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快乐

施德明:设计中的快乐

似乎很难找到“设计”与“快乐”的关系。大多数的时候,人们对于“设计”的理解也许仅限于视觉化的体验。然而,来自纽约的设计师施德明(Stefan Sagmeister)却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向人们展示了自己所理解的设计:“快乐”这种元素蕴涵在设计的每一个维度中。

施德明是一位蜚声世界的平面设计师。他曾在一张列表上,列举自己感到快乐的时刻。他发现,其中的一半的条目都与设计有关。因此,他开始思考设计与快乐的关系,并且最终得出快乐的真谛。

TED.com Stefan Sagmeister shares happy design

他结合自己在2003年参观日本东京的Mori艺术博物馆的经历。这个被称作“追逐幸福”的展览分为四个部分:阿卡迪亚(Arcadia:意为古希腊或世外桃源)展区展示了日本江户时期一百种不同的造型书写快乐的方法;天堂(Nirvana)展区展示了康斯特布尔(John Constable)的绘画以及伊夫•克莱因(Yves Kline)的蓝色抽象绘画等;欲望(Desire)展区展示了同样来自江户时代的肖像画画家胜川春章(Shunsho)的浮世绘作品;最后,和谐(Harmony)展区展示了十三世纪的西藏的曼陀罗。

施德明觉得,这个主题被称作“追逐幸福”的展览中,展示给人们的大多是视觉上的快乐。这种快乐是机械而无生命力的,很少关乎内心。他说,在广告和电影行业,普遍的观点即是,“快乐”拥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声誉。人们大多觉得设计,或者艺术,如果与快乐这个主题衔接,将会变得扭曲与虚假。由于这种偏见,人们很难用设计去诠释快乐。然而,更加困难的是,设计本身变得更难激发人们的快乐。

为此,施德明展示了三个让他自己觉得真正快乐的设计。 第一个是一位来自纽约的地铁艺术家,这个称自己叫“True”的人,将纽约地铁都贴满了自己设计的标识。每周三他都会和他的20个朋友在地铁站汇合,将他们那些有趣的标识版本添加在不同的地铁线路上。这些标识乍看上去与一般的交通标志一样,可是,如果仔细地看会发现,它所表达的内容与情感却是那么与众不同。在这些标识上,不再是枯燥的乘客规则,而是用最简单的方式展示给人们最纯粹的快乐。

第二个是光与空间的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设计的一个基于正方形房间的艺术作品,它通过光与空间的作用让置身于这个封闭空间的观众有不同的感受。这个被称作天空空间(Skyspace)的艺术作品系列是特瑞尔最负盛名的作品。它有着可伸缩自如的天花板,在每天黄昏和黎明时分打开。在房间的人们看不到水平面,但能看见微妙的天空色彩变化。特瑞尔通过让人们感受自然,改变自身的行为,并产生愉悦感。

最后一个项目也是由一位年轻的纽约设计师所做。这位韩国籍艺术家Ji Lee印了55000个卡通造型的空语言留言板,将他们粘在海报上。路过的行人可以自由填写这些空的留言贴。这个项目让公众获得了一个更亲切的环境,不同的人通过它也获得了一个可以自由表达的地方。

通过共享这三个让他自己感到快乐的设计作品,施德明回到了自己的“喜欢设计这个工作的原因”列表,包括“可以没有压力的去工作(Thinking about ideas and content freely with the deadline far away)”以及“没有疲惫的专心集中的工作(working without interruption on a single project)”。

最后,他也重新回顾了自己生命中所学到的东西,特别是“我将为我的所作所为负责(everything I do always come back to me)”,以及“试图看上去不错限制了我的生命(trying to look good limits my life)”,以及”大胆做事总令我受益(having guts always works out for me)”。他传达着的信息是,快乐蕴藏在设计当中,而设计的本质则是,通过将快乐视觉化,将表达快乐的途径多样化,让更多的人们在与这个世界交融中,在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地点,能够与更多的快乐产生交集。

相关链接:施德明的视频

TEDtoChina今日演讲周三项目主要关注设计、创新以及艺术的话题。如果您有关于这方面的一些想法,或者希望加入周 三栏目的撰稿,请联系: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唐诺德·诺曼:设计使人快乐的3种方式

今天的演讲人是唐纳德·A·诺曼(Donald A.Norman),他的博士背景是工程学和社会科学,在学术界和工业界都具有极高的荣誉。他是美国西北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教授,加州大学名誉教授,以及Nielsen Norman Group(帮助企业设计制造以人为中心的产品和服务的商务咨询公司)的发起人之一。1999年,他被Upside杂志提名为世界100精英之一。Norman博士出版了大量的书籍和研究报告。他的作品有13本之多,并被翻译成12种语言。其中最有名的要数《设计心理学》、 《情感化设计》 以及2009年出版的 《未来产品的设计》。

Don Norman on 3 ways good design makes you happy

本次撰稿人为最近加入TEDtoChina大家庭的志愿者鱼励,感谢她对TEDtoChina热心关注!
撰稿人:鱼励
豆瓣ID:adiemusy
灵感,发现,随时随地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感觉更好,比如清晨在林间散步时的一个深呼吸,阳光下静静流淌过五彩鹅卵石的小溪,光线穿过微暗的窗户投下的一道明亮光柱,水池里的鱼儿宁静的缓慢游动。所有的这些让我们觉得世界很美好,可我们很难道明原因。而这个由Don Norman带来的演讲,或许能够引领我们去探寻原因,尽管这只是开始。

长久以来,我们对产品设计师的印象就是,独自一人在工作室里埋头创作的艺术家。所做的作品璀璨传世,可是技法并不会传之于众。幸好,这次不仅是由一个设计师更是由一个研究人类学多年的心理学家来担任我们的向导,所以我们一路上不但能看见许多好玩的东西,还可以把设计当作一门科学来学习。

首先由设计美学和实用性之间的平衡开始,他列举了那些有艺术感但不实用的东西,还有那些实用而美观的东西。在演讲中,Don Norman反复提到的一个词就是好玩,因为设计本来就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有趣的东西让你觉得很快乐。
有趣的东西往往会扎堆凑在一起。
有趣的东西让你的潜意识说:哇,我喜欢!但你不知道为什么。

Don Norman研究的方向也许正是那些有趣的东西,那些好的设计怎样影响着我们的情绪。演讲中,他提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不怎么实用但却好看到让他不忍舍弃的Philippe Starck榨汁机;很多人天天见但从未留意的Google搜索结果的图标;不完美但却可爱至极的MINI Cooper车等等。 他研究的主题是“设计与情感”,这也刚好是Don的网站的名字。心理学的研究告诉我们,大脑的工作方式有两种,这两种方式都和情绪有关。焦虑和紧张可以让人集中注意力来做眼前的工作。当你紧张时,注意力会集中,大脑此时沉浸在思考的状态中,能尽快的完成工作。当你快乐时,你很容易被外界的信息打扰,但同时思维也灵活多变,跳脱常规,更有创意,遇到问题会去想“我该怎样解决它”。

Don Norman用图片来一一告诉我们,人类所感受的设计作品中,哪些是本能性的设计,哪些是行为层的设计,哪些是反思设计。而正是这三个层面,决定了我们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出色的设计。

一种是知觉层面的信息。在这一层,我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其实是由我们远古祖先在千百年的进化中慢慢积累而成的。与之对应的是本能层面的情感。第二层是行为层。行为其实也属于潜意识。那些好的设计,强调可用性,可理解性,目的都是让使用者觉得自己处于控制地位,始终让人感到安心。好的设计知道对方当前在做什么,以及接下来想要做什么。第三个层面就是反思性的。潜意识会悄悄告诉你,这个好或那个不好。好的设计不但让你觉得好玩,还会让你感觉这个设计是有“情感的”。虽然在一个出色设计中,包含了如此之多的细节,以至于你只能去用心感觉而无法一一列举。但正是这样的细节充斥在所有伟大的事物当中,它们是完美产生的条件。

为什么我们的设计师设计出的东西和真正的用户体验之间有差别?

因为情感在人类的行为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机器的情感则比较简单。表现在设计上,就是技术的部分太过简单,而人的部分太过复杂。因而设计之路是一条荆棘满布的崎岖小径,只有从行为本身,从心理需求本身,而不是从表象出发,才能产生出真正伟大和适用的产品。

孟澜婷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澜婷来自西安交通大学,本科是金融和英语双学位,现在是国际金融专业的硕士。她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并且不断挑战自我来发掘自己潜能。她在无意中发现了TED,深深地被其所吸引,从中受益匪浅,从而开始做TEDtoChina的推广工作。她希望能有更多的TED粉丝加入分享TED思想的行列,推动中国智库的建设,促进中国的进步。

相关链接:
Homepage: Don Norman’s website
菲利普·斯达克:深入思考设计
伊凡·贝哈尔:会讲故事的设计
保拉·安特那利:设计即艺术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丹尼尔·卡尼曼:记忆与经验的争斗之谜

心理学研究出身的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将心理学成果与经济学研究相结合,成为了行为经济学的先驱,并曾获得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今天介绍的丹尼尔•卡尼曼于2010年2月在TED上的演讲:记忆与经验的斗争之谜。从演讲的开头就能知道这是一个关于快乐和幸福的演讲。卡尼曼通过剖析人类认知快乐的复杂心理来告诉我们领悟快乐的本质,并特别指出了经验自我和记忆自我在体会快乐时的区别。下面来看看卡尼曼怎么教会大家来认识自我的不同侧面及其对快乐认知的影响。他的这一洞察对经济学、公共政策以及我们的自我认知有着重要意义。

今日稿件由自由撰稿人高志伟提供。

撰稿人: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很多人都在谈论快乐,甚至有很多的书和课程来教授大家如何更快乐。但是,什么是快乐?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指出,我们在对快乐的认知上,陷入了某些陷阱。第一个陷阱是不愿意去承认快乐的复杂性。事实证明快乐这个词已不再是常用词汇了,因为我们已经用它来诠释太多的事物了。由于很难限定快乐的含义,我们需要用更复杂的观点来看待快乐。第二个陷阱是经验和记忆间的混淆:基本上这是在生活中感到快乐和对生活感到满意之间的差别。这两者的意义相距甚远,且在论及快乐时会混为一谈。第三个陷阱则是聚焦错觉,令人遗憾的是,任何情况下,当我们想到一些关于快乐生活的情景时,我们势必会觉得它特别重要。这是一个难以避免的认知陷阱。

卡尼曼举了一个音乐会的例子。20分钟的听觉盛会被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完全毁掉。瞬间的经验使人忘却了其他的记忆,仅仅留下了那一瞬间。槽糕的瞬间经验直接左右了关于音乐盛会的记忆。这告诉我们,我们有两个自我:经验自我和记忆自我。简单来说,经验自我主要感受当下,而记忆自我则负责记录和讲述故事。混淆两者会导致我们不能真正懂得快乐。

经验自我和记忆自我最大的区别是对于时间的处理方式。比如一个两周的假期,第二周和第一周同样的快乐。那么两周下来快乐的分量是一周假期的两倍。然而记忆自我不是这样计算的。对记忆自我来说,两周假期并不比一周假期多多少,因为这期间没有任何新记忆的加入。 故事的剧情依然如旧。

记忆自我也是影响作决定的因素,这一点至关重要。通常,事件的高潮抹杀了其他记忆而留在脑海中成为最重要的记忆,而人们的感觉正取决于这些记忆。比如在下一次选择哪个医生来检查时,我们会根据更好的记忆,而不是经验。再比如,三周的旅程最多只用一个半小时来回忆。 这似乎不成比例啊,但这里也会有个实际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用来记忆比依赖经验还多?

两个自我会带来对快乐的不同见解,而我们必须在两者的冲突之间做出选择。经验自我会随着时间感受快乐,而记忆自我所指的快乐则是完全两码事,这并不是一个人生活多快乐的问题,而是它对自己的人生有多满意和多喜欢的问题。

另一个无法理解快乐本质的原因,是我们怎么看生活和我们怎么过生活是不一样的。一些人为了享受加州的好天气而搬去加州,想要过上更快乐的生活。然而,他们的经验自我不一定令他们变得更快乐。不过,当他们回想起俄亥俄州的坏天气,他们会因为觉得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而感觉快乐多了。

在演讲中,卡尼曼海分享了他从盖洛普调查中发现的一个有趣现象。那就是人的感觉会随收入的多少而变化。对于占样本很大一部分的年收入低于六万美元的美国人而言,他们是不快乐的, 而且收入越低,他们则越不快乐。 而当收入超过六万时,则得到一条标准水平线。 显然金钱是无法买到经验自我的快乐,但没钱却的确能给你带来悲惨的境况。对于记忆自我而言,人们赚的越多,就越满意。 这跟情感没有任何关联。

最后,卡尼曼还提到,快乐认知研究在公共政策中的地位日益上升,快乐也逐渐被纳入到考量政府政策的指标。这需要人们思考如何定义快乐指数,究竟是取决于记忆自我还是经验自我。由此,也会产生不同的方式,提高快乐指数。

相关TED演讲链接:

心理免疫:如何撞上快乐

丹•吉尔伯特:有限理性选择

丹•艾瑞里: 直觉为何总是不断地欺骗着我们?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丹·吉尔伯特:有限理性选择

今天发布的是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讲述的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在2005年TED大会上的演讲。

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最为人知的研究在于人类“预测偏差”领域。 在提及幸福的时候,从经验出发,人们往往会提示,注重现在。然而,人类先天的缺陷,注定了,我们时时刻刻在想像未来。当人们想像未来,往往会与实际情况发生一些偏差。研究幸福的心理学家,将这类偏差,称之为“预测偏差”。

在他的《撞上快乐》(Stumbling on Happiness)一书中,用美式幽默阐述了他对这方面的研究,吉尔伯特曾在2004年的TED大会上同观众一起分享他的研究心得(请参考1月12日文章《心理免疫:如何撞上快乐》)。而在2005年的TED大会上,他为大家带来了最新的心理学研究,并旁征博引统计学、经济学的相关知识,告诉我们,我们所做的一些选择并非完全出于理性。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
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现在由我们的团队成员李君(Li Jun)负责策划与统筹。

李君(Li Jun)是一间信息咨询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并在筹备她的第二间公司。她也是《Vogue》杂志中文版专题撰稿人。在此之前,她服务于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从事媒体、互联网、高科技、教育等行业的投资工作。她目前居住于上海,热爱阅读、写作、科技、美食和一切美好的事物。
如果有你兴趣在Thursday@TEDtoChina发布稿件,请发邮件至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诚然,在物质并不匮乏的年代,我们每天需要面对无数选择,不管是投资、职业生涯、结婚生子,都需要我们做出决定。哪怕是在星巴克买大杯拿铁还是中杯美式,都会让人犹豫几秒钟。我们以为自己的选择往往是经过理性判断的结果,但吉尔伯特告诉我们,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吉尔伯特教授引用荷兰数学家丹尼尔·伯努利(Daniel Bernoulli)在1738年提出的概率期望值悖论,我们的期望值其实可以由两个简单的变量计算得出:成功的概率乘以成功的价值。伯努利假定只要我们可以估计出这两个变量并将它们相乘,我们就可以精确判断自己的行动。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这两个变量却不见得那么容易估计。人们往往无法正确判断成功的概率和成功的价值。

在判断概率时,吉尔伯特教授发现,人们通常会用最快想到的事物发生的概率作为基准。比如当被要求分别估计龙卷风、烟火、气喘、溺水导致意外死亡的人数数量时,龙卷风和烟火成了众矢之的。这是因为我们在媒体上经常会看到类似的新闻,却很少见到死于气喘或者溺水的消息。因此,当被问及相关问题时,我们很容易马上联想到新闻里常说的龙卷风和烟火,对这两个成因产生高估。而事实上,正是因为死于气喘和溺水的案例司空见惯,媒体才没有报道它们。

吉尔伯特教授举了购买彩票的例子来进一步说明他的观点。经济学家将购买彩票比作愚蠢的税收,因为彩票中奖的概率极低,购买彩票就相当于你将钱直接冲下马桶,而后者还不需要去商店掏钱买。然而很多人都喜爱彩票。吉尔伯特教授认为这是由于我们在媒体上看见很多彩票中奖人,电视、报纸到处充斥着的得奖的消息。吉尔伯特教授计算得出,如果每采访一名中奖人的同时,电视台都对未中奖的人进行一段30秒的采访,那么需要花上9年半的时间才能听完上一次彩票摇奖中一百万落选者说“我?没中奖。”。假设你确实花了9年半时间不间断地收看这样的采访,那么在30秒采访后当你看到有人说“我中奖了”的时候,你会出门购买彩票的几率将变得非常低。


TED.com: Dan Gilbert on our mistaken expectations

吉尔伯特教授认为,导致错误判断的另一原因是我们经常将眼下面临的选择项和过去做比较,或者和其他可能性做比较,因此错误判断了事物的价值。

比如你打算去看戏,但到了戏院却发现,弄丢了一张价值20美金的戏票。很多人会觉得自己很倒霉,不愿掏钱再买一张票。而若是你还没来得及购买戏票,在去戏院的路上弄丢了20美金,你往往愿意再掏出20美金购买一张戏票。觉得那弄丢的20美金和享受一场戏剧表演毫无关系。会出现这两种迥然不同的判断结果,是因为我们习惯将现在和过去进行比较,在这里也就是将现在没票和以前有票做出比较,从而不顾当下最佳选择——再买一张票。

很多零售商已经深谙此道。比如在一家贩卖8美金、27美金和33美金不同规格的酒的商店内,人们通常会购买价格适中的27美金的酒。商店若是在33美金酒的边上放一瓶价格非常昂贵的酒,那瓶33美金的酒就会立即热销起来。在和高价酒的比较中,33美金的酒变得价格适中,人们非常乐意购买。然而当我们把这瓶酒带回家,就不再存在这样的比较了——我们并不见得就做出了理智的购买选择。

而当这个比较的问题和时间交错的时候,就变得更为复杂了。人们总是认为,多获得一些比少获得一些好,现在获得比将来获得好。而一旦这两者无法同时实现,或出现矛盾,就会使抉择变得困难,需要进行平衡。

吉尔伯特教授认为,会发生这些问题的原因还在于我们大脑的进化和我们的生存环境并不相符。大脑是为品性相近、寿命较短、选择不多、视吃饭和交配为首要任务的小团队的个体服务的。而显然,如今的社会基本上不具备以上特点。“伯努利的小公式教会我们如何在一个不由自然界任意摆布的世界中思考,”吉尔伯特教授总结道,“我们是这个星球上迄今为止唯一可以掌控自己命运的生物,我们没有捕食者,我们是物理环境的掌控人。使一些物种灭绝的原因对我们已经不是威胁了。唯一一个可能摧毁我们的因素就是我们自己的抉择。如果1万年以后我们不再存在,那么应该是因为我们没有好好使用这位年轻荷兰学者在1738年送给世人的礼物,是因为我们低估了未来痛楚发生的概率,高估了现时愉悦的价值。”

演讲结束后,吉尔伯特教授当场回答了三位观众的提问,其中,后来在2008年和2009年两度登上TED演讲台的企业家杰·沃克(Jay Walker)向他提出了一个颇具挑战性的问题:

经济学家们总是津津乐道人们购买乐于彩票是多么愚蠢的事情。但我质疑你是否正犯了同你认为这些人犯的一样的错误,也就是关于价值的错误估计。我曾经访问过大约1000多名彩票购买者,从而发现购买彩票的价值并不完全在于中奖。而你却认为这是唯一价值。普通的彩票购买者一年平均购买150张彩票,他们知道自己的中奖概率很小,但他们仍然购买。为什么呢?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愚蠢,而是因为对于中奖的期待释放了大脑中的血清素,在直到知道自己没有中奖前,让他们感觉良好。或者这么说,用一美金的价格,他们获得了比将钱冲下马桶好得多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你是无法在冲马桶中获得的。经济学家趋向于用他们的视角来观察世界:那不过是一群愚蠢的人。而结果是,很多人认为经济学家才是愚蠢的人。至少我们可以成功登月是因为我们没有听那些经济学家的话。

沃克的提问赢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而吉尔伯特教授也做出了精彩的回答。“这个问题很好。期望中奖产生的快乐是否等值于没有中奖后的失落尚待我们研究。但请记得,那些没有购买彩票的人在第二天也并没有感觉糟糕,基本他们在抽奖时也没感到兴奋。我并不赞同人们知道他们不会中奖。我认为他们觉得不可能,但仍然可能发生,这才是为什么他们喜欢买彩票胜过把钱冲入马桶。当然我也看到了你的论点:不会中奖却还购买彩票也能产生一些好处。我想我们有很多理由不去听信经济学家,但对我来说,这不是其中之一。”

如果你也有同样的疑惑,那么吉尔伯特教授的简单回答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而沃克逻辑缜密的思考和提问精神,也是我们在收看收听TED演讲时值得学习的。我们也曾经介绍过《杰·沃克的私人图书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回顾一下。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