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环境

地球日的反思

4月22日是地球日,今年已经是第39个地球日了。记得两年前我曾看过Alex Steffen 写的一篇关于地球日的文章,当时看了感觉那文章简直是字字切中要点。今天重新翻出这文章来看,其意义不减当年:

在西方,人们会把地球日当成是集中宣传环保的一个大日子,商家也趁此机会拉拢顾客,且看Alex的描述:

The biggest problem with Earth Day is that it has become a ritual of sympathy for the idea of environmental sanity. Small steps, we’re told, ignoring the fact that most of the steps most frequently promoted (returning your bottles, bringing your own bag, turning off the water while you brush your teeth) are of such minor impact (compared to our ecological footprints) that they are essentially meaningless without larger, systemic action as well. The strategy of recycling as a gateway drug — get them hooked on it and we can move them on to harder stuff — has failed miserably. We can do better.

It is, essentially, the politics of gesture, little different than wearing a rubber wrist band or a pink ribbon, and, such a politics is primarily a means of raising money for large NGOs while making regular folks feel a little better about their relationship to a terribly flawed system. It’s a broken model, and we can do better.

大意如下:人们已经开始把地球日当成是一种仪式,通过这样一种仪式达到环境上的纯洁。环保人士经常说要做到瓶子回收利用、自带购物袋、注意节约用水等,但是,假如我们没有大系统的调整,那么相比起我们留下来的生态足迹,这样的小行动是没有什么重要价值了。商人则恰恰是看中了消费者的这种愿意参与环保的心理,大打环保牌,引消费者上钩,而后再来硬的,这样的策略已经证明是行不通的。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这实质上只是一种姿势,与人们跟随潮流戴上腕带并无二致,也经常被那些大型的NGO用来做宣传的手法,普通的民众也能感觉好过一点。但是,这是一种已经失败的模式,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Alex接下来指出了一个问题:

This point is worth pausing on, because so much of the green marketing BS around us tells us that the planetary crises we face are our fault, that it is our responsibility to fix them and that buying products which are marketed as “green” will fix that problem. The myth of individual lifestyle responsibility is so strong, most of us don’t even comment on it anymore. But in many ways, it’s a lie. What most needs to be changed in the world are the systems in which we are all enmeshed, and we ourselves, acting alone, are almost powerless to change those systems. To do that, we need better information, stronger connections and new ways of thinking.

就是说,现在人们在强调的往往是绿色消费,进而走向绿色环保。但是,以为单凭个人生活习惯之改变就能解决问题,这个想法是不现实的,从很多个方面来说,这仅仅是一个谎言。世界上最需要改变的是我们共同生活于其间的种种系统/制度,而零散分布的个人行动,在本质上是难以对整个系统带来改变的。要做出改变,我们需要更好的信息、更强的联系以及新式的思维。

讲到信息,Alex写道:

Which is exactly why transparency is so important. If we’re serious about dramatically reducing our footprints, we need to know the true impacts of our actions. We need to know the backstories of all the objects and services in our lives. We need the flows of energy and resources and money that once were hidden from our sight to be made visible. We need complete transparency in public life, so we know our governments (which are ultimately the most important shared levers for action we own) are working (and on who’s behalf). And we need all this information revealed in ways that interest and delight and outrage and inform us, through projects like Background Stories and FarmSubsidy.Org and reHOUSE/bath. Knowing the true backstories of our lives is not only the first step to changing our own behaviors intelligently (through strategic consumption, for instance), it’s also the best way to make clear the need for combined, collective action.

他在此提出要让信息走向透明,让那些隐藏在能源、资源供应链条表面之下信息公开,让政府走向透明,并且要让工业产品背后的故事公诸于世,目前在这样的方向努力的有Background Stories, FarmSubsidy.org, reHOUSE/bath等。

说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Alex接着指出:

What we need now are much stronger connections between the various camps of people who are all charging forward determined to build a future that works. We need an explosion in information sharing and mutual education, across borders and across disciplines — almost a second Enlightenment, where through open debate and fresh thinking and artistic brilliance, we join together to banish ecological ignorance and transcend social irresponsibility.

我们现在需要在那些共同致力于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的人群之间建立更强的联系,这些人虽然来自不同的领域,但他们的愿景是一致的。在信息共享以及相互教育这方面,我们需要有爆炸性的突破,要实现跨学科跨专业 的交流,或者说我们需要第二次文艺复兴运动,通过公开辩论、新式思维以及艺术的启迪,我们能够走在一起,消除我们对于生态的无知,并且重拾我们的社会责任。

最后讲到的是新式思维,Alex这么说:

We know now that one planet lives, conceived properly, will be better lives. Many products that are more sustainable are also better made and beautifully durable. Green homes — with natural light and fresh air and good insulation — are more comfortable than McMansions. Vibrant neighborhoods with nice streets and parks and a strong community offer a better quality of every day life. Fewer toxic chemicals in the air means less asthma and cancer; better food and more walking means less heart disease and diabetes; less driving means fewer people killed and injured in accidents. Waste is expensive, bad design is expensive, and the money we save eliminating both can leave us better off than we were. We can build lives which are bright green and prosperous.

绿色产品、绿色家居都将会成为时尚生活的代名词,这样的物品更有利于环保,并且还能有助于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开放式的社区以及街道公园则为社区交流提供了很好的平台;空气中的有毒化学品数量减少了;人们患哮喘与癌症的几率也会下降;吃的更有质量、多走路,则能减少心脏病以及糖尿病的发病频率。制造垃圾是成本极高的、劣质设计也会带来高昂的成本,一旦我们消灭了这两者,我们就有可能过得更好。我们有能力去建设一种生活,使之既有利于环保又能使人安康富足。

Bright green economies will be the drivers of 21st Century business. The future belongs to those enterprises and agencies that capture the markets for wind power and other clean energy, water purification, clean tech, advanced vehicles, and the sorts of appropriate technologies (like rainwater harvesting and LED lights) needed for sustainable urban living at the bottom of the pyramid. That path leads to the future, and the wreckage of companies and countries that can’t learn to think differently will line the way.

创意绿色经济将会成为21世纪商业的主要推动力。那些懂得利用风能和其他清洁能源、懂得水净化、清洁科技、以及其他有利于改善金字塔底端人群生活质量的的企业将会占领未来的市场。这样做才能真正走向未来,缺乏这样的思维的企业和国家,都将被历史所抛弃。

(编者注:Alex Steffen写的这一文章主要是针对美国社会而谈的,文中的一些做法可能不一定适用于中国,但是其思想方法与看问题的视角确实值得我们反思。)

相关阅读:

TED中国粉丝团» 2009TED大会专题» 娜利尼·纳德卡妮:救救树冠

Worldchanging.com 中文简介

娜利尼·纳德卡妮:救救树冠

娜利尼·纳德卡妮(Nalini Nadkarni)是一位专门研究树冠的专家。她非常喜欢爬树,并且是那些很高大的树。她在哥斯达黎加研究树冠,并且以爬树作为业余的乐趣。

娜利尼懂得树冠与树的根部二者之间的巨大差别,后者是清凉的,长期保持稳定,并且大部分时间是空荡荡的,也非常的黑。相比之下,树冠就热闹多了,那里有如一个开阔的运动场,你可以在树冠上发现很多不同种类的生物。娜利尼的丈夫则是一位从事蚂蚁研究的专业人士,他告诉她说,在我们今天已经做出分类的10万种蚂蚁种类当中,有4千种是只生活在树冠上的。娜利尼的丈夫还用自己家人的名字来为他发现的几个蚂蚁种类命名。

但是,娜利尼的科学兴趣却是在于附生植物,那些依靠雾和雨来获得养料的植物。这些附生植物主要是苔藓,可别小看这些不起眼的东西,它们也能帮助大树培育出其所需的部分土壤呢。而当研究员把这样的附生植物拿走以后,她们就能够跟踪到这些物种的生长情况。事实是,前后需要25年的时间,才能使得树木所需的土壤重新长起来。


Nalini Nadkarni: Unveiling the beautiful, fragile world of rainforest treetop ecosystems

树冠对于涵养碳元素特别有效,但是,近些年来,各地的森林都在遭受灭绝的挑战,因为干花卉那一行的人需要苔藓。眼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娜利尼觉得自己需要采取行动,并尝试了各种办法去唤醒人们对于这个问题的关注。她成立了“国际树冠网络”(International Canopy Network),那是一个NGO,她希望此举能够为保护森林的生存做点有益的事情。

“国际树冠网络”在保护森林方面所采取的一些做法独具创新价值,比如说,娜利尼做了一系列的“树冠芭比娃娃”,就是给芭比娃娃穿上人们爬树时的那套服饰,还在芭比娃娃手上塞进一本关于树冠保护的小书。娜利尼还做了一个叫“树冠汇流”的项目,把艺术家请到森林里来,让他们在大自然的浸润之下充分施展自己的创意。Bruce Chao 的雕塑以及Capacitor 舞蹈团的Biome就是在森林里做出来的。

不过,也许娜利尼做得最出色的一件事情就是人工培植苔藓(因为花卉业需要这东西,但不能继续随意到树林里去挖,否则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的森林走向死亡)。她与华盛顿州监狱里的囚犯合作,教会他们怎么去种苔藓,而囚犯们也非常乐意学习,还学得很认真。后来,她们还在监狱里做了多个关于科学以及可持续发展的课程,既调动了闲置的社会资源,有能增进森林保护,此何乐而不为?

参考阅读:

TED blog: Nalini Nadkarni: 8 ways to bring the treetops to the world below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韦利·史密斯:重建热带雨林

要是你想拯救猩猩,你首先应该做的是什么?因为救护猩猩而闻名的韦利·史密斯(Willie Smits)会告诉你说,你要先得为猩猩创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要把热带雨林还给他们。但是,这么做并非意味着牺牲当地百姓之利益,因为你可以做到将上述二者美妙的融合在一起,且看韦利·史密斯是怎么讲的:


Willie Smits: A 20-year tale of hope: How we re-grew a rainforest

一开始的时候,韦利选择了一个叫Samboja Lestari的地方(位于印尼婆罗洲东部),那里的生态破坏现象最为严重,由于当地人大量砍伐森林(被砍的树种当中包含数量惊人的油棕榈树,那是卖给西方国家作生物燃油用的),再有就是森林大火连连发生,民生凋蔽(半数人失业),大部分人需要为医疗以及饮用水而担忧,Samboja也是其所属的省最穷的一个地方。可以说,在韦利到来之前,那里是一个impossible place. 但是韦利就是要找这样一块地方,他说,假如我在这里取得成功,人们就可以学习我的做法,而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别的借口了。

四年之后,一切都变了,那里似乎披上了绿装,空气变好了,气候变好了,不再有森林大火,生物多样性也得到明显的改善,民众的生活也在改善。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韦利首先买下了那一块地方,而后先行治理森林大火,再搞植树造林,接着才搞基础设施以及其他经济架构的建设,并且保证当地民众都能参与到这里的每一个环节,让当地人成为森林的主人,而不是让外来的利益主宰民众的决定。他们遵循着“人、利益、地球”(”people, profit, planet”)的原则,同时通过具有法律效力的契约,保证土地私有。所有的项目计划都因地制宜。也充分让当地人参与其间……

后来随着项目的深入,森林植被得到了恢复,当地人也能通过棕榈树获得各种经济收入,物种多样性也在得以恢复,而这一切,皆来自于一个简单的信念:保护森林。正是因为他们做到了这点,才使得“沙漠”变“绿野”成为现实。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查尔斯·摩尔船长: 蔚蓝的大海已然是塑料的海洋

前天我们为大家带来了席薇亚·厄尔的TED愿望《如何保护我们星球的蔚蓝之心》。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2009年TED大会关于海洋环境的另外一篇演讲。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塑料制品,人类现在的生活将会是什么样。或许我们已经习惯了身边被塑料袋、包装纸、塑料瓶或一次性饭盒等等包围,但我们却很少意识到,其实那蔚蓝的大海也已然是塑料的海洋。

1997年,当查尔斯·摩尔(Charles Moore)驾着Alguita号研究船从夏威夷参加完游艇比赛回来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大海:

“我眼里所能看到的,是无数的洗发水瓶盖、肥皂液瓶、塑料袋和钓鱼浮标。此刻我正在大海中间,却找不到一块没有塑料的地方。”

从此以后,查尔斯船长就将他几乎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海洋塑料污染的调查和清除之中。

查尔斯·摩尔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的长滩,父亲是一名工业化学家和航海爱好者。在父亲的影响下,查尔斯也爱上了大海。后来,他进入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主修化学和西班牙语。在做了25年的生意之后,查尔斯·摩尔于1994年创立了Algalita海洋研究基金会(Algalita Marine Research Foundation)。1995年,专门设计的铝制壳体研究船Alguita号建成下水。作为船长,查尔斯驾着Alguita号在澳大利亚东海岸、加州海岸等海域进行了多次有关海洋污染的调查。1999年,他在研究中发现,太平洋中部某一海域中塑料碎片的重量竟然达该海域浮游动物重量的六倍;在南加州海域表层海水中,他发现塑料总量比浮游植物重了2.5倍。这些结果震惊了科学界,也给人类敲响了警钟。


查尔斯·摩尔演讲Youtube.com视频链接,TED.com视频链接。

在此次TED演讲(2009,演讲链接)中,查尔斯·摩尔给我们讲述了海洋中塑料垃圾的污染情况及其对海洋生物的危害。最让人感到震撼的是,我们平时觉得很不起眼的塑料瓶瓶盖竟会给海鸟等动物带来致命的威胁。在西北夏威夷群岛国家保护区,我们正看着成千上万的信天翁幼鸟不断死去,它们的肚子里是各种各样的瓶盖或打火机——它们的父母把这些当成了食物……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塑料瓶与瓶盖是两种不一样的塑料。塑料瓶由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PET)制成,能沉到海水里而不会漂到数万公里之外的某个岛上;而瓶盖的成分是聚丙烯(polypropylene),只会漂浮在海面上。不幸的是,我们对塑料垃圾的回收中并不包括塑料瓶盖。

让我们感到震撼的还有一只被塑料圈圈住的海龟,畸形得可怕;甚至在深海鱼类的肚子里,我们都可以找到大量的塑料碎片。这似乎是一个永远也无法解决的问题,一个严重到令人感到悲观的问题。我们不能停止使用塑料制品,我们还得继续扔掉塑料垃圾,就算把全世界的人集中起来,或许也无法将地球上的塑料垃圾清理干净……但我们必须行动起来,尽我们的全力不要让塑料垃圾排到大海里。

因为,我们不能给我们的后代留下一个塑料的海洋。

参考阅读:

Biography of Captain Charles Moore,http://www.algalita.org/charles_bio.html

太平洋生物受海洋塑料垃圾威胁,http://www.chinadialogue.net/blog/show/single/ch/513-Pacific-wildlife-threatened-by-sea-of-plastic-

绿色地球,从你我脚下延伸,http://cathrynliang.blog.sohu.com/96598313.html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席薇亚·厄尔:如何保护我们星球的蔚蓝之心

席薇亚·厄尔(Sylvia Earle)是2009年TED大奖获得者之一,本文是她在2009年TED大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讲的全文汉译。

席薇亚·厄尔(Sylvia Earle,这个被纽约客和纽约时报叫做“深海女王”,被美国国会图书馆称为“活生生的传奇人物”,更被时代周刊誉为“地球的英雄”,是一位海洋学家、探险家、作家、以及深入的致力于通过个人探索而进行研究的学者。Earle四十年来从事着深海探险的前沿工作。Earle先后率领50多次世界范围的探险考察,潜水时间超过6千多个小时。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Earle博士在国家海洋气象管理局任主要科学家。现在她是国家地理学会的常驻探险家。

席薇亚·厄尔(Sylvia Earle)是一个保护世界海洋与海洋生物的积极倡导者。她语带惊奇得赞叹海洋的壮美,并迫切的想要唤醒公众的无知,让人们意识到海洋在我们生活中所起的角色的,以及保持海洋健康的重要意义。

下篇是演讲汉译的全文。

===================================================

TED演讲汉译系列:《席薇亚·厄尔:如何保护我们星球的蔚蓝之心》

演讲人英文简介, 中文简介
演讲视频TED.com链接,可下载高清晰视频。
演讲汉译译言链接

===================================================

50年前,当我开始探索海洋的时候,没有人,包括Jacques Perrin, Jacques Cousteau 或 Rachel Carson会想到:我们向大海排放的东西, 或是对海洋的索取,就可以伤害到海洋。那时候的大海就如同伊甸园一般。但现在的我们知道:我们正面临从伊甸园走向失乐园。

我想与你们分享的是,我个人对发生在海洋中那些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变化的看法,并思考50年来我们所失去的一切为什么意义重大——事实上,我们已经捕获、食用了海洋中超过90%的大型鱼类;为什么你要关心几乎已经消失一半的珊瑚礁;为什么太平洋出现的,不可思议的大面积氧气损耗。这些不仅仅是那些垂死的生物担心的事,而且也应该是你担心的事。是的,这确实会让你感到担心。

Ray Anderson所说的“明天的孩子”常常萦绕于我的头脑中,问说:为什么我们袖手旁观,没有去拯救鲨鱼、金枪鱼、乌贼、珊瑚礁和充满活力的海洋?但还有时间,就在此刻。我呼吁你们伸出援手,去探索和保护野性的海洋,使海洋能重新恢复健康。只有这样做,才能为人类保有希望。海洋的健康意味着我们的健康。

我也希望,Jill Tarter在有关探寻地外智慧生命的的祝愿中提到的“地球人”(Earthlings),包括了海豚、鲸鱼以及其他海洋生物。我还希望,Jill,某一天我们会发现,地球的人类中间也是有智慧生命的。

(笑)

我说了吗?我猜是的。


席薇亚·厄尔演讲视频Youtube.com地址,TED.com地址。

从我来说,作为一个科学家,这一切是在 1953年开始的。当第一次尝试潜水,我才意识到鱼类绝不是在柠檬片和黄油中游泳的。我很喜欢在夜间潜水,因为你能看到许多在白天看不到的鱼类。1970 年,夜以继日地潜水对我来讲十分轻松。当时我曾带着一队潜水员一次在水下呆了好几个星期。与此同时,宇航员们正在月球上踩出脚印。1979年,我有了将自己脚印印在海底的机会,当时用的便是这台叫作Jim的潜水器。在离岸六英里(9656米)处,我们下潜到了1250英尺(381米)。这是我最喜欢的泳衣之一。从那时到现在,我已使用过差不多30种的潜水器,我还开办了三家公司,一家称为Deep Search的非赢利基金会,致力于设计和制造能到达深海的系统。我曾领导过一次为期五年的国家地理探险,即“可持续的海洋”探险活动,用的就是这些小型潜水器。它们如此简便易用,甚至只要一名科学家就能操作。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Tim Worth说,世界经济只是环境的全资子公司。你喝的每一滴水,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将你与大海联系起来,不管你生活在地球何处。

宇航员和潜水员很相似,他们真正体会到空气、食物、水、温度等一切保证你能在太空或海里安然无恙的东西。我听过宇航员Joe Allen解释他是如何尽可能地学习有关生命维持系统的一切,然后尽一切努力来照顾好他的生命维持系统。之后他指着这个(地球)说道:“生命维持系统”。我们需要尽己所能地学习有关她的一切,并尽己所能地照顾好她。诗人 Auden说过,“无数人的生活里没有爱,却没有一个人能离开水。”地球上97%的水体是海洋。没有蓝色,就没有绿色。如果你认为海洋并不重要,想象一下没有海洋的地球。想到火星了吧。没有海洋,就没有生命维持系统。不久前我在世界银行作了个演讲,展示了这张美丽的地球图片。我说道:“它就在那呢!世界银行!”那就是一切财富的所在,而我们正对这些财富大肆掠夺,远远超过自然系统进行补充的速度。

Tim Worth说,世界经济只是环境的全资子公司。你喝的每一滴水,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将你与大海联系起来,不管你生活在地球何处。大气中的氧气绝大多数是由大海产生。长久以来,地球上大部分的有机碳,都在海洋中被吸收和储存。这一过程主要由微生物完成。海洋驱动着气候和天气变化,使温度稳定,塑造了地球化学。来自海洋的水分形成云,然后降落回陆地和海面,即雨、冰雹和雪。海洋为世界上,或许也是宇宙中大约97%的生命提供了居所。

没有水,就没有生命。没有蓝色,就没有绿色。然而我们人类有这样一种想法,认为地球,包括海洋、天空等全部,是如此广阔,恢复力如此之强,以至于我们对其做什么都没有关系。这在一万年前或许没错,甚至在一千年前也或许没错,但到了最近100年,特别是近50年,我们已经耗费了太多的财富,即空气、水、野生动物来支持我们的生活。新的技术正帮助我们理解自然的本质,正在发生的一切的本质。显示我们对地球的影响,我是说,首先你要意识到问题已经发生,而且,幸运的是在这个时代,我们对问题的了解比之前所有的历史时期都来得多。有了了解,便有了保护;有了保护,就有了希望。那就是:我们能够在支持我们的自然系统中找到一个使自己持久生活的地方。但首先我们必须去了解。

三年前,我遇到John Hanke,Google Earth的领导者。我告诉他,我是多么喜欢能够将世界捧在手里,并间接地进行探索。但我问他:“你准备什么时候把它完成?你把陆地,泥土部分做的很好,但是水呢?” 自那之后,我便非常高兴地开始与Google,与DOER Marine,与国家地理,与来自世界上数十个最好的研究所和科学家们,以及招募而来的工作人员一起努力,将海洋放到Google Earth里面。而这个星期,上周一,Google Earth终于完整了。

看清楚了:从这里的会议中心开始,我们能找到附近的水族馆,我们能看到我们所在的地方,然后我们越过海岸线,来到这个大水族馆,海洋。还有加利福尼亚州的四个国家海洋保护区,以及新建的州立海洋保护区网络。这些都是保护和恢复部分自然财富的开始。我们能轻快地掠过夏威夷,看到真正的夏威夷群岛。不仅仅是表面的那一小部分,更能看到海面以下。让我们来看——等一会,我们能向下,到这里了,哈。在海水里,看到鲸鱼所看到的景象。我们能到夏威夷群岛的另一边去探索。

我们甚至可以在Google Earth里四处畅游,与座头鲸一起在海里徜徉。这些是温和的巨兽,我很高兴曾在海里多次地与他们面对面相遇。没有什么比单独被一头鲸鱼仔细审视的感觉更好的了。让我们加快速度向更深的地方去,来到七英里以下的马里亚纳海沟。只有两个人曾到过那里。想想看,只有区区7英里,却只有两个人到过那,还是在49年前。单程旅行总是比较容易。我们需要新的深海潜水器。为海洋探险设立个大奖怎么样?我们需要去看看深海海沟,看看海底山脉,了解深海里的生命。现在我们可以去到北极,十年前我就曾站在北极点的冰面上。一个没有冰的北冰洋或许就将在本世纪出现,北极熊的噩耗,同时也是我们的噩耗。过量的二氧化碳不仅仅导致全球变暖,也能改变海洋的化学性质,使大海变得更酸。这对珊瑚礁和产氧的浮游植物来说是个坏消息,对我们也是个坏消息。

下一次当你品尝寿司,或生鱼片,或旗鱼排,或鸡尾虾,或任一种你碰巧品尝到的海洋野生动物时,想一下其真正的代价。每一磅渔获流向市场,就有超过10磅,甚至100磅的兼捕渔获被扔掉。

我们正将亿万吨的塑料和垃圾排放到海洋里。数百万吨丢弃的鱼网和鱼钩仍然在导致(海洋生物)死亡。我们正在使海洋堵塞,毒害着地球的循环系统。我们正使无数的野生动物消失殆尽,(它们)都是以碳元素为基础的单元。我们野蛮地杀死鲨鱼,只为了鱼翅汤。(我们)破坏食物链,而正是食物链塑造了地球化学,驱动了碳循环、氮循环、氧循环和水循环,我们的生命维持系统。我们还在捕杀事实上已经濒临灭绝的蓝鳍金枪鱼,它们活着时的价值远高于死去时。所有这些片段只展现出我们生命维持系统的一部分。我们用长线捕鱼,线上每隔数英尺就有带饵的鱼钩,钓线的长度可达50英里甚至更长。商业以及小型拖网渔船正刮蚀着海底就像推土机一样,将所经之处的一切带走。利用 Google Earth,你可以目睹拖网渔船的所作所为。在中国,在北海,在墨西哥湾。(拖网渔船)正动摇着我们的生命维持系统,在其所经之处留下无数尸体。

下一次当你品尝寿司,或生鱼片,或旗鱼排,或鸡尾虾,或任一种你碰巧品尝到的海洋野生动物时,想一下其真正的代价。每一磅渔获流向市场,就有超过10磅,甚至100磅的兼捕渔获被扔掉。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是:我们不知道向大海的索取是有限制的。这张图表显示了从1900年到2000年海洋野生动物的衰退。红色表示的是密度最高的地区。在我的人生中,想一下,90%的大型鱼类遭到捕杀。大部分的海龟、鲨鱼、金枪鱼和鲸鱼的数量不断下降。然而,还是有好消息的。10%的大型鱼类仍然健在,有些蓝鲸还幸存着,南极也还有部分磷虾,切萨皮克湾还长着少量牡蛎,一半的珊瑚礁情况也还不错,它们就像环绕地球中部的珠宝带。还有时间来使事情好转,但已经不多了。如果一切继续下去,就意味着50年内珊瑚礁有可能消失,也不再有渔业,因为鱼类已经被捕完了。

席薇亚·厄尔的TED愿望,照片来自Flickr,由Larry Johnson拍摄。

想象一下没有鱼类的海洋,想象一下这对于我们的生命维持系统意味着什么。陆地的自然系统也存在很严重的问题,但那些问题更加明显。在保护树木、集水区和野生动物上也采取了若干措施。1872年,以黄石国家公园为代表,美国开始建立起一个公园系统。某种角度上,这是美国所采取的最好的一个措施。现在,世界上大约12%的陆地都受到了保护——保护着生物多样性,提供碳汇(carbon sink,指植物等吸收二氧化碳的区域。译者注),生产出氧气,保护着集水区。到了1972年,美国开始对应地建立起一个海洋保护区:国家海洋保护区。这是另一项伟大的措施。好消息是,现在世界海洋中有超过4000个地方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保护。你们可以在Google Earth上找到这些地方;坏消息是,你需要很仔细才能把它们找出来。

与全世界的科学家一道,我一直在关注着那99%的海洋。那里对捕鱼、开采、钻探和倾倒及其他活动都是开放的。我们试图从中找到希望所在,并想办法为它们和我们提供一个安全的未来。

举个例子,过去三年里,美国像对国家历史文物一样保护了34万平方英里的海洋。但在全球仅1%的受保护海洋面积中,这仅仅使其中(美国保护的面积)从0.6增加到0.8。保护起来的区域的确会恢复,但这需要长期的时间。想想50岁的岩鱼或安康鱼,鲨鱼或鲈鱼,或者200岁的新西兰红鱼,我们不会吃200岁的牛或鸡。受保护地提供了希望。希望Ed Wilson梦想中的那些生物,无论是来自生物百科全书,或是来自海洋生物普查,都不仅仅只是作为一份名单,一张图片,或一条新闻报道而存在。

与全世界的科学家一道,我一直在关注着那99%的海洋。那里对捕鱼、开采、钻探和倾倒及其他活动都是开放的。我们试图从中找到希望所在,并想办法为它们和我们提供一个安全的未来。好比在北极,我们现在有机会来让情况好转;或者是在南极,那里的大陆受到了保护,但环绕大陆的海洋里,那些磷虾、鲸鱼和鱼类正在被过度捕捞。马尾藻海那三百万平方英里的漂浮森林正在被采集用来养牛。加拉帕戈斯群岛中97%的陆地受到了保护,但其周围的海洋正因为捕鱼而备受摧残。在阿根廷也是如此,巴塔哥尼亚大陆架现在危机深重。在远海,鲸鱼、金枪鱼和海豚遨游的地方,也是地球上最大,却受到最少保护的生态系统里,发光的生物充斥在平均两英里的黑暗深海中。它们充满活力,闪耀着光辉,用的是自己的生物发光机制。

海洋中还有一些我自小就知道的,还是原始未受侵蚀的地方。接下来的十年或许是最重要的,而接下来的一万年,将是我们人类最好的机会,去保护自然系统中存留的,让我们能生存下来的那些东西。为应对气候变化,我们需要新的能源产生方式。我们需要新的方法,更好的方法,来应对贫穷、战争和疾病。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来保持和使世界成为一个更美好的地方。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够保护好海洋,这一切就都毫无意义。我们的命运与海洋密不可分。我们需要为海洋做点什么,就像 AI Gore为上面的天空所做的一样。一个全球行动计划,与一个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正在做的就是保护生物多样性,使地球从气候变化的影响中缓解和恢复过来。而在远洋和海岸地带,在能够认定为是关键地区的任何地方,我们需要新的技术来进行地图定位、拍摄和探索,来对我们尚不了解的95%的海洋进行观察。

我们的目标就是保护生物多样性,提供稳定和恢复的能力。我们需要深海潜水器以及探索海洋的新技术。我们需要,或许,一次探险,一次海洋的TED,来帮助找出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那么,我猜你们应该很想知道我的祝愿是什么。


我希望,你们能够使用一切能够想得到的办法,可以是创作电影、去海底探险、通过网络来宣传或者其他的途径,唤起公众的支持。

让我们建立一个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以及一个个足够大的海洋生态恢复区,以此来挽救和恢复海洋资源,因为蓝色的大海是我们这个地球的心脏。

要(保护)多少?有人说10%,有人说30%,你自己决定想要保护多少(的海洋)。无论如何,一个百分点中的一小部分是不够的。我的祝愿很宏大。但如果我们能使之实现,世界将为之改变。并且可以帮助确保我最喜欢的物种——归根到底,也就是我们——能够生存下来。

为了今天的孩子,为了明天的孩子,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不可错失。

谢谢。

(掌声)

参考阅读:

本站文章: 《2009TED大奖颁奖典礼

本站文章: 《拯救地球的蓝色心脏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斯图尔特·布兰德:城市的未来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2009年奥斯卡最佳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但是大家是否想过印度的贫民窟对于我们的城市发展有何启示?我们不妨看看《地球目录》(Whole Earth Catalog)系列杂志的发行人 Stewart Brand是怎么看的:


Stewart Brand: Why Squatter Cities Are a Good Thing

我们现在看到了一种新的地缘格局在发生变化,或者我们可以这么认为,即从城市人口攀升至总人口半数以上的那天起,一切经济行为都变了。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副大家不甚熟悉的地图。我们以往的观念都以为所谓大城市必然都在伦敦巴黎纽约,可这在未来将不再是事实。西方的崛起已到其暮年:

(图上的文字是:我们现在经历的城市化运动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现象。
每周有130万人从农村搬到城市;
每年总计7000万;

并且未来数十年还将延续下去……)

这样巨大的数字是让人震惊的,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这一迁徙?

首先,农村地区开始变得荒凉起来。

人们的理由是:

(图上的文字:
无聊;
辛苦;
贫穷;
约束;
暴露;
危险;
清闲)

他们相信去到城市里可以获得更多的自由:

(图上的文字:
刺激;
不那么累;
工资更高;
自由;
隐私;
安全;
上升的空间)

有部分人于是来到了像上海这样的大都会,但是大多数人却来到了贫民窟(squatter cities)。他们是因贫穷所迫来到这里的吗?不是的,他们是正在迅速脱贫的一群人,他们在城市建筑自己的房子,自己充当设计师,他们自行建立基础设 施。要知道,印度六分之一的GDP来自于孟买。这一类的贫民窟不断的在自我更新,政府只会偶尔给予帮助。而教育则是城市里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之 一。

在孟买的街头都有些什么?

(图上的文字:
非正式的企业
小吃馆  盗版的DVD
咖啡店  盗版音乐
酒吧    专售各类小玩意的店
理发店  公共电话
教堂    手机
学校    公共交通
服装店  日托站
复印店  牙医)

可谓一应俱全。

(图上的文字:
非正式的经济
租赁(不带契约的物业)
建造(不带契约的建筑)
就业(在无营业牌照、不缴税的行业)
服务(无营业牌照、不缴税)
占发展中国家就业人口的60%
经济学里头的“黑色暗流”理论)

在贫民窟里,没有失业的讲法,每个人都有工作。

现在有六分之一的地球人居住在城市,未来这一数字还将攀升。

在此,我有两个预言:第一,城市吸纳了人口爆炸带来的巨大人口。
(图上的文字:
城市在不断的吸纳膨胀的人口——
*一向都是如此;
*搬到城市以后人口的出生率降低,平均为每位妇女生育2.1个小孩,并且还在呈现下降趋势;
*全球人口在80或90亿的时候将到达峰顶,而后则会减少)

第二:

(图上的文字:
城市创造了财富——
*历史上都是如此;
*新兴的城市帮助数以亿计的人走出贫困;
*一个高度城市化的世界将给我们带来巨大的转变与希望)

看,城市为我们唱起了明日之歌。这是我们的未来:

自远古时候开始,我们人类就注目于头顶的星空。现在,轮到我们自身发光了。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由jpeepz上传于2008年6月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右图:来自Flickr,由 Deadly Tedly上传于2008年9月23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和谐世界,绿色未来

本周我们推出了“绿色未来”系列主题的 TED 演讲简介,一共介绍了四位杰出人士关于此话题的思考,在此简单回顾一下:

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文明社会为何走向崩溃

很多社会往往就是在其发展到顶峰的时候才忽然间走向崩溃的,比如苏联。最后,戴蒙德总结说,当一个社会的精英决策层只顾自身的短期利益而不顾整个社会的长远利益时,这样的利益冲突很容易导致社会走向崩溃。另外,一个社会里那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和信仰也能成为阻碍社会前进,并有可能将社会引向崩溃。

对此话题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戴蒙德写的《枪炮、病菌与钢铁》读一读。

迈克尔·坡兰(Michael Pollan):从植物的视角看人类本身

达尔文早在150年前就告诉我们说,人类也不过是生物界的一员而已,但是,我们直到今天还未能完全领会这个意思。我们还是会陷入“二分法”的思维模式中去,万事都要区分出“本体”与“客体”。这样的思维就使得我们将人与自然割裂开来,人站在这边,自然站在另一边,两者彼此是对立的。但是那不过是我们人类自大的体现罢了。自我意识(consciousness)不过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种工具,只不过我们似乎是天生就把这一工具的位置看得很重。借用一位喜剧演员的话来说,“是谁在告诉我自我意识是如此美好、如此重要——还不是自我意识本身吗?”只要你看看动植物的世界,你就会发现人类的自大心态是多么严重。

约翰·杜尔(John Doerr):风险投资放眼绿色技术

绿色能源是21世纪的互联网产业。这话的真实性即将在未来的10年内得到证实。中国如何走?要知道,气候变化不是一国的问题,乃是一个全球性的难题,中国理应承担起其应有的责任。假如中国能在绿色能源方面大有作为,相信下一个比尔·盖茨会在这个行业里出现。

珍妮·班娜斯(Janine Benyus):自然造物的12条黄金法则

大自然是艺术家、科学家的灵感之源,如今,工程师们也在向大自然学习,希望通过仿生学的办法来创造出更优质、更环保的产品,生物学家与设计师一道,正在为我们揭开自然造物的神秘面纱。Are you in?

另外,本周六(2月21号)是联合国母语日,我们为大家准备了韦德·戴维斯(Wade Davis)的一个TED 演讲(参见这里:韦德·戴维斯: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刻不容缓),其中谈倒了濒危语种保护以及民族文化生态圈保护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在当下的中国已经变得越来越迫切,及早注意到这样的问题,并及时采取有效的保护手段,才是民族文化得以长期保存之道。

题图照片:

题图来自Flickr上的照片,由TexasEagel上传于2009年2月20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贾雷德·戴蒙德:文明社会为何走向崩溃

本周我们恢复“今日TED演讲”栏目的更新。接下去我们将以“绿色未来”(a greener future)为题介绍一组TED演讲,希望大家喜欢。

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是《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的作者。他关于社会发展与兴衰的研究得到了学界的高度认可。2005年,戴蒙德又出了一本新书,叫《崩溃》,讲述的就是关于社会崩溃的故事。

2003年,戴蒙德应邀到TED大会发表演讲,18分钟的演讲都是关于社会崩溃的分析与思考。戴蒙德回顾历史,说历史上很多社会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繁华之后都最终走向没落,其中就包括像玛雅文明、复活节岛文明等例子。而导致这些文明走向崩溃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环境问题。戴蒙德说,我们可以通过对历史上那些走向崩溃的文明社会的对比分析,得出他们的一些共同特征:1)环境破坏;2)气候变化;3)与周边友好社区关系的变化;4)与敌对社区的关系;5)社会内部的政治、经济、文化因素。戴蒙德在演讲中举了格陵兰岛维京部落为例进行说明。戴蒙德还说,很多社会往往就是在其发展到顶峰的时候才忽然间走向崩溃的,比如苏联。最后,戴蒙德总结说,当一个社会的精英决策层只顾自身的短期利益而不顾整个社会的长远利益时,这样的利益冲突很容易导致社会走向崩溃。另外,一个社会里那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和信仰也能成为阻碍社会前进,并有可能将社会引向崩溃。比如格陵兰岛上的维京人就因为固守宗教传统和社会亲缘纽带,在最紧要的关头不能迅速采取行动,最终走向灭亡。

我们今天这个社会面临着水、人口、资源、气候等诸多的难题,而让人担忧的是所有这些问题都会在未来几十年里爆发,而其结果如何将取决于文明今天能否采取果断积极的行动。戴蒙德说,我们还是有理由保持乐观的,但行动必须迅速,并且必须抛弃那些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假如不是这么做,那么将来等待我们的将有可能是战争、疾病与饥荒。


Jared Diamond: Why societies collapse

参考阅读:

什么是未来世界最大的政治(江晓原评《崩溃》)

《崩溃》英文版在线阅读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的照片,由gr0uch0上传于2008年11月14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

右图来自Flickr上的照片,由cuellar上传于2007年4月1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面对严峻全球图景,我们如何保持乐观(下)

春节前我们发布了拉里·布利连的SKOLL演讲汉译的第一部分,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的是该演讲汉译的第二部分:

历史上,人类在危难面前不是退缩,而是积极的去找寻应对的策略。只要看看诺贝尔奖的名单我们将可以知道,我们曾经走到类似的危难关头。因为害怕,因为不作为,我们差点被点了死穴。这时,你们当中有人站起来,开始思考(核)物理学家的社会责任,并组建了一个相应的组织来应对危机。还有“无国界医生”,关注危难救援。还有巴拉迪(国际原子能机构主席),还有尤尼斯(乡村银行的发起人)。而我自己则亲眼见证了地球上最后一起天花感染个案。我们今年也许还将见证最后一宗小儿麻痹的个案,去年,全世界加起来只有2000个感染个案。明年,我们也许还将消灭麦地那龙线虫病毒(guinea worm),20年前,世界上有三万五千个感染的个案,去年的统计数字是三百五十万。

对了,我们今天还看到了一种新型的疾病,它跟病菌型流行病不一样。它的名字叫“暴富综合症”(Sudden Wealth Syndrome)。我们看到很多走在科技前沿的年轻人感染上这种“病”,但是,他们不像自己的父辈那样等到临死才创立一个基金会。这些人把自己的金钱、资源以及心智投入到创建更美好的社会的进程当中。相信没有别的什么事情比那更能让人感到乐观。

我们还有别的原因保持乐观:1960年代的时候,各种运动此起彼伏,我们都感到自己是其中的一分子,都相信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会诞生于我们的手上。我正是那个时代的人,我们相信我们所做的就是要创造一个没有仇恨、没有暴力、没有偏见的世界。今天,我们又看到了另一场运动正在蓬勃展开,那就是拯救地球的运动,我们可以看到,这一运动的序幕已经拉开。就在五天前,来自经济界的一班活跃分子联合一道,阻止在得克萨斯州修建一家燃煤的发电厂,理由是那样做会破坏环境。六个月之前,又是一班经济界的活跃人士与加利福尼亚州州长联合一道,审议通过了 AB32法案,那是在环保历史上最有深远意义的一部法律。而阿尔·戈尔则以见证者的身份在参众两院发表关于气候变暖的演讲。此外,我们还惊讶的发现,许多宗教界人士也开始意识到全球变暖问题的严重性,现在,有四千间教堂加入到了拯救地球的运动中来。这为我们保持乐观提供了十分有力的基石。而欧洲的“202020”计划(到2020年,碳排放数量要下降20%)则更是一个让人振奋的计划,它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之曙光。今年4月14日,美国会有上千名志愿者自发的走上街头表示支持关于气候变暖的立法。到今年7月7日,还会有一场环球演唱会(Live Earth),也是关于这个话题的。从这些个案中,我们确实能够感受到一种乐观的情绪。

但是,这并不能表明人们意识到气候变暖会对穷人以及弱势群体带来最大的冲击。它只是表明人们现在已经开始走出自我的利益圈子,这仅仅是第一步。另外,我也看到,很多基金会,比如CARE、洛克菲勒基金会、惠普基金会、Mercy Corps以及Google基金会都开始行动,他们不单关心气候变暖所带来的直接影响,还关心由此给穷人和弱势群体所带来的深层影响。

最后我想讲述一下我自己的故事。我并不是从医学院毕业后直接跑去当医生的。我当年曾经在喜马拉雅山的一家寺庙里住了一段时间,并且在那里遇到了一位睿智的师傅。有一天,师傅对我说,“孩子,你不要继续呆在寺庙里了,你有一件使命,就是去加入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消除天花的行动中去。

在20世纪,全球总计有五亿人死于天花。这一数字比历史上所有战争的死亡人数还有大,比任何其他传染性疾病引致的死亡都要厉害。单单是1967年那一年,全世界就有两百万人死于天花——那可不是一个仅仅见于史册的疾病啊!而要根除天花,我们需要一支由联合国指派的最庞大的队伍,用两年时间走遍印度全国各地,在一亿两千万人当中逐一寻找天花的个案。

而就在我们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在一个叫塔坦纳加(Tatanagar)的小村庄,由于临近村子的人到那里找工作,他们刚好在唯一的天花遗留地感染上了这一病毒,把病毒带到塔坦纳加,使得塔坦纳加成为史上“最邪恶”的天花输出地。这些感染者于是走上了返家之路。一路上,病毒又迅速传播到其他十个国家。于是,我们不得不重新开展根除天花的行动。

但是我们最终还是取得了根除天花这一战役的胜利。大家看到的这个图片上的小女孩就是最后一名天花病毒携带者。当我们看到病毒从小女孩的喉咙中咳出体外,又被太阳杀死的时候,我们见证了伟大的一刻:历史上最惨烈的恐怖终于被消灭。这样的经历怎能不令人感到乐观?而最重要的是,在那场战役中,我们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战士携手合作、并肩作战——而不是相互敌对——我们又怎能不对未来感到乐观?!

相关链接:

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早期监测系统,抗击流行病

面对严峻全球图景,我们如何保持乐观(上)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拉里·布利连的照片,由Robert Scoble上传于2008年1月31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上拉里·布利连的照片,由cuellar上传于2007年12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面对严峻全球图景,我们如何保持乐观(上)

今天我们的“今日TED演讲”介绍来自“TED伙伴系列”演讲视频,这个系列的演讲不是发生在TED大会上,而是来自TED伙伴所组织的会议和活动上。这次的演讲人拉里·布利连也是2006年TED大奖获得者之一,我们曾经在12月24日以《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早期监测系统,抗击流行病》为题介绍了他的TED愿望。

拉里·布利连在Skoll基金会举办的一个会议上做了这个面对全球危机保持乐观的演讲。这是该演讲的全文翻译的第一部分。

《拉里·布利连:我为何可以保持乐观主义》

今天的这个演讲我将向大家描绘一副我认识的世界图景,谈谈我们这个世界所面临的一些挑战,我们在看到这些难题和挑战的时候是该采取乐观还是悲观的态度?我要告诉诸位,我是一个铁打的乐观主义者。

咱们先来看一段电影:

(电影台词:由于人类现在掌握的知识还十分有限,我们不知道将会发生怎样的后果。今天,人类也许无意之中已经改变了地球的环境。每年由工厂和汽车排放的二氧化碳总计达60亿吨,这些二氧化碳堆积在空气中,使得大气更容易吸收来自太阳的热量。地表温度将因此而上升。而假如地表温度上升哪怕是几摄氏度,都足以使得极地的冰川融化。假若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话,那么密西西比峡谷大部分地区将会被河流所覆盖,到那时候,游船上的乘客将可以在船上看得到迈阿密塔被浸没在150英尺的水中。)

这个50年前制作的片子已经预言了全球变暖的发生,我们今天是该感到安枕无忧还是要感到如坐针毡?就我个人而言,我总是会想起甘地。当时有人问甘地,你怎么预估你下一步是有利的还是有害的?甘地说,请你回想一下你遇到过的最贫穷、最无助的人,然后在心底里想,你将要采取的下一步对于那个人是有利还是有害,假如是对他有利的,那就去做吧;假如不是,就再次审思一下你心中的主意吧。而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我们不单要考虑到最无助的人,还要考虑到相关联的社区以及文化,乃至整个地球。而我们今日所看到的一切对于那些生活在社会边缘的人来说确实可以带来一种悲观的情绪,不过我们同样能够看到非常灿烂的发展,让乐观情绪得以广为传播。

我们今天会同时分析这两方面的情绪。


拉里·布利连演讲:Larry Brilliant: The case for informed optimism (TED.com链接;Youtube.com链接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世界发展的大趋势。

过去几十年的在大气当中堆积起来的二氧化碳将会使得地表的温度上升2-3度,那时,海平面将会上升,海水将会渗透到陆地,并且必将给穷人和弱势群体带来最沉重的打击。此外,人口增长也会给我们带来很多问题。尽管我们没有像 Paul Ehrlich所预言的那样,在21世纪头十年达到200亿人的极点,但是我们却的食物消费和200亿人的食物消费不相上下。此外,因为我们正在大幅度的消费地球的资源,到了我们的孙子长大的时候,地球上的人口数量将增至65-95亿,而穷人和弱势群体必将受到最大的冲击。所以这些人要迁移至城市。去年,整个地球的城市(含城市贫民窟)人口比例达到51%。农村的农业产出也不如以往,而“绿色革命”根本就未曾惠及非洲。沙漠化、荒漠化变得越来越严重,我们今天已经很难找到一寸土地可以供作物好好的生长的了。人类越来越多的转向直接以动物为食。以非洲为例,单单是去年一年,非洲人吃掉了6亿野生动物,20亿丛林肉。而每一斤的丛林肉本身都含有数以百计的细菌,对于这些细菌,人类至今还没有排出其基因组图,也许这些细菌是产生传染性疾病的良好的温床,但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也许我们很快就会遇到一系列的热带传染病了。

科技的迅速发展给很多人带来了方便和好处,相信我们都是受益者,但是,科技进步同样有其不友好的一面,比如生物武器,还有当人们感到愤怒、仇恨或者被边缘化的时候,也更容易操起科技的武器,将冲突迅速升级。

全球化给很多人带来了实惠,但是有更多的人却因此而变得贫瘠。今日之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多元化,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不平等。1%的人口占据了40%的物资与服务。假如那些每日生活开支低于一美金的人口数量在未来30年里由10亿上升至30亿,我们将会面临怎样的后果?1%的人口将占有超过40%的物资与服务,这不是说这部分人变富了,而仅仅是因为其他人变得越来越穷了。克林顿上周在 TED 大会上说,现在这样的局面是“前所未有,不公平,不合理,也不能长久维系的“。

我们还有很多理由对未来抱以悲观的态度。比方说,达尔富尔正因为资源纠纷而发生战争;去年,在中国一共发生了八万五千起群体暴力事件,平均每天有230宗,其中大多数都属于资源纠纷。我们也看到了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的灾害,有些是人为的,有些是天然的。还有就是新兴的传染病,这些新型的传染病菌将会变得更具破坏力,到时候人们会说,H5N1和禽流感不过是一个前奏曲罢了。那将会是一个不稳定的世界。与过去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你将直接在YouTube,数字电视以及手机上看到最新的发展。

这一切将会给我们带来怎么样的结果?有些人将会把心中的怒火化为暴力与恐怖行为,也有人会因此而退缩,沉浸到虚无主义的泥坑中,或者继续享乐。那么对于我们这些行动者(social activist)与企业家来说,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是变得士气消沉,还是因此而更加士气激发?


让我们看看孟加拉的例子吧。


在Google地图上找到孟加拉。


图表显示海平面的变化趋势。

首先,即使人们马上全面停止二氧化碳排放全球变暖的趋势仍将继续,正如大家在图上看到的,哪怕是我们从这一刻开始不再排放二氧化碳了,地球海平面在未来十年仍然会继续上升。20-30英吋是我们所能够期望的最理想的结果,而事实上,海平面有可能上升200-300英吋。假如那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孟加拉这个国家会遇到什么问题呢?


喜马拉雅山的冰川将会融化。

这是孟加拉,该国70%的国土仅仅比海平面高出5英尺。假如气候继续变暖,喜马拉雅山的冰川将会融化,形成大量的融水,而附近的地区因为缺乏森林覆盖所以不能吸收冰川融水。好,咱们再从南部看看冰川融水与海平面上升两者同时作用下的孟加拉的处境。


海平面也将会上升,孟加拉的国土将逐渐变为海洋。

届时将会有一亿人被迫从孟加拉迁徙到印度和中国,而这仅仅是孟加拉一国的故事。事实上,环视整个地球,你会看到,凡是位于海岸线边上的城市都将面临类似的冲击,这将会对我们关于生活方式本身带来巨大的挑战。我们所有人都会走到这样的未来。

全球变暖不是仅仅对于一些生活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的人而言的,这样一场危机将会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还有就是新生的传染病,20年前,你甚至根本不会听到这些传染病的名字。人与动物之间的绿色安全线变得越来越模糊。此外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同一个细菌场当中。大家20年前还未曾听说西尼罗河病毒,然后有一宗感染的个案,而由那里开始,病毒得以广为流传。还有,在未听到说非洲有几百人因为感染艾博拉病毒而死去之前,我们就根本不知道有那样的病毒存在。过去30年,我们发现了30种新兴的传染病,它们都是最初在动物体内繁殖,而后被传染到人体的。


面对严峻的全球图景,也要保持乐观。

好了,说了这么多悲观的新闻,让我们看一看有哪些东西可以让我们保持乐观。

历史上,人类在危难面前不是退缩,而是积极的去找寻应对的策略。只要看看诺贝尔奖的名单我们将可以知道,我们曾经走到类似的危难关头。因为害怕,因为不作为,我们差点被点了死穴。这时,你们当中有人站起来,开始思考(核)物理学家的社会责任,并组建了一个相应的组织来应对危机。还有“无国界医生”,关注危难救援。还有巴拉迪(国际原子能机构主席),还有尤尼斯(乡村银行的发起人)。而我自己则亲眼见证了地球上最后一起天花感染个案。我们今年也许还将见证最后一宗小儿麻痹的个案,去年,全世界加起来只有2000个感染个案。明年,我们也许还将消灭 Geni worm,20年前,世界上有三万五千个感染的个案,去年的统计数字是三百五十万。

对了,我们今天还看到了一种新型的疾病,它跟病菌型流行病不一样。它的名字叫“暴富综合症”(Sudden Wealth Syndrome)。我们看到很多走在科技前沿的年轻人感染上这种“病”,但是,他们不像自己的父辈那样等到临死才创立一个基金会。这些人把自己的金钱、资源以及心智投入到创建更美好的社会的进程当中。

相关链接:

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早期监测系统,抗击流行病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拉里·布利连的照片,由Robert Scoble上传于2008年1月31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上拉里·布利连的照片,由cuellar上传于2007年12月16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用途”。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