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教育

学术创新的教育影响学生

我们如何去教育个性迥异的学生?

在美国有这么个学校,无论是艺术、人文、科学还是工程类院系,这个学校招入校的学生并不一定是佼佼者,而是有色人种或那些常被忽视的人群,这个学校 帮助大量非洲裔学生、拉丁裔学生和低收入家庭学生成为世界顶尖的科技和工程人才——UMBC——我一下就记住这个大学的缩写名字,因为它的校长曾经开玩笑 说”我们大学的缩写UMBC可以被翻译成You Must Be Chinese”,这就是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这个校长是弗里曼·洛堡斯基(Freeman A. Hrabowski, III)。

有人音译他的名字费里曼,但我觉得这失去Freeman英文名字的意义。Freeman发起了“Meyerhoff Scholars”教育计划,旨在帮助有潜力的少数族裔学生掌握必要技能,攻读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学位,从而培养出大量取得这些领域博士学位的非裔美 国学生。他被奥巴马总统任命为非裔美国人优质教育总统顾问委员会主席,并已经赢得了无数的奖项和认可,其中包括被 “时代”杂志评为2012年100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Freeman还被马州华盛顿少数族裔公司协会授予“年度远见卓识奖”。

Freeman的背景故事应该从他上一代人说起。他的母亲在种族歧视严重的南部小镇长大,小时候做女佣,但很喜欢泡图书馆自学,后来成为数学教师, 她重视Freeman的教育,向儿子灌输对知识的热爱、对教育力量的理解。Freeman自小酷爱数学,喜欢阅读,成绩很好,都是A,当老师在课堂上宣布 “作业有10道题目”的时候,他会大喊“再来10道!”—— 这小子讨人厌吧,我小时候班里哪个尖子生敢这么嚣张,放学我也得修理他。那时小小的Freeman就开始纠结一个问题:我们怎样让更多的孩子喜欢学习?

小时候Freeman不愿去教堂的,喜欢躲在最后一排做数学题,一次他听到一个男人说 “如果我们的孩子们能够参与到伯明翰的和平示威游行中来,那么我们就能够向全美国人民宣告,就连小孩子都能辨别出其中的对错,而我们的孩子们有多么想要得 到最好的教育” ,这一下触动到Freeman, 别人告诉他说演讲人就是马丁·路德·金博士,回家后他斩钉截铁要求“我要去参加游行!我想去,我想要成为他们的一员。”而父母却坚决不同意。

Image 5-28-13 at 5.56 PM

Freeman那是才12岁,他和父母争辩:“知道么,作为父母你们言行不一。你们让我去教堂,让我去听演讲, 当这个人号召我去参与的时候,你们却说‘不行’。” 这个场景是不是太熟悉了?我们父母经常为自己和孩子制定不同的标准,我们期望孩子按照我们的说法成长,我们告诉他们要勇敢、要真诚、要有爱、坚强、要言行 一致,但却经常在不知不觉中将我们成人的孱弱、虚伪、圆滑、懒惰、贪婪曝露给孩子。

还好,Freeman的父母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整晚都在哭泣着为Freeman担心和祈祷,虽然他参加游行有危险,可最终父母的内心战胜了胆怯, 允许12岁的Freeman参加游行。小孩子Freeman很高兴,开始想像自己游行时被狼狗追咬,被高压水枪冲的画面,他也突然有害怕了,从这段经历中 Freeman学到一个道理:有时候有些人满怀勇气去做一件事情,或许并不表示他真的有那样的勇气,他只是相信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一定要去做!

这次游行的结果是Freeman被关了5天监狱,马丁·路德·金博士拜访Freeman的父母,称赞说 “你们的孩子今天所做必将会影响到尚未出生的下一代”。和马丁.路德.金一起战斗过经历让Freeman受益匪浅,他不但深受民权运动影响,成为儿童领袖,而且这也启迪他让他在教育之路上走得非常远。

Freeman从小就明白自己的诉求很简单,就是希望接受更好的教育,有很多新的课本,学校不仅拥有好的老师,还能拥有足够的教育资源。现在三分 之二的美国人是在1963年之后出生的,多数人通过电影、电视或书籍知道当年伯明翰少年游行或许跟看电影《林肯》的感觉差不多——历史太遥远了。从这个表达诉求的游行中现代的年青人能学到什么?Freeman在TED演讲台上总结:最重要的是学生能有教育的主动性,他们学习的热情可以被启发出来——渴望学习,并且热衷提出自己的问题。

Freeman和马丁路德金在1963年入狱,而同年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UMBC)创办,现在Freeman负责领导该校的事务。这所学校 的创办意义重大是因为马里兰州属于南方州(美国南方的种族歧视更严重)实际上,这是当时全美第一所自创办之日就没有进行种族限制的大学,黑人学生、白人学 生和其他肤色学生都在此求学,这是一场持续了50年的实验,目的是希望大学乃至国家拥有这样一种教育体系,让学生不分背景成分的人来此求学,学习如何与人 合作、如何领导团队学会相互帮助。
UMBC大学从60年代开始在艺术、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发力,培养了大量的人文和法律人才,大量的艺术家,和演艺事业的佼佼者,学校现在重视非洲和 拉丁裔等少数种群学生在自然科学和工程学领域的努力 。Freeman坦承在自然科学和工程学领域所有的美国民族都表现的不尽如人意。那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UMBC采用四种办法来帮助这些弱勢学生提高。

法宝一:提高期望。Freeman强调努力才有成功,他说:我不管你有多聪明,或自己自己觉得自己多聪明, “聪明”在这里仅仅表示你准备好去学习。你要有兴趣学习新东西,这让你兴奋,让你提出高质量的问题。他举例:诺贝尔奖得主 I. I. Rabi 小时候住在纽约,其他家长问孩子: “今天在学校学了什么新东西?” 而他的犹太裔妈妈问的就不一样: “Izzy,今天你有提出有质量的问题么?” 所以“高期望值”需要兴趣作为支撑,需要鼓励年轻人的好奇心,学生变得更加主动地从学校这里寻找帮助,而不仅仅是为了通过考试拿到学位,而是更进一步的追 求更高的目标。这里我想要着重谈谈这句:It’s hard work t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I don’t care how smart you are or how smart you think you are. Smart simply means you’re ready to learn.因为我从小愚钝,从小学到大学从来没被划在聪明学生的圈子里,班主任给好学生吃小灶从没我的份儿!可Freeman让我看到how to make difference.

法宝二:分数不是唯一。分数是很重要,但是并不是最重要的。Freeman鼓励学生建立自己的圈子,在科学和工 程领域竞争非常残酷,学生没有获得团队合作方面的教育,而教育者要做的就是把他们结合起来,让他们相互了解,建立信任,相互支持,学习如何提出有质量的问 题,以及如何清晰的阐述概念。自己拿到高分是一回事,能帮助他人做得更好是另外一回事,这种责任感对于整个世界的影响都是巨大的,所以让学生之间建立联 系,这点非常重要。啊!这个让我想到我们TEDtoChina的志愿者们,自己看大量TED和其他的海外课程,开拓视野,同时,利用个人的盈余时间和盈余 技能将自己所看、所想分享给跟多需要这些ideas的朋友们——自己能从不同角度看世界是一回事,能帮助其他人看世界,是另一回事!——forgive me,时刻不忘做广告 :)

法宝三:依靠专业人士培养专业人士。术业有专攻,在艺术领域艺术家培养出新的艺术家,在社会科学领域也是如此, 这是通用法则,自然科学和工程学领域也一样。学生需要在科学家的带动下充满热情开始相关的工作。他举例,有一年巴尔的摩下了很大的暴风雪,一名科学家在暴 风雪刚过去就跑回实验室工作,而他所有的学生都坚持呆在实验室,他们自带干粮,把实验室挤满了,他们把这些工作视为生命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作业而已,他 们知道他们在研究的是艾滋病防治,他们醉心于创造新蛋白质的过程,每个人都非常专注,没有什么场景比这更美好的。在此,很想吐槽国内大学… … 算了,行政干预教学的事情太多了,都知道,不说也罢。

法宝四:当你已经给了他们高度期望,已经建立了学生圈子,已经有专业人士培养,你需要找到乐于跟学生交流的老师,教员用心观察学生的表现,用心去识别谁在用心听,谁又在开小差,并且愿意和学生一起解决问题。

FreemanHrabowski_2013-embed

在UMBC大学这套作法实实在在起了作用。UMBC也响应重新设计课程,改革了化学专业、物理专业,现在正在尝试改革人文和社科专业,太多这些专业 的学生觉得课程无聊了,他们不愿意干坐在那里听别人讲课,他们需要参与其中。比如改革化学课程,UMBC强调合作的重要性,不是死板的传授理论,而是让学 生自己去挑战这些理论,鼓励他们利用所掌握的技术解决生物科技公司遇到的实际问题,越来越多的课程正在按照这样的方式改革。这称为学术创新

UMBC也在改革师范教育和IT女性培养计划(从2000年至今计算机专业女学生比例已经下降了79%),大学建立学生之间的联系,鼓励女学生、少 数裔学生以及所有的学生跟教员一起工作,让教员指导他们,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学生的自我意识,他们心中的梦想和价值将会改变世界,这才真真叫人激动!

Freeman在12岁时被关在伯明翰监狱时可没想到一个伯明翰的黑人小P孩竟然有一天成为一所拥有来自150个国家学生的大学的校长,这所学校的学生并不满足于混个文凭,他们热爱学习,他们享受做到最好,他为这些学生自豪,因为这些学生有能力改变世界。

亚里士多德说:“优秀绝不会出自偶然,优秀是强烈的动机、不懈的努力和智慧的共同结果,它体现了所有选项中最具智慧的一个。” 接下来他的的话更令人震撼不已“决定你命运的,不是机会,而是选择。” 不是机遇,而是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命运、梦想和价值。

Excellence is never an accident, It is the result of high intention, sincere effort and intelligent execution. It represents the wisest option among many alternatives. Choice, not chance, determines your destiny, dreams and values。

文章转自博客 Lawrence.im

—————————————————————————————————–

TEDtoChina微信

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墙内墙外——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身影,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Lawrence治钧Director@TEDtoChina 从事数字媒体工作为生,过去几年来业余时间化身@TEDtoChina主页君在微博、微信、Twitter上分享TED演讲。个人在推特上有些特别粉丝,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影星汤姆克鲁斯、英国唐宁街10号、韩国青瓦台、澳大利亚总理等等都是他的粉丝….过年过节会给他们发私信致以亲切的问候…

能持久的意志力是成功关键

  • 丘吉尔说:成功的秘诀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
  • 股神”巴菲特成功的秘诀:耐力胜过脑力
  • 朱熹:立志不坚,终不济事。
  • 毛泽东:苟有恒,何必三更起五更眠;最无益,只怕一日曝十日寒
  • …….

这样的名言警句我年青时背过不少,但回头想想,什么也没有坚持下来什么,除了每天看两三个TED演讲坚持了多年,并通过TEDtoChina分享给更多人,算来现在也有一千多个演讲了,从个人开拓视野,思考新知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成功。

关于意志力、持久心对于『成功』的影响大多是一两句的泛泛而谈,很少有人从心理学或者统计学上做深入研究。在2013年的TED教育专题上Angela Lee就分享了她在这方面的研究。

AngelaPhoto

Angela在27岁时辞去很悲催的管理咨询工作,转而到纽约公立学校教七年级数学。她发现最好和最差学生的差异并不仅仅是智商,坚韧的性格起很大作用,几年的教学经验使她相信:我们的教育所需要的是一种对学生、对学习更好的理解—— 从动机的角度、 从心理的角度去理解,而不仅仅是智商单一的维度。后来Angela继续她的心理学博士学习,研究儿童与成人在各种艰巨挑战中的表现,看谁会成功?为什么会成功?

她和研究团队去西点军校,尝试预测哪些学员能通过军事训练,哪些会放弃;去看全国拼字比赛,预测哪些孩子能在比赛中笑到最后;研究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工作的新教师,预测哪些教师能坚持这份职业,预测哪些教师教出的学生成绩的提高最为显著;她和公司合作预测哪些销售人员能保住饭碗?谁能赚最多钱?… …在不同的背景下,她发现意志力指标是观测重点,而非社交能力、美丽的外貌、健康的身体,更不是智商。

意志力是什么?是面对长远目标时的热情和毅力,是有耐力的表现,是日复一日依然对未来坚信不已——不只是这周、 不只是这个月,而是年复一年地用心、努力工作来实现所坚信的那个未来。意志力是将生活看作是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

Angela在芝加哥公立学校研究意志力时请数以千计高中生填写关于意志力的问卷,然后等了大约一年多看看谁会毕业。结果发现,意志力越坚定的孩子毕业的可能性明显越高,而家庭收入,标准化测验的分数等指标则的相关性则没那么强。她的调查资料非常清楚地揭示有很多才华横溢的人并不能坚持到底。事实上,意志力通常与才华无关,有时甚至成反比。

意志力不仅仅对学校学生重要,创业者、普通员工任何人都很重要。在我组织TEDx活动时认识很多NGO从业者、创业者、艺术家、成功企业家等,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在和他们的访谈中,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不懈的坚持、强大的意志力让他们成为与众不同的、脱颖而出的一群人。

意志力如此重要,如何锻炼加强这种性格要素?科学界对于如何锻炼意志力知之甚少。家长经常问老师 “如何锻炼孩子们的意志力? 我怎么教会孩子坚实的职业道德? 怎样才能让他们有长远的动力?” 这个没人能回答,如果哪位家长来问我,我会反问:您为人父母,你有意志力嘛?您能给孩子做个意志力的榜样吗?我相信父母是培养孩子意志力的第一责任人。

关于锻炼孩子们的意志, 到目前为止最好的理论斯坦福大学Carol Dweck教授的“成长型思维模式”理论,这个理论相信学习的能力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由于你的努力发生变化。当孩子们在学习大脑的相关知识,以及大脑在面对挑战时会怎样变化和成长时,他们更有可能在失败时继续坚持,因为他们不相信他们永远会失败。

这个TED演讲人Angela也令人钦佩,她在研究学生意志力项目上坚持多年,看看她其中跨越一年的高中生毕业项目就知道,她有不懈的意志,做研究也需要这样的耐力,这个是我们很多研究人员缺乏的。

意志力决定你的未来。Grit is sticking with your future — day in, day out, not just for the week, not just for the month, but for years — and working really hard to make that future a reality 不懈的意志,我缺,我太缺了!我是反面教材。

TEDtoChina微信

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墙内墙外——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身影,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Lawrence治钧Director@TEDtoChina 从事数字媒体工作为生,过去几年来业余时间化身@TEDtoChina主页君在微博、微信、Twitter上分享TED演讲。个人在推特上有些特别粉丝,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影星Tom Course、英国唐宁街10号、韩国青瓦台、澳大利亚总理等等都是他的粉丝….过年过节会给他们发私信致以亲切的问候…

Bill Gates谈教育——教师评估系统

Bill Gates先生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教育体制的改革,他和夫人领导的盖茨基金会在不遗余力地探索如何将教育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准。这个是Bill Gates现在在2013年TED教育周的演讲,他认为针对教师的评估系统将有助于提升教育质量。

0a0df8ae49896dfc634c70373ce09f059f1a5f21_389x292

教师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职业,这个职业需要听到反馈才可能有不断自我发展和提升。通常我们得不到系统的反馈。超过98%的老师得到的反馈通常只有一个词:满意。 这样就永远也不可能变得更好。我们怎么知道谁是最好的?国际上还没有一个通行的评估老师教学质量的标准,现在各个学校都在改进评估教师的方式,但是实际上帮助不大,反馈的信息对提高教师工作水平帮助有限。

Bill Gates引用了2009年经合组织做过的一项测验,在中学生阅读水平方面美国连前十都没能进入,美国和冰岛以及波兰并列排名第15名,其中前11个国家的教育体系有教师评估系统。Bill Gates觉得这方面美国大大落后于其他国家。

上海在这个排名里表现最好,参加测试的5000位15岁学生表现很好,在阅读、数学以及科学等方面整体排名第一, Bill Gates相信上海能有这种令人惊讶的成功关键之一就在于,他们帮助教师不断自我发展的方式,如他们确保年轻的教师有机会看到资深教师授课,他们每周都有让老师聚在一起并讨论哪些教学方法比较有用,他们甚至要求每位老师观察他的同事并给他们反馈信息。

作者按:经合组织 (OECD) 每三年都会在世界范围内实施学生能力国际评价项目,旨在衡量一个国家的教育系统在培养学生应对全球知识经济挑战方面的表现。 2009年约5100名15岁上海学生首次参加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衡量其阅读、理化和数学能力,上海和几个亚洲地区参与者的成绩超过了美国和大部分西欧国家。这令国际教育界震惊,也引起不少争论。有人相信中国教育正在快速地赶上和超过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也有人提出这不是中国的整体评估,仅仅是在上海、香港和澳门等区域性样本测试;也有人指出这是中国学生突出的应试能力起了作用,算不得什么。我个人觉得这代表的是中国的基础教育良好,不是高等教育,更不代表整个中国教育体制的全貌。

好的老师能帮助学生取得的巨大进步。在教师这个职业中,有的老师教学质量和效率远远超过其他老师。因此教育系统需要一个向好教师看齐的评估系统。这样一个系统会是什么样子的?盖茨基金会和美国各个校区的3000多名老师合作开展了一个叫“有效教育方式”(MET)的项目。盖茨基金派出观察员观看老师在教学中的录像,并且评估他们所做的一系列事情。比如:他们有没有向学生提问具有挑战性的问题?他们有没有找到多种方式来解释一个概念?也请学生做问卷调查,比如: “你的老师是否知道整个班级听懂了一堂课?” “你是否学会了改正错误?”

374254_10151454191611961_2022580253_n

这样的调查结果令人满意。 首先,在这些评测中表现很好的老师所教出来的学生也更好。这说明MET设计的问题是对的。 其次,参与这个项目的老师们认为这些录像以及向学生发放的调查问卷是非常有用的工具,它们指明了教师们能够改进的具体环节。

梳理出一位老师在什么地方需要改进只是第一步,还应该给他们采取措施的工具,以改善自己教学的方式。建立一个完整的能给予老师反馈以及自我发展手段的系统不容易,需要教师的普遍认同,也需要大量的投入。 盖茨基金会估计会花费50亿美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但这仅仅是教育体系支付教师工资的2%。

盖茨先生和其基金会在全球各国的教育和慈善领域的努力是非常令人钦佩的。他对于改善教育、提高教师评估方法下了不少功夫,有的项目是令人吃惊的,比如“情绪手镯”项目。他斥资110万美元购买皮肤电流反应测试手镯,这种手镯能捕捉到学生佩戴者的在听课时的情绪变化,用来调查老师的课是否能让他们产生兴趣。 “情绪手镯”能测量皮肤的导电性,皮肤导电性会随着水分含量的变化而变化。而汗腺是由神经系统控制,因此皮肤导电性可以作为情绪反应的一种依据。当然这也仅仅是一种有趣的geek试验。

盖茨先生认为不应以资历和学历而应以教育成果来评定教师,他主张发展出一个系统来促进老师的工作能力,我个人也觉得这是必须的,但如何量化是个大问题。在不同的国家,比如中国和美国,对于教师的教育成果有不同的定义,放在一个大的范畴来讲,教育是的目的是什么?这才是个大问题

教育是个大问题,关乎国运福祉。无论中美,对于此问题,都应如同Gill Gates所说:I want to admit that I am an optimist. Any tough problem, I think it can be solved.

—————————————————————————————-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博/微信/Twitter、Facebook @TEDtoChina 加入我们的讨论TEDtoChina微信

作者:  Global Digital Marketer / Director of @TEDtoChina 维护 @TEDxShanghai @BullishChina @Maoyushi @ChinaHour

TED_ED 全新改版,力推视频微课堂教学

去年,TED发布了TED ED这个专门关注如何将TED演讲(以及TED演讲的方式)应用到中小学教学的新项目。该项目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搜罗了一批10分钟以内的TED演讲,并且配上了非常生动可爱的插画,使得整个观看效果更为迷人。今天,TED ED项目首次改版,并且发布了一个全新的flip any video的功能,使得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位网络教师。具体请看下面的解说:

TED ED这个项目的最终目的是希望通过网络视频,来激发学生学习和探索的兴趣以及热情。TED演讲当中其实有很多也蛮适合用在教学当中的。但是这些演讲可能更多是面向成年听众,并且时间很多都是十分钟以上,这对于中小学生而言未必合适。并且对于富于好奇心的中小学生而言,假如他们不仅仅可以看演讲,而且能够了解演讲背后的一些故事,甚至是有人去引导他们围绕这些演讲去思考一些问题,那将会是最棒的在线学习体验。而TED真的把这些网友的反馈做成产品了,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新版的TED ED网站

这个新版的TED ED网站首页有一些由编辑精心挑选的教学视频(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有点像动画的短视频),另外在导航栏上可以看到有“Series”和“Subject”两个版块,其中的“Series”就有点像是TED官网上的“演讲主题”,而“Subject”则是为中小学生度身设计的课程分类。

点击这里的任意一个视频,都可以看到一个YouTube上的短视频(实际上任何一个这样的页面就相当于一个小课程了),以及在视频右侧的几个小栏目,分别是“Quick Quiz”(小测验)、“Think”(思考题)和“Dig Deeper”(深入学习),你可以在看视频之前或之后去做那些小测验,或者点击“思考题”,看看这个视频课程的创作者是否留下了一些给同学的问题,以及点开“深入学习”,去更进一步的了解这个视频所讲述的故事/原理/方法背后的一些知识/历史/辩论。

这个新版的TED ED网站最有意思的一点是,你可以flip任何一个视频。flip在这里的意思是重新解释,也就是说,你可以点击“Flip this lesson”,而后在新的界面里输入你的“小测验”“思考题”和“深入学习”的问题,并且一经保存,你就有了一个专属的在线课程页面了。你可以把自己创建的课程页面发给你的朋友或学生(假如你是老师的话),这样他们都可以成为你的学生了!事实上,你不仅仅可以flip任何一个TED演讲视频,还可以flip任何一个YouTube上的视频(当然,前提是那个视频对于你要讲述的某个题目有帮助),这样一来,TED ED就使得用户不仅仅可以成为课程消费者,还可以成为课程的生产者了!(例如这个是我刚创建的一个关于公民科学的课程。)

但目前TED ED还没有播放列表的功能,所以生产出来的课程还只能一个个的去传播,当然,假如你的课程特别好,会有可能被收录到“Series”或“Subject”那里(你在发布制作好的课程之前可以选择将课程自荐给TED ED的编辑团队),供全世界的学生学习。

(编者按:因为目前所有TED ED网站上的视频都是来源于YouTube,所以大家目前只能翻墙之后才能观看到那些视频。)

可汗学院(Khan Academy)——未来教育一瞥

也许“视频教育”对你而言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可是当Salman Khan在TED大会上讲完《用视频改变教育》的演讲时,主持人比尔盖茨评论Salman Khan 的想法是:“ 太精彩了,你让我们领略了未来教育的一瞥。”

Salman Khan是一个比较有趣的人。他毕业于麻省理工,之前是一位对冲基金分析师,几年前,他给外甥女补课,并且尝试将一些他觉得会反复出现的课程做成视频放到YouTube上。出乎他意料的是,居然有不少人对他的视频感兴趣,并且给他写评论大加称赞。后来他决定从最简单的代数开始,要给所有的中小学课程做免费的视频。这样做了两年多,并且于09年的时候获得了 Google的一个大奖。比尔·盖茨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并且乐意以基金会的名义去支持他。Salman 的想法是,让免费教育真正成为可能,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最优质的教育。

下面,就让我们来一瞥这无与伦比的未来教育模式(Salman Khan的TED演讲链接):

首先,是新科技手段的运用。与之前所推介的Geoff Mulgan工作室学校教育模式不同,Khan 学院(Khan Academy)是以视频教学为载体的一种教育方式。如果说Mulgan的工作室学校是一种教育模式的“回归”,那么Khan的学院教学则是一种教育模式的“革进”。这种新科技手段是以计算机技术为核心,涉及课程设计中的极具创新智慧的系统编排、软件设计、内容布局,再以网络为媒介达到资源的共享。Khan和其团队的工作人员运用这种科技手段,充分发挥着他们的创意与激情,为课程注入了生动活泼的动画和妙趣横生的解说,使学生在色彩和形象的冲击下增强了记忆,这是现代课堂教育所不能达到的。
        

其次,是现代化科技手段所带来的教育模式的革新。Los Altos学区的数学课示范点向我们较好地展示了这种全新的教育理念与模式。从学生方面来说,他们不再靠老师授课,而是通过视频进行自主学习。而这种自主学习又是完全开放与自由的,通过视频,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学习,可以在任何不懂的地方暂停、重播而不用觉得尴尬不安;通过视频,课堂可以在教室,可以延伸至家里,可以在任何条件许可的地方。从老师方面来说,他们利用Khan学院所设计的评估检测系统,能够完美地掌握学生的学习情况,透过数据、曲线与表格,老师们可以知道学生在哪里暂停、学习的速度与质量;这种教育模式也为他们节省了备课与评级的时间,从而有更多的时间与学生在一起。

在Khan学院的教育体系中,一个很重要的模式是“满十分前进”模式。学生们通过完成视频中所设计的练习来了解并巩固自己对知识的掌握情况,在特定的章节与单元的练习中,只要最后达到了十分,便可以进入到下一个单元的学习。而这种练习系统的设计,极好地弥补了传统教学中通过考试来对学生进行学习检测的缺陷。因为在传统的考试中,即使是拿到了95分的学生,也很可能不知道自己5分的缺漏到底在哪儿就被迫进入下一章节。而Khan学院的教学理念是,拿满了十分,才继续前进。关于这点,我印象最深的是Khan在演讲中所说的一段话:

“(满十分前进的模式)这也和学习骑自行车是一样的道理。 确保在自行车上,从自行车上摔落, 一直练习直到你精通它为止。 传统的方式总是惩罚你的尝试和失误, 但不会期望你精通它。而我们鼓励去试验尝试,鼓励去失败,但我们要求你达到精通。”

第三,教育的人性化。 Khan说“我们的目标是用科技的力量来人性化教学”。视频教学打破了传统的课堂教学空间与时间的限制,打破了教室的规章制度的束缚,使学习成为了更为自由与愉悦的事。在描述传统教室教学的弊端时,Khan说道,“(这些孩子)他们都经历过非人性化的教学, 30个孩子不许讲话, 不许互相配合, 一个不论多么优秀的教师, 都不得不按同一个步调30个学生讲课。 面无表情的脸庞,小小的……”

这使我想起了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全景监狱理论”中对“监狱型学校”的阐述。他认为,学校也是监狱的一种形式,学生们无时无刻不被监视着,身心受缚被迫遵循学校的一切规章制度,不管合理与否。本质上,学校管理学生的方式与监狱管理犯人的方式其实如出一辙。

那么,如果依照符柯的观点来看,Khan的教学模式应该是对这种“监狱式学校”的一大革命性突破了。它打破了课堂死气沉沉、统一步调的严肃紧张,使上学不再成为“蹲监”,而是一种自由且富有创造力的探索。

此外,这种教学模式的人性化还体现在学生们依照自己的步调来学习,不再被贴上“好生”与“差生”,“慢生”与“快生”的标签;学生之间也有了更多的时间与空间进行互相配合,互帮互助。

第四,全新的自由平台。这种自由的平台包括资源共享的自由和学习方式的自由化。Khan学院在网络上的2200个视频都是完全免费的,可以供人们自由观看与分享;同时,人们也可以通过网络把自己的资源进行共享——即有经验和能力的人可以在网上注册成为辅导老师,对学员的学习进行指导。

学习方式的自由化意味着不管你处于怎样的年龄,是适龄孩童还是已为人父;不管你身处何处,是在美国还是印度的加尔各答还是在中国;不管你抱着怎样的目的,是为了兴趣还是为了指导你的孩子……你都可以获得你所想要的极其优质的教育资源。

试想一下,它从一个点出发,将不断延伸、发散、覆盖,最后涵盖全球,全人类都可以参与其中,从中受益的同时也可以贡献自己的智慧,成为共同编织人性化教育理想的一份子。在这个自由的平台上,你开始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这种全新的教学模式一定也有许多方面会受到人们的质疑。我个人就很怀疑Khan在提到“全球化的教育”时所说的“加尔各答不能上学的孩童也可以通过视频进行学习”的可行性。至少在中国,许多贫困地区的家庭是没有电脑与网络的覆盖的,能够接受传统教育对他们来说已是不易,更不用说是这种新型的教育模式,而亚洲、非洲的广大贫困地区相信也是同样的情况。优势与先进的教育资源仍然掌握在相对富裕教育资源阶层的手中,这会不会加剧教育资源与教育成果的两极分化?此外,Khan学院的课程主要仍是集中在基础教育与理科教育方面,这也将大大限制其传播范围。

然而,我们还是有理由坚信,Khan与他的团队将通过他们的创意与智慧,对Khan学院的教育体系进行不断的完善与拓展。这个世上没有完美的教育模式,但是我们可以把每种模式的功效发挥到最大。

1989年,一部关于接受传统教育的学生与一位反传统教育的老师之间故事的电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在《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中,基廷老师认为传统教育的最大弊端是“没有激情,不会教你如何深刻地生活”,而“人类是充满激情的”。看完影片后,我长久以来也一直认同基廷的观点“人类的激情与深刻的生命体现在诗歌、美、浪漫与爱”。

然而,Khan却教我懂得了人类的激情也可以由导数、三角函数和概率引发。因为通过那些视频的学习,你将会第一次领略“令人神魂颠倒的公式”,你将会“第一次笑着做导数题”。

【作者介绍】

刘树源(Joy Liu),就读于吉林大学。参加了国内高校校际交流项目,目前正在中山大学做交流生。相信生命中不能没有写作、电影、摇滚乐、茶、诗歌、心灵启示、幽默感,三毛和侦探小说。短期最大的愿望是勇闯美利坚——去美国读研,以邂逅更多次元的精彩。作者博客

参考阅读:

肯·罗宾逊教授论教育

“墙中洞”教学实验:孩子如何自己教自己

Khan Academy 启示录:云孵化

责任编辑:冯超

工作室学校——正在崛起的新兴教育模式

20世纪上半叶,被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称为他“所知道的唯一能完全摈弃自我的”伟大哲学家、宗教教育家克里希那穆提(J.Krishnamurti)在欧洲以英国为中心开办了多个学院,践行着他的教育创新理念,志在释放学生内在无限的潜力,培养灵性健全的“充满爱且觉醒的人”。

今天,21世纪,同样是在英国,一种全新的教育模式、一种大胆的教育创新理念正在以蓬勃的势头慢慢铺开。在此次TED演讲中,来自英国Young FoundationGeoff Mulgan为我们介绍了“工作室学校”(Studio School)相关理念与践行情况。

大到国计民生,小到寻常百姓,教育永远是说不完的话题,同时也有着层出不穷的问题。在演讲中,Mulgan回顾了创办“工作室学校”的理念是源于当时教育出现的两个问题:一是有大量的青少年对学校产生厌倦与抵触,他们看不到所学知识对将来工作的实际作用;二是众多企业抱怨毕业生缺乏正确态度与实战经验,无法适应现实的工作与市场的需求。

基于上述普遍存在的矛盾,经过多方长期的交流与调研,“工作室学校“应运而生。这是一种旨在重点培养学生非认知性技能——即驱动力和适应性技能的学校,以工作室的形式,把工作实践与学习有机地结合起来(work by learning, learn by working),从而达到最佳学习效果。

这使我想起了教育界中的“智能多元论”,即大多数人的智力发展都是不平衡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擅长的智能领域,即“核心竞争力”。有些人逻辑思辨能力强,擅长理论学习;有些人善于分辨色彩、形象,视觉的冲击是激发其学习潜力的妙招;有些人动手能力强,通过各种实验与工作能使其学习效益达到最大化。

然而,我们如今的教育体质与形式却恰恰奉行的是“智能一元论”。主流教育所注重的是认知性技能,更多的强调的是一个人的学术能力。恰好擅长这一智能领域的学生便能很好地适应主流教育,成为受到认可的“优等生”,而其余的学生则很可能在主流教育中屡屡受挫,因为得不到认可而产生厌学与抵触心理,甚至怀疑与否定自己,只有在走进社会之后,经过无数次探索的碰壁与挣扎的阵痛之后,有些人才最终撞出一条能发挥自己智能的道路,实现自我。而另外一些人,早期刻板的教育也许在一定程度上扼杀了他们的智能,在之后的人生中便再也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激情,找到真正的自我。

而“工作室学校”的诞生,也正是为了让那部分无法适应主流教育的学生找到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与平台。在具体阐述新式学校的办学理念时,Mulgan谈道,教学的核心方式是实践、团队与实际工作。相对于主流教育的以课堂为核心的方式,“工作室学校”百分之八十的课程都是通过实践授权给商业机构的实际项目来完成的。每一位学生都会有一位导师和几位老师,从而使他们获得充分的学习与方向性的指导。他们由时间表来指导工作学习日程,使得学生更像是置于商业领域的工作环境中,体现了工作于学习相结合的教学原则。

虽然关于“工作室学校”想法的践行才刚刚起步,却得到了振奋人心的效果。首先,它得到了年轻人的广泛欢迎与支持,他们非常喜欢这种极富主动性与创造性的教学模式。其次,它也获得了政府与社会上相关人士的积极响应。教育部长宣称自己是其的忠实粉丝,商会负责人也成为了学校的主席。最后,最重要的是,在两年后的考试中(包括英国普通中等教育测试),表现最差的学生一跃成为了优等生,证明了这种教育模式在学生身上产生了极佳的教育效果。

教育最强调的精神之一是“创新”。哈佛大学对其学生说“你们来这里的任务不是学习,而是创造”。然而,我们的教育本身确是一项缺乏创新的事业。我们的教育形式、教育体制、教育方法需要注入新鲜的血液,需要进行新的探索与变革。我们需要更多像“工作室学校”这样的新理念,尽管这样的探索会面临着重重障碍,比如资金不足、得不到主流社会的接受、因触动某些人的利益而受到压制等,但是只有这样的探索,才能为教育事业带来希望,才能为更多的家庭与个人带来希望。诚如Mulgan所说,“我们自认为所做的事情并不完美,但是我们坚信这个想法可以改变那些数千、甚至数百万厌倦学校教育的青少年的人生。”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样的创新也是以人道主义思想为支撑的,其背后的精神动力是——永远不放弃自己,也永远不放弃他人。

20世纪下半叶,一位名叫Ruth Wright-Hayre的美国黑人女教育家出版了她的自传Tell Them We Are Rising: A Memoir of Faith in Education (《告诉他们我们正在崛起:有关对教育信仰的传记》)。我想这本书的题目正适用于“工作室学校”的建立与发展。从卢顿、布莱克浦到贯穿整个英格兰,从两所学校到十所再到明年的三十五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愈来愈多的人开始关注并支持“工作室学校”的发展。“Tell them we are rising(告诉他们我们正在崛起)”——这正是Mulgan向我们传递的对于教育的坚定信仰。

【作者介绍】

刘树源(Joy Liu),就读于吉林大学。参加了国内高校校际交流项目,目前正在中山大学做交流生。相信生命中不能没有写作、电影、摇滚乐、茶、诗歌、心灵启示、幽默感,三毛和侦探小说。短期最大的愿望是勇闯美利坚——去美国读研,以邂逅更多次元的精彩。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冯超

教育的真谛

  大家有没有想过我们的祖父辈、父辈是如何学习的?他们去学校!因为那儿有书本、有老师,它们就是知识的源头。但时代变了,互联网的兴起导致信息海量增长,只需要几个键就可以查阅一个图书馆容量的信息。网络深刻地改变了我们获取知识信息的方式,在相当程度上取代了传统学校的地位。那么这时就要重新思考教育的真正目的何在,学校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Diana Laufenberg在TEDxMidAtlantic讲坛上就引出了这样的思考。Diana出身是“贫下中农”,但在公共学校有相当丰富的教学经历,她打破传统的“填鸭式”的教学方式,用创新的方法为孩子们带来了全新的课程体验甚至是人生体验。现在,她在费城的SLA学校任教历史。

  她说,第一年在勘萨斯州当老师时,教的是“美国政府”,这种课对高中生来说简直是无聊得要命;于是第二年转变教学思路,不再直接喂学生们答案,而是用问题启发他们思考——如何进行社区选举。学生们忙开了:他们制作散发传单,联络选举办公室,安排选举日程,设计选举手册,穿得有模有样地召开晚间选举座谈会……可以看到,孩子们在亲自参与的过程中学得更积极,印象也更深刻。
  几年后,调到亚利桑纳州的一所公立学校任教地理。其间,电影“卢安达饭店”里的那位主人翁受邀到隔壁的中学演讲,Diana带着自己班级的学生们去聆听、讨论“种族”“文化”“平等尊重”等话题,讨论作为一个平凡人又如何尽自己的能力做些积极的事情。她鼓励学生们研究自己身边的例子,把这些例子拍成视频,用镜头去诠释思想,用声音去叙述去抗争。当孩子们感受到自己在做一些积极的、能改变世界的事情时,他们身上爆发出来的能量是惊人的。
  再后来,Diana来到了费城的SLA学校。在这里,人人带着笔记本电脑来上课,毕竟,那里的知识最丰富也最完备,但学生们得学会如何进行信息的过滤与筛选,搜集出自己真正需要的信息。在这里,失败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而是学习的途径,人生并不是只有一个正确答案的选择题,选错了你就完了,而是从失败中汲取养分,做到“不二过”就行。在这里,教学总是以问题开始,问题既是好奇心的表现,也是寻找答案的起点,从而在问题中发现、比较、学习。在这里,很多事情都没有标准答案,可不是么,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只有一次比一次更好,一天比一天更优秀。
  
  知识本身是没有用的,就像DVD碟本身也是无用的但把它放在DVD里放映出来的电影让人心醉一样,当把知识转变成现实生活中的体验时,它才散发出了它的光彩。所以,既然学校的某些功能已经退化,那就发挥它最最核心的价值——做一个引路人,引导学生们去体验,去感受,学会分辨,学会仁爱,学会如何学习,学会如何面对失败。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Sugata Mitra谈孩子的自发教育

这是一篇TED演讲全文翻译。著名的“墙中洞”教学实验作者Sugata Mitra教授与我们分享他的教育实验心得。

本文作者:周巧鸽

巧鸽,从北航毕业后,通过交换项目横跨欧亚大陆到法国读取工程师学位,自此养成了注重行动和实效的习惯。期间游历欧洲,打开视野的同时,也为日后的人文情怀作了积累铺垫。现今居住在北京,任职于一家制造企业,从事技术工作。兴趣广泛,喜读书,旅行,交友,关注公益实践项目,尤其是教育和艺术类,相信跨界交叉激发的巨大能量。近一段时间在思考探索如何能将工程师的实用主义与美学、社会问题相结合,促成一些积极的变化。

谈到教育,似乎每个人都有切身的感受,尤其是在我们这个教育被广泛诟病的国家。教育的目标见仁见智,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塑造健全的人格、激发个体主动的自我教育和培养个体独立思考的能力。显然现在无论是我们的中小学还是大学离这样的目标都还有相当一段距离。那作为父母,除了给孩子选择自己能负担得最好的教育机构之外,是否还能做些别的?记得看过央视《我们》的几期“今天我们如何做父母”节目,说道现在的时代在飞速的变化,做父母的学问比起上一代传下来的方式也要作更新了,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既没有人教自己该怎么做,学校的应试教育影响又要部分靠家庭的教育来中和。孩子们的天赋各异,要有一双智慧的眼睛和无私的爱心,才能滋养未来这些充满各种可能性的精灵。

下面介绍给大家的文章,来自Sugata Mitra先生,一位注重实践的印度教育学家。他以自己数十年的实地教育试验,研究儿童的自我教育能力和其中IT科技所起的作用,取得了令人吃惊的研究成果。他认为教育是一个自发组织系统,而学习则是这个系统的自然生成的产物。

他所做的一切,让我想起自己喜欢的一句话“Thinking big, acting small”,“大处着眼,小处入手”。正是怀有一颗无私的爱心和相信积极的改变终会发生,他从最简单的试验入手,最终设计出了完整的SOLE体系(见正文介绍),志在用10年时间掀起一场全球的教育变革。下面请看Sugata先生的演讲。

Sugata Mitra: The child-driven education

有一个明显的说法,我是在12年前以发展中国家为背景讲的那句话,(大屏幕上ppt显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在世界上每个国家,都会有一些地方没有条件建造好的学校,而且好的老师也不能或者不愿意去那里教书”),但是今天在座的各位来自世界各个角落,如果你们想象一下自己国家的地图,也会意识到总能画出一些小圈,然后说“噢,这些地方好的老师是不愿意去的”。最重要的是,这些地方恰恰是麻烦不断的地方。因此我们正面对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问题,好的老师不愿去最需要他们的地方。

从1991年,我开始在新德里实施一项非常简单的试验以尝试解决这个问题。我在新德里一个贫民窟的一面墙上嵌置了一台计算机。那儿的孩子很少上学,也完全不懂英语。他们此前既没有见过计算机,也不懂互联网为何物。我将计算机连入了高速互联网,把它安置在离地3英尺高的地方,打开它就留在那儿。在此之后,我们注意到一些很有趣的事,你们一会儿会看到。我先是在印度之后在世界上许多地方不断重复这个试验,发现孩子们会学会他们想学会做的事。

你们现在看到的是我们所做的第一个试验,右边的那个8岁男孩,正在教左边的这个6岁女孩如何上网浏览。在印度中部一个拉贾斯坦邦村庄,孩子们录制自己的音乐,然后回放给大家听,他们是如此享受整个过程。而所有这一切,是在他们第一次接触计算机4个小时后完成的。在另一个印度南部的村庄里,这些男孩装了一个摄像机,尝试给一个大黄蜂拍照。这是在他们村庄放置好这台计算机14天后,他们从Disney.com或者类似网站上下载的。因此在最后,我们得出结论,儿童群体能够学会使用计算机和互联网,无论他们是谁和在哪里。

在那以后,我变得更加雄心勃勃,决定看看孩子们用计算机还能做什么。在印度海得拉巴,那里的孩子讲的英语带有浓重的泰卢固口音,我们挑选了一组儿童,给他们一台装有语音转换文字界面的计算机,你们现在可以通过Windows免费获得,让他们对着电脑说话。当他们开始讲话,计算机就打出胡言乱语,他们说“噢,这台计算机根本不明白我们在说什么” 我告诉他们,“看来是的,我会把它留在这儿两个月,你们想办法让计算机明白你们在说什么”,孩子们问“那我们该怎么做?”,我就说“实际上我也不知道”,然后我就离开了。两个月后,–这已经被信息技术促进国际发展报纸登载–,他们的口音变了,非常接近语音文本合成器带有的中性英国口音。换句话讲,他们讲得都像是James Tooley。所以他们自己完全做到了。在那之后,我又开始试验一些其他的孩子们能够自学的东西。

有一次,我接到一个从Columbo的Arthur C. Clarke打来的电话,他说“我想看看你做的事”。由于他不能长途跋涉(高龄),我就去了他那里。他讲了两点有意思的观点,“如果一个老师能够被机器取代,那就应该取代他”,他讲的第二点是“如果孩子有兴趣,那么教育就自然的产生了”。而那正是我当时正在实践的,所以我总是会看它(他们见面谈话的视频,译者按)和想起他。

Sugata Mitra: 我把试验带到了南非,这是一个15岁的男孩。

(视频)男孩:就像我刚才讲的,我玩游戏,听音乐。

Sugata Mitra: 我问他“你发电子邮件吗?”他说,“是的,他们跳过海洋。”这是在柬埔寨乡村,一个相当愚蠢的算术游戏,任何一个孩子在教室里和家里都不会玩的。他们会丢回给你,然后说“这太无聊了”。如果把游戏留在人行道上,大人们都走开,他们就会互相炫耀自己能够解它。这就是他们正在做的,我想他们在试着做乘法。在整个印度,大约两年后,孩子们开始Google自己的家庭作业,老师们报告说学生们英语长足进步–各个方面迅速的进步。他们说“学生们都变成深邃的思想家,等等。”事实上的确如此,如果Google上已经有了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记到脑子里呢?因此在接下来的四年结束后,我认定儿童群体可以通过浏览互联网,实现自我教育的目标。

当时,纽卡斯尔大学拥有一大笔资金用于改善印度的教育,于是他们给我打电话,我说“我会在德里来做这件事。”他们说“你绝对不能坐在德里来花大学的这笔100万英镑的经费。”于是在2006年,我买了一件厚外套就搬到纽卡斯尔去了。我想测试这套系统的极限。实际上我的第一个在纽卡斯尔以外作的试验证实在印度。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不可能的任务,看看在泰米尔印度南部乡村里12岁的孩子能否用英语自学生物技术。我想,我会测验他们,他们会得0分,我把学习材料给他们,(再学习,译者按),我会再回来测验他们,他们再次得0分,那么我就会回去说“是的,某些事情我们的确需要老师来教。”

我召集了26名儿童,告诉他们“在计算机里有一些非常难的东西,如果你们什么都不懂我也不会感到吃惊。材料都是英文的,现在我要走了。”于是我留下材料离开了他们。两个月后我回来了,26个孩子非常非常安静的走进来,我问“你们有没有看那些材料啊?”他们回答说有,我又问“那你们明白一些吗?”“不,我们什么都不明白。”于是我说,“在你们确定自己什么都不明白之前,研究过多长时间?”他们说“我们每天都看它。”“连续两个月你们都在看一个根本看不懂的东西?”这时一个12岁的小女孩举手说“事实上,除了DNA分子复制不当会导致遗传性疾病外,我们什么也没有明白。”

我花了三年时间来发表这项结果,它刚刚在英国教育技术杂志上发表。其中一位评审委员谈到这篇文章说“这简直好的令人难以置信。”这样讲有点不太好。其中一个女孩自学成为了老师,那边的那个就是她(视频中,译者按)。请记住,他们没有学过英语。当我编辑最后一点时问他们,“神经元在哪儿?”她说,“神经元?神经元?”她看了看然后翘翘自己的头,无论那是什么意思,都不太好。

他们的成绩从0分提高到30分,这在当时的教育环境下是不可能达到的。但是30分终究是没有及格,于是我在当地找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她是会计,也是孩子们的朋友,他们一起踢足球。我问那个女孩“你愿意教他们生物技术让他们能及格吗?”她说“我怎么能做到?那个方面我一窍不通。”我告诉她“不,你就用祖母的办法来教。”她问“那是什么?”我说“你就站在他们后面,一直赞美他们,对他们说‘这太酷了,棒极了,那是什么?你能再做一遍吗?你再多做些给我看看吧?’”她坚持这样做了两个月,分数达到50分,这也是新德里上流学校受过良好教育的老师所教出学生的分数。

于是我带着这些结果回到纽卡斯尔,认为有些严肃的事情正在发生。我又去了一些你能想象得到的最偏远的地区做试验。离德里大约5000英里的地方有一个小镇盖茨黑德,在那里,我找了32个孩子,开始微调试验方法。我把他们4个分为一组,我说“你们自由分组,每一组可以使用一台计算机而不是四台”,你们还记得嵌在墙上的计算机吗?“如果不喜欢自己的组,你们可以换组。你们可以去其它组越过他们的肩膀窥视,看看他们在做什么。然后回到自己的组,说这是你们做出来的。”我告诉他们许多科学研究也是通过这样的方法做出来的。孩子们踊跃的追着我问“现在你想让我们做什么?”我给了他们6个GCSE(普通中等教育认证,译者按)问题,最好的那一组用了20分钟时间全部解答出来,而最慢的一组用了45分钟。他们采用所知的一切资源 — 新闻群组,Google,维基百科,Ask Jeeves等等。老师们会问“这是深入学习吗?”我说“好吧,让我们试试看。两个月后我会回来,对他们作笔试,不能参考计算机,也不能互相讨论等等。”当孩子们分组并借助计算机解题时的平均分数是76分,而两个月后我对他们做笔试考试的平均分同样是76分。我怀疑他们之所以记得当时的图景是因为有互相讨论,如果一个孩子独立的面对一台电脑就不会有那样的效果。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得到的进一步结果,分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提高,因为老师们告诉我试验结束后,孩子们还会继续深入Google问题。

而在英国,试验后我招募英国祖母,她们非常积极,立即就有200位志愿服务。她们答应每周抽一天时间在家里使用宽带一小时,她们的确做到了。在过去的两年中,在Skype上通过我的学生们称之为奶奶云的方式,实现了超过600个小时的教学。奶奶云就坐在那儿,我可以把她们连接到我所希望的任何一所学校。

(视频)老师:你抓不到我,跟我念,你抓不到我。

孩子们:你抓不到我。

老师:我是姜饼人。

孩子们:我是姜饼人。

老师:非常好。

Sugata Mitra: 再次回到盖茨黑德,一个十岁的女姑娘可以在15分钟内进入印度教的核心,你知道,那些东西我一无所知。两个孩子看了一个TED演讲,在看之前他们想成为足球运动员,看了8个TED演讲后,他想成为达芬奇。

这些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这是我正在构建的体系,称之为SOLE:自发组织学习环境(Self-organized learning environment)。我们设计的这套设备,让孩子们坐在连接有宽带的大屏幕前,但必须是成组的。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打电话给奶奶云。这是一套设置在纽卡斯尔的SOLE系统,多媒体由一家印度公司提供。

那么我们究竟能走多远?我再讲最后一点就结束。五月份我去了都灵,我让老师们都离开教室,单独面对那群10岁的孩子。我只讲英语,他们只讲意大利语,我们没有可以沟通的方式。我开始在黑板上写英语问题,孩子们看了看问“这是什么?”我说“把它解出来。”他们把问题敲入Google,翻译成意大利语,再使用意大利版Google,15分钟后。。。下一个问题,加尔各答在哪里?这一个他们只花了10分钟。下一个我挑了一个非常难的,毕达哥拉斯是谁?他做过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他们说“您拼写错了,应该是Petagoras。”然后20分钟后,直角三角形开始出现在计算机屏幕上。我不寒而栗,他们只是10岁的孩子。文字:30分钟他们就能找到相对论,然后呢?

Sugata Mitra:所以你们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我想我们刚刚偶然发现了一个自发组织系统,它是一个没有明显外部干预的结构。自发组织系统也总是显示出现,就是说它会做一些从来没有被设计过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你们会如此反应,因为它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我想我现在可以大胆的猜想,教育正是一个自发组织系统,而学习是出现的现象。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通过试验才能证实这个推论,但我决定试试。与此同时,有一个可行的办法。有10亿儿童,我们需要1亿多媒体设备 –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比那个数字还要多 – 1000万SOLE,1800亿美元,10年时间,我们可以改变一切。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活动预告】TEDxWiserU 将于8月21日在北大揭幕

TED演讲由于其内容之精彩和多元,成为了很多朋友学习新知识的一个途径。《快公司》杂志最近也写了一篇文章,讲述这一现象。国内外都有不少人在关注TED与教育的结合,前不久的《南方周末》特稿《教育DIY——大学2.0》更是直接深入的探讨了这一问题。本月21日,一场以教育为主题的TEDx将在北京大学拉开帷幕。这场活动的全名是TEDxWiserU,它的主题是“重新构想明日之教育”,邀请了国内外10多位教育相关背景的专家作为讲者,同台探讨教育2.0的话题。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此报名参加。或者登录活动官方网站查看相关信息:www.TEDxWiserU.org

活动时间:8月21日 上午9时 – 下午5时

活动地址:北京市 北京大学 廖凯原楼342(地铁北大东门站D出口出来往北走约300米)

本活动豆瓣链接:http://www.douban.com/event/12079869/

部分讲者简介如下:

Uffe Elbaek, founder and principal of KaosPilot


Uffe 是丹麦著名的非传统商学院KaosPilot的创始人,该学校旨在培养对改善这个世界有贡献的青年(best school for the world)。学生在这里可以最大程度的发挥自身的创造力,通过团体协作以及创意思维,去解决不同的社会问题。

Raphael Ogar Oko, Ashoka Fellow, Teachers Without Borders

Raphael 是一位爱创家伙伴(Ashoka Fellow),他致力于缩短尼日利亚的教育鸿沟。他也是教师无国界的非洲协调人,该组织旨在促进教师交流、专业发展以及彼此连结。在这一组织的倡议下,很多教师开始意识到社区发展的需要,并参与其中。

Kyra D. Gaunt, TED Fellow, Ethnomusicologist, Author, Social Entrepreneur

Kyra 是一位教育教育家,她通过音乐给无力发声者发出声音,并且通过教学与社会媒体传递改变之声。Kyra是2009年的TED Fellow.

Jonathan Imme, co-founder, Palomar5

Jonathan 是一个创新工作机构Palomar5的联合创始人。去年,该机构在柏林组织了一次为期六周的题为“未来的工作”工作坊,获得了广泛的好评。Jonathan如今要开始新的尝试,他将其命名为“直到我们找到新大陆”(until we see new land),意在柏林市内找到一个永久的创意空间,并且会邀请来自全球的创新家到那里为这个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寻找解决办法。

Vicky Colbert, Executive Director, Escuela Nueva Foundation

Vicky 是南美洲“新学校”项目的创始人。该项目成功的把原先不见起色的农村学校转化成为活跃而且倍受学生欢迎的学校,还通过参与式的学习,让学生和当地社区建立联系。Vicky 也是一位爱创家伙伴(Ashoka Fellow).

Yogesh Kulkarni, Executive Director, Vigyan Ashram

Yogesh博士是印度Vigyan Ashram项目的执行主任,他同时主持“学校支援农村发展项目”,通过参与这一项目,很多逃课学生成为了创业者和发明家。他也是最早在印度发起Fab Lab项目的人。

Eva Maria Schoetz, Hands on Research

Eva 是普林斯顿大学基因组综合研究所的研究员。她在生物教学上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并且还在喀麦隆发起了Hands on Research, 发动发达国家的科学家到发展中国家传授科学知识。

Qi Ouyang

欧阳颀是北京大学物理学院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京大学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理论生物学中心副主任。他相信不同科学领域的交流碰撞会极大加深对于自然法则的洞见。作为北京大学理论生物学中心的创始人之一,他孜孜不倦的探索着前沿交叉科学研究与跨学科创新人才培养的新模式。

Xiuli Zhuang, co-founder, Social Learn Lab

庄秀丽(Xiuli Zhuang),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大发现社区(SocialLearnLab.org) 联合发起人。她相信社会化新媒体新技术的发展与普及应用,为人们认识自我释放潜能,提供了新的空间和途径。

Jiyou Jia

贾积有是北京大学教育信息化国际研究中心主任,专注于教育技术学、人工智能教育应用、教育决策支持系统、计算机辅助语言教学等方面的研究。

杰·沃克:英语狂潮来袭

早些时候关注TEDtoChina的新浪微博,发现有热心的朋友提到English mania这个演讲。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点开了这个视频进行观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该演讲虽短,但其内容居然和中国教育有莫大关联。观看完后,不禁引发对国家多年来提倡的素质教育和学习方法进行深深思考。我们在做的,究竟有哪些是对的,而哪些又是不可取的呢?先来听听看杰·沃克(Jay Walker)是怎么分析的吧!

你有具有做一名狂热分子的基因吗?这个世界不缺少另我们为之尖叫为之痴狂的事物,它们可以是音乐,是足球,是宗教,更甚者,是极端的法西斯主义。“狂热”这个中性词语并无褒贬之分,全取决于我们为之狂热的对象是什么罢了。


TED.com:Jay walker on the world’s English mania该视频已有中文简/繁体翻译

现在除了上述列举到的常见事物为人们所疯狂追捧外,语言也成为了新的追捧对象——那就是英语。相信广大朋友已对演讲中播放的万人狂练英语口语的现象早已司空见惯了:)

全世界20亿学习英语语言的人分别来自拉丁美洲,印度,东南亚国家,但支撑这个庞大数字的最大人群,还是来自中国。为什么是英语而不是德语,法语,西班牙语或是其他语言?除了服从执行国家教育部教育政策规定外,我们甚少问自己为什么要进行这项学习,更别说做到学以致用了。缺少了主要的内在动力的学习,导致学生投入的时间越长,学习动机越迷茫,而成效也一直停滞不前。作为外国人的沃克观察后发现,很多“苦熬”过英语关的人几乎都将英语视为“机遇”——借此机遇我们可以获得更好的生活(大部分是物质方面的)。为了达到英语能带来的一系列美好,中国学生一边憧憬着将来,一边以“头悬梁、锥刺股”的狂热劲儿向英语学习冲锋陷阵(可悲的是,我们往往会陷入了“读死书”的困境)。而能在其背后长时间操纵着学生埋头苦干的,就是高考这根指挥棒了。

就像前面提到的,中国学生为之疯狂(甚至抓狂)的英语,究竟是害是利?杰·沃克说到,英语是世界第二大使用语,但我们每个人的母语,才是永远的第一。其实回过头想想学习英语的必要性,并不是因为国家教育政策的硬性规定,世界正在融为一体,学习是为了更好地使用,使用是为了更好地交流,交流是为了更好地解决问题。这里英语真正扮演的,应该是在这些基础上共建一个美好未来的名叫“希望”的角色。

看完的演讲,我不禁想起《创世纪》中巴别塔的故事,耶和华担心人类的力量超越神灵,所以故意打乱人类的语言。既然人类祖先有建造巴别塔的能力,又何惧一种语言呢?故事听上去比较唯心主义,但是想要掌握一门语言,在学习中还是放下潜在的“抵制”、“恐惧”等消极心理。就像沃克所说的,母语永远是人的第一语言,学习英语——让我们忽略教育政策的硬性、试卷上那个漂亮的分数,而是着重强调自身的发展需要上来——哪怕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使用英语,但你知道曾经的学习绝对能够让你的视线看得更高,更远。
(杰·沃克在这次演讲中语速缓慢,发音准确清晰,各位喜爱观看TED演讲的朋友不妨撇去字幕多多观看几遍。)

相关链接:
杰·沃克的私人图书馆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充满不安因子的社会新鲜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