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教育

查尔斯·里德比特:贫民窟中的教育创新

查尔斯•里德比特(Charles Leadbeater)曾经是金融时报的记者和编辑,现为英国伦敦智囊机构Demos担任创新顾问。他之前在TED大会上为我们带来过关于业余创新的演讲,今天他与我们分享的是教育领域的创新实践。

查尔斯认为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决定着我们最终看到了什么,我们问的问题决定着我们最终得到的答案。

在过去二十年中,如果你问,在哪里可以找到教育的未来?通常我们的答案都是在芬兰。芬兰有着世界上最好的教育体系,所以我们纷纷对其趋之若鹜。然而我们发现真正值得借鉴的东西并不多。不可否认,变革性的创新有时确实发生在人们认为最佳典范的身上,但它更普遍地发生在那些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的地方。由于资源稀缺,这些地方无法实践我们传统的解决办法,比如它们无法提供学校与医院所需要的大量的专业人才。

所以查尔斯试图通过不同的地方找寻答案。他去到了里约热内卢的一个贫民窟,这里的人口增长速度堪称世界之首。在那里他碰见了这样一个男孩,14岁,因厌恶学习而辍学,从事毒品买卖。两年后,这个男孩的毒品买卖活动扩展到了10个贫民窟,手下有了200号雇员。正当他在歧途之上愈陷愈深时,他遇到了罗德里戈·巴乔(Rodrigo Baggio)。罗德里戈将笔记本电脑引入了巴西,并将那些由公司捐赠的电脑安放在了巴西贫民窟的社区中心。这样的中心改变了许多如同那个14岁男孩的孩子们的命运。他们喜欢到这些社区中心来学习,他们被电脑科技所吸引,并且不再厌恶学习。查尔斯又去到了非洲东部最大的贫民窟,这里都是一些私人学校,提供的教育质量让人担忧。更糟糕的是,这里许多孩子的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都死于艾滋病,所以对于这些孩子而言,他们需要了解的不是肯尼亚的国王王后是谁,他们首先需要存活下来,知道如何避免成为艾滋病患者。查尔斯认为手机的使用对于这个贫民窟的人们是极其重要的,它能够联系起更多的人力物力,从而有效地为这些孩子提供服务。最后,查尔斯还提到了在新德里附近的一个发展得不错的贫民窟。查尔斯遇到了一些女孩儿们,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些女孩竟然都未结婚,而且都想要继续学习,并且拥有自己的事业。在十年前这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这些女孩们想要继续学习的原因就是因为摆在他们贫民窟入口处的计算机。印度一位改革性的社会企业家,苏伽特•米特拉(Sugata Mitra)经过实验认为孩子们在正确的环境下,可以通过计算机帮助自主学习,所以他将计算机带进了这个贫民窟。

TED.com:Charles Leadbeater: Education Innovation in the Slums

查尔斯让我们再重新回顾一下以上的事例,以及那些社会企业家所采取的应对教育问题的解决方法。我们会发现与科技相结合的教育能给人带去希望。他认为当今我们教育体制运作的方式是不断地施压,我们被要求去上学,然后那些知识阿,考试阿,课程表阿通通向我们压倒过来。这样的方式对于那个14岁的巴西男孩而言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因此,我们的教育体制应该转换模式,去吸引(pull)学生而不是压制(push)学生。

有没有课程大纲其实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要让孩子们相信通过教育他们目前的生活状态能向更好的方向迈进。他们需要有学习的动力。学习动力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外在的动力。我们相信教育终会有回报,但是这个回报的过程是漫长的,对于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也许太长了。那些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与他们生活息息相关,让他们得以谋生的教育,并且教育的手段还应该有趣。

一些改变已经在悄然发生着。在巴西的贝洛奥里藏特,孩子们一天的学习是通过游戏开始的,他们围坐成一个圈,开始向老师发问。在委内瑞拉,小提琴被用来吸引学生们的学习兴趣。还有些地方,学生们可以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相互进行学习(peer-to-peer learning)。当你充分地调动人力资源,并且因地制宜地进行教育时,你会发现那些人与地都将有所不同。

查尔斯还提到了马达夫·查万(Madhav Chavan),教育领域著名的社会企业家。他创立了一个叫做“Pratham”的教育机构,为印度的学龄前孩子提供学前俱乐部,并且为工薪阶层家庭的孩子们入学提供支持。马达夫希望通过“中国餐馆”的运营模式来经营着他的非盈利机构,散播他的教育理念。我们知道世界各地都有中餐馆,它们虽然不是连锁机构,名字与外观也不尽相同,但人们却很容易辨识出它们。

当今我们亟需的就是如“中国餐馆”式的全球范围性质的教育创新。查尔斯认为创新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建立在已有的教育模式上的持续性创新,另一种是颠覆性的创新。创新可以发生在正式的场所,如学校,医院等也可以发生于社区,家庭,人际关系网这种非正式场合。我们以往大多数所进行的都是在正式场所的持续性创新,而现在我们需要更多种类的创新。查尔斯最后提到了三个种类的创新,一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再创造。我们需要更多非常规意义的学校,这些学校通常使用高科技手段,提供个性化教学。二是社区与家庭的配套教育需要跟上,毕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去学校上学。三是我们需要颠覆性地思考一套能跟上这个时代步伐的全新的教育体系。虽然这并非易事,但我们必须期待并为之努力。

相关链接:
查尔斯•里德比特:新工作观之“专业余者”(Pro- Ams)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及撰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对教育的一些思考

编辑的话:

这是自由撰稿人高志伟在介绍完肯·罗宾逊的TED演讲之后写的一份感想,讲述了他对于演讲里提到的一些教育理念的思考。我们也欢迎其他朋友向我们投稿,就您特别感喜欢的TED演讲写写您的感想,而后发给我们,我们会择优选登。——Tony

对教育的一些思考
–肯•罗宾逊爵士:推动学习的革命TED演讲有感

一、隐喻

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的繁荣并不是机械的过程,而是一个有机的过程。我们无法预测人才的发展,我们能做的只是像农民那样为人才的发展创造适当的条件。
— 肯•罗宾逊爵士

隐喻是帮助我们理解事物的方法。它将一种新的我们不熟悉的事物和一种我们已经熟知的东西进行类比来告诉我们如何认识新的事物。在软件领域著名的《代码大全》中,阐述了自软件诞生以来的各种对于软件开发的隐喻。写作,作物种植,建筑一直到工具箱的隐喻,帮助着人们不断深入地认识软件开发这一新生的领域。其中作物种植的隐喻与肯•罗宾逊爵士所提出的农业模式颇为相似。爵士将现在的教育模式隐喻为工厂模式,流水线式的快餐培养使我们离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越来越远。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不喜欢自己的工作的原因。那么我们应该怎样理解教育呢?爵士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隐喻,农业模式。我们应该像种庄稼一样培养人才,提供阳光和雨露,然后等待着收获的那一天。

这的确让我眼前一亮。哇,农业模式的人才培养方式,赋予孩子最大的自由,让他们充分享受阳光,最后茁壮成长。

二、需要打农药吗?

这也许是一个好的方式,是一个能培养创新的方式。可是庄稼除了需要阳光之外,是否还需要施肥、除草、打农药?对一个孩子来说,施什么样的肥合适呢?多少肥料合适呢?要不要在来点农药抵御病虫害?这其实是一个如何操作的问题。也许在短短的十八分钟里爵士没有时间告诉我们具体的操作方法。那如果你是一名教师呢,如何给予孩子阳光雨露,他们发生叛逆行为的时候是不是需要点农药呢?

三、成本

假设我们的教师足够优秀,理解了农业模式的精髓,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农药来预防,知道多少剂量的肥料是合适的。那么我们有足够的成本来支持这样庞大的工程吗?一名优秀的教师,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和不断进步,才能知道每个学生的秉性,才能知道如何因材施教。那么一名优秀的教师可以承担多少个孩子的培养任务,才能有足够的精力去松土和施肥。简单的一个隐喻,并不能帮助我们走的很远。当然,隐喻是根本。

四、辨证施治

在中医中,核心的理念是辨证施治,千人千方。医生必须了解病人的身体状态,是自身一气独盛,还是荣卫之气与外界感应,才能开出相应的药方来调理病人的金木水火土,使之重归平衡,循环一体。西医则需要用各种量化指标来判定病人是出于健康或是病态,还是所谓的亚健康。

教育的状况也差不多。你不能用或者很难用量化的指标去评判一个人,所以你可以借鉴中医,爱因斯坦说过“大学的目的是培养一个平衡的人。”
很可惜的是,可以这样说,中医无理论,它是建立在无数的临床经验基础上的个人经验与悟性。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也有这样的说法“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所以其实中国古代有大量的良医,不过很多方子,很多医术都失传了。这是题外话。但即使这样,合格的中医还是太少,再加上没有理论指导,大量的错方流传,也不足以保证我国古代的医疗卫生需求。

五、教育的目的

爵士说过,教育的目的绝不是爬上大学这个塔尖。那是什么呢?这让我想起我们自己,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好像也没有人能回答我。那么教育呢?大多数人不知道我们的人生的目的和意义,至少我不知道。那么如何肯定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什么是教育的终极目标?培养医生?培养企业家?培养教授?爵士的回答很清楚,培养我们成为我们自己。可是,我们自己是谁?这又是另一个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

六、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说了这么多,归根结底我认为这不是教育本身的问题。所谓教育产业化,或者提出一个农业模式的隐喻,都不足以解决我们教育中存在的问题。这应该是一个全社会的责任。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们每个人也都是老师。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意识,用一个自由、宽松的环境,帮助每个人成长,发现自我。而不是用一套量化指标来解决问题。这需要全社会的宽容性,需要引导人们明白什么是平衡,什么是教育中的辨证施治、千人千方。假如人人都有这样的意识,也许能解决成本问题,解决教育中面临的许多问题。不应该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教育系统,归咎于教师。当整个社会都能像农民一样,我们才能迎来爵士所说的,人才的大丰收。

本文作者: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肯•罗宾逊爵士:推动学习的革命

肯•罗宾逊爵士(Sir Ken Robinson)是国际公认的开发创造力、人力资源方面的领导者。他和许多政府及国际组织世界500强公司共同工作,创立新的人才教育模式,开发创造力。今天带来的是他在2010年2月在TED会议上的演讲。这次依然是关于创造力的话题,一场危机,人力资源的危机。罗宾逊在演讲中阐述了现代教育系统存在的弊病,指出我们必须转变观念,把教育从目前的工业化模式转变为农业化模型,为每个人提供个性化教学, 为挖掘他们的潜质创造条件。

今日稿件由自由撰稿人高志伟提供。

撰稿人: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我们并没有利用好我们的天赋,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天赋。为什么?因为我们糟糕的教育。罗宾逊遇见过各种各样不喜欢自己工作的人,他们得不到任何的乐趣,只是忍受着乏味的工作,并期盼着周末快点到来。他也遇见许多热爱自己工作的人,这已经不仅仅是工作,而是一种存在的方式。有许多原因来解释为什么大多数人不喜欢他们的工作,罗宾逊认为,教育是其中较为重要的因素。教育,以某种方式,使我们逐渐偏离了我们与生俱来的天赋。

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被埋的很深。你必须付出努力才能找到他们。教育本应该是建立一个适合每个人的环境,但通常的状况却不是这样。世界上的教育系统都在进行改革,但这已无多大裨益了,在一个已经存在缺陷的模型上进行改革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我们需要的是一场教育革命。

革命最大的困难在于摧毁人们已经达成共识的事物。林肯说过:“过去平静的教条已经不适用于现在的暴风骤雨。机遇处在高出,很难被够到,我们必须和机遇在一个平面上。因为我们碰到了新的情况,所以必须重新思考,重新开始行动,我们必须先释放自己,然后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罗宾逊非常喜欢这句话中的两点:不是上升到和(不断改变的)状况一样高,而是和它一起上升;释放自己。把自己从过去已经熟知的理念中释放出来,而不是紧紧抱着它们不放。

不少事情会被人们认为是理所当然。这里有个例子。25岁以上的人是在数字时代来临之前中成长起来的,通常我们都会戴着手表。而25岁以下的青年生活成长于数字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大多数数字设备上都可以看到时间。我20岁的女儿从来不戴手表,她说那是一个单功能设备。我狡辩说手表还能告诉我们日期,不是单功能的。

教育中通常有些东西迷惑了我们。比如,以线性的方式思考人生。许多TED的演讲者都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告诉我们,生活并不是线性的。我们在生活的环境中探索自己的潜能,而我们的能力又影响着我们生活的环境。按照线性思维,我们认为必须按照一条路,做好每件事情,然后上大学,大学才是教育的顶峰。一个有趣的故事就是曾经有一个孩子,非常想当一名消防员,而他的老师当众取笑他的想法,认为他浪费了自己的天赋,他应该去上大学。但那位老师万万不会料到,后来这个学生成为了一名消防员,还救了那个老师的命。人类社会的发展依赖着多样化的天赋,而不仅仅是一种。

教育的另一个大问题是缺乏多样性。我们的教育是快餐式的。快餐业保证质量的方法有二:一是标准化,二是定制化。这种方式使我们的灵魂变得空虚,就像快餐使我们的身体变得虚弱一样。罗宾逊认为我们必须认识到两点,一是人类的天赋有着巨大的多样性。吉他到了少年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英国著名吉他手)的手里会有巨大作用,而在罗宾逊手里,无论多努力都不会让它发出美妙的声音。

其次,天赋并不是一切,还需要激情。激情能使我们的精神和能量感到兴奋。如果你正在做一件你喜欢的事情,会觉得光阴飞逝。而如果相反,你会觉得五分钟如同一小时,因为这无法满足你的能量或者精神。

我们必须抛弃教育中的工业化模型,那种线性的批处理模式。教育应该借鉴农业。我们必须认识到人类的繁荣并不是机械的过程,而是一个有机的过程。我们无法预测人才的发展,我们能做的只是相农民那样为人才的发展创造适当的条件。教育并不应该像工业一样标准化一个解决方案,然后不断扩大规模。而应该是建立每个人自己的独特解决方案,当然,这需要个性化的课程的支持。

相关链接:

罗宾逊06年TED演讲:学校教育正在扼杀创造力

《让天赋自由》——罗宾逊写的关于创造力的书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Shukla Bose:教育点亮人生

今天的演讲为TEDIndia大会上Shukla Bose女士带来的改善印度教育故事。

撰稿人姜文钰 (Karen Jiang)简介
香港中文大学 Integrated Business的学生,在深圳完成中学学业,在新加坡有过短暂的留学经历,后来又以AP荣誉学者(AP Scholar by College Board, US)的优异成绩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她长期以来对改善他人生活的行动抱以热情,在高中时,她曾经与同学们前往江西边远山区调查当地居民生活情况。在新加坡期间,因个人兴趣做了有关China Town传统华人的课题,为他们提供能够改善生活状况的建议。

提到公益学校,相信很多人并不陌生。如今社会,成功企业家、慈善基金会等等都把贫困助学作为一种行善的主要方式。然而这些公益学校的质量往往难以与城市孩子所得到的教育质量相比。印度慈善家、Parikrma项目的创立者Shukla Bose女士则另辟蹊径 ——为贫民窟的孩子建精品学校。

TED.com:Shukla Bose: Teaching one child at a time

在印度,两亿14岁以下儿童失学,一亿儿童上学但却仍旧无法阅读。因此,当Bose女士决定投身教育时,许多人都问她,“打算要招多少学生” “有多大规模”。而她的回答令人出乎意料——“一次做好一个孩子 (One child at a time)”。“我们要给孩子教育,并且一直把他送入大学,让他有更好的生活,以及 一份有价值的工作。”Bose女士如是说。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六年来,Parikrma学校坚持英语教学,坚持选择印度难度最大的ICSE课程体系,并从麻省理工、斯坦福、伯克利等名校聘请教授。许多人怀疑,贫民窟里的孩子是否能够适应这样的教育方式,然而,这些孩子却表现得异常出色,在各项比赛中为学校赢回了奖牌。截至目前为止,Parikrma项目共有四所小学和一所中学。而不久之前,更有印度精英学校的学生希望加入这些“贫民学校”。

我想,如果不选择这条“精品”道路,是不是可以有更多的失学儿童获得基础教育的机会?任何事情都有代价和回报。Bose女士的选择注定Parikrma学校不可能在短期内遍地开花,但得到救助的孩子的生活却可以有实质性的改变。中国的希望小学不在少数,但有城市中市立小学的孩子愿意主动去读希望小学吗?因此,我们所希冀的“教育平等”其实并没有随着参差不齐的捐赠学校的建立而达到。“质”与“量”在一定阶段内不可避免得互相冲突,而只有经济基础的全面改善才有可能达到两者的同步提升。Parikrma坚持的精品教育或许真的可以造就未来社会的中间力量,到那时这些孩子们是不是能够反哺社会,创立更多的Parkrma,从而使人们在“量”上同样看到希望?

而抛开这一切,当教育回归原本时,我想教育并不只是为了教育,并不只是为了让孩子们懂得算数、能够识字,而是为了能够点亮每一个个体的生命,这或许也是我们在这个项目、这群孩上最希望看到的东西。

韦晶晶Thur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晶晶是一名大四在读生,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她喜欢四处游历,喜欢亲近自然,笃信“旅行即生活”,习惯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并加入到TEDtoChina,在这里人人都可以“一起分享,共同进步”。她此前是TEDtoChina的自由撰稿人,并参与了TEDIndia的专题报道。

联络方式:Thur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Kiran Bir Sethi teaches kids to take charge

邹奇奇:大人能向孩子学习什么?

不知你是否知道,曾经登临TED之讲台的不仅仅有像比尔·盖茨这样的大人物,也有一些平时可能不为人知的小人物。但小人物也往往有其独特的故事,比如有人讲述了他做风车发电的故事,有人讲述了他作为少年军的故事,还有人讲述他给孩子做“安全教育”的故事。今天介绍的,是来自TED2010的一个演讲,演讲人邹奇奇(Adora Svitak)今年才12岁,但她已经是多本故事集的作者。她的演讲相当有震撼力,也颇为值得大孩子们反思。


Adora Svitak: What adults can learn from kids

邹奇奇演讲一开始就似乎要对平时被人看低而愤愤不平。她特别不喜欢小孩子气这个词,想想看,当别人说你小孩子气的时候,那是一种很好的感觉吗?但在邹奇奇看来,恰恰是那些最瞧不起小孩的大人更需要向孩子学习。那么孩子身上有什么值得大人学的呢?

有些孩子曾通过他们的实际行动向世人表明,那些做出改变世界的举动的也可以是小孩。比如安妮·弗兰克就是最好的例子。

大人往往会说小孩子思想单纯,甚至是常常责怪小孩子,认为他们不能理性的思考。但邹奇奇指出,也许恰恰是一定程度的非理性思维,才是我们现今这个社会最需要的(音乐家Bob Geldof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很多人有非常不错的想法,但往往因为一些环境或其他因素的局限,而不能迈出实际的行动。但小孩子则往往毫无畏惧,他们可以天马行空的想象一个他们渴望的未来,并且为了追逐那个梦想,想做就做,这也许确实值得大孩子学习学习。

邹奇奇还举了一个小孩子做玻璃模型的例子,来说明孩子的无限创造力。华盛顿有一家博物馆专门为小孩子搞了一个创造力大赛,孩子只需把他们心中想象到的形象通过画笔或其他工具画出来,而后玻璃师傅就会帮助他们把那种形状的玻璃吹出来。你看看那些精彩的作品,就能明白孩子的想象力是多么丰富(不知你是否还记得肯·罗宾逊爵士的TED演讲里提到的那个画上帝的女孩?)。

邹奇奇还提到说,大人应当不仅仅成为孩子的老师,也应当成为孩子的学生(所谓教学相长?)。因为孩子也有很多东西大人可以学,并且双向的学习所带来的效果往往是最佳的。

最后,提到未来,邹奇奇说,大人们需要为孩子创造优良的成长环境——使得新成长的一代可以超越老一代——唯有如此,社会才能取得进步。也许作为小孩子,他们得到倾听的机会确实太少了,邹奇奇最后提出呼吁,希望所有的大人都能聆听小孩子的心声,因为孩子才是明日世界之主人。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里查德·布兰纽谈开源教育

科技在我们的生活中无所不在。它帮助我们变的更快,更强。而同时,也有许多人在质疑科技有没有使人变的更加快乐,把人类社会变得更文明。

这在最近这些年中,信息数字化飞速的变革改变着我们的习惯,同时改变着许多产业的模式。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就是音乐产业的变化。一个普通人在家里就可以录制,传播在几分钟里做出的曲子。这种开源的模式,利用庞大的网络使人们能够互相传送音乐。人们不再去商店购买CD,而是从网上下载。这造成音乐娱乐产业资金链的枯竭和商业模式的转型。变革对不同的人带来了不同的感受,而音乐产业的变化是否是个有正面意义的变化是个争议的话题。

本文作者为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Joseph Yan

而我们今天的主角,里查德·布兰纽(Richard Baraniuk)做的是个不太需要争辩的变革,开源教育。


Richard Baraniuk on Opensource Education

里查德提出,在书的作者和书的使用者中有一堵墙。出版商,这个高高的墙使作者和使用者分离开,使作者辛苦的作品只能影响很有限的人,而需要需要这个知识的人没有办法接触到这个信息。出版商有限的资源使图书的制作,编排,发售,语言等等构成了这个障碍。而里查德构建的平台,Connexions,就致力于打破这个障碍。

Connexions的想法来源于音乐产业的变革。它是一个群众合作的平台,任何人都可以集中在一起编写,评论,创造教育素材。里查德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来自全世界各个大学的工程教授正在一起合编一本电子工程的巨作。它包含了电子工程这门学科一切最新的知识,理论和应用。同时,世界各地的志愿者把它翻译成各种语言,包括中文,日文,泰文等等。而通过这本书作为基础,每个学校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定制不同版本。有素材的基础,使制造实体书的费用大大下降。这一切信息都免费向世界开放,为的只是把智慧传播给更多人。

另一个例子是一个小学的音乐老师Kitty Jones 在Connexions上传了她音乐课的教程。她教孩子们学习音乐的资料被世界各个地方的老师分享,每个月有600,000次下载。

开源教育还不仅仅与此。像National Instruments这样的公司也加入到这资源的分享中来。他们把电子工程书籍中的数学公式加入了软件的模拟仿真。当老师教学,或者学生自学的时候,他们不仅仅是在记忆这个公式,他们还可以体验它。

里查德 说开源教育的成功有三个核心。

第一是技术的成熟。各种各样的硬件,软件,基础建设,还有网络平台使人们在网络上合作,分享的过程从不可能变成现实。在平台上,各种信息像乐高的小模块一样被自由的分享,组合,传播,使使用者受益。

第二是知识产权的保护。教育和音乐产业在原始目的上有些不同。教育家更多注重的是自己影响到多少人,而不是自己赚了多少钱。Connexions学习了其他几个开源项目的方法来保护知识产权。他们使用creative commons licenses (创作共用许可证)。这个许可证从法律上规定了Connexions上的信息可以由任何人使用,传播,改动,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注明信息的作者。这一条使教育家可以放心的分享自己的资源。

最后一条就是参与者的互相监管。为了使Connexions上的内容都是有质量的好内容,每个要使用Connexions上信息的个人或者组织都可以发起特定的信息监管。从而像个过滤镜一样,保证了信息的质量。

里查德在讲话的结尾邀请听众们也都能在将来分享自己的信息,来创造一个更开放,有益的教育环境。

我们也希望作为读者的你们能去通过这类的平台,为中国的教育,中国的下一代尽一份力。

相关TED演讲推荐:

Yochai Benkler:开源经济模式之崛起

Nicolas Negroponte:带儿童笔记本去哥伦比亚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Kiran Sethi: 孩子也能带来改变,让“我能”感染更多人

今天介绍的是去年TEDIndia会上的一个演讲,讲述的是一个女校长为印度一所小学的孩子带来改变的故事。它不但为孩子带来了更多乐趣,让孩子学会更多有益的东西,也让城里人对孩子的看法在发生改变。

本文作者:Joseph Yan

Joseph Yan
出生长大在北京,09年从多伦多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现在正在创业。他的梦想就是可以头顶理想的天空,并且脚踏现实的大地去达成理想。TED,TEDtoChina 的人群每天都在这梦想的轨迹上走着。希望能尽一分薄力把这个梦想带给更多人。


Kiran Bir Sethi teaches kids to take charge

转染是一个神奇的词。笑会传染,热情会传染, 灵感也会传染。印度河畔小学的校长Kiran Sethi说,甚至成功也能传染。她认为,成功的人们是被一种叫做“我能行”的病毒传染了。如何有计划的,有意识的,让我们从小就被这种“我能行”病毒传染,就是今天Kiran谈话的主题。

Kiran在17岁的时候被传染上了“我能行”病毒。她在还是一个设计院校的学生时,遇到了认同她想法的大人们。他们经常和她喝茶聊天,和她辩论。她深深被这种奇妙的感觉震撼了,她觉得她能行。她希望自己在7岁的时候就能被这种“我能行“病毒传染。所以当她有机会来到河沿小学的时候,她就开始设计一种新的教学体系。希望让河沿小学的小学生们早早的染上这种”我能行“病毒。

她发现,传染“我能行“病毒的关键,就在于模糊课堂和生活的分界线,把学习带到现实中来。使孩子们自己经历一个对事物认知,思考,行动,改变的过程,从而受到鼓舞,提升幸福感,竞争力。

在一个学习儿童权益的课程中,Kiran把她的课堂带到了当地的寺庙。她要求孩子们像童工一样在庙里工作8个小时,来制作香。从开始的兴奋,到几个小时以后酸疼的腰背,孩子们实实在在的经历让他们完整的体会到了童工的感受。Kiran把他们带到城市里,让孩子们去用自己的经历说服人们,童工必须被禁止。当孩子们发现,大人们被他们的经历,故事说服,他们知道自己改变了别人的想法。这就是“我能行“病毒的传染。这个从“老师教我”,到“我正在做,并且改变别人”的过程,是在教室里看不到的。

数据说明,这种“我能行”病毒,不仅仅使孩子们思考如何改变,造福世界,它还使孩子们的数学,科学,英语这些成绩大大的提高了。当孩子们被信任,赋予权利去做事,他们的全面竞争力提高了。

在这个模式成功了以后,Kiran和她的孩子们努力把它推广出去。在2007年8月15号国庆节那天,他们走出了校园,走进市政厅,警察局,出版社,走进各个公司,市场,他们问大人们,“你们什么时候才会觉醒,意识到每个孩子幼小的身体里都用巨大的潜力?”而城市也做出了回应。每两个月,城市里最繁忙的一条街道会被临时改造成孩子们的嬉戏乐园。街道被孩子们接管了,他们溜冰,玩游戏,做活动。全城的孩子们都来免费参与。这就是这座城市告诉她的孩子们的:“你们能行!”这个从阿默达巴德(Ahmedabad)传出来的模式,已经遍及整个印度。

在Kiran和她的河畔小学的影响下,四面八方的孩子们在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模式改变着这个国家10亿人的生活。他们有的帮助人消除孤独,有的修补坑洼的路面,有的帮助人不在酗酒,有的帮助人取消娃娃亲,有的在乡村教他们的父母认字。

Kiran 说道,70年前,一个人,用“我能行”的力量传染着整个印度。他就是圣雄甘地。今天谁来把10万儿童的热情传染个印度2000万的儿童?除了我们还能有谁?不趁现在,更大何时?

我想这模式也同样适用于我们中国的孩子,这些问题也同样适用于我们,不是么?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大奖] Jamie Oliver:15分钟造就健康体魄

英国这位响当当的帅哥名厨Jamie Oliver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一个孩子应该在学校里学会如何烹饪,而不仅仅是纸上谈兵讲营养学,而15分钟就足以准备一餐健康丰富的食物。”

在2010年TED大会上,获得TED大奖殊荣的Jamie许下了这样的愿望:


TED.com: Jamie Oliver’s TED Prize wish: Teach every child about food

我希望创建一个旨在教育孩子健康饮食的运动,启发家庭重新回归厨房,并且启发全世界的人为对抗肥胖而斗争。

这是一个改变人们饮食文化的宏伟构想。其具体内容包括:

1. 创立一个组织,并且由此发起一场旨在改变人们饮食方式的运动。

2. 这一运动将建立社区厨房、流动食品剧场,以轻松娱乐的方式去教育孩子实用的饮食和烹饪方式,同时也为家长以及专业人士提供基本的培训。通过网络社区,把千百万的人带到对抗肥胖的斗争中。

3. 这一运动也将给企业界发起挑战,让他们支持更有意义的饮食,并且抛弃以“垃圾食物”为主的饮食文化。

众所周知,Jamie在7,8岁时就开始对厨艺有了兴趣,并曾于英,法的厨艺学校求学。在他的故乡英国,他以倡导新鲜,健康又美味的饮食方式得到了众多民众的追捧。目前,他已经成为世界知名的大厨,不断号召着人们放弃不健康的饮食习惯,重新学习如何烹饪。

作为不当的饮食习惯的后遗症,肥胖影响着全球各国,不同肤色,不同年龄的地球居民。而在英国和美国,基于Oliver 提出的烹饪工具和教学书的校园餐改革,已经在个人和政府双层面慢慢影响着未来一代的饮食习惯,为他们打下健康的基石。

让我们加入到这场造福千万的饮食改革大潮中,响应Jamie提出的“通过你的帮助,共同掀起一场浩大且持久的饮食运动,教育每一个孩子如何健康地饮食,激发每一个家庭重拾烹饪的乐趣,帮助每一个人战胜肥胖的威胁。”

照片来源于TED相册,由James Duncan Davidson拍摄。

延伸阅读:
2010年TED大奖获奖者宣布
Jamie的个人博客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尼尔·哥申菲尔德:数字制造成就下一波创新

什么会成为继网络革命之后又一大变革性的力量?来自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比特与原子研究中心” (The Center for Bits and Atoms) 的尼尔·哥申菲尔德(Neil Gershenfeld)教授会告诉你,这一力量就是数字制造(digital fabrication)。

那到底什么是数字制造?所谓数字制造,就是借助计算机以及激光切割机等机器,制造出生活中需要的物品的过程。

事实上,可以简单的这么理解,数字制造就是让每个人都能拥有自己的“山寨实验室”(Fab Lab)的一种变革。比如,你可以在这样一个山寨实验室里制造出适合自己使用的自行车、玩具、桌椅以及其他各种各样你想要制作的玩意。


用激光打印机在苹果上雕刻出名字

哥申菲尔德在他的 Fab 一书中写道,数字制造这一理念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来说,也许会是能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深远影响的变革。因为每一个数字制造实验室仅需2万美元的成本(这个数字未来还将下降),这样的实验室包含了激光切割机、压缩机、焊接器。这样的实验室可以帮助人们自行制造出他们需要的东西,包括工具、零件以及其他一些在市场上买不到的必需品。

Fab Lab 业已在全世界开花结果,在波士顿、在印度、在荷兰、在阿富汗、在南非、在挪威,都能看到 Fab Lab 的踪迹。

哥申菲尔德在他的TED演讲里这么说,

孩子们希望通过计算机来测量这个世界,而不仅仅是直接在屏幕上读取数据。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制造鸿沟(Fabrication Divide),这一鸿沟比数字鸿沟更大。要缩减这一鸿沟,相应的策略就不是给大众送去 IT 产品,而是为大众赋予 IT 开发的能力。


Neil Gershenfeld on Fab Labs

Fab Lab 带来的是一种赋权(empowerment)的可能,它可以为孩子带来学校课堂以外的动手性的技术教育。这样一种通过动手来学习的学习方式也许可以让创造力重新回归到孩子的世界里,让个性化的成长成为可能。

哥申菲尔德还提到说,在经济援助这一领域,我们经历了一场大变革,从自上而下的救援到自下而上的帮助。但是,我们大多数人还是将技术看成是一种自上而下赋予的东西。而来自世界其他50亿人 的信息是,他们才是真正的有原创精神的人,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捉住这一机遇,发掘这一巨大的创造力市场。让本地人发挥自身的聪明才智,为本地问题寻找解决方案。

也许,下一个比尔·盖茨就将诞生在非洲或亚洲的某个Fab Lab里头。

参考链接:

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

Fab Foundation

Fab Wiki

Vigyan Ashram: Learning while doin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大奖] 重构学习:鼓励各界人士参与创新型教育探索

爱因斯坦曾说,一个敏锐善于创造的心是稀缺的天赐,一颗理性,遵循常理的心是个忠实的随从。我们所建设的社会推崇随从却遗忘了难能可贵的天赋。2008年TED大奖获得者之一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的TED愿望是:”我希望你们诸位——包括你们每一位和你们认识的富于创意的个人和组织——能够找到一种方式直接为你居住的地区的公立学校服务,完了你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参与其中的,我希望一年过后,我能收到一千个这样的故事——一千个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故事。”

这个愿望后来发展成为“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 )这个网站,现在已经征集了世界各地人们参与社区教育的268个故事,大家可以在这个页面看到这些故事的相片和简介。无独有偶,我们昨天在“尖峰创想”栏目里介绍的稿件就是鼓励各界人士参与创新型教育探索的竞赛,今天我们继续介绍“数字媒介和学习竞赛(Digital Media and Learning Competition)”的一些细节。

Ye Wang (王烨)
TED Prize (TED大奖) 专项事务组负责人

王烨(Yvette),大学里学的是商科,目前在一家创业成长期的市场研究类公司做研究和战略方面的工作。她在偶然间发现TED网站,此后在每天繁忙工作之余看一两个精彩的TED演讲,成为最快乐的事情。她发现身边有些在公益机构工作的朋友,于是开始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社会公益领域,一直到豆瓣上发现TEDtoChina,觉得这是最能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万年青项目。她目前居住于上海。

联络方式: Prize at TEDtoChina dot com

教育,作为人类代代相传的媒介,也随着时代的变迁不断演变、改革,站在信息时代的我们,究竟需要学习什么,如何学习,传统的课本知识还能否满足现代学生的求知欲,信息科技如何能更好地激发孩子的创造力,延续一代又一代的科技革新?本次TED大奖专栏为大家深入介绍数字媒介和学习竞赛(Digital Media and Learning Competition)的活动细节。

作为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的教育改革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HASTAC和MacArthur基金会举办的第三届数字媒介和学习竞赛,旨于将学习教育与最新的数码技术相融合,通过游戏,实验等形式,提升年轻一代的创造力。

本次大赛分为两个赛别,“21世纪学习型实验室设计师”以及“游戏革新者”。可以说,是从课堂内到课堂外,全方位地再造教育体验。
“21世纪学习实验室设计师”共设6个奖项,奖金从3万至20万美金不等,用于支持获选项目的开发和试验等。设计这个类别的初衷是为了配合美国的实验室升级计划,通过研发、设计符合青少年使用,激发他们探索科学技术的活动,提高教学效果。因此本类别的参赛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例如电子游戏,网络虚拟社区,移动通讯设备等等,参赛的主题也是随意灵活,既可以配合传统的课程设计,又可以围绕着新的话题展开,例如商业游戏或者开源的发展前景等等。

所谓学习型实验室,区别于传统意义上的物理化学实验室,既没有特定的设备要求,也没有场地限制,而只是一种概念,“参与式学习”,鼓励年轻人积极尝试,发明创造的环境。在这个实验室里,没有如何使用资源的设定,也没有“教”与“受”的角色界定,只有不断体验,学习和创造。

本类别的评比将采用以下4个角度:

1. 是否以实验参与者动手操作为核心的项目;
2. 是否以体验为学习方式;
3. 是否充分利用数码科技的计算特质,例如数据分析等等;
4. 是否提供即时的反馈,帮助参与者更好地学习。

“游戏革新者”单元则设有多达12个奖项,奖金从5千至5万美金不等。这个小组类别的评选联合了商业界科技巨头,美国索尼和美国EA,和娱乐软件行业协会,信息科技行业委员会共同举办。

参赛者将利用索尼和EA两大主打游戏软件LittleBigPlanet™和Spore™ Galactic Adventures来创造新的游戏体验,将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知识融于其中,而最终获奖作品将通过索尼和EA以低价或免费的方式送到各个社区,为更多的年轻人提供接触科技的途径,丰富学习和创新的体验。

和实验小组略微不同,此类别的评选方式侧重:

1. 游戏探险中所达到的学习目标
2. 游戏目标的可实现性
3. 游戏过程中是否也能鼓励参与者为他人提供学习的机会
4. 游戏多大程度上辅助参与者学习探索问题,解决问题
5. 游戏的设计是否兼具美学的考虑,例如使用声效,灯光等等

两个类别的申请将在2010年1月7日同时开始,申请共分3轮,每轮都设有公众评选的环节。作为海外数码科技爱好者,也可以参与任何一项比赛,但注意必须要以机构的名义申请。

延伸阅读:

TED演讲汉译:《一对一的社区课余辅导助益孩子成长

TED愿望网站:“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

[尖峰盘点] 数字媒介和学习竞赛(Digital Media and Learning Competition)

数字媒介和学习竞赛(Digital Media and Learning Competition)官方网站:http://www.dmlcompetition.net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