动,你就可以得到免费的直播权利。

延伸阅读:
TEDWomen 2010主页

Ye Wang (王烨)
TED Prize (TED大奖) 专项事务组负责人

王烨(Yvette),大学里学的是商科,目前在一家创业成长期的市场研究类公司做研究和战略方面的工作。她在偶然间发现TED网站,此后在每天繁忙工作之余看一两个精彩的TED演讲,成为最快乐的事情。她发现身边有些在公益机构工作的朋友,于是开始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社会公益领域,一直到豆瓣上发现TEDtoChina,觉得这是最能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万年青项目。她目前居住于上海。

联络方式: Prize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苏妮塔·克瑞丝南:再就业,让性奴隶拾回自尊

今天介绍的是2009年TEDIndia大会上最为感动人的一个演讲。演讲人苏妮塔·克瑞丝南(Sunitha Krishnan)是印度一个叫Prajwala的专门帮助受迫害妇女及儿童的机构的创始人之一。在这个演讲里,克瑞丝南回顾了自身参与反性奴隶运动的经历,并且叙说了她们机构拯救性奴隶以及帮助这些人通过教育以及就业重新拾回自尊的故事。

以下是该演讲的全文翻译,译者是 Tony Yet.

我要跟大家讲述的是,最极端的侵犯人权的故事。 这是第三大有组织犯罪, 它也是一个产值达100亿的产业, 我说的就是现代社会里的性交易。


Sunitha Krishnan fights sex slavery

我先分享一下三个孩子的故事。 他们是Pranitha, Shaheen 和 Anjali. Pranitha的母亲是一位妓女, 她是被迫卖淫的, 并且还感染了HIV。到了她生命的晚期,也是艾滋病病毒感染的晚期,她甚至也无力做妓女了,于是她把四岁的 Pranitha 卖给了一个代理人. 当我们得知信息并且去到那里的时候, Pranitha 已经被三个男人侵犯了。

而Shaheen,我连她的背景也不清楚。我们是在铁路轨道上发现她的,她那时也被多个男人强奸了,具体数字也不甚清楚。但是所发生的一切,从她流出体外的肠子便可以推断出。我们把她带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需要给她连上32针,才能把肠子放回身体里。我们现在还不知她父母是谁,也不知她是谁。我们知道的就是有 数百个男人都参与了对她的强暴。

Anjali的父亲是一个酒鬼。他把孩子卖给了色情商人,你现在看到的是一些 仅仅是三岁、四岁、五岁的孩子。她们被拐卖,用于性服务 在印度、在全世界, 有数以千百计的孩子,有的只有三四岁,被拐卖作为性奴隶。但这还不是人口拐卖的全部。这些拐卖行为是在收养的名义之下进行的,或者是在器官买卖的名义下进行的,又或者是 在强制劳动的名义下进行的,还有是骆驼手以及各种各样的名义。

我的工作就是反对商业性剥削。我的故事就是这里来的。我的这一工作的起源是,在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我十五岁,那一年我被八个男人强奸了,我对于强奸记得不是很清晰,但对于那件事带给我的愤怒倒是记忆犹新 不错,八个男人强暴了我,但那不会进入我的意识里,我从没有一种受害者的感觉,那时候没有,现在也没有。但从那时一直到现在有一种情绪萦绕我的心头——我今年40岁——那就是一种强烈的愤怒。

有两年时间,我被周遭唾弃,我被诋毁名声,被隔离,就因为我曾被人强暴。这恰恰是我们对待所有的受害者的态度。我们这个社会甚至有加害受害者的“专家”,从15岁那一年开始,我环顾我的周围,我看到了千百位妇女和孩子,她们都成为了性奴隶。但她们没有走出来的空间,因为我们不容纳这些人。

她们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 她们的家庭背景很不一样,不单有来自穷人家庭的,甚至也有中产家庭的孩子被拐卖的。这是一位信息安全官的女儿,她14岁,正在读九年级,在跟别人聊天的时候被强暴了。她就离家出走,因为她希望成为一个女英雄——一个被拐卖的女英雄。还有许许多多富人家庭的孩子也被拐卖了,达官贵人家的子弟也不例外,都逃不出这个厄运。

这些孩子被诱骗,是被迫的 99.9%都是如此。她们都反抗过,有些还为此付出了较大的金钱代价。有些人因此而被杀头,我们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故事。她们是无声的,她们是无名的受害者。而那些屈于现实的孩子, 则每天都在经历苦难。因为跟她们“玩”的男人都不是要跟她们交朋友的,也不是希望跟她们组成家庭的。她们只是想租用你的一个小时或一天 是在使用你,而后就丢弃你。

我所拯救的每一个女孩——现在我已经救活了3200个——她们每一个都会给我讲述同样的故事:都起码讲到一个男人的故事,他们会把辣椒放到她们的阴道里,还有男人用烟头来烧她们。有人直接就打她们。我们就跟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他们也许就是我们的兄弟、父亲、舅舅,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但我们依然保持缄默。

我们认为那是很容易得来的钱,认为那是捷径,甚至认为那些女孩是乐意去做这些事情的。但是那些女孩得到的,则是各种各样的感染以及性病 包括HIV, AIDS, 梅毒, 淋病, 以及其他各种病。还有就是滥用毒品和药物,直到有一天她放弃了。因为我们没有给她任何的选择,慢慢的她也把这样的性剥削当成常态,她会想,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一天被100个男人强暴也是很普通的事情,而有固定的房间住则是不正常的,要恢复到原状也是不可能的。

我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工作的。我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去拯救那些孩子的,我拯救过小至三岁的孩子。我也拯救过40岁的妇女。当我去拯救她们的时候,我遇到的最大的困难之一,就是不知从哪里开始。因为这样的受害者太多了。很多都已经感染了HIV病毒。我救过的人当中有三分之一都是HIV病毒阳性,因此我最大的挑战,就是去理解我该如何帮助她们重新拾回信心。我知道我自身的经历就是最好的经验,去理解我自己,理解我自己的苦痛、我的被隔离感,这些就是我最好的老师。面对这些孩子,我们所做的, 就是去发现她们的潜质。

这个女孩就是接受了培训后成为了焊接师。她现在在一家大公司工作,那是在海得拉巴的一个工厂。她的工作是制作傢俬,每个月可以赚得12000印度卢布。她是不认字的,但经过培训之后成为了熟练的焊接师。为什么要成为焊接师而不是程序员? 我们感到,这些女孩都有相当强烈的勇气,她们没有过多的顾虑,或者是束缚。她们已经跨越了那道屏障。她们可以在一个男性占主导的社会里取得自己的位置,这对于她们非常容易,并且不会感到不自然。

我们还把一些孩子训练成为木匠师傅,成为建筑工人,成为保安或者是计程车司机。她们每一个人都在各自的位置、各自的领域上做得相当出色。她们获得了自信、重拾了自尊,也为自己的生活重建了希望。她们也在大型的建筑公司工作 比如在 Ram-ki 建筑公司当全职的建筑工人。

而我面临的挑战又有哪些呢? 不是那些性奴隶贩子。我一生有多于14次被别人打过,我的右耳都不能听了。我的同事在拯救孩子的时候被别人谋杀了。我最大的挑战,反而是社会本身。我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你和我。你们堵塞了接纳这些受害者的渠道,你们不把这些孩子当成是我们中间的一分子。

我有一位非常支持我的朋友。她也经常为我祈祷。过去曾每个月给我两千卢布让我买蔬菜。她母亲病倒的时候,她说 “苏妮塔, 你有那么广的人脉,你能找个人到我屋子干活, 让她照料我母亲吗? 然后她顿了一下, 接着说,“但希望不要是那些女孩”。

在这样有冷气的屋子里谈论人口贩卖,是非常时尚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适宜用来讨论和谈话的地方。或者是放电影、干其他什么事情。但似乎我们不可以把这些女孩带到这里,似乎让她们到我们的工厂或公司去工作是不妥当的,似乎我们的孩子就不应当和她们的孩子混在一起。这就是我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我今天站在这里,不单是代表苏妮塔·克瑞丝南。我是代表那些性奴隶交易的受害者以及幸存者。她们需要你们的同情心、你们的同理心,她们首先需要的是,你们接纳她们。

很多时候我跟别人聊天的时候,我总会告诉她们一个事情:不要跟我讲千百次为何你不能为这个问题做点什么。能不能打开你的心扉,就想出一个你可以做的办法? 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全部理由。我希望可以获得你们的支持。我向你们索求这种支持,我呼唤你们支持她们。你们能否打破这样一种在事实面前保持沉默的现状? 你能否跟至少两个人说这个故事? 给她们讲这个故事吧,并且说服她们把这个故事讲给另外两个人知道吧。

我不是希望大家都成为甘地 或马丁·路德或 梅达·帕特卡尔, 或者类似的人。我只是希望你们可以在你们的空间里 打开心扉。 你们能否接纳这些人? 因为她们也是我们当中的一员啊! 她们也是世界的一员啊。我是为这些孩子在说话。你看到了她们的脸,但她们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上。她们去年就因为感染艾滋病而死亡。我希望大家可以帮助她们,把她们当成普通的人来看。这不是慈善行为,只是给予她们基本的作为一个人该得到的尊重。我之所以希望你们这么做, 是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孩子是应当承受这样的现实的。谢谢大家。 (掌声)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 资本投资的慈善力量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介绍的是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关于耐心资本主义(patient capitalism)的TED演讲。从上周开始,原来周四专栏的组稿人李君(Li Jun)将担任“今日TED演讲”编辑部的协调人,负责统筹周一至周五的每日专栏。你现在可以发邮件至lijun at TEDtoChina dot com联络她。Thursday@TEDtoChina专栏将由这周开始由韦晶晶担任组稿和策划。

本文作者为来自香港的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姜文钰 (Karen Jiang),她是香港中文大学 Integrated Business的学生。在深圳完成中学学业,在新加坡有过短暂的留学经历,后来又以AP荣誉学者(AP Scholar by College Board, US)的优异成绩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她长期以来对改善他人生活的行动抱以热情,在高中时,她曾经与同学们前往江西边远山区调查当地居民生活情况。在新加坡期间,因个人兴趣做了有关China Town传统华人的课题,为他们提供能够改善生活状况的建议。

韦晶晶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一直以来,物品捐赠、金钱资助等都是慈善事业的主要形式。然而, 正如古话所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慈善组织认识到,教给贫穷者一技之长,或者帮助他们建立能够良性运转的企业是使其脱离贫困的更优方式。这种“可持续”的帮助形式不仅可以让贫穷地区走上自给自足的发展道路,也可以大大减轻非营利组织的负担,最重要的是,自食其力让受惠者有了自尊和自主权。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曾就职于华尔街的大通曼哈顿公司,却在八十年代放弃了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带着“拯救世界”的梦想来到非洲。几次碰壁之后,在卢旺达,贾桂琳听说了一个由20个当地妇女经营的糕点房,然而她到达那里发现,糕点房实质上不过是通过好心人的帮助勉强维持罢了。于是她开始和那些妇女一起建立真正独立运营的生意。她们把自制的油炸圈饼拿到市场上去卖。在此过程中,贾桂琳提供各种培训以使她们能够自己操作生意,并且注重倾听她们的声音,鼓励自主选择和独立决策。很快,这些妇女们就找到了自己的经营之道,获得了成功。

贾桂琳提到,这段经历教给她三件事:第一,自尊对于人类来说比财富更重要。第二,传统的公益资助形式永远无法解决贫穷问题。第三,市场本身也并不能解决问题,慈善事业的支持是必要条件。正是基于这样的反思,贾桂琳于2001年建立了非盈利组织聪明人基金(Acumen Fund). 她用长期资本投资(Patient Capital)的方式为传统公益与资本市场架起桥梁,以从根本上永久性地解决世界贫穷问题。几年以来,Acumen Fund从个人、公司以及各种组织集资,然后将这些资本投给为低收入者提供各种廉价服务的盈利或非营利组织。


TED.com: Jacqueline Novogratz on patient capitalism (已有全文简体汉译字幕)

ABE公司(Advanced Bio-Extracts Limited)就是 Acumen Fund曾经投资过的一个成功案例。有一种原产于远东地区的艾属植物,对于治疗肆虐非洲的疟疾非常有效。于是,几个非洲农民自发地研究在非洲种植这种植物,并成立ABE。经过多年的努力,在获得资本投资以及各种技术支持之后,ABE终于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 它通过了世界水平质量检测,证明其所生产的艾属植物可以用来生产治疗疟疾的药物 Coartem。 ABE公司的成功运营不仅降低了生产Coartem的成本,有利于减缓非洲大陆的疟疾传播,而且也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岗位,改善了几万名百姓的生活。

另一个案例是生产高质量蚊帐的日本住友公司。基于社会责任感,他们提出为非洲人民生产蚊帐,通过防蚊虫的方式减少虐集的传播。在“A到Z公司” (A to Z Manufacturing Company)和美国埃克森石油公司 (Exxon) 的共同努力下,这一想法得以实施。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则购买了全部产品免费派发给非洲的孕妇及儿童。这样一来,蚊帐年产量很快达到八百万,并且为社会提供了五千个工作岗位。

然而,人们很快认识到,这种完全依赖联合国的模式难以长久,于是住友公司和Acumen Fund开始另辟蹊径。他们决定倾听市场的声音,看看买方出价可以达到多少。经过试验,市场给出了答案 — 在这个百分之八十的人日均生产力不到两美元的地方,大多数人愿意花一美元去购买蚊帐。尽管产品及销售的成本达到六美元,住友和Acumen Fund还是选择了以一美元的价格售卖蚊帐,因为这样一方面通过市场发配有可能会进一步降低成本,而且独立运行使得这个项目具有了可持续性。更重要的是,购买,而不是免费得到蚊帐,使得受惠者享有自尊。

贾桂琳在这篇演说中提出的“让资本投资发挥慈善力量”的想法有许多创新之处。传统的公益提倡人们捐钱捐物,而贾桂琳从事慈善事业的初衷,在于利用自己丰富的经济知识和敏锐的商业眼光帮助贫困者建立能够独立运营的企业,使其真正实现可持续的自给自足。传统的经济学告诉我们,具有较大“正向外部性”(Positive Externality)的事业,往往因为获利空间小而不得不由政府或慈善机构承担,而在 Acumen Fund参与投资的众多企业中,许多都做到了兼顾社会利益与自身利益。截至到目前为止,Acumen Fund已经投资了26个蓬勃发展的企业,帮助了超过三千六百万百姓。

在当今中国社会,投资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然而,绝大多数的投资都集中在纯商业领域。贾桂琳的Acumen Fund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首先,投资于带有公益性质的企业意义非凡。虽然可能短期难以获得利润,但长期来看,这些企业潜力非常大 — 贫困地区物资匮乏,企业开发的产品往往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另外,当地劳动力成本也较低,住友公司就是很好的例子。因此,做好成本控制,加之多方帮助,这些企业也可以盈利。而且,其对于整个社会的正面效应不言而喻。因此,这样的投资非常有价值。第二,“授人以渔”的方式应该是今后慈善事业的趋势。因为唯有这样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并且让贫困地区的人民获得自尊及自主权,促进个人及全社会的发展。

相关链接

2009年5月8日:《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尊严比财富更重要

2009年9月15日:《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脱贫新视野

聪明人基金会(Acumen Fund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