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会企业家

TEDIndia 行记:成为一个非理性的人

TEDIndia会议回来以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TED带给世界的到底是怎样一个信息?

从这次的大会演讲人简介中,我们可以看出,很多人干的都是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比如 Sunita Krishnan,她带领了印度的反性奴隶运动(anti-sex-trafficking),以无限宽广的爱心与同理心接纳曾经的受害者,让这些人重新走入社会,重新赢得自信;又比如 Eve Ensler,她是著名的《阴道独白》剧目的作者,为争取女性权益不断的进行抗争;还有斯坦福大學设计学院(Stanford dschool)的Banny Banerjee则带领他的学生,通过跨学科的组合,发明出了极为廉价但方便实用的婴儿护套,让无数的婴孩有望因此而得到更好的照顾。

Tony 与 Eve Ensler 的合影

这些人都是很平凡的个体,但是他们所做的事情却对于很多人产生了意义,为他人带来了关爱、尊严与幸福。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因为他们特别聪明?特别能干、吃苦?特别富于远景?我认为都不是。他们是非理性的一群人,这就是我想到的答案。

记得之前在跟蜀晨创始人Leon Chen聊天,谈到创业精神(entrepreneurship)的时候,他提到了著名的剧作家萧伯纳的一句话:

理性的人调整自己适应世界,非理性的人却执意让世界来适应他。所以,一切进步都倚赖于非理性的人。
(“The reasonable man adapts himself to the world, the unreasonable one persists in trying to adapt the world to himself.

Therefore all progress depends on the unreasonable man.”)

在可持续发展和企业社会责任领域驰名国际的专家约翰•艾尔金顿(John Elkington)曾出版了一部论述社会企业家的书,就是以《非理性的人的力量》(The Power Of Unreasonable People,又译为:《不可理喻者的力量:社会企业家如何创造市场并改变世界》)。中外对话网站曾在2008年4月发布了约翰•艾尔金顿的一篇短文,谈及同样的话题。

非理性的人不仅仅局限于社会企业家的范畴,任何不满足于自我的现状,勇于为自我设定挑战,敢于将自我的发展与社会图景紧密联系起来的人,都是非理性的人。

在中国的大地上,人们过去几十年似乎都在追求理性,其特点之一就是标准化规范化。但一统化的模子造出来的也往往是一统化的个体。个体的声音往往被忽视,也难言创新了。而“非理性”的 声音则几乎被当成是异端。但事实上,历史上做出了重要贡献的往往就是一些不守常规的人,一些非理性的人。提出日心说的那位物理学家是非理性的,提出种族平等的那位民权运动领袖也是非理性的,提出小额贷款的那位经济学家也是非理性的,但即使是在无数的嘲讽面前,他们还是切切实实的去行动了,这才是“非理性”行动者的本色。

有个叫“非理性机构”(Unreasonable Institute)的组织,他们专门招一些自认为非理性的人,让他们把满脑子雄心勃勃的想法说出来,写出来,做出来,还提供专业的辅导。其本质就是一个对社会企业家的陶冶和锻炼的过程,通过这一过程,让那些“非理性的人”看到他们的“非理性”想法的合理之处之所在,并且帮助其想办法去实现他们的梦想。

要看看非理性之梦想的例子吗?TED本身就是极佳的一个范例。你看那些曾在TED的舞台上做过演讲的人,他们几乎都是因为对现状有不满,并且尝试寻找创新的办法去解决的人。这样的梦你我都曾拥有,只是,他们往往比常人更加“不理性”,但最后往往他们比普通人走得更远。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杰夫·斯科尔: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杰夫·斯科尔(Jeff Skoll)是eBay第一任总裁,也是致力于扶持和培育社会企业家的斯科尔基金会(Skoll Foundation)之创始人。他早年在斯坦福念书,后来与朋友创办了eBay。克里斯·安德森邀请斯科尔去演讲的时候提到说,别人看eBay以及斯科尔离开eBay之后做的事情,会觉得那是一个谜。斯科尔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斯科尔认为:

今日之世界存在两种灾难,其一为机会鸿沟(gap in opportunity),即克林顿所言的不平等、不公平、不可持续,由此产生出贫穷、文盲、疾病以及其他各种社会痼疾。另一个则是希望鸿沟。就如有人曾认为,作为沧海一粟,一个人不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改变。我认为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我认为“人类2.0”的第一章应当由所有有志于改变世界的人开始,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去缩小机会鸿沟,并且跨越机会鸿沟。

14岁的时候,有一天斯科尔的爸爸回到家里,宣布说自己得了癌症。斯科尔感到自己父亲脸色有点不对。他想到,父亲不是因为生命之短暂而惋惜,而是因为在临终之前没能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感到叹息。于是所斯科尔决定要及早做事情。斯坦福毕业之后,他就和朋友把eBay做起来了,而一开始的时候,斯科尔自己也感觉eBay是一个极为可笑的想法(what a silly idea),但是后来的一切表明当初他们这个看似可笑的选择是明智的。

当经营eBay给斯科尔带来一笔较大的收益之后,他决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他刚好遇上了John Gardner(林登·约翰逊时代伟大社会政策的主要设计师),并问他一个人可以做点什么事情,才有可能对人类长远的福祉产生意义。斯科尔得到的答案是:“你应当指望好人去做正确的事情。”于是,斯科尔创立了一个基金会,专门扶持好人去做正确的事情——此即我们今天所讲的社会企业家。斯科尔基金会的网站上对此有详细的描述,上面是这么写的:“基金会创立之目的,在于建设一个人人皆可充分舒展其自身能力与才干的社会,而不分地域、出身、经济状况。此即斯科尔之愿景。”

斯科尔还讲述了他创建参与影视(Participant Productions)的故事。该影视公司始创于2004年,以记录社会问题为拍摄重点。《难以忽视的真相》就是该公司拍的。民众出了在剧院或家里看电影而外,还可以参与在线的社区讨论,真正成为改变的一分子。

题图照片来自斯科尔基金会网站。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尊严比财富更重要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是TED策办人克里斯·安德森的妻子,她多次在TED大会上发表演讲,主要是谈及扶贫这一议题。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曾长时间在非洲工作,并且还是聪明人基金会(Acumen Fund)之创始人。她在2007年的TED非洲大会上重点论及了她对非洲的热爱以及对于人们简单化的讨论非洲问题的憎恨。

Jacqueline Novogratz: Tackling Poverty with Patient Capital

她一开始的时候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年轻的时候,她是一位理想主义者,抱着一堆诗集以及一部吉他,她来到了非洲。在科特迪瓦,她决定自己要通过拯救非洲来拯救世界。但是她很快发现,非洲人并不需要别人去提供救援,尤其不愿看到像她那样的人。

后来她去了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她也学会了更多的东西。她去到一家由“妓女”开的面包店做事,去到那里跟面包店的人相处久了以后,她才发现,那些“妓女”其实更准确的说,是“没有结婚的母亲”,而我们称呼别人的方式本身,就能改变彼此之间的距离。更重要的是,她发现面包店是一个慈善机构。她帮助那里的妇女学会迎合市场需求,制造出人们更愿意购买的产品。后来,那些妇女赚得的钱达到全国平均工资的四倍。

而这一过程本身也是一个营销的过程。贾桂琳讲述了她自己拿着普通塑料篮子站在街头卖甜甜圈的故事。跟她一起出来的女人会对她说,“有谁会从一个高大的白人女子那里买甜甜圈?”这时候,贾桂琳就教她身边的妇女去聆听市场需求,制造出新式的产品。她同时也学会了,“当一个人依靠救济生活的时候,他是很难说清楚自己需要点什么的。聆听不仅仅是等待,学会以更优的方式去问问题,这一点同样很重要。”

提到自身的一些感悟,贾桂琳作出了以下几点总结:

*尊严比财富更重要
*对于一个发展中的非洲而言,单单依靠经济援助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单靠市场本身也不能解决问题。

贾桂琳创建的聪明人基金会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则:它是一个非盈利的投资性基金,筹集资本用于搞社会企业。聪明人基金会已经创造出了20个商业领域的两万个就业岗位,并且为数百万人提供服务。贾桂琳讲述了聪明人基金会的两个投资故事:

其中一个是肯尼亚高级生物提取公司,该公司主要是生产一种能够从中提取青蒿素的植物,用青蒿素可以有效的治疗疟疾。而非洲每一年因为疟疾就要蒙受1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因此做这一件事是很有意义的。而种植这一植物的农民,则可以获得比种麦子高出四五倍的收益。这家生物提取公司是成功的,但是他们也遇到了财政上的危机,这时候,聪明人基金会就为他们提供紧急援助,帮助该公司度过难关。

聪明人基金会的另一个投资项目是A to Z Manufacturing,它是Sumitomo公司的一个子公司,他们专门生产蚊帐。这些蚊帐最初仅仅在东亚地区生产,该公司在非洲开展尝试,生产迎合非洲本地需要的蚊帐。现在(2007年的时候),每一年生产800亿套蚊帐,拥有5000名员工,并且90%的员工是女性。

但是这样一个商业模式还不是可持续的,因为它所有的产品都是卖给联合国的机构。假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其他机构不再继续购买蚊帐的话,他们的产品就不能卖出去了。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尝试直接把产品售给消费者。这些蚊帐的生产成本是6美金,运输成本是6美金,而市场调查则显示,人们只肯花1美金来买蚊帐。那么你是直接按1美金的价格买出去,这样就得付出高昂的补贴成本,还是直接将蚊帐派发出去?这些都是聪明人基金会正在寻思的问题,他们正在尝试把市场跟慈善结合起来,使之达到最佳的社会效果。

本文主要内容来自伊凡·佐克曼(Ethan Zuckerman)的文章,文中的超链接为编者所加。

压题图片来自Flickr photo
http://www.flickr.com/photos/hulagway/149537885/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