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心理学

Stefana Broadbent:互联网拉近人们之间的距离

得益于网络化的时代,今天人们习惯利用网络全面武装自己成为一个社交达人——实名社交网站、各大主流IM工具、层出不穷的微博世界、服务厂商提供的邮箱服务、商用/私用两台手机…并且积极地在不同的账号之间切换自己的社会角色。Stefana Broadbent是瑞士最大的电信公司瑞士电信公司的一名科学家。她发现人们非常擅长根据具体场合选择最合适的联系方术。“使用即时通讯是要告诉你我想念你;用电子邮件是来安排晚餐;用语音邮件要说的则是,我迟到了;而短消息则是用来使我们的交谈继续下去。”如果你也认为自己会有同样的行为举动,那么接下来是该重新思考一下我们对关系认知的时候了。

TED.com: Stefana Broadbent: How the Internet enables intimacy

今天,由于不同分工需要,我们在一天时间里需要待在不同的地方,比如在学校,办公室,公寓、工地等等。从表面上看,这些独立的物理建筑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交往拜访之类的活动也随之变得复杂多变起来。但是由于网络的存在,大大造化了人们的沟通交流。

Stefana Broadbent女士多年来观察人们的沟通行为,发现无论以何种方式、哪怕对象再多,人们都只是固定地与小范围朋友密切交流而已(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逐渐疏远吗,不然交往范围为何如此窄小!)。以社交网站Facebook为例,尽管用户的朋友一大群,可是真正深入交往的朋友仅占友人总数很小一部分而已;而IM工具、手机通讯还有聊天利器Skype等的情况也是一样。

这可是个令社会学家,甚至连Broadbent本人都感到失望的结果。理论上说,每个人结识的人数是可以像等比数列那样成倍递增的,随着交往广度的扩大,人际网的层面相应加深,往来活动也应该变得频繁而非孤落。既然事实反映出来的情况截然相反,这就引发Broadbent对人们实际利用网络工具进行交往的思考,既然网络工具扮演的角色都是既定的,那么一定存在别的关键因素促使这一局面形成。通过观察人们展开交往行为所在的不同场所, Broadbent发现了其中不可思议的社会转变。

工厂、移民、办公室是Broadbent锁定的三个主要情景场所(可以发现第一个和第三个都是公共场所),像人们会想办法从工作岗位上开溜打私人电话;移民者利用视频工具创造与祖国家人见面的机会;同事会在办公电脑上网聊。试想15年前这样的情况有发生的几率有多大?在公共场所里没有隐蔽的联络工具和场所,你只能把心思放到工作上,交往也仅限于身边的同事。人人都置身于他人的视野中,在这种无形“监管”下人的一举一动都变得公开化。而专心工作——正好也是管理者期盼的。

如果再往前推150年,工业革命的出现打破了人们以往孤立的生产方式,迫使人们把起居地点和工作地点分离开来,社会阶级化使得底层人民在大生产的工作环境下鲜有私人空间,加上生产生活需要,促使他们的交往范围相对宽广。虽然今天我们在工作时也需要不停与人交流联系,可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还是会创造机会,进行私人交流活动。

哪怕机构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的物理空间距离,但由于网络的的覆盖,使得人们有得以克服时间和空间的障碍,进行交流的可能(这样,人们可以把家庭和事业弥合起来)。但是管理者基于不同管理目的还是出台规定规范人们网络社交行为,如学校里禁止儿童使用手机,解雇工作期间使用手机的公车司等等,这些规定的确起隔离人们过密交往的作用,但它是否是正确(它是否侵犯了人权)的也恰好成为社会争议的焦点。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Stefana Broadbent博客

Stefana Broadbent资料

Jan Chipchase on our mobile phones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包拉托:错觉中的视觉真相

有个成语叫做“眼见为实”,这也是我们从小受到的谆谆教诲——凡事没看到的不可作数,而一旦亲眼所见,则可以放心相信。但在今天的TED演讲中,包拉托却告诫你,眼睛其实也会撒谎,这就是所谓的“视觉假象”。那么,究竟什么是“视觉假象”,它对我们的实际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让我们一起来听包拉托(Beau Lotto)讲故事。

撰稿人简介
董志华,英文名Bonnie。200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现在美国Purdue攻读博士学位。平时爱好广泛,由爱各种体育运动、美食和旅游,曾经独自背包进藏。在国内时就是TED的常驻观众,来美后才发现TEDtoChina这样一个粉丝团体,如获至宝。在这里,她找到了与自己价值观契合的社会性合作和文化共享精神,并为自己的翻译梦想找到了实践的土地。如今一边攻读博士学位,一边关注互联网公益创业,希望能实现公益创业的梦想。
blog: http://bonnie-360.blogbus.com/, 豆瓣

包拉托是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教授,他创立的实验室包拉托lab Studio致力于在跨学科的平台上研究人类的认知。在实验室的网页上,包拉托写道:“我们的目标是研究和解释我们是如何、以及为什么看到我们所做的事情。”由于我们中的大多数很大程度上都是靠我们所看见的事物来认识这个世界,因而这个议题也变得十分重要并充满了趣味。


Beau Lotto: Optical illusions show how we see

在讲演的一开始,包拉托就用一个实验狠狠地“愚弄”了观众一把。在一黑一白的两块板上,各有不同颜色的小圆片。包拉托要观众挑出两块板上颜色相同的圆片。有的观众选择了看上去相同的橙色或者绿色,而正确结果居然是看上去有明显色差的灰色圆片,其实才是相同的颜色。这就是视觉假象的一个例子。虽然看见颜色是我们大脑所做的一项最基本的工作,但就仅仅是这么一项工作,以此为例,我们可以看到背景的影响力是多么的大。但在这里,包拉托不仅只是告诉我们“背景很重要”,而是希望解释“为什么背景很重要”。因为这才能解释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中的角色,作为一个个特殊独立的个体,是如何看到我们所做的事情的。

由于我们眼睛所接收到的一切视觉信号,其实共通决定于很多因素,比如物体本身的颜色、光源的颜色以及我们与物体之间环境的颜色。这就使得我们所看到的相同的一幅图像,可能取自于截然不同的来源。包拉托则用来自不同物体透过不同滤镜得到相同的图像为例子,让我们相信,从理论上说,我们所看到的任何信息,可以说,都不具备任何客观的意义。看到这里,你可能有点恐慌了:那我还能相信我所看到的东西吗?包拉托解释道,我们的大脑是在逐渐学习着去“看”:大脑会从我们所看到的信息中提取出不同的模式,并将它们同过去的行为、经验,以及外界的信息关联起来,从而得出一个判断。接下来,包拉托给出了语言和颜色学习的两个例子,解释了我们的大脑是如何通过过去的经验来学习新的知识的。我们常见的瓷砖错觉、旋转方向错觉也在包拉托的讲演中展示了出来,可以称得上是令人叹为观止的“错觉盛宴”。

有趣的是,包拉托对于当代艺术家利用“视觉假象”创作艺术来证明人类认知的脆弱性抱有怀疑态度,甚至可以说是嗤之以鼻。他认为,我们的大脑并不是进化为能够理解这个世界的真实模样,而是从我们过去的所见所闻出发,以对我们有用的方式去理解它。而我们是通过不断地重新定义常态来“看”这个世界的。进而,包拉托引导我们思考应当如何利用大脑的这种“可塑性”,让不同的人能够从对自己有意义的角度来认识这个世界。在包拉托的实验室里,他们做了一件有趣的实验:将视觉信息转换为声音,让人们听到他们的视觉世界,这是一项对视觉障碍患者非常有意义的研究。

当然,关于如何利用视觉假象,也正如视觉假象本身的原理一样,可以达到一个“见仁见智”的结果。我们所熟悉的电影艺术的产生,正是利用了视觉暂留现象;在装修中,视觉假象的应用也是一个重要部分,比如粗中见细——在实木地板等光洁度较高的材质边上,放置一些粗糙的材质,例如复古砖和鹅卵石,那么光洁的材料就越显得光洁无比。最后一点点启示,来自于包拉托说的一句话。他说,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成为自然的客观观察者(No one is an outside observer of nature)——于是我们的所见所行,难免带有偏见的色彩。我想,这也是我们在“看”世界时需要怀有的一颗戒心。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坦普·葛兰汀:世界需要各种的思维模式

今天发布的是一篇来自TED2010的报道。介绍的是自身是自闭症患者的动物行为研究专家坦普·葛兰汀(Temple Grandin)关于世界需要多种思维模式的演讲。


Temple Grandin: The World Needs All Kinds of Minds

坦普·葛兰汀(Temple Grandin)是一个传奇。她出生不久,母亲发现她的行为跟别的小孩不一样。后来得知她患有自闭症。坦普称,自己是一个视觉思考者(visual thinker),她通过图像来思考。与此相比,她认为代数是很难的一个科目。十几岁的时候,她被带到了外婆家的农场,没想到她在那里找到了自己的乐园。不妨看看她在TED演讲里是怎么描述这样的神奇际遇的:

她说演讲的一开头就说,在TED感觉就像在家一样,因为“这儿有很多同道中人”(是不是说很多TEDster都带有geek的基因?)。 作为她的兴趣之一,坦普很享受设计牲畜管理设备。有一次,一家养牛场的牛烦躁不安,不断冲撞牛栏,想要把它弄倒。坦普到那儿时看见旗杆上的美国国旗,就让他们摘了下来。“奶牛不喜欢飘扬的旗子”。激烈的抖动和强烈的颜色对比会激怒它们。她从奶牛的角度出发,像奶牛一样思考,寻找一切会激怒奶牛的事物。

“我以想象的方式看电影”。当你向“普通人”提起教堂尖顶的时候,他们想到的都是些泛泛的一般的典型的尖顶。而坦普看到的却是“谷歌图片”/一个图片库。她见过的所有教堂尖顶,像过电影似的浮现在脑海中。她可以在任一张图片上停下,并将它变为一段影像。“在设计牛畜管理设备时,这一切都变成了巨大的财富。我能在心里画草图”。

坦普超强的视觉能力是有证可循的。她展示了一张她的脑部扫描图,来和“普通人的大脑”(她的原话)进行对比。她大脑中掌管视觉的区域要明显大于常人!“我在图形处理方面的脑神经很发达”(作为交换,坦普说,我的社交神经发育迟缓)。坦普发达的视觉思维能力,使她能够洞察动物的心理。动物用图像,声音,气味思考,而非语言。“世界需要各种各样的头脑共同合作”。而她看到的却是,一个个不好交际的电脑小怪杰,没有人引领他们到科学的世界中。“我们要激励这帮怪怪的不受欢迎的孩子”。她在美国中部如是说,在硅谷外如是说,在其他电脑鬼才的圣地也如是说。老师们不知道该拿这帮孩子怎么办好。对于学校而言,取消车模课、美术课和制图课是天大的错误。

有三种自闭症患者,每一种在特定的领域都有优于常人的表现/不俗的表现:

视觉思考者(visual thinker):艺术,设计,工业设计,摄影

模式思考者(pattern thinker):数学家,程序员

语言思考者(verbal thinker):新闻工作者,演员

坦普说,这个世界需要各种各样的思维模式/心智。也许,假如环境有利的话,自闭症患者往往可以成为社会的积极贡献者。而假如我们周遭的人对他们缺乏理解的话,即使是爱因斯坦(假如他生活在今天,肯定会被认为得了自闭症)也会被埋没。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BoingBoing,撰稿人为牛晨Symox)

相关阅读:

坦普·葛兰汀个人主页:www.grandin.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丹尼尔·戈尔曼论同情心

今天发布的是TEDtoChina撰稿人Yoseph Yan所写的一个心理学TED演讲的简述。

Yoseph Yan, TEDtoChina 撰稿人
出生长大在北京,09年从多伦多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现在正在创业。他的梦想就是可以头顶理想的天空,并且脚踏现实的大地去达成理想。TED,TEDtoChina 的人群每天都在这梦想的轨迹上走着。Yoseph希望能尽一分薄力把这个梦想带给更多人。

你是否曾给颤巍的老人让座, 给路边饥饿的儿童一顿热腾腾的晚饭, 给海地,汶川的人们献上一份力?

你又曾否忽略过街角的乞丐,山区儿童渴望读书的眼神,还有慌忙寻找失物的陌生人?

有研究证明人天生就是富有爱心的动物, 但是为何当有人需要帮助,我们有时会伸出援助之手,但又有时就匆匆走过呢?怎样才能让我们更经常的献出我们的爱心呢?

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畅销书《情感智商》的作者丹尼尔·戈尔曼(Daniel Goleman)在他的这个TED演讲中就为我们揭开了这个秘密。


Daniel Goleman on compassion

丹尼尔首先给我们讲了一个普林斯顿神学院有趣的实验。学生们被要求做一个布道实习,每人分配到了不同的题目,有的是关于帮助路边的人,有的是随机的圣经故事。然后他们被要求去隔壁的楼里布道。在他们必经之路上,有个弯着腰呻吟着的人。问题是:他们有没有停下来去帮忙那个陌生人?他们布道的题目会不会对他们的行为产生影响?结果是一点也没有,唯一决定他们是否会停下来帮忙的,是他们有没有在赶时间。 在赶时间的人们会把精力集中在自己身上,集中在自己的题目上,而不是别人。这个实验的结论就是,我们并不总是去帮助他人的原因,来源于我们的关注点存在偏差。

丹尼尔接着给大家提到了一门新的学科——社会神经科学。科学证明了大脑使我们不由自主地感同身受,同情对方。若是那个人需要帮助,若是他正承受痛苦,我们不由自主地要去帮他。而我们不总是去帮助别人,是因为这个从完全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到注意到对方,再到感同身受,最后同情的这个过程。

把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也是社交很重要的部分。丹尼尔谈到他在吃饭的时候听到隔壁两位女士在讨论其中一位的弟弟。在5分钟的闪电配对中,她的弟弟总是被人拒绝。而丹尼尔认为她弟弟的问题就在于,他没有把注意力放到别人身上。他总是在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

丹尼尔然后说到今天的科技使我们的精力更少的放在身边人的身上。他说英文中有个新的词汇叫做”pizzled”。这个字是”puzzled”(困惑的)和”pissed off”(惹怒)的结合。它用在当人们在交谈的时候。当谈话被手机来电打断,你接起手机的刹那,你从某种意义上就不存在了。因为你所有的集中力都从谈话中抽走了。

这个同样的道理也适用在杀人狂身上。丹尼尔的妹夫李奥纳多要写一本关于一个连续作案的杀人恶魔的书。他探访了一个监狱里著名的杀人狂圣克鲁斯。圣克鲁斯谋杀了自己的祖父母,他的母亲及在圣他克鲁兹分校的五位女生。圣克鲁斯拥有2米高的身高和160的智商。但是他的高智商和情商之间毫无关系。当李奥纳多鼓起勇气问道,“你怎么能对受害者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心,” 圣克鲁斯说:““呃,不。若我觉得痛苦,我就不会这么做了。我只需要把我的那个(同情心)部分关掉。”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错的地方。

丹尼尔最后用他自己的一个经历结束了演讲。他有一次在纽约时报工作下班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倒在地铁楼梯旁。那正是下班高峰,这个男人没穿上衣,一动不动,人们从他身上跨过。丹尼尔走了过去想看看能不能给他什么帮助,在他停下的一刹那,有六七个路过的人也注意到了他。他们发现那个晕倒的是个不会说英语的西班牙人,他身无分文,已经在街上游荡了数天,饥肠辘辘,最终饿晕了。于是有人立刻去买了橘子汁,有人拿来了热狗,有人带来了地铁的警察。不一会儿,这个人就能站起来了。

丹尼尔说,“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去注意罢了。所以我还是乐观的。

摘选:

-“What turned out to determine whether someone would stop and help a stranger in need was how much of a hurry they thought they were in.”

是否对陌生人进行帮助,决定于我们有多忙。

-“We don’t take every opportunity to help, because our focus is in the wrong direction.”

我们之所以不在每一次机会下都帮助别人,是因为我们注意了错的方向。

-“If we’re preoccupied, as we so often are throughout the day, we don’t really fully notice the other.”

当我们一天到晚忙碌的时候,我们常常忽略了别人。

-“For the moment when the person we’re with whips out their BlackBerry or answers that cell phone and all of a sudden we don’t exist.”

当我们拿起电话通话时,我们就好像一刹那从这个空间“消失”了。

-“But all it took was that simple act of noticing. And so I’m optimistic.”

但唯一需要我们做的就是简单的注意,所以我充满希望。

演讲人背景:

丹尼尔·戈尔曼,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现为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AAS)研究员,曾四度荣获美国心理协会(APA)最高荣誉奖项,20世纪80年代即获得心理学终生成就奖,并曾两次获得普利策奖提名。此外还曾任职《纽约时报》12年,负责大脑与行为科学方面的报道;他的文章散见全球各主流媒体。畅销著作有:《情商》、《工作情商》等。

其它:

Website: Daniel Goleman’s homepage

Book: Emotional intelligence,中文翻译:《情感智商》

Website: The Emotional Intelligence Consortium

Edge.org: “What is your dangerous idea?”

Video: Daniel Goleman@Google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菲利普·津巴度:时间维度

菲利普·津巴度(Philip Zimbardo)是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他曾带领了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探究人在客观环境改变的前提下,是否会出现行为异常的问题(他也曾在TED大会上提到这一实验)。在2009年的TED演讲上,津巴度教授则主要谈论了时间维度的问题,且看以下细说:


Philip Zimbardo Prescribes a Healthy Take on Time

生活就是诱惑。生活,其实就是在抵抗诱惑:是答应还是拒绝,是现在行动还是延后行动,是冲动还是沉思,是放眼当下还是放眼将来,所有这些都是生活之艺术。那些我们平日信守的道德规范在某一刻的冲动到来之时往往不堪一击。

津巴度举证说,自乔治·布什放松对婚前性行为的规管之后一年,有60%的少女发生了性关系。但可以相信,这些年轻人都曾信誓旦旦说,只有到结婚以后才会做那样的事情。

有一个讲孩子吃棉花糖的小故事,也是跟时间尺度相关的。有研究员到幼儿园做实验,把一班孩子叫过来,每人发一颗棉花糖,并且告诉孩子说,要是他们能够再等待半个小时,研究员从外面回来之后再吃棉花糖,他们可以得到两颗。但三分之二的孩子选择马上吃掉棉花糖,只有三分之一的孩子选择等待。这些孩子长大以后,研究员再次回来,发现当年那些坚持等待的孩子的SAT成绩明显高于没有等待的孩子一个层次。

这其实也就是津巴度要说的 时间维度(time perspective)的问题。所谓时间维度,就是每个人如何将个人体验划分到不同的时间区域的问题。

津巴度说,时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过去、现在与将来。津巴度教授认为,有三大类的时间维度:

现在导向(present oriented)——行动基于对眼下的事情以及结果的考量
过去导向(past oriented)——行动基于对过去的事情以及结果的考量
将来导向(future oriented)——行动基于对将来的事情以及结果的考量

所谓时间悖论(time paradox),就是说,有某种东西会对于你做任何决定都产生很大影响,但是你却完全不会察觉到其存在,这种东西就是一个人在以下六种时间态度上的偏见:

过去积极主义;
过去消极主义;
现时享乐主义;
现时宿命主义;
人生目的导向主义;
转世主义。

津巴度说,学会根据现实及时调整个人的时间维度,也就是每个人都需要仔细考虑的事情。

那么,什么才是最佳的时间维度(optimal time perspective)呢?津巴度说,对于未来可以保持积极乐观、对当下保持一定的乐观,而对过去消极主义以及现时宿命主义则应避而远之。概而言之,你从家人、自我认同以及身份等方面寻找到你的根基,并且通过对将来的目标与挑战之把握获得上升的动力。而从现时享乐主义则可以获得能量,用以开拓自我、开拓世界。

那些比上述的时间维度更大的维度取向都是会带来比积极影响更大的消极影响。比如过度的强调对未来的追求,则往往需要牺牲家庭、朋友、身体以及乐趣才能取得。

津巴度说到自己的成长经历,他说,他小时候听从老师的劝告,不急着吃棉花糖——使得津巴度养成了将来的习惯。津巴度自己则适时的补充一些现时享乐主义以及过去积极主义的元素,使得自己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在TED讲台上的津巴度,今年已经76岁了,但看起来依然容光焕发。

最后,津巴度说,世界上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理解我们自己以及他人的时间维度来得到解决。这一理论是如此简洁,让津巴度相信,它可以带来非常积极的效果。

参考阅读:

Time Paradox: http://www.amazon.com/Time-Paradox-Psychology-That-Change/dp/1416541985

津巴度细说时间悖论 – Philip Zimbardo on Time Paradox: http://fora.tv/2008/11/12/Philip_Zimbardo_The_Time_Paradox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xSYSU演讲人介绍:程乐华/新科学观:揭秘心理学艺术化

TEDxSYSU(TEDx中山大学论坛)将于2009年6月14日(星期日)下午在广州市中山大学南校区小礼堂举行。活动主题为“新创想生涯”。本次活动将介绍TED的精彩演讲,并将邀请来自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六位杰出嘉宾分享他们的思考和见解,与大家共同讨论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议题。论坛主要形式为15分钟的嘉宾演讲,以及互动交流等内容。

活动网站:www.TEDxSYSU.com
活动豆瓣链接:http://www.douban.com/event/10707355

本周我们将发布一组专题报道,介绍TEDxSYSU的情况,这次介绍演讲嘉宾程乐华,他是中山大学心理学系博士。他的演讲主题是“揭秘心理学艺术化”。

程乐华在国内较早提出心理学艺术化的概念,并且通过实践(请参考这里这里这里的文章)将其推广到不同的层面。

要想知晓何谓心理学艺术化,可以阅读这篇介绍。

这里摘要如下:

什么是心理学艺术化?

以科学心理学为基础,追求以人为本的思考模式和表现形式。

“心理学艺术化不是去科学化”,这是区别于以往艺术实践的地方。

心理学艺术化作为一个新生的领域和话语系统,打破了传统心理学研究的框架,并为之注入了新的方法论及思维模式。传统心理学研究一方面要求实验的严谨性,而另一方面又要求生态效度,现有的研究机制很难同时满足这两方面的需求,最终导致追求实验严谨性而放弃了生态效度的要求。在呈现出来的实验设计中,显得研究者似乎只看到了实验与数据,而忽略了“人”本身,可以说这并不是一个人本的实验设计。而心理学艺术化的方法论“心理事件分析法”关注个人在实验中的反应,分析其事件情境、物理情境、关系情境,挖掘其心理事件,可谓“直指人心”。同时,实验前的引入,实验后的解释等,都将实验变为一种顺其自然而发生的“惊喜”。

程乐华的博客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米哈里·契克森米哈:涌流、创造力与成就感

米哈里·契克森米哈(Mihaly Csikszentmihalyi,英文发音为 cheeks sent me high)是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他提出了“涌流”(Flow)这一概念,并且在建立积极心理学这门学问的过程中作出了主要的贡献。他写过包括Flow: The Psychology Of Optimal Experience(《涌流:最优体验之心理学》); The Evolving Self: A Psychology For The Third Millennium(《进化的自我:第三个千年的心理学》); Creativity(《创造性》)等多部心理学的著作,在国内已经推出中文版的有《生命的心流》英文版链接)、《创造性》以及《幸福的真意》

《时代周刊》报道说,契克森米哈在克莱尔蒙特研究院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 开设积极心理学博士课程,旨在培养此方面研究的专门人才。在谈及怎么生活才能更加幸福的生活这一问题时,契克森米哈答道:

  • 去做那些能够真正给你带来快乐的事情:人们通常以为看电视能够给他们带来一点乐趣,但事实上更多的人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时才真正体会到长久的快乐。
  • 观察和记录自己:契克森米哈说,人们要想真正了解自己的话,可以用一周或两周的时间,来记录自己的幸福感觉。具体的说,就是每隔几个小时就记录下自己的行为以及自己的心理感受,在记录的时候必须是自己的真实所感,而不是自己期望有怎样的感觉或把一个特定的标准套在自己身上。而后就拿出笔记进行比照,看看哪些是高分的时段以及自己当时的感受,并想想看,自己平日如何能够经常那样的状态。
  • 积极行动:不要以为坏的事情会自然过去,假如自己不采取行动,坏心情总是不能消除的,设想一下你开的公司陷于危机,你会采取怎样的措施?对于心灵的危机,也是同样的道理。

  • Mihaly Csikszentmihalyi: Creativity, fulfillment and flow

    上面这个图是契克森米哈自己画的,描述的就是“涌流”这一理论。关于这个理论,大家可以看看danny的概括

    1、每一步都有明确的目标。
    2、对行动有迅速的反馈。行动自然得到矫正。
    3、在挑战和技巧之间有一种平衡。日常生活中,如果能力相对于挑战弱,我们会沮丧和焦虑;如果潜能大大高于表现机会,我们会乏味。恰好处在乏味和焦虑二者之中,才能真正的愉悦。
    4、行动和意识相融合。注意力集中在我们的行动上。由于挑战和技巧相匹配,因而要求一门心思。由于目标很明确,又能不断得到反馈,就能够做到这一点。
    5、摒除杂念。由于高度集中注意力,使我们摆脱了日常生活中导致压抑和焦虑的害怕。
    6、根本不担心失败。集中心思工作,根本想不到失败。内在的原因是:涌流状态下,我们很清楚该干什么,而我们的技巧又正好足以迎接挑战。
    7、自我意识消失。太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往往是日常生活中的负担。涌流中,我们太专注于所作的事,根本没有心思来关心自我。但当一个阶段的涌流状态过去之后,我们一般会以一种更强烈的自我概念出现,知道已超越了自我,甚至会觉得自己摆脱了自我的界限,至少暂时地成为了一个更大实体的一部分。(这种状态很多人都应该体验过)自我通过遗忘自我的行动得到了扩展。
    8、时间感被扭曲。一般会忘掉时间。
    9、行动具有自身的目的。一旦上述情况出现,我们就开始享受由此产生的这种体验。我们的行动变成一种autotelic,希腊词,意思是本身具有目的:从事活动的理由在于能感觉到由这些活动提供的体验。


    涌流

    这个演讲的中文翻译将于近日推出,欢迎关注。

    参考阅读:

    Getting Serious About Happiness,中文翻译:认真对待幸福

    The New Science of Happiness,中文翻译:新幸福学

    什么是流动

    The Happiness Project

    The Little Book of Flow

    友情链接:幸福课群博

    题图照片:
    http://www.flickr.com/photos/jurvetson/109882278/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丹·艾瑞里:人们为何会作弊

    丹·艾瑞里(Dan Ariely)是著名的行为经济学家,他写过多本关于理性与经济学的书,其中就包括《怪诞行为学》(Predictably Irrational),他被邀请到2009年的TED大会上发表了一个演讲,以下是演讲的概述:


    Dan Ariely: Why do we think it’s OK to steal (sometimes)

    艾瑞里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一次军事训练中因为被镁弹击中而造成70%的皮肤灼伤,不得不长期住在医院接受治疗。在医院的时间比较空闲,于是艾瑞里就开始思考医院护士的一些行为。每天,护士都帮艾瑞里把绷带除下来,并且都是非常迅速的剥下来,她们以为这样可以减轻病人的痛楚。但是,艾瑞里却对这样的做法心存怀疑:假如撕绷带的时候用力缓一点,是不是可以减轻病人的苦楚?

    但是,护士还是认为自己的那一套是正确的,“三下五除二”的做法最能有效的减轻病人苦痛,而艾瑞里的建议则得不到理睬。可是这样的经历却一直困扰着艾瑞里。艾瑞里学的是心理学,于是他设计了各种“折磨”人的实验,并且询问和记录参与实验的人的感受。他设计的实验包括:用老虎钳夹手指,给实验者穿上痛苦套装,给他们电击或者是给他们放高声的噪音。

    实验结果表明,护士的想法是错的。假如她们真的是一点一点的给艾瑞里除去绷带的话,艾瑞里就不必忍受那么大的苦痛了,因为我们人脑倾向于记忆暂时性的东西,而不是记忆连续性的东西。护士要想减轻病人的痛苦的话,最好的办法是,先把病人脸上的绷带除掉,然后再慢慢的移出病人脚部的绷带,这样的处理过程就能够使得病人的苦痛降到最低。

    而假如说护士在如何给病人移除绷带这个问题上的做法是错的,我们在平常的生活中是否也会犯类似的错误?艾瑞里对于安然倒闭这一事件发生兴趣,他想探究背后的心理动机。于是他开始去做实验。他让学生在5分钟之内做20个数学题,而后对答案,他发现学生平均答对了4题。而假如给学生同样的时间,不过这次让他们自己对答案,然后自报成绩,并且马上把试卷撕掉。这一回,学生答对了7题。

    事实上,并不是有哪些人特别会作弊,而是我们每个人都想稍微“取巧”一下。艾瑞里又对实验稍微改了一下,这次他允诺会给答对题目的学生更大的奖励。可结果表明,学生对于这样的噱头不甚感兴趣。也许是我们心里都在这么想:反正我就稍微“取巧”一下,这样我的内心也过得去,而即使是外在的诱因在增大,但我们也不会贪心更多,因为我们的心过不去。

    人们的心理作用对人们作出抉择往往会起到很大的影响。有一次,艾瑞里叫他的实验对象在正式实验开始前先背一轮“十诫”,他发现,背过“十诫”的人都不会发生欺骗的行为。而另一组的实验者则被要求先讲10个她们孩提时熟悉的故事,结果发现,后面这组实验者更倾向于作弊——尽管前面那组没有任何一人可以把“十诫”完整的背出来。

    在另一个实验里,艾瑞里找到MIT的一些冰箱,而后把可乐和放有6元美金的碟子同时放到冰箱里。他发现,可乐很快没了,但那些美金却很好的保存在冰箱里。艾瑞里认为,当我们把一些象征性的东西,而不是金钱本身,放在那里的时候,人们更倾向于作弊。

    艾瑞里还做了另一个实验,同样是那个做数学题的场景,这一次,他安排了一个内线人士,这位内线人士同样是坐在其他实验对象中间。5分钟的时间一到,艾瑞里公布答案,那个内线人士马上说自己全都答对了。这样一位内线人士加入到实验者的行列里去,会否对别的实验对象发生影响?艾瑞里发现,这要看那个内线人士穿的是哪个学校的衣服——是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还是来自匹兹堡大学的。假如那个内线人士跟自己是同一个学校的(比方说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参加实验的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学生就会更倾向于作弊。假如不是跟自己一个学校的,学生的胆子就不会那么大。

    于是,艾瑞里概括说,安然事件也许就是这样的伙伴影响(peer effect)以及抽象化(就是用一些符号性的东西来代替实际的货币)二者结合的产物。

    艾瑞里最后说,他曾经跟一位护士谈过,她说,作为护士,她们确实是不忍看到病人的那副痛苦的表情,于是就采取迅速解决的办法来移除病人的绷带。并且她会认为,病人关于疼痛的感觉不是可靠的,她也不想让病人感受这样的“痛苦”的体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也经常遇到类似的情况吗?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需要去改变自己的本能感受,但很少人能做到这一点,甚至连尝试的勇气与想法也没有。

    (注:以上叙述参考了伊凡佐克曼的博客文章。)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众口难调:重新定义酱料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是畅销书 Blink(《瞬间抉择》(又译:《决断2秒间》)和The Tipping Point(《引爆流行》,又译《引爆点》)的作者,他的很多文章也发表在《纽约客》杂志上。格拉德威尔关于天才的研究的新书 Outliers 于08年11月上市,也获得了好评

    格拉德威尔是2004年TED大会的演讲者之一,他的演讲题目是《我们能从意大利面酱料中学到什么》(What we can learn from spaghetti sauce)。这个演讲讲述了心理物理学家霍华德和意大利面酱料的故事,揭示了日常生活中的快乐之道。以下是这个TED演讲的简述。

    这个演讲的中心人物是一位心理物理学家(psychophysicist),他叫霍华德。格拉德威尔认为,霍华德的贡献是非常值得称道的,因为他彻底改变了人们对酱料(这里是指伴着意大利面吃的那种酱)的认识,为所有生活在二十世纪的人带来了快乐。

    20世纪70年代的时候,百事可乐公司要推出一款健康可乐(diet pepsi),他们先调配好一组甜度不同的可乐,其甜度介乎8-12,然后请来了包括 霍华德 在内的专家参与品尝。但是,结果发现,在8-12这个区间里头几乎每一个点上都有人喜欢,实验宣告失败。霍华德 为此感到闷闷不乐。后来,有一天他在吃午饭的时候,忽然来了灵感,他悟出了一个道理:我们搞口味试验,要的不是一款口味,而是一组口味啊!

    于是他四处去宣传自己的这个想法,可是没有人理会他。后来,他亲自跑到美国各大城市去做关于酱料的口味试验,他按照不同的口味做出了45种配方,请来了很多市民参与实验。回去后他整理数据,他不是去寻求某一个最佳的口味,而是尝试去把不同的口味分组。结果发现,美国人喜爱的口味主要包括:淡、辣、杂。但是,当时的市场上只有前面两种,第三种基本没有,但是,它却代表了三分之一人口的口味。这时,一家酱料公司找上门来,霍华德 告诉对方这个秘密。酱料公司看到了潜在的巨大市场,马上行动,结果不出霍华德所料,那家酱料公司推出的杂酱迅速占领市场。霍华德的判断是正确的。

    格拉德威尔 TED 演讲视频

    格拉德威尔最后总结出这个故事的寓意:

    一、心里想到的,嘴上就是说不出。(The mind doesn’t know what the tongue wants.)

    二、口味无优劣之分,不同的口味可以迎合不同的需求。

    三、二十世纪是追求多元化的世纪,在科技领域是如此,在食品领域也是如此,而霍华德正是这场多元化革命的倡导者。

    延伸阅读:

    《三联生活周刊》:格拉德威尔的成功学研究

    题图照片:

    左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Pop!Tech上传于2008年10月2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为Flickr上的照片,由mrjoro上传于2005年11月22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