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会创新

Feast 会议:社会创新家之年度盛会

当一些人还在争论什么方式推动社会进步更有效时,另外一些人已经开始行动了。2009年10月1日,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会议在这一天召开,会议地点在美国纽约。会议的名字为 The Feast Conference,参与会议的大多为社会企业家或者从事第三部门工作的一些人士。此次会议还实现了网络直播,即使你不是在纽约,也能通过网络感受到现场的气氛。

会议的主持叫Cindy Gallop,她曾在2009年的TED大会上发表了题为MakeLoveNotPorn的演讲,轰动一时。会议时间为一天,从早上九点半开始一直到晚上五点半结束。一共请来了13位演讲嘉宾,他们工作的领域各不一样,有做清洁水项目的、有做手机与社会创新项目的、有做设计的、有做教育的,还有做有机食品的。当他们讲述各自的故事和理念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他们做那样的事情是受到一股强烈的动力所驱使,而那种动力就是希望给社会带来一点积极的改变,并且他们相信这样做并不需要你自己非常有钱。

举例来说,Charity: water (上善若水)是一个在第三世界国家做水项目的慈善组织,他们的筹款方式就很特别:他们想到,在自己过生日的时候,总会邀请一班朋友一起玩,朋友会买礼物送给自己,那么假如买礼物的钱直接捐赠给这一组织,岂不是更有意义吗?于是就这么干了。并且他们还非常擅长使用社会化媒体工具,通过Twestival等活动,募集捐款。现已成为慈善组织当中筹款成功的典范。

除了简单的个人行为以外,整个资本主义经济结构本身也在发生深刻的变化。Feast 会议的演讲人之一,《经济学人》杂志作家Matthew Bishop就演绎了“慈善资本主义”(Philanthrocapitalism)这一新概念。所谓“慈善资本主义”,与比尔·盖茨提出的“创意资本主义”有点相似,但不尽一致。简而言之,就是通过投资来创造社会价值,让富人参与到社会价值创造这一行动中来。商人通过对一些富有潜力的社会项目的投资,帮助项目起飞,也实现了其社会价值。比尔·盖茨的基金会所做的艾滋病项目就是很好的范例之一。

所有这一切,都仅仅是一个开始。人类2.0时代之到来,有赖你我共同努力。经济危机的岁月里,事实上处处蕴含了无穷的创新之可能。只要你是生活的有心人,你会发现原来社会创新可以这么简单。中国之未来,也将有赖于这一新兴的社会创新人群之成长。作为TED粉丝的你准备好了吗?

最后,祝各位TED粉丝朋友中秋节快乐,合家幸福!

参考链接:

Feast 会议 twitter 直播记录

Feast 会议图片

Feast 会议视频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toChina”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toChina”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注意力慈善(Attention Philanthropy)

Worldchanging.com 最近推出了系列文章,专门介绍一些成长中独具创新精神行动实践。该网站的编辑认为,注意力慈善是一种带选择性的关注。在这个喧闹的世界里,四处都是广告,各种公关宣传语以及各种浮夸的东西。在这样的环境下,那些成长中的、规模尚小的组织或好的点子遇到的最大的困难,也许就是获得他人的倾听。

Worldchanging 网站自2003年上线以来,所做的大量事情其实也是在搞“注意力慈善”,他们不但通过网站把发生在世界各地的优秀的工具、案例拿出来给大家看,还出版了基于大量的调查研究而写成的书,亦即《绿色未来:21世纪地球人生存手册》。该书以一种纵览的方式,为读者展现出活跃在世界各地的社会创新,强调的是解决问题的新方法、新思路。

上周,TED发布了Monitor Institute之总经理凯瑟琳·富顿(Katherin Fulton)的一个关于重新认识慈善这一公益行动的演讲。我们不妨也来看看她是怎么讲的:


TEDTalk: Katherine Fulton: You are the future of philanthropy

凯瑟琳·富顿曾与商界、慈善人士以及政府官员开展了广泛的对话,通过对问题的再阐释、再思考以及资本引入,成果的解决了一些复杂的社会问题,带来了新的视角以及资金上的可能。

凯瑟琳·富顿指出,今日的慈善事业呈现出三种显著的特色:

其一、慈善的民主化。

具体而言,像维基百科那种大规模合作的模式正在其他领域得到推广。过去,人们单独的去做一些爱心行动,只能是做成小事。做成大事情的,则通常只能是为了金钱。现在,源自爱心所做的事情,也能做成大气候。

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参与到这样一个分布式的慈善过程当中。Paul Hawken前几年就写了一本名为 Blessed Unrest 的书,专门记述了这一史上最大的公民行动。作者也于2007年的时候,建立了一个叫 WiserEarth的在线社区,为遍及全球的草根参与提供一个共享信息以及交流的平台。

其二,慈善的平台走向网络化(Online Philanthropy Marketplace)

人们现在可以直接通过网络完成他们力所能及的善举。像 Kiva.org那样的网站,为人们提供了方便,可以花很少的时间,以及不算很多的金钱,就能为别人带来积极的改变。

其三,慈善的汇聚效应(Aggregated Good)

现在,你不需要成为像盖茨那样的富人才能去做慈善,因为人们懂得了把把各自的钱捐出来,让专门的基金会去做这个事情。比如Acumen基金会就是一个相当成功的例子,它通过为那些有志于改善社会面貌的人提供资助,来帮助他们实现有意义的行动。还有像 X Prize这样的创意,则是通过一些专门奖项的设立,来鼓励社会创新。

富顿还谈到了社会奇点(The social singularity)的问题。所谓社会奇点,是相对于技术奇点而言的。在一系列的社会、环境、生态问题不断积聚的情况之下,是否会出现这样一种局面,即很多问题同时出现灾难性的后果,而这些灾难性的后果则重叠到了一起,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无可估量的打击?

这是消极的角度来看。有没有可能出现一种积极的社会奇点(a positive social singularity)?

富顿认为,我们有可能去建设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只要作为公民的每一个人都能够行动起来,成长起来,及早作出必要的改变。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走向积极的社会奇点。

在演讲最后,富顿向观众展示出一张照片,那是她父亲以及祖父的合照。富顿说,他俩一个是银行家,一个是,而那张合照则一直成为她前进的动力。他向观众提出一个问题,100年后,当你的孙辈拿着你的照片看的时候,你希望他们看到怎样一个故事?

这个问题值得所有关注地球未来的人思考。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

一周回顾:尊严财富之别,变革希望之源

这篇一周回顾涉及5月4-10这一周的稿件更新,我们把发布日期调为了5月11日。

本周我们发布了五篇稿件。

5月5日:《舍温·努兰:希望之真义

舍温·努兰是一位著名的医师,同时也是一位畅销书作家。在2003年的TED大会上,舍温·努兰说到了希望这东西,他说,自己之前也不清楚希望到底指什么。于是在演讲开始之前,他和妻子跑了一趟图书馆,翻出《牛津英语词典》(OED),发现,英文hope一词的印欧共同语的祖先是KEU,念作koy,意思是(方向上的)改变,与弯曲(curve)一词同源。

5月06日:《杨·吉普切斯:手机就是新生活

杨· 吉普切斯是Nokia的一位设计师,也是一位人类学家。他对于人们使用手机的习惯进行了广泛细致的研究,并且预言,下一波的移动通信革命将会发生在下一个 30亿人的身上,届时全球都将通过手机实现随时随地的沟通。而如何为这一成长中的人群设计出符合他们需要的手机,就是设计师的一个重要任务了。

5月07日:《佛朗科·萨其:诺莱坞的故事

佛朗科·萨其是一位意大利制片人,他拍摄了一部名为《这就是诺莱坞》的影片,记述了发生在非洲大陆的影视创新的故事。他因此被请到2007年的TED非洲大会现场,与众人分享他看到的非洲好莱坞——诺莱坞(Nollywood)的故事。

5月08日:《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尊严比财富更重要

和许多人一样,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理想主义者,抱着一堆诗集以及一部吉他,她来到了非洲。在科特迪瓦,她决定自己要通过拯救非洲来拯救世界。但是她很快发现,非洲人并不需要别人去提供救援,尤其不愿看到像她那样的人。在学习与交流的过程中,她慢慢的发现了通过投资来解决贫困问题这一新办法。

5月9日:《TED视频字幕翻译导航

-----

舍温·努兰(Sherwin Nuland)说,我们今天谈希望,就应当跳出自身固有的那一套思路,从其他角度去看待同样的问题。哈维尔就曾经说过,人拥有希望不是因为他看到事物在按照正常合理的逻辑发展,而在于不管事物出现什么变化,他都能从中理出个头绪。

佛朗科·萨其发现当人们在谈论非洲的时候,似乎总是离不开几个固定的话题,比如贫困、饥荒等等。但普通民众的生活没有人去过问,也没有人去报道。后来,佛朗科有一次在报纸的财经版看到了一则关于诺莱坞的报道,感到非常振奋,于是就决定从电影入手,打破人们关于非洲的惯常思维(stereotype)。

贾桂琳‧ 诺芙格拉兹(Jacqueline Novogratz)提到了她对非洲的热爱,以及对于人们简单化的讨论非洲问题的憎恨。她认为对于一个发展中的非洲而言,单单依靠经济援助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杨·吉普切斯(Jan Chipchase)说随着通讯技术的发展,人们之间的联系比以前更加紧密。TED本身是关于大想法(big idea)的,但在吉普切斯看来,衡量大想法的标尺也在发生改变。假如你希望你的想法有足够大的影响力,你就需要把全世界的人都考虑进来。

这几篇稿件和社会创新和变革有关。对于许多事物,我们有时候需要反思自己的心智模式,改变自己的惯性思维,以新角度来思考旧问题,洞察多元化的思潮,发展多样性的解决方案。

题图照片
本文题图照片来自Flickr网站,由riot jane拍摄。

TEDtoChina signature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TED中国粉丝团”的文章:
http://www.tedtochina.com/feed/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TED中国粉丝团”的讨论组,或者在 twitter 上面 follow 我们。
参与越多,您也会学到更多。