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机器人

丹尼斯.洪(Dennis Hong):我的七种机器人

机器人是好莱坞科幻片的常用题材。电影中机器人力大无穷,能像人一样思考,能和人交流,还能变形。现在的技术自然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但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今天,来自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丹尼斯·洪给我们介绍他的团队研发的7款极酷的机器人。

丹尼斯·洪的实验室名叫RoMeLa(Robotics and Mechanisms Laboratory)。他们专注于机器人的研究并赢得了众多荣誉:DARwIn队是2007年机器人足球世界杯上唯一一支有资格进入类人组比赛的美国队;Victor Tango(丹尼斯·洪是领导人之一)获得了DARPA Urban Challenge(无人驾驶汽车比赛)的第三名,得到了50万美金的奖金。丹尼斯·洪多才多艺。他不仅是一个顶尖的科学家,也是美食厨师和魔术师。

在演讲中,丹尼斯·洪逐一介绍了在他的带领下所研发的各种机器人。有像极了科幻片中的怪物的STriDER,它有三条腿,走路时用两条腿做支撑,第三条腿从两条支撑腿间向前迈。IMPASS是一个用幅条行进的机器人,它可用激光和摄像头侦测前面障碍物的情况,然后相应地伸缩幅条,使机器人能越过障碍。CLIMBeR能爬山。MARS是六条腿的蜘蛛形状的机器人,它能根据地面的质地的变化自动地调整行走的方式,更神奇的是,它还能在键盘上打字。还有能像人一样踢球的DARwIn,等等。

丹尼斯·洪为什么能做出那么多酷的东西?在演讲的最后,丹尼斯·洪总结了5个秘决。第一,建立自己的点子库。创新其实是在大量积累的基础上产生的。第二,头脑风暴。丹尼斯·洪强调说,在头脑风暴中,不要批评任何人的任何观点。当参加头脑风暴的人的想法被否定,下次他再有什么想法,就比较难鼓起勇气讲出来。而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可能就这样给埋没了。第三,从教育中得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丹尼斯·洪说,就像蝙蝠侠有很多武器一样,科学家的武器就是微积分、牛顿定律等知识。第四,努力工作。第五,玩得开心。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并把它做好。丹尼斯·洪的学生们常常工作到凌晨,因为兴趣在驱动着他们。

Dennis Hong: My seven species of robot

相关链接:

RoMeLa网站对他们的机器人的介绍

RoboCup Soccer 2010机器人世界杯决赛视频 视频的文字简介中有介绍到RoMeLa的DARwin-LC.

DARwin-LC的视频

China wins robot World Cup

本文作者:何军。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大卫·汉森:富有感情的机器人

本周二的”今日TED演讲”栏目(Tuesday@TEDtoChina)专栏发布的是自由撰稿人高志伟的一篇TED演讲全文汉译。译者高志伟现就读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喜欢篮球,摄影,文学等。今年当TEDx来到西安时,有幸于TED结缘,一直身为学生的他,认为自己总是幻想多,实干少。他喜欢TED的理念。希望有一天做出受到认可的软件。关注个人的情感,才能给冰冷的机器带来活力。

大卫·汉森(David Hanson)在2009年ted大会上的这个短的TED演讲中主要介绍了他过去几年的工作–让机器人感知你的感情,并和你产生共鸣。这种技术能让人们以一种更友好,直观的方式,和机器人进行交互。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我制造了一些有个性的机器人,我的意思是,这些机器人有自己的性格,最终能够和你产生共鸣。我们从各种技术入手,最终在能交流的个性机器人这点上交汇。这种机器人可以看你的脸,可以用眼神和你交流,可以做一系列丰富的表情,理解语言,而且可以对你是如何感觉的、你这个人进行建模(译者:就是给每个人建立一个数据库,记住每个人的特有的感觉方式),和你建立一种联系。

我开发了一系列的技术,使机器人能做比以前更加多样的、更加真实的面部表情,能进行两足行走。而且,能耗很低,只需要一组非常小的、极轻薄的电池,就能使一种模拟人类脸上主要肌肉的材料进行工作,表现出一系列的面部表情。我们把这种由电池操控的面部表情材料称为Frubber。事实上,三个主要的革新技术蕴含在这种材料中,使面部表情的模拟成为可能。一个创新是层次化毛孔,另一个是材料中的纳米级巨型分子毛孔(译者:他就解释了两个)。

现在这个机器人开始行走了。这是韩国高等科学技术研究院。我造了头,他们造了身体。所以这里的目标就是在机器中实现感知,而且不仅是感知,还有共鸣。我们和美国加州圣迭戈的机器感知实验室共同工作。他们拥有真正的令人瞩目的面部表情技术。不光可以识别面部表情,就是你正在做的表情,而且可以看出你在看什么,你的头部的方向。我们正在模拟所有主要的面部表情,并用通过我们称之为性格引擎的软件来控制模拟过程。下面是这里面的主要技术。

(译者:然后,大卫在会场演示了一个机器人,包括微笑,皱眉等表情并感知他的情绪。)所以,对你的情绪状态的感知,对于机器人有效地和你产生共鸣是很重要的。


TED.com: David Hanson: Robots that “show emotion”

机器正在拥有恐怖的能力–如谋杀,对吧?那些机器并不具备共鸣的能力和同理心。已经有数十亿美金投入在这里面了。性格机器人学为那些具备同理心的机器人种下一颗种子,等其达到或也很可能超过人类的智力水平时,就能成为人类未来的希望之种。

所以,我们在我读博士学位的八年里制造了20个机器人。之后我创立了Hanson Robotics公司,大规模开发并生产机器人。下面是我们的机器人中的一员。

我们曾在几年前的美国电子科技成果展Wired NextFest上展示过他。机器人能看到现场的很多人,并记住每一个人的位置,观察并记住他们的样子。

所以,我们做了两个事情。一个,人们的感知。另一个,自然的界面,自然形式的界面。这使和机器人交互对你来说更加直观。你开始相信它们“活着”,是“有意识的”。

所以我最喜欢的一个项目是利用这些技术,创造出一个机器人版的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他曾创作了科幻小说“机器人梦到电动羊?”(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之后改编成了电影“银翼杀手”(Bladerunner)。在他创作的故事中,机器人经常把他们自己当成人类,有了生命。我们把他的作品、书信、和访谈录存储到一个巨大的数据库中,然后通过一些自然语言处理的过程,使你能和机器人版的菲利普进行交谈。这令人感到有些害怕,因为这机器人听起来好像真的理解你。

这是我们正在做的最令人兴奋的项目之一,有个性的机器人,这个项目展示了友好的人工智能,友好的机器智能,而且我们开始进行量产了。

我们说明了这是可行的,而且成本十分低廉。这些机器人可以成为孩子们童年的伙伴。通过和互联网的交互,这些机器人变得越来越聪明。随着人工智能不断演化,机器人的智力也不断发展。

相关链接:

汉森机器人公司网站: www.hansonrobotics.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