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生物

米切尔.乔基姆:别造房子了,让我们种房子吧

米切尔.乔基姆是一位知名的生态设计和城市设计的专家。他是TerrefugeTerreform One的联合创始人。他的项目Fab Tree Hab曾在知名博物馆MoMA展出并被广泛地报道,颠覆了大多数人对于建筑的传统印象,并给出了一个天马行空地 城市规划和绿色建筑的解决方案。今天他的演讲讲述的是他在生态建筑领域研究的进展和成果。 

本文作者:陈健 (Andy)
诺丁汉大学International Business学生,昵称是andy或是trees,热爱TED,他相信分享的力量,爱好互联网和文化领域的主题,长期关注互联网的新趋势和与其它传统领域的结合,并厮混于豆瓣和译言。现是古宝网的联合创始人,关注互联网趋势对文化产业的影响和应用。他的信念是互联网应用将以最简单地方式作用于非科技领域,并迸发出极大的能量。

Blog: www.gubao.org

演讲一开始,米切尔.乔基姆就提出: 为什么我们说我们要种房子呢?因为我们可以的。种房子并不是科幻小说中的故事,通过回溯传统和科技实践,米切尔.乔基姆试图证明他的构想和研究并不是天方夜谭。 

首先,米切尔.乔基姆介绍园艺中的编织术,从2500年前开始,人类就学会了通过对植物的人工干预来制造出符合人类期望的植物样式,比如嫁接法可以把不同的物质嫁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特殊的整体。而米切尔.乔基姆的研究项目-Fab Tree Hab的雏形就是对传统编织术的现代演绎,它通过计算机数控(CNC)技术制造了骨架作用的脚手架,并将植物的幼苗编织成特定的符合建筑要求的几何形状,最终达到建筑就是环境,建筑就是景观的要求。 

接着,米切尔.乔基姆阐述了他的伟大构想。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拥有成千上万的这样的建筑,前期我们只需要花费7-8年时间来培育一个村庄,然后一切就都是绿色的了,自然环境和人类生存空间将融为一体,我们对于城市和乡村的定义也将完全改变,大家都生活在规模大小不同的Fab Tree Hab里,如同阿凡达中纳美星人一样。

更让人惊奇的是,米切尔.乔基姆不仅仅试图将植物和建筑结合,还尝试了生物肉(体外试管培育)和建筑的结合,他所在的研究团队在Brookly作了一个实验,实验中他们提取了猪的细胞质基质并应用于工业。于是,在成功后,他们开始用试管制造的生物纤维来制作一个肉屋,听起来有点吓人是吧。肉屋的结构都源于生物结构,比如用脂肪多的细胞来做隔热层,用毛质物质来挡风和用括约肌做门窗。事实上,他们已经做出了看起来有点丑的肉屋了,并在布拉格进行了展示。

Jun He (何军)
Friday@TEDtoChina专栏组稿人

何军(Jun He)出生在山水甲天下的阳朔。他从小热爱计算机。2010年秋天,他将在芝加哥开始新生活。 他的研究方向是并行计算、分布式计算和操作系统。TED演讲让他学会思考,他觉得环境与教育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博客:http://www.manio.org
联络方式:Fri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 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 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 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理查德·道金斯:宇宙比我们想象的更奇怪

这次讲演的嘉宾是英国的进化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他最为人知的工作是发行于1976年的关于进化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而该书的亮点就在于站在基因的立场,阐述自然界的进化规律。


Richard Dawkins: 宇宙比我们想象的更奇怪

本文作者是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张朝杰。

张朝杰,出生和长大在河南平顶山,2006年于清华生物系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念研究生。喜欢生命科学,计算机技术和世界各地人文历史,尤其是中国各地的方言文化。相信多学科交叉的未来和力量,努力在自己的研究中利用另外一些其他学科中的方法或者想法,而我相信TED会是一个很好的得到新想法的途径。

在这次讲演中,Dawkins 仍然讲述进化的故事,只不过不同于前面提到的那本书里具体和生动的叙述方式,这里他采取了一种偏于哲学思辨的角度,从宏观的宇宙引入生物进化。

Dawkins首先引用了已故的英国生物学家 J. B. S. Haldane的一句话,也同时指出了本次演讲标题的由来,“我自己的怀疑是这个宇宙不仅比我们想像的奇怪,而且还会超出我们所能够想像的范围。”

拿量子力学为例,量子力学的理论能够成立和有意义依赖于非常多的奇怪的前提。著名的物理学家 Richard Feynman就曾经说过,“如果你懂得量子力学,那么你就不懂量子力学。”针对量子力学,牛津大学的 物理学教授David Deutsch曾经在TED给过一个讲演,他在其中提到了“多世界理论”,也就是说“存在着无数个相互无法测量到的宇宙,它们彼此之间是通过一个量子通道连接的”。

有些东西很难,但是还是能够理解,也有一些东西是我们目前所不能理解的。而科学的历史就是一系列的头脑风暴。 比如,今天的人们一点也不怀疑“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但是我们的先人通过直觉得到的却是“太阳是围着地球转的”。晶体告诉我们地球上最硬的物体其实大部分是由空隙构成的;组成岩石的原子彼此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空隙,但是为什么岩石是这样的坚硬并且难以穿透呢?

从一个进化生物学家的角度出发,Dawkins认为人类大脑的进化是要适应人体的移动尺度,而不是原子移动的尺度。这样的进化是有意义的,因为如果我们需要看到原子之间的空隙,我们的大脑恐怕早就进化出来那种功能了。但是我们不需要看到原子之间的空隙,因为像手这样大的物体是无法穿透石头的。所以大脑进化出了固体和空隙的概念,以方便我们人类在“中等大小的世界”里面移动。如果我们真的需要移动通过量子尺度的空间或者以光速来移动,那么我们的大脑可能就会相应地进化,那样我们可能就会更好理解爱因斯坦了。

这里一个关键的概念就是我们的世界是一个“中等大小的世界”,而正是这个概念限制了我们的想像空间。 我们会直觉地理解“中等大小的”东西很简单,比如狗撞到石头,两者都是“中等大小的”东西,以“中等大小的”速度移动。

所以人们很难相信伽利略的两不同重量的物体同时落地的结论,因为我们“中等大小的世界”是有摩擦力的。如果我们是细菌的话,我们可能会经常被随机运动的分子所撞到,但是在我们“中等大小的世界”,我们很难感受到布朗运动的存在。在我们的世界里,地球引力是最重要的,但在很多昆虫的世界里,表面张力可能更为重要。

动物所看到的世界,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换句话说,并不是这个世界,而是这个世界的一个模型,一个由我们的大脑所构建的模型,方便我们在其中的生存。这个模型因动物的种类不同而有所差异,飞行动物所需要的模型要能够适应它飞行的需要。蝙蝠的耳朵是能够“看见颜色的”,意思是说它们需要声波介导来构建一个三维世界,就如同人类的视力。但就人类的视力来说,“红色”本身没有什么特殊,只不过是在人类所构建的模型里代表了“较长的波长”。

我们觉得有些东西奇怪,是因为我们的大脑进化成了这个样子,它不善于处理更大或者更小或者更快的世界。未来的人们可能会更加直觉的理解量子力学吗?比如从小就通过电脑游戏将量子的概念传给小孩子。如果这个宇宙果真奇怪得超出我们的想像范围,那么我们是不是被自然选择地去想像那些有助于我们生存的东西?还有,我们的大脑是可扩充的吗?我们是不是可以去训练大脑使得它能够超越我们今日的理解和想像?还是说这个宇宙太奇怪了,没有任何哲学或者生物可以企图去想像来加以理解。

相关链接:

自私的基因(中文翻译,天涯书库链接)

TED演讲:丹尼尔·丹尼特:可爱、性感、甜蜜、有趣——进化的奥秘

TED演讲:丹尼尔·丹尼特:论危险的模因

TED演讲:David Deutsch: A new way to explain explanation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珍妮‧班娜斯: 仿生学进行时

今天发布的是志愿者张朝杰关于“仿生学”的稿件。

张朝杰,出生和长大在河南平顶山,2006年于清华生物系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念研究生。喜欢生命科学,计算机技术和世界各地人文历史,尤其是中国各地的方言文化。相信多学科交叉的未来和力量,努力在自己的研究中利用另外一些其他学科中的方法或者想法,而我相信TED会是一个很好的得到新想法的途径。
张朝杰的联系方式:
email: gongchangzhaojie@yahoo.com
人人网(张朝杰,北京市,清华大学)

“仿生学”顾名思义就是模仿自然界中的生物而进行设计和制造,那么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呢?不妨来听一听创办了非盈利性机构“仿生学研究所”(Biomimicry Institute)的珍妮‧班娜斯(Jaine Benyus)的解释。


Janine Benyus: Biomimicry in Action

她开门见山就说到,“我们生活在一个智慧的星球,而我们的周围充满了天才。”这里的“天才”当然是指自然界里的各种生物。鸟流线型的外观给了人们子弹头列车设计的想法,而其实自然界还有更多的地方值得我们学习。

以建筑为例,生物中有杰出的建筑师黄蜂,它的家——蜂巢,漂亮美观,而且结构紧凑,在用地日益紧张的今天,也许我们能从它那里学到更多的东西。

而另一位非常有环保意识的建筑师珊瑚,则完全使用二氧化碳来建造它的住宅,这种先进的环保理念可不知领先了人类多少万年。也许有人会杞人忧天地问二氧化碳造的房子会不会像泡沫一样消失?碳酸盐矿物就是来自二氧化碳的,中学化学课本里面我们就学过坚硬的大理石就是碳酸盐,所以只要我们保护好环境,没有酸雨的侵蚀的话,这样的建筑应该是很坚固的,君不见珊瑚所建的城堡能成岛成礁。

我们还能够学习和利用植物的“蒸腾作用”来构建住宅水管系统,向电鳗学习如何更好的隔离电源。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有新的住宅设计的憧憬了?

自然界中的不少设计轻松并且远远地胜过人类目前的努力。抗生素的出现不过百余年的历史,而鲨鱼表皮的特殊结构却一直保护着它免于细菌附着。试想如果我们能够将这种结构运用于医疗设备中,那消毒的成本是不是会大大降低,而防菌的效率却会大大提高。

人类非常费力通过修建火电厂,水坝和风车等来获取能量,而植物每天轻轻松松地通过光合作用高效产生能量。实际上,光合作用的效率比人类最先进的太阳能技术要高很多。所以,我们不妨一方面直接利用植物的光合作用,比如通过农作物的种植来利用太阳能;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加强对于光合作用机理的科学研究,将其运用于太阳能电池的设计当中。

自然界中不仅有能高效利用太阳能的植物,更有无数的纳米专家。实际上,所有的生物体内都有很多纳米结构和纳米应用,很多细胞内的分子机器都是在纳米尺度工作。在科学界,有很多关于纳米制造和纳米材料安全的考虑,我们不妨多去研究和参考,各种生物是如何实现这些纳米结构的制造并且安全使用的。

当我们在尝试各种方式改进发动机动力和效率的时候,纵意于花丛间的锋鸟的一对小翅膀的煽动频率就让我们望尘莫及;我们要使用昂贵的过滤膜来获得干净的水,而每时每刻我们细胞表面的水通道就能自动滤过水分子,拦下盐离子;甲虫使用一种材料就能够制造达到防水,结实,透气和有弹性的外壳,而我们为了制造简单的薯条包装袋都要七种材料才行。

所以,作为设计者,人们应该先问自己一个问题,“大自然是如何做到的?”如果你认同这个观点,不妨在你的设计工作中加以考虑,而如果你对这个仿生学研究所的东西感兴趣的话,下面是他们的链接。

相关链接:

仿生学研究所:http://www.biomimicryinstitute.org/

师法自然:http://asknature.org/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戴维·柏林斯基:科学的美和艺术的真实

今天的“今日TED演讲”栏目发布Friday@TEDtoChina自由撰稿人薄维佳的稿件,如果你有兴趣在周五发布你撰写的TED演讲简介文章,请联系Friday@TEDtoChina目前的组稿人Tony Yet,请发邮件至tony at TEDtoChina dot com

薄维佳(Wendy)
本科在中山大学读生物,摆弄细菌和动植物;研究生在温哥华读食品,折腾水果和蔬菜。现居广州,喜欢阅读和摄影,热衷于所有新奇的念头和事物。对TED情有独钟,相信它有着能够改变社会的神奇力量,希望能一直陪伴着TEDtoChina,认识不一样的人,了解不一样的生活。


David Bolinsky animates a cell

对大多数非科学领域的人来说,科学的美是晦涩难懂的:例如爱因斯坦那著名的E=mc2,除了知道它经常出现在各种高深莫测的书页,以及某些时尚人士的衣襟或袖口上,偶尔也在街头巷尾故作新潮的购物袋上亮亮相之外,“美感”这个词,好像真的和它不搭边。另一个绝佳的例子,就是我们自身。人们总是太习惯于关注独立于自身以外的事物,比如华丽的服装、昂贵的首饰、魅惑的香水,认为她们是美,称之为艺术;然而对于我们自身,我们的灵活的肌体、复杂的头脑、庞大而未知的微观世界,却经常只是冷淡地眨眨眼睛,“那是科学”,仿佛科学与艺术是相互对立的矛盾体。

不过很庆幸,还有戴维·柏林斯基(David Bolinsky)这样的人。“医学画家”(medical illustrator),David这样称呼自己,尽管对于很多人来说,“医学”与“画家”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东西。也许是得益于有位雕刻家父亲,他从小就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更重要的是,为他开启了一扇窗,让他能够站在科学的殿堂里,沐浴着艺术的柔光。David认为,很多时候我们所学习的“科学”其实是被包围在真实和美感当中的,然而我们的教育,却只是抽离出了“真实”的部分,就像是按照一个古老的菜谱来炖鸡汤,总是要炖到鸡肉的香味“刚好”消失。因此,他和他所领导的XVIVO公司,致力于把复杂、冷淡,看似拒人与千里之外的科学概念,通过动画、通过图片,转换成易于接受和理解的影像,让学习者在吃着炖好的鸡肉的同时,也能领略沁人的香气。


YouTube.com上的XVIVO Demo视频,你可以在XVIVO网站下载(QuickTime格式,格式)

The Inner Life of a Cell”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尝试。这个由哈佛大学分子与细胞生物学系与XVIVO公司合作的计划,将通过3D图片和动画,为学生们呈现出一个生动的、真实的细胞内的世界。在大屏幕上一幅幅展示的图片中,细胞内的世界就像是一个繁忙的,永无休止的城市,充斥着由氨基酸链组成的微型机器(micro-machines)。这些微型机器就像是一些高度自律、高度精准的设备。它们是生命的核心,它们赋予细胞运动和复制的能力,也赋予我们心脏的跳动,复杂的思考。在David为听众展示的一段3分钟的短片里,我们看到驱动蛋白像FedEx的快递员一样,拖着一大包新生产的蛋白质,有点滑稽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向着目的地进发。David幽默地说,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都至少有10万个这样的辛勤的“快递员”无时无刻的运动着,所以,无论你觉得你再怎么懒,你实际上还是在做事的,至少内在是这样。

看起来像是科幻电影的一部分,然而这些生动有趣的,震撼人心的图片和动画,并不是臆想而来,而全部来自于真实的分子结构、细胞运动的模型。它们能够让人直观的感受到生命所呈现的美好和优雅,它们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科学的美与艺术的真实。

参考链接:

XVIVO网站: http://www.xvivo.net/
BioVisions: http://multimedia.mcb.harvard.edu/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苏珊·萨维奇朗波:倭黑猩猩的故事

苏珊·萨维奇朗波(Susan Savage-Rumbaugh)是一位灵长类动物学家,她一辈子都在和黑猩猩,倭黑猩猩打交道,并获得了众多令人惊奇的发现。特别是她的朋友,两只分别名为Kanzi和Panbanisha(Videos: Kanzi and Panbanisha)的倭黑猩猩,令人们对灵长类的学习能力大为惊叹,因为它们竟然能听得懂英语,竟然会用粉笔绘制符号来表达自己的想法,甚至会打磨石器和用火。现在,苏珊在美国爱荷华州提摩因市(Des Moines)的类人猿基金会(Great Ape Trust)从事研究工作。

倭黑猩猩(Bonobo)生活在刚果丛林中,与黑猩猩(Common Chimpanzee)同属(黑猩猩属),外表相似,是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近的物种之一。与黑猩猩先比,倭黑猩猩体型较小,且较能直立,性生活也更加活跃和频繁——这也是它们最为人所知的习性。

苏珊在演讲(2004年,演讲链接)中播放了几个和倭黑猩猩一起生活的视频片段。

 

或许大家都听说过珍妮·古道尔(Jane Goodall2007年的演讲2003年的演讲)研究黑猩猩的故事,她的发现彻底改变了传统上对人类的定义。同黑猩猩一样,倭黑猩猩也具有惊人的智力水平。如前所述,它们在耳濡目染中竟然学会了听懂英语、打磨石器、粉笔绘画、修剪毛发等等。就像人类的孩子一样,倭黑猩猩通过“看”和“听”来学习。“父母们其实并不知道如何教孩子语言”,苏珊说,“我又为什么要知道如何教Kanzi语言呢?在他周围,我只要像平时一样,他自然就跟我学。”

苏珊的发现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去观察人类与其他灵长类之间相同的和不同的特征。有许多我们曾经认为只有人类才具备的能力,其实并非与人类这一物种本身的特性有关,而更多的是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苏珊说,许多情况下,文化和传统——而非生物学——才可以解释人类和其他灵长类之间的差别。苏珊还认为,语言并不仅仅是人类的专利,其他的类人猿也可以学得会。这一观点在语言学、心理学、大脑和神经科学等领域引起了巨大争论。认知科学家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他的著作《语言本能》(The Language Instinct)中就强烈批评了苏珊的观点,他认为,Kanzi以及其他灵长类动物并没有在本质上掌握语言的基本法则。不过,看到Kanzi听着苏珊的话,将行囊从一个地方背到另一个地方,我们怎不佩服Kanzi的语言天赋呢?

延伸阅读:

采访苏珊·萨维奇朗波:http://www.paulagordon.com/shows/savage-rumbaugh/

Elaine Morgan:人是从水猿进行而来的
http://www.ted.com/talks/elaine_morgan_says_we_evolved_from_aquatic_apes.html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国际生物多样性日

TEDtoChina 去年年底的时候曾经报道了著名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关于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一个演讲。今天(5月22日)刚好又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我们不妨借这个日子再次回顾一下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话题。

爱德华·威尔逊在他的TED演讲中提到: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人类关于生物多样性的认识是如此肤浅,以至于这个多样性还未等我们完全认识就已经丢失大半。比方说在美国,我们现今一共知道有 20万种生物物种,而这仅仅是美国本土拥有的生物物种的一个零头,大多数的物种我们还未曾知晓呢。而在那些已知的物种当中,人们只对其中的 15% 作过深入的研究,而就在这 15% 的被研究过的物种中间,有 20% 已经处于濒危状态。而这仅仅是从美国一国的数据。我们正在像一个瞎子一般迈向未来。

我们需要改变这一切。我们要对生物圈进行深入的研究,以便更好的把握其规律。人们呼唤着太空时代的到来,我说,我们先得把地球研究个透彻,然后才能放眼寰宇。

这将是一项规模庞大的科学计划,可以与“人类基因组工程”或者登月计划相提并论。在此,我希望我们大家能够一道努力,去创造出有力的工具,来实现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目标——我给这个项目取了一个名字,叫“生命百科”。“生命百科”这个概念已经得到很多人的认同,具体而言,我们这个“生命百科”将会是一个在线的百科全书,来自于全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以及业余科学爱好者都将成为其作者;对于每一个物种,都就会有一个可以无限扩展的页面,让所有的关于生命的秘密都呈现于其间,并且对所有人免费开放。

Countdown 2010的网站上,有以下关于生物多样性的描述:

地球上所有生物以及自然现象之多样性,它包括种内多样性、种间多样性以及生态系统多样性。生物多样性为人类提供食物与药物、新鲜空气、干净的饮用水、抗拒自然灾害的能力以及绿色空间。研究表明,由于栖息地减少、外来物种入侵、污染、气候变化以及过度开发,生物多样性正遭受到严重的破坏。

国际生物多样性日是联合国于1993年召开的一个会上定下来的。联合国每一年都会为国际生物多样性日选定一个主题。之前几年曾选择了“生物多样性与脱贫——可持续发展的挑战”、“生物多样性与农业”、“生物多样性与气候变化”等主题。联合国前任秘书长科非·安南曾说,“生物多样性对于人类生存以及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生物多样性可以为人们带来居所、保证食物安全、也是传统以及现代医药的宝藏。”

保护生物多样性,不仅仅是科学家或环保人士的事情,你我皆可行动(就像海洋学家西尔维亚·厄尔提出的,让每个人参与到这一保护进程中来)。具体的行动指南可以参考国际生物多样性日的主题网站

参考阅读:

Scientific Facts on Biodiversity and Human Well-being

生物多样性(from 互动百科)

题图照片来自Flickr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保罗·斯坦梅斯:种蘑菇,救地球!

保罗·斯坦梅斯(Paul Stamets) 是一位微生物学家,也是一位研究蘑菇的专家。他应邀到 TED 发表了一个关于蘑菇的演讲,挺有趣的,大家不妨看看:


Paul Stamets: 6 ways mushrooms can save the world

保罗·斯坦梅斯对于真菌有一种强烈的热爱,他认为,学会如何与真菌和谐相处,乃是解决当前诸多棘手问题的钥匙。菌丝体能够起到固土的作用,它们能够承受三万倍于其自身的重量,还能起到分解的作用,很好的将腐殖质与土壤分离开来。此外,菌丝体还能协助养料在不同的树中间传递。

单单是一立方英尺的泥土上的菌丝体加起来可以达到八英里长。假如我们通过电子显微镜去观察,还能看得到复杂的网络状结构。这些菌丝体也会发生呼吸作用,它们还能产生出一种独特的抗生素来对抗毒素。在斯坦梅斯看来,这些菌丝体就是“暴露在外的胃和肺”,甚至是“延伸出来的神经膜“。

斯坦梅斯说,菌丝体是地球上天然的互联网,它们通过这样的网络交换养料与信息。早在我们认识网络之前,自然界的互联网已经存在很久了,有了这样的网络,自然可以更好的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并达到保护生物圈的目的。

真菌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它们可以形成一个巨大的网络。人们四处都能见得到它们的影子。有些还“配有”穿墙术呢!

那么真菌真的可以用来拯救世界吗?斯坦梅斯的答案是肯定的。他说平菇可以把碳氢化合物(石油的主要成分)转化为碳水化合物,这样的技术可以用来清理海面的油污。另外,真菌还能用于环境恢复,它们可以将土壤中的毒素分解,转化为有利于自身成长的东西。再有,斯坦梅斯说,保护森林应当被当成是国防战略来抓。为什么?因为实验表明,用真菌来对抗病毒是最有效的。

斯坦梅斯还有更有趣的东西,就是“生命纸箱”(Life Box),那是一个带有真菌以及种子的小盒子,每个人都可以很轻松的在自家的花园里种上这些东西,以至于种植真菌糖(econol:环保燃油),这样的办法显然比纤维素乙醇更吸引人,也更加环保。

参考阅读:

Earth’s Natural Internet, By Paul Stamets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Paul Stamets的照片,由betsythedevine上传于2008年8月10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右图来自Flickr,由adamkinn上传于2008年10月9号,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为“署名”。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从愿望到行动”之三:生命百科

今天为大家带来生物学家E·O·威尔逊(E.O. Wilson)的 TED 演讲。威尔逊是2007年 TED 大奖的得奖人之一。

E·O·威尔逊(E.O. Wilson)是一位哈佛大学生物学教授,是一位研究蚂蚁的专家。他也是一位致力于将科学理论推向大众的科学家,曾两度获得普利策奖。威尔逊的著述主要包括:《生命的未来》《生命的多样性》《蚂蚁》《社会生物学》《昆虫的社会》等。上述几本威尔逊的书都比较好懂(并且都已经出版了中译本),不会有过多的专业术语,而是更多的通过故事来讲道理,大家可以找来看看,说不定还能改变你对科学的看法呢。

威尔逊是2007年 TED 大奖的得奖人之一,以下是他的演讲的节译:

1953年的时候,我还是哈佛大学的研究生,那时我到古巴的山林里去寻找珍奇的蚂蚁种类,它们的翅膀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呈现出闪亮的银色和绿色,忽然我发现了罕见的闪着金光的蚂蚁!但是,那是在我爬过很多个山头以后才找到的,我到达的那个山头上只有古巴原著民——到今天还是如此。

人类正在挥舞着自身的聪明才智,给生物界带来巨大的破坏,我将此称为 HIPPO 式的杂技

H:Habitat destruction,栖息地破坏,包括因温室气体增多而引致的气候变暖;

I:Invasive spieces,攻击性外来物种的入侵;

P:Pollution,污染;

P:Population,人口增长;

O:Overharvesting,过度捕猎。

假如我们不停止这样的杂技,现今地球上依然存活的物种将会有一半因此而走向灭绝或者是变成濒危物种。而单单是人类无节制的温室气体排放本身,就将意味着在未来的50年里把地球上25%的物种会因此而走向死亡。

假如地球上有那么大面积的物种因此而灭绝,我们以及我们的后代将会失去什么?对此,我们还未能有足够的科学证据来分析具体的后果呢。可以肯定的是,生态平衡将会被大大破坏;许多价值非凡的药物和其他产品,都将因此而变成幻影。我们会发现,我们必然要在物质财富、安全以及精神生活等诸方面为此而付出高昂的代价。我们的子孙后代都将蒙受这样的灾难。在地球历史上,对上一次如此大规模的物种灭绝发生在恐龙灭绝的时期,而这样的生态破坏往往需要五百万到一千万年的时间才能得以恢复。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人类关于生物多样性的认识是如此肤浅,以至于这个多样性还未等我们完全认识就已经丢失大半。比方说在美国,我们现今一共知道有20万种生物物种,而这仅仅是美国本土拥有的生物物种的一个零头,大多数的物种我们还未曾知晓呢。而在那些已知的物种当中,人们只对其中的 15% 作过深入的研究,而就在这 15% 的被研究过的物种中间,有 20% 已经处于濒危状态。而这仅仅是从美国一国的数据。我们正在像一个瞎子一般迈向未来。

我们需要改变这一切。我们要对生物圈进行深入的研究,以便更好的把握其规律。人们呼唤着太空时代的到来,我说,我们先得把地球研究个透彻,然后才能放眼寰宇。

这将是一项规模庞大的科学计划,可以与“人类基因组工程”或者登月计划相提并论。在此,我希望我们大家能够一道努力,去创造出有力的工具,来实现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目标——我给这个项目取了一个名字,叫“生命百科”。“生命百科”这个概念已经得到很多人的认同,具体而言,我们这个“生命百科”将会是一个在线的百科全书,来自于全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以及业余科学爱好者都将成为其作者;对于每一个物种,都就会有一个可以无限扩展的页面,让所有的关于生命的秘密都呈现于其间,并且对所有人免费开放。

我知道很多人在我之前也曾提到过类似的计划,而我今天再次提起,是因为今日的技术进步已经可以让我们创建一个信息容量如此之大的百科全书。有多间科研机构在去年已经表示会支持这个项目,我希望你们能帮助他们。只要我们一道努力,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生命百科”将会为人们带来现实的效益,正因为如此,这个项目是能够一直维持下去的。它将给人类的自我认同带来一种质的提升,也会给生物学带来明显的帮助。而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项目能够为年轻人带来启发,使得他们走上科学求索之路——我早在六十年前已经开始了这一历程——去探寻生命之奥妙,去认识生命之真谛,去保护生命。这就是我的愿望。

· 关于“生命百科”项目

“生命百科”项目得到了来自 MacArthur 基金会和多家科研院校、博物馆的大力支持,2008年2月28日,“生命百科”(www.eol.org)网站正式上线。第一版的“生命百科”主要收录了鱼类、两栖类以及一些植物的条目,有三万个物种被收入其间。所有的条目都是由科学家撰写的。科学家们希望能够在未来的十年内将这个数字增加到177万。

“生命百科”在Flickr上设立的Encyclopedia of Life Images 小组。下面这些精彩纷呈的生物照片,由各地的人们拍摄投稿。


相册浏览模式,幻灯片浏览模式

生命百科(www.eol.org)网站不但有助于科学家对生物物种有更详尽的认识,对于普通的科学爱好者而言也是意义非凡。威尔逊表示,未来会考虑让人们上传照片,让“生命百科”成为一个对科学家以及对普通大众都有用的一个网站。此外,你还可以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参与到“生命百科”的项目建设当中去呢。

相关链接

1、新华网:《“生命百科全书”网站将开放首批网页

2、《TechCrunch 50网络创业盛会:开启动物社交网络时代

TechCrunch 50中有一个鸟的社交网络:Birdpost.com 一句话评论:关于鸟的社交网络。TC50网站上的介绍用了“公民科学(citizen science)”这个词。现在籍由网络技术,人们可以在Birdpost.com上分享关于鸟的知识、照片,用地图来记录图片、分享鸟类的活动情况,来自草根的鸟类知识汇集在一起,或许能超越鸟类专家的贡献。维基百科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吗。

题图照片

左图:来自Flickr上的E.O.Wilson相片。照片由ragesoss上传于2007年10月19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右图:来自Flickr。照片由 N-O-M-A-D上传于2008年5月1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插图左1:来自Flickr,由stonebird上传于2007年12月20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插图左2:来自Flickr,由a_sorense上传于2009年2月8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插图左3:来自Flickr,由akeg上传于2007年2月1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插图左4:来自Flickr,由JacobEnos上传于2008年4月7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

插图左5:来自Flickr,由ezee 123上传于2006年3月25日,原作者选用的CC协议是”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