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插画

麦拉·卡尔曼:插画人生

今天周一专栏为大家带来美国插画家麦拉.卡尔曼(Maira Kalman)在TED2007大会上的演讲。麦拉.卡尔曼是美国插画家,作家和设计师,曾为《纽约客》设计杂志封面, 并著有系列儿童插画书。她曾在纽约时报开设名为“不确定的原则”的专栏博客。2009年初,她开设了以纪录美国民主为主的全新专栏博客,名为“通向幸福之路”。她的本人就如同她的插图一样精彩,智慧,偶尔还有些让人愉悦的不着边际。

作者:龚钦
本文的作者为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龚钦。她向往能背上背包,去很多不同的地方看看,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三年前,龚钦高中毕业来到澳洲学习,对于国内和国外不同的教育方式颇有感触。很高兴能知道TED,看到这么多人在为梦想而努力着,是件很振奋人心的事情。此前她发表的文章为《全美首位黑人女宇航员梅·杰米森博士:科学与艺术并非对立面》。

我一直在想这次大会上这场“化繁为简”的环节到底包括什么。我想大概是让人们保持简单的头脑,当然是用最具说服性的语言传递出来。我只想搞明白出两件最简单的事情,如何活着,如何死去,仅此而已。这就是我每天所尝试去干的全部事情。当然,我也忙于准备一日三餐,必要时吼一吼我的孩子们,这些平常的事,让我感到真实的存在感。

我出生便注定是个爱做白日梦的小孩。我的父母将他们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对付我那个姐姐身上,我被忽视了,这很棒,因为我有了足够的时间幻想。就这样,我一路幻想着自己的路,我在1967年被纽约大学录取。这一年,我遇到了一个企图炸毁数学教书楼的男子,随后我不可自拔地开始写些蹩脚的诗歌给他,还为他编织毛衣。

当他从古巴回来,我发现自己真得很厌恶自己的写作,那些糟糕透顶的华丽辞藻,但我还是想讲故事,他人的,自己的故事。然后,我就成了一名插画家,画我周围的一切。我和他有了我们的工作室,我们把它命名为M& Company。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这并不重要,在我们的工作室中没有约束,没有恐惧。我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就是天天做白日梦,搞出一些荒诞的想法。幸运的是,随着一个个有相同白日梦情结的人员加入,我们有了自己的团队,可以共同合作。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在这里可以做我自己,一个梦想家。

我时而为成人画图,时而为孩子们画图,我想自己可能还不太成熟,而且我觉得这是真的。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听不懂这场大会上95%的内容,我把那些不理解的东西画下来,它们将会成为我书中的一部分。我勇敢地面对一切未知的可能性,然后去寻找新的可能。为孩子们写书看似是件简单的活,确实,你需要将一个故事浓缩在32页内,你需要讲你确实想说给孩子们听的东西,还需要吸引他们。还好,我写的书都是有益于大人和小孩的。但是我觉得无论是大人书还是小孩书,那些插图所要表达的都是一样的东西。


TED.com:Maira Kalman: The illustrated woman

你们看这副插图,当Andrew Gatz走进房门的时候,我突然向他大叫,“快坐下!”于是,就有了这幅插图。背景里的Bertoia椅子是我最喜爱的一把椅子。我就是这样喜欢把所有我爱的东西混杂在一起,成人与孩子间的对话可以在不同层面上发生,产生各式各样的小幽默。我不喜欢情节,开头,高潮,结尾,它们让我感到害怕。我的人生总是偶然随意,有时还会让我心生困惑,但我喜欢这样。

这幅插画里描绘的是我们在威尼斯时住的房间。当时我梦想着我能够穿着这件华美的绿色睡衣,向窗外眺望,这该多美呀。我就把它画在了这个故事里,这个故事实际上是个字母表,不过我为它平添了点新的含义。曾经我是多么幸运,遇见了这个坐在床边的男子,虽然我略去了他的头发,其实他的头发本来就所剩无几。和他在一起,使我有力量去做些很有意义的事。我为《纽约客》做封面插画,有几次那些封面插画都是偶然促成的,不过效果却意向不到得好。我从来想不到我生活的路会怎样走,而这也恰是生活美丽的部分。

这是Cape Cod,一个带给我很多灵感的地方。在一个卖旧书的院子里,我随手拿起了这本《风格的要素》——这本我在学校时压根没注意过的书,我带着它坐进咖啡店里。当我真正阅读它之后,才发现它是本真正的好书。我意识到,它需要一些插画为它增色。我去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同意了并且给了我全部的自由权,这真是太棒了,我为它画了大约56幅插画.

《纽约时报》邀请我写一个专栏,并且告诉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东西。所以我开始做了一个名为“不确定的原则”的专栏,意思是,比如我不知道海森堡(Heisenberg,德国物理学家)是谁,但我知道我可以撇下那些,这就是不确定原则。我问他们,“我有多大一块版面?”他们说。“你知道网络是无限的。”但是,第一次下手画图的时候我还是有点胆怯,“我怎么能告诉你我心中所有的想法呢?简直无从下手,于是这只倒霉古代巨鸟就成了开头。”我讲了些它的事情,它是如何灭绝的,然后讲到了斯宾诺沙(Spinoza,荷兰哲学家)和他开始寻找“幸福”的理性解释的故事。

麦拉用幽默的笔触记录了身边点滴的小事,生活也许就是这样,不在乎是否要尽在计划之中,偶有偏差,偶有惊喜,也是一种别样的人生风景;也不在乎有多美丽,只在乎有无发现美得眼睛,一路不停行走,有了心灵的碰撞,也是才是旅行,或者活着的意义。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纽约时报专栏: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