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手机

手机未来的形态变化

费边·黑默特(Fabian Hemmert)毕业于比勒费尔德大学,现于TU Berlin攻读博士学位,更多详情可登陆其个人网站fabianhemmert.com。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 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 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在iphone之前,手机就是手机,发短信打电话的移动设备,在iphone之后,手机就是iphone,一切皆有可能的移动设备。这句话也许有些夸张,可iphone的确改变了人们对手机的整体定义,除了它是握在手上这一特征不能改变,我们可以做的还有多少呢?在未来,手机到底可以向那些方向进展呢?这就是费边·黑默特带给我们的奇妙演讲的主题。

费边·黑默特首先提到了他的博士论文主题:how can we make digital content graspable?(我们如何让数位内容可掌控呢?),他陈述道,未来社会不可避免的存在着两个世界,一个是我们生活着的现实世界,一个是我们创造的数位世界,如何联系这两个世界是未来的一大课题。接着,他又提到iphone的可触屏幕和Wii的感应功能给我们指出了一条可操作的道路,也就是数位世界的实体化。

费边·黑默特以手机为载体,提出了数位世界实体化的三个方案,分别是重力感知,形状感知和手机感情化。第一方案是出发点是手对重心变化的敏锐度,通过对手机结构的改造,达到让手确切感知手机重心变化的目标。它有两个简单的应用体现,一个是你在使用google地图时,重力感知可以让你感受到你手指触摸点的变化,另一个应用是通过这个方案,你可以不看屏幕就了解你在导航仪中位置的变化,不管是左转还是右转。第二方案是让手机的形状可改变,其中一个奇怪的应用是它可以随着你看得书的厚度决定手机的厚度,当然也有一些比较实用的个性化应用,比如手机可以进行梯形变化以方便你阅读手机展示的内容,或是让手机可以自动产生容易放置的形状。第三个方案出发点相当好-让手机富有人类的感情,当你的手机接到女友的电话时,它会兴奋起来,而你需要爱抚来让它平静下来,不过,真的有人想伺候第二个女友吗?

最后,费边·黑默特阐述了他的观点,也就是未来趋势是人类越来越科技化,但科技也需要越来越人性化。

Fabian Hemmert: the Shape shifting Future of the Mobile Phone

费边·黑默特的三个方案的确让人眼前一亮,在人们为各种抽象的远离生活的科技趋势侃侃而谈时,他为生活中的科技提供了可探索的方向。同时,他关注的点也非常有意思,虽然已经有许多的研究人员提出了如何更有效的联系数位世界和现实世界,但他却关注了这种联系的表现形式,也就是用什么的媒介和方式来进行这种联系。不仅仅是手机,若是能对这种“联系的表现形式”进行深入的探索,我们可以改变的还有很多。

链接:

谭乐:读心的耳机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故事] 当尤努斯遇上伊卡柏•卡迪尔

每一个TED演讲在观者的眼中只是一个孤独的文本,唯有置于更广义的社会背景中,我们才能明白在这短短十八分钟的讲述背后所经历的挣扎、迷茫、坚定、梦想与奋斗。我们的团队新成员余恺将为大家带来别具一格的TED故事,分享TED演讲人背后的不凡人生和精彩思想。这一系列稿件旨在进一步推动TED演讲成为教育素材。余恺(yukind)目前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进行社会研究项目并修读发展研究的硕士学位。

《你不知道这辈子你能走多远》

by 余恺

(一)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笔价值约为27美元的款项以低息借给了Jobra镇上的42名从事编织篮子的妇女,让她们不再需要依赖镇上利息高达每周10%的高利贷。在Chittagong大学里担任经济学教授的教职让他成为这个国度处于中上收入阶层的一员。能获得这份教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获得了富尔布赖特奖学金资助,在美国范德比尔德大学完成了经济学博士学位。这一年,他36岁。而两年前,这个国度刚经历了一场导致大约150万人死亡的洪水灾害。

而在同一年,一位名叫伊卡柏卡迪尔的中学生踏上了飞往美利坚合众国的航班,他的和他的家人离开了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度,在一个以梦想的传说闻名于世的国家开始他们的新生活。

这一年是1976年。

伊卡柏卡迪尔在美国完成了大学和研究生院的学业。硕士毕业之后,获得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世界银行担任咨询师,这段经历成为申请世界最顶尖的商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资本。在沃顿的MBA学位意味着高薪厚职,前/钱景一片光明。毕业之后,卡迪尔在商业银行和投资领域大展拳脚,在1991年成为了Atriunm资本公司的副总裁。

但在担任了副总裁职位两年之后,趁着移动电话业的兴起,卡迪尔决定辞职,创办自己的公司,而这间公司的名字叫Gonofone,如果按照孟加拉语的意思,这家公司的名字叫“人民电话公司”。


TED.com: Iqbal Quadir says mobiles fight poverty

(二)

自小信奉伊斯兰教的他明白眼前这名妇女向她所陈述的困境对这名妇女而言意味着什么。

在借出了第一笔价值27美元的款项之后,42名妇女很快就连本带息还清了债务。但让他感觉奇怪的是传统银行业对这些极端贫困的妇女的看法:把钱借给她们风险太大,她们这么穷,怎么能够还得起我们借给她们的钱?只有富人才是传统银行业贷款的对象,越有钱的人越能够借到钱。

他觉得不对。真正需要钱的不是富人,而是穷人。于是他找到了银行家,让他们借钱给穷人。银行家哈哈大笑,说,教授,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我们不能够借钱给她们,因为没有人能够保证她们能够还清贷款。而且,我们不是为穷人办的银行,我们不是穷人的银行家。

他还是觉得不对。于是,他决定以自己的力量去说服银行家,以小额贷款的形式把钱借给贫困的妇女,让她们有一笔启动资金,去做一些小生意,获得自力更生的机会。他成功地从政府拥有的Janata银行借到了一笔款项。为了让更多地穷人获益,他成立了一间专门帮助穷人从其他银行借贷的机构。

但这并非一片坦途:这间主要以贫困妇女为借贷对象的机构受到激进的左翼分子的骚扰;保守的伊斯兰教神职人员忌惮于妇女获得经济上的独立,于是警告她们如果从这间机构借钱,将不能以穆斯林葬礼仪式入土安葬。

但所有的逆境都没能够阻挡这间草根机构在这片人口密集的土地上,以有悖于传统银行的模式野蛮生长。

在运营了六年之后,这间机构已经拥有了2万8千名员工,于是他决定把要给这间机构起一个新的名字:格莱珉银行(Grameen Bank),意思为“乡村银行”。

2006年,格莱珉银行的名字随着诺贝尔和平奖评定委员会的获奖公告登上了各大媒体版面,当然还有他,格莱珉的创立者,穷人的银行家:穆罕默德尤努斯。


尤努斯

(三)

孟加拉国的人口为1.44亿,国土面积14.76万平方公里,人口密度高达900余人。要理解这个密度的意义,换算成中国的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的话,要达到同等密度的人口,中国人口数量将达到86亿4千万,把所有地球人装到中国没有现在的孟加拉那么拥挤。

孟加拉是个河流密布,降雨充足的国度。对孟加拉人而言,一年四季是个陌生的名词。在孟加拉,一年只有3季:冬季,夏季和雨季。降水的充沛和遍布全国的河流意味着一旦洪水发生,整个国家将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两个月前在墨尔本大学南亚研究小组的专题研讨班上,来自Monash大学的孟加拉籍博士研究生Mohammad Jalal Uddin Sikder进行了题为《气候变化与移民:基于孟加拉的案例》的演讲;来自La Trobe大学难民研究中心的Sue Chaplin则分析了孟加拉女性在由于气候变化而引起的移民问题所导致的生活困境;摄影师Rodney Dekker则用镜头记录了在洪水季节孟加拉人的生活如何受到影响。在他们的叙述中,孟加拉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全球变暖,但是他们已经感受到气候变化对他们的影响。

在这个人口密度巨大的国度,任何的生态灾害所带来的影响都是毁灭性的,唯有真切地耳闻亲历这个国度艰辛人们的诉说,才能真正感受到这个在国人的生活中很可能一辈子都发生不了任何关系的国家中人的命运,是如此地值得我们的关注。他们的命运对我们这个国度的影响可能微不足度。但布拉马普特拉河,这条意义当于长江之于中国的河流,上游就是我们的雅鲁藏布江。我们对于雅鲁藏布江任何的决策,都影响着这个国家1.44亿人的命运。

按照联合国发展署公布的受灾指数,孟加拉与中国排在世界各国之首。在资源缺乏的国境内,唯一能够推动国家发展的动力就是人力资本。要利用人力资本,便需要把人力资源以网络的形式连接起来,降低离散于不同地点的人的沟通成本,而解决这一问题的答案,就是电话。

这就是驱使伊卡柏卡迪尔辞去投资公司副总裁职务创建Gonofone的愿景:让祖国的人们获得技术上的帮助,通过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摆脱贫穷。


孟加拉的河流

(四)

离开了祖国20年的伊卡柏卡迪尔回到了孟加拉。如果说20年前离开的时候,年轻的卡迪尔心中怀着的是美国梦的话,20年后的卡迪尔所怀着的是一个让孟加拉摆脱贫困的梦想,这个梦想的基础是一个以通讯技术为核心的商业模式。

在决定辞职建立Gonofone之前,审慎的卡迪尔首先找到了已经声誉鹊起的格莱珉银行,解释了他的想法。得到的回应是:“这主意有点疯狂,但不乏逻辑。如果你觉得可行,就过来实现它吧。”

格莱珉银行只是卡迪尔计划中的电信公司的一块拼图。他还需要其他的拼图来完成他的蓝图,奔走各地的他找到了美国的天使投资提供资金,获得了挪威电信公司提供的专有技术服务。而格莱珉银行在这份蓝图的角色,是提供基础设施。

事实上,这个联盟的成立并非易事。挪威电信公司雇佣了一名商业分析师对孟加拉的电信市场进行评估,利用彩色电视在孟加拉市场的发展作为参照体系,这名商业分析师的分析结论是:到2005年,孟加拉市场的手机数量为25万台。而在1995年,1亿2千万孟加拉人总共拥有的电话数量仅为40万台。

挪威电信把评估报告递交给了合作方之一的尤努斯。尤努斯的回应是:不要管这份报告,按大众市场的规模来进行计划。最终,在1996年,一家由卡迪尔管理的、由挪威电信、日本丸红株式会社、Gonophone和格莱珉银行共同组建的电信公司正式成立,这间电信公司被命名为格莱珉电话公司。为了管理这间公司,尤努斯专门成立了格莱珉电信,参与格莱珉电话公司的管理。

事实上,尤努斯是对的。而挪威电信雇佣的这名分析师或许需要找格拉德威尔的《引爆流行》来认真读一下。在《引爆流行》中,格拉德威尔谈到了“传真机效应”:

“引爆点是质变来临前的关键一点,像沸点和临界点。20世纪90年代早期纽约暴力犯罪骤然下降之前有一个引爆点,暇步士休闲鞋再度风行前也有一个引爆点,正如每一项新技术被引进过程中都有一个引爆点。1984年夏普公司首度推出低价传真机时卖出了8万台。随后三年,传真机的销售数目逐渐稳步上升。到了1987年,拥有传真机的人的数量已经足以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应该拥有一台传真机。1987年成为了引爆点。当年销售了100万台,截至1989年,又卖出了200万台新传真机。手机销售也遵循着相似轨迹。整个20世纪90年代,手机都在朝着更小巧、更便宜、服务更好发展,直到1998年,这项技术达到了引爆点,突然之间每个人都拥有了一部手机。”

孟加拉电信市场的引爆点在2005年之后出现。整个孟加拉手机的数量在2005年为800万台,这个数字已经足以证明尤努斯的正确性:32倍于分析师的数据。而到了2007年,单单格莱珉电话公司的用户数量就已经达到了1600万,成为孟加拉全国纳税数额最高的公司;而到2009年,用户数量达到了2000万,格莱珉电话的价值达到了30亿美元。


孟加拉的手机广告

(五)

2008年,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新千年研究所发布了由麻省理工访问学者Nicholas P. Sullivan负责的关于移动电话技术如何帮助穷人脱贫的研究报告。Sullivan的研究结论指出,在美国占人口总数38%的4千5百万没有移动电话的低收入群体如果能获得移动电话,他们将会创造相当于29亿到110亿美元的价值。

Nicholas P. Sullivan还写了一本书,题为《你现在可以听到我的声音了:小额贷款和移动电话如何连接穷人和全球经济》(You Can Hear Me Now: How Microloans and Cell Phones Are Connecting the World’s Poor and the Global Economy)。书中提到的小额贷款联手移动电话的模式,正是由卡迪尔和尤努斯联手缔造。

在创立了格莱珉电话公司并带领公司走上正轨后,卡迪尔把股权全部出售。现在的格莱珉公司的电话公司的组成包括了占62%股份的挪威电信和38%股份的格莱珉电信。

卡迪尔的新角色是麻省理工大学Legatum发展与企业家中心的创立者兼主任,这家机构的愿景是“成为贫穷世界的硅谷”,帮助解决世界贫困问题。


麻省理工大学Legatum发展与企业家中心网站主页

而尤努斯则在2009年出版了他的第二本著作《创造没有贫困的世界:社会商业和资本主义的未来》(Creating a World Without Poverty: Social Business and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书中,尤努斯提倡消除贫困,不能依靠政府、或者像世界银行这类政府组织,更不能够现行的资本主义企业模式,也不能靠NGO或者慈善机构的援助,唯一的解决方案,是不以利润为目的,而以社会收益(Social Goods)为愿景的社会商业模式(Social Business)。

管理学大家汤姆彼得斯在经典名著《追求卓越》中指出:“在最优秀最成功的企业中,居第一位的目标不是严格的规章制度或利润指标,更不是计算机或任何一种管理工具、方法、手段,而是企业文化。企业文化是一个组织形成某种文化观念和历史的传统,是将共同价值准则、道德规范和生活信念,各种内部力量统一于共同的指导思想和经营哲学之下,汇聚成的一个共同愿景。企业文化是企业生存的基础、发展的动力和行为的准则。”

而套用汤姆彼得斯企业文化定义阐释尤努斯社会商业的模式,则是以消除贫困,提高社会大众的福祉,以追求适度的利润,而并非最大化利益为目的的商业模式。尤努斯的理想是,金钱不再是激励的员工的因素,企业内部的文化应该是员工共同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但现实世界总是与理想相差甚远,否则现实和理想就不会是两个词了。尤努斯与挪威电信就格莱珉电话公司产生了分歧:在格莱珉电话创建之始,挪威电信在一份备忘录中承诺在六年时间内减持股份至35%的份额,但挪威电信一直拒绝承认这份备忘录的合法性。而在这表面股权之争的深处,是尤努斯坚持不以盈利为模式的社会商业与以逐利为天性的资本之间的巨大鸿沟。

(六)

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授予尤努斯和格莱珉银行的获奖理由是:

“尤努斯展示了作为一名领导人,把愿景转化为使不单在孟加拉,还包括世界各国的数百万人获益的实际行动。向缺乏财产安全的穷人借贷初看是天方夜谭。但始于三十年前的小额贷款,尤努斯首先而且主要是通过格莱珉银行把小额信贷发展成为对抗贫困日益重要的手段。”

三十年。

30年前,在尤努斯36岁的时候,他决定掏出27美元资助42名妇女。那一天,他一定不会想到这27美元是一条通向伟大的旅程的起点。同一年,18岁的卡迪尔开始了人生的新旅程。两名伟大的孟加拉人的人生旅程在1996年发生了交汇,而这一年,尤努斯56岁,卡迪尔38岁。他们是否想到十年之后,66岁的尤努斯因为和他的同伴们共同创造的伟大事业,登上了挪威奥斯陆的领奖台,接受举世的欢呼?

无论你多年轻,还是多年长,你不知道你这辈子能成就什么,能走多远,只有你一直在路上。

相关链接:

TED全文演讲: 《伊卡柏•卡迪尔(Iqbal Quadir): 手机:战胜贫穷的利器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从手机到创业家精神

7月13日到7月20日期间,我们发布了如下的5篇稿件:

7月16日:《斯图尔特·伯兰特的新主张》(今日TED演讲/绿色未来)

斯图尔特·伯兰特(Stewart Brand)是长久基金会(Long Now Foundation)的创办人之一,他是一位著名的环保主义者,曾因发行《地球目录》杂志而广受关注。他在今年的美国国务院主办的TED会议(TED@State会议)上阐述了他关于城市、能源、气候变化等问题的看法,颇具参考意义。

7月17日:《TED开放翻译计划进展

自TED于2009年5月正式对外发布开放翻译计划以来,已有不少的TED粉丝参与到此计划中来。TED官方的博客说,已经有1500余名志愿者参与其中,他们的贡献使得TED演讲被演绎成50多种语言,并且还不断的有人加入新的语言。 今天上去TED.com上看了一下中文翻译的情况,发现已经有90演讲个已经翻译成简体中文,有32个已经通过校对,正式发布出去了,有58个已经完成翻译,正在等待校对,还有69个正在翻译中。

7月18日:《伊卡柏·卡迪尔:手机——战胜贫穷的利器》(今日TED演讲/互联网与新经济)

伊卡柏·卡迪尔(Iqbal Quadir)是一位来自孟加拉的企业家,他是乡村手机项目(GrameenPhone)的创始人。卡迪尔认为,经济发展应当遵循这样的原则,即民有、民治、民享。假如普通的市民也能结成一张网,通过网络联系起来,也能使他们的生产效率得以提高,使得事情变得好起来。

7月19日:《大卫·凯斯:人工气候改造利弊谈(全文翻译)》(TED演讲汉译)

人工气候改造(Geo-engineering)是进一两年在科学界争吵较多的一个话题。今天发布的是科学界大卫·凯斯(David Keith)的TED演讲的翻译,大卫·凯斯全面分析了问题之由来,并充分表达了他对气候变暖趋势之焦虑,他指出,人工气候改造是在危急关头的对策,当前人类不应当因为这一类科学工具的存在而以为可以对气候变暖现象坐视无睹,相反,行动是应当的,并且必须是及时的,唯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减低气候变化带来的危害。

7月20日:《80+1活动系列报道(二)——新媒体艺术

80+1活动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许多新奇有趣的作品在这一艺术盛会上展出。今天为大家介绍的就是其中的两件作品,分别为“乘坐网络出租车”(Taxi Link)以及“白影” (White Shadow)。

很多人质疑,孟加拉的农民是否有能力购买手机这样的通讯工具。但卡迪尔认为,只要它是一个能够提高生产效率的工具,农民就有能力去购买。他举了一个类比,就是很多美国人买车,都是借贷买的,但他们愿意这么做,因为汽车是一个能够提高效率的工具。同样,孟加拉的农民也可以这么做。

这一做法正是自下而上、通过技术来为社区带来改变的最深刻的例子。卡迪尔说,电话可以带来三重意义上的改变:其一,提供商业机会;其二,把乡村与整个世界取得联系;其三,久而久之,可以培养出一种企业家精神。

手机不仅可以培养创业家精神,也可以为社会变革带来巨大推动。让我们回顾一下早先介绍的一个TED故事《埃里克·赫兹曼谈Ushahidi的故事》。

Ushahidi 是几位非洲程序员共同研发的,人们可以通过Ushahidi实时上传危机事件的动态,所有的动态消息都可以在Ushahidi的网上以一种非常直观的方式(Google Map)呈现出来。Ushahidi 本身是一个开源软件及平台,通过这一平台,普通民众可以通过手机短信、电邮以及网络这几种方式,去报道发生在危机地区的最新动态。

很多时候,在危机现场,媒体尚未到达,可是危机也许已经在不断的加剧了,在这种情况之下,Ushahidi这样的平台就显得非常有用了。在07年肯尼亚大选后发生的街头事件以及 08年刚果东发生的暴力冲突这两次突发事件的过程中,当地民众通过手机短信息所报道的即时动态成为外界了解事态进展的一个很好的窗口。Ushahidi不但可以记录暴力发生的地方,还能记录发生在事件当地的和平行动。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