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教育

一周回顾:什么是社区,什么是未来?

刚刚过去的一周我们介绍了五个TED大奖的获得者,简述了他们的TED愿望,以及在TED社区的帮助下,这些愿望的进展。这五个愿望或多或少都和教育有一些联系,和如何关注我们的未来有关。

剑桥大学教授尼尔·图洛克在南非建立了非洲第一家数学/科学研究院AIMS,致力于培养非洲本土的研究型的数学/科学人才。他的TED愿望是“把AIMS推广到整个非洲,让下一位爱因斯坦出现在非洲”,这和非洲的高等教育有关;作家大卫·艾格斯在盛情描绘了社区课余辅导机构 “826 瓦伦西亚”的故事之后,他的TED愿望是希望收到人们以富于创意的方式投入当地社区教育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1000个故事,这和孩子们的未来有关,和教育的创新有关;生物学家E·O·威尔逊(E.O. Wilson)致力于将科学理论推向大众的科学家,他的TED愿望是群策群力,创造一个在线百科全书,实现生物多样性的目标,这和科普与物种保护有关;摄影师爱德华·布廷斯基的作品表现了人类如何破坏大自然的原始生态,他的TED愿望是希望孩子们加入到关于环境的讨论中,还有更多人的人通过他的照片加入可持续发展的讨论,这和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有关,和我们的未来有关;建筑设计师卡梅龙·辛克莱是“人本建筑”项目发起人,他的TED愿望是建立一个社区,热切地拥抱创意设计与可持续设计的理念,并且在这样的设计的帮助下,改善所有人的生活,这也和可持续发展有关。

为帮助上面的获奖者达成心愿,TED社区帮助建立了如下几个网站:

“下一个爱因斯坦(NextEinstein)” 网站(nexteinstein.org) (尼尔·图洛克的愿望)

“相约绿色(meet the greens)” 网站(meetthegreens.org/)(爱德华·布廷斯基的愿望)

TED社区也帮助获奖者改善及推广他们已经建立的网站,让他们的项目更具影响力:

“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 网站OnceUponaSchool.org) (大卫·艾格斯的愿望)

“生命百科(Encyclopedia of Life)” 网站 (www.eol.org) (E·O·威尔逊的愿望)

“人本建筑(Architecture for Humanity)” 网站ArchitectureforHumanity.org) (卡梅龙·辛克莱的愿望)

– “世界在改变(World Changing)” 网站(Worldchanging.com) (爱德华·布廷斯基和卡梅龙·辛克莱两人的TED愿望都和这个网站有关)

什么是社区?看起来这是一个值得深入讨论的话题。幻灯片分享网站Slideshare.net曾在几个月前搞过一次Presentation Design Tennis的活动,每个人提交一个幻灯片,最后组合成一个14个幻灯片的幻灯片作品。这是一个社区协作活动,有趣的是,这个协作活动的作品本身的主题就是“什么是社区?” (What is Community?)。

这个幻灯片协作活动本身也回答了它自己提出的问题:

• 社区意味着会话——基于了解建立信任
• 社区意味着参与——参与越多收获越多
• 社区意味着规则——共同契约达成秩序
• 社区意味着协作——每个个体彼此信任
• 社区意味着创造——群体智慧解决问题

TED大奖获得者们对于社区的理解应该更宏大,他们不仅仅关注身边社区的孩子们的未来,也关注整个大陆的技术。他们不仅仅关注人类居住空间的可持续性,也关注地球物种的多样性,关注环境生态可持续。

TED社区本身的行动也在回答着“什么是社区”这个问题。每个TED愿望都打动了喜欢TED的人们,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许多美好的愿望不再停留在纸上谈兵的异想天开,而是很快在社区的努力下变成现实。

看起来这像一个童话世界吗?!群策群力之下,心想事成不再像从前那么难了。

下周,我们将继续介绍几个TED大奖的获得者,以及他们的TED愿望。

题图照片:

题图为Flickr上的TED大会守护人克里斯·安德森在LeWeb 2008会议演讲的照片。照片由 Robert Scoble上传于2008年12月11日。原作者所选用的CC协议为 “署名” 。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从愿望到行动”之二:从前有一所学校

昨天的“今日TED 演讲”讲的是高等教育的事。今天,我们为您带来几个中小学教育方面的创意项目。我们之所以能找到这些项目,是因为作家大卫·艾格斯(Dave Eggers)在2008年的 TED 大会上发表了一个演讲,详细讲到了他所在的出版机构 McSweeney 为社区的孩子提供免费而又优质的课外辅导的故事。最后,他在“TED 愿望”中提到希望更多人能从中受到启发,参与到社区教育当中。

艾格斯的 TED 演讲已经有全文汉译了,大家可以在咱们 TED 中国粉丝团或者在译言网上阅读该文章。今天我们主要讲讲大卫·艾格斯的“TED愿望”以及其实现的情况。

2008年的 TED 演讲上,艾格斯在盛情描绘了社区课余辅导机构 “826 瓦伦西亚”的故事之后,如是表达了自己的“TED愿望”:

我希望你们诸位——包括你们每一位和你们认识的富于创意的个人和组织——能够找到一种方式直接为你居住的地区的公立学校服务,完了你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参与其中的,我希望一年过后,我能收到一千个这样的故事——一千个为孩子带来彻底改观的故事。


大卫·艾格斯的 TED 演讲视频

后来就有了“从前有一所学校”(Once Upon a School)这个网站,该网站收集了来自全美各地的社区发起的教育创意活动,自今年3月份上线以来,迄今共收录了160个此类的故事。很多都是来源于人们的大胆创想与行动,以下摘录其中的几个有意思的例子:

奥斯汀蝙蝠洞(Austin Bat Cave)

项目简介:通过一对一的辅导,帮助学生提供写作能力,它是一个非牟利性的机构,旨在帮助孩子在课堂外培养创意思维以及书面表达能力,业已成为了奥斯汀地区连接年轻人与志愿者的一道桥梁。考虑到奥斯汀地区有大量的人才资源,于是住在当地的人决定创立一个以培养年轻人写作能力为宗旨的NPO(非牟利组织),一来可以帮助孩子,二来也能增进社区间沟通感情。这个想法得到了当地人的赞赏与支持,于是“奥斯汀蝙蝠洞“(Austin Bat Cave)很快就成立了。2007年秋,该组织开始组织每月一次的工作坊(workshop),传授书籍制作、剧本创作、诗歌创作等知识。未来的日子里,他们还将把项目扩展到中小学校里头去,以帮助更多的孩子。

数字制片人俱乐部(XO Connection)

项目简介:我的女儿所在的学校给学生每人发一台笔记本电脑,教会孩子使用基本的办公套件,但是,对于其他的用途则加以限制。我决定要充分利用新技术带来的创意空间,于是直接找到老师,商量成立一个“数字制片人俱乐部”。恰好那时有一个叫“乔治亚电影奖”的比赛,我们就决定让孩子去尝试一番。我们帮助孩子挑选电影主题,组织制片人的团队,教会他们数字制片的技术。孩子们非常积极,仅仅用了几个星期就学会了制片技巧,也学会了团队合作的精神。更值得一提的是,孩子们的电影还获奖了呢。

商业学堂(BizAcademy)

项目简介:“商业学堂”(BizAcademy)为那些条件较差的城市学校的学生带来难得的机会:在一个为期五天的工作坊,学生在 salesforce.com 员工以及业界领袖们的带领下学习如何经营一家自己的公司,他们直接来到 salesforce.com 的办公室,实地体验商业操作的全过程:由筹款、财会、产品生产、服务到营销,皆由学生亲身体验。此外,还有夏令营和导师制(mentorship),对于那些特别优秀的学生,还颁发奖学金。参与这个项目的学生不但学到了商业知识,还学到了许多与人相处的本领,许多本身比较内向的学生在参加完这个活动后都变得更加外向了。现在,类似的活动还在伦敦、东京、多伦多、新加坡、都柏林等地铺开。

看过这些有意义的创意教育实践活动,您是否也心动了?何不行动起来,运用您的创意和实干,为您所在的社区的孩子送上一份创意教育的新年礼物?别忘了,您还可以将您的故事发表在“从前有一所学校”的网站上呢!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的Dave Eggers在其他场合演讲的照片。由826 Chicago上传于2007年2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上的“”的照片由 上传于2008年6月1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从愿望到行动”之一:让下一位爱因斯坦出现在非洲

本周起,我们将推出“从愿望到行动”系列,为大家带来2005至2008年间的TED 大奖获得者的演讲,以及关于他们的TED 愿望(TED wish)的故事,敬请关注。

上周的“非洲畅想曲”系列也许大家看了还意犹未尽,我们今天为您介绍的这位 TED 大奖获得者也是一位非洲人士,他叫尼尔·图洛克(Neil Turok ),在南非出生和长大,后来到剑桥上大学。他和霍金教授一起从事宇宙物理研究,提出了关于宇宙起源的著名的霍金-图洛克瞬时理论(Hawking-Turok instanton theory )。最近,图洛克与普林斯顿大学的(Paul Steinhardt)一道,提出了宇宙旋转模型理论(a cyclic model for the universe)。

此外,图洛克也念念不忘生他育他的非洲,他想到那里的孩子虽然非常聪颖,但是没有好的老师和教育环境,于是就在南非建立了非洲第一家数学/科学研究院(全称African Institute Mathematician Scientists ,简写为AIMS),培养非洲本土的研究型的数学/科学人才。图洛克告诉他在剑桥的科学家朋友,他们都表示非常乐意参与这样的项目,到非洲担任教员,从而确保 AIMS具有世界最优秀的师资。

AIMS采用互动性的教学模式,课堂上不再是单调乏味的”满堂灌“,而是结合生活实际的个案剖析以及实际问题的解决。学生在课堂上学到的是如何发现自己的潜能,而非应试的能力。有很多学生会在实验室呆到半夜3点,第二天早上8点又起来学习。而半夜一点开讲座也不是什么新鲜事。AIMS第一期的学员有48人,来自于非洲各地,都是非常优秀的学生。AIMS毕业的学生都继续攻读硕士或博士。

图洛克的TED愿望 (或曰我们的TED愿望)是“把AIMS推广到整个非洲,让下一位爱因斯坦出现在非洲“,“我们不但要让下一位爱因斯坦诞生于此,我们还要让下一位比尔· 盖茨、下一位塞盖尔·柏林,诞生在这里。这个愿望正在各方(尤其是TED社区)的帮助之下,一步步得以实现。未来五年,计划在非洲建立15所AIMS,每一所皆有所侧重,用科学这一共同的语言来跨越国界、文化上的差异。AIMS的课程计划也将添加诸如企业管理、政治学等内容。

很多非洲的政府也支持这个计划。但是,前路并非坦途。它需要非洲本地的科学家发挥主动性,当地的政府也要全力参与。AIMS的原则是什么?图洛克概括为四个英文单词: Relevant(切合实际), Innovative(富于创造性), Cost-effective(成本最低), HIgh quality(质量至上),四个单词的头字母凑起来就是一个RICH(富有),AIMS的目的是使非洲变得富有。

图洛克 TED 演讲视频

图洛克在演讲的最后强调,“非洲的未来寄托于那里的年轻而富于创造力的年轻人。我们只要为他们创造一个机会,使其潜力得以发现和发掘,就是为非洲美好的明天添砖加瓦。我们不久后就会看到这些年轻人为非洲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样的改变势必让人刮目。”

· 行动:下一个爱因斯坦

尼尔·图洛克的TED愿望在TED社区的帮助下,正在演变为更具体而实际的行动。现在一个名为“下一个爱因斯坦(Next Einstein)”的传播活动已经在线上线下展开。

2008年5月12日,“下一个爱因斯坦”机构(NextEinstein initiative)正式宣布成立,来自AIMS的学生们讲述他们的故事、梦想,感谢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面这个视频是来自苏丹的AIMS学校的校友海达(Hide)在当天活动上的演讲。海达来自苏丹中部八口之家的家庭,她邂逅AIMS学校的与众不同。早些时候,她还在另外一所大学的数学系读书,有一天她捡到一张曾被同学拿着当扇子的纸头,发现这是AIMS的广告。离报名截止期只有三天了,她马上申请并被AIMS录取了。在AIMS学校里,她发现自己来到一个由多元背景的人们组成的大家庭,老师不传授直接告诉你答案,但是传授你如何思考解决问题。她希望自己能够追求梦想。

“下一个爱因斯坦”机构(NextEinstein initiative)发起同名的传播行动,致力寻求社会各界对AIMS学校的帮助。他们也设立的同名网站NextEinstein.org,收集了各类社会各界支持AIMS的最新消息。传播活动也同时在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 照片分享网站Flickr和社交网站Facebook等Web2.0网站上展开。下面来自Flickr的照片展示了NextEinstein活动的生动景象。


NextEinstein的Flickr相册:普通浏览模式,幻灯片浏览模式

现在已经有福特基金会、诺基亚、巴克莱银行、剑桥大学、太阳微系统公司、谷歌基金会(Google.org)等机构赞助支持“下一个爱因斯坦”机构(NextEinstein initiative)和AIMS。TED社区的行动力正逐渐帮助尼尔·图洛克将他的愿望变成现实。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TED演讲视频截图。

右图:来自Flickr。照片由 PhOtOnQuAnTiQuE上传于2008年7月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非商业用途-禁止演绎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墙中洞”实验:孩子是如何实现自我学习的

演讲人英文简介
演讲视频链接
讲稿汉译译言链接

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儿童基础教育的一些看法。在20分钟的演讲里,我将陈述四个观点——或者说是四个谜题。但愿我能成功地把我想表达的意思传达到你们的心中。

第一个谜题是边远地区必然与优质教育搭不上关系。这里所讲的边远,不但是指远离城市的地区,那里的教育会是怎样的图景?另一种理解是,在大城市之内,我们也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贫民区或城中村,这些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通常滞后于城市中心地区。对于那些跟我们住在同一座城市,但生活却与我们有着天壤之别的他们,教育又意为着什么?

我们开始的时候的估计是,在边远地区的学校不会有足够的教师,或者即使是有,也缺乏资金留住这些教师。此外,他们通常在学校基础设施方面也比较匮乏,即使是有,也往往存在维护上的难题。

我们决定要亲眼看看这些是否是真实的情况。去年,我们在Google地图上找到一条通往印度北部的新德里的道理,一路上不会经过任何的大城市。我们驱车一路往北走了300公里。路上,每当我们见到有小学,我们就停下来做调查问卷。我们把调查的结果做成了图表。由于我们仅仅是局部的抽样调查,结果未免会与实际有所出入。不过,从图上看得出,我们的调查结果似乎表明了学校越是边远,其教学的质量就越是糟糕。这看上去似乎是一副阴暗的图景。我们试图把这一现象结合当地的基础设施状况进行分析。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此两者并不互为作用,它与教室的大小无关、与基础设施的质量没有关联、也与当地的贫困程度无关。不过,我每到一所学校,我都会问那里的老师同样一个问题:“假如有可能,你愿意到城里去教书吗?“69%的老师给予肯定的回答。图上可以看到,离德里越远,正面回答的人数比例最大,而位于德里附近的老师则很少说愿意的,而在德里周边200公里范围内的老师则几乎是一致给予肯定的回答。我的推理是,老师们心底所想(即希望自己能在大城市教书)可能会对教学产生重要的影响。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老师们的心理与其动机(motivation)对于教学的结果有巨大的影响,而不在于孩子们是否贫穷。

要是我们认真审视现代教育技术的话,我们会发现,这一类技术几乎总是最先在大城市的校园里获得推广,然后才慢慢的普及到边远的学校。而恰恰是在那些大城市的学校里,新教育技术似乎并没有发挥出很大的作用,也往往被认为是作秀。那里的老师会说,咱们的孩子本来就已经能达到80%的理解水平,而花费高额金钱引入新科技不过是使他们的理解水平提升到83%,则其实不是很划算。难道用30万美元买回来的技术就仅能给我们带来3%的进步吗?这不是明摆着的蹩脚货吗?而要是我们将同样的科技推广到边远的农村地区,假如那里的孩子原本的理解水平是30%,引入新科技以后,他们的理解能力上升到40%,这就是一幅完全不一样的图景了。因而我们说,新教育技术对于教育金字塔最底层的孩子最有效,可是我们却仅仅是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金字塔的顶端。于是我得出结论,即现代教育技术应当首先引入边远地区,然后才引入城市。

另一个问题是,怎么解决教师的疑虑。当你向一位教师推销新教育技术的时候,他会说,你想用机器来代替老师吗?那是不可能的。我不懂为何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想引用科幻小说作家克拉克的一句话:“一位教师要是可以用机器来顶替,那我们说他确实应该被这机器所顶替。”所以,我的看法是,我们在那些没有学校、或者教师不够、或者教师的水平一般的地区,可以推行“替代教育 “(alternative education)的教育模式。

接下来我要谈谈孩子的自我组织与我们过去几年做过的一系列试验,正是这样的试验促使我们产生“替代教育” 的想法。我们的试验的名字是“墙中洞——一个崭新的世界”。最初的试验是在新德里展开的。那个试验也非常简单。我当时的办公室隔壁是贫民区,我的寓所和那片地区也仅仅是一墙之隔。我们在墙上挖了一个洞,把一台优质电脑镶嵌到洞里,在旁边放上触摸板,并且联上网络。还在电脑里装上网络浏览器。

这就是我们观察到的情形:

屏幕上看到的是一位8岁的男孩和他6岁的妹妹,此时他正在教他妹妹上网。这不由使我们想到一系列问题:这是真实发生的吗?他们与计算机交流没有语言障碍吗?(那些孩子没有一个是会英文的)我们的机器摆在那里安全吗?会不会有人偷?还有谁负责教会孩子使用那台电脑?人们通常会以为那些孩子会跑到你的办公室里,请求你们教他们如何用电脑。

后来我来到印度中部一个村子里重复这样的试验。我非常肯定,在那里,还没有人教会过那里的孩子任何的新事物。那天天气很热(43摄氏度)。我们迎来的第一个孩子刚刚退学了,他那时是13岁。他来到机器面前,把弄了一下触摸板,发现屏幕出现了一些变化。要知道,这孩子在那之前还没有见过电视,所以过了两分钟,他才明白是自己的操作使得画面发生了变化。他不小心碰到了触摸板上的一个按键,浏览器弹出新的页面。八分钟之后,他已经懂得上网了。后来他还把村子里的孩子都带到那里,教会他们上网,等到夜幕降临,已经有七十个孩子学会上网了。看,只是一台镶嵌到墙里的计算机,还有一位孩子的八分钟的探索,我们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我们由此得出结论,即孩子们可以自己教会自己如何使用电脑。

可是人们跟我说,你要为他们提供一个印地语的操作界面。我说,难道让我把怎个互联网翻译成印地语不成?那是不可能的嘛。我们只能是让他们自己学。

这一次,我们把项目带到Madantusi,印度北部的一个村子。那里由于缺乏英文教师,所以当地的孩子都没学过英语。我们同样在一堵墙上挖了个洞,把电脑镶嵌到里面去。在那条村里,去到那台电脑旁边的更多是女孩(而在新德里的贫民区里,女孩通常不会去接触这样的东西)。因为没有办法联上网络,我们就留下了 300张CD在那里。三个月之后,我们再次来到那个村子。孩子们正在电脑上玩游戏,他们看到我,第一句话是,“我们要更快的电脑,要更好的鼠标!“我当时感到非常惊讶,我问他们怎么学会的。他们说,你只留下这英文的CD,我们没别的办法啊,就自己学咯。我粗略估计了一下,他们已经懂得了约两千个英文单词,虽然读音有误,但是使用得当。像退出(exit), 停止(stop), 文件(file), 保存(save)等单词不但在玩游戏的时候使用,还应用于日常的会话中。所以我们得出一个结论,语言不是一个障碍。事实上,孩子们假如觉得有需要,完全可以通过自学掌握英语。

后来,我获得了一些资助,就把我们的试点范围扩大。印度是一个很好的试验场,因为那里有众多不同的民族、种族、以及不同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我们认为印度是世界的缩影,那里的试验是有一定的代表性的。我们做了五年的试点,走遍了印度南北大部分地区。

看,我们来到了喜马拉雅山附近的地区,那里非常冷。我们用的是普通的计算机,还得请工程师设计出适合不同气候的解决方案。

我们在沙漠地区,在临近巴基斯坦的地区,都有试点。在屏幕上你看到那个女孩,她正在寻找一个能教会她们英文字母表的网站。还到了印度中部,那里传统上以捕鱼为业,气候湿润,电脑摆在那里也极容易受潮。我们不可能把电脑放在空调房里,于是我们要想别的办法来应对潮湿的当地气候。这是一位六岁的男孩在教会他的姐姐用电脑,这种年纪小的孩子叫年纪较大的孩子的现象非常普遍。

我们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即六至十三岁的孩子可以自己组织起来学会这一切新事物。只要有一台能上网的电脑,他们就能学会这一切,这与任何别的因素都毫无关联。但是前提是这些孩子是以小组的形式来学习。我们从试验中可以看出,在没有大人的干预之下,孩子们自发组织的学习小组是多么有力量。我们做了详细的统计数据,不过在此我只想给大家展示这个孩子们学习能力的曲线图,在我们的试点地区的孩子的学习曲线几乎是跟城市发达地区的孩子的学习曲线是一致的。

孩子们通过电脑学会了什么?他们学会了基本的Windows的操作,学会了浏览器的使用,学会了电脑绘图,在线聊天,收发电邮,玩游戏,听音乐,看视频……就和我们大家一样。在六个月的时间里,会有三百个孩子以这样的方式学会电脑的使用,而这一切仅仅需要一台计算机。他们通常是由一位孩子站在电脑前面,他的身边有三个孩子在边上指点。于是他们四个一起获得进步。而在这四个孩子周围还会有十六位孩子在旁指手划脚,不过最后他们都学会了。他们边观察,边实践。也许你会觉得这样的事情匪夷所思。不过你想想,八岁的孩子通常会听大人的话,大人说,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于是他们先是在旁边观察,慢慢的就懂得其中的原理了。

好了,我们的结论是什么?结论是,第一,小学基础教育可以是自发的,完全可以以一种“自我组织”的方式发生,而不一定要通过一种自上而下的渠道来实施。

第二点结论是孩子们可以自我组织起来,教会自己知识。

第三点是关乎价值判断的。我们在印度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次问卷,我们给孩子们准备了69个与价值判断相关的问题,让他们回答“是”或“否”。其中有十六个问题争论较大,正反双方的意见可谓旗鼓对立。这些也恰恰是孩子们感到最困惑的地方。比如:“有时候说假话是有必要的。“孩子们不知道面对这样的问题该怎么作出回答——或者我们大家都不一定有一个很好的答案。

第四点是我留给大家的一个问题:科技能否改变人们价值观的形成?

最后,讲一讲自我组织系统。大自然充满了这样的系统:宇宙、细胞、组织、社会都是这样的自组织系统。尽管还有人坚持“智能创造(intelligent design)的观点,但是,目前科学界的普遍看法是,这些都属于自组织系统。此外,交通阻塞、证券市场、灾后重建、恐怖主义、武装起义,以及众所周知的互联网,都是自组织的系统。

在此,我用四句话总结一下我的演讲:

* ”边远“会对教育的质量产生影响;
* 新教育技术应当首先推广到边远地区,然后才引入城市发达地区;
* 价值观是人们通过学习获得的,而教条是强加于人的;
* 教育本身也是一种自组织的行为。

将上述几种判断汇合起来,我们形成对于未来的教育技术有了新的期待:这样的技术应当是自动化的、数字型的、不易出错的、不给人施加价值干预的、联网的、自组织的。

我们教育领域对于新技术都从来都是“拿来主义”。比如说Powerpoint,这原本并不是为教育而设计的,不过它优点多多,于是我们“拿来”了。还有视频会议,以及计算机本身,我们都奉行了“拿来主义”。

我希望我们能够发明出一种科技,这样的科技可以帮助边远地区的孩子,给予正确的价值指引,并且能避免暴力。我将这样的技术命名为”教育外包“(outdoctrination)。这会否成为未来教育技术发展的愿景?这个问题我留给大家思考。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