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环保

韦利·斯密斯:重建森林,复兴经济

关于环境保护,很多人单纯只是想到环境,但不会去考虑当地人的利益。而很多时候,正是当地人才最有主动性去参与环保的行为——假如能够设计出合理的经济发展方案,使得自然和本地人两者都能得益。生态学家Willie Smits就是一个很好当地范例。他在印尼婆罗洲通过森林复兴带动经济复兴最终挽救当地红毛猩猩的做法得到了各方的肯定,也把他带到了TED的舞台,请看他的精彩演说:


Willie Smits Restores Rain Forests: http://www.ted.com/talks/willie_smits_restores_a_rainforest.html
中文翻译:Chunfung Cheng
校对:Coco Shen & Tony Yet

有一天我和妻子走在市场上, 有人往我面前递上一个笼子。笼子的缝隙里,是我今生所见过最悲伤的眼睛。 我最初见到的,是一个病得非常厉害的猩猩宝宝。 当晚我摸黑回到那个市集 我听到“呜,呜”的啜泣声。果然﹐我在垃圾堆上发现一个正在死去的小猩猩。 笼子被丢弃了。我抱起这小猩猩, 在它身上揉揉,强迫它喝点水,直到它开始正常地呼吸。

这是Uce。 现在它住在Sungai Wain保护林区, 而这是Matahari,它的第二个孩子, 事实上它也是我救来的第二个红毛猩猩Dodoy的孩子。 这件事戏剧性地改变了我的生命, 到今天为止,在我的两个救助中心里,已有将近一千只小猩猩。

(掌声)

不,不,不。错了。 这很糟糕。这不过证明我们失败了,我们无法在野外救活它们。 这很不好。 这仅表明每个人在他们该做的事上失败了。 几乎所有的红毛猩猩都活在世界上的动物园里, 那些现在受害的猩猩宝宝, 其中已经有六只消失在森林中了。

伐林,尤其是为了栽种油棕榈而滥砍林木, 以提供西方国家生物燃料,是造成这些问题的主因。 这是二十公尺长的泥炭沼泽,蕴藏世界上最多的有机物质。 开垦泥炭沼泽来种棕榈树,就像制造一座座喷发二氧化碳的火山群,这将会排放非常多的二氧化碳,我的国家已成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第三大国, 名列中国与美国之后, 而我们却是个毫无工业的国家。 就只因为滥采森林。

这些是可怕的图像。我今天不会花太多时间说这些。许许多多Uce家庭成员,很不幸地依然住在那森林里,依然必须经历那过程,而我已不知道要将它们安置在哪些安全的地方了。于是,我决定必须要为它想出一个解决方案。而这一解决方案,也让采伐森林的人们同样受益。让他们经手最后一片森林,那将会失去那些受害者与栖息地。

所以我创造一个叫Samboja Lestari的地方。我的想法是,如果我可以在我想象的到最糟糕最不可能的地方完成这件事——从一个什么都没有了的地方。那么就没有人会有借口说,“对啊,但是…” 不会有。这会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依循的步骤。

所以我们现在在婆罗洲东部。这是我开始着手的地方。 诚如你所见到的,这里原先只有一片枯黄荒地,什么也不剩,只剩一丁点儿小草。2002年间我们这里有将近百分之五十的人没有工作,存在着为数甚多的犯罪。 当地人在医疗与饮水上花费很多钱,农业生产力所剩无几。这是全省最贫穷的区域。所有野生动植物已经完全灭绝,就像生物学上的一片沙漠。当我站在这片草地上,我只觉得热 — 那里甚至没有一点儿虫子的声音 — 只剩这些摇动的草。

尽管如此,四年后我们在此提供了3000个就业机会。那里的气候也改变了。我将为你们展示: 再也没有水灾,再也没有火灾。 这里也不再是最贫穷的区域了, 而且此地的生物多样性也得到巨幅地发展。 我们得到超过一千以上的物种,至今有137种鸟类。 我们有30种爬虫类。

所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在森林中制造了巨大的经济损害。 基本上这些全部的毁坏过程已经得到减缓, 但我们见到一样的事– 我们使用火耕; 人们买不起化肥,所以他们燃烧一半的树木与当地现有一半的矿产。 火灾变得经常发生,过一阵子你又被困在一块完全无法耕种的土地上,没有一棵树存留。 然而在这个地方,在这片草地上,你可以见到山丘上有我们最初的办公室, 四年下来,一片绿地在地球表面出现了…

(掌声)

这里有这些动物,这些快乐的人们, 而且还有经济价值。

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你看看这步骤,你会发现很简单: 我们买下这块地,处理火灾, 然后开始植林混合农业与林业。 在那时我们建立基础设施、管理、以及财政措施。 但我们必须确定每一个当地居民,都全然参与计划 这样就没有外部的力量会介入。 这使得当地人成为那片林地的保护者。我们以“人民、利益、地球”的原则, 并且更进一步地,我们建立一个确定的法律地位,因为如果森林属于国家,人们会说,它属于我,它属于每一个人。 我们也应用其它原则,比如说透明化、专业评估管理、可扩展性、往复性…等等。

我们所做的是制定配方,是如何从一开始甚么都没有的情况,向一个目标前进。 你根据可以控制的因素,制定一个配方,无论选择技术、化肥、或树种。 你观测结果,并且测量它。 在这配方里你同时包含了成本,要知道需要付出多少劳动力。 如果你可以把这配方丢在地图上、 在沙质土壤上、在粘土壤上、 在陡峭的斜坡、在平地上的土壤上、 你配置这些不同的食谱;如果将它们结合起来,从之而来的一个商业计划、 以及从之而来的工作计划,你可以对其进行优化,可以针对现有的可供劳动力、或现有的肥料, 来完成这计划。

这就是实行这个计划所看起来的样子。我们要摆脱这片荒草地。 它从根处散发着化合物 合欢树是一个经济价值非常低的植物 但我们需要它们来恢复微气候,以保护土壤 并打开这片荒草地。 8年后,这里可能真会产生一些木材, 也就是说,如果你可以以正确的方法维护它, 我们能做出竹子幼芽,这是一个古老发源自日本的建筑庙宇的技术,但竹子非常容易着火。 所以要是我们一开始就种植竹子的话,我们要承担失去一切的高风险。所以我们晚点儿种它,沿着水道 过滤水,只在木材可供使用时,提供原产品。

这样的想法是:如何在一定的时间与空间内,使用有限的工具与策略,汇聚资源。 因此我们栽种这些树,栽种菠萝,同时种植豆类和生姜在它们之中,以减少树木与树木之间的竞争, 作物肥料–有机物质是对农作物有益的, 对人们也是有益的,它也帮助树木生长,农民有免费土地, 系统获得初期收益,红毛猩猩也获得健康食物,我们可以加快生态系统的再生,这期间甚至也可以省下一些钱。

美丽极了。多好的理论。

但是,它真的那么容易吗? 不见得,因为如果你回顾1998年所发生的火灾。 这是一个面积约5千万公顷的林地。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我们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失去了五百五十万公顷的林地。 因为我们有10,000次左右的这种地下火灾,这在美国宾州也有。 一旦土壤变得干燥,旱季会出现裂缝,氧气渗入,火灾随而发生,问题又会重新开始。

因此,如何打破这种循环呢? 火灾是最大的问题。这是三个月看起来的样子。 三个月间,外头儿的自动照明没有熄灭,因为是那么黑。 我们失去了所有的作物,一年间没有一个孩子增加体重。他们还失去了12点的智商;这对猩猩和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因此,火灾是首先真正要处理的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把它作为一个单一重点。 您需要当地人民,因为这些草原,一旦开始燃烧,它就会像一场暴风,使你再度失去最后的灰烬与养分 直到第一场雨落到海里,让珊瑚礁也死去为止。

所以,你必须与当地人民一起做。上述仅仅只是短期的解决办法,而你还需要一个长期的解决办法。为此,我们设置了 一个以糖棕榈树围绕出来的一个区域。 这些糖棕榈树形成一个防火亦防洪的天然设施。 并且为当地人民提供了大量的收入。

这看起来是这样的:人们只在这些树上刮采几毫米片,一日两次,仅仅采收糖水, 二氧化碳、降雨量和一点点的阳光。这样你可以使那些树木成为 生物光伏电池。 因为他们每年每公顷可以产出3倍以上的能源,因为你可以将之用于日常工作, 您可以从这里制造许多的能源。 您不必采集器官,或任何其它的作物。

因此,这是我们在热带所能有的遗传潜力结合。它尚未被开发,并且正藉由科技整合做着 但此外,你也要有很好的法律知识,所以我们卖下那整块地,这就是我们开始这项计划的所在之处, 在一片蛮荒之中。 如果你放大一点,你可以看到所有的这区域已被不同类型的土壤划分开来, 事实上,我们仔细考虑财务状况,测量在这5000顷长,2000顷宽地里的所有树木。 这个森林很不同。

我们真正做的只是依自然的性质, 而自然本身是不了解何谓单种栽培的, 且自然森林有多种层次。 这意谓着,森林可以较好地利用地面以及地面以上的光, 可以在生态系统中储存更多碳,提供更多功能, 然而这也较为复杂,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容易,你需要与当地居民合作,一起工作。

所以我们的作法是仿效自然,种植快速生长的树木,同时在那之下,我们种植生长较为慢的植物,也就是非常高多样性的初级粮作林木,使它们得以较好地利用阳光,同样重要的是:它们得以取得适当的菌类,这些菌类可以附着生长于它们的叶内,从24小时内掉落的叶子 中带养分回树根之中。 他们会成为养分泵,而你也需要土壤中的固氮微生物。若少了这些微生物,你将不会有任何成果。

接着,我们着手开始植林 — 一天只栽种1000棵树。 事实上我们可以栽种更多,但我们不想 因为我们希望保持稳定的就业数量。 我们不希望失去当地人,他们要在林业上工作。 而我们有许多工作要做。 我们使用指标性植物观测土壤类型,看看什么植物或什么树种会生长出来。 我们在这区域内已经监测了每一棵树。

这是它现实中看起来的样子,你在这周围有不规则环, 100公尺宽的的环带内种植的是糖棕榈可以提供648个家庭生计。 这只是此区域的一个小部分。

这里的培植区是相当不同的。 如果你看我们树木种类的树木,比如说欧洲好了, 从俄罗斯的乌拉尔到英格兰,你知道有多少吗? 165。 在这里的培植区,我们要种植10倍以上的树种。 你们能想象吗? 你必须知道你正在做什么, 但恰恰是多样性使计划得以运作。 使你可以从零开始, 借着种植蔬菜与树木,或着直接栽种树木, 在那草原线上, 设置缓冲区,生产堆肥,然后,确保正在成长的森林的每一个阶段 都有庄稼可供使用。 一开始,可能先是菠萝、苹果、和玉米。 第二阶段,会有香蕉和木瓜。 接着,会有椰子和辣椒。 然后慢慢地,树木开始接管, 从水果、从木材、从薪柴,带来产出, 最终,糖棕榈接管,成为人们永久的收入。

在左上角,下面这些绿色条纹, 你看到一些白点 — 这些实际上是个别的菠萝树,你可以从太空中看见 在这些区域,我们开始栽种越来越多的合欢树,如同你们之前所见到的。这是一年后的样子。 这是两年后。 如果你从电塔看过去,这是我们开始着手的地方。 我们栽种幼苗,混合香蕉、番木瓜、以及所有当地居民的作物, 但同时树木也在它们之间快速成长。于是三年后,我们有了137种鸟类。

(掌声)

我们降低了当地摄氏3至5度的气温。 空气湿度增加了百分之十。 云层积聚–我会展示给你们看。 降雨量增多了。 所有这些作物种类为人们赚取了收入。

我在这里建立的生态区, 三年前是空无一物,一片枯黄。 这是我们与欧洲太空总署一同合作运转的无线电发射接收器。它带给我们利益是,校整每一个接近的卫星系统, 摄下卫星照片。 我们使用这些图片分析碳汇与森林的成长, 我们可以透过卫星照片监控每一棵树, 我们现在可以利用这些数据,提供其它地区我们的工作方法以及相同的技术。 事实上我们已经在Google Earth上运作了。 如果你想使用一点新科技,在卡车上装置追踪系统,并且同时使用Google Earth,你可以直接辨别出哪一颗油棕榈是可持续地生产着, 也可以知道哪些人正在盗采林木,你可以储存更多的碳汇,比起任何节能措施都还要好。

这是Samboja地区, 你可以测知树木长回来了, 但你也测量到,此地也恢复了它的生物多样性。 生物多样性是一个可以测量水平衡的指标, 测量有多少药方得以保留在此区域。最后,我把它打造成为一个造雨机,因为现在森林自己可以开始造雨了。 附近这座城Balikpapan有很严重的水资源问题,它被百分之八十的海水围绕, 而现在我们得到了许多水进入地质岩层中。 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森林上的云,我们所看到的是造林区、半开放区、和开放区。

再看看这些图片。 我会很快地带过它们。 在热带地区,雨水不是由冰晶形成的, 好比温带地区的情况, 你需要化学成分从树叶中产出,这才会开始产生降雨。 所以若创造一块可以累积云层的阴凉区域, 你就会有可以产生降雨的林木。 你们看,现在已经增加了百分之11.2的云, 这是在整整三年后才有的。 如果你看看降雨,在那个时候已经高达百分之20了。 让我们看看下一年, 你可以看到,这趋势将持续下去。 一开始的我们有一小撮较高的降雨量,雨量越来越宽也越来越高。 再来倘若我们看看降雨模式在Samboja Lestari 之上,这里曾经是最干旱的地方, 但现在你们可以见到这里已形成一个降雨高峰的区块。 所以是真的可以改变气候的。 当然,如果有信风形成的话,降雨的效应会消失, 然而之后,一旦风稳定下来, 你们看到降雨高峰会再回来这一区域。

所以,不要说什么这是没有希望的话, 因为我们事实上真的可以改变什么——如果你整合若干技术的话。 科技其实是很棒的,但这仍取决于人, 取决于你的教育投注之上。 我们有自己的农业学校。 但真正成功的,是我们的乐队。因为如果有孩子出生的话, 我们会演出,所以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的家庭一员,而且你不会为你的家人制造麻烦。

这是看起来的样子。 我们有一条路经过这区,带给人电力和水。 我们有糖棕榈区, 我们也为这种多刺的棕榈设置围网,把红毛猩猩与人类隔离开来 — 我们在这块区域中,提供它们栖息处。而里头我们有造林区作为基因银行,使所有的材料存活着, 因为在过去12年,没有一株热带硬木树的幼苗长大,因为气候因素已经消失。 所有的种子都被吃掉了。

因此,我们现在作内部监督,透过电塔、卫星、显示屏幕等。 每一个出售自己的土地的家庭现在可获得一块土地回来。而且它有两个好的热带硬木树作为围栏, 你可以在第一年种植有树荫的林木, 接着,在那之下种植糖棕榈树, 然后再设置这有刺围网。 过几年后,你可以移去这些制造树荫的林木,人们得到的合欢树可保存竹皮, 可以用来盖房子,也可拿来烧柴做饭。然后他们可以开始尽其可能地从树上产出收益。 他们也有足够的收入来维持家庭生计。 然而,不管你在这项目上做甚么,都必须完全得到当地人的支持,也就是说,你还必须按照地方与文化价值作调整, 各地各有不同,不存在单一配方。

你也要确保腐败的行为是难以发生的,也就是确保透明性。 就像Samboja Lestari这里, 我们将这环内区域以20个家庭分为一组。 假使其中一个成员违反协议, 并且私采林木, 其它19个家庭成员必须决定如何处置他。 如果小组成员不作处置, 那么,其它33个小组则必须决定如何处置这个不遵守协议的小组。

这是一种合作的组织方式, 他们那儿有民主文化,所以可以使用当地司法体系来保护你的系统。 因此,概括地说,人们可以在一年内出售自己的土地,获得收入,但他们找到工作,建设以及植树造林, 与猩猩一起共事生活,他们可以利用废木料作工艺品。 他们还可以在树林中得到免费的土地, 在那儿他们可以种植农作物。现在他们可以出售部分水果给与红毛猩猩照护计划。 他们得到房屋的建筑材料, 销售糖的合约。因此,我们可以在当地生产大量的乙醇和能源。 他们以环保的方式所有这些其它利益,金钱,他们还能得到教育,很棒的生意。

而所有的东西都取决于森林存在与否。 因此,如果我们想要帮助红毛猩猩 — 我实际上做的是 — 我们必须确保当地人民是受益者。 现在我认为,要完成这件事,真正的关键,简单地说,是整合。 我希望 —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你可以阅读更多相关知识。

相关阅读:

Masarang Foundation: http://www.masarang.org/

Orangutan Outreach: http://redapes.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阿力克斯·史蒂芬:另一个世界就在眼前(全文翻译)

这是Worldchanging.com网站主编Alex Steffen在2005年的TEDGlobal会议上发表的一个演讲的中文翻译。Alex 主要谈及为何我们头脑中“可持续发展”的观念需要更新,以及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诸多此类事件和它们给予我们的启示。假如你在环保或社会创新等相关领域工作,这个演讲你一定不能错过。

演讲视频:http://www.ted.com/talks/alex_steffen_sees_a_sustainable_future.html
中文翻译:Tony Yet

以前我做这样的演讲的时候,通常是就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大谈一通,因为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这个会场里的人大都知道这个概念的意思,所以我就长话短说吧。我会说得非常快,请大家见谅。没说到的地方就需要你们发挥想象填补空白了。

我们说可持续发展,地球很小:想象一个围绕着太阳转的地球,大约一百万年前的时候,一群猴子从树上爬下来,变聪明了,还学会了使用火,发明了印刷术,制造出带轮子的行李包,并且创造出了我们今天生活的这个世界。虽说我们这个社会是人类历史上最繁荣最有活力的社会,但不幸的是,这个社会同样存在着许多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其中一点就是每一个社会都会留下它的生态足迹,并且这个足迹对我们星球的影响是可以测量的。你一生中用了多少东西,这些东西中又有多少是以废物的形式遗留下来,而我们今天在这个世界上,过的是一种极其不可持续的生活。我们将消耗5个地球的资源,假如地球上人人都像美国人那样生活的话,有人说是5、6、7,甚至是10个地球 才能支持那样的生活方式。但非常明显,我们没有10个地球。设想一下:10个地球和1个地球,在你的心里和在脑袋里设想一下,两者之间是怎样一个差异。我们没有10个地球,这就带来了问题。第二个问题是 在我们所拥有的这一个地球上,不同的人对资源的消耗又是及其不平等的,大多数北美洲的居民,比如我,就像贪吃的野猪一样,大量的消耗各种资源,然后你再看看别的地方,看看住在亚太地区以及非洲的人们,住在那些地方的人连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得不到保障呢。因此,这就造成了各种紧张关系,各种让人忧心的紧张气氛。而未来的日子里,地球上的人口还会变得越来越多,这就是20年后的地球的样貌:

到那时候,人口密度将变得非常大 至少将达到80亿,更糟糕的是,那时候的地球将会变得年轻化。三分之一的人将会是儿童,这些儿童,不管他们住在哪里,都将在一个和他们父母完全不同的环境下成长。他们知道我们这个所谓的发达社会的一些情况,但是他们不一定会像我们这样过日子。他们也许不想像英国人或美国人或德国人、南非人 那样子过日子,他们想选择一种自己的生活方式,一种更加富裕 更具活力、更多乐趣的生活方式。这一切加起来,将会给世界带来一股强大的张力。假如我们找不到应对这股张力的办法,我们就会发现,我们会遇到越来越多不堪设想的局面。这个房间里每个人都知道最坏的结局是什么。我这里就不再重复,但是我想提出一个问题:有没有另一种结局?

我个人觉得另一种结局在目前来看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你看,我们被夹在一个不堪设想,和一个难以设想的结局中。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去建设一个社会,一个能够在环境上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一个人人都可以共享的社会,一个倡导稳定、民主和人权的社会。在危机到来之前,可以建成的社会,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好,那什么是“改变世界”(Worldchanging)呢?你可以将其视为关于难以构想的未来的一个新闻报道。我们所做的报道,是关于一些工具、模型、以及创意的报道,这些东西假如能够得到大范围的推广使用,就能改变世界,是不是?很多时候在做这类演讲的时候,我谈的是这个房间里大多数人都听说过的东西,但是地球上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所以我想今天就来点特别的。跟大家一同展望未来,说说我们可以做什么。而不是一味地讨论我们已经做了什么。去讲述一些我们正在探索中的事物,让大家看看我们的创意库里都有哪些好的想法。因为只有13分钟讲,所以我会讲得非常快,大家就跟着我的节拍走,好吗?

首先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是绿色的城市?发达国家为改变世界可以做的最有影响力的事情之一,就是改变我们在城市里的生活方式。我们这个地球已经走向城市化了,特别是在发达国家,而生活在发达国家城市里的人口,通常比较富裕 也会消耗较多的资源,假如我们能够改变这一点,去建造一些更紧凑、更适合居住的城市,比如说在温哥华——假如你没去过,就应该去那儿看看,那是一座非常棒的城市——他们现在正在建设更为密集的城市 这是一种新式的密集的理念。他们比世界上其他地区做的更好。他们做到了让人们摆脱驾车出行的习惯,这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有了密度以后,还需要有增长管理,让那些本是自然的东西按照其自身的规律生长。

这是波特兰,这是顺应自然的发展。这块地往后都成为牧场,他们用线把城市围起来,自然、城市,任何东西都没有改变。一旦你做了这些事情之后,你就可以做大量的投资。做了这个以后,你就可以做很多其他事情。比如建立一个公交系统,使之既高效,又能给人们带来舒适感。你也可以改变你建房子的模式。这是伦敦贝丁顿零能耗发展中心:

它是世界上最绿色的建筑之一 那里的建筑非常美丽,我们现在已经可以造出能够自我生产能量的房子,还能循环利用污水,并且舒适感也比标准的建筑好。它用的是自然光 以及其他从长远来看可以更节约的方式,还有绿色屋顶,麦唐纳昨晚就讲过这个,我这里不多讲。而一旦你能够安排人们住得彼此相隔较近,你就可以如资讯科技之发展一样,你就可以实现智能安居计划,可以更清晰的知道东西都在哪里。当你知道东西在哪里之后,共享这样的资源就变得容易了。而一旦人们更多的共享,人们所用的资源总量就会减少。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车共享俱乐部,这样的俱乐部正在美国迅速发展,在欧洲以及其他地方已经有较大的发展了。假如某人一周只开车一次,他是否真的需要一辆车?资讯科技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让我们通过认识与监控等手段。了解自己用了多少资源,并且由此而减少资源的消耗。看这根电线,当你用的电越多的时候,它就变得越亮。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概念,但是我认为应该是刚好相反才对的。就是你用得越少,它就变得越亮。事实上,很多时候可以有更简单的做法。比如给东西重新贴个标签,比如这个开关上面一边是写着“开灯”,另一边则是“关”。我们制作东西的方法也能加以改进。

这是一个仿生建筑:

其建造灵感来源于自然,很多这样的建筑都非常美,并且更加高效。这是仿生建筑的一个例子,也是我们未来将会给予更多关注的一个地方。大家看到的是一种贝壳式的设计,是当排气扇用的,它比其他的设计更高效。很多同类的事情正在发生,而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我极力推荐大家看看“改变世界”(Worldchanging)网站,我们关于这方面的报道越来越多了。还有新型的生物设计,我们正在越来越多的使用生物体本身,并且将生物学的概念融入到我们的工业生产当中。这是一种能够制作氢气的蓝藻,我们正在寻找一种正在形成中的模式。通过这个模式,我们希望能够把大多数人居住的城市转变为绿色城市。但不幸的是,地球上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是生活在跟我们一样的城市。我们大多住在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区,我经常引用一个数据。那就是,每四天地球上就会多出一座如西雅图那个规模的城市,或者是像西雅图那样的城市。两个月前,我做了一次演讲,他曾在联合国工作。他听了我的演讲感到非常气愤,对我说,“你讲的完全错误,应该是每七天多出一座那样的城市“。好吧 我们每七天就多出一座如西雅图那个规模的城市,它们会是这个样子,而不像我们居住的城市。并且它们成长得非常迅速,那里没有现成的基础设施,很多人在贫困线上挣扎,很多人在寻思如何运用新的思路去解决问题。我们可以做点什么,把这些发展中国家里的新兴城市变成绿色城市?

我们首先需要的是蛙跳式发展。而这一点我们在所有地方都看得到,其本质内涵就是假如一个人或一个国家,因为缺乏工具和技术,那么是没有必要去投资于陈旧的技术的,假如你采用一些低成本或适合本地使用的新技术。你的日子会过得更好。手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发展中国家的人都在开始使用手机。他们直接跳过了有线电话这一步。假如说 在某些国家有有线电话的话,那都是些很烂的设施,几乎不能发挥作用,并且需要大量的金钱去维护。我们社会上越来越多的,将会是手机。我们上周就已经谈过这事情了,我这里不多说。只想说,手机是这样子,所有其他技术也会是这样子。

第二个是合作的工具。不管是合作之系统,还是知识产权体系,他们都鼓励合作,对吧?当人们可以共同参与某件事情的时候,他们的积极性会更高。你会得到各种不同的反馈,穷人和富人要寻找解决方案。他们的门道也不一样。我们有开源程序员,我们有Creativecommons以及其他形式的copyleft的授权协议。这是巴西圣保罗的电信中心: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计划,他们使用自由开源软件,以及一些废置的机器。还有一幢旧建筑,就搭起了多个社区中心。人们可以去到那里上网,学习编程 一切都是免费的。圣保罗每一年有25万人使用这样的服务,并且他们大多数是圣保罗最贫穷的人。我尤其喜欢后面那个Linux的像。由此而触发了南美洲的文化爆炸。我们Worldchanging最最关注的一点,就是南美洲如何重新自我定位,重新把自己放到合适的地方。而不是单纯学习我们,宝莱坞(Bollywood)不仅仅是在冲击好莱坞。巴西音乐也不是为了要抗衡主流音乐,他们是在寻找新的做事方式,而这样的方式正在出现。这是一个双方相互学取长补短的过程,不知大家看过《上帝之城》没有?那是一部相当精彩的片子,它通过艺术化以及间接的手法展现出来上面我讲到的这些问题,还有别的更为让激动的方式。那是全新的文化交流的方式。

这班孩子刚刚迎来了乌干达因特网流动图书室的人员,他们正在挥舞自己拿到手的第一本书。我认为这是一张很棒的照片,对不对?你还能让人们站出来,通过政治和文明的方式去保护自己的权益。以前还从未曾发生过这种事情。我们昨晚和本周早些时候 就已经听说,这些行动对于人们寻找到新的解决之道。去争取新的政治图景具有绝对的重要价值。我个人认为 我们需要重塑一种新的政治,不但是在印度 阿富汗 肯尼亚 巴基斯坦,或者其他你想象得到的地方。在美国本土,我们同样需要这么做。

另一种世界是可能的,这是当年反全球化的口号,对不对?我们改了一下,我们想说 另一种世界不仅仅是可能的 而且就在眼前。它不仅仅是说,我们要去想象,一个不一样的、模糊的世界,并且还要从自我做起,按照那样的生活模式来生活。我们需要像巴西总统卢拉那样做事情,有多少人之前是知道卢拉这个名字的?好,很好,比我通常遇到的情况好多了。卢拉本人也面对诸多的问题 他自己也是一个矛盾的体现。但他做的一件事情是,他提出一个关于国际关系的主张,不再按照传统的南北对立来看待国际问题。而是从全球合作的角度来重新看待这一问题,我希望大家能多看他几眼。另外一种超级强大的力量,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严肃的游戏”(serious games)。我们平日也研究过许多,这些玩意正在全球扩散,这是“更加勇猛有力”的一个屏幕截图:

它是一款视频游戏,玩家可以在玩的过程中学会如何通过非暴力的方式来解决起义以及政权变更的突发事情。还有这个,“粮食力量”,它是教孩子如何管理难民营的,所有这些都以一种动态的方式,去点燃了人们 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内心那种对民主的兴趣与热情。我们对于发展中国家了解得如此少,甚至我们不知道 原来也有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为追求更加民主更加开明的社会而奋斗。但是 我们所听得到的这类新闻太少了,但它正在全球的各个角落里发生。

而这些工具正是使得这些行动发生的原因,当你纵览这一切的时候,当你把蛙跳式发展与新式工具放在一起看的时候,以及第二超级大国等等东西 可以得到什么?马上你就能预见一个明亮的绿色的未来。比如说 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绿色能源,还有 比如这个位于印度海德拉堡的建筑,它是世界上最绿色的建筑。还有草根的绿色行动方案,这些方案可以为经济条件差的人提供便利。还有赤脚太阳能工程师,他们把太阳能电池板带到了遥远的村落。还有远程药物。这些印度妇女正在学习使用PDA来获取药物资讯。这些资讯他们通过传统的方式是很难获取的,发展中国家的人们还获得了新的工具。

这是LED灯管 全世界有10亿人受益于这样的灯管,没有了这样的工具,夜晚就是漆黑一片,根本无法开展生产。

这些冰箱无须电力,那是一种盘套盘的设计。还有关于水的解决方案 水危机是最为迫切的危机之一,这是一种收集雨水的非常简便的方法:

发展中国家的人也能使用,这是利用太阳能来净化饮用水。这是一个烟雾捕捉器。假如你生活在潮湿的地带,它就能直接从空气中提取出水分,这是另一种运输水的方式。

我就爱这个,要知道用肩膀拉水是非常辛苦的。于是有人说 那能不能推着水桶走呢?我想说,这是一个伟大的设计。

这又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它是一种救命的稻草,通过这根草,你可以饮用任何地方的水,当水送到你嘴边的时候就可以喝了。那些生活在物资匮乏地区的人们懂得这样的道理。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改变世界的玩意。这是由Roundabout公司开发的车轮转。孩子一边玩 一边就给水泵提水,说真的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创意,对于那些处于危机地区的人而言 同样适用。我们预计,到了2020年的时候 世界将会有2亿难民,由于气候变化以及政治不稳定,我们怎么去帮助这些人?我们已经看到了各种各样新型的人本建筑设计,正在以一种合作的方式在发展中国家铺开。其中有些设计就包含了公民参与的成分,比如有些建筑设计出了新的乡村教育模式。比如有些建筑设计出了新的乡村教育模式。

还有新的工具:这是我看过的最令我喜欢的东西:有人知道它是什么吗?(观众回答:它可以探测到地雷。)没错,它可以探测到地雷。

假如你生活在这样的地方,那里有50多万个地雷就散布在地面上 没人知道它们的确切位置。你可以向地里散布这样的种子,植物生长 是会选择在雷区附件长的。它们的根系能够探测到地雷的存在,假如花朵变红了 你就千万不要踩那个地方。这就是能够救活你的生命的种子。我喜欢这个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所讲的改变世界的例子与工具,其本身也应该是美的。因为单单求得生存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做得比我们现在做的更好。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得到这一点。

最后用H.G. 威尔斯的话来作结,我认为我们将会看到更美好的东西。

过去的一切,都仅仅是开端的开始,人类心智所实现的,不过是睡醒之前的一场梦。

我希望这个梦会变为事实。这个房间里的人给予我这样的信心,这个在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

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地球日的反思:http://www.tedtochina.com/2009/04/22/make_this_earth_day_your_last/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80+1活动系列报道(三):地球使用手册

这次的80+1活动更新将为大家介绍与环保有关的概念设计作品 《地球使用手册》。

“八十一天环游地球” (80+1)是一个全球协作的混合媒介艺术创作和实践活动,它由奥地利电子艺术节、奥钢联集团公司和“林兹2009:欧洲文化艺术之都”联合主办,旨在通过连线林兹与全球二十个城市,以现场比特艺术作品,来展示和探索网络如何改变我们对物理距离的认知,启迪我们重新思考位置、联系和未来等多元的话题。详情请看我们早先的介绍文章

虽然每一台摄像机都会有使用手册,每一种药也会附上说明书,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因为没有正确地操作而导致副作用产生。来自维也纳的生态设计师Angie Rattay提出了“地球使用手册”这个概念,并且也专门成立了一个团体来实现这个想法,旨在推动环境发展,网站是 NEONGRREN NETWORK

使用手册上是这样写的:“尊敬的用户,请认真阅读下列说明,因为里面含有一些很重要的信息,是您在使用地球的时候必须加以注意的。”


Angie Rattay用药品包装说明的风格来写这些关于这个星球。


在这位设计师的个人网站(http://www.angierattay.net)可以看到更多作品图片。

相关报道:

80+1天,一场环游地球的虚拟旅行

80+1(八十一天环游地球)活动专题系列报道(一)

80+1活动系列报道(二)——新媒体艺术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大卫·凯斯:人工气候改造利弊谈

这是一篇TED演讲的翻译,演讲视频地址是这里,译者是 Tony Yet.


TEDTalk: David Keith’s unusual climate change idea

大家可能都看过无数份关于气候变化的报道,这里我给大家看一篇刊于1953年的《纽约时报》的报道,它的内容跟你看过的此类报道大同小异。

为何我要展示这篇报道?我们事实上早在50年前已经知道有气候变化这一现象,可是直到近来有了《京都议定书》,还有许多政府要员的关注,人们才开始认真的 谈论这一问题。那我们是不是已经走在寻找解决问题的路上了?回答是否定的。过去十年里我们也在讨论气候变化的问题,可是却从没有在行动上迈出一步。

这副图显示出大气中CO2含量的变化,你也许还未曾见过这个图片。图上的红色曲线显示我们的碳排放在以极为惊人的速度在增长,甚至比过去几年人们忧虑的最坏的增长还要严重。怀疑论者会说,那是环保人士夸大其词,而事实是我们现今的碳排放的数量比那还要厉害。

这幅图片显示10天前的极地冰川融化的状况,而事实上那里冰块融化的速度要远高于我们的模型的预测。

尽管许多像我这样的气候专家还时常做飞机去各地做调查,我们的政治家们忙于签订各种协议,可是也许你会得出一个结论,即所有这些行动都只是带来负面效果,因为这一切都只是消耗了更多的燃油罢了。不,请莫误会。要讲到实际解决问题,我们还未迈出第一步呢!

我不是要打击你们的士气——我的意思是这一问题是完全可以解决的,并且可以以一种廉价的方式来解决。当然,这是相对于我们的军事开支而言,而非相对于医疗开支而言。它只需耗费几个百分点的GDP就能得以解决。大家要看到这个规模的重要性。我们完全可以以一种理智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比如使用其他方式来生产电力(电力的生产直接导致43%的新增CO2排放),提倡节约,使用风力、核反应来制造电力。我们所欠缺的是花大力气大范围的推广这样的方式,并且马上这么做。但是我们却还只会夸夸其谈。

可是这不是我今晚要讲的中心话题。

(图上的文字由左往右依次是:
改变气候的人类活动——消弥;
气候系统——“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
气候影响人类发展——适应)

我要讲的是图中的中间那一块,即“地球工程”——假如我们今天不采取切实的行动的话,未来我们将不得不走这条路——它刚好介乎人类改变气候与适应气候变化 两者之间,这点非常重要。不错,我们确实可以居住在一个气候更暖的环境里,可问题不那么简单,总是会有赢家也有输家。不过对于生活在极地的北极熊来说,它 们就只会成为输家,它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好了,让我简单阐述一下“地球工程” 可以如何操作。只需把一些硫化物投放到外层大气中,就可以把太阳光折射开去,使得地球凉下来。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大家这样的办法是完全有效的。当然也会有副作用,而事实上我们已经有过这样的体验,不过那不是我或其他科学家干的,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早期的时候,Pinatubo火山暴发,喷涌出大量的硫化物,并上升到大气平流层,还生成一种像蘑菇云那样的烟云。这次火山喷发的影响甚大,图上看到,经历过火山暴发以后,平流层的大气温度会上升,而表层大气的温度则呈现下降趋势。

不过这样的人工干预的办法也似乎充满神秘感。其实不是的,具体的运作过程也许会包含诸多细节,也会有某些副作用,比如对臭氧层构成损害。但是大家要看到, 这样的方法是最快的。要看到,假如用减排的方式来抑制气候变化的化,我们要建立一整个硬件架构,并且这样做非常慢。此外,即使你减排成功了,也不能降低大 气中CO2的浓度,因为那是几十年来沉积下来的。我们人类总会有某些时候会希望以最快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可能有人问,这样做真的能遮挡太阳光,并逐步的使得地球大气CO2含量恢复到原本的状态吗?答案是肯定的。

上面这个图上显示的是大气中CO2浓度上升到原本的两倍时地表平均温度的分布,下面这图显示使用“地球工程”挡住1.8%的太阳光以后CO2浓度上升到原本两倍的地表温度分布。从图上可以看出,通过“地球工程”我们是可以将地球气候恢复为其原貌。

这又是一份陈年的报告,它于1965年呈现在约翰逊总统的办公桌上,那时我还仅仅两岁。它提到的科学理论和我们今天讲的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它提倡“地球工程”的做法,而只字不提减排。我不是说我们不需减排了。请不要误会,我们必须减排。——所以说“地球工程”的想法不是什么新鲜事。

真正带有新鲜感的是这篇文章:

(图上的文字:
向平流层投射硫化物以反射太阳的光热:一个解决政治僵局的建议,作者保罗·J·克鲁逊)

从1965年约翰逊总统桌面上见到那份报告之日起,一直到1990年,人们都在议论这一建议。虽说此一提议并非十全十美,却还是值得讨论。可是到了90年 代,气候变化成为一个热门的政治话题,人们基于“政治正确”的考量不再对此发表议论,这个话题也就从公众的视野里消失。去年,克鲁逊再次发表文章谈论同样的问题,内容与几十年前的报告大致相似,不过是加入了一些数据,并总结了我们在此间取得的进展。这一次由于他因研究臭氧层化学而获得了诺贝尔奖,人们又开始认真的看待这一问题。虽说“地球工程”会给臭氧层带来影响,可是克鲁逊有办法消弥这样的影响。

现在全球的媒体都在报道一则“奇爱博士拯救地球“(Dr. Strangelove Saves the Earth) 的新闻:

这一报道勾起我的思索。我躺在床上,看见了我孩童时的玩具(radiometer):

我在想,是否有可能应用同样的物理原理使发射到平流层的硫化物粒子悬浮于其间?这么想一来是因为硫化物容易下沉,二来它们会积聚在臭氧层,而我只希望把它们放在臭氧层以上的大气空间。第二天我起来做运算,可那是非常困难的,我简直呆了。但我又发现,由于这样的难题人们在自然大气中碰到过,并对此有过研究,并且发表了各种专题论文。人们已经找到一种悬浮于大气中间层(比臭氧层高几百公里)的粒子能发挥这样的作用。

在此,我想用最简单的语言向大家描述“地球工程”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太阳光射到粒子之上,受光的一侧会变得更热,背光的一侧会变得更冷。从更热的一侧飞出的气体将会有较大的速度,并使之偏离太阳。此即 photophoretic force. 当然还有其他的解说的版本。我们的这一解说也有可能是错误的,因为它尚未得以在学界获得讨论,我们还在着手建立相关的理论。但我们认为这个解说是成立的。由于粒子可悬浮于平流层——或者事实上也可以直接将其投放于大气中间层,从而避免对臭氧层构成损害——这样的粒子可长期停留于大气当中。当然这么做也会带来一系列的其他问题。这个我后面还会讲到。

此外,我们可以把这些粒子集中投射到南北两处极地的上空,从而最大程度的降低对其他地区(也就是我们生活的地区)的影响。而降低两极温度也是我们必须做的,假如我们不希望灾难发生的话。

这是我最新的想法,比单纯的投放硫化物要聪明多了。不管这个想法对错与否,我认为我们总能够找到一种更可行的办法。要是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都认真的研究这一问题,我们将真的有能力去改变这个地球。

科学给予我们一个杠杆,我们可以用来挽救地球:

(图中撬杠杆的是阿基米德)

科学以及工程技术的进步给予我们越来越多的改变地球的可能,不管我们情愿与否。由于我们对整个系统的运作模式的认识正在加深,同时也发明出更优的工程器 械,此一点一滴的进步为我们提供了可以控制整个星球、天气和气候的工具,这不是说我们科学家有预谋这么做,或者我们想这么做。

我们设想一下有一天外星人降临地球,来到纽约联合国总部——或者他们会选择其他更好的地方,他们给人类送上一个箱子。那个箱子有两个鎖扣,其一是“控制全球气温”,其二为“控制CO2含量”。可以想象,人们会为争夺这个箱子而大打出手。因为我们不清楚到底该作出哪一种选择——我们没有一个全球的政府。不同的人会作出完全不同的选择。不过放心,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但是我们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事实上是在实验室里化零为整的建造这样的箱子。也许他们完全无意于此,或者还会认为自己是在为保护环境而作出贡献。他们也许对于“地球工程”这样的东西不感兴趣,只不过是研发出使人类更易于作出这样的实践的工具。但我本人不想做这样的事,从来没这么想。不过我认为我们要把这样的事情放到阳光底下进行讨论,因为我们迟早都会面临这样的选择——我们要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或者起码得细想为何我们不该这么做。

接下来我将阐述两种关于这个问题的不同的切入视角。我最初接触这一问题也是这么开始的。但是我们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像我这样的特立独行的科学家,我们需要音乐家、科学家、哲学家、作家一同参与到关于人工改造气候的讨论中来,仔细分析其潜在的后果。

其一,我们不去减排,而直接采取人工改造气候的措施,因为这样做非常廉价。事实上你只需要0.001%的GDP投入,就已经有可能制造出一个新的冰河时期。掌握在我们手中的杠杆的威力是巨大的。尽管这并非好的主意,我只是向大家展示这个杠杆力量之大。并且这是有据可依的,你可以说那不过是疯子才会做的事情,可是我们手上的杠杆确实是有如此大的威力。

于是,我们只需依靠“地球工程”来解决问题,而不再采取减排措施,要是CO2浓度再次攀升,我们就增大气候改造的范围。但是没有人会真的这么想。因为在那种预设之下,大气中CO2的浓度会变得越来越大,同时也会导致海水酸化。我想除了一两个怪胎以外没有人这么想。

其二,我们不搞“地球工程”,只是从现在起致力于减排。可是我们不知道该以何种速度实施减排,也不知气候变化去到何种地步时将变得使我们无法承受。好吧,就算我们确确实实的去实施减排的计划,到了几十年后的某一天,比方说2075年10月23号,我们终于熬到了CO2浓度由巅峰开始下降的那一天。而事实上那时候气候变化的恶果才真正显现出来。那时人们将发现格陵兰岛的冰块正在已惊人的速度在融化,使得海平面比现在升高几米,把诸多大城市淹没于水底之下。注意,这是完全有可能的。那时尽管人们对“地球工程”心存顾虑,在道德上也不太愿意,却远比不这么做来得实惠。

所以说“地球工程”是一种“风险控制”,而非代替我们(减排)的行动。其言下之意是通过“地球工程”的手段避免即将发生的灾难,却不是以此替代行动。

不过这样的看法太阳有毛病。

当人们知道用“地球工程”的手段可以扭转乾坤时,他们就不再会认为气候变化有太大的影响,进而在减排方面也不会投入足够的精力。经济学家称这一现象为“道德危险”(moral hazard),我想人们一直回避这个问题也是这个缘故。

可是,把问题藏在抽屉里并不能使问题得以解决。

最后我向给大家留下三个问题,然后我就结束这次演讲。我们是否应该对此作严肃的研究论证?是否该有一个全国性的研究项目专门探讨这一问题?不但要研究怎么做,更重要的是研究问题的两面,搞清楚此一方案的危害和负面作用是什么。现在只有极少数的科学家在讨论这个问题,他们分处两个阵营,可是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状态,因为我们对于此事物的认识还不够深入。假如有人资助这样的研究的话,也许我们会知道得更多。我们这班科学家里头——包括我——认为我们该这么做(“地球工程”),可是我是有所保留的,最主要是为“道德危险”所制约,可惜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跳出这个制约。你一开口说气候改造的方案,人们就会以为他们 无需作出减排的努力了。

另外一点,我认为也许我们需要一个国际公约来规定由谁实施“地球工程” 的工程。现在人们也许会认为只有像美国这样的大国会这么做,可是30年后,中国腾飞起来了,她觉得无法消受气候变化带来的种种恶果,中国也会对气候改造发生浓厚的兴趣,而不去理会这么做的“道德危险”。他们会认为气候改造更符合他们的利益。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对此作出规定的国际公约。

最后我想引用25年前美国国家工程院的一份报告里的一段话结束我的演讲:“大气中CO2增多这一气候问题正催生出一大批新技术,使得我们能够降低碳排放。 而我认为,它同样也会迫使我们思考气候改造的问题,不管我们情愿与否。我们现在必须认真考虑这样的可能,哪怕最终结果是我们决定不这么做。“

谢谢大家。

韦利·史密斯:重建热带雨林

要是你想拯救猩猩,你首先应该做的是什么?因为救护猩猩而闻名的韦利·史密斯(Willie Smits)会告诉你说,你要先得为猩猩创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要把热带雨林还给他们。但是,这么做并非意味着牺牲当地百姓之利益,因为你可以做到将上述二者美妙的融合在一起,且看韦利·史密斯是怎么讲的:


Willie Smits: A 20-year tale of hope: How we re-grew a rainforest

一开始的时候,韦利选择了一个叫Samboja Lestari的地方(位于印尼婆罗洲东部),那里的生态破坏现象最为严重,由于当地人大量砍伐森林(被砍的树种当中包含数量惊人的油棕榈树,那是卖给西方国家作生物燃油用的),再有就是森林大火连连发生,民生凋蔽(半数人失业),大部分人需要为医疗以及饮用水而担忧,Samboja也是其所属的省最穷的一个地方。可以说,在韦利到来之前,那里是一个impossible place. 但是韦利就是要找这样一块地方,他说,假如我在这里取得成功,人们就可以学习我的做法,而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别的借口了。

四年之后,一切都变了,那里似乎披上了绿装,空气变好了,气候变好了,不再有森林大火,生物多样性也得到明显的改善,民众的生活也在改善。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韦利首先买下了那一块地方,而后先行治理森林大火,再搞植树造林,接着才搞基础设施以及其他经济架构的建设,并且保证当地民众都能参与到这里的每一个环节,让当地人成为森林的主人,而不是让外来的利益主宰民众的决定。他们遵循着“人、利益、地球”(”people, profit, planet”)的原则,同时通过具有法律效力的契约,保证土地私有。所有的项目计划都因地制宜。也充分让当地人参与其间……

后来随着项目的深入,森林植被得到了恢复,当地人也能通过棕榈树获得各种经济收入,物种多样性也在得以恢复,而这一切,皆来自于一个简单的信念:保护森林。正是因为他们做到了这点,才使得“沙漠”变“绿野”成为现实。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绿色未来,贵在行动

继“何为快乐“以及”TED经典一刻“两个专题系列后,我们在刚刚过去的两周又为大家献上了“绿色未来”这一系列,相信大家在自己的心中已经慢慢形成一个TED的形象了。(还没有吗?那请继续关注我们的报道:)

关于绿色、环保这一类的话题,大家想必在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等地方听过无数遍,但是,大家是否真的已经行动起来了?还是说,自己心底想做,但是又心存疑虑:我一个人能做得到什么?

约翰·弗兰西斯(John Francis)连续17年不使用机动车,徒步走遍北美,就为了“环保”二字。你在怀疑一个人的影响力吗?20世纪著名的人类学家Margaret Mead就曾说过,“千万不要怀疑草根的力量,因为一群有思想的、积极投身于实践的公民就足以改变世界。事实上,这就是唯一曾经发生过的事情。”(Never doubt that a small group of thoughtful, committed citizens can change the world. Indeed,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ever has.)这一点在弗兰西斯的身上就得到了极佳的印证。

也许你是一位企业家,想必你一定会思考过自己的企业的长远发展之道。我们不妨听听一些行业领军人物是怎么说的:

设计师威廉·麦克唐纳(William McDonough)说,“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就是未来,这将引导我们走向下一波的工业革命;
生物学家珍妮·班娜斯(Janine Benyus)说,拜自然为师吧,从自然那里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能源策略师埃默里·罗文斯(Amory Lovins)说,后石油时代即将到来,我们已经懂得相关的技术了,现在缺的就是行动;
约翰·杜尔(John Doerr)说,绿色技术就是下一个互联网;
……

这一切正在开始,你我都是主角。现在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文明是走向繁荣还是走向衰亡,就取决于我们的抉择。不要告诉我绿色环保只是套话,绿色就是21世纪新的流行色

题图照片:

题图照片来自Flickr,由greenforall.org上传于2008年10月14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威廉·麦克唐纳: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

假如世人沿用那种给他们带来当今之困境的思维方式,他们将不可能从当前的危机当中得以解脱。——爱因斯坦

The world will not evolve past its current state of crisis
by using the same thinking that created the situation.
– Albert Einstein

威廉·麦克唐纳(William McDonough)是一位著名的建筑设计师,他大力提倡生态建筑的理念,并且还写过一本书,叫《从摇篮到摇篮》,讲述这一设计理念。2005年,麦克唐纳被邀请到 TED 现场,讲述他的故事,我们不妨看看这位香港长大的老美是如何将绿色建筑的理念融入到其设计实践当中去的:


William McDonough: The Wisdom of Designing Cradle to Cradle

一名设计师首先要回答一个怎样的问题?“我们是否应当努力争取在实现地区社会发展、世界和平的此过程中也能做到保护环境?我们该如何去做?”我们能否关爱所有物种的生命?

商业活动的法则被人们运用到设计领域,虽然在市场确实能够在短期内使得人们通过高效而富于创意的方式来获得财富,但是,这里头有很多问题是被忽略的。很多商人会自我辩解说,我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要去破坏环境的啊!我根本就没有那样的计划?但是,没有计划就使得破坏环境成为了许多人心底里默认(de facto)的那个计划,因为人们想不到别的计划。如今的环境问题如此严重,但是,在白宫的决策层里头,他们心底还没有个算盘呢。

我们能否设计出一套能够把残局(endgame)变为无限游戏(infinite game)的方案?麦克唐纳说,我们需要怀有一颗谦卑的心,才能做到这一点。人类经历5000年才学会了在行李底下套一个轮子,以方便携带。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还是需要保持一颗谦卑的心。

什么是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麦克唐纳将这一理念概括为以下的文字:

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多元的、安全的、健康的、公正的,让人感到愉悦的世界;我们需要清洁的空气、水、土壤和电力,并且要以一种经济、公平、生态、典雅的方式获得这一切。

这就是“从摇篮到摇篮”的所有内容。

假如说麦克唐纳的介绍过于平实,我们也可以看看这个概念在英文维基百科上的解释

Cradle to Cradle Design (sometimes abbreviated to C2C or in some circles referred to as regenerative) is a biomimetic approach to the design of systems. It models human industry on nature’s processes in which materials are viewed as nutrients circulating in healthy, safe metabolisms. It suggests that industry must protect and enrich ecosystems and nature’s biological metabolism while also maintaining safe, productive technical metabolism for the high-quality use and circulation of organic and synthetic materials. Put simply, it is a holistic economic, industrial and social framework that seeks to create systems that are not just efficient but essentially waste free. The model in its broadest sense is not limited to industrial design and manufacturing; it can be applied to many different aspects of human civilization such as urban environments, buildings, economics and social systems.

用中文概述如下:

“从摇篮到摇篮”的设计是仿生学在设计上的实际应用的例子,它的本质内涵是把物质(包括自然的与人工的)看成是一个健康的、安全的新陈代谢系统的营养素。它强调工业必须保护并丰富自然生态系统以及生物的新陈代谢,与此同时,对于那些人工合成的物质,也要保证它们参与到一个安全的、高效的科技新陈代谢当中。概而言之,就是要创造一个“零废物”的社会经济体系。

这样的设计理念已经在多个行业领域得到了应用,麦克唐纳在演讲中就谈到了他所参与的设计柳州生态城的故事。在该设计方案里,一切的工业以及生活“废物”都得到有效的利用,被用作化肥或进入另外的生产环节,简而言之,就是创造一个“零废物”的城市。这样的方案将最大限度的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在发展与环境保护两者之间取得一个良好的平衡。(演讲视频最后几分钟就是讲这个的,大家一定要看啊,麦克唐纳所描绘出来的图景是相当迷人的)

参考阅读:

威廉·麦克唐纳个人网站(英文)

《从摇篮到摇篮》中文简介,简体中文版的

Wikipedia: Cradle-to-Cradle

“从摇篮到摇篮”:可持续新理念评析(这篇文章主要是理论介绍)

The Next Industrial Revolution, by William McDonough and Michael Braungart

“亚洲第一村”的梦想和现实(南方周末)

打造可持续发展示范村中美选中本溪黄柏峪

中美可持续发展中心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由Andreas_MB上传于2008年10月2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右图:来自Flickr上《Cradle to Cradle》一书的封面,由Changhua Coast Conservation Action上传于2008年8月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约翰·弗兰西斯:十七年缄默为环保

John Francis约翰·弗兰西斯是环保运动领域的一位传奇人物,人们通常称他为“地球行者”(Planetwalker).

从1971年(亦即旧金山湾发生邮轮相撞事故导致汽油流入大海的那一年)到1994年,他坚持不使用机动交通工具(包括汽车、火车、飞机),而选择了行走。同样也是在1971年,他在经历了一次与家人的争执后决定要保持缄默,一开始只是想不说一天的话而已。而就在那一天,弗兰西斯说,奇迹发生了。他开始认真的倾听别人的话语,而在那之前,要是说到听,弗兰西斯坦白说,他那时一边听别人讲东西,一边自己在心里瞎猜,未及别人说完,就开始想象自己接着要说什么,但别人的话却没有完全听到,于是这就使得沟通成为泡影。那一天不说话的经历让弗兰西斯特别感动,那时候他27岁,他以为自己懂得人世之百态,但那天的经历告诉他,很多东西他都不懂。于是他决定第二天再作一番尝试。如此以往,坚持了整整一年。后来,这一行动延续了17年。

弗兰西斯在保持缄默的那段时间里认真阅读关于环境的书,并决定要去追求一个学位。他步行500英里来到南俄勒冈州立学院报读学士课程。由于弗兰西斯不张嘴说话,那所学院还特别为他开出一个专门的课程。两年后,弗兰西斯毕业,又自己造了一只小船,去到蒙特拿大学读硕士。弗兰西斯跟该校的领导“说”,希望能够报读河流、湖泊以及水利相关的课程,但是他没有钱。他们决定接收这位特殊的学生,并且先给他150美元,让他先注册一个学分,这样他就可以去听课,并且有权使用学校的图书馆等资源了。校方正是因为看出弗兰西斯的那股热情,才决定为其伸出援助之手。在蒙特拿大学期间,弗兰西斯还给学生上课,并且是不张嘴的上。(学生是否听得懂就不知道了)

再后来,弗兰西斯去了南美的委内瑞拉。他在一个关卡遇到当地的警卫,拿着一支枪对准了他,要他出示护照。他一怒之下大声嚷道,“嘿,你要护照吗?我不需要护照!护照就在我背包里。我是弗兰西斯博士,我是联合国特使,我就是一个地球行者啊。”从那天开始,弗兰西斯又开始张嘴说话了,这一次,他希望能够通过沟通与对话传递环境保护的信息,他说,他以前只是学习一些环境理论,但却很少走到民间。于是他决定开展与底层民众的对话,因为他相信,我们就是环境,人们相互之间的理解与沟通乃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他决定逃出那个监狱——长期不用机动车——因为他相信只有逃出那个监狱他才能把环保的信息传递出去。

参考阅读:

John Francis, a ‘planetwalker’ who lived car-free and silent for 17 years, chats with Grist

Planetwalk 30min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John Francis的照片,由ghwpix上传于2008年11月15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右图来自Flickr,由Heidi & Matt上传于2006年7月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和谐世界,绿色未来

本周我们推出了“绿色未来”系列主题的 TED 演讲简介,一共介绍了四位杰出人士关于此话题的思考,在此简单回顾一下:

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文明社会为何走向崩溃

很多社会往往就是在其发展到顶峰的时候才忽然间走向崩溃的,比如苏联。最后,戴蒙德总结说,当一个社会的精英决策层只顾自身的短期利益而不顾整个社会的长远利益时,这样的利益冲突很容易导致社会走向崩溃。另外,一个社会里那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和信仰也能成为阻碍社会前进,并有可能将社会引向崩溃。

对此话题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戴蒙德写的《枪炮、病菌与钢铁》读一读。

迈克尔·坡兰(Michael Pollan):从植物的视角看人类本身

达尔文早在150年前就告诉我们说,人类也不过是生物界的一员而已,但是,我们直到今天还未能完全领会这个意思。我们还是会陷入“二分法”的思维模式中去,万事都要区分出“本体”与“客体”。这样的思维就使得我们将人与自然割裂开来,人站在这边,自然站在另一边,两者彼此是对立的。但是那不过是我们人类自大的体现罢了。自我意识(consciousness)不过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种工具,只不过我们似乎是天生就把这一工具的位置看得很重。借用一位喜剧演员的话来说,“是谁在告诉我自我意识是如此美好、如此重要——还不是自我意识本身吗?”只要你看看动植物的世界,你就会发现人类的自大心态是多么严重。

约翰·杜尔(John Doerr):风险投资放眼绿色技术

绿色能源是21世纪的互联网产业。这话的真实性即将在未来的10年内得到证实。中国如何走?要知道,气候变化不是一国的问题,乃是一个全球性的难题,中国理应承担起其应有的责任。假如中国能在绿色能源方面大有作为,相信下一个比尔·盖茨会在这个行业里出现。

珍妮·班娜斯(Janine Benyus):自然造物的12条黄金法则

大自然是艺术家、科学家的灵感之源,如今,工程师们也在向大自然学习,希望通过仿生学的办法来创造出更优质、更环保的产品,生物学家与设计师一道,正在为我们揭开自然造物的神秘面纱。Are you in?

另外,本周六(2月21号)是联合国母语日,我们为大家准备了韦德·戴维斯(Wade Davis)的一个TED 演讲(参见这里:韦德·戴维斯: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刻不容缓),其中谈倒了濒危语种保护以及民族文化生态圈保护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在当下的中国已经变得越来越迫切,及早注意到这样的问题,并及时采取有效的保护手段,才是民族文化得以长期保存之道。

题图照片:

题图来自Flickr上的照片,由TexasEagel上传于2009年2月20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戈尔叙说当代人的使命

1月20日是美国当选总统奥巴马宣誓就职的日子,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看过奥巴马的就职演讲了(讲稿英文版见此)。我们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下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用戈尔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曾经的下一任美国总统”)于2008年2月发表的TED演讲。

戈尔说,他是一个持乐观态度的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拿关于气候变暖的演讲不知做了多少遍,也终于让大多数美国人意识到这一问题的存在。但是,戈尔说,这些还不够。因为单单是在态度上保持乐观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的是切切实实的行动。“我们不单要更换我们使用的灯泡,更重要的是改变我们的政策。要让每一位公民认识到自己的公民义务,踊跃参与到民主政治中来。在2008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多场电视辩论当中,提到关于气候变暖问题的仅仅是一两次。而在政府的任务列表当中,气候变暖的问题也是被放在最不重要的地位。戈尔总结说,我们不能没有一种寻求解决气候变暖问题的紧迫感。

另外,戈尔还提到说,当他还只是一位参议员的时候,他曾经处理过核控的问题。他意识到问题是有三个层面的:地方层面、区域层面以及环球层面。而气候变暖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是同理。而我们大多数时候只是懂得去考虑本地因气候变暖而生成的问题,却不会才环球的大局出发,思考问题的解决办法。

戈尔2008TED演讲视频

至于问题的解决之道,戈尔说,就是给碳排放定个价。至于发展中国家,则需要把控制碳排放与经济发展放到同等重要的位置来抓。因为假如气候变暖的问题得不到解决,经济发展也会遭遇到环境的报复。事实表明,采取可替代性的能源(生产电力),碳排放交易以及植树造林确实是可以为发展中国家带来改观的。

历史赋予我们一个选择的机会:戈尔说,我之所以感到乐观,是因为我认为我们有能力,在这样的危机面前,排除分歧,勇敢的应对这样的危机。有时候,我会听到人们说,唉,我们的任务可真重啊。我希望我们能够更换一下我们的措辞:试想一下,历史上有几个时期的人们可以遇到这样的机遇,去创造最伟大的事业!我们也许能够比我们自己想象的做得更好!我希望我们能够以一种快乐与感激的心态去迎接这个挑战,我们是创造伟大事业的一代,惟愿一千年以后,我们的后代会在音乐会上叙说我们的故事,叙说那个拯救人类于危难的感人故事。

相关阅读:

中文维基百科上的阿尔·戈尔条目

戈尔2006年TED演讲

拉里·布利连:为什么说我对未来感到乐观?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的照片,由simone.brunozzi上传于2008年5月9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上的照片,由A Million to One上传于2008年12月24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