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交网络

古樂朋(Nicolas Christakis):利用社交网络预测病毒传播

美国著名医师,社会学家,哈佛大学教授古樂朋(Nicolas Christakis)长期研究人类社交网络如何影响人的健康、医疗和寿命这一课题。2007年,古樂朋关于社交网络和肥胖症的研究引起了全球医学界的关注。他的研究表明,肥胖症就如同病毒一样,是可以通过人们的社群,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2009年出版相关书籍《联系》(Connected),讲述社交网络的惊人力量及其如何塑造我们的生活。2010年6月在TED的演讲名为“社交网络如何预测病毒传播”,这是其与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遗传学与政治学教授詹姆斯•福勒(James Fowler)的最新研究成果,也是社交网络命题研究的一个很好的注脚。从感染性疾病的疫情到创新思维的传播,社交网络的影响都不可小觑。同时,这项研究也诠释了计算社会学在帮助我们认识社会现象和社会进程的作用。

撰稿人介绍
孟婧

孟婧,国际关系学院英语系大三,北京大学国发院经济学双学位大一。爱好美食美景,却非享乐主义,常念家国天下。骨子里向往淡然闲适,却深感自我追求与社会责任的鞭策,不禁勤勉自强。终极理想是在一个理性、友善的社会中,纯朴生活。。

古樂朋在演讲中指出,相比于通过大规模收集数据资料的传统统计学方法,社会网络提供了一种能够抢在病毒传播前面的预测方法,从而允许疾病监管部门更早采取有效措施。如果用结点表示个人,结点间的连线表示人与人的关系,各种事物通过连线进行传播。这一方法的核心思想是:监控社交网络上的“重要结点”。这些重要结点就是与周围的人关系最多、处于社交网络中心的人群。因为这些“重要结点”人物拥有更多的社会关系、在社交活动中更积极,更有可能被流行事物所“击中”。所以,对于这些人群加以关注,不仅可以节省人力物力,更可以尽早预测到流行病毒的传播。

有了正确有效的方法,下一步便是投入运用。问题变成:如何寻找这些处于社交网络中心的重要结点人物呢?如果将全部的关系网络描绘出来,不免太费时费力,也存在道德上的风险。”。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是“提名制”,即随机抽取人群样本,请他们提名几个朋友,这些朋友将比其本人更靠近社交网络的中心。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办法,通过层层提名的筛选,最终选出的一定是社交网络上的重要结点人物。这一方法的理论基础在于“友情悖论”,即从统计学意义上说,任何给定个人的朋友比其本人有更多的朋友。在2009年秋冬H1N1甲型流感病毒来袭时,古樂朋及其合作者在哈佛大学校园里试验了这种方法,结果证明这一方法是行之有效的。他们随机选取了1,300名在校学生,让他们提名自己的朋友,接着,开始监控这群随机选出的学生和他们的朋友,结果朋友组感染病毒的时间比随机学生组提前了整整16天。这对于疾病,尤其是重大传染性疾病的预防来说,是万分宝贵的。

这一预测传染性疾病的方法是极具启发性的。古樂朋指出,这一通过社交网络进行预测的方法不仅适用于传染性疾病,还适用于任何事物、思想、行为的人际传播。如此一来,社交网络的预见力在社会学的众多分支中都能起到重要的作用。通过对特定青少年群体中的核心人群进行指导干预,这一群体中的非法药品滥用可以得到有效的控制;通过对某一人群中的关键人物进行观察,可以对该人群当下词汇使用的变化有全面的认识;而在潜在顾客中,对可以对同伴产生最大影响力的领军人物的调查,商家同样可以第一时间掌握市场中的新需求、新趋势,从而制造商机。对于这一预测方法的运用,可以从潜在的观察到一定程度的干预甚至完全干预,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视角和收获。

古樂朋还指出,如同伽利略通过望远镜进行天文观测,由数据驱动的“计算社会学”能让我们用全新的方法认识社会现象和社会进程,并在此基础上为人类造福。

相关链接:

古樂朋的书:《Connected》

古樂朋: 社会网络的神秘影响力

Elaine Jing Zhao(赵婧)
Tuesday@TEDtoChina专栏主持人,TED译者

赵婧 (Elaine Jing Zhao)目前在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创意产业与创新研究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关注新媒体和用户开放式创新及其在社会、文化和商业上的影响。此前,她曾服务于诺基亚创新业务部。她热爱阅读、语言、音乐、旅行、心理学,并希望将她所受到的启发和感动与更多的朋友分享。

联络方式:Tuesday at TEDtoChina dot com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