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会创新

参加TEDxWanchai有感

{编者按:这是TED粉丝Maxwell参加完今年8月初在香港湾仔举办的TEDxWanchai之后的感想。假如您正在组织TEDx活动或者参加了TEDx活动并且若有所思,不妨写下来寄给我们,我们会把您的故事贴到这里,让更多人可以感受到TED的魅力。}

我第一次知道TED大约是06年,那时因为读了Malcolm GladwellTipping Point很受启发,于是就在网上搜索与他有关的资料,当时的社会化媒体之风已然兴起,但还远没达到现在拇指一族的全民普及,而乔老爷手持iPhone接受世界膜拜亦是一年后的事了. 我欣喜地反复观看了Malcolm在TED上那个关于意粉酱的故事,一如他惯常的睿智风格, 让人如沐春风, 之后又继续浏览了其他讲者如Seth Godin, David Pogue的演讲视频,越看越带劲. 之后TED已然成为重要的私人习惯之一.

随着这五年来社会化媒体的井喷发展, TED得以被遍及世界的朋友看到, 受之启发并推荐分享. TEDx的概念更是引起了一众TEDster的强烈反响, 将Ideas worth spreading这一宗旨完美地贯彻于行动中. 于是在今年的八月,我也有幸第一次现场参加了TEDxWanchai的活动, 其主题为Charitable Impact(慈善影响). 我自然是感受颇深, 便总结了如下碎碎念。

1. 开场前在agnes b. cinema门口溜达的时候,看到有不少熟悉的面孔,Jay Oatway, Casey Lau, Freddy Law,虽然不认识,但这几位在其他场合如Barcamp, Web Wednesday和MAD上都见过,他们该算是香港社区最积极的social activists了, 可惜没见到马金鑫同学。还看到了海港城的Karen Tam和城大商学院的Prof. Wagner。

2. 感觉主持人和整场会议不太搭调,可能因为长得过于漂亮,又或者因为她总是习惯性地双手插袋作模特姿势。

3. 开头播放了一段TED创始人Chris Anderson的video message,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话是”The surprising thing about today’s meeting is that, we here at TED, had almost nothing to do with it. We rent our name, our format, few simple guidelines and some of our content, but the really hard work to make it happen has been done by your local organizers. It is their passion and dedication to make this work.”


TEDxWanchai活动现场图片;Created with Admarket’s flickrSLiDR.

4. 第一位演讲者是香港的Ted Kwan, 他的社企是一间发型沙龙,雇佣一些失足青少年进行为期六个月的在职培训,他用了两个数字让所有的观众为之鼓掌。4000元港币,是他的沙龙去年的利润额。800,000元港币,是他的沙龙去年支付给那些失足青少年的工资。“让他们有尊严地工作,这就是我对社企的认识。”

5. 第二位演讲者Darius及第三位演讲者Chung曾经都是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现在都在从事社企和慈善基金方面的工作。而他们的转变则都来自于一场平凡的旅行,亲眼见识了贫穷却善良慷慨的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们,让他们开始思考如何给予,如何用理性的可持续的模式去给予。Chung说“我并不是未曾意识到那些极度贫穷的人们的生活状态,但亲身接触了这些人,才促成了我的改变。”

6. 第四位演讲者Douglas是一位资深TEDster, 曾在各种TED大会上分享他为尼泊尔妇女提供援助的故事。其中的一点令我印象深刻,Douglas说“Most victims actually are not aware that they need and can get help, ever.” 由于资讯的极度匮乏和沟通能力的欠缺,现在不少好心社会人士的支援其实是无效的甚至可能会取得负面的效果,任何一项慈善活动或社区支援服务都需要长久的commitment和理性的solution。

7. 第五位演讲者Freddy用他极其幽默的演讲方式向观众,尤其是我这般年轻的观众传递了一个信息:如何认识你自己?从就职于Google India到目前成立了自己的社会企业,透过与香港的少数族裔合作,帮助本地中小学生进行全球化视野的课外教育,我感觉到Freddy是个太不安分的人,但正是这种不安分,让他的经历如此精彩,让他在诸多年长TEDster中亦显得出类拔萃。

8. 最后一位演讲者Doug则带领观众去到了世界各地的海洋,让我们看到那里存在的塑料危机,作为一名海洋学专家及实践行动派,他分享了正在进行中的一些项目,比如鼓励公众进行塑料排放的自我控制和平衡,比如利用打捞海底塑料回收处理进行汽油再制造,平均每3千克的垃圾便能回制成1升的汽油。Doug的收场语是“联合起来的蜘蛛结网,亦可以困住一头雄狮,这就是TED spreading ideas的力量。”

9. 结束前主持人要求全场一起集体完成TED标志性的X浪潮,虽然不甚成功,但作为结尾再掀起一次高潮的好方法,这让今天的TEDxWanchai显得接近完美。

10. 而最完美的部分,我认为,是每位演讲者分享结束时获得的热烈的长时间的掌声。听者有心,这就是分享的力量,这就是TED的使命。身处这样的环境中,你才会暂时忘记政府的拙劣和谎言,经济的困顿,并相信有这样一群伟大的人,还正在推动着这个世界向前走。

TED来到了你的身边吗?

如果是, 请赶紧拥抱它。

如果尚未,便成为它的发起者吧!

注:本次TEDxWanchai的演讲视频已经上传到YouTube,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这里观看。另外,今年10月国庆期间会有国内TEDx组织者的见面会/工作坊,欢迎TEDx组织者报名参加。

创不同大奖期待您的参与

社会创新今日已经如火如荼,在国内外都被炒得相当热。相比于内地,香港在这方面走得更为领先一些。不仅仅与政府在政策上的支持有关,也与香港本地各界人士的大力推动息息相关。TED有很多关于社会创新方面的演讲,我们未来也会陆续为大家介绍,期望这些演讲及其背后的一些故事可以为您带来一些有益的启发。更希望内地在关注社会创新的时候,可以更多看到真正的创新,而非仅仅是空喊口号。
——编者按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来自香港的一个社会创新方面的大奖。它就是由MaD创不同大会所策划的“创不同大奖”,这一奖项旨在奖励那些在亚洲地区推动社会创新的优秀项目。

香港近两年来有不少民间人士在推动社会创新,特别是由香港当代文化中心主办的MaD创不同活动更是其中的鲜明代表(我们之前也曾报道过)。他们邀请了世界各地在这方面做出了杰出成就的人士前来香港分享经验,并且与香港的年轻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这一活动今年也吸引了300位内地青年参加,他们当中有些人回去之后也开始了一些创不同的尝试。

假如您或者您的朋友正在做这方面的努力,不妨考虑去申请这个大奖。过程当中你会学到很多东西。也许您也可以看看2011年的创不同大奖获得者做的是什么事情——那是一个由年轻人组成的团队,他们尝试用回收得来的“垃圾”,去做环保建筑材料。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YouTube上的这个短片,去看看他们灵感的由来以及创业的经历。

顺便提一下,今年8月在香港有一个社会创新101的工作坊活动,今年9月在北京还会有个迷你版MaD大会的活动,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多留意一下。

伯特兰·皮卡德:迎着阳光的冒险

  09年TED大会上Bertrand的这篇TED让我想到了惠子,惠子是一个作喻的高手,记得梁王与他有这么一段对话:
  梁王说,先生呀,您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别打比方。
  惠子应道,有个人不知道弹弓长得什么样,你要是跟他说,弹弓就是弹弓的样子,他能明白吗?
  梁王说,自然不明白。
  惠子接着说,若是您说,弹弓形状像弓,但用竹片做弦, 这样一打比方,能够明白吗?
  梁王开窍,直点头说,这样就能明白了。
  看,比喻就是有这样神奇的效果,它能避免沉重乏味的说理,用一种委婉的方式表达,让对方如熏如沐。Bertrand Piccard的这篇TED演讲最出采的即是比喻。
  

  一、如何面对生命中的改变与不稳定、未知与已知?
  Bertrand用热气球做喻。驾驶热气球就像驾驭生活一样,有时候我们要驶向某个方向,但是风却把我们推向了另一个方向;有时候在正确的方向纵使速度慢,也快速地向相反的方向行驶要好;更糟糕的是,有时我们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儿,那么不管是什么方向都是错误的了。若是我停留在自己的圈子里,不做改变不求创新,生命很可能是一场噩梦。
  
  二、如何掌握我们的生命?
  大气层是有不同的层次,各个层次的风向各不相同。若改变热气球的轨道就必须要改变高度,调整到另一个大气层中。生活也如斯,面对突然的改变,要坚持原来的方向,就要改变生活中的高度,这意味着提高到另一个哲学精神层面上。
  但是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如何“在精神上达到另一个层次呢”?Bertrand的看法是,先驱者并不只是那些有新想法的人,先驱者是那些允许自己摆脱那些压舱物的人,这些“压舱物”可能是习惯、偏见、范例、教条。每当这些被抛掉,人生就会达到另一个层面,那时人生的轨迹已不只是在二维层面上单一地行驶,而是在三维的自由空间里面翱翔,在不同的层面上探索生命的激情。
  
  三、Bertrand在六年前启动了太阳能飞机项目。 这架飞机在在飞行中必须处处节约能源,小心使用,必须赶在能量用完之前看到日出,达到下一站。如果飞行员浪费能源则不可能穿越黑夜。这不就是就是现今的能源环境吗?如果我们继续肆意浪费我们的能源,继续挥霍性的制造、消费、建造、丢弃……我们还有可能走过我们这一代的黑夜吗?我们可能将美丽的地球完整地交到下一代的手足吗?但要知道,我们现有的技术可以使欧洲节省30%~50%的能源,剩下的可以用新能源等等来解决。还是那句话,人是可以改变世界的,只要足够的人下下足够的决心,一定会有蚂蚁撬动地球的震撼!
  
  最后,Bertrand提出了几个问题,发人深省:
  哪种高度,是您愿意飞翔的?
  当面临改变时,那件压舱物是您要扔掉的?
  您愿意用你生命的热情去实现什么梦想?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网络视频与全球创新

  辛丰年在他的音乐笔记中把古典音乐分为三类:必读,可读,可读可不读。若有人把这么多年的TED也开列一个清单出来的话,Chris Anderson的这篇“网络视频与全球创新”定会归为“必读”之列。
  说到Chris这个人也很神奇,他出身于巴基斯坦的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又随从军的父母移居印度、阿富汗等,后来被牛津大学看上拉到自己的哲学系去读了四年,出来之后Chris就成了一个新闻人、一个对新闻对新事物充满激情的新闻人。1994年到美国创业,希望用媒体、科技、创新的综合力量来解决全球问题,于是有了种子基金会。2001年,TED由种子基金会接管,随即就抢占了Chris的全部智慧与心血。Chris成了TED忠实的守护者。


  
  在这篇TED里,Chris分享他关于“我们为什么看视频”的独家解释。
  你看到网络视频上那些跳舞的孩子了么,不分年龄不分国籍,他们为舞而生,让人叹为观止;你看到那些玩滑轮的哥们儿了,他们在全世界面前骄傲地“腾云驾雾”,你心中是否也痒痒地想去溜一把呢;你看到网络上那么多教你化妆、教你做甜点、教你做手工的视频了么,这些东西怎么可能用文字进行严丝合缝的传递;还有,你看到科学家们也在用视频的方式进行沟通了么,这可省了多少时间与精力,对了,还有墨水钱!
  为什么是“视频”?因为因为人是一种“视觉动物”,从远古时期开始,我们就习惯了“面对面”的言语交流,文字与纸张是相对较近才出现的文明产物。我们在说话时需要看到对方的表情动作,听到真真切切的抑扬顿挫,感受那种从舌尖流露出来的情感,触及到对方说这些话时的眼神,这让人感觉它是可信的,安全的,而现在先进的网络技术使整个社会也具备了成为“视觉”社会的条件。
  
  那网络视频又是怎样推动全球创新的呢?
  你看到全球著名高校像哈佛耶鲁等等相继都有网络公开课了么?你看到TED上的视频越来越多,越来越精彩了么?你看到越来越多的孩子经过在网上自学而身怀绝技了么?简言之,越来越多酷的东西好的东西顶尖的东西通过网络视频这样一种形式为我们所触及。Chris分享了三个原因,来说明网络视频是如何推动创新的转轮的。
  第一:群体。一个有着相仿兴趣的群体就像一个温床一样,孕育着创新的种子;数量越大,创新的数量越多,速度越快。
  第二:聚光灯。要毫无保留地,把你的绝招、你的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就像是游戏玩家把自己的最高纪录晾在网上一样,让群体去超越。
  第三即是欲望。做第一、走在前沿,不仅有物质的刺激更有社会地位的认可与提升、自身价值的满足与实现。
  这三点在Chris看来就是推动全球创新的有力驱动器。千万上亿的人在看你在“舞台”上的表现、做出评价、转发、写邮件、赞叹甚至是激烈的争辩也让“舞者”有强烈的自我成就感。最神奇的是三点是互相缠绕的,是可以自我完善的。
  
  这里,Chris谈到了对TED今后发展的畅想,他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相信人可以改变世界。他说在授权TEDx之后,这种以讲坛传递思想的形式在全世界遍地开花,人们互相模仿学习甚至创新超越,非常奇妙。借着这个机会,我也顺便把他后面的几个问题放在这里,给大家做一个参考:
  1:你有看过一个TED视频之后,说“好是好,不过,如果能这样做就会更好了……”
  2:在一个TED视频过后,你有对演讲者所论述的问题做更深入的探究么?
  3:你有采取过行动来响应演讲者的号召么?
  4:你有没有想过与对某个问题同样感兴趣的人取得联系?
  5:在TED社区中有智慧有想法的人很多,你是否还想了解更多人的故事?
  6:你想过有一天你也会站在TED讲坛上,向全世界展现你的风采?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办公室成工作禁区!?

  想像一下一个典型的办公室,在一个银晃晃的大楼里,睡眼惺松地坐电梯上某一层,刷员工卡进到宽敞但被分为很多狭小隔间的办公室,每个隔间都塞满了电脑、文件夹等办公工具,明亮的灯光倒是赶走了不少睡意。可问题是,你在那儿工作效率高吗?
  37signals的创始人之一、《工作大解放(rework)》的作者Jason Fried在TEDxMidwest上的观点就是,办公室很不幸已成为工作禁区,很多人在办公室办公的效率极低!他调查了很多人,问他们何时效率最高。答案各式各样,有特别喜好某一特定地点的,如:自家走廊、地下室、厨房、咖啡店、飞机、出租车、图书馆;也有特别钟爱某个时间段的,如黄昏、清晨、午夜……不过,这些答案中竟然没有“办公室”!?

  为什么?Jason表示,办公室成了消磨时间的凶手,成了琐碎小事的集聚地。想想看,来办公室的路上花上1个小时;到了办公室整理文档、清理桌面、泡茶泡咖啡又可能消磨了半个小时;再吃个中饭,回来再跟同事聊聊八卦,又是一个小时;上司下午又召集大家开了个会,困得要死,不过幸好快下班了;五点了,收拾一下东西,看看今天的新闻。一天就结束了。很多时候办公室的工作只是流于形式,其中的时间折损是惊人的,1人消耗3小时,100人就变成了300个小时。时间就是金钱呀!效率就是生命呀!
  工作其实就像睡眠,它是有阶段顺序的,要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就得经过前面四个过程,并且中间不被打扰。所以工作,特别是那些需要思考与创意的工作,需要有一个持续漫长不被打扰的时间链。陈丹青也讲到,艺术学校不应该有“上课”与“下课”,艺术是一个持续的过程,灵感来了就得全心全意地抓住它,实现从量变到质量的飞越,这时哪还顾得上什么休息?
  办公室是有各种各样的干扰因素,但公司担心员工若不在“办公室”,怎么确保他们是在工作?他们上社交网站,看视频看碟怎么办?Jason说,拜托,社交网站时间就像是以前爹妈时代的咖啡时间了,总得让员工放松一下的嘛。况且这种是员工自身的因素,叫做“自愿干扰”,办公室的干扰属于“强制干扰”,管理层自己因为没有事情做,所以就专门组织开杀伤力特别大但一般又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会议。

  那么究竟如何改变?如何让员工被问到工作效率最高的地方时,首先想起的就是办公室?
  Jason提出了几点建议:第一,安排某一天,比如星期四的下午是安静时间,任何人都不允许说话。这时候可以看到事情解决的进度明显加快;第二,改积极交流成消极交流,比如减少当面交流,更多地使用邮件。很多事情都不是重要紧急的,可以不打扰别人,尽管别,分清轻重缓急特别重要;第三,如果你是管理层,减少无聊会议的频率,如果你是员工,勇敢聪明地敲掉烦闷的会议吧,放心,很多会议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迎接新的工作模式,你,准备好了吗?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团购拼车中的“协作消费”之道

  如果你在网上激烈地团购过;去另外一个城市时租过车;淘过二手书或者二手碟;参加过跳蚤会;跟别人共享居住空间;为即将来的派对租借过晚礼服或手袋,那么您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为“协作消费”(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做出了贡献。
  那么到底什么是“协作消费”呢?
  Rachel Botsman在“TEDx悉尼”上说,集体消费就是在高科技背景下,人们大规模地迅速地向“租用”“交换”“分享”等形式转变的消费方式。可不是么?Rachel写了一本书,叫《我的就是你的》,还是跟人家Roo合写的。看,“集体创作”也来了。

  为什么会出现“协作消费”热呢?在这里,Rachel做了四点分析:
  一、人们重回社区,重归“集体生活”,希望与邻居与朋友更和谐(可能更亲密)地相处。所以,共用或交换某一件东西自然成了传递情感的纽带。
  二、社交网络及即时通讯等技术条件,让空间上及时间上的阻碍荡然无存,集体消费的选择范围越来越大。
  三、紧迫的环境问题。现代工业系统是一个线性的体系——“开采-加工-扔弃”,是不可持续的,要么因为原料消耗过多,要么因为垃圾废物太多,总有一天地球会受不到而崩溃掉的。过度消费就是环境问题的“导火索”,改善环境,从减少自身消费做起。关于这一点,建议看看《the story of stuff》,生动又深刻。
  四、不给力的经济环境。自金融海啸以来,全球的经济还依然在它的阴影之下:西方国家的失业率依旧让人抓狂,中国的物价指数让人心寒,各种不靠谱的经济刺激政策的各种不给力。看来求神没有用,只有靠自己省点才实在。
  于是,“拼”“租”“团购”等等“协作消费”就在这样的背景下遇到了第一春。
  
  Rachel与Roo研究了上千份“协作消费”的案例,发现所有集体消费的形式可以总结为三类:
  一是“二手市场”(redistribution markets)。这很好理解,A有一张铁达尼号的DVD碟,都看了三遍了,连最后杰克对罗丝说的话都能背下来了,但B想看,那好,就转手给B吧;如果B有魔戒,A恰好想看,那么也可以用铁达交换魔戒。在二手市场里,金钱与交换都是行得通的。
  二是“集体生活”(collaborative lifestyles)。“共同租房”与“拼车”是典型的例子。值得一提的是,“分享办公环境”逐渐兴起,像上海的“新单位”,伦敦的“the hub“,旧金山的“Citizen Space”,就是非常有意思的案例。
  三是“产品变服务”(product service systems)。有些东西不会经常用到,放在家里又占地方又碍眼,还净心疼,如婚纱、礼服、太过高贵的包包等等,针对这类产品,经销商很聪明很果断地开发了“租赁市场”,提供给顾客的是产品的内容,而产品的形式却不用顾客担心。另外,像家具、地毯这类大件也逐渐“租赁”化,InterfaceFlor就是一家地毯生产及租赁公司,它一直是全球人民心中的环保好公司。
  
  当然,在这篇TED下面的评论中,很多人也提出了一些异议与疑问。因为不管是交换还是租赁还是购买,它不是一个虚拟的过程,是要见真产品见真银子的。如何确保双方信息的透明公开平等?又如何保证“协作购买”参与者的意愿,不在最后关头改变想法?这些都是需要设置一个好的制度慢慢摸索的。
  “协作消费”固然有很多尚未解决的问题,但世人对这种消费方式的热情让Rachel这些推动者看到了它的前景。是呀,就像新生儿一样,你能说他有什么好或者不好呢,唯一有的便是希望罢了。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生态创业者?从三个故事说起

Majora Carter可不简单,她出生于美国底层的一个黑人家庭,所在的社区又脏又乱,发病率与失业率只升不降。当时她唯一希望的就是借助大学教育逃离家乡,为了节省开销,她依然与父母住在一起,这时她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社区,决心留下来为它做一些抗争。于是就有了Sustainable South Bronx,这个项目又在全美各处被复制,接下来又有了Majora Carter Group,旨在用商业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在2006年的TED大会上,Majora Carter就发表过非常精彩的演说,这一次的TED,她从三个故事说起。

第一个是关于蜂蜜护肤品的。Branda雇佣狱友进行蜜蜂饲养与蜂蜜采集,再将之加工成天然的护肤品,其市场营销人员都是狱友,Branda的这个项目还对他们进行诸如愤怒管理的培训,在他们出狱以后帮他们推荐工作。效果是显著的:监狱重返率从66%下降到了4%。

第二个是校园绿地项目。洛杉矶政府决定投25个亿来进行校园基础设施的建设,2个亿是用来铺水泥沥青路的。Andy一行人觉得洛城的用水用电本来就是个问题,把沥青路换成种树种草的会更好。他们用经验数据说服了洛城政府弄了2000万平方英尺的绿地,结果这样既省了电又储了水,同时也增加了绿化管理的就业率。

最后一例是煤矿山变风能站。Judy家几代都是煤窑主,但她觉得开采不可再生的煤矿对当地的环境污染特别大、居民的发病率因此会上升。于是她决定建造风能站,虽然回报周期长,但风能清洁,一旦建成就可永久使用,当地的居民也会在新能源的技术上更有优势,增加他们的就业机会。不幸的是,Judy自己患了肺癌去世了。

其实,Majora Carter带来的这三则故事就是利用“商业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的例子,通常我们称之为社会企业,那些先行的社会企业家们是非常敏锐的观察家,又是实干的行动者。社会在发展的同时也有一些问题,各种环境问题、失业率、劳务公平问题……Majora说,我们应该从小处着手,从我们身边的社区行动,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再将之推广到更多的地方。因为个人的加总就是社会,各个社会的加总就是整个世界。
在中国,继尤努斯因格莱珉银行获诺奖、金融风暴导致NGO断奶,各大慈善机构都在讨论如何“社会企业”化,如何让自己的运营更加“可持续”化。想让帮助真正有效,那就得“授人以渔、助人自助”,实现帮助对象的自我可持续。可是NGO们自己持续生存都有问题,帮助他人又从何谈起。近年来,在中国也兴起了很多类似的企业。比如说做教育小额货款的齐放网(Calvin在2010年TEDxShanghai有分享),比如混合型环保公司Greennovate(Mihela在2009年TEDxShanghai),比如做西藏牦牛纺织品的Shokay……它们不单纯着眼于盈利,而是站在更高的角度考虑整个社会效益的最大化。

亨利福特在他的自传中写到:“给予别人是容易的,难的是如何使得给予不再被人们所需要,要使给予成为不需要之物,我们就要看到被给予者贫困的原因”。是的,我们要用创新的思维构建可持续的商业发展模式,一步一步地消除这些问题。更重要的是,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都有投票权,我们在商场里选购怎样的商品?我们如何支配自己的业余时间?参与怎样的活动?这日常的选择是每个人握着的最有力量的“民主”。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第二届 TEDxGuangzhou 正式发布

{编者按:这是TEDtoChina最近策划的TEDx系列专题的第一篇文章,这个TEDx系列专题将重点介绍中国以及周边地区一些TEDx活动以及活动背后的故事,欢迎感兴趣的朋友投稿。投稿请联系Peter: peter@TEDtoChina.com}

台湾有一个近十多年冒起的作家侯文咏,他原是一个医生,因为写作成功现在是专业作家。他最新的一本书,书名叫《不乖》。他说,如果他一直乖乖地当医生,就不会有作家侯文咏了!

你是心甘情愿的乖、毫无怀疑的乖吗?乖就能成功、乖就能快乐吗?

在一个今日的标准答案很快被明日淘汰的巨变时代中,只有不乖,才能确保你永不过时……

这是我最近从电台上听到的一段话。我觉得“不乖”这个词非常精准的道出了TEDxGuangzhou希望倡导的精神。

从第一次做TEDx开始,我就尝试将其与本地结合,努力去挖掘本地的元素,也邀请了像王击凡徐坚麦荣浩等扎根广州本地的创意人士、研究者以及实验者。即将举行的第二届TEDxGuangzhou亦将继续为大家带来更多这样的一些“不乖”演出。

2011年1月16日,第二届TEDxGuangzhou将于广东美术馆上演。本次的主题为Hack the Game, 亦即“颠覆游戏规则”,我们邀请到了来自不同领域的15位讲者,通过他们的不一样的故事,带给大家一些有益的思考:到底什么是好的人生?到底什么是学习?我们如何才能挖掘到自身最大的潜能?看世界是否能够换个角度?社会创新是不是也能用“玩”的方式来做?

说实话,我们确实希望把“玩”的元素贯穿到整个TEDxGuangzhou的过程中,您将看到很多可以跟我们一起玩的地——只要你还有“不乖”的心态。通过“玩”,相信您也能体验到一种更自然的创新,以及一种童真的回归。

假如您已经蠢蠢欲动,那马上报名参加下个月的TEDxGuangzhou吧,在这里您也许就能够找到跟您有共同话语的人,甚至能获得改变您一生的启发。

也欢迎大家报名成为TEDxGuangzhou的志愿者,更多的参与,更多的感受“不乖”的魅力。

Update: TEDxGuangzhou的宣传片已经上线,大家可以到土豆上去观看:

相关链接:

TEDxGuangzhou官方主页:http://tedxguangzhou.com/
TEDxGuangzhou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n/TEDxGuangzhou
TEDxGuangzhou豆瓣同城活动:http://www.douban.com/event/12897798/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Geoff Mulgan: 投资社会创新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悲观主义容易让人沉醉”(Pessimism is indulgent.)在出现了几十年罕见的世界经济危机的时刻,我们是该感到悲观还是乐观应对呢?熟悉TED的朋友自然很清楚该怎么选择,因为我们需要的是乐观的行动主义者。以下是来自英国Young FoundationGeoff Muglan在2009年的TEDGlobal会议上的发言简述,他提出,出路也许在于我们重新去发掘经济活动背后的社会因素,并且花大力气对其给予支持。

Mulgan首先回顾了自己读大学的时候,很多跟他同龄的年轻人则在社会上迷失自我。再回到经济危机这一现实,Mulgan说,我们是否可能化危机为机遇?我们是否有可能借助这次的危机来开启一种新的经济,这种新的经济将更为人性化,并且可以在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之间求得平衡。

历史告诉我们的就是,即使是最为深重的危机,也往往孕育着新的契机,可以将那些原先处于边缘的社群带入主流。而这样的变化往往可以引发一些亟需推进的变革。例如在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则孕育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社会福利国家以及其他变革。现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是,很多新的经济形式正在迅速成长。

Mulgan以都市农业为例,尝试说明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诸多创新。

为了应对绿色经济、老龄化社会、发展不平衡等议题的挑战,我们该怎么花钱?是不是应该对创业家、对公民社会、对那些正在进行创新尝试的个人和组织进行投资呢?中国古代的哲人老子就曾说过,“治大国如烹小鲜”,事实上是不需要政府处处干预的。

那么什么是正在被尝试,并且未来有可能成为发展趋势的创举呢?Mulgan呼吁我们把目光放远一点,去设想一下30年后的社会,到那个时候,最大的产业将不再是汽车业或其他制造业,而将会是健康、医疗、教育、养老等,这些产业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比例正在逐年上升,并且未来还将持续增长。

但是,前面讲到的这些民间的创新探索还远远未成为主流。缺乏资金与政策的支持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科学创新领域,国家会投入巨额的经费来支持各种实验的开展,但是在社会创新的领域,我们尚且缺乏一种系统性的实验与支持。假如我们能够将公共财政支出的1%用于支持社会创新的行为,我们收获的将会是巨大的成果。

但是在民间,很多人已经在默默的行动了。从英国到美国到非洲到印度到中国,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已经开始了这一方面的探索和试验。

上面两幅图所呈现的,就是发生在世界各地的社会创新的尝试。而这一切所带给我们的启示,就是我们必须像重视科技创新一般重视社会创新。在英国,已经有像健康创新基金、公共服务创新实验室等尝试。北欧有很多个国家都已经成立了政府支持的创新实验室。在美国,奥巴马政府也推出了社会创新办公室。

过去一代人为自身提出了“登月”这样的宏愿,我们这一代是不是该把消除儿童营养不良、终结贩卖儿童、延续人类寿命作为我们今天努力的目标?这些目标都是可以实现的,其前提就是进行基础性的、系统性的实验,不但是科技方面的实验,还包括我们的生活方式以及政策和机构方面的实验。

Mulgan 最后总结说,虽然从目前来看,相比于业已非常强大的资本主义体系,正在发生的从边缘走到中心的社会创新的运动还是少数,但它可以成为我们窥视资本主义之未来的棱镜。未来的日子里,资本主义将变得更加社会化,它必然是会渗透到社会网络中去的。明日之资本主义将更多的在社会投资、社会服务等为他人创造价值的领域出现,而不仅仅是把商品卖给别人。同时,社会作为一个机体也将从资本主义不断创新的精神里得到有益的启示,很多新的事情/做法将会被试验,而后将那些行之有效的加以培育和扩大其影响。

也许很多人今天会认为现今的资本主义是主宰一切的良方,所有问题都可以在资本主义的框架之下得到解决。但是,这样的论点就跟当年人们认为君主制是不可动摇的一样,是经不起时代考验的。

到了哪一天,人们发现资本主义并非万灵丹的时候,他们会发现资本主义是要依靠其他系统才能正常运作的,这些系统包括生态、家庭、社区等等。人性并非全是自私的,它也可以是富于同情心的。人与人之间不仅仅是具有相互竞争的关系,也有相互关怀的关系。而经济危机之深重,也今天的我们推到了历史的选择点上。

换而言之,我们是延续以往的道路一直走下去,还是认真反思,在一些本来就应该努力的领域进行进一步的探索和尝试,也许就决定了我们未来的命运。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feeds.feedburner.com/tedtochina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以及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edtochina)。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TEDtoChina访谈: 安猪 / 从公益旅行者到社会企业家

从今年8月份开始,我们开始新的栏目“TEDtoChina访谈”,这个栏目将采访TED演讲的翻译者/校对者, 本地TEDx活动的组织者和演讲嘉宾,积极参与TED传播事务的粉丝,以及与TED演讲人有联系的相关人士。我们将主要邮件形式或当面访谈的形式进行采访,主要话题包括访谈对象的个人经历,相关的TED演讲,当地城市与TEDx活动等。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形式来促进整个TED中文社区的互动和交流。

本次我们采访了TEDxShanghai演讲人安猪。安猪是多背一公斤(1kg.org)的创始人,本名余志海,2004年时受到一位「驴友」(中国对自助旅行者的称呼)的启发,而发起“多背一公斤”这个行动,鼓励每位旅游者在出游时背上一点书籍或者文具,带给沿途的贫困学校和孩子,在旅行途中和孩子交流,并在出行回来后在网络分享这些信息。从2004年开始创办这一公益品牌,现已在国内公益圈享有不少名气,2008年还获得了奥地利电子科技节网络社区大奖。我们这次将带您走进安猪,看看他是如何从企业走向公益再到推动公益创业的。

TEDtoChina访谈
第3期
访谈对象:安猪
采访人:Tony Yet
多背一公斤: 多背一公斤
安猪个人blog地址:http://anzhu.net
安猪Twitter帐号:http://twitter.com/andrewyu
所在城市:北京

1.

TEDtoChina:
很多朋友似乎都曾听说过多背一公斤(1kg.org)的名字。但可能对于你们做的事情不是非常了解,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

安猪:
我们一开始做的是一个简单的倡议,就是呼吁驴友们在出行时多背一公斤的教育物资,带给出行地点的乡村学校,并和当地的孩子交流。随着活动开展越来越多,我们也开始更正式地把它作为一个长期项目来做,通过建立网站,我们提供了一个信息平台来发布学校需要的物资信息和旅行路线。驴友出发前,可上网查询路线,看沿途有哪些学校需要帮助,同时自己也可以收集信息,再透过网络发布出去。

从我全职做多背一公斤到现在,我们越来越觉得这个项目已经不仅仅是公益旅行倡议这么简单。我们实际上在做的是一个群体参与的乡村教育志愿者建设社区。通过调查,我们发现,中国很多农村地区的中小学是很缺乏一些课堂用品的。政府花大力气建设的“希望工程”现已初见成效,至少使得乡村小学的硬件设施得到较大的改善。但是在师资以及图书文具等方面还存在极大的缺口。通过设计简单可行的模式,我们可以让旅行者变成志愿者,让他们参与到乡村教育中来。

2.

TEDtoChina:
在可持续发展和企业社会责任领域驰名国际的专家约翰•艾尔金顿(John Elkington)曾出版了一部论述社会企业家的书《非理性的人的力量》(The Power Of Unreasonable People)。书名来自于剧作家萧伯纳的一句话:理性的人调整自己适应世界,非理性的人却执意让世界来适应他。所以,一切进步都倚赖于非理性的人。

你从06年就正式辞职,专心做多背一公斤。这个算不算一个冒险的行为?你觉得自己是一个非理性的人吗?

安猪:
那时候我也踌躇了很久,最后终于想通了:我如果去做三年的话,最大的损失是什么?我发现,假如三年下来,在最坏的情况下,多背一公斤做不成,那我也顶多是浪费了三年的时间,我回去重新找一份工作就是了。但万一我成功了呢?这个世界是不是会变得更加有趣了呢?想到这,于是我就认真的去尝试了。

2005年我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列了一个五年目标:到2010年年底,「多背一公斤」的活动学校数目需达到300所,其中100所可通过网络与外界自由交流。目前,「多背一公斤」的活动学校数目已达到了630多所,而且不断增加中,单是2008年一年就新增了300所,这个五年目标也早已被轻松突破。

这几年我学到的许多东西,远远超过当时的预想,现在我也经常参加公益机构和社会企业方面的活动,分享我们的经验和思考。多背一公斤的实践,探索出以网络平台为中心、只需很少运营资金、少数全职人员和大量志愿者协作的模式,值得分享给更多的机构和个人。简单的想法和构思如果长期执行,在很短的时间就会发生从量变到质变。我想不论是理性的人,还是非理性的人,重要都是都是要去行动,仅仅有构想是不够的,即使是一个很简单的想法,要把它长期执行,做出规模,其中有很多细节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3.

TEDtoChina:
很多人理解的多背一公斤是一个NGO,你们是NGO吗?

安猪:
我们不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传统的NGO。我们是一家社会企业,并且在北京进行了工商注册。我们公司的名字是爱聚(北京)咨询有限公司。我们做的很多事情属于公益性质,但我们是通过让志愿者自身的积极参与来实现,不是像传统的NGO那样通过大量的调研,设计出行动的方案,而后招募志愿者来做。我们是让志愿者成为行动的主导,由他们自己来设计和执行。


安猪在TEDxShanghai活动上的演讲:旅行改变世界

4.

TEDtoChina:
你在自己的博客里曾经写道,“社会企业首先要把自己当成一个企业看待(而不是一个NGO)。既然社会企业要把营收而不是捐赠作为自己的主要经济来源,那么它必须勇敢地面对市场的竞争。作为社会企业,首先创造了营收,才能谈社会效益。” 能否谈谈社会企业在中国面对的机遇与挑战?

安猪:
如果用通俗的话来说,理解社会企业很简单,就是既可以做好事,又能赚钱。我想很多对社会企业感兴趣的朋友或许都看过伯恩斯坦写的,由吴士宏翻译的《如何改变世界——社会企业家与新思想的威力》这本书。这本书带给我了很大的启发,之前我一直在思考“多背一公斤”的组织模式,从单纯的志愿组织到专业的NGO,都有着我所无法接受的弱点,或是效率,或是独立性。而这本书就在这个时候走进了我的视野。就像近视的人戴上了眼镜,世界在我面前变得清晰。原来还有这样一种组织,能够如此独立而卓越地存在着。 社会企业在观念在中国还不是非常普及,我们需要传播更多的国外的社会企业的故事,告诉更多的人们,有这样一种方式,可以实现个人事业和社会福祉的完美结合。

如果从严格的定义来看,目前“社会企业”还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没有明确的定义。但是我们可以感受到这样的趋势和潮流,有这样一群以改善社会造福人群为自己事业的人,他们执着地经营所认定的“社会企业”,不像传统商业公司那样为投资者赚取最大利益,也不像许多公益机构那样主要靠捐赠款项来过日子。所谓的社会企业,可看作NGO和商业企业的综合,或者说——以商业公司的形态,实现改善社会的目的。

5.

TEDtoChina:
政府对于社会企业有没有帮助/支持?

安猪:
国内不少企业近年来在搞公益创业的比赛,比如联想,还有零点。这些企业看到了社会发展的这个大趋势,并且非常认真的推动这样的发展潮流,是很不错的。

6.

TEDtoChina:
记得你在TEDxShanghai的演讲里提到说,你希望“每个人都能成为NGO”,这话该怎么理解?

安猪:
其实这个跟维基百科的模式是有点相似的。传统的NGO模式,人们要参与志愿行为,通常是需要经过NGO这一中介,志愿者不能直接的接触到受帮助的人。但事实上,每个人都是有能力去做公益的,不应把门槛设置得太高。我们提倡的是,旅行者去驴行的时候,多背一点图书文具之类的,并且去到学校里跟孩子们聊天,做游戏。这其实也是对孩子非常有意义的,而且不需太多的专业技能。旅行者通过网站即可获取相关学校的信息,然后他们就可以购买一些相关的物品带到村子里。没有了某个NGO作为中介的角色,志愿者的积极性也能得到较大的发挥。

通过这样简单的方式,可以让普通人非常轻松地参与到公益行动中来。同时,我们将争取更多的外部资源,关注学校的社区用户可通过“申请-执行-反馈”这个标准的公益流程来服务学校,除了增强用户的成就感外,通过这样的公益流程实践,也提高了用户的公益管理能力,成为一个更专业的志愿者。

借助社区网络,这些用户可以联结起来,建立自组织的团队,独立地为学校提供专业的服务,这就是我说的“人人都是NGO”。

7.

TEDtoChina:
多背一公斤从一开始就非常注重网络平台的推广。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此方面的经验?

安猪:
对,我很早就开始写博客,后来2004年开始做多背一公斤之后就搞了一个网站(1kg.org),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论坛,后来慢慢的演化为具有SNS功能的网站。其实网络推广真的帮了我们很多,早期的志愿者都是从网上了解到这个项目,并参与进来的。对于大多数的NGO来说,他们都面临一个资源匮乏的问题,而网络宣传它的成本相对比较低廉,效果也蛮好的。但很多的公益组织还没有充分的利用好网络这个工具。也许是有个学习的过程吧。

下面是安猪最近做的一个演示,描述了多背一公斤在简单的行动的倡导下,如何通过互联网做公益的故事。里面也详细地讲述了多背一公斤项目的运作理念和机制,希望能帮助大家对多背一公斤有个更深入、全面的理解。

SlideShare.net: 多背一公斤的互联网实践

8.

TEDtoChina:
现在不少的年轻人也在考虑毕业后投身到公益领域,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吗?

安猪:
坦白的说,NGO在中国的发展还不是很成熟,相比之下,商业社会的发展要成熟得多。因而毕业生可以考虑先在企业干几年,而后再出来到公益领域去工作。时间的先后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有那颗做公益的心。事实上参与公益是有很多种方式的,也不一定时候要到NGO去工作。我们提倡每个人都是NGO也是这个道理。去哪个公益组织工作,这不是可以预先计划好的,而是时机到了,只要你还有那颗做公益的心,你就会投身进去了。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