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开放翻译

[编辑絮语]有一道天堑,就会有一座桥

[编辑絮语]栏目将分享我们的团队成员参与TEDtoChina项目过程中的一些心得、经验和构想,以及各自的个人故事和感悟。

TEDtoChina.com这个网站可以说是从译言网(Yeeyan.com)上的TED小组的十几篇译文发展而来的。相信大家也已经知道,译言网需要暂时关闭服务器,并对相关内容进行调整。Oliver Ding在这篇帖子中谈到了他与译言的故事,也回顾了他的“桥”经历,完整版本请看《18分钟课堂:你是一座桥吗?

十几年前,当开始第一阶段的职业生涯时,我在福州从事广告传播工作,那段时间对于广告的热忱成为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为了获取最新的广告资讯,我尽可能地收集各种书籍和杂志。当时有一位前辈借给我一套台湾广告专业杂志《动脑》月刊的20年合订本,他把办公室的书架开放给我,让我每次借1-2卷《动脑》杂志合订本。在半年的时间里,我看着这些合订本,回溯了20年来台湾广告业的变迁。

记得是在95年,我学会了使用拨号上网,学会了使用电子邮件。那时候我订阅了许多台湾杂志网站的邮件列表,以此来了解海峡对外的新鲜事物。在当时的国内环境,许多英文书籍要经过很长时间才有中文简体版,而台湾的杂志及时地带给我很多全球化的最新资讯和思潮,极大地满足了我当时对外部世界的需求。

台湾海峡是一道天堑,对许多大陆人来说,台湾是一个陌生的小岛。然而,对那时的我来说,台湾却是一个跨越语言天堑的一座桥。

我在很早的时候写了一篇《新翻译竞争优势》的文章,那时候写到:

有了互联网和外语能力这一对翅膀,我们真的可以飞起来,飞过大 山平川,飞越雪野高原,世界将真正博大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如此宽广而丰富,秀丽而多元。当你的心是自由的时候,这一对翅膀就可以带你到你想到达的任何高 度。……不论是个人、企业或者区域,在联网时代,链接已经成为强大的力量,联系已经成为重要的策略,语言能力和翻译优势仅仅是表象,它真正带给我们的是, 令我们可以链接得更远,联系得更快!

有趣的是,互联网也是一座桥,它帮我跨越了台湾海峡这道天堑,认识了许多海峡对岸的朋友。

2004年,我太太发邮件来推荐麻省理工学院(MIT)开放式课程计划 (MIT OpenCourseWare project) 中文翻译项目。这封邮件开启了一扇大门,改变了我的网络生涯的方向。在翻译了《魔戒》之后,朱学恒基于对奇幻文学的热爱,将《魔戒》翻译稿酬用于设立奇幻文化基金会,开展奇幻文学竞赛,扶持奇幻文学创作者。在获悉麻省理工 学院(MIT)的开放式课程计划之后,他迅即发起该开放式课程的中文化项目,通过在线协作,招募全球各地志愿者,发起一场规模浩大的社会化翻译运动。虽然我已经在2001年离开广告业,但是对标识设计的热爱已经成为我的一个业余爱好。我参与了OOPS当时的项目标志征集活动,后来经过网友投票,我的设计被正式采用。05年6月12日,我去上海参加OOPS的大陆志愿者会议,朱学恒送了我一本魔戒插画集作为纪念品。

为OOPS设计标志之后,05年我为中文网志年会设计标志,在此期间也通过网络认识很多新的朋友。在第二届中文网志年会之后,基于对当时多个群组翻译blog的观察,我和教育中文翻译项目的余杨联合发起一项关于群组翻译blog的在线调查 “Webridge”(网桥)。第一轮的Webridge群组翻译blog调查在06年12月-07年1月期间进行,我们调查了教育中文翻译 (EduTranslating),Blog中文翻译(Blog Chinese Translation), We Need Money Not Art, 译言(Yeeyan.com),洛基开放文化实验室(Rockies Open Culture Lab)和奇迹翻译计划6个团队。第二轮的Webridge群组翻译blog调查在08年3月-4月期间进行,我们调查了褪墨,Apple.us和煎蛋三个团队。

观察这些翻译团队的发展,是有很意思的事情。这一群人在中国的实践,是全球社会化翻译运动浪潮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团队和项目的兴衰和演化,非常值得深入地探讨与分析,也是在线协作研究的极佳选题之一。

译言也是在这个时候走入我的视野。在硅谷工作的张雷、赵恺和赵嘉敏,基于社会化翻译搭建中外沟通桥梁的理想,创立了译言Yeeyan.com。在早期,他们用“言多必得”这个blog发布一些科技和创业方面的译作,与此同时,他们也开发出具有开放结构特征的社会化翻译社区网站。我一直在观察译言的成长,参与beta版本的测试,反馈一些关于用户界面和信息架构方面的建议。

07年7月,我为译言设计了Beta版本的标志,这个标志的创意灵感来自IT咨询公司埃森哲的一则广告,以路标为核心创意,用一群小圆点组成两个字母YY,两个字母YY组成一个路标,具有一定的立体视觉效果。整 个标志由蓝色小点组成,代表着协作和聚合。这个创意表达了Yeeyan翻译社区的精神:群体协作的译者,为普罗大众奉献通往各语种互联网精华内容的方向。

2007年11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三次中文网志年会上,张雷讲述译言的创业故事,张雷的演讲成为该次年会的亮点之一。译言的成长非常快速,它很快成为《三联生活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都市报》、《中国日报》等媒体的报道对象。根据译言在09年参与阿姆斯特丹的 OTT09 workshop (OTT – Open Translation Tools) 发布的信息,截至2009年6月30号,译言已有9万多名注册用户,约5千名社区译者发表了近3万篇译文。在全球的社会化翻译运动中,译言成 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张雷在07年的中文网志年会上演讲,照片由Micah Sittig拍摄,采用“署名”的CC协议

TEDtoChina.com也是起步于译言里的TED小组。时间到了2008年6月份,这时候我已经离开大陆,在大洋另一侧的休斯顿。我收到Tony Yet的一份电子邮件,他询问是否有可能创建一个TED的中文社区网站。我推荐他去看Webridge调查的那些答卷。到了9月份时,我看到他在译言的TED小组里发表了十几篇的TED演讲全文翻译,于是给他写了封电子邮件,提议说我想设计一个幻灯片来帮助他传播这些十几篇TED演讲。在10月份完成了那个幻灯片的设计。这时候我们想,或许可以开始建立一个TED中文粉丝网站了。于是在10月底,我们注册了TEDtoChina.com 的域名,用wordpress blog软件加杂志模板架设了一个网站,发布了这个幻灯片,并将过往的译稿整理放到网站里。

虽然我不是一个译者,但是,我有幸在过往这么多年中,与形形色色的译者打交道,和他们协作,在社会化翻译浪潮中扮演一个周边角色。如果说社会化翻译是一座桥的话,那么,我不是桥墩和桥面的一部分,或许只是桥栏杆的一部分。

如果有一道天堑,就一定有一座桥。再大的天堑也阻挡不了人们对外部世界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再大的鸿沟也阻挡不了人们分享互助的热情,分享已经成为我们本能的冲动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捆绑,没有任何机构可以锁定。

希望译言这座桥能够渡过这次危机,尽快安全回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