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文化

塞尔玛·金:艺术如何塑造文化改观

本文作者:Phyllis Tang。

Phyllis现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专业三年级。今年年初接触TED,深深被TED资源共享和鼓励创新的理念打动,并从许多TED演讲中受益良多。在生活的闲暇里喜 欢读书、旅游和一切美的东西,对于新事物抱有永恒的好奇心,相信通过个人微小的力量也可以使我们生活的世界变得更好。

塞尔玛.金(Thelma Golden)从小便发现了自己对于艺术史领域的强烈兴趣,12岁时就开始寻找和定义自己理想职业的类型——博物馆馆长,并很早为此打下了基础。1991年大学毕业之后,塞尔玛.金供职于惠特尼博物馆。她是1993年惠特尼双年展的共同策展人,这次展览展出了大部分由女性及有色人种艺术家创作的政治性议题作品,在当时引起了公众的热烈讨论,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展览。塞尔玛.金声名鹊起于1994年独立策划了惠特尼博物馆的“黑人男性(The Black Male)”展览,由于展览巧妙而精细的创意(从不同角度引起争议和讨论),她“强大而勇敢的策展人”形象得到再一次的确认。2005年塞尔玛.金成为哈莱姆画室博物馆的执行董事,并致力于使哈莱姆画室博物馆成为发掘非洲裔艺术家的重要机构。塞尔玛.金非常关注年轻艺术家,与此同时通过哈莱姆画室博物馆在哈莱姆以及全世界收集艺术创作、鼓励艺术创作。

Thelma Golden: How art gives shape to cultural change

在这次关于艺术如何塑造文化改观的演讲中,塞尔玛.金向我们讲述了自己对于艺术社会功用的思考。她认为作为一个博物馆馆长,责任不仅仅在于去发现已有的画作,而更应该鼓励关于自身的思考,思考展览作为平台可以提供什么,进而在这个平台上去探讨美、去探讨力量、去探讨我们自身,促进彼此之间的交流。正是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她策划展出了1994年惠特尼 “黑人男性(The Black Male)”展览,关注在当代美国艺术中种族与性别的交集,并有意在探索艺术通过何种方式为人们提供一个更为广泛对话的平台。展览汇集了超过20名各种族的艺术家,他们均对于黑人男性这一议题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借助自己独有的表达方式进行交流和对话。成功策划“黑人男性”展的经验使塞尔玛.金对自己的角色以及艺术和博物馆的功用有了不一样的认识——策展人应作为发起一场艺术对话的媒介,博物馆则是开展艺术对话的场所,更是艺术家与社会改革的媒介和输出机构。带着这样的思考,塞尔玛.金开始了在哈莱姆画室博物馆的工作。哈莱姆画室博物馆主要收藏当代美国非裔艺术,是非裔美国艺术家们留下的重要遗产,也是公众了解美国非裔历史的重要窗口。在哈莱姆画室博物馆,她和一起工作的年轻黑人艺术家们试图探索黑人艺术文化运动在21世纪新的可能性,思考黑人艺术文化运动对于现在存在的文化运动新的意义。这样的思考以近期举办的一系列展览的形式展开,这一系列展览发现一些现在活跃在艺术界的年轻的黑人艺术家们,塞尔玛.金赋予这群艺术家一个新的名字——“后黑派”——他们一边回顾历史一边在这一历史性时刻开始工作。这一系列展览尝试质疑一个想法,即现在把艺术看作媒介在现在这个历史时刻有什么新的意义?

在现今关于非洲大陆在21世纪将对世界发挥何种作用、产生何种影响讨论越来越多的这一背景下,通过艺术的形式探讨种族议题、通过艺术作品提供新的思考空间甚至于通过艺术和艺术家的表达去想象一个未来的图景,在塞尔玛.金看来是艺术塑造文化的主要形式,也是迄今为止哈莱姆画室博物馆工作的愿景所在。

Wednes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Ellen Cheng。

Ellen于2009年从北大毕业,拥有国际关系和经济学双学位。毕业后,她去印度进行了三个月的实习,从事国际贸易以及技术教育的工作。此后回到北 京,目前在一家新成立的教育咨询公司工作。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和阅读,喜欢历史学和政治学,如今更着迷于TED。她对TED推崇的知识共 享以及思维解放这样的理念产生了强烈的认同。她曾经组织过TEDtoChina在北京的活动,并计划在北京发 起更多TED相关的活动。

联系方式:Wednesday[at]tedtochina.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韦德·戴维斯:宗教信仰的互联网

今天发布的是Monday@TEDtoChina专栏的稿件,为大家带来韦德·戴维斯(Wade Davis)在TED2008大会上关于宗教信仰的互联网演讲。

撰稿人介绍
Frances Liu
Frances目前在读大四,专业国际文化交流与日语。大三在英国诺丁汉大学交换学习的一年让她见感受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对事物的看法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单一。除了专业学习之外,她还享受学习各种语言的快乐。

文化源于想象,这种从直立人类开始就潜存于人类意识之中的想象遍布了世界上每个栖息之地。 曾几何时,我们与自己的远方亲戚尼安德特人一样具有一些初级的思维火花,但后来由于脑容量的增加,语言的发展,或是其他的进化因素,人类很快便不再止步于只求生存的阶段。两万七千年前当最后的尼安德特人消失于欧洲大陆时,我们的祖先已经在地球上繁衍了五千年,并带来了上旧石器时代的杰出艺术。

韦德曾经与诗人Clayton Eshleman在法国西南部的洞穴待了2个月研究洞穴壁画。那些壁画既显示了当时复杂的社会结构,但更表达出了一种远远复杂于打猎艺术的强烈渴望。Clayton这样描述道:“在某种程度上,人类是带有动物本性的,但有时也并不如此。”Clayton认为萨满教是一种原始的企图,通过宗教形式来重寻一种已经遗失已久的联系。所以在他看来,壁画艺术并不只是关于打猎的传奇故事,而是一种怀旧的表现。

最让人感到惊奇的是,上旧石器时代的壁画艺术作为一种美学的表达,已经存在了近两万年。这同时也是我们不满的开始,因为如果我们想要从石器时代获得人类生存的经验,恐怕最终只能得到两个词:怎么样和为什么。这两个词汇锻造着人类的文化。如今所有的人类都具有相同的原始冲动:我们都有孩子,都需要面对死亡及周期更迭。我们都曾身着同样的基因外衣,或许我们都是七万年前那些一千个出走非洲的人的后代。

如果我们真的都是一家人,共享着相同的基因,那所有人类都会有同样的天赋以及同样的智商。这样一来,基因的分配就变成了一种简单选择和文化定位,我们就无法找寻到人类进步的轨迹。人类只是一种文化选择而已,是生命本身的不同视角。那韦德所说的生命的不同视角可以造就出完全不同的存在形式又是指什么呢?


Wade Davis on the worldwide web of belief and ritual

韦德首先提到的人类想象力杰作是波利尼西亚,一个面积有一万平方公里,像宝石一样镶嵌在中太平洋的岛群。韦德为了拍一个关于航海家们的影片抵达其中的一个岛屿。他发现即使在今天,岛上的男男女女都可以说出250种夜空繁星的名字,可以凭借海浪的回荡声判断出岛屿周边的珊瑚礁,他们清楚地知道海里的每一个细节,就好像法医解读每一个指纹那样。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历史上那些将人类送上月球或是研究海洋的人,你会发现他们大多都是波利尼西亚人。

随后韦德又提到了藏传佛教的想象力精神。韦德不久前制作了一个名为《佛教的心灵科学》的影片,试图探究佛教如何追求真相,观察心灵本质。韦德和他的朋友马修·李卡德(Matthieu Ricard)一起在尼泊尔旅行了一个月。马修曾在TED大会上提及西方科学有时关注的东西太微不足道。当西方科学费尽心思专注于不老之术时,佛教徒们却正在试图理解事物存在的本质。在韦德和马修的朝圣之旅途中,第十四代达赖喇嘛Trulshik Rinpoche告诉了他们佛教的四大精髓。第一,生命是充满苦难的,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否定生命。第二,无知带来苦难。这里的“无知”是指人们幻想人生是一成不变和可预见的。第三,无知是可以战胜的。第四,也是最重要的是,冥想可以使人类的心灵得到转化。基于已有的两千五百年的经验证明,这种转化是存在的。

于是在这次朝圣之路的终点 – 韦德看到的是一个闭门五十五年的妇女,灵魂比山中泉水还要纯净。西藏的僧侣告诉韦德,有时不同世界的人们互相并不了解,他们不相信人类已经登陆月球,人们也不信他们今生能够开悟,但事实是两方都做到了。如果我们将注意力从精神范畴转移到生理范畴,再转移到秘鲁神秘的地理图案,我们也许会了解得更多。一直以来,韦德对于那些响应自然召唤的土著居民具有浓厚的兴趣,他相信人类具有各自的互惠义务。
Light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

韦德曾在一个叫Chincherro的地方生活了三十年研究当地的文化。那里有一种很奇特的风俗,每年每个村落中跑得最快的男孩会得到变成女性的荣誉,他可以穿一天自己姐姐或妹妹的衣服,做一天的异装癖,称为waylaka。那天他会领着所有体格健壮的男士们在高地与山脚间不间断地反复奔跑。其中的寓意为:最初你以个人的身份进入山中,但通过各种磨难与牺牲,你最终成为了集体的一员。

区域的宗教仪式如今已经遍布了安第斯地区,像Qoyllur Rit’i这样的节日已经成为了安第斯的伍德斯托克。每年六万名印弟安那原著民都要走上朝圣之路。其中的寓意是:每个人将各自群体的十字架背负到了印加古城的圣山Ausangate前,然后通过宗教仪式的舞蹈赋予十字架力量。

这些思想和活动让我们得以重构那些你我曾到过的一些地方,比如秘鲁的马丘比丘遗址。马丘比丘并非是人们称为的“失落之城”,相反,它不仅连接着印加古城的皇家之路,还反映出了安第斯地区神圣的地理位置。

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的五百年,这些古老的对大自然的赞美之歌已经融为了宗教仪式的一部分。韦德曾在他的第一次TED演讲上展示一张理想黄金国(Eldorado) 幸存者后代的照片,照片中的那对兄弟同时也是泰荣纳(Tairona)文明的后继人,宗教的神职人员。韦德告诉我们对这些牧师的训练是超乎我们想象的,他们必须远离家人,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住上十八年。由于从小被灌输的是特有的价值观,对他们来说,世界只是一个抽象的存在。那种价值观让他们相信他们的祈祷本身就可以维系宇宙的平衡。就此而言,衡量一个社会并不只限于它做了什么,而在于它的美好期望。对于泰荣纳文明的后继人来说,每样事物都具有寓意。他们对于生活一个最重要的比喻是:生活就像一个织布机,而自己就在这台机器上编织着五光十色的人生。

韦德又提到了他世交的儿子带他参观Archacos时的场景。他们向着朝圣者的归宿,一个位于世界中心的冰山山顶出发。一路上他们发现当地人们对每个自然景色的诠释都带有强烈的宗教色彩。韦德展示了旅途中一系列的照片,虽然这些神圣的宗教景色遮掩于妓院,酒店,赌场之下,当地的人们仍旧坚持祈祷,这是多么地不可思议。在这个离迈阿密只有两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一个群体每天都在为世界的美好而祈祷。这些朴实的人们不能理解我们所谓的“现代文明人”对大自然的破坏行为。

在地球的另一端,因纽特人则利用自己的想象,将严寒驱逐出生活。对他们而言,冰上的血滴不再意味死亡,而是一种对生命的肯定。可是由于全球温室效应,他们的生活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韦德在演讲中提及的人们都是现存于世的真实人物。韦德说我们的世界并非是平的,而是一张缤纷的地毯。人类种种不同的声音是人类独特想象力的不同表现,也是对于一个基本问题的答案,那个问题就是:“何为人类与生存?”面对这个问题,我们听到了六千种不同的答案,正是这些不同的答案将会帮助我们解决未知的挑战。

韦德说短暂的三百年的工业革命历史并不足以给人类提供解决所有问题的答案。人类解决问题的多样性并非是对人类自我的否定,而是对人类生存最基本问题的独特回答。韦德最后说道,据以往可知,许多多样性都受迫于外力而消失,但积极地来看,这说明如果人类是文化的破坏者,那人来也必定能够能成为文化的守护者。

王韫千
Mon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王韫千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涉外法律)专业,目前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跨文化交流专业。她相信文字与传媒的力量,喜欢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与思想,喜欢与人分享,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人。

联络方式:Mon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相关链接:
韦德·戴维斯谈文化生态多样性(全文翻译)

韦德·戴维斯: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刻不容缓

马修·李卡德:心灵修炼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