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数据可视化

网络视频与全球创新

  辛丰年在他的音乐笔记中把古典音乐分为三类:必读,可读,可读可不读。若有人把这么多年的TED也开列一个清单出来的话,Chris Anderson的这篇“网络视频与全球创新”定会归为“必读”之列。
  说到Chris这个人也很神奇,他出身于巴基斯坦的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又随从军的父母移居印度、阿富汗等,后来被牛津大学看上拉到自己的哲学系去读了四年,出来之后Chris就成了一个新闻人、一个对新闻对新事物充满激情的新闻人。1994年到美国创业,希望用媒体、科技、创新的综合力量来解决全球问题,于是有了种子基金会。2001年,TED由种子基金会接管,随即就抢占了Chris的全部智慧与心血。Chris成了TED忠实的守护者。


  
  在这篇TED里,Chris分享他关于“我们为什么看视频”的独家解释。
  你看到网络视频上那些跳舞的孩子了么,不分年龄不分国籍,他们为舞而生,让人叹为观止;你看到那些玩滑轮的哥们儿了,他们在全世界面前骄傲地“腾云驾雾”,你心中是否也痒痒地想去溜一把呢;你看到网络上那么多教你化妆、教你做甜点、教你做手工的视频了么,这些东西怎么可能用文字进行严丝合缝的传递;还有,你看到科学家们也在用视频的方式进行沟通了么,这可省了多少时间与精力,对了,还有墨水钱!
  为什么是“视频”?因为因为人是一种“视觉动物”,从远古时期开始,我们就习惯了“面对面”的言语交流,文字与纸张是相对较近才出现的文明产物。我们在说话时需要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听到真真切切的抑扬顿挫,感受那种从舌尖流露出来的情感,触及到对方说这些话时的眼神,这让人感觉它是可信的,安全的,而现在先进的网络技术使整个社会也具备了成为“视觉”社会的条件。
  
  那网络视频又是怎样推动全球创新的呢?
  你看到全球著名高校像哈佛耶鲁等等相继都有网络公开课了么?你看到TED上的视频越来越多,越来越精彩了么?你看到越来越多的孩子经过在网上自学而身怀绝技了么?简言之,越来越多酷的东西好的东西顶尖的东西通过网络视频这样一种形式为我们所触及。Chris分享了三个原因,来说明网络视频是如何推动创新的转轮的。
  第一:群体。一个有着相仿兴趣的群体就像一个温床一样,孕育着创新的种子;数量越大,创新的数量越多,速度越快。
  第二:聚光灯。要毫无保留地,把你的绝招、你的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就像是游戏玩家把自己的最高纪录晾在网上一样,让群体去超越。
  第三即是欲望。做第一、走在前沿,不仅有物质的刺激更有社会地位的认可与提升、自身价值的满足与实现。
  这三点在Chris看来就是推动全球创新的有力驱动器。千万上亿的人在看你在“舞台”上的表现、做出评价、转发、写邮件、赞叹甚至是激烈的争辩也让“舞者”有强烈的自我成就感。最神奇的是三点是互相缠绕的,是可以自我完善的。
  
  这里,Chris谈到了对TED今后发展的畅想,他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相信人可以改变世界。他说在授权TEDx之后,这种以讲坛传递思想的形式在全世界遍地开花,人们互相模仿学习甚至创新超越,非常奇妙。借着这个机会,我也顺便把他后面的几个问题放在这里,给大家做一个参考:
  1:你有看过一个TED视频之后,说“好是好,不过,如果能这样做就会更好了……”
  2:在一个TED视频过后,你有对演讲者所论述的问题做更深入的探究么?
  3:你有采取过行动来响应演讲者的号召么?
  4:你有没有想过与对某个问题同样感兴趣的人取得联系?
  5:在TED社区中有智慧有想法的人很多,你是否还想了解更多人的故事?
  6:你想过有一天你也会站在TED讲坛上,向全世界展现你的风采?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大卫.麦克德里斯:数据可视化之美

David McCandless(大卫. 麦克坎德雷斯)曾为《英国卫报》、《连线》、《独立报》等刊物撰稿,擅长以简洁精美的图像展现复杂、抽象或分散的资讯,并将不同的数据组合,展现其中的联系和模式。大卫认为,数据可视化不仅是在信息丛林中找到方向的最好方法,还能帮助人们并发现全新的视角。他的新作《信息是美丽的》(Information is beautiful)以其擅长的可视化数据描绘了当今世界的各个方面,从左派右派世界比对、雨林面积递减、世界经费花费比例等世界议题,到各国文化与色彩的关联、英美三年网络热门关键字的转变、电脑病毒演化史等民生新闻无所不包。在2010年TEDGlobal大会上,大卫阐述了数据可视化的价值与意义,并分享了他的一些经验和方法。

今日稿件由自由撰稿人高志伟提供。

撰稿人:高志伟

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与TED和TED2China结缘,深受启发。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够不断发展前进,就在于思想的兼容并蓄。他感到,将理念与大家分享,并在浮躁的社会中通过踏实的行动领导变革,实为不易,愿出一份力量将它分享到更多的角落。

这是一个信息过剩和数据泛滥的时代,然而我们却无从在数据丛林中看清真相。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就是,多使用一下我们的眼睛。不过还有另一个方法,就是大卫与我们分享的信息可视化的方法。通过简单的图表,让我们看到各种信息中内在因素的模式和关联,使信息更有意义。它不是仅仅追求看起来更酷而已,而是要用数据讲述一个故事,或者将我们引导到信息中重要的部分。

大卫举了一个例子,一张显示各国支出的图表。在没有上下文的情况下,数据显得毫无意义。这有5000亿,那儿200亿。理解这些数据的唯一方法是通过数据可视化和对比。David用颜色来区分动机、用面积来表现支出的多寡。这样的图表让你对各种支出及其间的关系一目了然。比如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每年有7800亿的收益每年,但每年用于改善气候变化的费用却只有可怜的30亿,仅仅在图中占据了一个很小的角落。美国人一年的慈善捐款达到了惊人的3000亿,而17大工业国的对外援助加起来也只有1200亿。让我们来猜猜金融危机花了多少,119000亿。通过图表表现这些信息后,我们看见了整个图象。当你迷失在信息里的时候,图表就十分有用。不仅是财政数据,各种数据都可以进行可视化处理,发现他们的关联。比如对猪流感、杀人蜂的恐慌程度在媒体中的表现;媒体对暴力电视游戏的报道高峰与特定时间社会背景的联系。

有人说:数据是新的石油。我们无时不刻被数据资源包围,可以容易地对其进行挖掘,发掘新视角,催生创新。数据也是一块肥沃且富有创造力的新土壤,通过网络连接各种数据就相当于灌溉的过程,最终我们可以收获到隐藏在数据背后的模式和数据之间的联系。

当然,数据还能告诉我们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恋人分手的高峰期是什么时候。大卫根据用户在Facebook上的状态,制作了一张分手高峰时间表,想知道的话就去TED看看他的演讲吧。

所以信息和数据是美丽的。大卫最早的工作是程序员,之后用了20年的时间为媒体撰稿,然后又进入了广告业,最近开始进行设计。他从来没有去过设计学校,从没有学习过艺术之类的学科,他在实践中学习,希望能让自己喜欢的东西变得美丽。

为什么信息的可视化有如此的威力呢?视觉是我们所有感官中最快的,比触觉、嗅觉都要快很多,每天都有很多的信息从各种渠道被眼睛感知。而且,眼睛对颜色、形状和样式的变化极为敏感,这是属于眼睛的语言。将其与大脑的语言,即文字、数字和概念相结合,两者能同时工作并互相促进,让我们快速理解信息。

将眼睛的语言和大脑的语言相结合,还可以改变我们的视角和看法。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国的军费开支是6090亿,相当庞大的数字,位居世界第一。但是从军费开支占GDP的比重这个角度,美国就一下落到了第八位。从军队人数看,中国当之无愧要数第一,可是如果和人口基数相比,中国只能排到124位了。因此,我们需要将数据连接起来进行对比,才能看到整个图景,改变我们的视角,继而改变我们的行为。

可视化信息其实是对知识的一种压缩,通过透彻的理解来更简洁地表达海量的信息。大卫提到他自己的一个例子,说他一个月的工作量,对1000个研究项目进行分析,仅仅做了两页图。大卫还制作了一个在线交互式的应用程序,这样就能更方便地看到你想要的相关数据。而且通过从Google doc中解析数据,结合程序强大的运算能力,可视化数据图活了起来,可以轻松地生成不同的数据集,不断地,新证据涌现在你的眼前。

可视化并不局限于数字。概念也同样适用,比如政治倾向图谱。大卫试图将各种政治倾向融入到图表中,并展示其如何从政府渗透到社会、文化中,对家庭和个人产生影响,继而又反过来影响政治。

大卫认为,可视化信息设计能够解决许多我们面临的问题,比如信息的泛滥,对信息的质疑,信息的不透明以及信息的枯燥性。这是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案,并能让我们得到更清晰的答案。比如冰岛火山喷发释放的二氧化碳和飞机释放的二氧化碳相比,哪个更多?

相关链接:

David McCandless个人主页
Information is beautiful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埃里克·桑德森: 再现17世纪的曼哈顿

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TEDGlobal的会议报道《再现17世纪的曼哈顿》,这是一篇译作,原文来自卫报,由Kevin Anderson发表于2009年7月24日。译文首次发表于译言

曼哈顿(Manhattan)是纽约城的主体。曼娜哈特(Mannahatta)是印第安語中对曼哈顿(Manhattan)的一种拼法。

特别推荐
◎曼娜哈特项目(Mannahatta Project)网站:http://themannahattaproject.org/
◎《纽约时报》7月4日相关报道:Manhattan: An Island Always Diverse
◎《纽约时报》报道配图幻灯片
◎五角设计(Pentagram)公司为该项目设计书籍和展览,该公司的blog上有图文并茂的报道,请不要错过:书籍设计故事,展览设计故事。

为了设计属于未来的宜居城市,埃里克·桑德森将目光投向过去。他试图再现1609年,当亨利·哈德逊驾船驶入纽约港时曼哈顿的环境景观。

曼娜哈特计划(Mannahatta Project)让人们有机会去探索1609年时曼哈顿岛的景观和环境。

我们印象中的曼哈顿,是几乎完全由玻璃、钢铁和混凝土构成的城市景观,但400年前,当亨利·哈德逊驾船驶入纽约港时,这个岛屿拥有比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更多独具特色的生态群落。

埃里克·桑德森(Eric Sanderson)的研究对象是生态系统,以及如何创造适宜动植物生存的环境。一个城市的生态系统是怎样的?它如何为人类提供一个适宜的居住地?

纽约是世界第一座超级城市,第一座人口超过千万的城市。在思考纽约市当前生态系统现状的同时,他也将目光投向曼哈顿的过去。400年前,当亨利·哈德逊来到纽约港的时候,这个岛屿是怎样一幅景象?

他们从历史文件开始研究,包括18世纪40年代一幅格林威治村的绘画,一张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由英国军队制图师绘制的巨幅岛屿地图。当时纽约“市”的范围,最远只到达现在的市府公园,格拉莫西公园还是一片沼泽,而在如今的时代广场,两条溪流合而为一缓缓流过。


在这个网站上的explore页面,大家可以看到1609年的纽约城。

为了再现四个世纪之前的曼哈顿,他们需要回到这个岛屿最基础的生态学特征上,回到它的岩石结构和陆表地形。有了这些信息,他们制作出一个立体的数码模型,重建了17世纪时曼哈顿的景观。

他们恢复了山脉的高度,寻找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那里要靠近水源、能够躲避冬天刺骨寒风。

曼哈顿拥有极高的生物多样性,其生态系统包括超过85种鱼类,多种海狸和黑熊。他们审视了本地动植物所需的各种要素,以及这些要素可能在岛屿上出现的位置,从而创造出一个可视化的生态学网络,称为谬尔网络(Muir web)。

该网络使对17世纪时的曼哈顿进行现场图片还原成为可能。人们可以在曼娜哈特网站(Mannahatta web site)上进行探索,既可以搜索各种地址或地标建筑,看看1609年时当地的景象,也可以观察当时生活着的是何种动植物。

从美剧《法律与秩序》中出现过的法庭台阶走下,在1609年,律师们将径直走入一个池塘,这是年轻的纽约市当年的饮用水源。

思考着未来的四百年,桑德森回到了原来的问题:如何建造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建造属于未来的城市,需要考虑我们对食物、水、住所、生产资料以及生命意义的需求。

桑德森说,在建造现代城市时,我们对食物和水的重视程度还不够。他想要将溪流重新带回纽约市,通过建造风车提供能源。纽约中心城区的人口约一千二百万,如果其居民密度与曼哈顿相当的话,将开辟出一大片绿色的空间。

未来的城市“需要有曼哈顿的活力,也需要从过去中学习如何保护生态并可持续发展。”

题图照片:
来自曼娜哈特项目网站。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 a href="http://twitter.com/tedtochina">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玩具:Videosphere

我们早先曾经介绍过关于数据可视化的TED演讲,这次我们介绍一个运用TED演讲内容制作的数据可视化作品,大家可以体验一下奇特的可视化导航方式。

这个作品名为Videosphere, 由bestiario开发。它将TED大会演讲视频以3D形式展现在一个球体上,可以从内部和外部来观察球体,并通过红色箭头找到语义关联的视频。


在这个作品的左上角有操作菜单,如果选Outer的话,可以从外部参看某个TED演讲与其他视频的关系。


如果选inner的话,可以从内部参看某个TED演讲与其他视频的关系。


可以调节球体的半径,控制画面的远近。


每两个相邻的TED演讲,互相有红色箭头表明连接关系。


在操作面板上,可以显示你选中的TED演讲与当前的坐标点的TED演讲的语义关系,上图显示出两个TED演讲之间所共同使用的TAG。

有兴趣的朋友,请去这里玩玩:
http://www.bestiario.org/research/videosphere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葛兰·李文:新媒体艺术的大胆尝试

葛兰·李文(Golan Levin)是一位“新媒体”艺术家,或者是说一名跨界数字艺术家。他兼具软件工程师、作曲家和表演艺术家等多种身份,整合视觉和声音,融合程序设计、影像和音频,创造出崭新风格的数字艺术作品。

2000年葛兰·李文在奥地利林兹电子艺术节,运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研发的数字声音视觉环境组件,创作了混合影音的作品《涂鸦》,引发全场震撼。 2002年他推出《数字的秘密生活》(The Secret Lives of Numbers )这一实验性数字作品,该作品通过软件,搜索引擎和强大的数据库统计技术,决定数字0和100万之间每个整数的相对“声誉”。详情可参考:“《数字的秘密生活》(The Secret Lives of Numbers ,2002)”

他的近期作品包括Opto-Isolator(2007)和 Double-Taker (Snout)(2008)。他的作品也在欧洲、美洲和亚洲展览。

他是2009年TED大会第四环节的演讲者之一。

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他在2004年TED大会上的一个演讲视频,大家可以观看视频,看看李文演绎了什么样的艺术:


TED.com视频地址:

葛兰·李文 (Golan Levin)的个人网站是:www.flong.com, 在该网站可浏览许多他的作品。

参考阅读:

本站文章:《Jonathan Harris 谈数字叙事

本站文章:《从we feel fine项目到数据视觉美学

本站文章:《TED2009交响乐:第4乐章

Visualizing Data

Infosthetics: the beauty of data visualization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演讲视频截屏。
右图:来自Flickr,由seanomatopoeia上传于2007年1月12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克里斯·乔丹:丑陋的美

今天我们介绍的是摄影师克里斯·乔丹(Chris Jordan)在2008年TED大会上的演讲。

大家先来看一组统计数据:

在美国:

在客运航机上,每6小时就要消耗100万只塑料杯(所有的杯子都没有循环利用);
每天人们使用400万只纸杯来盛装热饮;
每年有40万人死于吸烟引发的疾病,就是平均每天有1100人因此而死;
每年有21.3万急诊个案都是因服用止痛药引起的……

对于这样的数据,你能否凭直觉看出其内涵?美国有一位摄影师,就希望揭示这些数字背后的故事,他的名字叫克里斯·乔丹(Chris Jordan)。克里斯·乔丹通过自己的摄影作品把抽象的统计数字化为具体的图像,展现出当代社会的各种痼疾。大家不妨先看看下面几个图片:

Chris Jordan's plastic cups display, full size
Chris Jordan's plastic cups display, partial zoom
Chris Jordan's plastic cups display, actual display size

(底下的图是上面那两个的放大版,是由一百万个塑料杯子堆积而成的)

Chris Jordan's Barbie doll display, full size
Chris Jordan's Barbie doll display, partial zoom
Chris Jordan's Barbie doll display, actual display size

(由32000个芭比娃娃拼成的巨幅女性图像)

至于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克里斯·乔丹如此说道:

“我之所以要做这样的东西,是因为我感到我们美国人现在大都不再(对一些行为的后果)感到害怕了。我们似乎是被迷醉了一样,我们丧失了我们的那种愤慨与怒火,还有悲伤,我们对于身边发生的一切,以至那些在我们(国家)的名义下发生的暴行,我们都不再摆在心上。我们不再怀有这样的思虑。

我们每个人都想在心中建立一个关于世界的图景,但是,我们面对的数字都是数百万乃至过千亿的天文数字,这样抽象的统计数字我们凭直觉是很难理解的。我希望这样的照片能够帮助大家理解这些数字的含义。而假如大家看到这样的图像感到惊愕,并且想到去关注这些问题,身体力行的作出改变,我们社会以及我们每一个人的那种道义(integrity)才能得以延续和保存。

克里斯·乔丹 TED 演讲视频链接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演讲视频截屏。

右图:来自Flickr,由styleserver上传于2007年11月11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蒂姆·伯纳斯·李:让数据走向开放、透明

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是万维网之父,这次他被邀请到TED大会现场,讲述关于互联网的故事。

蒂姆说,当初他创建世界上第一个网络浏览器以及服务器的时候,动力在于一种挫折感。那时他跟一班优秀的科学家一起工作,可是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机器,他们所使用的文件格式也不尽一样。要想在这样的数据之上有所创建,就需要不断的转换格式,唯有如此才能挖掘出数据底层的无限潜力。蒂姆说,当时他给自己的老板写了份备忘介绍互联网的构想,可是,蒂姆的老板给他的答复是“想法还很模糊,但是很让人兴奋”(这还是在蒂姆的老板死后才发现的)。

尽管今日的互联网无限风光,但是蒂姆依然对于不能高效地在网络上获取数据而耿耿于怀。尽管我们都知道网络上有海量的数据,但是我们不懂得怎么去利用。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曾在TED大会上展示他的Gapminder数据分析模型,通过可视化的形式来窥探潜藏在数据背后的秘密。

蒂姆指出,互联网上的数据都是地下的,我们要把它们带到地上,让整个世界通过相互链接的数据而变得更有意义,蒂姆的做法是:

  • 以类似于html的格式来标示数据(tagging data in a format similar to HTML)
  • 获取有价值的数据(getting worthwhile data when you fetch it)
  • 揭示数据间的关系(getting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data)

蒂姆说我们需要获得这样的数据,因为这样会有助于催生新的科学发现,“相互链接的数据越多,数据的价值也越大。”dbpedia是一个有趣的项目,它所有的数据皆来自Wikipedia,但是通过一种非常直观的形式展现出来,读者可以很容易看得出数据间的联系。蒂姆说,假如奥巴马真的能够兑现将政府数据公开化的诺言,那么我们不但可以看到一个更开明的政府,还可以让学生去分析这样的数据,理解政府运作的新机理。而要治疗癌症、老年痴呆症、金融危机以至于气候变暖的问题,我们都需要实现数据共享,而不是关起门来,各搞各的。应当撕开社交型网站间的商业屏障,开放政府的数据。最后,蒂姆以一曲“Raw data now”结束了他的演讲。

以上的中文简述参考了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的博客文章

相关阅读:

TED2009 – Tim Berners-Lee (Boingboing)
什么是语义网格
The Semantic Web, article by Tim Berners Lee
Tim Berners Lee on the semantic web, a YouTube video

照片:

题图照片来自Flickr,由whiteafrican上传于2009年2月5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插图照片来自Flickr上Tim Berners-Lee的照片,由whiteafrican上传于2009年2月5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数据可视化透视世界发展状况

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早年在非洲调查那里的饥饿状况,后来回到瑞典的大学教书。有一次上课,他拿出五组国家的名字,让学生比较每一组里哪个国家的儿童死亡率更高。 结果学生得回答正确率还不到50%,这使罗斯林感觉到,学生不是因为无知(ignorance)而出错,而是因为种种长期根植于心中的成见(pre-conceived ideas)。他问学生,“你们眼中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图景?”他们回答说,“不就是我们和他们吗?我们就是西方世界,他们就是第三世界。”再追问第三世界的含义,他们说,第三世界就是人均寿命短,家庭成员多。而西方国家刚好相反。但这是不是事实?经验告诉罗斯林事实并非如此。


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在2006年TED大会上的演讲

于是罗斯林决定让数据来说明问题。很多人会觉得数据是无聊的东西,但是,罗斯林则认为我们可以从数据里头解读出许多信息,而可视化的数据(data visualization)则是走向数据分析的重要一步:

罗斯林开发出一个叫 Gap Minder 的软件,该软件可按一种非常直观的方式展现数据变化:

比如,以下图片展示了1969以及2003年世界范围内不同国家人口出生率与年均寿命的关系:


(图中横轴为出生率,纵轴为年均寿命,圆圈的大小代表国家人口大小,最大的红色圆圈代表中国)

从这样的互动性的演示中,我们可以很直观的看出不同国家在过去四十年里的发展状况。西方人对第三世界长期存在误读,通过这样的图表,也许他们更能看清现今世界发展的实态。

相关链接:

演讲视频链接

Gap Minder软件网站

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的blog

魔鬼经济学》的作者史蒂芬·列维特(Steven D. Levitt)评论Gap Minder的贴子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从we feel fine项目到数据视觉美学

两天前我们在“TED今日演讲”栏目中中介绍了乔纳森·哈里斯(Jonathan Harris)的故事,他是一位程序员,他不断尝试探索新的方式,让处于互联网时代的我们能够拥有更有力的自我表达的工具。

其实,早先就有中文blogger报道乔纳森·哈里斯(Jonathan Harris)We feel fine项目,现在我们收集一些放在这里,让读者了解更多背景。

2006年5月17日

Liquid在We Need Money Not Art那里写到:

We feel fine 是由Jonathan HarrisSepandar Kamvar共同完成的一个新的有趣的项目 。它通过个人博客 ,Myspace帐户以及社区网络系统来找寻并收集相关的包含有“I feel”和 “I am feeling”的句段”,然后记录下这些出现在上下文的句子,包括如果出现在Flickr内的图片。结果会产生大量心情和感触结合人口统计数据资料组。(用各种不同彩色的漂浮点来表示)

We feel fine用Processing编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结合数据挖掘和印刷作业的作品 。就象是Golan Levin的作品 The Dumpster那样 ,既有诗意但又不失严肃 。游戏使用颜色和印刷品的样式来支持作品内容 。 使它产生即美丽又令人惊奇的样式 。

但是We feel fine比 The Dumpster更进一步的突出了科学数据轴 ,两个作品都生命了在科学上的冲击力。最终,两件作品都是任意的数据视觉想象作品因此很难做评断 。 这些成功的作品影射出在众多组合当中人们心情的快照,被博客和社区网络服务系统证实了。在此期间观众会得到细微的启示从这些被影射的数据轴上 ,这些纯粹数据组的大小对于带给观众冲击力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Jonathan Harris 在昨天的OFFF Festival上展示了这个作品。 更多的作品去他的网站上看。 Sepandar Kamvar建立了搜索引擎叫做Kaltix,从google上获得搜索。他是Standford大学Computational Mathematics与Engineering系教授的咨询助理。

原文标题:《OFFF: We feel fine》
来源背景:We Need Money Not Art (www.we-need-money-not-art.com)
来源简介:We Need Money Not Art是We Mark Money Not Art是中文版,这个群组blog关注最新的艺术实践和活动,并且在北京组织非营利的全球性智联活动Dorkbot BJ

2006年5月17日

Makzhou在CNBlog那里这样写到:

We Feel Fine是一个新近的交互艺术以及挖掘社会性网络的作品。

……或者用简单的语言来描述,这个计划从网络上的blog以及myspace社区中挖掘内容,它以”I feel”和”I am feeling”为关键词,记录下这些句子的上下文,或者把Flickr上的图片说明也一并抓取而来。并且分类统计。而结果就是一个新奇而让人着迷的人类感情的集合体。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个和以往那些艺术家所声称的代表人类普遍情感的廉价口号所不同。这个作品向我们展现了真正的,隐藏在互联网之后的人们的想法。而且它的实现又是完全通过机器来达到的。

……其实抛开理论不谈,这个网站本身就是很吸引人的作品。在成果演示之中,无数五颜六色的随机运动的小气泡代表了各种感情,如果悬停鼠标,程序还会自动将类似的情感聚集在周围,形成”网络”的感觉。上面会显示出从网络上所摘录的内容。一个一个看起来就仿佛在情感的河流中浏览一颗颗的鹅卵石。

在项目的统计中可以看到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人们(不太清楚是如何界定国籍的),其中来自中国共有8192条。比较有趣的是在所有的统计中,女性总数比男性多出2万多人,但是在感情条目的统计上,男性却翻了一倍。难道全世界的男性都喜欢在网络上倾吐自己的内心世界?:P

原文标题:《感情探究》
来源背景:CNBlog.org (http://blog.cnblog.org)
来源简介:CNBlog.org是中国大陆最早的专注于blog话题本身的群组blog,主要探讨如何写作blog、blog的发展以及各类社会化媒体工具对社会的影响。

2007年3月15日

Jeuce在“不确定的年代”那里这样写到:

we feel fine是一个建立在研究社会心理学和个人感受的项目。每隔几分种,we feel fine的网络程序会自动搜索主要webblog服务器上所有的新文章带有”I feel”或者”I’m feeling”的句子,把它们放到网站上面。下图上每个形状代表了每句话,如果你点开形状,可以actually看到这句话的全文和post时间,甚至可以进入blog post者的网路blog。we feel fine还有六大非常有趣的movement,每个movement解释了被选中团体的不同侧面,请上它网站自己discover。

同样是information visualization界天才儿Jonathan Harris的惊人之作。

原文标题:《we feel fine》
来源背景:“不确定的年代” (jeuce.blogbus.com)
来源简介:“不确定的年代”是Jeuce(黄忱)的个人blog。居住在悉尼,她已经在她的blog上,写了200篇关于“设计”的贴子,157篇关于“摄影”的贴子。

2008年2月26日

toxinbaby , sophywt 和 aaajiao在We Need Money Not Art那里粘贴了一篇译文,原作者这样写到:

去年11月,我在马德里花了几天时间到林荫道媒体实验室(Medialab Prado)的视觉化(Visualizar)工作室先睹为快

……林荫道媒体实验室目前正在为Inclusiva网发起一次新的号召。在日益普遍的便携技术使用和紧密联系地理信息生产与管理的互联网应用背景下,工作室将探讨数字网络和物理空间这两者的关系。

这个工作室探索数据视觉化的迷人世界。工作室主管Jose Luis de Vicente在他撰写的简介里描述道“数据视觉化是一门交叉学科,它利用图像的广泛交流功能,为含义,原因和依存之间的关系提供一个易于理解的解释。这些含义,原因和依存常常出现在由科学研究 和社会生活产生的大量抽象信息之中。产生于二十年前的科学界的信息视觉化(InfoVis,Information Visualization的缩写)和数据视觉化(DataVis,Data Visualization的缩写)结合了统计学,图象设计与互动,以及计算机分析的策略与技术,创造出新型的通讯模型,使其更适合于在复杂性不断涌现的年代完成阐释的工作。”

去年,Jose Luis以此为题作过出色的演讲,我曾经花了点时间把其中一部分翻译成英文。有西班牙语的视频可以在线观看。

(小编:强烈推荐点击这里看全文,接下去是 Jose Luis的精彩演讲内容。Jose Luis从一个半世纪以前讲起,拿破仑——那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人,率军远征俄罗斯——这也是他走向末路的前奏。他举了许多关于数据视觉化的例子,解析了数据可视化的信息传达价值,以及美学价值。)

数字艺术家Ben Fry把信息设计看作“用眼睛思考”的能力。一幅图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用其他形式无法完全理解的事物,从而拓展我们的认知技能。通过视觉化使意义呈现的空间可以非常大。举个简单的例子:解决一个复杂的数学问题的时候,你会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来作草稿,同样,平面设计的交流功能也让我们把抽象问题形象化。

这样一种从数据海洋中提取信息,再用视觉化的空间构成来表达的新形式,把平面设计的交流功能和抽象问题形象化的功能结合到了一起。

那么,这门艺术的现状如何?

如果平面设计师、信息设计师一干人等开始在某个社会背景下运用这些工具,会怎样呢?

原文标题:《视觉化:追寻数据美学》
来源背景:We Need Money Not Art (www.we-need-money-not-art.com)
来源简介:见上。

备注:
“TED周边” 这个栏目将以blog文摘的形式收录blog空间中关于TED的人、事、物有关的资料。鉴于TED是新观念的传播者,所以我们也期望日后TED周边会成为一个新观念在大陆网志空间传播的存档记录。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现代版“星空”故事——乔纳森·哈里斯演绎互联网时代的新叙事方式

乔纳森·哈里斯(Jonathan Harris )是一位程序员,他不断尝试探索新的方式,让处于互联网时代的我们能够拥有更有力的自我表达的工具。在2006年的TED 演讲 中,他和观众一起分享了自己的一点心得:

个 人自我表达(self expression)从远古时代开始就一直延续到今天,但是,这种表达通常只有自己看到。于是,人们通过绘画、作诗、歌唱、给报纸投稿、和朋友聊天等等 方式来传播自己的声音。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在过去几年里,人们将这种种自我表达的手段移植到网络当中来,于是,他们在网络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作为一名程序员,我主要是通过写程序来分析这其间产生的海量数据,并从中归纳出所有这些网络表达背后的人的心情、想法。

我做了一个叫“我们感到高兴”(We Feel Fine ) 的项目:我们把人们在博客上写的含“我感到”(I feel)的语句收集起来(事实上那是一个动态的语料库——译者按),然后用一个个不同颜色的小圆圈表示这些句子,在我们的项目网站的界面上,你可以随便 点击任何一个小圆圈,查看里面写的是什么心情。在界面的左下方,你可以看到我们用六个单词来标示整个心情场的情绪:疯癫(Madness),低语 (murmur)、蒙太奇(montage)、人群(mobs)、矩阵(matrix)、群山(mounds)。通过与这个界面的互动,你可以查看到世界 此刻的心情。假如你有兴趣的话,还可以通过点击找到博客原文,直接与作者对话。

另一个项目是“雅虎时间胶囊”(Yahoo Time Capsule ),这一次我们直接向用户发问卷,

然后把收集起来的问卷做成一个有趣的互动界面:

后来我们还在新墨西哥州的一个沙漠上举行了一次庆祝会,并把我们收回的用户问卷结果做成数字信息,以激光束的形式发送到太空:

最近我在做一个叫“星空”(Universe ) 的项目——我从小就对美丽的星空故事发生极大的兴趣,长大后,我在想,假如我们今天的人要讲述我们的星空故事,会是怎样的故事?我就搞了“星空”这个项 目。也是通过对现时的互联网世界进行挖掘,再以一种互动的形式将这个变幻中的世界展现出来,通过这个“星空”,你可以看到最近发生的新闻故事,以及故事背后的人物……(译者按:此处内容十分精彩,恐非文字所能概述,大家还是去看演讲视频吧:-)

相关阅读:

Flash 以外:关于新媒体创作的一些想法

网站链接: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